李梓嘉吴堇溦被禁赛 ...

针对大马羽球一哥李梓嘉和女子羽球选手吴堇溦遭大马羽总(BAM)下令禁赛两年一事,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应该迅速介入撤销禁令,让事情好转。有关禁令已掀起千层浪,引发世界各地顶级羽球员的炮轰,大家纷纷使用“彻头彻尾的灾难”、“错误”和“疯狂”来形容这样的决策。 马来西亚希望在奥运上吐气扬眉,赢得我们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但现在看来,仍将是一个遥远的梦想。除非立即撤销有关禁令,否则这将深深打击我们的年轻运动员,阻止他们继续发光发热。我们的顶级运动员屡屡遭受到恶劣的对待,诸马来西亚女子跳水世界冠军张俊虹“被迫”退役,因为国家体育委员会没有和她续约。此外,马来西亚顶级女子壁球运动员刘薇雯在养伤期间,也遭国家体育委员会在领奖台计划下除名。 马来西亚残酷对待顶尖人才,对他们不负责任,更在他们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剥夺他们参赛的机会,再次让我国成为国际间的异类。先前,我们的执法者变成了不法之徒,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异类。他们竭尽全力保护顶级贪污克星阿占巴基,对于无法解释的财富,后者谎报其所有权和价值数百万令吉的股票交易。 我们的运动员想要走自己的路,选择自己的教练或自己的比赛行程以及种种赞助协议,用以维持他们成功的职业运动员生涯,这种做法并没有错。如果羽总想要从那些成功的球员中收回昔日投资的成本,那么他们可以制定一个合理的协议,要么补偿,要么要求他们帮助培养年轻球员。 青年和体育部长阿末费沙未能保护好我们的体育运动员,突显了政府的无能。相比之下,新加坡政府成功吸引马来西亚顶级球员为他们效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加冕的新加坡籍羽球世界冠军骆建佑,原本是槟城人,但因为当时的联邦政府没有赏识和重视我们的体育人才,结果被邻国捷足先登。如果阿末费沙无法做好他的工作,与其牺牲我们的运动员,不如让他辞职下台,那对大家都好。我们的健将不像阿末费沙,他们全心全意为国家打拼,并赢得荣耀。

希盟应反思提出新论述争取选民认同 甲州选举国阵10选区少于1000票胜出

霹雳行动党大选工作筹备委员会主任张哲敏今日分析甲州选举成绩时指出,国阵胜出甲州选举有许多综合因素,主要的几个原因是因为65%低投票率、不公及严谨的竞选SOP以及希盟支持者选择不出来投票的态度;让国阵在十个选区内以少于1000多数票胜出,这意味着一旦投票率提高,将可改写甲州选举成绩。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说低投票率除了是因为疫情因素之外,也有一部份是因为选民对政治权斗感到厌倦和政治冷感,以及部份希盟支持者选择不出来起投票。张哲敏表示希盟应该为甲州选举成绩反思,并提出新的改革和政治论述以争取更多选民的认同。张哲敏坦言希盟在过去22个月执政时,敦马哈迪的领导达不到支持者的期望,导致部份希盟支持者选择不出来投票,让国阵在甲州胜选。甲州选举国盟瓜分了部份希盟的支持率也证明,国盟崛起成为国阵和希盟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因此希盟应该提出更多改革方案和政治论述以争取这些流失的选票。 选区划分不公主要因素之一 张哲敏也说,格里蝾螈(gerrymandering)和选区划分不公在甲州选举尽显无遗,虽然希盟获得35%的得票率,比国阵38%只少3%,但是所获的的议席却是5席或17.86%,反观国阵却靠选区划分不公斩获21席或高达75%的议席。张哲敏也大力促请选委会重新研究马来西亚各国州选区的划分,尊重联邦宪法条文、遵守“一人一票一等值”的民主原则,让朝野政党在来届大选中从公平的起跑线竞争。张哲敏表示,国阵看似在甲州选区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但是经过进一步分析,国阵只是稍微提高了上届大选的支持率,国阵的支持率从36%稍微提高至38%。这证明了虽然国阵以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强势胜出但是政治板块的移动不大。事实证明国阵也在其中10个议席中以少于1000票多数票胜出,假如希盟能够争取5%国阵选民转向支持希盟,则能够夺下其中7个议席。甲州选举的马来人投票率为71%,相比起华裔和印裔投票率只有55%,因此非马来人的投票率对于要改变政冶格局极为关键。

抗议伊党关酒厂极端言论 张哲敏挑战马华退出国盟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伊青团要求政府关闭酒厂,并斥责这种极端反应和言论才是真正的国家灾难。 张哲敏说在大马设立酒厂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这也是所有大马人自由经商的宪赋权利。伊斯兰党以宗教教义来限制大马人的经商和生活自由已经严重违反和侵蚀非穆斯林的宪赋权利。 示意图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是在督亚冷新村派发30份干粮福袋给有需要的家庭后发表文告。他说印尼身为全世界最多人口的穆斯林国家,也生产自家啤酒Bintang并享誉全球,而这也不构成任何问题。 张哲敏促马华应该马上退出国盟政府,对伊斯兰党的极端言论做出最强烈的抗议,并和伊斯兰党划清界限。如果马华一再纵容伊党做出极端言论,非穆斯林尤其是华裔选民将在来届大选教训马华。

国盟上台取消独中拨款是事实 张哲敏吁董总勿为马华漂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政治秘书张哲敏今日强调,马华通过喜来登政变上台后独中拨款完全取消是历史事实,董总主席陈大锦不应该继续去为马华歌功颂德。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国阵执政60年以来,独中从来没有得过一分钱拨款。直到希盟上台以后,才破天荒在2019年的预算案拨1200万令吉给予国内61所独中,在2020年预算案更是把独中拨款提高至1500万令吉,同时更拨出600万令吉于三间华社民办大专及2000万增建新华小经费、同时拨1200万津贴华小水电费。 张哲敏说,让华社看了心寒的是马华在喜来登政变执政后,就把独中排除在制度外,通过国盟政府废除独中1500万令吉的拨款,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董总应该看得很清楚。 张哲敏指出,他在今年初就挑战马华替独中争取恢复1500万令吉拨款,否则马华应该仿效当时替拉曼大学学院筹款义卖,号召马华百万党员的力量替国内61所独中举办义卖筹募经费,可是马华当时一直噤若寒蝉。

货运代理需51%土著持股条件 张哲敏促魏家祥解释为何没反对

针对延长国内货运代理商需要土著持股51%条件,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要求交通部长魏家祥解释为何没有在内阁反对这项政策。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说财政部是在今年1月,要求所有报关行在更新执照需符合土著股权要求,截止日期为今年12月31日,不遵守条规的公司执照将被取消。 他说这项规定根本就是变相强逼货运代理商把股权出售给土著,这项规定不但违宪也侵犯马来西亚人公平自由经商的基本权益。 他说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表示他曾在任内拒绝这项建议。然而在希盟下台后,国盟接纳并实施了这项建议。 张哲敏促请交通部长魏家祥解释为何没有在内阁会议里拒绝这项违宪的建议,捍卫各族公平平等经商的权益。他促请国盟应该马上撤回这项违宪的政策。 他炮轰马华公会自称代表华裔的政党,然而在国家重大决策上却无法捍卫非土著的权益。魏家祥必须对货运代理商的51%土著持股政策负上全责。

金宝县2030年发展蓝图第5次更改 张哲敏:证明马华卖山指控子虚乌有

金宝县2030年发展蓝图(Rancangan Tempatan Daerah Kampar)作出第5次更改中,当局提出9项土地转换使用议案,并欢迎民众可在10月6日前,以书写的方式提呈意见给县议会。 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张哲敏表示民众可以到金宝县议会查询这9项项土地转换使用议案及地图,并提出书面意见提呈给金宝县议会。 遭土地转换使用建议的地区包括务边咖啡山、督亚冷、金宝新街场、亚依丹拉勿(Air Itam Labu)和双溪古月。有的地方将会改成住宅区,也有部分将改为农业、商业和社区设施用途。

大马超越印度沦全世界疫情最严重 张哲敏促慕尤丁引咎辞职内阁总辞下台

大马昨日创下单日1万1079宗确诊病例,按百万人口计算已经超越印度最高峰时期的确诊病例,如今沦为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国盟政府屡屡做出错误的决定,导致疫情失控,医院爆满,人民生活水深火热,促请首相幕尤丁引咎辞职,国盟全体内阁总辞下台谢罪。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率领行动党双溪古月服务队在甘榜地玛新村派发盒饭后发表文告指出印度人口为13亿,最高峰时期的确诊人数为42万人,每百万人有323宗每日确诊病例。 反观马来西亚只有3200万人口,1万1079确诊病例意味着每百万人有346宗每日确诊病例,超越印度成为新冠疫情全球爆发以来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国盟犯四大错误需总辞 张哲敏也点出国盟抗疫四大错误,指出国盟最大的抗疫错误就是没有进行大量筛检并把所有确诊者马上隔离,确保病毒不会在社区传播。 他说国盟早前宣布将进行大量筛检,每日高达15万至20万筛检,然而都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大马最高的筛检量更是没有高过每日11万筛检,这导致社区中有很多无症状感染者不知道自己已经确诊,在社区继续传播病毒导致大马疫情日益严重。 张哲敏说国盟的第二项错误是为了制造疫情受控的假象和操纵每日确诊人数,故意限制每日筛检数目以降低每日确诊人数,而且国盟也没有随每日确诊人数一同公布每日的阳性率,让人民误以为疫情受控。 他说国盟自作聪明,限制筛检人数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殊不知无症状感染者把病毒传给更多的人导致确诊人数节节上升,大马阳性率更是高达9.56%,超出世卫建议5%阳性率一倍。 张哲敏说倘若国盟根据世卫建议的5%阳性率,大量提高筛检人数至每日20万至25万人,大马的每日确诊病例可能已翻倍,高达每日2万至2万5000人。 SOP朝令夕改,封锁不汤不水,关了前门开后门 他说国盟犯下第三项错误为SOP朝令夕改,公布的SOP可以在短短两天内更改,导致商家和人民无所适从。而部长所宣布的SOP和国安会网站的SOP和执法人员的标准更是有出入,让人民和商家混淆。 他说国盟制定不汤不水的SOP,关了前面,却打开后门,让工厂继续运作导致发生多宗工作场所感染簇群,使病情高居不下。也让人民和中小型企业白白牺牲被关了两个月却无法控制疫情。 国盟优柔寡断没有及时全面封锁 张哲敏炮轰国盟犯下的第四项错误为优柔寡断,没有在开斋节前进行全面封锁,反而为了选票和政权的考量,在开斋节时大开放,允许大批民众返乡互相拜访,导致病毒大量传播,直接造成大马今日疫情失控,医院床位爆满,医生被逼选择性优先拯救康复几率高的病人。 张哲敏说国盟这一年来已经证明无力抗疫,只顾着争权夺利,在马来西亚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还在玩弄政治,不理人民的死活。他说根据西敏寺的内阁制度,全体决策、集体负责,全体国盟内阁必须和首相幕尤丁一同总辞以示对所做出错误决定负责和谢罪。 图:张哲敏(左二)炮轰国盟政府屡屡做出错误的决定,导致疫情失控,医院爆满,人民生活水深火热,促国盟全体内阁总辞下台谢罪。(右起)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和行动党双溪古月新村协调员李宝兰。

教长傲慢无礼忽略人民诉求 张哲敏促部长虚心听取民声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批评国盟内阁臃肿且缺乏效率,朝夕令改的条规导致人民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日前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却批评民众,没处理过疫情就乱讲,所提出的言论非常廉价。 张哲敏提醒教育部长拉兹吉丁,国会议员与部长的权力乃是人民赋予,部长应虚心听从人民所提出的建设性言论,而非批评人民的言论廉价后,草草忽略人民提出的诉求。 他继续表示,教育部在疫情期间的政策,包括网络教学,实体上课等等,牵一发而动全身,对父母与学子有直接的影响。家长提出的言论或建议必定是切身经历后所总结出来的经验之谈,期许教育部可以做得更好。 他表示,教育部长拉兹吉丁这番言论显示了国盟政府部长高高在上的傲慢态度,不将人民看在眼里,不但不负责任也很无礼。   工人中风一家六口陷困 张哲敏日前探望亚依淡拉布村(Kampung Ayer Hitam Labu)一名中风的印裔建筑工人爱德文。这户印裔贫困家庭,父亲因为中风无法工作,家里更有四个孩子:一名17岁的孩子中学刚毕业,其他的三名孩子分别为15岁,13岁和10岁,还在求学阶段,妻子也因需要照顾丈夫以及孩子,无法出外工作 。 张哲敏在探访这户家庭时,也将干粮福袋以及两百令吉的现金献上,以减轻这户家庭的负担。张哲敏也给予开学用品包括书包、校服、校鞋和文具,好让他的孩子有新的开学用品开学。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和行动党金宝圣淘沙花园支部主席志特拉。 图:张哲敏(右三)将干粮福袋以及两百令吉的现金交给爱德文(中)。左为志特拉,左三为古海燕。

张哲敏驳斥阿兹敏颠倒是非 希盟拨款拉大4550万比国阵国盟多

国盟宣传主任拿督斯里阿兹敏日前表示拉曼大学学院在希盟执政时受到惩罚,是一件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事。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发表文告驳斥阿兹敏的言论颠倒是非。张哲敏说希盟执政时在2019年拨款4550万令吉给予拉曼大学学院。这笔拨款不但比国阵执政时期拨款给拉大的3000万令吉高出52%,也比国盟夺权后的4000万令吉多出550万令吉。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是在州议员服务中心派发100份开学物品,包括校服、校鞋和书包给学生和家长后发表文告这么表示。他说希盟与国阵和国盟不同的是这笔给予拉大的4550万令吉拨款是直接拨给不受政党控制的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让拉大师生直接受惠。 他也炮轰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国盟夺权后就半途骑劫希盟原本拨给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的1800万令吉,让原本苦苦等待这笔助学金的拉大生被逼省吃俭用、勒紧裤带来过生活。 他说这1800万令吉原本准备以助学金的方式发放给每名符合资格的拉曼生500令吉,然而这笔1800万令吉还未来得及发放却被国盟政府半途截停,转发给马华公会全权控制的拉大教育基金会。 他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事实胜于雄辩,希盟执政时期不但大幅度增加拉大的拨款还试图拨乱反正,把国阵这六十年来利用政府公款拨给政党全权控制的基金会的机制改良。把拨款改拨给不受政党控制的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直接让拉大师生受惠。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行动党金龙园支部主席方嘉雯、行动党华隆支部副秘书江俊杰和行动党状皇苑支部查账温国杰。 图:张哲敏(站中)驳斥阿兹敏的言论颠倒是非,希盟执政时在2019年拨款4550万令吉给予拉曼大学学院,比国阵和国盟都来的高。(左起)江俊杰、温国杰和张嘉恩。(右六为)方嘉雯。(右八为)古海燕。

张哲敏欢迎联邦法院标杆性裁决 已指示律师入禀法庭撤销马华诽谤官司

联邦法院日前做出一项标杆性裁决,即政党不能起诉个人诽谤。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张哲敏欢迎联邦法庭的这项裁决,也已经指示其代表律师倪福齐上议员入禀法院,撤销马华针对他的诽谤官司。 也是霹州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张哲敏发表文告表示,作为一位民选州议员,他有义务监督选区内的发展状况,并跟进执政党宣布的拨款和大型发展计划下文,以保障公民对公共事务和选区发展的知情权。他也会在涉及到公共利益的课题上继续发声,成为人民喉舌、仗义执言、为民请命,绝不向政治霸权低头。 张哲敏在2020年1月2日揭发马华取消了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并转向和优大合作兴建私人医院,这导致金宝人民白白失去了原本在2012年所宣布的1亿5000万令吉兴建金宝医院的拨款。他希望全国尤其是金宝人民,能够了解金宝政府医院事件的来龙去脉。 针对这起风波,马华随即入禀法庭起诉他诽谤。但日前联邦法院在林立迎诽谤马华一案中,裁决表示政党不像个人般拥有名誉,因此无法起诉个人诽谤。 张哲敏对联邦法庭的这项裁决表示欢迎,这表示政党,尤其是执政党,必须经受被选民或人民代议士监督的考验,也应该针对选民的建设性意见保持开放的态度,而非时时诉诸法院,企图打压揭露真相的民意代表。 此外,他也表示前财政部长林冠英日前在民主行动党双溪古月区服务中心主持开幕仪式时披露,希盟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宣布将在金宝建造新医院,可惜这项计划却被国盟政府取消了。林冠英也宣布一旦希盟重新入主布城,希盟将重启和继续金宝政府医院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