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路维权人士控诉修路价高 张哲敏促反贪会速查承包商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促请反贪会正视道路安全维权人士兰多的控诉,加速针对有关机构的调查,若承包商与有关单位涉及贪污舞弊,便应该交由总检察署提控。 张哲敏在勘察刚重铺柏油的金宝新街场大红花路 (Jalan Bunga Raya)后发文告指出,道路安全维权人士兰多扎瓦威控诉,即使我国花费上千令吉修补马路,但在短时间内便会损坏。 兰多扎瓦威也补充,修补一个路洞的成本在五十令吉之七十令吉之间,但承包商通常会申请约四千至五千令吉拨款。 张哲敏表示,国内马路的状况不佳,常有路洞引发车祸,继之前能源部长凯里在骑自行车时碰到路洞摔倒,日前便再有长者在隆市骑摩托时遇上路洞失控摔倒,当场丧命。 为了保障国人的道路安全,张哲敏促请反贪会正视兰多扎瓦威的控诉,加速针对有关机构的调查,若承包商与有关单位涉及贪污舞弊,便应该交由总检察署提控。只有这样,我国才能提高道路的素质,确保有关单位的廉洁和效率,不浪费纳税人的钱。 张哲敏也促请公共工程局兑现“零路洞”的承诺,而非在路洞导致伤亡,继而在社交媒体上获得关注时,才尝试亡羊补牢。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以及克兰芝服务队队员。 图:张哲敏(右三)在勘察刚重铺柏油的大红花路后促请反贪会正视道路安全维权人士兰多的控诉。(左三)为古海燕、(右二)为张嘉恩。

霹承包商处理民生问题效率差 张哲敏促州政府检讨特许合约

特许经营公司Puncak Emas Infra处理民生问题效率不彰,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建议州政府重新检讨特许合约,并将委任承包商的权力下放给地方政府。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率领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到金宝华隆新村七号街勘察刚铺好的柏油路后发文告表示,前任霹雳州大臣阿末费沙在2019年,将基础设施维修保养,如维修州内道路,清理沟渠或修剪草地等工作以特许合约方式委任给Puncak Emas Infra公司。 一旦地方政府收到关于基础设施的投诉,便会交由该公司的承包商处理。该合约至2025年7月期满,如获续约,则在2030年期满。 他披露,Puncak Emas Infra处理民生问题的效率低落,单单在金宝区内,多条主要道路的路灯坏了大半年也未修理好,引起居民严重不满。 他继续表示,即使人民代议士或地方民众常针对民生问题向地方政府施压,但地方政府往往将责任推给该公司,导致民生问题无法被有效监督。 张哲敏建议,州政府应重新检讨与Puncak Emas Infra的合约,并考虑将委任承包商的责任归还给最熟悉当地情况的地方政府,以提高基础设施维修保养的效率。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与行动党克兰芝支部主席丘金明、行动党克兰芝支部宣传秘书余亚生和黄幼莲。 图:张哲敏 (中) 率领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到金宝华隆新村七号街勘察重新铺好的柏油路。(左起)古海燕 、丘金明、张嘉恩、黄幼莲和余亚生。

霹雳希盟开创新政治格局 争取霹9独中180万拨款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表示,即使国内政局不明朗,但霹雳希盟成功开创新政治格局,成功替霹雳9间独中争取各20万拨款,显示希盟对华教的重视。 张哲敏率领克兰芝服务队在金宝巴刹派发跑马月历后表示,为了专注于提升人民福祉与复苏州内经济,霹雳希盟与州务大臣达成8项共识,其中包括霹雳9间独中各获20万拨款,共180万令吉拨款,取得历史性突破。 他披露,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沙拉尼为2021年州财政预算案进行总结时宣布,霹州9所独中明年将各获20万令吉拨款。 他说马华在过去60年当权时,无论是联邦或州政府从来不曾替独中争取任何制度化拨款。即使在2004年马华最强盛时期, 或今年联邦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也并未明言给予独中的拨款,证明马华从未将人民教育与福祉当成首要考量。 他继续表示,在短短两小时之内,金宝居民就将3000份日历一扫而空,显示金宝居民对民主行动党的大力支持。在他与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派发日历时,金宝居民也纷纷欢迎霹雳希盟落实的成熟政治,专业及理性问政,让霹雳人民受惠。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 、行动党克兰芝支部主席丘金明与金宝社青团秘书李孟原。 图:张哲敏 (中) 率领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在金宝巴刹派发跑马月历。(前左起)丘金明、张嘉恩、古海燕和李孟原。

霹雳疫情恶化由绿转红! 行动党促州政府厘清SOP

民主行动党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巴占区州议员黄文标、克兰芝区州议员张哲敏于2020年11月18日(星期三)在怡保联合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议员今日联合表示,霹雳州新冠病疫情由绿转红,眼见日益严重的疫情肆虐,却不见掌管卫生事务的霹州行政议员阿末赛迪主持大局。 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巴占区州议员黄文标、克兰芝区州议员张哲敏联合文告,敦促阿末赛迪立即现身并交代霹雳州疫情、标准作业程序及应对方案。 霹雳州近一周的病例不断攀升,但阿末赛迪却没出席今早关系抗疫的的霹雳州国家安全理事会会议。 崔慈恩、黄文标及张哲敏直批论阿末赛迪自受委行政议员以来,几乎没有公开对霹雳州疫情发表言,质问后者到底是否有在工作,还是只是挂名无权的幌子? “政变后,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暂代处理卫生事务,尔后将此事务委托予阿末赛迪,但相信大多数人都不曾见他曝光,甚至不知道掌管霹雳州卫生事务的他是谁。” 他们说,霹雳州截至11月17日累积新冠病病例已达932人,目前在怡保和太平有众多活跃病例,并已构成人心惶惶,担心疫情恶化。 崔慈恩、黄文标及张哲敏指出,霹雳州有许多行业依赖旅游及社交活动谋生,包括酒店、餐饮、土产、体育等,若疫情进一步失控或恶化,这些业者及相关职员将可能面临倒闭及失业。 “我们也促请政府尽快厘清现有标准作业程序的披露及灰色地带,包括巴刹、体育中心等SOP,避免商家及人民无辜遭殃挨罚。” 陪同者包括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黄家杰、怡保东区妇女组宣传秘书伍致敏。 图:崔慈恩(左三)、张哲敏(左二)及黄文标(左四)促阿末赛迪现身交代霹雳州疫情、SOP及应对方案。右为黄家杰、左为伍致敏。

张哲敏促撤JASA 8550万拨款 应改发购物券救济B40群体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披露在2021年财案下,特别事务局(JASA)如今的拨款竟然比盗贼统治的国阵时期多了4倍,高达8550万令吉!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趁着屠妖节在选区派发食物盒给四户有需要帮助的印裔同胞家庭后发表文告这么表示。他说特别事务局是前朝政府的洗脑机关,利用各种手段宣扬执政党的霸权论述,并通过错误和虚假的信息妖魔化反对党。 张哲敏指最显著的例子是,在2016年,特别事务局大肆派发关于一马公司的宣传小册,以及到各大高等教育学府举办一马公司“研讨会”,只为了洗白一马公司及掩盖纳吉的贪污罪名。前巫统最高理事兼前特别事务局总监卜亚(Puad Zarkashi)也承认特别事务局JASA是很有效的政府机器,能宣扬反行动党的议程。 张哲敏抨击国盟政府轻重不分,为了保住首相的宝座,花大笔钱重启特别事务局,为下一届大选巩固势力,而忽略早已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民。 他表示,许多B40群体为临时工和低技能工人,疫情肆虐后,他们的生计倍受影响。他也建议政府应将8550万令吉利用现金方式或购物券方式发放给生活援助金 (BSH)受惠户,增加他们的现金流,减轻日常用用品的支出负担,以免他们陷入更严重的贫穷,也减少他们从第一公积金户头提款的意愿,避免先使未来钱而保障不了退休后的日子。 图:张哲敏(左三)抨击国盟政府轻重不分,为了保住首相的宝座,花大笔钱重启特别事务局,为下一届大选巩固势力,而忽略早已生活在水深火热的人民。 (右三)为克兰芝服务队队员志特拉。右一为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

张哲敏促总检察长授权陈君儿 代表总检察署提控凯鲁丁部长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促总检察长发出授权书 (fiat) 授权马华发言人陈君儿律师,代表总检察署提控疑违反隔离令的原产业部长凯鲁丁。 马华发言人陈君儿律师日前表示凯鲁丁出国回来后,没有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制定的措施,强制居家隔离14天,一切事实已摆在人民的眼前,然而总检察署竟以证据不足,不再对他追究,令人对执法单位极度失望和沮丧。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在选区派发电脑给予一名印裔家庭后发文告表示,既然总检察长声称找不到确凿证据检控凯鲁丁,而身为律师的陈君儿对于提控凯鲁丁胸有成竹,那么总检察长不妨发出授权书,让陈君儿律师代表总检察署检控疑违反隔离令的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同时也可平息民怨,一举三得。 张哲敏披露,根据法律规定,总检察长有权力发出授权书,指示私人律师执行检控工作。授权在马来西亚司法史上并不新鲜,总检察长曾授权沙菲益担任安华肛交案的主控官;在赵明福验尸庭中,也曾授权私人律师陈福泉为总检察署的代表律师。 张哲敏也呼吁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今日的特别内阁会议上提议,让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建议和说服总检察长,发出授权书予马华发言人陈君儿律师,好让后者可以代表总检察长提控凯鲁丁。  

张哲敏驳斥魏家祥公然撒谎 Coverage大股东是马华支持者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2020年10月18日发表文告驳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公然撒谎指《The Coverage》大股东沈奕安是行动党党员以及社青团领导人。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今日在选区派发电脑给予有需要的家庭后,出示视频打脸魏家祥。 根据张哲敏所提供的视频,沈奕安早在2013年与网媒体KiniTV采访中就已经承认自己已经不再是行动党党员和社青团领袖。沈奕安也表示他已经不再相信行动党的斗争,并转向成为马华支持者。 沈奕安采访视频: https://youtu.be/R2u0fnVuFaw 张哲敏炮轰魏家祥无视事情的真相,故意扭曲事实,嫁祸行动党,企图让人们相信《The Coverage》新闻网站和行动党有关。 他说事实摆在眼前,《The Coverage》新闻网站是由马华支持者设立和亲马华新闻网站的事实不容置疑。 他促请魏家祥马上撤回沈奕安是行动党党员以及社青团领导人的言论,并向广大群众、读者和行动党作出公开道歉。 图:张哲敏(右三)出示视频打脸魏家祥,证明沈奕安早已不再是行动党党员和社青团领袖而是马华支持者。(右起)金宝社青团团长张嘉恩和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

凯鲁丁促国盟禁赌限制卖酒 张哲敏:违反多元世俗价值

来自伊斯兰党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凯鲁丁日前表示政府应该禁赌以及限制卖酒,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抨击这项言论违反马来西亚多元世俗价值也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今日发文告表示,凯鲁丁的主张存粹从宗教角度出发,不但漠视了我国多元世俗的社会现实,也否定了赌博业与酒精饮品业对本地旅游业以及税务收入的贡献。 张哲敏说由幕尤丁为首的国盟政府现在由一班种族和宗教极端的政客领导,不断发表极端言论,动摇马来西亚世俗多元的建国根基,也侵蚀华裔和非穆斯林宪法保障下的基本权益。 他说虽然马华只拥有两个国会议席,但这两个国会议席足以让国盟政府倒台。虽然马华拥有决定性的两席,但却支持幕尤丁政府,并继续和伊斯兰党狼狈为奸,并成功让伊斯兰党执政,让人遗憾。 他促马华不要再执迷不悟,应该回头是岸,马上撤回对幕尤丁的支持,让以伊斯兰党为盟党的国盟政府倒台。他说伊斯兰党屡次发表宗教极端言论,此举不但分裂国家也会让外资望而生惧。 他也抨击凯鲁丁的言论显示了他狭隘的价值观。他说非伊斯兰公民喝酒以及赌博的权力是宪法保障下的权益,在不危害他人和社会的情况下,每个人都拥有选择想要的生活方式的自由。 他指出,首相慕尤丁自诩“全民首相”, 但他的内阁成员公然发表种族言论,明显有违立场。慕尤丁不应该默许此种分裂社会的言论,他也应该多多敦促自己的内阁成员, “少说错话,多做正事”。在疫情冲击下,凯鲁丁部长应该专注于推动种植与原产业,确保我国经济活动早日回到正轨,让种植与原产业安然度过疫情危机,而不是为了廉价宣传分裂社会。  

金宝政府医院计划恐被取消 张哲敏促国盟交代逾4亿拨款去向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今早率领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到原定计划兴建金宝新政府医院地段视察,发现该地点杂草丛生,也毫无动工迹象,金宝政府医院计划恐怕已经被国盟政府夭折取消。 张哲敏说他在上一季州议会提交书面问题询问金宝政府医院的进展。根据国盟州政府的答复,金宝医院计划将交由国盟中央政府决定。该位于新章卡巴鲁(Changkat Baru)的地段至今还未被转到卫生部名下。他说根据书面答复国盟州政府将在卫生部提交地契申请表格(Jadual 1)后才把该地段转到卫生部名下。 张哲敏说时任希盟政府去年在国会通过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已经拨款高达4亿1600万令吉兴建1间新医院和20间诊所,而唯一落实的新医院计划,就是金宝新政府医院。 由于这笔拨款属于2020年财政预算案的拨款,必须在今年内使用。2020年至今只剩下两个半月,而该地段至今没有任何动工的迹象,金宝新政府医院的计划恐怕已经被国盟政府夭折取消。 他说如今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扩散,国盟政府应该投入更多的资金和资源建立更多的医院治疗病患,照顾人民的健康,而不是贸贸然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更何况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和拨款已经在国会通过。 他促请国盟政府清楚向人民交代去年在国会通过的4亿1600万令吉,用来兴建1间新医院和20间诊所的拨款去向,到底去了哪里? 一同在场的有金宝社青团团长兼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行动党状皇园支部主席熊雅莲、行动党双溪古月南区支部主席李宝兰、行动党克兰芝支部秘书区达伟和金宝社青团副团长丘俊杰。 图:张哲敏(中)率领行动党克兰芝服务队到原定计划兴建金宝新政府医院地段视察,发现该地点杂草丛生,也毫无动工迹象,金宝政府医院计划恐怕已经被国盟政府夭折取消。(左起):丘俊杰、区达伟、余亚生、熊雅莲。(右三起):李宝兰、黄幼莲和张嘉恩。

工程存漏洞仍获2.8亿贷款 张哲敏促反贪会查动漫影城

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以及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于2020年10月5日在怡保发出的文告: 新呈上法庭的文件指出,虽然银行对2015年开始酝酿的动漫影城(MAPS)丑闻完全知情:银团定期贷款 (Syndicated Term Loan)并非完全用于动漫影城的工程,可能酿成欺诈丑闻,但银行仍然向动漫影城发放剩余的 2.8亿令吉的贷款。 土著权威党 (Putra) 副主席哈米达·奥斯曼 (Hamidah Osman) 指责希望联盟在朝时不曾针对于动漫影城丑闻发声,这是不实的指控。当我担任霹雳机构(Perak Corporation Berhad)董事兼稽查委员会主席时,我曾对丑闻指示内部调查。特别内部审计报告已经完成,相关公告也已发布在马来西亚股票交易所的官网上。我还在州议会上提出辩论报告的动议。但霹雳大臣阿末费沙当时向媒体公开承诺说州政府会对动漫影城给予财务资助拯救动漫影城,有鉴于此我撤回该动议。 但最后霹雳大臣失信于人,动漫影城落入被拍卖的窘境。尽管霹雳大臣多次承诺将不关闭动漫影城,和承诺州政府也肯定会向动漫影城提供财政援助,但最初用来推动霹雳州旅游业的动漫影城惨遭倒闭,所有员工苦被裁员,悲剧收场。 霹雳州公共帐目委员会与霹雳机构也一起任命普华永道 (PwC) 对动漫影城进行法务审计,最终报告也已准备好,但希盟还来不及呈交最终报告予公共账目委员会,在3月就已倒台。 新的法庭文件证明,虽然银行对2015年开始酝酿的动漫影城腐败和管理不善完全知情,也知道银团定期贷款并非完全用于动漫影城的工程,但银行仍然向动漫影城发出剩余的 2.8亿令吉的贷款。 银行应根据这些信息和资讯采取行动,并停止发放银团定期贷款。尽管知道动漫影城的工程中存在漏洞和欺诈,但该银行还是采取了简便的方法,继续释放银团定期贷款的余额。 由于动漫影城是州政府的项目,因此银行有社会责任,成为吹哨者以制止这种丑闻,而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从利息收入中获利。 新呈上法院的文件指称,早在2015年,银行,霹雳机构管理部门和州政府就已熟知动漫影城的财务漏洞和腐败行为,但却没有一方站出来阻止动漫影城的丑闻。 我敦促银行承担起自己的职责,并公布银行如何涉及动漫影城风波。我也敦促反贪污委员会调查任何直接或间接参与动漫影城丑闻的所有各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