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哲敏炮轰马汉顺永久地契混淆视听 反问霹州独中180万拨款何时派发?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在仕林补选利用永久地契课题攻击行动党霹雳州主席倪可敏根本就是混淆视听的做法。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民联早在2008年执政霹雳州时就在州行政议会已通过,发给州内349个马来重组村和134个华人新村永久地契。 他说希盟在2018年执政时,霹雳州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也多次在媒体发表谈话将兑现大选宣言派发永久地契,然而却以诸多理由延迟派发永久地契。 张哲敏说端洛州议员杨祖强也在退出行动党后透露倪可敏和霹雳州行动党领导层多次向大臣极力争取落实新村永久地契政策,只是杨祖强本身却联同土团大臣阿末法依沙多番阻挠,导致新村永久地契无法落实。 张哲敏话锋一转要求马汉顺交代霹雳州9间独中180万令吉的制度化拨款。他说独中拨款在霹雳州议会2020年预算案一致通过,然而到了今天却迟迟还未下放。 他表示霹雳州在2008年,当时的民联实行了独中以地养校和制度化拨款的政策。然而霹雳州政权在翌年被非法夺取后,马华霹雳州主席马汉顺向华社喊话,以地养校和制度化拨款只可以二选一。 他说马汉顺是当年否决独中制度化拨款的千古罪人,他促请马汉顺因为当年取消独中的制度化拨款向华社公开道歉。假使当年马汉顺没有取消独中制度化拨款的政策,独中每年可以得到180万令吉的拨款,十年下来霹雳州9间独中白白失去了1千800万令吉的拨款。 他促请现在贵为教育部副部长的马汉顺马上向霹雳州政府施压,马上发放霹雳州独中180万令吉的制度化拨款。

非法霹公账会史上首次流会 张哲敏吁缺席议员总辞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揭发原定8月18日进行的非法霹雳州公账会会议由于出席法定人数不足,史上首次流会,让霹雳州议会蒙上污点并呼吁缺席议员总辞,以示负责。 也是霹雳公账会成员的张哲敏说霹雳公账会成员包括主席孟加峇鲁州议员阿都玛纳、副主席曾吉容州议员莫哈末阿滋哈、天猛莪州议员莎比雅莫哈末、士林星州议员莫哈末诺达勿、双溪古月州议员梁卓经、端洛州议员杨祖强和他本人。 张哲敏说根据州议会议会常规第75(3)公账会会议的法定人数为3人。原定8月18日,9.30am于州政府秘书处进行的账会会议由于无法达到法定人数导致流会。 张哲敏说这次公账会委员也是霹雳州史上拥有最多支持州政府的成员,在七名公账会成员占了五人,包括四名巫统州议员,其中两名巫统州议员更是出任公账会主席和副主席,和支持州政府的独立州议员,反观在野党只有区区两名代表。 他说公账会委员的功能是为了监督州政府的施政,所以在野党议员必须在公账会占一定的比例以发挥监督和制衡的作用。 他说,在过去五月进行的州议会,国盟政府在霹雳州前议长倪可汉宣布休会后,强行通过议案,撤换了以支持国盟州政府占大多数成员的公账会。这项动议不符合霹雳州议会常规,导致组成的霹雳州公账会委员属于非法,也不被希盟承认。如今却爆出非法公账会会议出席法定人数不足史上首次流产,让霹雳州议会蒙羞。 张哲敏揭发原定昨天(8月18日)进行的霹雳州公账会会议由于出席法定人数不足,史上首次流会,让霹雳州议会蒙上污点并呼吁缺席议员总辞,以示负责。

克兰芝火箭金宝社青团力挺冠英 启动“一人十元、声援冠英”运动

金宝克兰芝行动党和金宝社青团力挺林冠英,今日在金宝启动“一人十元、声援冠英”运动。 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说克兰芝行动党将全力动员声援林冠英,誓言成为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强大的后盾,反对国盟政府的政治检控。 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和金宝社青团团长张嘉恩率领团员在金宝巴刹、小食档和附近的茶室向民众筹款。民众的反应热烈,即使经济不好,人民的手头不宽裕,但在短短不到两小时内就成功筹获2010令吉,证明人民极度不满国盟政府对政敌的政治迫害。 张哲敏说国盟政府滥用检控权,分别在吉隆坡和槟城两地提控林冠英,然而法庭决定把林冠英星期一在槟城的案件转到吉隆坡和星期五的案件一同审判。 金宝社青团团长张嘉恩促请民众以实际行动捐出10令吉,向国盟政府做出抗议。他说金宝社青团也将在明后天到双溪古月巴刹和桂花村巴刹继续展开“一人十元、声援冠英”运动。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行动党克兰芝支部主席丘金明、行动党金宝新豪城支部副秘书拉塔和行动党克兰芝支部妇女事务秘书陈淑琼。

张哲敏吁政府部门统一SOP 让商家人民尽快适应新常态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呼吁各政府部门互相协调,制定统一标准作业程序 (SOP),让金宝商家尽快适应新常态。 他接获商家反映,国家安全理事会、卫生部、州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SOP不同调。打个比方, 霹雳州务大臣宣布允许12岁以下儿童与家人在州内任何食肆一起用餐。但是霹雳州政府秘书处发出的公函则说,顾客不允许携带12岁以下的儿童在食肆用餐。 也是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的张哲敏说许多业者也不清楚他们必须准备MySejahtera应用程序与纸本记录簿两种方法记录顾客资料,于是无奈吃罚单。 “各政府部门应该加强沟通,明订一套统一的SOP, 以免让业者无所适从,疫情期间收入剧减还要吃罚单,实在雪上加霜。”张哲敏与金宝食肆商家们举办见面会后如此表示。 金宝业者也继续向他大吐苦水,来自各个部门的执法人员,如警方、卫生局或县议会执法过度频密,在一天不同时段检查店面,让业者提心吊胆,也让顾客望而却步。 金宝业者也表示,为了平息疫情,他们当然愿意遵守SOP,只是希望各部门的SOP可以同调,在同一时间执法,采取 “先劝诫,后开罚” 等方法来让人民适应新常态,而不是以矫枉过正的手段来为难人民。 张哲敏表示克兰芝州议员服务中心将在最短时间内与警方和金宝县议会沟通,确认一套统一的标准作业程序,协助业者适应营业新常态。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和行动党金宝新街场支部秘书李孟原。  

星报近期裁退近百名员工 张哲敏促马华介入阻止

财经周刊The Edge 早前报道英文星报据传将在近期展开另一波"人力合理化"行动,预料会有近100名员工可能遭裁退,涉及的员工大部分为新闻工作者。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促请星报最大股东,即马华公会马上介入阻止星报的裁员行动。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星报在过去五年内每一年都创下盈利,过去五年从2014年至2018年的税后总盈利为4亿2469万令吉。如今因为疫情打击,蒙受少许亏损就计划裁员实属说不通,也违反国盟政府本身的政策。 他说马华前副总会长胡亚桥和总财政关炳顺分别出任星报的董事主席和副董事主席,每年收取丰厚董事薪酬。如果星报集团面对财务亏损,马华领袖应该进一步降低董事部的高薪酬,可是马华主导的董事部却准备对媒体工作人员开刀,下手裁员,做法实在令人震惊。 张哲敏说,政府宣称给予私人公司薪酬补贴,目的是确保私人界不裁员以保住国人饭碗,身为执政党一员的马华应该以身作则,阻止星报集团裁员进行计划中的裁员行动而非反其道而行。 他促请马华以身作则,阻止星报管理层计划展开的裁员行动,在这个困难时期,保住努力耕耘多年的媒体工作人员的饭碗。

马华夺权后拉曼拨款不升反降 张哲敏:拉曼今年拨款只有4千万

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局主席魏家祥今日宣布国盟政府拨款58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拉曼),然而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表示国盟今年给予拉曼真正的拨款只有4000万令吉。其中1800万令吉拨款为去年希盟政府拨款给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的余额。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马华在希盟执政时不断抨击希盟给予拉曼拨款不足,然而马华夺权成功后,拉曼拨款不升反降相较于希盟去年的4550万令吉拨款足足少了550万令吉。 他说希盟政府去年给予拉曼拨款总数为4550万令吉,4000万给予没有政党背景的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550万令吉给予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 他说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已经把2200万令吉以回馈斤的方式发放给拉曼教职员。剩余的1800万令吉原本准备以助学金的方式发放给每名符合资格的拉曼生500令吉,然而这笔1800万令吉还未来得及发放却被国盟政府半途截停,转发给马华公会全权控制的拉大教育基金会。 张哲敏促请拉曼大学信托局主席魏家祥善用这笔拨款,并把钱用在提升拉曼教职员和学生的福利,而不是放在银行收取利息,增加原本就已经庞大的6亿3400万令吉储备金。

魏家祥丑闻福利傻傻分不清楚 张哲敏:mysalam没有动用公款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称希盟政府惠民政策mysalam保险计划为丑闻,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魏家祥连丑闻和福利都傻傻分不清楚。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mysalam没有动用到公款和人民的一分一毫,完全是由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出资20亿(每年4亿,共5年)作为初始种子基金,作为交换条件,该公司则豁免于国家银行规定的外资持股权限制。 mysalam没有动用到公款 “既然mysalam保险计划没有动用到公款,根本就不可能是一项丑闻。魏家祥故意扭曲事实只不过是要抹黑希盟政府的惠民政策和福利。” 他也回应魏家祥指mysalam第一年的赔偿率只是1370万令吉或区区的3.4%,说保险并不能以赔偿率来做评估标准,买保险是为了保障人民在不幸患上严重疾病时可以获得赔偿,减轻人民负担。 他质问魏家祥是否希望更多国人患上严重疾病以索取mysalam的赔偿,来增加赔偿率才算是公平合理交易? “如果魏家祥一意孤行要以赔偿率来评估mysalam保险计划,他促请魏家祥马上公开马华公会过去为百万党员购买的人寿保险计划的保费和索赔金额,是否为公平合理交易。” 标准作业程序(SOP) “所有保险公司的索偿都必须经过一般标准作业程序(SOP),并不是为了让索偿程序变复杂,所以魏家祥指索偿程序复杂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他促请魏家祥适可而止,不要再扭曲、攻击和误导希盟政府的惠民政策和福利,但是却在国阵领袖涉及的丑闻如震惊全球的42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金融丑闻却噤若寒蝉。  

世卫代表赞大马应对疫情表现佳 张哲敏:民众莫恐慌,多关注官方资讯

民主行动党积莪营支部日前举行新春团拜,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受邀出席致词时表示世卫代表赞扬大马应对武汉肺炎的表现非常好,这对于希盟政府是一种肯定。 他说世卫驻马来西亚、文莱和新加坡代表卢颖如博士赞扬大马在处理旅行限制方面采取“勇敢”方式并赞扬大马的信息非常透明,可以通过卫生部网站查阅最新信息,非常方便。 张哲敏促民众勿轻信网上关于武汉肺炎的谣言,并以官方公布的数据和资讯为准。他说至今为止马来西亚并未出现本土人传人的案例,所有确诊病例都是在国外感染后回国确诊,民众不必感到恐慌。 他说截止今天马来西亚武汉肺炎的确诊人数为12人,其中9人为中国人和3名大马人。他说其中1名大马人是在新加坡出席国际会议感染武汉肺炎后回国确诊。另两名大马人则是从武汉专机回国后确诊。 他促请民众在这非常时期务必保持个人的卫生干净,勤于洗手和消毒,防止病菌传播。 一同在场的有行动党积莪营主席郑水明、积莪营新村村长张秋云、行动党美罗新村支部主席叶明、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议员马绍伦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和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

拉大6亿3430万放银行收利息 张哲敏:铁证如山马华自取其辱

针对马华槟城党部发言人报案要求警方调查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指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将拉曼拨款放银行收利息,倪可敏政治秘书张哲敏今日出示拉大财务报告反驳马华的指控,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一切铁证如山,证明马华自取其辱! 张哲敏表示,马华无法向华社交代却动辄就报警证明了马华公会滥权以及已经黔驴技穷。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硕士表示,拉大2018年财务报告白纸黑字清楚列明拉大的现金和银行结余高达6亿3430万令吉,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把这笔钱放进银行收利息,一年的利息收入就高达2400万令吉。 张哲敏说,马华控制的基金会把拉大过去五年所获得政府给予的拨款都全数放进银行收利息,没有用在学生身上或拉大发展用图上。他说,根据财务报告,拉大在扣除政府拨款后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而拉大过去五年所获得的拨款如下,2014年为6000万令吉、2015年为6000万令吉、2016年为5100万令吉、2017年3000万令吉和2018年3000万令吉。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 张哲敏说, 事实摆在眼前,拉大所获得的政府拨款都被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放在银行收利息,没有惠及广大学生,他促请马华不要再抵赖,反对政府拨款4000万令吉给予一个不受政党控制的独立基金会以把拨款分配给拉大生,直接惠及学生。  

让教育回归教育 张哲敏:公共拨款应交由无政治背景基金会管理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在金宝于2019年12月11日发表的媒体声明: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在不违反施政基本原则下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  马华沙巴洲妇女组主席兼拉曼大学学院行政委员局成员杨燕美医生日前发表文告严厉批评政府将总额马币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新基金管理以便向拉曼大学学院学生提供经济资助。 但她却忽略了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是政府是否能把公共基金交由政党管理呢? 如果这个问题的回复是正面的,那设问政府现在是否能把公共资金自由拨款给任何一个政党或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呢?鉴于施政的基本原则下,政府决定把公共资金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教育基金会管理以免在分配拨款用途受到任何政治干扰。 马华1972年创办拉曼学院是为了抗衡独立大学 杨燕美医生未对拉曼学院成立历史始末作出全面讲述。拉曼学院成立于1972年,是因为马华当时拒绝了华社渴望成立的独立大学。引用前马华主席敦陈修信的名言:“独大建得成,铁树会开花。“这就是当时马华在建设独立大学课题上愿意违背大多数华社意愿的立场。 拉曼学院正是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成立。马华和巫统当时达成以一元对一元的拨款协议以奖励马华反对独立大学成立的立场。这笔拨款并非如马华所说的政府与人民之间具有约束力的社会契约,而是巫统和马华之间的政治妥协。 但1元对1元的拨款模式在拉曼学院于2013年升格为拉曼学院大学学院时被取消,转换成政府每年拨款最高6000万令吉。在2017年至2018年,这津贴数额减半降至3000万令吉。当时,为何马华当时对前朝政府大幅削减拉大拨款数额保持沉默? 拉曼大学学院在2013年被马华私有化 拉曼学院于1972年成立时,政府拨款和大众捐款都由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管理,此基金会是公共信托基金的概念。 但是,当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时,拉曼信托基金把全部资金转入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私人信托基金。拉曼信托基金委员会由15位具有表决权的成员组成,皆为马华现任和前任领袖。 马华必须解释为何在2013年公共信托把资金悄悄地转移到私人信托。拉曼大学学院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公共捐款和政府拨款,然而马华把拉曼大学学院私有化在道义上是错误的。 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局均为马华领袖 杨燕美还提及政府代表也担任信托委员。然而,拉曼大学学院最终决策权还是落在拉曼大学学院信局,其中决策权包括开支,运营支出和其他主要支出,这些所有重大决策都需要得到信托委员局优先批准 。 全部8位信托委员成员均为马华领袖。 此外, 根据惯例所有历任马华总会在皆被委任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会主席。这足以证明马华在整个制度上完牢牢控拉曼大学学院的运作。 马华委任8位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局成员,也违反了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章程,拉大信托局的半数成员必须是由与其任何基金会创始人或基金会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担任。 马华应提供拉大发展蓝图,解释如何使用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 杨燕美提及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来自拉大40多年的审慎管理,但查阅拉大教育基金会财务报表显示,这笔6亿340万令吉储备金有一半是来自拉大过去五年来的盈余,大部分是来自政府拨款。 2014年至2018年间,政府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总额为2亿3100万令吉,这笔款项并未用于利于学生的事项。实际上,拉曼大学学院在未得到政府拨款前已经有盈余。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包括政府拨款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这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值得我们深思为何拉曼大学学院未善用这些款项在拉曼大学学院生身上。 马华反复提及马币6亿3400万令吉的现金储备将用于建设拉大新建筑物和新学园。然而至今,马华一直未能提供发展蓝图向公众解释他们将如何使用这笔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 政治和教育需分离 与其把政府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马华来补充拉大已经庞大的现金储备,何不将这笔津贴协助有需要的拉大生。相比之下,4000万令吉的津贴只是拉曼大学学院现金储备的6.3%。让人疑惑的是为何马华反对将4000万令吉用于提供拉曼大学学院生财务援助而不探讨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该如何使用在拉曼大学学院发展蓝图上? 去年当政府宣布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550万令吉的津贴时,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扬言要提高15%的学费。尽管拉曼大学学院即使没有政府拨款,每年也有盈余,但马华仍将拉曼大学学院用作攻击政府的武器,把学生当作政治筹码,无疑对学生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为了学生的利益和福利,马华应当退出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和政治本就该分离。政党不应该拥有并经营一家教育机构。拉曼大学学院是由公众筹款和政府拨款筹集的,应该归还于华社并确保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受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下运营。马华是时候退出拉曼大学学院以便能让拉曼大学学院在教育界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