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哲敏、吴家良相继被警方传召问话 黄家和:行动党越被打压将越战越勇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兼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于2022年6月17日(星期五)在怡保所发表的文告:民主行动党霹雳州秘书黄家和表示,行动党自1966年创党以来挑战重重,但是在人民的持续支持下,越被打压、将越战越勇。 也是怡保东区国会议员的黄家和今天发表文告,在短短的过去一个星期,霹雳州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因揭发霹雳机构公司债务重组课题、副组织秘书吴家良因安顺的一场咖啡店论坛,相继遭到警方传召录取口供。 张哲敏 “行动党领袖绝对是奉公守法的,在受到警方传召后都会给予全面的配合,但是同时也敦促政府不要在大选即将来临的时候,利用执法单位意图让行动党的领袖闭嘴。 ” 黄家和指出,张哲敏所提出的霹雳机构债务重组课题涉及严重法律问题以及广大债主的权益,当中州政府属下机构、多个地方政府都是其中主要的债主,这是关系人民权益的重大课题。

马华挑战辩论微型交通 张哲敏霸气回应四个字

针对马华发言人张佑铨向民主行动党发起辩论禁止微型交通上路的挑战,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以“放马过来!”四个字霸气回应! 张哲敏表示他已经准备好随时随地接受马华发言人张佑铨的辩论挑战,并促请张佑铨宣布时间和地点,他将全力配合赴约。他也不忘调侃张佑铨千万不要临阵退缩、打退堂鼓。 张哲敏也讥讽张佑铨连一名人民代议士都不是,凭什么想越级挑战行动党国会领袖倪可敏辩论?张哲敏说难道如果他本人向交通部长魏家祥发起辩论挑战,魏家祥也必须接受?张哲敏说假如魏家祥准备辩论禁止微型交通的课题,倪可敏将随时奉陪和魏家祥展开辩论。 魏家祥 魏家祥宣布障友不能把PMA当交通工具使用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今日探访一名使用微型交通的障友家后发表文告说真正在禁止微型交通上路课题上混淆视听的是马华。他说魏家祥已经清楚的在4月28日的记者会上指出残障人士能够利用行动辅助工具(PMA)过马路,但是不能把行动辅助工具当成交通工具,在公路上与其他交通工具一起行驶。

障友自力更生需电动脚车 张哲敏斥魏家祥禁令残忍

交通部长魏家祥宣布微型交通包括电动脚车和电动摩多禁止上路的课题持续发酵,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今早探访一家残障人士潘先生的家里,并邀请交通部长魏家祥莅临,亲眼目睹平民百姓生活的困苦。 张哲敏在脸书直播探访潘先生时说潘先生的双脚因为糖尿病被截肢,所以他的妹妹购买了一台电动脚车,经过改装后增加了一个轮子让他可以上路,到巴刹买菜、到商店购买日用品和到附近开档卖炸鸡。 张哲敏斥责交通部长魏家祥全面禁止微型交通的政策冷血和惨无人道,毫不体恤生活困苦的B40群体、残障人士和弱势群体。 潘先生哽咽说道希望魏家祥能够允许他使用电动三轮车上公路使用,否则他根本无法出门开档,一家三口生计顿成问题。潘先生也说他因为没钱考残障人士的电单车牌,唯有使用电动三轮车上路。 张哲敏说潘先生如今靠着福利部每个月500令吉和售卖炸鸡的微薄收入养活一家三口,根本没有多余的钱用来考车牌,况且潘先生不谙国语,也无法通过交通规则理论。

要人民在家骑电动脚车? 张哲敏斥马华与民意脱节

针对马华发言人昨天发文告指交通部没有禁止人民使用微型交通工具,人民仍可以在非公路使用微型交通工具的说法,霹雳行动党张哲敏驳斥马华的说法有如把纸糊的月亮当太阳 - 偷天换日。 张哲敏也斥责马华的恐龙思维支持交通部禁止微型交通上路的做法。他促请马华动动脑筋想一想:“到底有哪一位民众会吃饱没事做,用3000令吉买一辆电动脚车,用车载去公园骑?还是马华都认为人民家里都有1万方尺的空地,可以在家骑电动脚车?”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驳斥,交通部长魏家祥禁止微型交通上路的做法根本就是变相全面禁止微型交通。马华说微型交通还能够在非公路区域使用根本就是自讲自爽的说法,也显示马华严重的与民意脱节。

微型交通经济料达200亿 魏家祥禁令导致国家亏损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抨击交通部长魏家祥全面禁止微型交通的做法,并指这项政策不但对于B40、残障人士和弱势群体造成极大不便,也将导致马来西亚巨大的经济损失。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趁着开斋节拜访金宝新街场的回教堂后发表文告引述一家来自印度分析公司P&S Intelligence的研究报告指大马在2020年微型交通工具的市场达1044万令吉(240万美金)。该分析报告也预测,大马微型交通工具市场在2030年将翻至1900倍至197亿9000万令吉(45亿4980万美金)。 张哲敏说作为比较大马汽车行业为大马GDP贡献400亿令吉。而微型交通预计将在2030年达到如今汽车行业一半的市值,这证明了微型交通在马来西亚拥有巨大潜能。

李梓嘉吴堇溦被禁赛 ...

针对大马羽球一哥李梓嘉和女子羽球选手吴堇溦遭大马羽总(BAM)下令禁赛两年一事,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应该迅速介入撤销禁令,让事情好转。有关禁令已掀起千层浪,引发世界各地顶级羽球员的炮轰,大家纷纷使用“彻头彻尾的灾难”、“错误”和“疯狂”来形容这样的决策。 马来西亚希望在奥运上吐气扬眉,赢得我们历史上的第一枚金牌,但现在看来,仍将是一个遥远的梦想。除非立即撤销有关禁令,否则这将深深打击我们的年轻运动员,阻止他们继续发光发热。我们的顶级运动员屡屡遭受到恶劣的对待,诸马来西亚女子跳水世界冠军张俊虹“被迫”退役,因为国家体育委员会没有和她续约。此外,马来西亚顶级女子壁球运动员刘薇雯在养伤期间,也遭国家体育委员会在领奖台计划下除名。 马来西亚残酷对待顶尖人才,对他们不负责任,更在他们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剥夺他们参赛的机会,再次让我国成为国际间的异类。先前,我们的执法者变成了不法之徒,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异类。他们竭尽全力保护顶级贪污克星阿占巴基,对于无法解释的财富,后者谎报其所有权和价值数百万令吉的股票交易。 我们的运动员想要走自己的路,选择自己的教练或自己的比赛行程以及种种赞助协议,用以维持他们成功的职业运动员生涯,这种做法并没有错。如果羽总想要从那些成功的球员中收回昔日投资的成本,那么他们可以制定一个合理的协议,要么补偿,要么要求他们帮助培养年轻球员。 青年和体育部长阿末费沙未能保护好我们的体育运动员,突显了政府的无能。相比之下,新加坡政府成功吸引马来西亚顶级球员为他们效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新加冕的新加坡籍羽球世界冠军骆建佑,原本是槟城人,但因为当时的联邦政府没有赏识和重视我们的体育人才,结果被邻国捷足先登。如果阿末费沙无法做好他的工作,与其牺牲我们的运动员,不如让他辞职下台,那对大家都好。我们的健将不像阿末费沙,他们全心全意为国家打拼,并赢得荣耀。

希盟应反思提出新论述争取选民认同 甲州选举国阵10选区少于1000票胜出

霹雳行动党大选工作筹备委员会主任张哲敏今日分析甲州选举成绩时指出,国阵胜出甲州选举有许多综合因素,主要的几个原因是因为65%低投票率、不公及严谨的竞选SOP以及希盟支持者选择不出来投票的态度;让国阵在十个选区内以少于1000多数票胜出,这意味着一旦投票率提高,将可改写甲州选举成绩。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说低投票率除了是因为疫情因素之外,也有一部份是因为选民对政治权斗感到厌倦和政治冷感,以及部份希盟支持者选择不出来起投票。张哲敏表示希盟应该为甲州选举成绩反思,并提出新的改革和政治论述以争取更多选民的认同。张哲敏坦言希盟在过去22个月执政时,敦马哈迪的领导达不到支持者的期望,导致部份希盟支持者选择不出来投票,让国阵在甲州胜选。甲州选举国盟瓜分了部份希盟的支持率也证明,国盟崛起成为国阵和希盟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因此希盟应该提出更多改革方案和政治论述以争取这些流失的选票。 选区划分不公主要因素之一 张哲敏也说,格里蝾螈(gerrymandering)和选区划分不公在甲州选举尽显无遗,虽然希盟获得35%的得票率,比国阵38%只少3%,但是所获的的议席却是5席或17.86%,反观国阵却靠选区划分不公斩获21席或高达75%的议席。张哲敏也大力促请选委会重新研究马来西亚各国州选区的划分,尊重联邦宪法条文、遵守“一人一票一等值”的民主原则,让朝野政党在来届大选中从公平的起跑线竞争。张哲敏表示,国阵看似在甲州选区取得压倒性的胜利,但是经过进一步分析,国阵只是稍微提高了上届大选的支持率,国阵的支持率从36%稍微提高至38%。这证明了虽然国阵以超过三分之二的议席强势胜出但是政治板块的移动不大。事实证明国阵也在其中10个议席中以少于1000票多数票胜出,假如希盟能够争取5%国阵选民转向支持希盟,则能够夺下其中7个议席。甲州选举的马来人投票率为71%,相比起华裔和印裔投票率只有55%,因此非马来人的投票率对于要改变政冶格局极为关键。

抗议伊党关酒厂极端言论 张哲敏挑战马华退出国盟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伊青团要求政府关闭酒厂,并斥责这种极端反应和言论才是真正的国家灾难。 张哲敏说在大马设立酒厂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这也是所有大马人自由经商的宪赋权利。伊斯兰党以宗教教义来限制大马人的经商和生活自由已经严重违反和侵蚀非穆斯林的宪赋权利。 示意图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是在督亚冷新村派发30份干粮福袋给有需要的家庭后发表文告。他说印尼身为全世界最多人口的穆斯林国家,也生产自家啤酒Bintang并享誉全球,而这也不构成任何问题。 张哲敏促马华应该马上退出国盟政府,对伊斯兰党的极端言论做出最强烈的抗议,并和伊斯兰党划清界限。如果马华一再纵容伊党做出极端言论,非穆斯林尤其是华裔选民将在来届大选教训马华。

国盟上台取消独中拨款是事实 张哲敏吁董总勿为马华漂

民主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政治秘书张哲敏今日强调,马华通过喜来登政变上台后独中拨款完全取消是历史事实,董总主席陈大锦不应该继续去为马华歌功颂德。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国阵执政60年以来,独中从来没有得过一分钱拨款。直到希盟上台以后,才破天荒在2019年的预算案拨1200万令吉给予国内61所独中,在2020年预算案更是把独中拨款提高至1500万令吉,同时更拨出600万令吉于三间华社民办大专及2000万增建新华小经费、同时拨1200万津贴华小水电费。 张哲敏说,让华社看了心寒的是马华在喜来登政变执政后,就把独中排除在制度外,通过国盟政府废除独中1500万令吉的拨款,这是铁一般的事实,董总应该看得很清楚。 张哲敏指出,他在今年初就挑战马华替独中争取恢复1500万令吉拨款,否则马华应该仿效当时替拉曼大学学院筹款义卖,号召马华百万党员的力量替国内61所独中举办义卖筹募经费,可是马华当时一直噤若寒蝉。

货运代理需51%土著持股条件 张哲敏促魏家祥解释为何没反对

针对延长国内货运代理商需要土著持股51%条件,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要求交通部长魏家祥解释为何没有在内阁反对这项政策。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说财政部是在今年1月,要求所有报关行在更新执照需符合土著股权要求,截止日期为今年12月31日,不遵守条规的公司执照将被取消。 他说这项规定根本就是变相强逼货运代理商把股权出售给土著,这项规定不但违宪也侵犯马来西亚人公平自由经商的基本权益。 他说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表示他曾在任内拒绝这项建议。然而在希盟下台后,国盟接纳并实施了这项建议。 张哲敏促请交通部长魏家祥解释为何没有在内阁会议里拒绝这项违宪的建议,捍卫各族公平平等经商的权益。他促请国盟应该马上撤回这项违宪的政策。 他炮轰马华公会自称代表华裔的政党,然而在国家重大决策上却无法捍卫非土著的权益。魏家祥必须对货运代理商的51%土著持股政策负上全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