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丑闻福利傻傻分不清楚 张哲敏:mysalam没有动用公款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称希盟政府惠民政策mysalam保险计划为丑闻,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魏家祥连丑闻和福利都傻傻分不清楚。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mysalam没有动用到公款和人民的一分一毫,完全是由大东方人寿保险公司出资20亿(每年4亿,共5年)作为初始种子基金,作为交换条件,该公司则豁免于国家银行规定的外资持股权限制。 mysalam没有动用到公款 “既然mysalam保险计划没有动用到公款,根本就不可能是一项丑闻。魏家祥故意扭曲事实只不过是要抹黑希盟政府的惠民政策和福利。” 他也回应魏家祥指mysalam第一年的赔偿率只是1370万令吉或区区的3.4%,说保险并不能以赔偿率来做评估标准,买保险是为了保障人民在不幸患上严重疾病时可以获得赔偿,减轻人民负担。 他质问魏家祥是否希望更多国人患上严重疾病以索取mysalam的赔偿,来增加赔偿率才算是公平合理交易? “如果魏家祥一意孤行要以赔偿率来评估mysalam保险计划,他促请魏家祥马上公开马华公会过去为百万党员购买的人寿保险计划的保费和索赔金额,是否为公平合理交易。” 标准作业程序(SOP) “所有保险公司的索偿都必须经过一般标准作业程序(SOP),并不是为了让索偿程序变复杂,所以魏家祥指索偿程序复杂根本就是无中生有。” 他促请魏家祥适可而止,不要再扭曲、攻击和误导希盟政府的惠民政策和福利,但是却在国阵领袖涉及的丑闻如震惊全球的420亿令吉的一马公司金融丑闻却噤若寒蝉。  

世卫代表赞大马应对疫情表现佳 张哲敏:民众莫恐慌,多关注官方资讯

民主行动党积莪营支部日前举行新春团拜,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受邀出席致词时表示世卫代表赞扬大马应对武汉肺炎的表现非常好,这对于希盟政府是一种肯定。 他说世卫驻马来西亚、文莱和新加坡代表卢颖如博士赞扬大马在处理旅行限制方面采取“勇敢”方式并赞扬大马的信息非常透明,可以通过卫生部网站查阅最新信息,非常方便。 张哲敏促民众勿轻信网上关于武汉肺炎的谣言,并以官方公布的数据和资讯为准。他说至今为止马来西亚并未出现本土人传人的案例,所有确诊病例都是在国外感染后回国确诊,民众不必感到恐慌。 他说截止今天马来西亚武汉肺炎的确诊人数为12人,其中9人为中国人和3名大马人。他说其中1名大马人是在新加坡出席国际会议感染武汉肺炎后回国确诊。另两名大马人则是从武汉专机回国后确诊。 他促请民众在这非常时期务必保持个人的卫生干净,勤于洗手和消毒,防止病菌传播。 一同在场的有行动党积莪营主席郑水明、积莪营新村村长张秋云、行动党美罗新村支部主席叶明、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议员马绍伦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和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

拉大6亿3430万放银行收利息 张哲敏:铁证如山马华自取其辱

针对马华槟城党部发言人报案要求警方调查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指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将拉曼拨款放银行收利息,倪可敏政治秘书张哲敏今日出示拉大财务报告反驳马华的指控,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一切铁证如山,证明马华自取其辱! 张哲敏表示,马华无法向华社交代却动辄就报警证明了马华公会滥权以及已经黔驴技穷。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硕士表示,拉大2018年财务报告白纸黑字清楚列明拉大的现金和银行结余高达6亿3430万令吉,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把这笔钱放进银行收利息,一年的利息收入就高达2400万令吉。 张哲敏说,马华控制的基金会把拉大过去五年所获得政府给予的拨款都全数放进银行收利息,没有用在学生身上或拉大发展用图上。他说,根据财务报告,拉大在扣除政府拨款后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而拉大过去五年所获得的拨款如下,2014年为6000万令吉、2015年为6000万令吉、2016年为5100万令吉、2017年3000万令吉和2018年3000万令吉。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 张哲敏说, 事实摆在眼前,拉大所获得的政府拨款都被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放在银行收利息,没有惠及广大学生,他促请马华不要再抵赖,反对政府拨款4000万令吉给予一个不受政党控制的独立基金会以把拨款分配给拉大生,直接惠及学生。  

让教育回归教育 张哲敏:公共拨款应交由无政治背景基金会管理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在金宝于2019年12月11日发表的媒体声明: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在不违反施政基本原则下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  马华沙巴洲妇女组主席兼拉曼大学学院行政委员局成员杨燕美医生日前发表文告严厉批评政府将总额马币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新基金管理以便向拉曼大学学院学生提供经济资助。 但她却忽略了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是政府是否能把公共基金交由政党管理呢? 如果这个问题的回复是正面的,那设问政府现在是否能把公共资金自由拨款给任何一个政党或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呢?鉴于施政的基本原则下,政府决定把公共资金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教育基金会管理以免在分配拨款用途受到任何政治干扰。 马华1972年创办拉曼学院是为了抗衡独立大学 杨燕美医生未对拉曼学院成立历史始末作出全面讲述。拉曼学院成立于1972年,是因为马华当时拒绝了华社渴望成立的独立大学。引用前马华主席敦陈修信的名言:“独大建得成,铁树会开花。“这就是当时马华在建设独立大学课题上愿意违背大多数华社意愿的立场。 拉曼学院正是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成立。马华和巫统当时达成以一元对一元的拨款协议以奖励马华反对独立大学成立的立场。这笔拨款并非如马华所说的政府与人民之间具有约束力的社会契约,而是巫统和马华之间的政治妥协。 但1元对1元的拨款模式在拉曼学院于2013年升格为拉曼学院大学学院时被取消,转换成政府每年拨款最高6000万令吉。在2017年至2018年,这津贴数额减半降至3000万令吉。当时,为何马华当时对前朝政府大幅削减拉大拨款数额保持沉默? 拉曼大学学院在2013年被马华私有化 拉曼学院于1972年成立时,政府拨款和大众捐款都由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管理,此基金会是公共信托基金的概念。 但是,当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时,拉曼信托基金把全部资金转入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私人信托基金。拉曼信托基金委员会由15位具有表决权的成员组成,皆为马华现任和前任领袖。 马华必须解释为何在2013年公共信托把资金悄悄地转移到私人信托。拉曼大学学院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公共捐款和政府拨款,然而马华把拉曼大学学院私有化在道义上是错误的。 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局均为马华领袖 杨燕美还提及政府代表也担任信托委员。然而,拉曼大学学院最终决策权还是落在拉曼大学学院信局,其中决策权包括开支,运营支出和其他主要支出,这些所有重大决策都需要得到信托委员局优先批准 。 全部8位信托委员成员均为马华领袖。 此外, 根据惯例所有历任马华总会在皆被委任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会主席。这足以证明马华在整个制度上完牢牢控拉曼大学学院的运作。 马华委任8位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局成员,也违反了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章程,拉大信托局的半数成员必须是由与其任何基金会创始人或基金会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担任。 马华应提供拉大发展蓝图,解释如何使用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 杨燕美提及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来自拉大40多年的审慎管理,但查阅拉大教育基金会财务报表显示,这笔6亿340万令吉储备金有一半是来自拉大过去五年来的盈余,大部分是来自政府拨款。 2014年至2018年间,政府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总额为2亿3100万令吉,这笔款项并未用于利于学生的事项。实际上,拉曼大学学院在未得到政府拨款前已经有盈余。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包括政府拨款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这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值得我们深思为何拉曼大学学院未善用这些款项在拉曼大学学院生身上。 马华反复提及马币6亿3400万令吉的现金储备将用于建设拉大新建筑物和新学园。然而至今,马华一直未能提供发展蓝图向公众解释他们将如何使用这笔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 政治和教育需分离 与其把政府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马华来补充拉大已经庞大的现金储备,何不将这笔津贴协助有需要的拉大生。相比之下,4000万令吉的津贴只是拉曼大学学院现金储备的6.3%。让人疑惑的是为何马华反对将4000万令吉用于提供拉曼大学学院生财务援助而不探讨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该如何使用在拉曼大学学院发展蓝图上? 去年当政府宣布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550万令吉的津贴时,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扬言要提高15%的学费。尽管拉曼大学学院即使没有政府拨款,每年也有盈余,但马华仍将拉曼大学学院用作攻击政府的武器,把学生当作政治筹码,无疑对学生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为了学生的利益和福利,马华应当退出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和政治本就该分离。政党不应该拥有并经营一家教育机构。拉曼大学学院是由公众筹款和政府拨款筹集的,应该归还于华社并确保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受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下运营。马华是时候退出拉曼大学学院以便能让拉曼大学学院在教育界发扬光大

张哲敏反驳陈德钦 真正拥有者是拉大信托局

针对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指拉大拨款没经过马华手而是交由财政部官员、教育部官员拉曼校友会和其他代表管理,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驳斥陈德钦睁眼说瞎话,只是在混淆视听。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陈德钦所指的是拉大董事局(board of governors),然而真正拥有拉大资产和支出项目的决策权是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s)。他解释,拉大信托局八名成员清一色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而根据惯例马华总会长将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主席的职位。马华在制度上牢牢控制拉大信托局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斥责陈德钦故意混淆拉大董事局和拉大信托局只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掩人耳目。他说拉大信托局如今的八名成员为主席魏家祥、廖中莱、刘衍名、江作汉、冯镇安、何国忠、姚长禄、关炳顺。 张哲敏说除此之外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也都是清一色由马华领袖所出任,所有政府给予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拨款一向来都是由马华领袖一手决定如何使用。 他说政府的公共资源不应该拨给一个政党控制的基金会,这是所有民主国家施政的基本原则。这就是为什么希盟政府决定把拉大4000万令吉的拨款交给一个没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处理,让拉大生可以直接受益。 他说如果马华是真心为了华裔清寒子弟的教育前途,在希盟政府宣布4000万令吉的拨款给拉大后,为何还喋喋不休,一直坚持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必须要经过马华领袖所控制的基金会,马华到底居心何在? 他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摆在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让这笔拨款直接发放给拉大生让学生直接受惠。希盟政府把4000万令吉交给一个没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处理将能够在没有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把该笔拨款下放给拉大生。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新村发展官黄琪惠、县议员郑歆妤和县议员马绍伦。   (图):张哲敏(坐中)指拉大信托局八名成员清一色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而根据惯例马华总会长将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主席的职位。(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黃琪惠和郑歆妤。

分裂拉曼论无稽之谈 张哲敏五点反驳魏家祥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指财政部长林冠英拨款3000万令吉给没有政党背景的”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是为了分裂拉曼,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驳斥魏家祥的言论为无稽之谈,并质问魏家祥是否患上被害妄想症。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针对魏家祥提出的五道问题逐点回应: 1)魏家祥所列出的五个校友会的其中三个属于州属级校友会,另两个属于全国级校友会分别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 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主席杨应辉早前已经表明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教育专才,没能力接管该校。这证明了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协助处理政府给予拉大学生的3000万令吉拨款。 剩下的唯一选择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该会不但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理念,也已经表明愿意协助拉大转型为民办大学,确保它永久经营。 拉大校友总会由一群杰出的精英校友组成,并不是由政党领袖在背后主导,该会主席叶国煌也是拉大董事局和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成员,显示他的中立性。 难道魏家祥要把所有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组织和个人都标签为亲林冠英? 2)“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不具拉大管理权和有能力处理3000万令吉拨款造福拉大学生是两码子事,魏家祥故意混淆视听。 拉大校友总会已经表明这笔拨款会全数用在造福拉曼生的用途包括派发奖学金、拨款给拉大学生团体、做学术研究和教育发展用途,真正让拉大学生受惠。 3)“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派发奖学金给予拉大学生就是直接把钱交给有需要的拉大生手上,协助华裔清寒子弟完成学业和减轻拉大学生家庭的升学负担。 4)政府拨款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和拉大行政拨款是给予两个不同基金会的拨款,所以象征式拨款的问题不存在。 最重要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宣布这笔3000万令吉的拨款属于政府拨款并在未来五年以制度化拨款的方式拨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 5)政府代表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是为了讲解“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拨款的细节。如果部长和副部长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都被视为干预基金会,魏家祥是否要反对所有政治人物出席非政府组织和中立组织的记者会? 张哲敏也反问魏家祥五道问题,并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的回答。 1)魏家祥能否解释为什么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清一色由马华领袖出任,而且根据惯例,所有在任的马华总会长都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的主席职位?这些马华领袖在拉大信托局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马华? 2)拉大自1972年成立时,属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 然而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私立大学学院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停止操作,其资产被转入一个私人信托基金,即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 魏家祥必须解释拉大如何从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被有心人士偷龙转凤,私有化,成为一个由马华领袖全权控制的私人信托基金。 3)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王辉忠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什么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都是现任或前任马华领袖高层? 如果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何马华领袖不肯退出拉大教育基金会和拉大信托局? 4)拉大教育基金会章程第8之2条规定,信托委员局成员必须有超过50%成员与拉大教育基金会或其创办人毫无关系的独立人士。 现在以魏家祥为首的8名拉大信托委员会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明显违反章程,请魏家祥解释。 5)魏家祥是否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政府的公共资源和拨款不能够用来资助一间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 若魏家祥不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他是否赞成政府的拨款可以自由分配给所有政党和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马绍伦和县议员熊雅莲。 (图):张哲敏(坐中)逐点回应魏家祥再反问五道题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回答。(坐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郑歆妤和熊雅莲。(站左起)古耀光、罗永乐和陈伟强。

张哲敏驳斥张盛闻贼喊捉贼 拉大盈余马华存心误导民众

  针对拉大过去5年有愈3亿令吉盈余,马华总秘书张盛闻指行动党开始编故事,刻意在误导民众,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驳斥张盛闻贼喊捉贼,马华才是在拉大盈余课题上误导民众。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张盛闻指拉大有盈余,但不能漠视拉大每年的开支需求,包括拉大每年需要1亿令吉缴付讲师和职员等薪资的说法完全不能成立,存心误导民众。 张哲敏说拉大过去五年的3亿1317亿令吉是净盈余,已经扣除了拉大讲师职员薪金和一切开支需求。他促请马华清楚交代将如何使用这笔愈3亿令吉的盈余。 张哲敏说马华不断在拉大课题上纠缠,假扮受害者,只是为了政治化这项课题来攻击希盟政府。他说事实上拉大过去五年的财务报告显示拉大不需要政府的拨款,也不需要调张学费,依然能够获得每年1643万令吉的盈余。 他说马华有权利发动为拉大筹款,但是马华必须坦诚的向民众交代拉大的财务状况和清楚解释如何使用过去五年3亿1317万令吉的净盈余。 一同在场的有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新村发展官黄琪惠和林冠宋。

张哲敏斥魏家祥断章取义误导国会 公布林冠英拉曼生1000令吉完整视频

  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驳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国会辩论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断章取义,误导国会,污蔑财政部长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并公布林冠英演讲的完整视频,还原事情的真相,以正视听。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该视频摄于去年5月5日的金宝大选讲座会,而他本人当时也在现场聆听了林冠英的整个演讲。 根据张哲敏提供的完整视频,林冠英当时是说槟州政府因为公开招标能够把省下来的钱给予人民更多的援助金包括乐龄人士和进入大学的大学生。林冠英接着说每名大学生将可以获得1000令吉大学入学援助金,这项援助金是不分政党背景派发给所有符合资格的大学生,包括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生。 张哲敏说根据槟州政府的网站(https://ibita.penang.gov.my/faq.php),申请者必须符合几项条件,包括大学生的父母(家庭)收入必须不超过8000令吉和申请者的父亲或母亲必须是槟州选民。该网站也列明20所公立大学、6所私立大学,包括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以及36所工艺学院。他说只要符合资格的申请者被这些高等教育学府录取将可以获得1000令吉的大学援助金。 张哲敏说很遗憾的这段视频被马华的枪手和网络军团剪辑,并被断章取义指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张哲敏说他起初不以为然,然而该视频过后被马华中央领袖广传,包括被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和马青总团长王晓婷上传到他们各自的脸书专页,就连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也“受骗”,利用该被剪辑过的视频在国会发表假新闻。 他非议堂堂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擅自在国会发表假新闻,误导国会。还恫言将提供拉大2万8000名学生名单要求林冠英拨款1000令吉,疯狂的举动令人汗颜。 张哲敏促请魏家祥勇敢的承认错误,并在今天的国会会议撤回发表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的假新闻,并做出公开道歉,承诺未来不会擅自在国会发表未经查证的消息,误导国会。 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丘金明、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和华隆新村村委秘书李蕙如。   林冠英完整视频: http://youtu.be/5nQPCPAgF00 https://youtu.be/5nQPCPAgF00 (从2:17:00开始)   马华剪辑过的视频:   http://www.facebook.com/922549431127241/posts/2401418653240304?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922549431127241/posts/2401418653240304?sfns=mo   http://www.facebook.com/113733490027706/posts/133357354731986?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113733490027706/posts/133357354731986?sfns=mo (视频若遭移除,敬请询问马华公会)   魏家祥在国会辩论视频: http://www.facebook.com/1002345083266329/posts/1389584281209072?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1002345083266329/posts/1389584281209072?sfns=mo (视频若遭移除,敬请询问魏家祥)

张哲敏出示马华党徽模拟支票,促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张哲敏出示马华党徽模拟支票 促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出示数张马华移交印有马华党徽的模拟支票并要求马华总秘书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张盛闻早前在脸书写道:“不需要照镜子,你只需要找一张教育部移交给学校的拨款模拟支票有国阵标志的证明,我们道歉。”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如今证据确凿,马华曾经数次移交印有马华党徽的模拟支票给学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促请张盛闻讲到做到,马上遵守诺言作出公开道歉。 张哲敏也揶揄张盛闻指如果马华因为没有镜子而觉得不需要照镜子,霹雳民主行动党可以免费送上一面大镜子给马华照个清楚。 张哲敏也踢爆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曾经在2017年移交一笔68万令吉的教育部拨款给马华四加亭区会。 根据张哲敏出示的模拟支票图片,该支票由马来西亚教育部发出,而支票受益人为马华四加亭区会。张哲敏说教育部的拨款应该直接汇入学校董事部的户口,而不是汇入马华区会的户口。他说马华把教育部的拨款占为己有是国库通党库的最坏示范。他促请魏家祥马上向全国人民解释清楚。 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马绍伦、丘金明和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 新闻链接: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2017-11/28/content_1705432.html http://johor.chinapress.com.my/20171112/%E5%A4%A9%E9%99%8D%E4%BD%95%E5%9C%8B%E5%BF%A0%E6%81%90%E5%BC%95%E4%B8%8D%E6%BB%BF-%E9%AD%8F%E5%AE%B6%E7%A5%A5%EF%BC%9A%E5%9C%B0%E4%B8%8D%E4%BD%AC%E5%9C%98%E9%9A%8A%E4%B8%8D%E6%9C%83%E7%9A%84/?variant=zh-hant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2017-03/28/content_1628022.html

张哲敏出示证据纳吉截图可造假 促多媒体委员会查纳吉散播假新闻

针对前首相纳吉日前在脸书上载的脸书和whatsapp截图指“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专页上载侮辱雪州苏丹的图片,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今日出示证据,该截图是可以被造假。  张哲敏重申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已经多次重复否认“倪可敏超级粉丝俱乐部”专页与倪可敏本人或行动党有关。  张哲敏表示纳吉所出示的脸书和whatsapp截图其实是可以利用镜像专页(mirror page)来造假。  张哲敏也出示两个假的脸书和whatsapp截图显示“纳吉脸书专页”上载了侮辱雪州苏丹的图片。他指出在该造假的截图里whatsapp已经“证实”纳吉上载了侮辱雪州苏丹的图片。   张哲敏表示假如把该脸书贴文编号取出,只留下脸书专页编号,该链接为  https://m.facebook.com/157851205951/  假如点击该链接则会马上连接到纳吉拥有380万粉丝的的官方脸书专页,而不是其他的镜像专页。  张哲敏质问这个“证据”是否足以证明纳吉的官方脸书专页上载侮辱雪州苏丹的图片?他也质问这是否证明了脸书和whatsapp串谋来污蔑纳吉和巫统的声誉?  张哲敏说这些造假的截图证明了纳吉利用假新闻来污蔑倪可敏和民主行动党。我促请纳吉停止这种下流的政治手段和停止这些毫无根据的污蔑和指控。  张哲敏表示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已经于周三报警。他今日也向多媒体通讯委员会投报要求彻查纳吉制造假新闻并附上所有造假的脸书和whatsapp截图证据。  张哲敏促请纳吉马上做出公开道歉。他相信执法当局将彻查这起事件还给倪可敏和行动党一个清白。  陪同报案的有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万里望区州议员周锦欢、乌鲁近打区州议员阿拉法、九洞区州议员谢宝恒和金宝县议员古海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