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开除巫统言论 廖中莱痴人说梦话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日前指马华不会退出国阵,相反的可以选择解散国阵或开除巫统。霹雳州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讥讽廖中莱的言论是痴人说梦话、自欺欺人。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国阵如今只剩下三个成员党,巫统、国大党和马华。国大党已经接受巫统和伊斯兰党联盟,只剩下一个国会议席的马华要如何开除拥有49个国会议席的巫统? 他炮轰廖中莱的言论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自己讲自己爽,旨在欺骗马华党员和人民转移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事实。 他说巫统在斯里斯蒂亚补选让路给伊斯兰党就是最好的证明,巫统已经和伊斯兰党公开结盟合作,身为巫统盟党的马华为何依然看不清这个局面? 假如马华继续纵容巫统和伊党暗地里勾结结盟,将让马来西亚走向种族极端和宗教神权主义的不归路。 张哲敏促请廖中莱不要成为政治无赖,应该坐言起行,马上和巫统断交,捍卫马华仅剩的党尊严,逼使巫统放弃危害马来西亚的建国之本的种族宗教极端路线。

分裂拉曼论无稽之谈 张哲敏五点反驳魏家祥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指财政部长林冠英拨款3000万令吉给没有政党背景的”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是为了分裂拉曼,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驳斥魏家祥的言论为无稽之谈,并质问魏家祥是否患上被害妄想症。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针对魏家祥提出的五道问题逐点回应: 1)魏家祥所列出的五个校友会的其中三个属于州属级校友会,另两个属于全国级校友会分别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 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主席杨应辉早前已经表明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教育专才,没能力接管该校。这证明了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协助处理政府给予拉大学生的3000万令吉拨款。 剩下的唯一选择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该会不但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理念,也已经表明愿意协助拉大转型为民办大学,确保它永久经营。 拉大校友总会由一群杰出的精英校友组成,并不是由政党领袖在背后主导,该会主席叶国煌也是拉大董事局和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成员,显示他的中立性。 难道魏家祥要把所有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组织和个人都标签为亲林冠英? 2)“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不具拉大管理权和有能力处理3000万令吉拨款造福拉大学生是两码子事,魏家祥故意混淆视听。 拉大校友总会已经表明这笔拨款会全数用在造福拉曼生的用途包括派发奖学金、拨款给拉大学生团体、做学术研究和教育发展用途,真正让拉大学生受惠。 3)“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派发奖学金给予拉大学生就是直接把钱交给有需要的拉大生手上,协助华裔清寒子弟完成学业和减轻拉大学生家庭的升学负担。 4)政府拨款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和拉大行政拨款是给予两个不同基金会的拨款,所以象征式拨款的问题不存在。 最重要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宣布这笔3000万令吉的拨款属于政府拨款并在未来五年以制度化拨款的方式拨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 5)政府代表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是为了讲解“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拨款的细节。如果部长和副部长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都被视为干预基金会,魏家祥是否要反对所有政治人物出席非政府组织和中立组织的记者会? 张哲敏也反问魏家祥五道问题,并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的回答。 1)魏家祥能否解释为什么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清一色由马华领袖出任,而且根据惯例,所有在任的马华总会长都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的主席职位?这些马华领袖在拉大信托局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马华? 2)拉大自1972年成立时,属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 然而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私立大学学院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停止操作,其资产被转入一个私人信托基金,即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 魏家祥必须解释拉大如何从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被有心人士偷龙转凤,私有化,成为一个由马华领袖全权控制的私人信托基金。 3)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王辉忠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什么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都是现任或前任马华领袖高层? 如果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何马华领袖不肯退出拉大教育基金会和拉大信托局? 4)拉大教育基金会章程第8之2条规定,信托委员局成员必须有超过50%成员与拉大教育基金会或其创办人毫无关系的独立人士。 现在以魏家祥为首的8名拉大信托委员会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明显违反章程,请魏家祥解释。 5)魏家祥是否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政府的公共资源和拨款不能够用来资助一间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 若魏家祥不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他是否赞成政府的拨款可以自由分配给所有政党和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马绍伦和县议员熊雅莲。 (图):张哲敏(坐中)逐点回应魏家祥再反问五道题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回答。(坐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郑歆妤和熊雅莲。(站左起)古耀光、罗永乐和陈伟强。

拉大6亿3430万放银行收利息 张哲敏:铁证如山马华自取其辱

针对马华槟城党部发言人报案要求警方调查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指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将拉曼拨款放银行收利息,倪可敏政治秘书张哲敏今日出示拉大财务报告反驳马华的指控,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一切铁证如山,证明马华自取其辱! 张哲敏表示,马华无法向华社交代却动辄就报警证明了马华公会滥权以及已经黔驴技穷。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硕士表示,拉大2018年财务报告白纸黑字清楚列明拉大的现金和银行结余高达6亿3430万令吉,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把这笔钱放进银行收利息,一年的利息收入就高达2400万令吉。 张哲敏说,马华控制的基金会把拉大过去五年所获得政府给予的拨款都全数放进银行收利息,没有用在学生身上或拉大发展用图上。他说,根据财务报告,拉大在扣除政府拨款后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而拉大过去五年所获得的拨款如下,2014年为6000万令吉、2015年为6000万令吉、2016年为5100万令吉、2017年3000万令吉和2018年3000万令吉。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 张哲敏说, 事实摆在眼前,拉大所获得的政府拨款都被马华所拥有的基金会放在银行收利息,没有惠及广大学生,他促请马华不要再抵赖,反对政府拨款4000万令吉给予一个不受政党控制的独立基金会以把拨款分配给拉大生,直接惠及学生。  

张哲敏斥魏家祥断章取义误导国会 公布林冠英拉曼生1000令吉完整视频

  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驳斥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国会辩论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断章取义,误导国会,污蔑财政部长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并公布林冠英演讲的完整视频,还原事情的真相,以正视听。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该视频摄于去年5月5日的金宝大选讲座会,而他本人当时也在现场聆听了林冠英的整个演讲。 根据张哲敏提供的完整视频,林冠英当时是说槟州政府因为公开招标能够把省下来的钱给予人民更多的援助金包括乐龄人士和进入大学的大学生。林冠英接着说每名大学生将可以获得1000令吉大学入学援助金,这项援助金是不分政党背景派发给所有符合资格的大学生,包括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生。 张哲敏说根据槟州政府的网站(https://ibita.penang.gov.my/faq.php),申请者必须符合几项条件,包括大学生的父母(家庭)收入必须不超过8000令吉和申请者的父亲或母亲必须是槟州选民。该网站也列明20所公立大学、6所私立大学,包括拉曼大学学院和拉曼大学以及36所工艺学院。他说只要符合资格的申请者被这些高等教育学府录取将可以获得1000令吉的大学援助金。 张哲敏说很遗憾的这段视频被马华的枪手和网络军团剪辑,并被断章取义指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张哲敏说他起初不以为然,然而该视频过后被马华中央领袖广传,包括被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和马青总团长王晓婷上传到他们各自的脸书专页,就连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也“受骗”,利用该被剪辑过的视频在国会发表假新闻。 他非议堂堂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擅自在国会发表假新闻,误导国会。还恫言将提供拉大2万8000名学生名单要求林冠英拨款1000令吉,疯狂的举动令人汗颜。 张哲敏促请魏家祥勇敢的承认错误,并在今天的国会会议撤回发表林冠英答应给予每名拉曼生1000令吉的假新闻,并做出公开道歉,承诺未来不会擅自在国会发表未经查证的消息,误导国会。 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丘金明、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石山脚新村村长丘俊杰和华隆新村村委秘书李蕙如。   林冠英完整视频: http://youtu.be/5nQPCPAgF00 https://youtu.be/5nQPCPAgF00 (从2:17:00开始)   马华剪辑过的视频:   http://www.facebook.com/922549431127241/posts/2401418653240304?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922549431127241/posts/2401418653240304?sfns=mo   http://www.facebook.com/113733490027706/posts/133357354731986?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113733490027706/posts/133357354731986?sfns=mo (视频若遭移除,敬请询问马华公会)   魏家祥在国会辩论视频: http://www.facebook.com/1002345083266329/posts/1389584281209072?sfns=mo https://www.facebook.com/1002345083266329/posts/1389584281209072?sfns=mo (视频若遭移除,敬请询问魏家祥)

张哲敏出示马华党徽模拟支票,促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张哲敏出示马华党徽模拟支票 促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出示数张马华移交印有马华党徽的模拟支票并要求马华总秘书张盛闻遵守诺言公开道歉。 张盛闻早前在脸书写道:“不需要照镜子,你只需要找一张教育部移交给学校的拨款模拟支票有国阵标志的证明,我们道歉。”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如今证据确凿,马华曾经数次移交印有马华党徽的模拟支票给学校。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促请张盛闻讲到做到,马上遵守诺言作出公开道歉。 张哲敏也揶揄张盛闻指如果马华因为没有镜子而觉得不需要照镜子,霹雳民主行动党可以免费送上一面大镜子给马华照个清楚。 张哲敏也踢爆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曾经在2017年移交一笔68万令吉的教育部拨款给马华四加亭区会。 根据张哲敏出示的模拟支票图片,该支票由马来西亚教育部发出,而支票受益人为马华四加亭区会。张哲敏说教育部的拨款应该直接汇入学校董事部的户口,而不是汇入马华区会的户口。他说马华把教育部的拨款占为己有是国库通党库的最坏示范。他促请魏家祥马上向全国人民解释清楚。 一同出席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马绍伦、丘金明和埃斯顿新村村长陈淑琼。 新闻链接: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2017-11/28/content_1705432.html http://johor.chinapress.com.my/20171112/%E5%A4%A9%E9%99%8D%E4%BD%95%E5%9C%8B%E5%BF%A0%E6%81%90%E5%BC%95%E4%B8%8D%E6%BB%BF-%E9%AD%8F%E5%AE%B6%E7%A5%A5%EF%BC%9A%E5%9C%B0%E4%B8%8D%E4%BD%AC%E5%9C%98%E9%9A%8A%E4%B8%8D%E6%9C%83%E7%9A%84/?variant=zh-hant https://www.sinchew.com.my/pad/con/2017-03/28/content_1628022.html

霹雳州政府制度化拨款独中 张哲敏促马汉顺向华社道歉

霹雳民主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欢迎霹雳州务大臣阿末费沙宣布霹雳州政府将制度化拨款180万令吉予州内9间独中,平均每间独中可获得20万令吉。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前朝政府过去十年没有给予独中任何拨款,州务大臣的这项宣布终于圆了华社多年的心愿。 张哲敏表示当霹雳州在2008年变天时,当时的民联实行了独中以地养校和制度化拨款的政策。然而霹雳州政权在翌年被非法夺取后,马华霹雳州主席马汉顺向华社喊话,以地养校和制度化拨款只可以二选一。 “马华强硬取消独中制度化拨款证明了马华根本就不关心和照顾独中和华教的利益。如今希望联盟执政霹雳州后,我们在100天内证明给所有霹雳州子民看,独中以地养校和制度化拨款是可以同时进行。” 张哲敏促请马华霹雳州主席马汉顺因为当年取消独中的制度化拨款向华社公开道歉。假使当时马汉顺没有取消独中制度化拨款的政策,独中每年可以得到180万令吉的拨款,十年下来霹雳州9间独中白白失去了1千800万令吉的拨款。 张哲敏也感谢霹雳州华社在上届大选给予希望联盟的支持,因为华社凝聚选票投选希望联盟让霹雳州和马来西亚变天,今天霹雳州9间独中才可以获得制度化拨款,独中生生不再需要到处筹款。 他希望华社可以继续和希望联盟站在一起,推动华社引颈长盼的政策。他表示州务大臣也强调霹雳州政府将实现希盟的竞选宣言,派发华人新村永久地契,希望华社可以给予一些时间让希望联盟落实新村永久地契。

欢迎敦马提议降低投票年龄 张哲敏:在野党应支持修宪

针对首相敦马哈迪提议把马来西亚投票法定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霹雳州民主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表示欢迎。 他说纵观全球共有超过100个国家把投票年龄定在18岁。而马来西亚是全球少数9个把投票年龄定在21岁的国家之一,包括阿曼(Oman)、萨摩亚(Samoa)、托克劳(Tokelau)、东加(Tonga)、新加坡、科威特、泽西(Jersey)、喀麦隆和马来西亚。 也是候任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根据马来西亚1971年法定成年人法令,18岁为法定成年人年龄,在法律上不再视为未成年。 张哲敏表示既然18岁在法律上被视为成年人,他们理应被给予机会来决定领导国家的政府和政党。 他说为了推动马来西亚民主进程和让更多国人参与国家政策制定,他呼吁国阵支持希望联盟修改马来西亚联邦宪法,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低至18岁。

张哲敏:监督机制独立避免官官相护

首相敦马哈迪昨天在国会下议院提呈第十一大马计划中期检讨报告时宣布了多项制度改革,加强国家公共服务体系和监督机构以杜绝贪污和腐败。 对此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欢迎这项宣布,他说这证明希盟有诚意和政治意愿改革体制让国家机构独立运行,准备和国阵走一条不一样的路。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表示限制首相、州务大臣和首长的任期不超过两届和规定首相不能够兼任部长职将可确保首相权限不会过大。 他说选委会和反贪会直接向国会负责将可以使这两个机构独立运作,不再向首相署负责避免政治干预,是改革政治体系重要的一环。 希盟也将加强政府行政中的制衡机制,提高国会自主及权限,通过国会上下议院成立遴选委员会加强行政监督,以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减少浪费挥霍和杜绝贪污。 希盟也将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落实2005年《马来西亚警察皇家委员会报告书》的建议。这除了可以确保警方和公众获得更公平的处理投诉事宜也让人民重拾对于警队的信心。 张哲敏说一旦这些监督政府的机制不在政府管辖内,直接向国会负责、独立于政府运作将可以避免国阵时代官官相护的事件重演,确保一个干净廉洁的政府。

张哲敏驳斥张盛闻贼喊捉贼 拉大盈余马华存心误导民众

  针对拉大过去5年有愈3亿令吉盈余,马华总秘书张盛闻指行动党开始编故事,刻意在误导民众,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驳斥张盛闻贼喊捉贼,马华才是在拉大盈余课题上误导民众。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张盛闻指拉大有盈余,但不能漠视拉大每年的开支需求,包括拉大每年需要1亿令吉缴付讲师和职员等薪资的说法完全不能成立,存心误导民众。 张哲敏说拉大过去五年的3亿1317亿令吉是净盈余,已经扣除了拉大讲师职员薪金和一切开支需求。他促请马华清楚交代将如何使用这笔愈3亿令吉的盈余。 张哲敏说马华不断在拉大课题上纠缠,假扮受害者,只是为了政治化这项课题来攻击希盟政府。他说事实上拉大过去五年的财务报告显示拉大不需要政府的拨款,也不需要调张学费,依然能够获得每年1643万令吉的盈余。 他说马华有权利发动为拉大筹款,但是马华必须坦诚的向民众交代拉大的财务状况和清楚解释如何使用过去五年3亿1317万令吉的净盈余。 一同在场的有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新村发展官黄琪惠和林冠宋。

张哲敏反驳陈德钦 真正拥有者是拉大信托局

针对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指拉大拨款没经过马华手而是交由财政部官员、教育部官员拉曼校友会和其他代表管理,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驳斥陈德钦睁眼说瞎话,只是在混淆视听。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陈德钦所指的是拉大董事局(board of governors),然而真正拥有拉大资产和支出项目的决策权是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s)。他解释,拉大信托局八名成员清一色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而根据惯例马华总会长将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主席的职位。马华在制度上牢牢控制拉大信托局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斥责陈德钦故意混淆拉大董事局和拉大信托局只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掩人耳目。他说拉大信托局如今的八名成员为主席魏家祥、廖中莱、刘衍名、江作汉、冯镇安、何国忠、姚长禄、关炳顺。 张哲敏说除此之外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也都是清一色由马华领袖所出任,所有政府给予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拨款一向来都是由马华领袖一手决定如何使用。 他说政府的公共资源不应该拨给一个政党控制的基金会,这是所有民主国家施政的基本原则。这就是为什么希盟政府决定把拉大4000万令吉的拨款交给一个没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处理,让拉大生可以直接受益。 他说如果马华是真心为了华裔清寒子弟的教育前途,在希盟政府宣布4000万令吉的拨款给拉大后,为何还喋喋不休,一直坚持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必须要经过马华领袖所控制的基金会,马华到底居心何在? 他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摆在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让这笔拨款直接发放给拉大生让学生直接受惠。希盟政府把4000万令吉交给一个没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处理将能够在没有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把该笔拨款下放给拉大生。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新村发展官黄琪惠、县议员郑歆妤和县议员马绍伦。   (图):张哲敏(坐中)指拉大信托局八名成员清一色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而根据惯例马华总会长将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主席的职位。(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黃琪惠和郑歆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