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国人到新加坡工作要否缴税 张哲敏促魏家祥因引发混淆道歉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早前提醒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一旦薪水达3000新元(约9033令吉),应尽速向内陆税收局查证,是否需要报税。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促请魏家祥公开道歉,因为魏家祥的谈话已经引发混淆导致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到内陆税收局大排长龙查询,最后却被官员告知无需缴税,让民众白跑一趟,也浪费政府资源。 张哲敏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他说内陆税收局已经发表文告表示只有在马来西亚就业和营业的所得收入才需要在马来西亚缴税。换句话说,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的就业所得收入是不需要在马来西亚缴税。 张哲敏指出1967年所得税法令的这个条文不曾被修改,所有在外国工作的大马人都不曾需要在马来西亚缴税。魏家祥自2004年就成为亚依淡国会议员也曾经出任教育部副部长和首相署部长。他质问魏家祥为何在朝时不曾提出过类似的疑问? 他揶揄魏家祥如果肯花点时间上网谷歌,致电内陆税收局查询,或是向曾在财政部出任副部长的同僚李志亮和蔡智勇查询,都可以轻易获得答案。 他质疑魏家祥提出这项无中生有的课题因为马华解散国阵不成,魏家祥想转移视线。   (图二):魏家祥的谈话引发混淆让许多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到内陆税收局大排长龙,白跑一趟,引起网民不满,在脸书大吐苦水。

马华夺权后拉曼拨款不升反降 张哲敏:拉曼今年拨款只有4千万

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局主席魏家祥今日宣布国盟政府拨款5800万令吉给拉曼大学学院(拉曼),然而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表示国盟今年给予拉曼真正的拨款只有4000万令吉。其中1800万令吉拨款为去年希盟政府拨款给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的余额。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马华在希盟执政时不断抨击希盟给予拉曼拨款不足,然而马华夺权成功后,拉曼拨款不升反降相较于希盟去年的4550万令吉拨款足足少了550万令吉。 他说希盟政府去年给予拉曼拨款总数为4550万令吉,4000万给予没有政党背景的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550万令吉给予拉曼大学学院的行政拨款。 他说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已经把2200万令吉以回馈斤的方式发放给拉曼教职员。剩余的1800万令吉原本准备以助学金的方式发放给每名符合资格的拉曼生500令吉,然而这笔1800万令吉还未来得及发放却被国盟政府半途截停,转发给马华公会全权控制的拉大教育基金会。 张哲敏促请拉曼大学信托局主席魏家祥善用这笔拨款,并把钱用在提升拉曼教职员和学生的福利,而不是放在银行收取利息,增加原本就已经庞大的6亿3400万令吉储备金。

张哲敏抨马汉顺混淆视听 掩盖无法争取华中2000万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抨击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以160万公益金来掩盖无法替华中争取2000万拨款的事实。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是在金宝旧街场向民众及商家派红包和芦柑拜年后发表文告说,自马汉顺上任教育部副部长后,华中才开始有了半津华中、政府学校和政府资助学校的分类,把华中重新定义。 张哲敏说马汉顺强行把16间华中排除在华中拨款以外是极度不负责任的做法也是阻碍华教在马来西亚的发展。他说无论是希盟执政时代,或是张盛闻任教育部副部长的时代,华中的拨款都是给予81所华中。 他促请马汉顺不要成为华教的千古罪人,把16间华中重新定义并排除在华中拨款之外。他说16间华中不获分文拨款的课题在行动党副秘书长倪可敏揭发后,马汉顺才姗姗来迟,被逼宣布16间华中各获10万令吉拨款。 然而马汉顺以公益金来分配给这16间华中的做法只不过是在转移视线,暴露出马汉顺无法替华中争取原本2000万令吉拨款的事实。 张哲敏说希盟执政时,华中2000万令吉不但按需求分配给81间华中,也额外获得500万公益金华中建校基金。如今马汉顺上任后,65间华中只获区区411万令吉,而16间被马汉顺排除在拨款外的华中,只各获区区10万令吉公益金,华中拨款降幅超过77%! 华中拨款在马汉顺上任教育部副部长后,大缩水是铁一般的事实。张哲敏促马汉顺不要再逃避、咬文嚼字、混淆视听,必须马上替华中争取2000万令吉拨款和保留原有的500万公益金华中建校基金,给予广大华社一个清楚的交代。 图:张哲敏(左二)说希盟执政时,华中2000万令吉不但按需求分配给81间华中,也额外获得500万公益金华中建校基金。(左一为)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左三为)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

星报近期裁退近百名员工 张哲敏促马华介入阻止

财经周刊The Edge 早前报道英文星报据传将在近期展开另一波"人力合理化"行动,预料会有近100名员工可能遭裁退,涉及的员工大部分为新闻工作者。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促请星报最大股东,即马华公会马上介入阻止星报的裁员行动。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星报在过去五年内每一年都创下盈利,过去五年从2014年至2018年的税后总盈利为4亿2469万令吉。如今因为疫情打击,蒙受少许亏损就计划裁员实属说不通,也违反国盟政府本身的政策。 他说马华前副总会长胡亚桥和总财政关炳顺分别出任星报的董事主席和副董事主席,每年收取丰厚董事薪酬。如果星报集团面对财务亏损,马华领袖应该进一步降低董事部的高薪酬,可是马华主导的董事部却准备对媒体工作人员开刀,下手裁员,做法实在令人震惊。 张哲敏说,政府宣称给予私人公司薪酬补贴,目的是确保私人界不裁员以保住国人饭碗,身为执政党一员的马华应该以身作则,阻止星报集团裁员进行计划中的裁员行动而非反其道而行。 他促请马华以身作则,阻止星报管理层计划展开的裁员行动,在这个困难时期,保住努力耕耘多年的媒体工作人员的饭碗。

抗议伊党关酒厂极端言论 张哲敏挑战马华退出国盟

霹雳行动党宣传秘书张哲敏炮轰伊青团要求政府关闭酒厂,并斥责这种极端反应和言论才是真正的国家灾难。 张哲敏说在大马设立酒厂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这也是所有大马人自由经商的宪赋权利。伊斯兰党以宗教教义来限制大马人的经商和生活自由已经严重违反和侵蚀非穆斯林的宪赋权利。 示意图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是在督亚冷新村派发30份干粮福袋给有需要的家庭后发表文告。他说印尼身为全世界最多人口的穆斯林国家,也生产自家啤酒Bintang并享誉全球,而这也不构成任何问题。 张哲敏促马华应该马上退出国盟政府,对伊斯兰党的极端言论做出最强烈的抗议,并和伊斯兰党划清界限。如果马华一再纵容伊党做出极端言论,非穆斯林尤其是华裔选民将在来届大选教训马华。

让教育回归教育 张哲敏:公共拨款应交由无政治背景基金会管理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在金宝于2019年12月11日发表的媒体声明: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在不违反施政基本原则下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  马华沙巴洲妇女组主席兼拉曼大学学院行政委员局成员杨燕美医生日前发表文告严厉批评政府将总额马币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新基金管理以便向拉曼大学学院学生提供经济资助。 但她却忽略了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是政府是否能把公共基金交由政党管理呢? 如果这个问题的回复是正面的,那设问政府现在是否能把公共资金自由拨款给任何一个政党或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呢?鉴于施政的基本原则下,政府决定把公共资金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教育基金会管理以免在分配拨款用途受到任何政治干扰。 马华1972年创办拉曼学院是为了抗衡独立大学 杨燕美医生未对拉曼学院成立历史始末作出全面讲述。拉曼学院成立于1972年,是因为马华当时拒绝了华社渴望成立的独立大学。引用前马华主席敦陈修信的名言:“独大建得成,铁树会开花。“这就是当时马华在建设独立大学课题上愿意违背大多数华社意愿的立场。 拉曼学院正是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成立。马华和巫统当时达成以一元对一元的拨款协议以奖励马华反对独立大学成立的立场。这笔拨款并非如马华所说的政府与人民之间具有约束力的社会契约,而是巫统和马华之间的政治妥协。 但1元对1元的拨款模式在拉曼学院于2013年升格为拉曼学院大学学院时被取消,转换成政府每年拨款最高6000万令吉。在2017年至2018年,这津贴数额减半降至3000万令吉。当时,为何马华当时对前朝政府大幅削减拉大拨款数额保持沉默? 拉曼大学学院在2013年被马华私有化 拉曼学院于1972年成立时,政府拨款和大众捐款都由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管理,此基金会是公共信托基金的概念。 但是,当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时,拉曼信托基金把全部资金转入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私人信托基金。拉曼信托基金委员会由15位具有表决权的成员组成,皆为马华现任和前任领袖。 马华必须解释为何在2013年公共信托把资金悄悄地转移到私人信托。拉曼大学学院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公共捐款和政府拨款,然而马华把拉曼大学学院私有化在道义上是错误的。 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局均为马华领袖 杨燕美还提及政府代表也担任信托委员。然而,拉曼大学学院最终决策权还是落在拉曼大学学院信局,其中决策权包括开支,运营支出和其他主要支出,这些所有重大决策都需要得到信托委员局优先批准 。 全部8位信托委员成员均为马华领袖。 此外, 根据惯例所有历任马华总会在皆被委任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会主席。这足以证明马华在整个制度上完牢牢控拉曼大学学院的运作。 马华委任8位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局成员,也违反了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章程,拉大信托局的半数成员必须是由与其任何基金会创始人或基金会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担任。 马华应提供拉大发展蓝图,解释如何使用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 杨燕美提及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来自拉大40多年的审慎管理,但查阅拉大教育基金会财务报表显示,这笔6亿340万令吉储备金有一半是来自拉大过去五年来的盈余,大部分是来自政府拨款。 2014年至2018年间,政府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总额为2亿3100万令吉,这笔款项并未用于利于学生的事项。实际上,拉曼大学学院在未得到政府拨款前已经有盈余。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包括政府拨款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这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值得我们深思为何拉曼大学学院未善用这些款项在拉曼大学学院生身上。 马华反复提及马币6亿3400万令吉的现金储备将用于建设拉大新建筑物和新学园。然而至今,马华一直未能提供发展蓝图向公众解释他们将如何使用这笔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 政治和教育需分离 与其把政府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马华来补充拉大已经庞大的现金储备,何不将这笔津贴协助有需要的拉大生。相比之下,4000万令吉的津贴只是拉曼大学学院现金储备的6.3%。让人疑惑的是为何马华反对将4000万令吉用于提供拉曼大学学院生财务援助而不探讨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该如何使用在拉曼大学学院发展蓝图上? 去年当政府宣布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550万令吉的津贴时,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扬言要提高15%的学费。尽管拉曼大学学院即使没有政府拨款,每年也有盈余,但马华仍将拉曼大学学院用作攻击政府的武器,把学生当作政治筹码,无疑对学生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为了学生的利益和福利,马华应当退出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和政治本就该分离。政党不应该拥有并经营一家教育机构。拉曼大学学院是由公众筹款和政府拨款筹集的,应该归还于华社并确保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受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下运营。马华是时候退出拉曼大学学院以便能让拉曼大学学院在教育界发扬光大

仅6.1%国人登记疫苗接种 张哲敏提四大方案提高登记率

科学、工艺以及革新部长凯里日前表示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开跑至今,人民的登记率仍偏低,通过“吾安” (MySejahtera)应用程式登记的国人仅有146万人,占国家总人口6.1%。 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表示这个数据距离政府要全国80%人口接种疫苗的目标还很远。 也是金宝克兰芝区州议员的张哲敏和行动党打巴支部展开《火箭送暖派福袋》联合派发干粮福袋后发表文告提出四大方案呼吁新冠疫苗特别委员会采取以下措施,以提高登记接种率: 一、 新冠疫苗特别委员会的官网设置多语,让各族人民理解疫苗接种的过程及其重要性。目前官网https://www.vaksincovid.gov.my/只设有英语和国语两个版本。 二、尽快更新MySejahtera,允许用户替家里没有手机的年长者登记疫苗接种。 三、尽快准备线下注册表格,让乡区和年老者能够登记疫苗接种。 四、准备实体宣传品,让政府机构以及国州议员服务中心分派,不忽略长者以及乡区居民。 张哲敏披露,预计至少达到80%人口接种疫苗才能达到集体免疫的效果,所以在此呼吁民众积极响应疫苗接种计划,尽快进行登记。 他说行动党克兰芝议员服务中心也将开放注册疫苗接种柜台,协助民众利用“吾安” (MySejahtera)应用程式注册,欢迎金宝一带的民众在遵守SOP的情况下前来克兰芝州议员服务中心登记。 他表示目前只能协助利用手机应用程序注册,欲寻求登记协助的长辈们请携带有“吾安” (My Sejahtera) 手机应用程序的智能手机前来。也请家里有长辈的年轻朋友们多帮助长辈注册,减低出门染疫的风险。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古海燕、克兰芝州议员政治秘书张嘉恩、行动党打巴支部主席克里斯南和行动党美罗新村支部副秘书叶明。 图一:张哲敏(站右四)提出四大方案呼吁新冠疫苗特别委员会采取以下措施,以提高登记接种率。(站右三为)克里斯南。站左为叶明。(蹲左为)古海燕。(蹲右二为)张嘉恩。 图二:行动党克兰州服务队联同行动党打巴支部派发干粮福袋给有需要帮助的家庭。(蹲右为)张哲敏。(站右起)张嘉恩、王九、叶明和克里斯南。

障友自力更生需电动脚车 张哲敏斥魏家祥禁令残忍

交通部长魏家祥宣布微型交通包括电动脚车和电动摩多禁止上路的课题持续发酵,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今早探访一家残障人士潘先生的家里,并邀请交通部长魏家祥莅临,亲眼目睹平民百姓生活的困苦。 张哲敏在脸书直播探访潘先生时说潘先生的双脚因为糖尿病被截肢,所以他的妹妹购买了一台电动脚车,经过改装后增加了一个轮子让他可以上路,到巴刹买菜、到商店购买日用品和到附近开档卖炸鸡。 张哲敏斥责交通部长魏家祥全面禁止微型交通的政策冷血和惨无人道,毫不体恤生活困苦的B40群体、残障人士和弱势群体。 潘先生哽咽说道希望魏家祥能够允许他使用电动三轮车上公路使用,否则他根本无法出门开档,一家三口生计顿成问题。潘先生也说他因为没钱考残障人士的电单车牌,唯有使用电动三轮车上路。 张哲敏说潘先生如今靠着福利部每个月500令吉和售卖炸鸡的微薄收入养活一家三口,根本没有多余的钱用来考车牌,况且潘先生不谙国语,也无法通过交通规则理论。

张哲敏反驳陈德钦 真正拥有者是拉大信托局

针对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指拉大拨款没经过马华手而是交由财政部官员、教育部官员拉曼校友会和其他代表管理,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今日驳斥陈德钦睁眼说瞎话,只是在混淆视听。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陈德钦所指的是拉大董事局(board of governors),然而真正拥有拉大资产和支出项目的决策权是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s)。他解释,拉大信托局八名成员清一色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而根据惯例马华总会长将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主席的职位。马华在制度上牢牢控制拉大信托局是铁一般的事实。 他斥责陈德钦故意混淆拉大董事局和拉大信托局只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掩人耳目。他说拉大信托局如今的八名成员为主席魏家祥、廖中莱、刘衍名、江作汉、冯镇安、何国忠、姚长禄、关炳顺。 张哲敏说除此之外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也都是清一色由马华领袖所出任,所有政府给予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拨款一向来都是由马华领袖一手决定如何使用。 他说政府的公共资源不应该拨给一个政党控制的基金会,这是所有民主国家施政的基本原则。这就是为什么希盟政府决定把拉大4000万令吉的拨款交给一个没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处理,让拉大生可以直接受益。 他说如果马华是真心为了华裔清寒子弟的教育前途,在希盟政府宣布4000万令吉的拨款给拉大后,为何还喋喋不休,一直坚持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必须要经过马华领袖所控制的基金会,马华到底居心何在? 他说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摆在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如何让这笔拨款直接发放给拉大生让学生直接受惠。希盟政府把4000万令吉交给一个没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处理将能够在没有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把该笔拨款下放给拉大生。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金宝县新村发展官黄琪惠、县议员郑歆妤和县议员马绍伦。   (图):张哲敏(坐中)指拉大信托局八名成员清一色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而根据惯例马华总会长将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主席的职位。(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黃琪惠和郑歆妤。

马华开除巫统言论 廖中莱痴人说梦话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日前指马华不会退出国阵,相反的可以选择解散国阵或开除巫统。霹雳州行动党宣传局主任张哲敏讥讽廖中莱的言论是痴人说梦话、自欺欺人。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说国阵如今只剩下三个成员党,巫统、国大党和马华。国大党已经接受巫统和伊斯兰党联盟,只剩下一个国会议席的马华要如何开除拥有49个国会议席的巫统? 他炮轰廖中莱的言论只不过是自欺欺人、自己讲自己爽,旨在欺骗马华党员和人民转移巫统和伊斯兰党结盟的事实。 他说巫统在斯里斯蒂亚补选让路给伊斯兰党就是最好的证明,巫统已经和伊斯兰党公开结盟合作,身为巫统盟党的马华为何依然看不清这个局面? 假如马华继续纵容巫统和伊党暗地里勾结结盟,将让马来西亚走向种族极端和宗教神权主义的不归路。 张哲敏促请廖中莱不要成为政治无赖,应该坐言起行,马上和巫统断交,捍卫马华仅剩的党尊严,逼使巫统放弃危害马来西亚的建国之本的种族宗教极端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