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会主席竟不知反贪会传召劳勿农民问话? 严重行政疏忽,不排除存有政治动机

阿占巴基针对传召榴莲农民事件发表虚假声明 李政贤:不排除存有政治动机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占巴基针对传召劳勿榴莲农民事件发表虚假声明感到震惊,并认为此事存有政治动机,更试图对农民散播白色恐怖。 李政贤表示,阿占巴基作为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理应了解自己的身份,而所发表的言论必须是确实且经过查证的,显然他根本不知道反贪污委员会传召劳勿农民问话。 “既然反贪会一哥都不知道劳勿农民被传召的事,那请问日前是哪个单位或是哪一个人传召劳勿农民到反贪会去问话,这是反贪会必须向公众交代的问题。” 他表示,虽然反贪会随后发文告澄清阿占所说的是传召人数数据错误,但这则文告更显示了阿占对传召榴莲农民的事毫不知情,因为阿占在答复质询时说反贪会没有传召任何农民,这显然和反贪会的文告有出入。 目前的情况是农民确确实实收到反贪会的传召,而反贪会一哥却对此事毫不知情,这是件极为严重的行政疏忽,反贪会必须针对此事向公众交代,以维护反贪会的威信。

高庭宣布暂缓执法行动 抢救猫山王抗争运动逆转胜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8月28日针对高庭判决所作回应: 1. 为了捍卫数代人的心血以及进入榴莲园的权利,共111位来自劳勿县的榴莲种植者于8月21日入禀关丹高庭,委托萧俊仁代表的律师团申请司法审核,挑战州政府颁布土地给财团的决定,盼通过司法程序,还农民一个公道。 2. 今日,高庭宣布暂缓一切执法或驱赶行动,农民则可自由进出芭地。同时,高庭择定10月28日,针对司法审核许可作出判决。 3. 联盟指出,一个多月来,农民日夜不眠、忐忑不安,深怕冷血残酷的财团最终掠夺了农民数代人所累积下来的心血。这个星期,州政府更是出尔反尔,配合财团欺压农民,先是宣布暂停驱赶行动,在隔日却阻止农民进入自己的芭地。 4. 联盟认为高庭今日的宣判,宣示了本抗争运动的第二场逆转胜,也是过去一个多月以来农民无畏无惧的精神,团结一致抵抗州政府和财团所得到的结果。 5. 联盟强调将继续捍卫立场,并呼吁各界人士全力支援 “抢救猫山王运动” ,向政府及财团发出强烈的信息,即全国人民共同拒绝贪污腐败、官商勾结的恶习。联盟也呼吁各位农民不可松懈,反而应该趁士气高昂,通过不同管道强化斗争,以取得最终的胜利。

若皇家彭亨榴莲成功收地 榴莲工业将被全面垄断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8月26日到国会下议院呈交备忘录之新闻稿: 抢救猫山王联盟今早到访国会大厦,打算针对猫山王危机一事,提呈备忘录予国会议员。但是却遭国会守卫拒于门外,联盟代表只好在入口处提交备忘录,所幸获得来自希盟9名议员的接待,并接过备忘录,表达对此课题的关注。 该联盟在备忘录点出重点,皇家彭亨榴莲(Royal Pahang Durian-RPD) 一心想做世界榴莲市场的大庄家,因此设立全马最大的榴莲冷冻加工厂,并拥有负责出口业务的子公司,准备把所有无准证芭猫山王占为己有,在不需付出任何心血下,掠夺农民的猫山王,实在可耻。 联盟提醒,RPD强抢农民榴莲园不止是一场土地风波,而是会影响马来西亚的农产业发展,毕竟猫山王是马来西亚品牌,一旦被垄断,榴莲产业链将全面被打击,急速压缩小农民的发展空间,更会导致数以千计的劳勿人的生计受到威胁,因此联盟把备忘录呈交予国会议员,希望联邦政府和朝野议员关注这起官商勾结,对农民赶尽杀绝的浩劫。 (左起)前国会副议长倪可敏、华都牙也国会议员西华古马、前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慕扎希、前副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沈志勤。(右起)文冬国会议员黄德、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劳勿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前农业及农基工业部长沙拉胡丁阿育前来接见抢救猫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及一众代表,并领取联盟所呈交的备忘录。

1970年代已开始种植 农民促财团停止污蔑

在媒体多日的报道及舆论压力下,财团和州政府今日取消在榴莲芭前设下路障的决定,根据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来自州议会的消息,彭亨州政府证实今天不会对农民执法。 抢救猫山王联盟(Save Musang King Alliance- SAMKA) 认为政府取消今日的执法行动,是农民团结一致抗争的结果,但这只是阶段性胜利,未来的路要继续抗争下去。 同时,我们针对财团彭皇家榴莲集团(RPD)8月22日于英文报MalayMail受访时发表的言论感到震惊,并直斥RPD一派胡言,贼喊抓贼。 1. RPD在访问中表示,如果RPD不介入榴莲市场, 恐怕榴莲市场将会被外国投资者操控,RPD还大言不惭地说:“与其让外国人操控榴梿市场,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不是由我们本身来决定大马榴梿价格更好吗?” 2. 联盟质问RPD,到底现在有什么外资企业开始操控榴莲市场和价格?RPD根本无法拿出确切的证据,况且,这个説法缺乏经济学常识,因为现今的榴莲市场和价格都是自由的市场供应和需求决定,RPD捏造外资威胁假象,只是为了掩盖对农民的恶行,合理化自己准备垄断榴莲市场的狼子野心。 3. 联盟认为,RPD才是真正对榴莲工业的最大破坏者,它一面捏造外资威胁假象,另一面却拥抱外国市场,准备掠夺农民的榴莲,全面出口到中国,将使本地市场萎缩,中国市场需求将转过头来决定本地榴莲的价格,RPD口说拒绝外资势力,但身体却很诚实,让外国市场决定本地榴莲的生死,变相成为一个本地的“外资势力”。 4. RPD的运作模式本来就是以出口为主,更拥有负责出口的子公司(Royal Pahang Durian Export),也将在都赖设立马来西亚最大的榴莲加工冷冻厂,为出口做足准备。RPD也不断强调旗下的榴莲园将会遵守MyGap (大马良好农业规范认证)的条例,而实际上只有出口的榴莲需要符合MyGAP,供应本地和新加坡市场是不需要MyGap的,但就算还有很多榴莲园没有MyGap认证,也一样把猫山王做到名闻天下,至于如果州政府要所有榴莲园注册MyGap的话,无需通过财团,只要给予农民租借或地契就可以了。 5. 联盟也对RPD刻意抹黑劳勿农民以“先种植后申请”的方式占据州政府土地作出反驳:首先该财团不是政府,以什么身份来指控农民“先种植,后申请”?财团不知道的历史是1970年代,我国前首相敦拉萨制定了“青皮书计划”,鼓励郊区老百姓开发荒芜的土地,种植蔬菜水果,舒缓国内粮荒压力,并发展国家农业生产。 劳勿农民当初响应政府号召,甚至许多农民获得临时准证耕种,因此当初农民是的确是循正式管道申请,只是因为州政府土地政策偏差,无法让大多数人获得地契;何况,彭亨州政府也的确有许多先例是先种植,后申请拿到地契的,因此RPD的指控不但不实,更不把付出几十年心血的农民放在眼里,联盟奉劝RPD,如果真的还想与农民合作,就向农民道歉和停止污蔑农民,否则农民的榴莲园将会与之玉石俱焚。 6. 联盟也指出,该财团迄今依然不敢回应本次争议的核心问题,反而屡屡闪烁其词,并撒谎以误导群众。此前,该财团对外宣称已有300名农民与其签约,然而实际上没有任何农民已签署合约,有的只是去买“通行证”,以收完本季的榴莲,但不代表他们认同合约。 7. 联盟指出,RPD的文告竟然还继续为提供的不平等条约辩护,尤其是向农民徵收天价地税的部分。按照合约,财团将对一英亩地的榴莲收成徵收每公斤RM10的地税,上限是2000公斤或RM2万。然而,目前彭亨州政府所徵收的有地契榴莲地税,是每英亩RM50左右。既然土地已经合法化,为何财团胆敢比州政府徵收多出400倍的地税,简直不可理喻,农民也不会接受。而2020年在无任何付出与交易下要收农民1英亩6千令吉,更是明打明抢。如果RPD真的觉得自己合约很公平,为何不敢到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地与农民对话呢?甚至连专访都不敢放出发言人的名字,只因为RPD做贼心虚。 8. 联盟强调,如果州政府真的有意思为农民合法化芭地,就应该直接和农民讨论处理,而非安排财团作为中间人角色抽取佣金,甚至提出不平等条约,榨干农民的血汗钱。 9. 联盟质问,为何彭亨州政府愿意发放准证让破坏环境的莱纳斯稀土厂建设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占地高达500英亩长达300年,却对为经济作出巨大贡献的劳勿猫山王扬名海外的农民如此苛刻?农民只求一纸准证,寻求三餐温饱,但却如今面临官商勾结,赶尽杀绝,真是情何以堪?

彭火箭全力支持抢救猫山王行动 李政贤:州政府应重新与农民对话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8月22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动党全力支持“抢救猫山王联盟”的行动,誓言和农民站在一起,捍卫自己的心血。 李政贤表示,过去几十年来,劳勿农民就已经在这些土地上耕种猫山王,而这段期间他们不断向州政府申请有关的土地,甚至想要向政府租借所耕种的土地,好让他们可以安心的耕种,但却不得要领。 他说,劳勿现在已经成为享誉全球的猫山王之乡,这一切的荣誉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事,这一切大部分的功劳都是农民过去所滴下的汗水、泪水以及付出的心血所造就的,如今却因为财团的介入而有可能将他们过去几十年来所付出的心血付诸流水。 他表示,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这对农民来说极为不公平,也不人道。 他说,州政府不应该以这样“大石砸死蟹”的方式强硬的回收这些土地,并开出不合理的条约和财团一起坐享其成土地上的果实;反而应该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

猫山王危机:州政府应与无地契榴莲芭主合作,而不是对付他们

彭亨州希望联盟全体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取消原订于2020年8月24日展开对付劳勿无地契榴莲芭主(俗称:非法芭)的行动,以免酿成 “猫山王危机”。   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   彭亨州希盟国州议员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却轻易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文告指出,没有这些农民过去数十年来的辛勤耕种,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享誉国际的猫山王国美誉,而劳勿也不会被认证为“猫山王镇”。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就证明非法芭其实也可以合法化,如果州政府租给农民,农民也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并贡献地税和抽成予州政府,而不是经过大财团。”   文告呼吁彭亨州务大臣撤回在8月24日开始采取行动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指示,并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而不是与可能开出不合理条约,加重农民负担的财团合作。   联署人: 彭亨希盟国会议员: 东姑祖布里(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德(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 傅芝雅(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   彭亨希盟州议员: 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雪芙拉(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 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卡玛吉(民主行动党沙拜区州议员) 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胡智云(民主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 沈春祥(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

与财团谋利设不平等条约 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抨击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的生计,竟然可以在没有咨询广大农民的情况下,与财团设计不平等条约,边缘化当地农民,严重危害正在茁壮成长的榴莲工业,或进一步酿成“猫山王危机”。   彭亨州政府通过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并于2020年7月10日发表文告宣布,彭亨州政府已在今年6月24日,授予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租赁和使用劳勿县內5千357英畝土地的租契,涵盖地区包括生利、只登、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為期30+30年。   邹宇晖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一个转身,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 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就证明非法芭也可以合法化,只不过州政府选择了财团,放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   邹宇晖质问,州政府的农业发展局不是应该以提拔和维护本州农民利益为主吗? 就算要发展榴莲工业,州政府子公司大可与农民一起合作,为何非得通过第三方的财团介入? 甚至还与财团联合成立公司,开出不平等的条约,挤压农民的生存空间。   邹宇晖指出,不平等协议包括强制农民必须指定把榴莲果实低价格上交给该公司, 以及指示农民在今年内必须缴交一英亩6千令吉的“租借费”,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准备把农民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坐享其成。   “一旦财团开出与农民的不平等条约成功运行,猫山王市场或将被单一财团垄断,在没有市场自由机制的制约下,届时榴莲的价格或将无限飙高,榴莲收购商和榴莲加工厂也将因为缺乏竞争力,或甚至收不到榴莲而倒闭; 此外,农民也为了满足不平等条约的数量要求,病急乱投医,种出没有素质的榴莲,这势必进一步 折损马来西亚作为全球“猫山王国”的盛名。”   邹宇晖表示,由于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已经下令所有农民必须在8月9日前向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 “报到”, 因此时间紧迫,他呼吁所有受影响农民,联合起来采取法律行动,拒绝该公司开出的不平等协议,而行动党也准备给予任何形式的协助,以确保农民的利益不会被剥削。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

彭亨火箭7州议员4月起扣薪三个月抗疫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目前新冠肺炎的情况日趋严重,而各方都想尽办法协助,而彭亨州行动党7位州议员也决定从4月起扣薪10%长达三个月,捐助予彭亨州新冠肺炎基金,与大家一起共度时艰。 李政贤表示,现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而我国的情况也日益严重,患病人数及死亡人数也节节攀升,情况令人担忧。而彭亨州的患病人数也有上升的趋势,所以目前正是需要资源的时候,尤其是医疗资源更是需要大量的资金购买。 他说,彭亨州政府也在日前推介了新冠肺炎基金,证明州政府也急需各方的协助以度过这个难关。 “虽然行动党在彭亨州是在野党,但我们认为这个艰困的时候大家应该先把不同的政见放在一边,共同努力面对新冠肺炎所带来的挑战。” 他表示,虽然他们所捐助的薪水并不足以应付所有费用,但希望这个举动可以带来抛砖引玉的作用,鼓励更多的朋友一起来帮忙国家及彭亨州度过难关。 以下是7位彭亨火箭州议员名单: 李政贤-美律区 雪芙菈-吉打里区 卡玛吉-沙拜区 张玉刚-丹那拉打区 邹宇晖-都赖区 胡智云-文德甲区 梁耀雯-直凉区

强制招牌放爪夷文不合理 彭行动党将法律支援被对付商家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20年1月2日发表的新闻稿: 强制招牌放爪夷文不合理 彭行动党将法律支援被对付商家 民主行动党重申,坚决反对彭亨州政府强制州内各县所有商家招牌放上爪夷文的政策,并准备为被对付或被罚款的商家提供法律支援,以行动保障州内商家的权益。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州政府不应该以强制性方式,要求所有商家的招牌都要放上爪夷文,因为此举不但不符合彭亨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任何因为没有置放爪夷文在招牌上而遭到地方政府罚款或对付的商家,可以联络任何一个地区的行动党代议士或支部,我们将咨询律师意见,通过司法途径为商家讨回公道,并要求法庭检讨州政府此项不合理的政策。” 邹宇晖指出,希盟联邦政府在华小国语课爪夷文教学事件上,决定让家长和家协选择性接受是否要学习“介绍爪夷文”的单元,对比起国阵彭亨州政府的“强制性”爪夷文招牌措施,更显得尊重民意和包容多元。 “彭亨州国阵政府应该向希盟联邦政府学习,以更开明包容的方式来执行所有政策,体现以民为本的精神。” 邹宇晖表示,身为回巫联盟的盟友之一的马华公会,不应该忘记彭亨州还是属于国阵执政的州属,为何之前在马华大会还攻击希盟政府,如今面对彭亨州政府的招牌爪夷文政策,却选择沉默不语呢? “我们尊重爪夷文作为为国家的文化遗产,但任何推广爪夷文的措施应该以鼓励形式,而不是强制形式进行,更遑论各地方政府指南里,要求爪夷文要与马来罗马字一样大,甚至更大。” 邹宇晖也提醒彭亨州政府,先不论是不是强制执行,但彭亨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欣在十一月的州议会时,说过招牌上的爪夷文字无须根据马来文罗马字的大小,因此他要求彭亨州政府尽快指示地方政府更改此指南,勿让商家感到混淆。 邹宇晖是日前出席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副部长兼劳勿区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派发圣诞及元旦物资予占丹村原住民的节目后,向媒体发表上述谈话。

行动党反对 彭亨州政府强制招牌植入爪夷文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委会今日发表声明,坚决反对彭亨州政府强制所有商业招牌植入爪夷文,因为此举不但不符合彭亨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主席梁金福表示,商人挂招牌是招商,让客人知道店里卖的是什么商品,如果是写上多数人都不认识的文字,那又有什么做为呢!州政府如果真的要推广爪夷文的使用,大可以鼓励的方式,甚至以折扣执照费或招牌税来鼓励商家增加爪夷文在招牌上,而不是强制所有招牌都要附上爪夷文,这只会引起民众的反感,并且劳民伤财,得不偿失。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指出,民主行动党尊重爪夷文作为国家的文化遗产,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也有权利推广爪夷文的应用,然而所有政策和指令都应该符合多元精神面貌,强制招牌加上爪夷文是不尊重彭亨州的多元社会,州政府应该撤回此项指令。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组织秘书兼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则指出,根据指南显示,州政府要求爪夷文的文字必须与招牌上的马来文字一样或大过是非常不合理的,事实上如果州政府只要求在招牌的左上或右上的商业性质(如Restoran)加上爪夷文,相信没有太多人会反对,但如今这个指南有反客为主之嫌,甚至马来文都要次之于爪夷文,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政治教育主任兼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表示,在这时间上可以看出,马华面对华社也玩弄双面极端政治,不断诬蔑行动党引入爪夷文来伊斯兰化国家,却支持巫统所主导的彭亨州政府于明年度强制州内所有招牌广告都必须附上爪夷字,违例的商家将面对最高250令吉罚款,马华嘴巴喊制衡,却对巫统要落实的扰民恶法视而不见? 民主行动党州委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商家招牌不止要清楚及明确,有时也要有创意的空间,若强制一样大或大过马来文的爪夷文加在招牌上,将会进一步挤压招牌的设计空间,若商家生意是顾客群是华裔如神料店或烧腊店,其招牌必定也会加上中文,在这样的情况下,该商家就必须把三种语文全部挤入有限的招牌空间里,毫无主次之分,甚至有可能出现杂乱无章的排版,让招牌失去了吸引力,更遑论吸引消费者的眼球。 民主行动党副组织秘书兼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表示,如今经济不景气,加上一些地方政府早前才增加商业执照费,如今却还要更换或附加爪夷文的招牌,无端端多出一笔费用,对商家来说,绝对是笔沉重的负担。 因此,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委会坚决反对彭亨州政府强制所有商家加上爪夷文招牌,并要求州政府改而采用鼓励的方式,来推广爪夷文应用,以在不伤害商家利益的前提下,维护彭亨州多元社会的完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