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火箭全力支持抢救猫山王行动 李政贤:州政府应重新与农民对话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于2020年8月22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李政贤表示,彭亨州行动党全力支持“抢救猫山王联盟”的行动,誓言和农民站在一起,捍卫自己的心血。 李政贤表示,过去几十年来,劳勿农民就已经在这些土地上耕种猫山王,而这段期间他们不断向州政府申请有关的土地,甚至想要向政府租借所耕种的土地,好让他们可以安心的耕种,但却不得要领。 他说,劳勿现在已经成为享誉全球的猫山王之乡,这一切的荣誉并不是突然发生的事,这一切大部分的功劳都是农民过去所滴下的汗水、泪水以及付出的心血所造就的,如今却因为财团的介入而有可能将他们过去几十年来所付出的心血付诸流水。 他表示,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这对农民来说极为不公平,也不人道。 他说,州政府不应该以这样“大石砸死蟹”的方式强硬的回收这些土地,并开出不合理的条约和财团一起坐享其成土地上的果实;反而应该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

猫山王危机:州政府应与无地契榴莲芭主合作,而不是对付他们

彭亨州希望联盟全体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取消原订于2020年8月24日展开对付劳勿无地契榴莲芭主(俗称:非法芭)的行动,以免酿成 “猫山王危机”。   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   彭亨州希盟国州议员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却轻易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文告指出,没有这些农民过去数十年来的辛勤耕种,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享誉国际的猫山王国美誉,而劳勿也不会被认证为“猫山王镇”。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就证明非法芭其实也可以合法化,如果州政府租给农民,农民也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并贡献地税和抽成予州政府,而不是经过大财团。”   文告呼吁彭亨州务大臣撤回在8月24日开始采取行动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指示,并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而不是与可能开出不合理条约,加重农民负担的财团合作。   联署人: 彭亨希盟国会议员: 东姑祖布里(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德(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 傅芝雅(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   彭亨希盟州议员: 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雪芙拉(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 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卡玛吉(民主行动党沙拜区州议员) 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胡智云(民主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 沈春祥(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

与财团谋利设不平等条约 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抨击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的生计,竟然可以在没有咨询广大农民的情况下,与财团设计不平等条约,边缘化当地农民,严重危害正在茁壮成长的榴莲工业,或进一步酿成“猫山王危机”。   彭亨州政府通过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并于2020年7月10日发表文告宣布,彭亨州政府已在今年6月24日,授予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租赁和使用劳勿县內5千357英畝土地的租契,涵盖地区包括生利、只登、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為期30+30年。   邹宇晖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一个转身,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 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就证明非法芭也可以合法化,只不过州政府选择了财团,放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   邹宇晖质问,州政府的农业发展局不是应该以提拔和维护本州农民利益为主吗? 就算要发展榴莲工业,州政府子公司大可与农民一起合作,为何非得通过第三方的财团介入? 甚至还与财团联合成立公司,开出不平等的条约,挤压农民的生存空间。   邹宇晖指出,不平等协议包括强制农民必须指定把榴莲果实低价格上交给该公司, 以及指示农民在今年内必须缴交一英亩6千令吉的“租借费”,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准备把农民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坐享其成。   “一旦财团开出与农民的不平等条约成功运行,猫山王市场或将被单一财团垄断,在没有市场自由机制的制约下,届时榴莲的价格或将无限飙高,榴莲收购商和榴莲加工厂也将因为缺乏竞争力,或甚至收不到榴莲而倒闭; 此外,农民也为了满足不平等条约的数量要求,病急乱投医,种出没有素质的榴莲,这势必进一步 折损马来西亚作为全球“猫山王国”的盛名。”   邹宇晖表示,由于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已经下令所有农民必须在8月9日前向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 “报到”, 因此时间紧迫,他呼吁所有受影响农民,联合起来采取法律行动,拒绝该公司开出的不平等协议,而行动党也准备给予任何形式的协助,以确保农民的利益不会被剥削。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于2019年8月16日发表的声明: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今日发出联合声明,清楚表明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运作,并对内阁给予六个月更新准证感到失望。 7名州议员认为,内阁应该对人民反对莱纳斯运动的意见从善如流,在莱纳斯没有遵守2012年把辐射废料运出国外的协议后,即使马来西亚受制于《巴塞尔公约》,无法把辐射废料运出国,但最低限度也应该做到不再更新莱纳斯运作的准证。 7名州议员认为,虽然莱纳斯只获得半年时长的准证跟新,而内阁也提出比前朝政府更严苛的三大条件,包括必须建造一个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但这个决定显然无法解除人民的担忧。 “莱纳斯过去8年已经在其厂方的临时产流物储存设施囤积超过58万吨的放射性废料,且暴露于洪水自然灾害威胁的风险,单是这一点,就足以否决莱纳斯要求更新准证的要求。” 7名州议员指出,《希望宣言》的第39个承诺即“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列明: “我们将重新检讨所有关于环境管理和保护的法律和规范,以制定准确的管理制度,切合充满挑战的现代社会。我们将执行严格的规范,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来自其他国家的企业财团的废料垃圾场。” 7名州议员质问政府,既然已经雄心壮志把所有洋垃圾运回出国,为何却要把最具威胁的稀土辐射废料留在国内,这个决定已经伤透所有过去8年以来一直站在前线反对稀土厂的社运分子,而且他们还是坚定的希盟支持者,衷心期盼改朝换代后,莱纳斯就能被关闭,但如今却事与愿违。 7名州议员也表达对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的支持,因为黄德这一路走来都是反莱纳斯的先锋,即使如今当上国会议员,也依然善用其后座议员的身份,在国会内外,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而斗争。 “我们要求内阁,重新检讨这项违背人民意愿,以及损害大众利益的决定,并秉持这《希望宣言》里第39条的精神,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迈向新马来西亚欲打造绿色家园的目标。” 联署人: 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吉打里区州议员雪芙拉、沙拜区州议员卡玛吉、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马华国阵别再诬赖联邦政府,已证实村长由州政府委任!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19年4月18日发表文告 彭亨州议会证实村委会由州政府委任 彭亨州金马仑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披露,彭亨州政府已经于2019年第一次召开的州议会证实,彭亨州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简称社区理事会,MPKK)的遴选和委任是州政府的权限,其主席及理事会人选是由州务大臣批准及委任。华人新村的乡区社区管理理事会的主席也是俗称的村长。 他指出,尽管社区理事会的经费和拨款由联邦政府所承担,但是遴选、委任、管理、更换或终止理事会成员的权利则归州政府管辖。乡村社区管理理事会是取代昔日的乡村发展及治安委员会(JKKK),目前全国共有613个华人社区理事会,而彭亨州占62个,惟州务大臣表示,马华公会尚未向他呈交理事会成员名单,因此彭亨州所有的华人社区理事会成员暂时仍悬空。  “州政府答复,也厘清了很多坊间不实新闻。自2018年5月政党轮替之后,金马仑的新村村长及村委会人选迟迟未能出炉,各村处于无村长状态,无法为村民提供服务,各种谣言层出不穷,有人说联邦政府解散村委会不批准州政府成立村委会,有人说委任村委会是联邦政府责任,而联邦政府却提不出适合人选担任村长。” 张玉刚表示,他希望彭亨州国阵政府的成员党马华公会,尽快向州务大臣提呈社区理事会成员人选,让理事会恢复正常运作,以造福社区或推行有益活动,也不要再诬赖联邦政府打压新村。 他也强调,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对待各州一视同仁,并没有因为彭亨州由国阵执政而刻意边缘化,公平分配拨款给予各个华人新村,让全国每一个社区理事会,都有1万令吉的拨款做活动,联邦地方政府部也将举行一连串提升及强化理事会计划,让它可有效把社区地方上的问题直接反映予该部或该部各州分局,以有效解决地方民生问题。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11日发表的文告: 文冬马华要李政贤道歉 李政贤:应该道歉的是马华民政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马华区会主席何启文要求他针对马华民政送纸扎屋事件向马华道歉感到莫名其妙,完美表现马华敢做不敢当的形象。 事实上,参与此次纸扎屋的文冬马华及民政党才应该就犯下华人的禁忌而向广大的社会大众道歉。 李政贤表示,网上流传的影片清楚看到马青代表马文浩在众目睽睽下率领民青团代表到黄氏江夏堂楼下摆放有关的纸扎屋,随后还率领马青代表高喊口号,如此高调的参与,何启文却撇的一干二净,真是睁眼说瞎话。 “全文冬人,甚至全马曾经看过有关短片的国民都知道马华参与这次的纸扎屋事件,实在不明白为何直到现在还要否认。” 他说,文冬马华显然的是因为纸扎屋事件引起各方的反弹,才会高调的站出来与民政党划清界限,但却无视马青代表率领民政党领袖现场高喊口号的事实。 他也对民政党有这样的同路人感到同情,在没有发生事情时称兄道弟,但当问题发生的时候却和他们划清界限,可见道义对马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指出,马华是否有参与纸扎屋事件已经昭然若揭,希望马华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不要抱持输打赢要的心态,更不要陷民政党于不义。 他表示,他只是道出事实而已,如果马华要针对此事对他提出法律诉讼的话,悉随尊便,而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应此事,过后将不再针对此事做出回应,一切交由社会大众作评断。

民主行动党应同意内阁 签署反种族歧视公约(ICERD)

掌管国民团结及社会和谐事务的首相署部长瓦达姆迪指出,政府承诺2019年首季将批准6项条约,其中包括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以下简称 ICERD) 。 11月4日,逾千名巫青团及伊青团成员聚集在占美清真寺外示威,反对政府签署联合国的ICERD。 针对签署反种族歧视公约,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以及彭亨州丹那拉打州议员张玉刚联合发表文告指出,民主行动党应支持内阁签署联合国的ICERD。 1967年,民主行动党发表《文良港宣言》,强调民主行动党坚信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建国过程,必须实行种族平等的原则。 《文良港宣言》里阐明,民主行动党坚决反对把马来西亚公民划分为“土著”与“非土著”。从这点可看出,民主行动党当初的理念是多么的进步和具前瞻性,然而今天党所提出的论述和政策,我们是在向前进,还是往后退呢? 反对同化政策 民主行动党一直坚持“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斗争目标。往后几十年,行动党坚决反抗“一个民族、一个文化、一个语言“的同化政策。 民主行动党追求的是一个不分肤色、不分种族的平等社会,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追求梦想。 这也是民主行动党能够在这片土地上屹立至今,最终从在野党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执政党。 我们作为行动党人,必须清楚知道平等的定义,而不是妥协单元同化政策。 任何的种族主义、种族政治和种族政策才是阻碍国家进步和团结的绊脚石。 民主行动党应该在内阁里同意签署ICERD,并纠正国阵留下的种族制度和政策,以保障各族群的权益,并打造平等对待各族群,消除种族歧视的马来西亚。

廖中莱贺年看版遭破坏 李政贤严厉谴责滋事者

民主行动党文冬国会选区联委会秘书李政贤于2018年2月7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文冬区联委会秘书李政贤严厉谴责破坏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贺岁看版的人士,并促请警方尽快展开调查,尽早缉拿滋事者归案。 李政贤表示,行动党的布条及宣传海报在过去也曾经多次遭破坏,甚至被剪破,所以行动党绝反对这样的行为。 他说,各个政党都有权利张挂贺年或是祝贺海报及宣传品,这是其中一种向选民祝贺的方式,因此这些祝贺的宣传品不应该遭到破坏。 “由于不知道滋事者干案的动机是什么,所以我希望警方可以严正看待这件事,并且展开调查,尽快将犯案者缉拿归案。” 另外,针对某些具名或不具名在网上含沙影射或明确点名“行动党/黄德是肇事者”的网民,是一种非常严重的指控并且是蓄意破坏行动党,他希望有关发表类似言论的人拿出证据,并且交由警方调查。 如果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就发表这样的言论,是严重破坏行动党的声誉,因此行动党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