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讲到做到 4千万拉曼拨款到手啦!

希盟政府讲到做到,拉大校友总会信托基金会在上星期获的注册批准后,财政部今天正式把拨款交给拉大校友总会成立的基金会,以造福拉曼莘莘学子。 林冠英早前宣布,一旦由拉大校友总会所负责的信托基金会获得当局批准及成立,财政部将会在2019年拨出4000万令吉予基金会,作为2019年的经费。 林冠英表示,“希盟政府讲到做到,钱马上到,4000万令吉已经汇入拉大校友总会信托基金会的户口。” “拉大校友总会信托基金会必须要遵守职责范围条款,以确保拨款用在拉曼学生和拉曼大学学院身上,不受任何政党干预。” 拉大校友总会涵盖了拉曼大学学院毕业的学生 ,他们是在商界及各专业领域都有杰出成就的成功人士。 林冠英表示,“让我们给拉大校友教育基金会一个机会,展现如何根据法规之下操作一个没有政治领袖牵涉的基金会。唯有这样,人民才能裁断依法行事的组织能否比违反法规的拉大信托委员局表现得更好。”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会长叶国煌感谢希盟政府讲到做到兼有效率,他说,“我看到钱已经汇入基金会户口,我们应该给希盟政府掌声,真的是讲到做到,钱就马上到。另外,基金会将会善用拨款,以及会以奖助学金方式让学生受惠。” 以下是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2月16日在记者会所发表的全文文告: 移交4000万令吉的拨款予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证明了政府无意关闭或政治干预拉大,惟希望透过公款与政党控制的教育机构分离的做法,确保拉大学生受惠。 移交4000万令吉的拨款予拉大校友总会基金会”(TAA-ETF),证明了政府无意关闭或政治干预拉大,惟希望透过公款与政党控制的教育机构分离的做法,确保拉大学生受惠。 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高于国阵在2017年和2018年财政预算案中的拨款。 有关4000万令吉的拨款必须用于学生和拉大身上,并遵守职权范围条款(Terms of Reference)。 现任希盟联邦政府为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设定了职责范围条款,有关条款其实与前朝政府设定的职责范围相似,即拉大不应与任何政党有所挂钩或捆绑在一起。遗憾的是,前朝政府设定职责范围从未得到遵守,因为马华并不愿放弃对拉大的政治控制,拉大信托委员局的成员清一色都是马华的前领袖,就是证明。 拉大校友总会涵盖了拉曼大学学院毕业的学生,他们是在商界及各专业领域都有杰出成就的成功人士。但是他们愿意义务为了惠及母校拉大及学生的福祉,他们的措举不但没有获得应有的赞许,反而遭受不公指责污蔑他们为现任政府的工具,无视于这群校友中不少也是马华的终生党员。现任政府愿意将4000万令吉的拨款拨给拥有涵盖马华终生党员的校友会,证明我们因此事要剿灭马华的谎言不攻自破。 拉大大学学院的领导层无法遵守所设下的职权范围条款,那就是不可以与任何政党挂钩及50%的信托委员局成员必须是非马华的独立成员。让我们给拉大校友教育基金会一个机会,展现如何根据法规之下操作一个没有政治领袖牵涉的基金会。唯有这样,人民才能裁断依法行事的组织能否比违反法规的拉大信托委员局表现得更好。 林冠英                  

希盟将拨一亿五千万惠及拉曼学生 倪可敏:马华勿再愚弄华社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暨安顺国会议员倪可敏今日指出,财政部将在任期内每年都拨出三千万、总共一亿五千万令吉予拉曼,因此马华切勿再愚弄华社! “财政部一亿五千万的拨款将完全用来协助数以万计的拉曼莘莘学子,马华公会企图用政治绑架教育,相信华社至今应该已经看清楚马华的嘴脸。” 马华绑架教育 倪可敏指出,财政部长林冠英一再重申,拨款不应受到政党控制。所以政府已批准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拨款交由拉曼校友会监管的信托基金会,以惠及广大的拉曼学生。然而,马华一再不肯放手拉曼,还企图炒做拉曼拨款,将教育课题政治化。 “马华用政治绑架教育是一种卑劣行为,事实证明对于广大学生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倪可敏指出,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如今不愿看到华社支持希盟、因此一直炒作拉曼课题企图捞取政治资本,其实说穿了就是老羞成怒,如果魏家祥还是一意孤行,最终必将自取其辱。 “马华口口声声说拉曼是属于华社的,可是马华却一直绑住拉曼不肯放手,这根本就是口是心非、极度虚伪的态度”。 倪可敏表示,当政府把3000万拨款交给拉大校友会、学生代表等去管理时,马华因为无法控制拨款,结果就是一直在搬弄是非,这证明了一甲子的马华公会如今不但理屈词穷、更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 安顺屠妖节茶会 拨十万助穷人 倪可敏出席安顺国州议员社区中心举行的屠妖节茶会后在记者招待会上如此表示。为了展现希盟政府全民平等、公平施政的作风,倪可敏也在大会上宣布拨款10万元援助安顺国会选区内443户贫困印裔家庭,同时再拨款3万5千令吉予安顺的兴都庙宇,展现出勤政爱民的作风。 出席庆典活动的嘉宾包括下霹雳尊长拿督米奥、巴西硕打马州议员添仁奈都、安顺市议会秘书依斯迈依布拉欣、安顺土地局副局长法依查、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机要秘书吴家良及多名市议员、村长等多人,场面热烈。 (图)1 :倪可敏与添仁奈都一齐抵步时受到热烈欢迎。 (图)2 :安顺国州议员社区中心举办屠妖节茶会,出席嘉宾众多,大会场面热闹。 (图)3 :倪可敏在希盟屠妖节茶会上宣布拔款10万援助安顺国会选区贫穷印裔家庭,同时现场移交3万5000元拨款予安顺兴都庙宇。  

分裂拉曼论无稽之谈 张哲敏五点反驳魏家祥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指财政部长林冠英拨款3000万令吉给没有政党背景的”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是为了分裂拉曼,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驳斥魏家祥的言论为无稽之谈,并质问魏家祥是否患上被害妄想症。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针对魏家祥提出的五道问题逐点回应: 1)魏家祥所列出的五个校友会的其中三个属于州属级校友会,另两个属于全国级校友会分别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 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主席杨应辉早前已经表明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教育专才,没能力接管该校。这证明了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协助处理政府给予拉大学生的3000万令吉拨款。 剩下的唯一选择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该会不但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理念,也已经表明愿意协助拉大转型为民办大学,确保它永久经营。 拉大校友总会由一群杰出的精英校友组成,并不是由政党领袖在背后主导,该会主席叶国煌也是拉大董事局和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成员,显示他的中立性。 难道魏家祥要把所有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组织和个人都标签为亲林冠英? 2)“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不具拉大管理权和有能力处理3000万令吉拨款造福拉大学生是两码子事,魏家祥故意混淆视听。 拉大校友总会已经表明这笔拨款会全数用在造福拉曼生的用途包括派发奖学金、拨款给拉大学生团体、做学术研究和教育发展用途,真正让拉大学生受惠。 3)“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派发奖学金给予拉大学生就是直接把钱交给有需要的拉大生手上,协助华裔清寒子弟完成学业和减轻拉大学生家庭的升学负担。 4)政府拨款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和拉大行政拨款是给予两个不同基金会的拨款,所以象征式拨款的问题不存在。 最重要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宣布这笔3000万令吉的拨款属于政府拨款并在未来五年以制度化拨款的方式拨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 5)政府代表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是为了讲解“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拨款的细节。如果部长和副部长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都被视为干预基金会,魏家祥是否要反对所有政治人物出席非政府组织和中立组织的记者会? 张哲敏也反问魏家祥五道问题,并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的回答。 1)魏家祥能否解释为什么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清一色由马华领袖出任,而且根据惯例,所有在任的马华总会长都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的主席职位?这些马华领袖在拉大信托局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马华? 2)拉大自1972年成立时,属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 然而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私立大学学院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停止操作,其资产被转入一个私人信托基金,即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 魏家祥必须解释拉大如何从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被有心人士偷龙转凤,私有化,成为一个由马华领袖全权控制的私人信托基金。 3)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王辉忠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什么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都是现任或前任马华领袖高层? 如果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何马华领袖不肯退出拉大教育基金会和拉大信托局? 4)拉大教育基金会章程第8之2条规定,信托委员局成员必须有超过50%成员与拉大教育基金会或其创办人毫无关系的独立人士。 现在以魏家祥为首的8名拉大信托委员会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明显违反章程,请魏家祥解释。 5)魏家祥是否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政府的公共资源和拨款不能够用来资助一间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 若魏家祥不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他是否赞成政府的拨款可以自由分配给所有政党和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马绍伦和县议员熊雅莲。 (图):张哲敏(坐中)逐点回应魏家祥再反问五道题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回答。(坐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郑歆妤和熊雅莲。(站左起)古耀光、罗永乐和陈伟强。

许崇信:马华为什么不感激4000万令吉的拉大拨款?

民主行动党霹雳甲巴央区州议员许崇信于2019年12月5日发表文告:  无论世界上任何的一所公立或私立大学,当得知政府宣布在每年拨款三千万令吉的基础上再拨款一千万令吉的话,肯定都会欢呼雀跃。 相反的,马华非但没对此表示感激,反而相对的沉默。  到目前为止,马华把3000万令吉的拨款,扭曲成是对拉大的“攻击”。 对于马华而言,他们甚至不大关注学生们是否在这笔拨款上的受益。钱并没有受到他们的控制才是他们所在乎的。  类似的事件绝不是第一次发生。相对于外界的捐助来打造学生的福利,马华一直以来更注重的是保持他们绝对的掌控权。优大的董事会以无法接受外界干预的捐赠条件下拒绝了慈善家官有缘先生于2010年承诺捐赠3,000万令吉给优大在其金宝校园内建一所学生宿舍。马华的自负,傲慢和为了自身的利益,把学生的人身安全,时间和福利都给牺牲了。  马华喜欢宣称自己是代表着大马华裔和华教的捍卫者。 他们以马华作为优大和拉大的创始人和培育了20万名毕业生而感到自豪。 他们似乎忘记了,大学是由政府资助和华裔社会捐赠而建,而学生则必须全额支付学费。 本质上,学生根本就是不欠马华任何帮助。  更糟糕的是,马华的行为根本不像华社和华教的捍卫者。 相反,拉大和优大被视为他们摇钱树和筹码,以牵制华裔社会和政府。 如果政府不提供任何资金援助,学生将被迫支付更高昂的学费。 华社则被迫采取募捐活动筹集资金,以弥补这一缺口。 恐惧和焦虑被广泛渲染,造成华社的极度恐慌。 小贩们将他们微薄的收入捐献给了亿万富翁保管人马华。  马华从来没有向公众表明,拉曼教育基金会坐拥6.34亿令吉的现金储备金,根本不会倒闭。 最重要的是,马华拥有近30亿令吉的资产,每年从股息,租金和股票获得的利润达1亿令吉。 马华每年甚至可以捐助5000万令吉给拉大。  相反的,马华公会宁愿掩盖自己那巨大的银行账户,以牺牲贫困学生和好心小贩的利益。 他们不欢迎,甚至不满政府为帮助拉大学生所提供的4000万令吉拨款。 他们对大学的控制权比学生本身的福利重要得多。

拉大教职员迎喜讯 每人将获六百回馈金

财政部在2019年12月拨款4000万令吉给拉曼校友教育信托基金会(TAA-ETF)后,拉曼校友总会果然不负所托,在短短一个月后就决定发放600令吉“回馈金”给2019年在拉大服务的每位教职员,以感谢他们过去一年为拉大和教育所作出的贡献。 拉大校友总会会长叶国煌表示,一切已准备就绪!只要校方提供相关符合资格的教职员名单,基金会马上就可处理发放600令吉给名单上的教职员。 校友总会是非常有诚意想促成此事,希望校方能跟他们合作,在短时间内让他们知道相关名单与人数,以让他们能够尽快发放,让教职员享有此“新年红包”。而叶国煌估计,符合“回馈金”资格的教职员应该有将近2000人。 同时,他们也呼吁各界别让这份名单成为课题,他们只是开始运用所获得的拨款于正确的位置。 此600令吉回馈金只是校友总会的首波发放,接下来将会继续研究如何真正惠及学生,以达到财政部这笔4000万拨款的使命。

马华放手拉曼才能实现校园自主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五名州议员于2019年12月3日发表的联署声明: 马华放手拉曼才能实现校园自主 我们劝请马华公会尽早放开拉曼大学学院的控制权,以让教育回归教育,真正解放拉曼,让拉曼各院校实现真正的政教分离,迈向校园自主。 随着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政府已批准每年至少3000万令吉拨款交由拉曼大学学院校友会(拉曼校友会)监管的信托基金会,以惠及拉曼院校及拉曼学生后,马华公会已经没有任何的藉口继续将拉曼大学学院当作是自己的党产。 我们赞同财政部长林冠英拨款给拉曼校友会监管的信托基金会,这个举措符合了政教分离及党政分家的理念,因为政府的公共资源和拨款不能够用来资助一间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 这也是为何公民社会群起在2001年抗议马华收购南洋报业,因为政党拥有媒体,就会介入媒体的独立运作;同样的道理一样出现在教育领域,一旦政党控制大专院校,此大专院校的运作必然以该政党的利益为最大依归。 马华干预拉曼院校的事件频频发生,比如; 2010年:马华拒绝慈善家官有缘捐出3千万令吉巨款为拉曼大学金宝校园兴建宿舍。 2012年6月:动员3000身穿红衣学生在雨中夹道欢迎时任首相纳吉到访拉曼学院总校。学生们手持写著“阿Jib哥,我们爱你!”、“阿Jib哥,你鼓舞了我们!”的横幅,频频拍打塑胶棒,热情地迎接纳吉。 2017年9月:“借用”约300名拉大学生“强制”出席由马华举办的《华社爱国大集会》。 而拉曼学生时常“被登记”为马华党员,更是时有所闻,马华还能否认没有控制和干预拉曼吗? 我们支持新政府必须纠正过去国阵政府所犯下的错误,如果马华要继续掌控拉曼大学学院的话,就不应该厚颜无耻的对纳税人的钱虎视眈眈,而是应该靠自己的能力维持大学的运作。 另外,拉大自1972年成立时,属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然而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私立大学学院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停止操作,其资产被转入一个私人信托基金,即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 而魏家祥必须解释拉大如何从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被有心人士偷龙转凤,私有化,成为一个由马华领袖全权控制的私人信托基金。 如果以魏家祥为首的马华真心为广大拉曼学生的权益的话,其在拉曼大学学院的马华高层必须立即离职,并交由独立的团体接管,以让教育回归教育,让拉曼大专院校成为民办大专,摆脱马华的魔掌,实现真正的校园自主。 联署人: 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 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 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 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 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

拉曼信托基金会一旦成立 林冠英:即刻拨4000万令吉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于2019年12月4日在布城发表文告: 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所营运的信托基金会一旦成立,政府就会拨出4000万令吉予相关基金会作为2019年的经费。 财政部谨此宣布,由拉曼大学学院所营运的信托基金会一旦成立,政府就会拨出4000万令吉予相关基金会作为2019年的经费。该信托基金预计将在本月底获得批准。政府早前曾承诺,从2019年开始,每年将至少拨出3000万令吉用于拟议中的信托基金会,以造福拉大(TARUC)及其学生。而今年的拨款将是4000万令吉。 除拉大校友总会之外,拟议的信托人还将由拉大学生和财政部的各一名代表组成。 拉大校友总会由拉大的前学生所组成,这些校友都是杰出的成功专业人士和企业家。拉大校友总会认为,应把拉大作为专业的教育机构来运营,该机构必须独立于政党和政治人物之外。 这笔4000万令吉的拨款将一次过驳斥不负责任份子制造的所有谎言,指控这项拨款违法,但却又举不出证据为何拨款4000万令吉惠及拉大学生到底哪里违法。反而,1MDB丑闻数百亿令吉国家财产被盗却不违法,这些收受1MDB丑闻盗用资金的获利者乃当时国阵政党如巫统、马华、人联党、民政党及国大党,还有马华掌控的自立合作社(Kojadi),导致他们的银行被冻结。 4000万令吉的拨款将在信托基金正式成立后移交给信托基金。拉大校友总会理应抓紧每个机会履行他们的责任,同时在他们职权内展现出有为的表现,尽善尽美地将基金造福拉大及拉大学生的福利。 吾爱大马!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 林冠英 2019年12月4日布城启

让教育回归教育 张哲敏:公共拨款应交由无政治背景基金会管理

金宝克兰芝州议员张哲敏在金宝于2019年12月11日发表的媒体声明: 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在不违反施政基本原则下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  马华沙巴洲妇女组主席兼拉曼大学学院行政委员局成员杨燕美医生日前发表文告严厉批评政府将总额马币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新基金管理以便向拉曼大学学院学生提供经济资助。 但她却忽略了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主要议题是政府是否能把公共基金交由政党管理呢? 如果这个问题的回复是正面的,那设问政府现在是否能把公共资金自由拨款给任何一个政党或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呢?鉴于施政的基本原则下,政府决定把公共资金拨款交由无政治背景的教育基金会管理以免在分配拨款用途受到任何政治干扰。 马华1972年创办拉曼学院是为了抗衡独立大学 杨燕美医生未对拉曼学院成立历史始末作出全面讲述。拉曼学院成立于1972年,是因为马华当时拒绝了华社渴望成立的独立大学。引用前马华主席敦陈修信的名言:“独大建得成,铁树会开花。“这就是当时马华在建设独立大学课题上愿意违背大多数华社意愿的立场。 拉曼学院正是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成立。马华和巫统当时达成以一元对一元的拨款协议以奖励马华反对独立大学成立的立场。这笔拨款并非如马华所说的政府与人民之间具有约束力的社会契约,而是巫统和马华之间的政治妥协。 但1元对1元的拨款模式在拉曼学院于2013年升格为拉曼学院大学学院时被取消,转换成政府每年拨款最高6000万令吉。在2017年至2018年,这津贴数额减半降至3000万令吉。当时,为何马华当时对前朝政府大幅削减拉大拨款数额保持沉默? 拉曼大学学院在2013年被马华私有化 拉曼学院于1972年成立时,政府拨款和大众捐款都由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管理,此基金会是公共信托基金的概念。 但是,当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拉曼大学学院时,拉曼信托基金把全部资金转入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私人信托基金。拉曼信托基金委员会由15位具有表决权的成员组成,皆为马华现任和前任领袖。 马华必须解释为何在2013年公共信托把资金悄悄地转移到私人信托。拉曼大学学院的大部分资金来自公共捐款和政府拨款,然而马华把拉曼大学学院私有化在道义上是错误的。 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局均为马华领袖 杨燕美还提及政府代表也担任信托委员。然而,拉曼大学学院最终决策权还是落在拉曼大学学院信局,其中决策权包括开支,运营支出和其他主要支出,这些所有重大决策都需要得到信托委员局优先批准 。 全部8位信托委员成员均为马华领袖。 此外, 根据惯例所有历任马华总会在皆被委任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委员会主席。这足以证明马华在整个制度上完牢牢控拉曼大学学院的运作。 马华委任8位拉大教育基金会成员为拉曼大学学院信托局成员,也违反了拉大教育基金会的章程,拉大信托局的半数成员必须是由与其任何基金会创始人或基金会成员无关的第三方担任。 马华应提供拉大发展蓝图,解释如何使用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 杨燕美提及6亿3400万令吉的储备金来自拉大40多年的审慎管理,但查阅拉大教育基金会财务报表显示,这笔6亿340万令吉储备金有一半是来自拉大过去五年来的盈余,大部分是来自政府拨款。 2014年至2018年间,政府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总额为2亿3100万令吉,这笔款项并未用于利于学生的事项。实际上,拉曼大学学院在未得到政府拨款前已经有盈余。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包括政府拨款的盈余如下,2014年为1377万令吉,2015年为1470万令吉,2016年为1275万令吉,2017年为1550万令吉及2018年为2545万令吉。 这些所有盈余加上拉曼大学学院在过去5年中获得的政府拨款总计为马币3亿1317万令吉,这是相当惊人的数字。值得我们深思为何拉曼大学学院未善用这些款项在拉曼大学学院生身上。 马华反复提及马币6亿3400万令吉的现金储备将用于建设拉大新建筑物和新学园。然而至今,马华一直未能提供发展蓝图向公众解释他们将如何使用这笔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 政治和教育需分离 与其把政府4000万令吉拨款交由马华来补充拉大已经庞大的现金储备,何不将这笔津贴协助有需要的拉大生。相比之下,4000万令吉的津贴只是拉曼大学学院现金储备的6.3%。让人疑惑的是为何马华反对将4000万令吉用于提供拉曼大学学院生财务援助而不探讨6亿3400万令吉现金储备该如何使用在拉曼大学学院发展蓝图上? 去年当政府宣布向拉曼大学学院拨款550万令吉的津贴时,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扬言要提高15%的学费。尽管拉曼大学学院即使没有政府拨款,每年也有盈余,但马华仍将拉曼大学学院用作攻击政府的武器,把学生当作政治筹码,无疑对学生而言有百害而无一利。 为了学生的利益和福利,马华应当退出拉曼大学学院。教育和政治本就该分离。政党不应该拥有并经营一家教育机构。拉曼大学学院是由公众筹款和政府拨款筹集的,应该归还于华社并确保拉曼大学学院在不受任何政治干预的情况下运营。马华是时候退出拉曼大学学院以便能让拉曼大学学院在教育界发扬光大

移交200万新纪元大学学院 节省开销实现廉政 华教拨款大幅增加

财政部长林冠英今日亲自移交财政部所拨出的200万令吉拨款予新纪元大学学院。 其中,韩江、新纪元与南方三所民办大学,与去年一样,分别获得200万令吉(共获得600万令吉)的联邦政府拨款。 林冠英指出,希望联盟政府执政以来,面对巨大的国债底下,很多政策都以节省开销为主,包括继续沿用“将相”(Perdana)官车,而不像某些州属更换豪华马赛地官车。 然而,左省右省的希盟政府却丝毫没有减少对华教的拨款,甚至还大幅度增加了1亿1350万令吉,多出一倍有余! 林冠英表示,过去一年的世界局势变化无穷,尤其中美贸易战更对全球经济带来了巨大冲击。希盟政府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还是咬紧牙根,进行各种政治和经济上的改革。而对华教拨款的加码,是为了让人民能够从中受益。 林冠英直言,希盟政府在华教拨款上绝对做得比前朝更多也更好。 因为除了华小原有的5000万令吉拨款、教会学校的5000万令吉;独中在2019年首次获得拨款1200万令吉,2020年的拨款则直接提升到1500万令吉,而华中也从去年的1500万令吉增加到今年的2000万令吉。 除此之外,全马2000所主要为华小、华中及教会学校的政府资助学校也另外获得1200万令吉以支付水电及排污费用,创下预算案新历史。 以往,上述学校都面对经费不足,无法支付水电排污费的困扰。 还有,希盟政府也史无前例地拨款给予三所民办学院,即南方大学学院、新纪元大学学院以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各200万,合计600万令吉。另外,拉曼大学学院的2019年拨款则为4550万令吉,比起国阵政府2018年的3000万令吉拨款,也足足多出1550万令吉。 *以下为华教拨款详情* 另外,除了拨款以外,希盟政府在过去一年多来,亦帮助了许多华校华团(包括董总)和宗教团体豁免税务,让华社省下不少钱。这些待遇都是国阵时期极为罕见的。 林冠英指那些倾向反对党的华教人士说希盟执政后,华教情况没获改善或令人担忧,是自欺欺人的说法。因为上述的华教拨款数字都实实在在地证明了希盟政府为华社和华教所做的,远超越前朝国阵。 他呼吁华社必须警惕,以避免落入反对党乖离事实、煽风点火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