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贵伦回应许子根的历史谬误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于2018年3月25日,回应许子根之文章《谁是华教刽子手?》: 前槟州首席部长许子根先生刊登在《星洲日报》言论版的一篇题为《谁是华教刽子手?》的文章,充满着历史谬误,文内多次掩盖重要的历史真相,抽离1980年代的历史时空背景来误导舆论,并且含沙射影我党时任秘书长林吉祥为“华教刽子手”。 许君之文,大意如下: “我国《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对母语教育的杀伤力非常大,该条文授权教育部长在适当时刻,能够把任何华文与淡米尔文小学改为国民小学。甫中选的许子根声称与其他的马华民政领袖,就21条(2) 这个课题与巫统高层私下探讨解决方案。” 许君笔锋一转,即表示: “马华民政要在内部争取的努力,却因为民主行动党在国会提出删除1961年教育法令21条(2)的私人提案而遭到破坏。” 民主行动党要在国会提出删除《1961年教育法令》21(2)条文的私人提案,这本来就是当时广大华社的心声,也是行动党的责任所在,何错之有?单单这一段,就可以看得出许子根为了推卸争取不力的责任,而诿过于行动党。 许君之文,至少在2处犯下历史谬误,不敢在文中坦诚,企图误导不了解历史的读者。第一,关于删除《1961年教育法令》21(2)条文的议案,行动党并非在1983年才在国会提出要删除。自1966年建党以来,民主行动党就极力推崇多元文化及多元语言政策,要求当局在政策上及法令上公平地对待各源流教育。 我党两位致力于维护华文教育的领袖陈庆佳和陈国杰,更为此付出失去人身自由的代价,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及扣留长达4年零9个月。 在1980年6月20日,即许子根尚未当选为国会议员之前,林吉祥已经在国会提出删除《1961年教育法令》第21(2)条文的动议,并明确表示这才是保障华小永远不变质的最佳途径。 由此可见,通过议会民主手段,要求删除对华教不公的条文,一直以来都是民主行动党的抗争手段。许子根把我党的抗争诠释为“破坏马华民政内部争取的努力”,更突显了马华民政在国阵体制内当家不当权,而巫统更从未曾正视过华社的诉求和心声。 第二,许君忘了自己为何会代表民政党上阵。1980年7月3日,时任巫青团团长哈芝苏海米呼吁国阵政府,执行1961年教育法令 21(2)条文,掀起了捍卫华印小学的热潮。针对苏海米等人所发表的要关闭华印小学的极端言论,行动党先由李霖泰及古布三美两位同志向吉隆坡谐街警局报案,而稍後也邀请各政党,社团代表共商及寻求有效措施,以捍卫华印小学在宪法上的地位。 当华文教育再一次面对巨大的危机,这一次华教界决定派出许子根等文教界人士,希望他们能够加入国阵,纠正国阵。1982年全国大选,国阵取得压倒性胜利,在154个国会赢得132席的辉煌成绩,其中马华上阵28席赢得24席,而民政角逐7席也胜出5个,可谓取得大突破。反观民主行动党,只能赢下9个国会议席,其中3席是来自砂拉越。 许君却(故意?)忘记在文章提起这一点,即当年华社是全面支持他们打入国阵,以便能够纠正国阵,在政策及法令上维护华文教育。然而事与愿违,最终结果却是许君等人打入国阵,被国阵纠正,致使董教总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大失所望,并在之后的大选撤回对他们的支持,与反对党合作推动两线制运动,以维护母语教育的权益。 这些事实和史实,为何许子根不敢提?是刻意忘记还是有愧于心不敢面对? 许子根尚欠华社一个公道,我必须提醒许子根,他应该为当年辜负华社广大的支持,诚诚恳恳地向华社及华教道歉,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通过媒体平台发表历史谬论,推卸自己争取不力的责任,并诿过于民主行动党和林吉祥。

方贵伦:国阵不敢认领4亿资金,做贼心虚!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于2018年2月28日,针对“瑞士没收一马公司4亿资金”一事发表文告。 国阵不敢认领4亿资金:做贼心虚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痛批国阵政府做贼心虚,不敢认领被瑞士政府充公的4亿令吉巨款,让全体马来西亚国民蒙受巨大的损失。 根据《当今大马》的转载报道,瑞士财政部长Ueli Maurer宣称,瑞士金融市场管理局(Finma)两年前充公涉及一马公司案的4亿令吉资金无人认领,因此瑞士政府准备把这笔巨款收归国库。 瑞士金融市场管理局此前发现三家银行卷入一马公司洗钱案,并没收了共1亿400万瑞士法郎(马币4亿令吉左右)的非法盈利。这包括瑞意银行(BSI)的9500万瑞士法郎、皇家顾资银行(Coutts & Co)的650万瑞士法郎,以及安勤银行(Falcon)的250万瑞士法郎。 1月22日,瑞士金融市场管理局执行长Mark Branson表示,只有“直接受害者”才能通过瑞士法庭,索取款项。当该局决定充公数家瑞士银行通过服务一马公司或相关公司所获的盈利,并没有任何受承认的受害者出面索取。 “显然地,国阵政府做贼心虚,不敢认领这笔巨款。因为若当局出面交涉,要求瑞士政府归还这笔巨款,就间接承认了国阵政府涉及这项震惊国际的洗钱丑闻。”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表示,一旦希盟在来届大选赢得中央政权,必定向瑞士当局追讨这笔巨款,归还给马来西亚人民。 他强调,希盟和国阵不一样,希盟并没有窃取国家的金钱,不怕面对瑞士政府和真相,而且4亿令吉的巨款,不应该就这样落入他国手上。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2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