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人民援助配套总额841万 曹观友:没有人将被边缘化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2021年2月19日于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亲爱的槟州人民,大家好。 感谢那些从去年到现在一直为保护我们而辛勤劳动的所有前线工作者。目前我们正处于第三波新冠肺炎疫情之中,因此,卫生部所举列的科学根据和行动决定都具有其重要性。 槟城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州属。州内5县全都沦为红区,因此,为了确保我们真正阻断疫情的传染链,我们有必要对公民和非公民进行全面筛检。我们必须团结对抗这场激烈的战斗。 没有人将被边缘化。州政府于1月21日推出总值2000万令吉的槟州人民援助配套3.0,其中1000万令吉派发给5个目标群体。昨天召开的槟州行政议会议决,将通过总额841万令吉的槟州人民援助配套3.1,进一步援助19个涵盖各个领域的最受影响群体和机构。 州政府意识到,重新开放经济并不意味着经济就会恢复如初。因此,为了强化槟州的经济,希望此次援助可以协助最受影响群体重新出发,好让他们拥有能力继续照顾自己与家庭,并通过启动生产力发展槟州。实际上,这同时也是为了推动州内业务的连续性,以确保州内经济可在行动管制令(PKP)后得以继续发展。 简单来说,到目前共推出的5个槟州人民援助配套旨在把款项送到受影响的目标群体、市场和行业手中。槟州人民援助配套3.1的详情如下: 此次援助预料惠及2万2871个人或单位,涉及金额为841万2924令吉。欲知更多详情可浏览槟州政府官方网站penang.gov.my。 总体而言,槟州人民援助配套3.1 除了扶持旅游业,同时协助作为国家生产总值支柱的企业,发展数字化平台,这同时涵盖了宗教、社会、农业技术与食品链安全、体育和健康的整体利益。 曹观友

槟州选民第三次授权希盟执政槟州,槟州希盟向选民致以万二分的谢意!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于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在槟州大会堂出席州行政议员宣誓就职礼上演词: 槟州希望联盟欲向州内所有选民致以万二分的谢意,因为这已是槟州选民第三次授权希盟执政槟州。 这些年来,人民对希盟的支持率不断升高,从2008年的58%到2013年的66%,在2018年的的全国大选中,大家对希盟的支持率更进一步攀升至67.2%。 人民的全力支持让槟州希盟的州议席从30增加到37席,这些人民代议士今后将代表州内所有县市的人民在议会内发声。 今天,10位州行政议员正式走马上任,他们当中有者是资深的行政议员,也有5个是新面孔,这个新班底反映了团队的多元性。随着这10名行政议员的宣誓就职,槟州政府已宣告成型。 我由衷希望,这支获得人民大力支持而成军的州行政议员团队,能够珍惜民众给予的机会,好好服务人民、满足人民的需求。 接下来,州行政团队所要面对的挑战,则是一一兑现“我爱槟城”竞选宣言中许下的68项承诺,带领槟城迈向一个更具意义的未来,特别是实现一个永续经营的发展环境。 我深信,希盟在过去执政10年来所取得的成就,已为我们前进未来提供了坚固的基础。 趁此机会,我要向前槟州首长林冠英同志表达诚挚的感谢,因为他成功地把槟城带起来,我们以此为荣。未来,我们会继续努力打拼,让过去优越的表现得以持续。 最后,我也欲在此向昔日战友拿督拉昔、拿督阿都马烈、林峰成同志以及罗兴强同志聊表衷心的谢意,感激他们的付出以及对槟州发展所带来的贡献。 曹观友

为保护槟州人民性命 曹观友无惧面对起诉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于2020年5月5日于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为保护180万槟州人民的性命,我已准备好面对起诉。 亲爱的槟州人民,大家好。 今天是实施行动管制令的第49天。 联邦政府自昨天,也就是2020年5月4日开始推出有条件行动管制令(PKPB),贸工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阿兹敏警告说,任何拒绝有条件行动管制令(PKPB)令的州政府,都可能被受影响的行业起诉。 我想告诉这位高级部长,为了保护180万槟州人民的性命,槟州政府和首席部长都已经准备好面对起诉。 高级部长有必要证明,槟州政府在采取任何法律行动之前无视有条件行管令。 阿兹敏也有必要纠正自己的说法,他说各州已经在4月28日由首相所主持的国家安全理事会特别会议上,同意在2020年5月4日开放经济领域。 在4月28日的该会议上,州务大臣与首长们(MBCM Group)在简报中获知,为何国家有必须重振经济,因为若不这样做,国家将面对巨大的经济损失。 首相热衷于重振经济,但他强调各部门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仍未完成。 那时,州务大臣与首长们(MBCM)要求至少一周的时间来研究已完成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包括提出建议,以及为即将落实的有条件行管令做准备。 当时的决定是,标准作业程序(SOP)会在4月30日(周四)完成,州政府将有机会提出意见。 但这件事并未发生过,因为首相在5月1日宣布会在5月4日开始实施有条件行管令。 我要强调的是,没有任何州政府(包括槟城)对有条件行管令提出反对,只是,我们希望可以有时间来制定实施方案的策略。 因此,无论是来自国民联盟还是希望联盟,许多州属前所未有的采取了阿兹敏预料之外的举措。 我想问一下这位高级部长,作为该部门的部长却懒得与州政府们接触并达成共识,他的期待是什么? 我重申,槟州不曾反对在有条件行管令下开放经济的倡议。实际上,在出席了4月28日于布城召开的会议后,我在4月30日(周四)召开了槟州安全特别委员会(JKKN)紧急会议,以研究和汇报最新的进展。 当首相在5月1日作出宣布以后,我立刻发表文告回应有关决定,表示欢迎,并承诺槟州将全力配合以促使重振经济取得成功。 我再次下令槟州安全特别委员会(JKKN)在隔天,也就是5月2日召开紧急会议,以针对最新发展进行讨论。 然而,我们得知标准作业程序(SOP)并未准备好,因此唯有在收集到大部分的SOP(尽管不是全部)后,即于5月3日召开会议。 众所周知,为了成功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州政府自行动管制令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给予联邦政府充分的配合。 槟城没有理由拒绝重振经济,因为这与我们在平衡人民生活与经济的施政方针上是一致的。更何况,槟城严重依赖制造业和服务业,任何进一步的延误都会对槟州和人民产生极大的影响。 槟州安全特别委员会(JKKN)于5月2日召开了长达4小时的会议,委员会最终一致赞同我所提出的 “槟州阶段性恢复策略”。出席者包括了联邦政府的代表拿督曼苏奥曼副部长,以及槟州反对党领袖拿督莫哈末尤索夫。 该会议考量了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医生于5月2日所提出的建议,即“雇主和员工有必要在周一开始落实的有条件行管令的第一周内,展开策略计划并做好必要的准备,没有必要立刻恢复营业。” 实际上,槟州的良好法规监管管理规范(Good Regulatory Practices,GRP)完全符合了有条件行管令,并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5月4日至7日) ⦁ 准备阶段,允许各领域为实施标准作业程序(SOP)做好准备。 第二阶段(5月8日至12日) ⦁开放大多数获准运作的经济活动,好让在有条件行管令下获准运作的领域和人民可以慢慢适应标准作业程序(SOP)和新常态。 第三阶段(5月13日起) ⦁全面开放在有条件行管令下获准运作的领域。 “槟州阶段性恢复政策”是依据槟州的风险分析所制定,并以两个主要因素作考量: (i)根据全国人口普查,槟城是全国人口最密集的州属,因此是新冠肺病毒爆发高风险区。任何行动管制令的放宽,都必须逐步进行,避免再度爆发疫情。 (ii)所有领域都需要时间准备,以遵守所发布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实际上,该标准作业程序在5月1日宣布后仍有更动,如政府在5月4日的最新宣布是,建筑领域的外籍劳工必须接受新冠肺炎筛查检测。 由于槟城在地理面积上属于第二小的州属,但人口密度却最高,因此我们选择了阶段性恢复策略,而不是阿兹敏的“大开放”式。 这是为了保护人民的性命且不损害其经济生计。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为了保护人民的性命,槟州政府和首长已准备好面对诉讼。我们也准备在有条件行管令下全面重振经济。 我希望高级部长不会到处恐吓各州政府,而是将我们视为您为国家重振经济路上的战略伙伴,并给予尊重。 我们要为重振经济而努力,阿兹敏,请您自行决定是否要与我们合作! 槟城应对新冠肺炎! 曹观友

大山脚阿尔玛获建新华小 曹观友:欢迎热心地主或发展商献意

教育部为槟州捎来好消息,槟州首长曹观友宣布,教育部正式批准在大山脚阿尔玛(Alma.Bukit Mertajam)建一所新华小,该华小将命名为“敦林苍祐华小”。 曹观友指出,州政府是在1月10日收到教育部的公函,正式批准槟州在大山脚阿尔玛建新华小。同时,曹观友也呼吁热心的地主或发展商可向州政府献意,一起同心协力把学校建起来。 阿尔玛一带华小学生爆满 曹观友说,阿尔玛附近一带4所华小学生人数逐渐上升,即新亚1775人、启新560人、金星1432人及峇东丁宜906人,已渐渐无法应付当地需求,有必要建新华小。 “经教育部鉴定后,该区有增建一所新华小的需要。我们对教育部批准建校感到高兴,与此同时,州政府欢迎热心地主或发展商献意,与州政府携手合作,完成百年树人大业。” 他透露,目前州政府将配合教育部工作,全力在该区寻找一块适合建校的土地,尽管教育部并没有给予期限,但希望是能在今年内完成鉴定建校地点的工作。 发放800万予各源流学校 另一方面,槟州政府制度化拨款予华小、华中、教会学校及独中的仪式上,共发出830万2000令吉,即87所华小获得390万2000令吉、12所华中获得128万令吉、22所教会学校112万令吉及5所独中200万令吉。 这也是槟州政府连续第12年制度化拨款予学校提升设施,为了迎合新需求,今年也让学校申请拨款建创客室(Makerlab)。

曹观友回应槟城南部填海计划 工程技术进步保护环境和人民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2021年6月9日于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回应各方要求取消槟城南部填海计划(PSI) 随着各方对槟城南部填海计划(PSI)的关注日渐增加,以及要求取消该计划的各种声明陆续出现,槟州政府认为有必要再次回顾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并解释有关计划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已获得液压研究、空间影响评估(TIA)、海上交通风险评估(MTRA)、社会冲击评估报告(SIA)的批准。此外,环境部也批准了环境影响评估(EIA)以及渔业影响评估(FIA)。 槟城南部填海计划的环境影响评估 针对环境影响评估,该报告在经过详细和全面的评估,包括技术审查和两轮公开展示后,于 2019 年 6 月 25 日获得环境部批准。其他计划并不会像槟城南部填海计划那样,两次公开展示环境影响评估。 环境部的批准附带了 72 项条件,这也是像这种规模和性质的计划所会面对的规范。在 72 项条件中,有56 项是与法规相关的一般条件、工程设计和概念、批准和许可、污染防治措施、填海和疏浚活动、环境质量控制和监测等其他事务。 其他条件则涉及我们最近重新提交审批的环境管理计划报告(EMP)、环境审计、环境官员的角色和职责,以确保环境影响评估的合规性。 我们已于 2019 年 7 月向公众披露了这一点。 补偿计划 在环境部的环境影响评估批准函中,我们也有义务展开补偿计划,并在相关部门,尤其是马来西亚渔业局的技术建议下执行,以管理对渔业资源和渔民的影响。 补偿计划将包括人工鱼礁、渔业聚集装置(FAD)、种植红树林、释放鱼苗、建设生态工程结构、资助研究以及环评报告中建议的其他计划。 这些举措不仅将影响降到最低,同时在计划的所在地附近和槟城其他地区,为海洋生物创造新的栖息地,为渔业的可持续性做出贡献。 州政府正考虑设置人工鱼礁和种植红树林,以启动这项补偿计划。 正如我们之前在众多媒体声明和新闻发布会上所提到的,这些举措并非新鲜事。州政府已承诺并反复声明,我们将遵守环境影响评估的批准条件,其中包括环境管理计划报告。 所有环境影响评估报告都将研究对环境的潜在影响,而所有开发计划都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有了适当的缓解措施,发展和环境可以共存共荣。 渔民的未来 五年多来,州政府一直通过位于峇东(Permatang Damar Laut)和美湖(Gertak Sanggul)的一站式渔民中心(PPSN)与当地渔业社区合作。 两个中心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开始运作,皆深受当地渔民欢迎。 自 2015 年提出槟城南部计划以来,截至今年 5...

槟州政府捍卫槟河岸水权 准备与吉大臣在法庭见!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2021年1月13日于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槟州政府将捍卫槟城州河岸水权(Penang State Riparian Water Right’s)。倘若吉打州务大臣欲就日前提出的征收生水费问题采取法律行动,州政府已准备好与其在法庭上会面。 慕达河并非吉打州专有,实际上,部分河流是归槟城“所有”的。 因此,吉打州务大臣没有理由要求槟州支付从慕达河提取生水的费用。 事实清楚显示,槟城有权从慕达河提取水源并无需付费予吉打,因慕达河是一条流经吉打和槟城的河流。 关于慕达河是一条流经吉打和槟城的河流事实已记录于1985年吉打与槟州(边界修改)法(325法令),并被列联邦宪法第2章中的一项法案。槟州与吉打双方也在1985年将州边界设在慕达河中段的法案宪报。 曹观友

全体槟行政议员捐薪抗疫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2021年6月2日于乔治市光大发表文告: 槟州行政议会全体成员将捐出一个月(2021年6月)的薪水予槟州对抗新冠肺炎基金。这项决定是于今早的会议上通过。 此项决定象征我们对抗新冠肺炎疫情的团结精神,而有关捐献将被充分利用,包括槟州公共卫生及经济发展方面。 这也是继2020年后,全体槟行政议员第二次做出此捐献。 槟城应对新冠肺炎! 曹观友

“与首长一起慢跑捡垃圾”活动获支持

首先,欢迎各位踊跃出席参加槟州绿色机构为了配合世界环境日(World Environment Day)2018所举办的“与首长一起慢跑捡垃圾”活动。这项活动陆续得到了威省市议会(MPSP)及槟州森林局的支持,我想借此感谢这两个单位在这项活动中的挺力支持。我也想借此感谢C&P Screen Tech Enterprise 赞助我们用布条及海报制造的环保袋。这项活动也得到了民众的热烈欢迎,有些人要求我们在槟岛区也举办这样的活动,我们会考虑并希望这种健康又环保的志愿活动能够一直举行。 今年的世界环境日主题——塑战速决,对槟州来说意义非凡。鉴于世界环境日主题志在抵御塑料污染,这项结合慢跑以及捡垃圾的“慢跑捡垃圾”活动则希望可以提高人民对环境的意识,并引入这种及环保又健康的新运动方式,也希望“慢跑捡垃圾”可以被公众推广为一项为环境志愿服务的新举措。 槟州于2009年在所有商场和超市推出“无免费塑料袋日” 活动。消费者每购买一个塑料袋需付20仙,这20仙的收费则是通过州政府的AES计划(经济平等议程Agenda Ekonomi Saksama)消除贫穷率。在提高公众拥有正确的废料管理和减少塑料的意识上,征收塑料袋收费只是一个小起步。之后,我们在2017年制定了“每日无免费塑料袋”指南。 槟城也将透过严格执行环保教育和执法,确保垃圾源头分类(Waste Segregation at Source,WSAS)的成功。只有通过成功落实垃圾源头分类,在2020年以40%或更高的再循环率,才能确保槟城在未来60年内不会有焚化炉。 在落实垃圾源头分类政策时,我们意识到缺乏废料处理和回收设施。在绿色经济下,废料行业可以创造数千个新高价值工作机会。我们希望能与联邦政府更紧密地合作,通过改善固体废料管理、垃圾收集系统、回收和处理设施以及公共清洁工作,将槟城和马来西亚垃圾源头分类政策提升至更高的水平。只有在废料和可回收物得到妥当的处理且不再把可回收物送往垃圾土埋场的情况下,才能实现提高州内和国家再循环率的目标。我们希望联邦政府将探究全国性污染者自付政策,并施加生产商对产品生命周期管理,以减少在报废时的环境影响。我希望通过联邦政府的协力合作,槟城能够利用新技术和领域迎接绿色增长。 最近推介的“希望之桥”让我们向低碳和脚车友善州属更迈进一步。我们也已完成槟州交通大蓝图,通过低碳交通改善连接性,并计划完成涵盖350公里(槟岛-179公里,威省-171公里)的脚车道大蓝图。 我们从未允许开发永久森林保护区,槟城是全马唯一一方寸土地也没有被采纳的州属,我们为此感到自豪。自2008年以来,我们种植了超过27万1千棵新树。我们不会违背保护和保存永久森林保护区的承诺。我们正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人与生物圈计划”(MAB)提出申请,将升旗山纳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乌鲁慕达森林保护区成为北马区重要的集水区,提供超过80%的槟城日常干净用水,如果再不采取行动遏止森林砍伐率,将在12年内完全被砍伐。 针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及永续发展范式转移的逐步演变,槟州绿色议程(Penang Green Agenda)基于以下的共同愿景制定一致的框架与策略: • 槟城冀望于2030年成为全马最绿意州属,由绿色经济驱动、采纳公共、私人、人民及专才的4P合作伙伴关系创新治理及可持续发展主导的发展议程。 • 槟城于2050年将成为一个高收入、关爱、具包容性、低碳和有韧性的州属,强调其人民和环境的完整性,包括增强和恢复其丰富的文化和自然生态系统。 在今年的改革中,我们呼吁政府、工业界、社区和每个人携手探索可持续性替代方案、优先考虑改善我们环境、经济和社会的长远政策、措施和解决方案。让我们共同努力,努力将槟州推上另一个更高峰,让槟州不仅仅是经济增长方面出色,也可以成为全马最绿色的州属! 槟州首席部长兼槟州绿色机构主席曹观友于2018年6月10日在北海敦姑花园举办的“与首长一起慢跑捡垃圾”致开幕词:

槟城冀望于2030年成为全马最绿意州属

槟州首席部长兼槟州绿色机构主席曹观友于2018年6月5日发表世界环境日献词: 将环境、经济和社会永续性一把抓,成为槟城综合发展计划的主流,并以绿色经济驱动槟州在2030年成为最绿意州属。 世界环境日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共环保宣传平台,旨在提升全球对保护环境的意识和行动。定在每年6月5日的世界环境日自1974年以来,在100多个国家广为庆祝。今年,东道国印度正努力处理塑胶废料,今年主题围绕着塑战速决。“如果你无法重复使用,请拒绝使用”是今年主题的主信息与要宣导的行动,也是制止这个年代其中一项最重大的环境挑战,同时也让我们重新思考我们身处所在地、全国和全球的塑料产品设计、生产和使用方法,以遏制一次性塑料使用的上升率。 虽然塑料具有许多有价值的用途,但我们已经变得过度依赖那些会为环境带来严重后果的一次性或可丢弃性塑料。这些非永续性的模式产生大量废料,其中大部分是造成海洋垃圾的原因,阻塞了我们的海洋和水道。这不仅仅是海龟不幸的命运或沿海社区必须处理垃圾漂上岸的问题。这也不只是印度的问题。这是无处不在的全人类问题。这问题为我们提供一个重新思考如何使用塑料的机会,正如我们在2009年首次在各大超市和霸级市场提倡“无免费塑料袋”活动。消费者需付20仙购买每一个塑料袋,这20仙的收费最后成为州政府的AES基金(经济平等议程Agenda Ekonomi Saksama)进行扶贫。在提高公众拥有正确的废料管理和减少塑料的意识上,征收塑料袋收费只是一个小起步。之后,我们在2017年制定了“每日无免费塑料袋”指南。 全球废料管理方面,中国原本是世界上最大的固体废料进口国,随着2018年开始,全面禁止“固体废物”入口,将废塑料、未经分类的废纸、废纺织原料等24类高污染固体废物拒之门外。这决定立刻让多个国家,如美国、欧洲、欧盟、日本等国面临处理消化废料的危机。这项禁令不仅为中国清除全球最大污染国的形象,而且也是启发废料管理模式转移的转折点。欧盟最近公布要在2030年前,规定所有塑料包装要可回收,并逐步淘汰一次性塑料产品如:纸杯、吸管以应对污染问题。 我希望,上述危机是地方政府、决策者、投资者、业界人士和公众的一记警钟,改变我们对垃圾处理的“无所谓”态度,妥善管理废料,并专注于发展国内的回收业。在落实垃圾源头分类政策时,我们意识到我们缺乏废料处理和回收设施。目前,特定的可回收物没有买家,如:玻璃,我们无法找到处理光管及电池等有毒废料(scheduled waste)的具经济效益的处理方式。在绿色经济下,废料管理行业可以创造数千个新高价值工作机会。我们希望能与联邦政府更紧密地合作,通过改善固体废料管理、垃圾收集系统、回收和处理设施以及公共清洁工作,将槟城和马来西亚垃圾源头分类政策提升至更高的水平。只有在废料和可回收物得到妥当的处理且不再把可回收物送往垃圾土埋场的情况下,才能实现提高槟州和国家再循环率的目标。我们希望联邦政府探究全国性污染者自付政策,并施加生产商对产品生命周期管理,以减少在商品报废时对环境的负面影响。我希望通过联邦政府的协力合作,槟城能够利用新技术和拓展新领域,迎接绿色增长。 槟城也将透过严格执行环保教育和执法,确保垃圾源头分类(Waste Segregation at Source,WSAS)的成功。只有通过成功落实垃圾源头分类,在2020年以40%或更高的再循环率,才能确保槟城在未来60年内不会有焚化炉。 最近推介的“希望之桥”让我们向低碳和脚车友善州属更迈进一步。“希望之桥”是全马首座螺旋式脚车和行人天桥,让脚车骑士和行人在空间有限的范围内可以安全地穿越高速公路。我们也于2013年完成槟州交通大蓝图,通过低碳交通改善连接性,并完成于2011年制定涵盖350公里(槟岛-179公里,威省-171公里)的脚车道大蓝图。 我们从未允许开发永久森林保护区,槟城是全马唯一一方寸土地也没有被采纳的州属,我们为此感到自豪。自2008年以来,我们种植了超过27万1千棵新树。我们不会违背保护和保存永久森林保护区的承诺。我们正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人与生物圈计划”(MAB)提出申请,将升旗山纳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吉打州乌鲁慕达森林保护区成为北马区重要的集水区,提供超过80%的槟城日常干净用水,如果再不采取行动遏止森林砍伐率,将在12年内完全被砍伐。现在选民们已把槟城、吉打和联邦政府置于政治围墙的同一边,这为乌鲁慕达的保育工作带来获得更多新希望。 希望联盟宣言阐明我们支持联合国可永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DG)。在政府机构、公民社会和人民的支持与合作下,槟州政府致力将“更干净、绿意、安全,健康及快乐州属”为槟城的主流愿景。针对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及永续发展范式转移的逐步演变,槟州绿色议程(Penang Green Agenda)基于以下的共同愿景制定一致的框架与策略: • 宏愿2030年:槟城冀望于2030年成为全马最绿意州属,由绿色经济驱动、采纳公共、私人、人民及专才的4P合作伙伴关系,创新治理及可持续发展主导的发展议程。 • 宏愿2050年:槟城希望于2050年将成为一个高收入、关爱、具包容性、低碳和有韧性的州属,强调其人民和环境的完整性,包括增强和恢复其丰富的文化和自然生态系统。 在过去的10年里,由于缺乏联邦政府的支持,我们不敢怀着很大的梦想,也不敢有雄心壮志。我们希望政局改变不仅促进经济增长,把槟城提升到更高的水平,也成为马来西亚最绿意的州属。在今年的改革中,我们呼吁政府、工业界、社区和每个人携手探索可持续性替代方案、优先考虑改善我们环境、经济和社会的长远政策、措施和解决方案。让我们成为更好的地球管家。 曹观友

慕达河:吉打必须遵守现有的法律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 (新闻稿)  吉打在慕达河,即槟州拉哈甸取水口的上游所进行的任何工程,都必须遵守州和国家的法律及法规。  如果吉打州务大臣实施可威胁槟州供水的工程,槟州将向联邦政府提出反对,和/或诉诸法律行动。 槟州将继续在无需向吉打付款下,遵循法律地从慕达河提取原水。就吉打而言,吉打在实施涉及慕达河的工程时,也必须遵守州和国家的法律。 自1973年以来,槟州一直是在不向吉打州付款的情况下,合法地从慕达河提取原水。没有任何付款,是因为并没有合法或正当的理由让槟州向吉打付款。槟州未签署任何协议、谅解备忘录(MoU)或合约来支付吉打。 如果这名吉打州务大臣(MB)认为他可以任意地在吉打实施足以直接威胁槟州供水的工程,那他是搞错了。如果他的工程对槟州产生不利影响,我们将立即采取行动以马上喊停工程。 我们喊停不利工程的选择包括:  正式地向联邦政府提呈反对;  在国会提出反对以进行辩论;和/或  诉诸法律行动取得庭令停止该工程。 如果他的工程导致槟州人民受苦,以及对在槟州经营的企业造成损失,我们可能会起诉他,要求其赔偿成本和损失。 马来西亚是有州和联邦法律的。在槟州拉哈甸取水口的上游,即吉打慕达河展开的任何“新”工程,都必须遵守所有相关法律。这样的工程一定不能对槟州177万6000人的供水服务产生不利影响或损害。 吉打州务大臣的所有计划,也都必须获得联邦政府的批准。吉打也可能需要贷款或拨款形式的联邦资金进行与水相关的工程。因此,吉打州务大臣可提出建议,但联邦政府和/或我们土地的法律可能会予以驳回。 简而言之,吉打州可能无法进行任何涉及慕达河的非法或未经联邦政府批准的工程。在法律的支持下,槟州政府将继续在供水安全方面,保护槟州人民的利益。因此,就慕达河而言,我们会继续维护槟州的水岸权利,即在不付款下,从流经我们州边界的河流中提取原水。 我们坚信,吉打州没有法律依据去要求任何付款。这就是为何我们准备在法庭与他们见真章的原因。 应急计划 在应急计划方面,槟州政府即将审核由槟州供水机构(PBAPP)所拟议针对“2050年槟州供水计”(PWSI 2050)的工程。 最初,“2050年槟州供水计划”的工程是建立在继续取得慕达河特定数量的原水,以及霹雳河原水输送计划(SPRWTS)潜能的概念下,确保槟州未来30年的供水安全。 我们现在将研究在“2050年槟州供水计划”下,实施更多策略性工程,以减低涉及慕达河潜在“事故”的风险,这些风险可能会影响槟州未来的供水服务。 这些措施可能会涉及替代水技术,并且将来会产生更高的供水成本及水费。但是我们现在要做的精明之事就是在不受吉打发展下,制定应急计划,以不惜一切代价保障下一代槟州人民的供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