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伊斯兰党的魏家祥

魏家祥的5段TIMAH大马一家声明,提到了许多政党,却少提了马华在政府内的盟友伊斯兰党。 课题燃烧了一个月,谷歌一刷,看到伊党有领袖说TIMAH与先知女儿相似、又有领袖促政府查封厂商、再有报导伊党抗议成果内阁议决酒类名字不可以引起人民焦虑,多不胜数。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伊党在TIMAH课题上的所作所为,魏家祥选择看不到、听不到、当作不知道。不知道要不要用红圈圈起来,让魏家祥更容易去看? 把罪名完全推到希盟身上,也帮伊斯兰党的那双黑手,漂白得干干净净,若无其事在内阁中跟伊党坐在一起,索性来一个你继续当官、我继续当官,坏的,就推给希盟就没事了。 魏家祥的政治扭捏,也很厉害一下。 也顺道提一提,行动党众议员多次在国会站起来反对隆杂货店禁卖烈酒、提出TIMAH课题,以后有类似课题的时候,麻烦马华唯二的国会议员帮忙也站起来帮口,捍卫华社权益嘛,不要只是静静坐在那边,之后做秀做英雄。

兵如港近打流动疫苗接种中心 施打15223剂惠及超过8500人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兹巴里、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10月10日(星期日)在怡保联合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10日讯)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兹巴里及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联合指出,兵如港近打流动疫苗接种中心经过长达50天的运作,一共施打15223剂疫苗,惠及超过8500怡保市民! 黄家和、李存孝、阿兹巴里及崔慈恩今日发表联合文告说,兵如港近打流动疫苗接种中心自8月7日开跑后,从最开始每天施打400人次,到后来每日多达600人次,帮助怡保接种率迅速提升。 “我们疫苗中心主旨协助年长者、行动不便、残疾人士等特别需求者完成疫苗接种,也依据情况提供车上接种,甚至上门接送接种者,以鼓励此群体积极接种并获得疫苗保护。” 他们指出,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一国三州团队以最实际的行动,为社区的疫苗计划出力,透过社区走访及电话预约为怡保东区的兵如港区、桂和区及德宾丁宜区市民尽快安排疫苗接种。 “为了确保选区内居民能够迅速接种疫苗,我们组织家访队沿户拜访各社区进行教育工作,无论日晒雨淋,坚持传达疫苗的重要性,并鼓励大家登记,很多人因此放下心中大石接受疫苗接种,这也让怡保东区成为近打县接种效率最快的地区。”

强制货运代理须土著持股51% 李存孝:马华恶人先告状

国盟执政强制货运代理必须让土著持股51%,违宪做法让人嗤之以鼻!为何魏家祥自2020篡位国盟晋身内阁,对此政策非但不提反对,如今更是恶人先告状 ,贼喊抓贼,将矛头指向希盟,无耻作风更上一层楼! 实际上,过半土著持股固打早在90年代为国阵所定。当年历任交通部长皆为马华人,而魏部长似乎也忘了自己当时也身处内阁。既然魏家祥如此关心此课题,如今靠着喜来登政变,马华也好不容易再度爬入执政圈,魏部长上任时怎么不大力推翻此政策? 冠病肆虐,当务之急是将国务与民生问题处理妥当。疫情底下,朝野双方更应该是不分彼此的,联手制定赋予人民工作机会的良策,而非在这个艰辛的时刻去收紧就业机会。疫情期间的失业率节节攀升,人民丢了饭碗、学生们毕业等于失业。不晓得魏部长是真无知还是假天真,竟可对此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李存孝:让疫苗寻找接种者 首推兵如港流动接种中心计划

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今日(2021年7月14日)在怡保Terminal Meru Raya 巴士总站召开发布会,向媒体宣布兵如港行动党社区中心刚提呈的“流动疫苗接种中心”的计划书。 为确保这个城市里的“数码文盲”和面对交通问题等弱势群体,能够尽快接种疫苗,李存孝倡议“与其让人民等候疫苗,倒不如将疫苗送到他们的身旁”,在兵如港首推“流动疫苗接种中心”以跨领域非政府联盟的方式,联合多个单位和长巴供应商、志愿医生共同协助加快疫苗接种。 共同出席今天的记者会包括CKS Bumi有限公司的副经理哈林(En Halim)及代表阿都哈迪(En Abdul Hadi),曼锐私人医药诊所 Mediklinik Manjoi的苏克里医生(Dr. Muhammad Shukri),霹雳医疗从业员协会主席的再也拉南医生(Dr Jeyaratnam),Dr Loke Yee Heng。 李存孝表示:“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之下,而近期令人担忧的破万单日疫情数字,疫苗是唯一抗疫的武器,然施政上的误失导致疫苗接种速度缓慢,无疑我们需要寻找一个更符合现在状况的替代方案,来加快疫苗接种的速度。” “批评或许能够施压,但批评之余也要付诸行动,行动党向来的原则是主动寻求并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而不是等他们需要的人向我们寻求帮助。“ 他也表示,虽然以兵如港为起点,但希望计划在日后可以推广到选区以外的地区。“虽然身处为在野党代表,这项计划虽从兵如港开始,如果成效我希望所有人民代议士都会仿效,一同加快疫苗接种,为求快速达到全民免疫的目标。“ 这项计划已经获得所有接种设备和人力资源,志愿医疗团队也准备妥善,并且确保流动接种中心符合标准,目前只欠霹雳州新冠疫苗特工队(CITF)的批准。 李存孝今天也在记者会上呼吁有意承担志工的人士,无论是有没有医疗背景或是经验的人,到面子书专页(Fb.com/HowardLee.my)或是官网(Howardlee.my)上进行登记。

减总裁薪酬维持盈利 莫疫情期间裁退职员

顾问公司罗兰贝格 (Roland Berger)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估计马来西亚在未来十年内将会有 567 家银行分行关闭。 而后马来西亚内其中一间最大规模的银行则宣布,将在 2021 年底之前关闭国内的13 家分行。 另一家本地银行至今为止已经关闭了 6 家分行,并且计划在未来 2 个月内再度关闭 6 家分行。 虽然他们在2020 年的年终报告中的盈利高达数十亿令吉,但关闭分行及裁员的措施却无法避免。令人感到无奈的是,国家目前正处于卫生、经济及政治危机。 全国银行职工会(NUBE)早前发布声明,抗议银行业在规模瘦身时以“非常不公平的条款”制定自愿遣散计划(VSS)或互惠遣散计划(MSS)。多达600位相关职员可能将会受到这些计划的影响。 虽然这些请愿已经传达到国家银行(BNM)及人力资源部,但最后还是没有受到理会。数百名或数千名的银行业职员,此时此刻似乎只能任人鱼肉而无法反抗,面临丧失生计与生活保障的处境。关闭分行对于一些当地使用者来说或许只是造成不便,但对于分行里工作的职员来说,他们本身就是受害者了。他们很多本来就是B40低收入群体,或者有不少一直以来都处于B40及M40中等收入群体的界线之间,一旦被裁退将直接降低收入成为B40群体的一员。 令人发指的是,许多银行的行政总裁在2020年的年收入超过百万,更打破了前一年的记录。当中一些更因为推行自愿遣散计划,协助公司减少开资而获得奖掖。 换句话说,行政总裁们受百万高薪厚禄来创造失业率,这能够被接受吗?与裁员相比,难道削减行政总裁及一些离谱高薪者的薪酬,不是更加合理、更加正义吗? 国盟政府的无能,根本无法遏制疫情的爆发与传播。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加上经济停摆导致经济不景气,而财政援助却根本不到位导致社会广大的工人们喘不过气来。银行业者居然还被允许进行如此残忍不仁的计划来牟取利益,各大小股东们丝毫没有损失。这种情况就好像把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当成祭品,向威猛的猛兽祭祀。 首相曾经承诺将会维护工人们的福祉,更推出薪金补贴计划,指此项措施之下不会有工人被裁退。结果呢?难道这只是一场政治舞台上的表演而已吗?只是随口说说一些好听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无知与失败,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发草根百姓吗? 政府表示没有合法的权力约束私人界银行业进行规模瘦身的说法,也是难以令人接受的,因为所有银行分行关闭前都需要先获得国家银行的批准。另外,政府颁布紧急状态,所有行政权力都高度集中在他们的手中,但从他们的行为与事实结果来看,紧急状态只是用来达成政治目的而已,并不是用来为民谋福。 随着电子银行的技术不断成熟,以及银行用户逐渐习惯数码化的趋势也持续增长,银行应该对现有员工进行交叉培训和技能培训,以适应与满足未来的需求。然而在这个紧张时刻,银行业却惟利是图的选择向裁员下手。我敦促政府立刻插手干预这个不仅是不人道,同时也不仁不义的计划,并提出更完善的替代计划拯救面临被裁退的职员们。 非常遗憾的,我们再次见证了了政府的谎言,政府的首要任务居然是保护银行也继续获取利润,而不是保护工人们,及一般的马来西亚人。 李存孝 社青团总团长 霹雳兵如港州议员

船到桥头及时直 VS 准备就绪防万一

目前尚无任何权威人士了解或是掌握,在疫情底下病毒之前的「受保护期限」—— 也就是说,即便是你受感染后或是接种疫苗之后,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你能够被保护多久。美国国家国民和传染病研究所(NAID)所长安东尼·弗契指出,根据目前的数据显示,有关免疫期最少能够维持6个月,若幸运的话可以维1年之久。 根据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近期的研究,报告显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自然产生的免疫力可以维持在体内长达8个月。但一些人认为,接种疫苗的效果可能很强也能维持更久,但这所有的位置领域,根本没有一个足够的数据来证实。 上述所有的说法确实令人感到混淆,甚至产生矛盾。 —— 总而言之,马来西亚所批准使用的疫苗很大可能能够让体内抗体维持8个月至1年时间。能当为铁一般的事实的,只有疫苗有效给予免高程度的抗疫功能,能使极大部分已接种者受到病毒的严重缠袭,但一样能是带病和传播。至于受保护期限,即使是学术权威者研究后所得猜测,它仍旧是一种猜测。 其他相关领域的专家也表示,未来或许也有会出现一些比目前更强及更具杀伤力的变种新冠肺炎病毒。虽然人体接种疫苗产生抗体受到保护,但这些变种的病毒甚至也有可能逃过人体的保护机制,进而伤害人体。 除了一些二度确诊及现有的严重患者,一些已经接种疫苗的人们也相续确诊。过去数日,世界各国也纷纷发生人们即使接种二剂疫苗后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这些稀有案例就是一些普遍的事情仍然受感染​​​​死亡的病例。虽然这种情况仍然罕见,但我们有必要在这种情况普遍化之前做好准备。 我从来不会胆怯于抨击及批评那些大型制药厂以「加强疫苗」为理由从中暴利,但我们更加需要知道,到底我们的系统,基于目前所理解的疫苗仅能够保护我们最长一年,我们是否已经为第二轮疫苗来临之前做好准备. 我所谓的第二轮的意思并非指接种第二剂疫苗,而是完成第一轮疫苗接种的人们再度接种“追加疫苗”,而第一轮疫苗接种的人们只能受到疫苗保护为期一年。可以想像一下到了2022年末时,由于一年的保护期结束,我们仍然可以看到疫苗接种中心依然进行大量的接种工作,依然有许多人在中心外排队等候。 令人担忧的是,我们是否也需要承认,新冠肺炎或者正在变身,或已经蜕变成为一种地方性流行病(endemic)?大多数提出这一担忧的人都相信,与当前的形式相比,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力会逐渐减弱。但是,考虑到最新变种的速度和凶猛程度对世界造成的打击有多大,我们对未来这个可能性存在着应对的信心吗? 除非我们现在有一种「超级泛冠状病毒疫苗」,它不仅可以减轻严重的疾病,甚至能够让人彻底免疫及防止病毒散播,我们确实无法确切的说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 我们是否能够想像,日后出现能打败目前所有市面上所有疫苗的变种病毒迅速在我们国内传播及造成比目前还要巨大的伤害?我们是否有研究、开发或生产疫苗的机构,研发与生产疫苗以便应对未来迅速变种的病毒?我们也是否拥有及有意愿的注入资金,进行疫苗配方的研发及生产,以对日后做好准备? 或是,我们是否能够接受「疫苗接种中心将会是城市规划里头的永久固定建筑和机构」?若是如此,我们是否有人力资源来确保这些接种中心都能够顺利运作? 疫苗接种计划的协调部长,在一次和牛津及剑桥校友交流会上承认,如果疫情转变成地方病(endemic)的话,「马来西亚负担不起第二次购买及提供免费疫苗」。庆幸的是,至少人们愿意承认2019新型冠状病毒演变成地方性疫情的可能性,但马来西亚尚未制定任何应对这个可能性的战略和计划,也就是说无论在采购、行政或是财政上,来为第二轮的疫苗接种做好准备。 我们不能自我催眠说新型冠状病毒的原体和变种体所带来的疫情已经结束了。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够找到更佳能够保全人类的疫苗,或许未来几个月有人成功开发一种能够完全消除感染和传播的新疫苗。或许我们近期内看到急遽攀升的疫苗接种率,而因此自然也看到感染率和死亡率在年底前急剧下降,或许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已能会到疫情前的生活。 当然,我在这里提出的所有,可能只是绝对不会发生的一个黯淡无光、黑暗、凄凉的末日论。而你我都希望,彼此能够过上一个幸福的生活。 但,明年今日,我们真的能够回到疫情前的生活吗?没有人知道。 当世界第一波疫情爆发时,许多人都认为,包括我们在内的世界各国政府,能够像动作电影那样“船到桥头及时直”地及时拯救世界。但我们都可以看到并感受到这个思维及当前政府的失败和失效性。如果过去18个月以来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我们却没有从中学习到「准备就绪防万一」,这七个字才是当前政府所要着重的事情的话,那我们注定要失败。 所以啊!还是好好地计划,而且现在就要开始行动,及时做好准备。预期被打破,不如勇敢一些,安全总比后悔好,“准备就绪以防万一” 李存孝 社青团团长 兵如港州议员

国盟为停摆民主寻获方法自救逃生 财长应能寻获办法暂停偿还贷款

财政部长说「政府没有法律的权利,去强制银行施行全民暂停偿还贷款」完全就是虚伪和侮辱马来西亚人民的智力。 病毒夺走马来西亚人的生命、健康和生计,更引发了一场医疗危机——使我国的卫生及医疗体系已处于崩溃的边缘。这一系列困扰着我们国民的重重危机,这位高高在上的财政部长,看似无法理解的。 像财政部长这样身处在经济及社会金字塔顶端的人,肯定不会受到影响;众多与他同阶级的'上等人',甚至能够在疫情当下的惨局,乱中谋利,浑水摸鱼,有些人用高价值资产以低价格贩卖从中获利?普世间的艰辛和斗争是场可怕而真实的现象,身在金字塔越下层的人,遭受到的艰苦就越大! 马来西亚的新常态不只是口罩、社交距离和那混乱及重复再重复的行动管制令;马来西亚的新常态是企业关闭、人民失业、工资削减,还有人民勒紧裤带的新常态。财长必须知道,现在提起的失业人士,可能在几个月前已经失去工作,过去的雇主也不可能会重新支付欠下的工资,而这就是——需要全面暂停偿还贷款的需要! 如果是自动的机制,那为什么需要申请? 引述财政部长说,「… 我们正为B40群体提供自动展延偿还贷款计画,如果他们申请,他们就会获得… 当中包括一些失去工作的人,也包括M40及T20的人,将自动获得暂停带快的允许,」 这个看似字面游戏的讲解但感受到令人心酸的问题,如果是自动何须申请程序?何须批准?申请流程要么就是阻碍申请人生活的新一种挑战和障碍,这样转返过来是否让银行受益?简单来说,是否也从这件事情中看到,部长根本不称职,不适合承担一国之财相? 我们的政府确实拥有权管控几家银行机构。 财政部长强逼人民理解政府「我控制不了、不属政府拥有的银行」居高临下的语气更是令人觉得荒谬。其实当中并不全然是事实! 1. BSN,中小型企业银行,是由财政部全资拥有 2. EXIM 银行,马来西亚发展银行(Bank Pembangunan Malaysia Berhad bank)农业银行(Agrobank)都是MOF Incorporated(财政部长机构)的全资子公司。 3. 人民银行(Bank Rakyat)目前也是在马来西亚企业发展和合作设部(MEDAC)的监督之下 请问这是「我控制不了?我没有拥有」的说词吗? 前首相经济顾问 Dr Muhammed Abdul Khalid曾指出,6家金融发展机构(DFI)中的5家是由财政部所拥有, 现在的问题是,「财政部长不能至少强制他自己部门和机构负责的银行,去实行全面暂停贷款吗?」如果他不能,那不也是证明整个政府的失败吗? 曾经是银行家的财政部长,现在至少能够做的就是满足工人阶级迫切所需的事情,就是一个没有附加条件的全面暂停贷款。做与不做之区别,只是在他的银行界中的好友赚多或赚太多的事情,但对于金字塔底层的人,是大风大浪的事情。 国盟在这个世界最厉害什么? 财长在新闻发布会上,以高调骄傲,自我吹嘘的语气挑战媒体记者说出还有什么国家落实了效仿国盟政府的暂缓偿还贷款的政策。 但为什么他不吹捧国盟政府管理疫情不周,导致我国感染率世界第一,超越印度。世界上也没有其他国家政府敢这样说。我想这个世界也没有国家政府胆敢以「对抗疫情」知名,落实「紧急状态」来「暂停民主」!为什么他他也不说,本来可以在紧急状态期间控制疫情,但紧急状态期间的确诊人数是占总数的75%,紧急状态期间新冠病毒而亡的是占总数的80% 。 对于国盟,他们不理会基本道德和宪法权威,在‘没办法’ 暂停议会民主情况下成功地‘找出办法’ 停摆国州议会,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去推动该政策。加上,政府现在是可以在紧急状态之下,去使用任何公共财产也无须被议会问责 —— 他们真的没有办法逼迫银行去为人民做点什么吗? 紧急状态本来不是赋予政府超常权利来战胜疫情吗?如果政府不能或选择不使用紧急状态特权来满足人民这简单的要求,那就再次证明了,紧急状态,只是为了让国盟政府满足他们的政治意图,滥用紧急状态来把自身从政治紧急状态中自救逃生。

全面封锁不允传统医药诊所营运 癌症长期慢性疼痛患者惨受痛楚

国家卫生部传统医药辅助局今早透过网站发布文告,宣布禁止传统及辅助医药领域在全国全面封锁期间营业。 我们认为,所有被卫生部及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医疗服务如针灸,都必须获准营业。尤其是当下的疫情泛滥,导致医院及前线工作者们感到无比巨大的压力,这些服务应被视为辅助医疗制度的。 2006年1月11日,政府成立传统医疗小组,以便甄选指定的传统医疗服务,纳入国家卫生体系之中。到了2020年1月,国内15间国家卫生部管辖之下的医院,均有提供传统医疗服务。这些服务包括:传统按摩、针灸、给予癌症患者额外的治疗如药疗、灌顶疗法、外敷巴斯蒂疗法及印度传统瓦玛治疗。 自从怡保乌鲁近打副县落实加强行动管制令,我的办公室接获不少关于针灸及传统医疗馆被禁止营业的投诉。这些投诉者当中包括有癌症患者、肾功能下降及身体慢性疼痛的患者,这些病患们都需要持续性的进行疼痛治疗。因此,今日国家卫生部的宣布,将会影响到全国约一万五百名传统及辅助医药(当中包括约六千五百名中医师)的病人。这些病人在这段期间,将会因为求医无门而疗程中断,承受疾病带来的痛苦。 经过与霹雳州三个相关协会沟通后,他们分别是霹雳中医师公会(Perak Chinese Physicians' Association, PERSATUAN TABIB CINA PERAK)、霹雳中医中药联合会(Perak Chinese Physicians' And Druggists' Association PERSATUAN SENSE DAN PERNIAGAAN UBAT CHINA PERAK)、霹雳针灸学会Perak Acupuncture And Cautery Association...

国盟鸵鸟看经济 大马如何回正轨?

国盟财长的经济前景预测与专家报告相互抵触,显示的仅仅是部长的无知,还是国盟政府对于现实状况的严重脱节?国盟政府信誓旦旦认为紧急状态无阻外资信心的言论,除了天真单纯,实在别无其它形容。眼看马来西亚陷入民主停摆的紧急状态,我国在国际间的声名狼藉更上一层楼,同时也为国内经济的再度翻身增添难度。 以上的抨击,并非出自我个人情感或意气用事。事实上,许多的经济专家以及金融机构早已针对我国目前情况,给出了全面且完整的剖析。有别于部长们毫无根据的预言,以下整理出一些根据经济数据所做出的权威性分析报告,以现实层面去正视我国经济状况。 一份通过BIMB证券在1月13日发表的研究显示,实施紧急状态的决定可能会对自由市场产生负面影响,并可能破坏整体市场运作。同一份报告中指出,紧急状态对投资者散发着负面信号,从而导致(我国)外资的流出及转移。研究报告中也提到,(政治的)过度干预将危及整个市场的稳定性,因为政府可能会扩大任何压制市场的新法规。 惠誉解决方案国家风险与行业研究隶属于同名评级机构,在一份这一份报告发表日期为1月12日的报告表明,缺乏议会监督很可能会导致因为在20季度第1季度的政变中上台的政府,本已薄弱的合法性进一步受到侵蚀。事实证明,在投资者广泛认为,紧急状态为慕尤丁保住政权的政治手段。业务覆盖20个主要行业并监控200个全球市场的惠誉同时指出,若政府趁着此时(紧急状态)推动一些在国会无法通过的立法,那么评估的风险将大大增加。 马来西亚领先的投资银行Kenanga在1月13日发布的经济观点中表示,紧急状态仅能短暂消除政治上的干扰,并且破坏外国投资者的情绪,最终导致投资决策的延迟。 针对慕尤丁的少数支持政权,加上他曾发表紧急状态解除后边进行全国大选的言论,多数认真投资者将会为了避开政策上的动荡与改变而选择按兵不动。在这个节骨眼,慕尤丁必须确保内阁与投资界与国内社会保持接轨点。毕竟投资减少直接导致就业下降。随即而来的人均收入降低以及购买能力下降便是直接导致经济瘫痪的主要因素。 在我看来,慕尤丁此时应立即撤消紧急情况、寻求政治妥协或立即下台!当务之急需要被拯救的是马来西亚人和马来西亚经济,而不是慕尤丁的个人政治议程。然而现实所见,国盟部长轮番为实施紧急状态的决定进行漂白,甚至将马币对美元上涨以及股票交易激增的市场现象为紧急状态后的正面指标。 事实上,活跃的货币、股票和债券交易资本市场并不意味着投资者对我国有信心。甚至这一些可说是与我国的劳动阶级全无关系。我国劳动市场需要的是本土以及外来投资者所创造的实质就业机会。 马来西亚普通百姓需要的是能够给予社会信心并且有能力于现在和未来照顾人民福祉的政府,而不是一群只会根据资本市场趋势来预测经济的部长和政治人物。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霹雳行动党州委

令狐冲未曾投身叛师门 梁卓经失格不配谈火箭精神

 心系马华的梁卓经被纪委会逐出党门,既是整肃党内纪律,同时也是对于广大行动党支持者的一个交代。动荡时的‘早走早着’,现在终于可说是‘尘埃落定,门户已清’。  过去数月来,梁卓经以行动党州议员身份向马华靠拢是事实,甚至他本人也毫不避讳地承认了这一波小动作。因背叛而被开除党籍梁卓经,连面对纪委会交代的勇气都没有,反倒企图把自己塑造成受害者,当中的虚情假意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事实上,梁卓经应就遭开除党籍一事,开心庆祝一番。如此一来,他便可以安心地投入马华怀抱。梁卓经去意已定,就不要再谈论和留恋火箭精神。他不配,也已失去资格。毕竟马华今后才是他的归宿。  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梁卓经自喻武侠经典令狐冲,是自大亦或是无知。《笑傲江湖》中,令狐冲陷入昏迷并获得任盈盈以命相救,换取少林方丈傳授少林寺絕世神功《易筋经》以救治前者性命。即便令狐冲最终被逐出华山,但他并未有背叛师门而投身少林。  反观梁卓经,献身上门申请加入马华,还要惨遭马华基层断然拒绝。或许眼前利益让他早已忘记,自己曾经亲手签下协议,若是弃船行动党加入其他政党则应自动辞去议员一职。如今梁卓经昧着良心违背承诺却还妄想攀比正气凛然令狐冲,这让金庸大师情何以堪。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霹雳行动党州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