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名昭彰委律政司 迂腐人选辱国辱民

阿都拉萨穆萨受委律政司,将国盟政府的迂腐统治推向新高度。 继近几个月来,官司缠身的巫统以及朋党大鳄一个接一个无罪释放,前反贪会监控组主任阿都拉萨被委任律政司再次现实了国盟对于我国司法的蔑视及不屑。   还记得,阿都拉萨当年亲自演绎已故明福自扼坠楼一说,无耻之举让在场人士嗤之以鼻。 阿都拉萨当年作为反贪局代表律师,不仅说出三岁孩子也无法相信的推测理论,还出言羞辱当时在庭上的已故卡巴星律师。 十年后的今天,国盟将此无耻之徒提拔为检察署第二把交椅。这无疑是对于我国司法的棒头一击、更是对于已故同志的一记侮辱!   国盟政府为了让自己的蹩脚内阁继续独揽大权,不惜将各项机构高职当作筹码,实则换取被选中官员的支持与中心。 国盟为了巩固自身地位,从篡位至今彻底奉行了“分猪肉”式执政。 国盟不仅无法秉行量才录用的道理,甚至不惜重金提拔一个曾经藐视法庭而险些丢牌的无耻之人,让其成为我国律政司。 国盟的无法无天大家有目共睹; 国盟的无德无能是人民的奇耻大辱!   国盟这几个月来的种种行径,彻底显示了与救国救民毫无关系。 更甚的是,国盟在人民眼皮底下,不断地上演一幕幕权益瓜分,把我国奉行的民意民主弃于门外。 针对阿都拉萨被委任律政司,违背道德、有辱智慧,全国社青团必定反对到底!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希盟青年团署理团长   #阿都拉萨不配律政司

扎希让位 纳吉回归 闪电大选要来了?

阿末扎希在脸书发表自己与纳吉对第十五届大选信心十足的贴文。可想而知,阿末扎希此刻已协议让出主席之位,让恶名昭彰的纳吉回归拯救巫统。 即便官非丑闻缠身,纳吉至今在巫统内部的召唤力仍然强大。如刘镇东所言,巫统至今仍然无法摆脱纳吉影子。尤其纳吉的金钱政治手段,在不知悔改的巫统领袖之间仍然备受热捧。因此阿末扎希愿拱手让位也未必空穴来风。 巫统基层早已蠢蠢欲动,随时迎战闪电大选。若纳吉重掌主席之位,无论巫统在来届大选与何政党合作,一旦胜出,纳吉必定再次拜相。尤其现在正处新冠病毒时期,选民士气普遍低迷。若进入闪电大选,投票率偏低以及选民对于政治厌乏,也将有利于巫统凭借自身为最大政党的优势成功胜出。 尽管巫统未曾说出口,但是他们拒绝与土团在选举战场上合作便是个不争的事实。巫统与土团表面合作,实质暗潮汹涌。两党之间多处的席位与利益交叠,心高气傲的巫统自然是不可能与土团共同进退。更何况,慕尤丁已居首相之位,若双方合作,巫统并不是掌握最大权力的一方。巫统领袖们无法分大杯羹,因此巫统与土团之间的相处必然很快破局。 慕尤丁上位至今,纳吉与阿末扎希的案件审讯还在进行中。然而,这并非慕尤丁心疼两人,欲为他们脱罪之举,更不是慕尤丁秉持正义按法行事。反之,慕尤丁深知巫统与土团之间如履薄冰。因此,他肯定不会为两人销案,把案件审讯纳为谈判及威胁的筹码,量巫统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暂时应对的了巫统,恐怕也无法压下国盟内部的权力斗争。国盟议员以及部长之间的争锋相夺、分位不均等问题,国盟瓦解只在旦夕。 慕尤丁如今是内忧外患,处于政治水深火热中。除了巫统与土团之间的明争暗斗,慕派土团内部尚存在一群心怀愧疚和愤怒的国会议员。在政变之时,他们无法反抗党意,但是按照如今的局势,他们让然想维护土团当初成立的原则 - 让阿末扎希和纳吉受到法律制裁。目前看来,若陆续有议员脱离慕尤丁转而投靠敦马阵线也不足为奇。 置于死地而后生对于巫统而言是目前最好的战略。急于重掌利益的巫统早已准备豁出去与土团一交高低、独揽大权。慕尤丁身边四面楚歌,极可能也当机立断对阿末扎希与纳吉的庭案下手,先下手为强。为了独揽,巫统国会议员接下来极有可能撤回对于国盟的支持,逼迫大选闪电提前,誓要逼走慕尤丁及夺取相位。 马来西亚正步入黑暗,人民即将迎来严峻的考验。我们面对的不仅是经济黑暗,同时还有随时翻身的政治黑暗。虽说黑暗的尽头即是光明,但是光明如何降临,那真的只能寄望民间醒觉和团结了。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团长 霹雳兵如港去州议员  

志愿组织派发物资 李存孝:政府应援助而非禁止

抗疫之际,不少非政府组织、青年组织以及福利组织四处张罗筹集资金和物资,让贫困阶级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得到照料。这一群无声的英雄,也是抗疫的前线战士! 志愿组织善用一路以来所搜集的住户与受益者数据资料,让物资分发可以更快速有效地完成。在这一次管制令中,被政府福利政策所遗忘的不乏许多赤贫国民,而这一群贫困人士却是在此时的危机中最需要援助到一群。 有鉴于此,政府有必要承认志愿组织的贡献,并且让他们以前线人员的身份,为这场抗疫行动增添力量。除此,政府也应该给予志愿组织相关支援,例如批准组织分发物资行动。要知道志愿组织不仅减轻了其他前线人员的工作量,他们在援助行动中的经验是社会迫切需要的。 若政府限制志愿组织分发物资的初衷,仅仅是担心病毒感染机率的话,政府大可提出分发物资者必须佩戴防护用具或是为教导他们正确的接触方式。若政府仍然不放心,在分发物资时,也可以委派民防部队或自愿警卫团跟随维持秩序。以上种种提议措施,相比禁止分发物资,更加有效且惠民。 我们认为,若禁止长久以来费心行动的志愿组织,便是等于禁止军队、警察和医务人员执行任务一样,对于整个抗疫行动来说是开倒车,并且对人民不公平。 我们呼吁政府收回禁止志愿组织行动的命令,让人民福祉在这个艰难时刻依然得到维护。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团长

别试图漂白黄日昇 李存孝:应展示清白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7日(星期四)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谴责马青总团长王晓婷,试图模糊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课题,以“漂白”该党候选人黄日昇的嫌疑,并强调总稽查司报告已经直接点出VEP课题的重点。 “在VEP课题被挑起后,黄日昇尚未解释自身清白,选民有知情权,了解候选人的品行及能力,以作出最好的决定。” 李存孝今日针对王晓婷的“照镜”论作出反驳。李存孝指出,《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第258页清楚阐明,2015年10月15日交通部技术委员会报告指黄日昇持股的公司获得合约时,其在银行户头只有36令吉54仙,尔后户头在10月30日才有300万1985令吉。 “为何在交通部技术委员会发出报告后,短短2个星期,就能把公司资金增加至300万令吉?难道是先上车后补票?还是公司短时间就赚了300万?这生意那么好做?” 李存孝说,王晓婷无需作出毫无意义的辩护,因此课题没有人比黄日昇清楚,他应该自己站出来解释,持股25%的他,当时一共注资多少钱,而这笔款项是否全数现金。 “报告白纸黑字清楚说明,黄日升的公司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技术资格,他即使不承认,但口说无凭,他必须拿出实质性的证据驳斥此事。” 李存孝强调,VEP课题的事实摆在眼前,并没有如黄日升讲的对疑问作出解答,反而是一针见血地点出上述问题,促黄日升不要混淆视听、瞒天过海。

黄日昇涉嫌1亿合约 应洗清嫌疑才讨支持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6日(星期三)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丹绒比艾6日讯)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强调,丹绒比艾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日昇必须洗清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嫌疑,证明自己的公司在取得VEP合约的过程是合情、合理、合法,才有资格向选民索讨支持。 他今日针对希盟竞选行动室主席莫哈末韩丹和秘书法依兹的报案,以及黄日昇的回应,发表文告要求黄日昇堂堂正正立即向选民作出公开解释,而非仅表示“已经不是公司股东“试图蒙混而过。 他指出,据《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黄日昇持有25%股权的TCSens公司,在2015年其公司户口只有35令吉54仙时,获得交通部直接洽谈方式批给1亿4945万令吉合约,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黄日昇当时为马华副总秘书,而时任交通部长为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如此庞大的合约没有公开招标,黄日昇对此可以如何解释?难道他会说他不认识廖中莱吗?” 也是霹雳州行政议员的李存孝表示,前朝近10年的施政弊端,令人民今日生活苦不堪言,黄日昇的VEP只是冰山一角。选民不应重投国阵怀抱,而在巫伊联盟为了政治目的大势宣扬种族主义的时候,更不该把选票投给与之为伍的马华候选人。 他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看清现有政治局势,把手中一票投给坚持多元开明的希盟,确保候选人卡敏守土成功,延续已故首相署前副部长莫哈末法力的遗志。 民主行动党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年轻人应当用心体会团结的重要性;珍惜并尊重各族群之间的相处,并且避免做出互相伤害、剥夺他人权利或有违独立宪法的行为。“ 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于数月前在翁姑奥马工艺大学毕业典礼上亲谕了此番叮嘱。 陛下同时呼吁人民应尽责维护和谐与原则,并且互相体谅及维护各方利益。陛下英明公正,热爱子民,备受各界爱戴。遗憾的是,在陛下统治的霹雳州,近日来冒出一名学者,在马来尊严大会上打着煽动憎恨非马来人的旗号高谈阔论,完全违背了陛下谕旨。 此人姓名我们不提也罢。我更要强调的,无论极端分子如何滋事,马来西亚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共享的一片国土,从来都未曾是单一组群族群宗教群垄断拥有,从来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该名讲师的一番歪论,不仅伤害所有非马来人情感,同时也侮辱马来族群。让我们感到气愤的是,这番极端言论打着维护尊严的幌子,大大地扭曲了我们马来西亚民族的认知与身份。 这名讲师必须明白,绝多数的马来人都开放接纳多元马来西亚的概念,而非如他形容的”尊严被糟蹋践踏“和”容易破裂的玻璃心”。他的一番言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故意误导人们唯有透过践踏非马来人才能保住马来族群尊严。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拿督李宗伟、妮可大卫、梁敏仪等体育健将,一次又一次地让大马在国际舞台发光。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为我国航空业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并未我国各族人民提供了上千的工作机会。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卸任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拿督杜春祥少将过去曾在霹雳州哥布山森林与共产游击分子激战,并且为马来西亚陆军服务了42年的光阴。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在砂拉越260万名人口占75.6%的非马来人、在沙巴350万名人口中占250万名的非马来人,都同样地与东马的马来人共享这片占了马来西亚全国面积60%的国土。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我国当年取得独立后,敦伊斯迈即代表马来亚前往联合国会议,为马来亚加入联合国组织进行宣誓。 “尽管我们的财富和生活水平可以与当今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但作为一个小国,我们的基本实力不在于财产问题,而在于我们人民的道德品格和理想。 在马来亚,我们有三个主要族群: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多年来在和平与和谐中共同生活。” “无论是宗教差异、文化背景甚至是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差异,都不足以构成民族团结的障碍。我们期望与世界其他独立国一样,拥有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和利益。马来亚的三大族裔,通过和平手段与宪法、友好谈判和折衷精神并以道德力量达到了期望的结国。“ 明显地,马来亚当时向世界展示的承诺,清楚阐明我国是由三大民族以及其他各族群共同建立起的。难道该名来自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学院的讲师会比敦伊斯迈更清楚独立宪法的宣言吗? 再者,马来亚半岛连同沙巴以及砂拉越建立起了马来西亚,我们今日的国土。没有了沙巴与砂拉越,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根本不会存在。沙巴与砂劳越难道不是国土的一部分?那名讲师难到还活在石器时代与世界严重脱节,甚至口出狂言侮辱宪法、否定一切非马来人的权以与地位? 我强烈建议那名讲师自我反省,好好参透大会中那位有尊严的马来老领导所带出的讯息。践踏他人尊严与剥削别方的权益来弥补己缺,才是侮辱族裔尊严糟蹋民族身份的罪魁祸首。正人先正己,若尊严失踪,要谈尊严还是先从有尊严的人身上学习吧! 李存孝 第五代福建混客家人兼霹雳州子民,马来西亚民族 社青团总团长

李存孝:贩卖大马卡应遭严惩

槟城国民登记局的官员与不法集团里应外合,伪造身份证与报生纸并将这些伪造的证件贩卖给外国人。经过警方的调查后,揭发了这个贩卖伪造证件的不法勾当,并将涉及贩卖证件的国民登记局官员及人士提控上庭。 针对贩卖大马卡事件,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李存孝指出,当局必须针对不法集团非法贩卖大马卡一事,对涉及人士作出严厉的法律制裁,避免不法分子滥用国家资源。 “此举不仅严重抵触我国法律,更是背叛国家的恶行,甚至涉及国安问题。因此,犯罪者应当受到司法制裁。” 他指出,公民权本应属于国民与生俱来或透过正当管道所得的权利。当不法分子为中饱私囊而出卖国家赋予的公民权利,不仅出卖了国家,更是狠狠背叛了所有维护民主公民社会的各方。 他说,所有贪污行贿之举仅能以天下乌鸦一般黑形容,透过不法手段获取公民权,小则触犯法律、大则逐渐瓦解我国多年来建立起的司政系统。 “当我们还在焦头烂额地处理着国内无国籍人士案例的同时,不法分子却贩卖公民权,喂饱自己口袋,此举必须严谴并采取法律追究。” 李存孝表示,“ 非法贩卖身份证风波之中,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就是对于行动党贩卖公民权予中国人民的这项不实指控。若这是事实,行动党大可继续默默将公民权出卖、引入更多外来人口,又何必一直积极向内政部长慕尤丁要求加强处理国内无国籍人士与红身份证的案件呢?” 李存孝强调,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对于不法分子利用非法管道贩卖身份证等失信与滥权之事绝不姑息。 “我谨代表社青团呼吁内政部必对此事加紧追究,同时也高效处理手头上符合公民权资格的个案。”

扎基乃克伤害国民情感,呼吁警方立即送客!

扎基乃克伤害国民情感,呼吁警方立即送客! 不速之客无权质疑马来西亚国民地位 作为马来西亚第五代国民,我很好奇究竟这位被自己国家通缉的不速之客敢在我国国土放肆撒野?这名不受欢迎的通缉犯,到底凭什么胆敢出言不逊、质疑我国公民的地位和爱国之心? 扎基尔这边厢乞讨寄居于我国,另一边厢却又捏造妄言,企图挑拨我国多元社会。他不仅伤害了华印裔社会情感,更加凸显他自身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愚昧和无知。 扎基尔对于一个自己寻求庇护的国家展现如此荒唐行径,假借宗教之名实则散播仇恨,根本不配自称宗教司。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违背所有宗教说秉持的和平原则。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宗教、民族多元的国家,所有人民皆受宪法保障其追逐信仰自由的权利。 扎基尔应当为自己口出妄言负上责任。他不仅侮辱印裔社会的爱国情操、同时以“旧客”谬论讥讽华人离开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作为法治国家,不应容忍这般无耻行为。扎基尔应该即可回返印度去面对他身上的罪名。我强烈谴责扎基尔发表煽动言论的恶心,谨此强烈要求他至此住口,停止发表挑拨我国种族关系言论。 扎基尔如今身在我国国土、就必须遵守我国法治。我呼吁警方立即开档案调查扎基尔的煽动性和种族歧视言论。 旧客新客,从来只有扎基尔奈克。吁请警方立即送客! 李存孝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扎基尔挑拨多元社会 李存孝:请警方立即送客

不速之客无权质疑大马国民地位 作为大马第五代国民,我很好奇究竟这位被自己国家通缉的不速之客敢在我国国土放肆撒野?这名不受欢迎的通缉犯,到底凭什么胆敢出言不逊、质疑我国公民的地位和爱国之心? 扎基尔这边厢乞讨寄居于我国,另一边厢却又捏造妄言,企图挑拨我国多元社会。他不仅伤害了华印裔社会情感,更加凸显他自身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愚昧和无知。 扎基尔对于一个自己寻求庇护的国家展现如此荒唐行径,假借宗教之名实则散播仇恨,根本不配自称宗教司。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违背所有宗教说秉持的和平原则。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宗教、民族多元的国家,所有人民皆受宪法保障其追逐信仰自由的权利。 扎基尔应当为自己口出妄言负上责任。他不仅侮辱印裔社会的爱国情操、同时以“旧客”谬论讥讽华人离开大马。 马来西亚作为法治国家,不应容忍这般无耻行为。扎基尔应该即可回返印度去面对他身上的罪名。我强烈谴责扎基尔发表煽动言论的恶心,谨此强烈要求他至此住口,停止发表挑拨我国种族关系言论。 扎基尔如今身在我国国土、就必须遵守我国法治。我呼吁警方立即开档案调查扎基尔的煽动性和种族歧视言论。 旧客新客,从来只有扎基尔奈克。吁请警方立即送客! 李存孝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大盗纳吉企图脱罪 退税胡言混淆民众

  纳吉为掩盖消费税退款去向,硬撑狡辩退税流程,企图混淆社会、掩盖罪行!纳吉与多名前朝高官狼狈为奸,以盗贼团姿态横扫公款。不仅催生一马基金丑闻、如今更是企图掩盖194亿消费税在前朝手中蒸发的事实。 纳吉似乎忘了,事实胜于雄辩。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针对截至2018年4月30日的账目提呈报告,显示希盟政府在接受管理消费税时,其统一收入户头仅剩4.5亿令吉。尽管纳吉辩解已将将消费税的税收汇入统一收入户头,接著才分阶段把消费税退款汇入消费税退税基金信托户头。然而,退税基金户头余额却明显打脸前朝的牵强说法。公帐会报告亦显示,截止2018年5月30日,政府共拖欠高达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但用以准备退还税务予商家的信托账户,仅剩14亿8600万令吉。 更何况,现已废除的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2)和第54(5)条文阐明,所有GST税收都必须汇入消费税退税基金信托户头,而第54(5)条文阐明,尽管拥有第54(2)条文,财政部长可授权将上述信托户头的部分或全数资金,转移至统一收入户头。纳吉领导的财政部在还未完成退税前,就下令调动消费税汇入统一户头。他针对退税流程,说词反复、解释不清,企图混淆民众为自己脱罪的意图犹如司马昭之心。 希盟自上任以来,不断为纳吉与其前朝团队收拾残局、设法退还消费税予商家至于,仍要面对纳吉不断地厚颜攻击。纳吉对于自身遗留的残局不仅毫无悔意甚至不断口出妄言,行径乍舌让人不敢恭维。甚至此时,仍妄想妖言惑众来塑造自我感觉良好的清白形象。 纳吉的此地无银,印证了他的蛇鼠盗团当初落实消费税,纯粹为了满足前朝挥霍无度、滥权腐败的执政现实。是想像,一个能在一日内豪刷330万卡债的政治人物,如何会对公款谨身节用、为国家开源节流呢?纳吉的种种行径,难道不是在告诉大家,人民一直以来其实只是把钱送入了纳吉口袋、让他中饱私囊? 根据《汉语词典》,“抢劫”被定义为以暴力掠夺。“抢”为夺、硬拿。“劫”为强取,掠夺,以威逼,胁制获取想要的。《牛津字典》将抢劫定义为以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针对个人或地方,进行非法占有财产。 纳吉擅自更改消费税退税流程、挪用公款,属违反法律;他与盗贼团多次以政府无法运作为由,利用消费税要挟人民,属威胁成分;漠视未获退税商家、罔顾人民利益,属损害人民权利。综合上述三大罪名,纳吉的狂妄行径只能以光天化日打家劫舍来形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