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统马华一般黑 假借护权刮民脂

可以理解,在迂腐强权之下长时间被压抑,全马来西亚人民都想在509后最短时间里看到大马焕然一新。尤其马华非常有责任感,日夜督促希盟替他们收拾所留下的烂摊子。 然而制定策略及落实大蓝图需先拟定优先领域与政策,尤其以人民的需求优先排位。我们得切记,新马来西亚是一个与时并进的理念,并非只是一句口号。马华在位60年默默看着没办法改变的局面,半年内要求希盟立刻做到,我只能说感谢马华对希盟的欣赏和器重。 谈起拉大拨款事件,马华表面上显得十分关心华裔子弟教育前景。实际上,马华才是面对华社教育袖手旁观、甚至利用华裔子弟的前途为赌注的恶劣党派。拉曼学府的诞生,源自于当时华社尤其独中社群渴望一所可以让他们不必庞大留学费用也可继续深造的本地独立大学。为此,当年董教总还与华社积极展开独立大学筹款运动。 1968年,马华曾经公开指责独立大学的概念存有政治意图,附和巫统坚决反对设立独大的立场。之后,马华为安抚华社强烈的不满,同年呈上“设立一间高等学府以抗衡独大之计划备忘录”。这便是拉曼学府的演变由来。由此可见,马华当年成立拉曼大学,政治意图更胜扶持华社教育。 多年以来,马华除了以设立拉曼大学大肆渲染功绩以外,其位于拉大教育基金会及拉大信托委员局的势力不容小觑。马华明知故犯违反章程,全数委任党内高层入信托委员局。马华这备受质疑之举,到底是为华社还是为自己?拉大到底是华社的教育希望,还是仅被马华视作棋子的政治筹码罢了? 49年来,拉曼大学培育出的优秀华裔子弟是社会有目共睹且毋庸置疑的事实。马华表示希盟政府为报复而在2019预算案删除拉大行政拨款的指控,严重误导民众,也是马华一贯为掩饰自己而企图转移民众视线的奸计。马华以行政拨款风波要挟华社 – “不拨款就起价”, 如此态度实在让人无法信服马华是真心为华裔子弟教育前途谋福址。 60年执政让马华累计20亿党产,乍看理财有道,应成一众榜样。马华创办的自立合作社从2015至2017年共获1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这笔拨款以4%年利率借贷予华商,每年利息可净赚600万令吉,10年免息期内可干捞6000万令吉。再看拉大储备金至今对外宣布达5.8亿令吉。这些巨款到底为何用途?发展了华社还是发展了马华口袋? 马华,一个背负着丰厚利息资产的国内大党,以一句没有拨款为由便向清寒子弟调涨学费,到底是谁在打压华社、消费华社?魏家祥口口声声表示政府缩减政拨款导致拉大经营艰难。同时间,卸任马华总会长、信托委员局主席廖中莱位于拉大学府的1000平方尺的办公室则准备着进行装修翻新。尽管马华前言不对后语并非新鲜事,但让人不禁怀疑马华口中的缺乏经费,到底是用在谁身上的经费?各界百般敦促,马华始终不肯放手拉大,当中缘由不言而喻。 综上所述,我要感谢马青团长王晓庭替我们澄清,行动党不是第二个马华。行动党不敢像马华一样,以华社为筹码达到一己私欲;行动党也更不敢如马华般,消费华裔子弟前途而达到壮大政党的意图。行动党更加不敢学习马华与巫统,只手遮天的同时还要批评对方的不配合。由始至终,行动党是属于马来西亚人的全民政党。在社会民主主义以及多元种族主义下,行动党决心将人民从国阵政治恐吓及种族主义的挟持中解行动党绝非马华2.0 也不会是另一个如巫统与马华般鼓吹种族主义的政党。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希盟青年团署理团长 霹雳州青年体育发展行政议员

李存孝:接受阿都拉欣入党等于背叛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暨霹雳州青年及体育发展行政议员李存孝指出,接受前马六甲首长阿都拉欣入党等于背叛。 “或许某些人已逐渐淡忘,班迪阿末女士在获知当年只有14岁的未成年外孙女被奸污时所承受的锥心之痛。如今,该名强奸犯仍然逍遥法外。” 也许一些人也逐渐淡忘,今日的财政部长在1998年还只是一名反对党人民代议士。当年,林部长只因替孤苦无依的班迪阿末以及奸污案受害者讨回公道,被陷害致饱受牢狱之灾。 尽管如此,这些挥之不去的阴影深深烙在林冠英部长家人以及奸污案受害者亲人的脑海;人民无法忘记、曾参与斗争的我们更是无法忘怀! 当初,敦马哈迪宣布与拿督斯里安华连成一线对抗巫统以拯大马时,阿都拉欣未曾表态甚至未见踪影。如今,牺牲与斗争为国家带来一丝曙光的时候,我们别忘了,阿都拉欣在这个过程中未曾付出过一丝一毫! 再回想当年,震惊马来西亚全国的安华嫖妓的性爱短片幕后操盘者“拿督T三人组”,其中一人便是今时今日胆敢申请加入土著团结党的阿都拉欣!包括阿都拉欣在内的三个卑鄙小人透过扭曲事实的下三滥手段,找来替身和妓女拍摄色情影片污蔑拿督斯里安华。种种黑暗的政治阴谋,相信对多数人民而言仍历历在目。 阿都拉欣想要加入土团党是他的个人权利,但是是否接受阿都拉欣完全落在土团党领袖的决定之上。 作为并肩作战的盟党,土团党一直让我敬仰。一路以来,我们与公正党及诚信党突破重重难关,誓要将国家从国阵及巫统的腐败统治中解放。尽管经过不少考验,但我相信党与党之间的友谊连结甚是稳固。若土团党接受阿都拉欣入党,便是土团党罔顾与盟党建立的信任、可说是最狠心的背叛。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勿为难毕业生 检讨高教贷款偿还政策

青年毕业生是促使国家进步的催化剂,政府必须减轻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给他们带来的负担。 毕业生是国家培育的新晋领导,他们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国家的发展方针。当意识到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后,希望联盟青年团早已于2017年针对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事宜提出了相关的建议,减轻年轻一代的经济负担。当时,我是其中一个积极推行此运动的青年领导之一。 希望联盟一向是重视青年群,因此我们提出偿还国家高教贷款的建议不仅被接纳为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之一,还被列入了希望联盟十项百日新政其中之一项承诺。 针对这项承诺,希望联盟政府表示:“收入少于4000令吉的贷款者可延迟偿还贷款,并取消列入黑名单政策”。除此,2018年5月首次出任教育部长的马智礼医生也发出声明表示希望联盟政府将会遵守承诺。 事过几个月,政府突然改变立场并鉴于经济及国债的影响等因素,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表明任何月入高于1000令吉的贷款者必须定期扣除贷款者的2%至15%月收入以偿还高教贷款。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贪污案件以及滥用权力,导致我国负债累累、人民的生活负担与日俱增。然而这项严重的结果,却被迫由年轻的毕业生们承担。 新生代青年,尤其毕业生,在新的工作环境中身处劣势,甚至必须背负偿还高教贷款的重担。我们不能忘记,青年在第14届选举中大量的票数功不可没,而受惠于高教贷款的青年总人数众多,总共有近三百万人。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主席旺赛夫发文讽刺:“一个月600令吉的汽车分期付款付得起,可是一个月90令吉的高教贷款却付不起”。这是十分不当的言论。 作为了解我国经济市场的领袖,他应当清楚我国目前的公共交通系统有待改进。除了使用自己的轿车上班以外,年轻人几乎别无选择。其中有家室的年轻人更是影响甚大。 至于居于首都的人民,他们每月在轻快铁、地铁和巴士等交通花费大约400令吉。 另外,他们也花费至少500令吉来租一间中大型的房子。 这还未包括其他日常的饮食开销等。 有鉴于此,在月薪只比底薪1100令吉稍微多出一点的情况下,试想想这些年轻毕业生在大都市如何维持生活素质。另一方面,在半城乡区生活的青年几乎无就业机会。即便一份临时工,他们同时必须与中五毕业生和外劳争取工作机会。 百日新政提及的偿还高教贷款的承诺必须被遵守和实行。虽然国家面对令人不满的经济状态,希望联盟政府也必须坚守对年轻人的承诺。 若以国债及经济不景气作为借口,那么政府为何实行废除消费税(GST)呢?废除消费税纵便加压于我国现有经济状况,但为了人民政府依然毅力宣布废除。 我们并非像伊斯兰党一样提出无理要求,如:在不顾及国家经济的情况下取消高教贷款。我赞同贷款者绝对有义务还清款项,只不过偿还贷款的方式可以再作商讨和进行调整。这是希望联盟政府的承诺。我们不能把年轻人的希望粉碎。他们是国家进步的催化剂,不要再用老套的方法增添他们的负担;请减轻他们的高教贷款负担!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为别人点一盏灯,照亮别人,也照亮了自己。 李存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