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试图漂白黄日昇 李存孝:应展示清白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7日(星期四)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谴责马青总团长王晓婷,试图模糊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课题,以“漂白”该党候选人黄日昇的嫌疑,并强调总稽查司报告已经直接点出VEP课题的重点。 “在VEP课题被挑起后,黄日昇尚未解释自身清白,选民有知情权,了解候选人的品行及能力,以作出最好的决定。” 李存孝今日针对王晓婷的“照镜”论作出反驳。李存孝指出,《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第258页清楚阐明,2015年10月15日交通部技术委员会报告指黄日昇持股的公司获得合约时,其在银行户头只有36令吉54仙,尔后户头在10月30日才有300万1985令吉。 “为何在交通部技术委员会发出报告后,短短2个星期,就能把公司资金增加至300万令吉?难道是先上车后补票?还是公司短时间就赚了300万?这生意那么好做?” 李存孝说,王晓婷无需作出毫无意义的辩护,因此课题没有人比黄日昇清楚,他应该自己站出来解释,持股25%的他,当时一共注资多少钱,而这笔款项是否全数现金。 “报告白纸黑字清楚说明,黄日升的公司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技术资格,他即使不承认,但口说无凭,他必须拿出实质性的证据驳斥此事。” 李存孝强调,VEP课题的事实摆在眼前,并没有如黄日升讲的对疑问作出解答,反而是一针见血地点出上述问题,促黄日升不要混淆视听、瞒天过海。

黄日昇涉嫌1亿合约 应洗清嫌疑才讨支持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6日(星期三)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丹绒比艾6日讯)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强调,丹绒比艾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日昇必须洗清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嫌疑,证明自己的公司在取得VEP合约的过程是合情、合理、合法,才有资格向选民索讨支持。 他今日针对希盟竞选行动室主席莫哈末韩丹和秘书法依兹的报案,以及黄日昇的回应,发表文告要求黄日昇堂堂正正立即向选民作出公开解释,而非仅表示“已经不是公司股东“试图蒙混而过。 他指出,据《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黄日昇持有25%股权的TCSens公司,在2015年其公司户口只有35令吉54仙时,获得交通部直接洽谈方式批给1亿4945万令吉合约,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黄日昇当时为马华副总秘书,而时任交通部长为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如此庞大的合约没有公开招标,黄日昇对此可以如何解释?难道他会说他不认识廖中莱吗?” 也是霹雳州行政议员的李存孝表示,前朝近10年的施政弊端,令人民今日生活苦不堪言,黄日昇的VEP只是冰山一角。选民不应重投国阵怀抱,而在巫伊联盟为了政治目的大势宣扬种族主义的时候,更不该把选票投给与之为伍的马华候选人。 他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看清现有政治局势,把手中一票投给坚持多元开明的希盟,确保候选人卡敏守土成功,延续已故首相署前副部长莫哈末法力的遗志。 民主行动党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年轻人应当用心体会团结的重要性;珍惜并尊重各族群之间的相处,并且避免做出互相伤害、剥夺他人权利或有违独立宪法的行为。“ 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于数月前在翁姑奥马工艺大学毕业典礼上亲谕了此番叮嘱。 陛下同时呼吁人民应尽责维护和谐与原则,并且互相体谅及维护各方利益。陛下英明公正,热爱子民,备受各界爱戴。遗憾的是,在陛下统治的霹雳州,近日来冒出一名学者,在马来尊严大会上打着煽动憎恨非马来人的旗号高谈阔论,完全违背了陛下谕旨。 此人姓名我们不提也罢。我更要强调的,无论极端分子如何滋事,马来西亚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共享的一片国土,从来都未曾是单一组群族群宗教群垄断拥有,从来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该名讲师的一番歪论,不仅伤害所有非马来人情感,同时也侮辱马来族群。让我们感到气愤的是,这番极端言论打着维护尊严的幌子,大大地扭曲了我们马来西亚民族的认知与身份。 这名讲师必须明白,绝多数的马来人都开放接纳多元马来西亚的概念,而非如他形容的”尊严被糟蹋践踏“和”容易破裂的玻璃心”。他的一番言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故意误导人们唯有透过践踏非马来人才能保住马来族群尊严。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拿督李宗伟、妮可大卫、梁敏仪等体育健将,一次又一次地让大马在国际舞台发光。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为我国航空业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并未我国各族人民提供了上千的工作机会。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卸任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拿督杜春祥少将过去曾在霹雳州哥布山森林与共产游击分子激战,并且为马来西亚陆军服务了42年的光阴。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在砂拉越260万名人口占75.6%的非马来人、在沙巴350万名人口中占250万名的非马来人,都同样地与东马的马来人共享这片占了马来西亚全国面积60%的国土。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我国当年取得独立后,敦伊斯迈即代表马来亚前往联合国会议,为马来亚加入联合国组织进行宣誓。 “尽管我们的财富和生活水平可以与当今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但作为一个小国,我们的基本实力不在于财产问题,而在于我们人民的道德品格和理想。 在马来亚,我们有三个主要族群: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多年来在和平与和谐中共同生活。” “无论是宗教差异、文化背景甚至是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差异,都不足以构成民族团结的障碍。我们期望与世界其他独立国一样,拥有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和利益。马来亚的三大族裔,通过和平手段与宪法、友好谈判和折衷精神并以道德力量达到了期望的结国。“ 明显地,马来亚当时向世界展示的承诺,清楚阐明我国是由三大民族以及其他各族群共同建立起的。难道该名来自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学院的讲师会比敦伊斯迈更清楚独立宪法的宣言吗? 再者,马来亚半岛连同沙巴以及砂拉越建立起了马来西亚,我们今日的国土。没有了沙巴与砂拉越,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根本不会存在。沙巴与砂劳越难道不是国土的一部分?那名讲师难到还活在石器时代与世界严重脱节,甚至口出狂言侮辱宪法、否定一切非马来人的权以与地位? 我强烈建议那名讲师自我反省,好好参透大会中那位有尊严的马来老领导所带出的讯息。践踏他人尊严与剥削别方的权益来弥补己缺,才是侮辱族裔尊严糟蹋民族身份的罪魁祸首。正人先正己,若尊严失踪,要谈尊严还是先从有尊严的人身上学习吧! 李存孝 第五代福建混客家人兼霹雳州子民,马来西亚民族 社青团总团长

李存孝:贩卖大马卡应遭严惩

槟城国民登记局的官员与不法集团里应外合,伪造身份证与报生纸并将这些伪造的证件贩卖给外国人。经过警方的调查后,揭发了这个贩卖伪造证件的不法勾当,并将涉及贩卖证件的国民登记局官员及人士提控上庭。 针对贩卖大马卡事件,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李存孝指出,当局必须针对不法集团非法贩卖大马卡一事,对涉及人士作出严厉的法律制裁,避免不法分子滥用国家资源。 “此举不仅严重抵触我国法律,更是背叛国家的恶行,甚至涉及国安问题。因此,犯罪者应当受到司法制裁。” 他指出,公民权本应属于国民与生俱来或透过正当管道所得的权利。当不法分子为中饱私囊而出卖国家赋予的公民权利,不仅出卖了国家,更是狠狠背叛了所有维护民主公民社会的各方。 他说,所有贪污行贿之举仅能以天下乌鸦一般黑形容,透过不法手段获取公民权,小则触犯法律、大则逐渐瓦解我国多年来建立起的司政系统。 “当我们还在焦头烂额地处理着国内无国籍人士案例的同时,不法分子却贩卖公民权,喂饱自己口袋,此举必须严谴并采取法律追究。” 李存孝表示,“ 非法贩卖身份证风波之中,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就是对于行动党贩卖公民权予中国人民的这项不实指控。若这是事实,行动党大可继续默默将公民权出卖、引入更多外来人口,又何必一直积极向内政部长慕尤丁要求加强处理国内无国籍人士与红身份证的案件呢?” 李存孝强调,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对于不法分子利用非法管道贩卖身份证等失信与滥权之事绝不姑息。 “我谨代表社青团呼吁内政部必对此事加紧追究,同时也高效处理手头上符合公民权资格的个案。”

扎基乃克伤害国民情感,呼吁警方立即送客!

扎基乃克伤害国民情感,呼吁警方立即送客! 不速之客无权质疑马来西亚国民地位 作为马来西亚第五代国民,我很好奇究竟这位被自己国家通缉的不速之客敢在我国国土放肆撒野?这名不受欢迎的通缉犯,到底凭什么胆敢出言不逊、质疑我国公民的地位和爱国之心? 扎基尔这边厢乞讨寄居于我国,另一边厢却又捏造妄言,企图挑拨我国多元社会。他不仅伤害了华印裔社会情感,更加凸显他自身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愚昧和无知。 扎基尔对于一个自己寻求庇护的国家展现如此荒唐行径,假借宗教之名实则散播仇恨,根本不配自称宗教司。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违背所有宗教说秉持的和平原则。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宗教、民族多元的国家,所有人民皆受宪法保障其追逐信仰自由的权利。 扎基尔应当为自己口出妄言负上责任。他不仅侮辱印裔社会的爱国情操、同时以“旧客”谬论讥讽华人离开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作为法治国家,不应容忍这般无耻行为。扎基尔应该即可回返印度去面对他身上的罪名。我强烈谴责扎基尔发表煽动言论的恶心,谨此强烈要求他至此住口,停止发表挑拨我国种族关系言论。 扎基尔如今身在我国国土、就必须遵守我国法治。我呼吁警方立即开档案调查扎基尔的煽动性和种族歧视言论。 旧客新客,从来只有扎基尔奈克。吁请警方立即送客! 李存孝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扎基尔挑拨多元社会 李存孝:请警方立即送客

不速之客无权质疑大马国民地位 作为大马第五代国民,我很好奇究竟这位被自己国家通缉的不速之客敢在我国国土放肆撒野?这名不受欢迎的通缉犯,到底凭什么胆敢出言不逊、质疑我国公民的地位和爱国之心? 扎基尔这边厢乞讨寄居于我国,另一边厢却又捏造妄言,企图挑拨我国多元社会。他不仅伤害了华印裔社会情感,更加凸显他自身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愚昧和无知。 扎基尔对于一个自己寻求庇护的国家展现如此荒唐行径,假借宗教之名实则散播仇恨,根本不配自称宗教司。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违背所有宗教说秉持的和平原则。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宗教、民族多元的国家,所有人民皆受宪法保障其追逐信仰自由的权利。 扎基尔应当为自己口出妄言负上责任。他不仅侮辱印裔社会的爱国情操、同时以“旧客”谬论讥讽华人离开大马。 马来西亚作为法治国家,不应容忍这般无耻行为。扎基尔应该即可回返印度去面对他身上的罪名。我强烈谴责扎基尔发表煽动言论的恶心,谨此强烈要求他至此住口,停止发表挑拨我国种族关系言论。 扎基尔如今身在我国国土、就必须遵守我国法治。我呼吁警方立即开档案调查扎基尔的煽动性和种族歧视言论。 旧客新客,从来只有扎基尔奈克。吁请警方立即送客! 李存孝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大盗纳吉企图脱罪 退税胡言混淆民众

  纳吉为掩盖消费税退款去向,硬撑狡辩退税流程,企图混淆社会、掩盖罪行!纳吉与多名前朝高官狼狈为奸,以盗贼团姿态横扫公款。不仅催生一马基金丑闻、如今更是企图掩盖194亿消费税在前朝手中蒸发的事实。 纳吉似乎忘了,事实胜于雄辩。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针对截至2018年4月30日的账目提呈报告,显示希盟政府在接受管理消费税时,其统一收入户头仅剩4.5亿令吉。尽管纳吉辩解已将将消费税的税收汇入统一收入户头,接著才分阶段把消费税退款汇入消费税退税基金信托户头。然而,退税基金户头余额却明显打脸前朝的牵强说法。公帐会报告亦显示,截止2018年5月30日,政府共拖欠高达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但用以准备退还税务予商家的信托账户,仅剩14亿8600万令吉。 更何况,现已废除的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2)和第54(5)条文阐明,所有GST税收都必须汇入消费税退税基金信托户头,而第54(5)条文阐明,尽管拥有第54(2)条文,财政部长可授权将上述信托户头的部分或全数资金,转移至统一收入户头。纳吉领导的财政部在还未完成退税前,就下令调动消费税汇入统一户头。他针对退税流程,说词反复、解释不清,企图混淆民众为自己脱罪的意图犹如司马昭之心。 希盟自上任以来,不断为纳吉与其前朝团队收拾残局、设法退还消费税予商家至于,仍要面对纳吉不断地厚颜攻击。纳吉对于自身遗留的残局不仅毫无悔意甚至不断口出妄言,行径乍舌让人不敢恭维。甚至此时,仍妄想妖言惑众来塑造自我感觉良好的清白形象。 纳吉的此地无银,印证了他的蛇鼠盗团当初落实消费税,纯粹为了满足前朝挥霍无度、滥权腐败的执政现实。是想像,一个能在一日内豪刷330万卡债的政治人物,如何会对公款谨身节用、为国家开源节流呢?纳吉的种种行径,难道不是在告诉大家,人民一直以来其实只是把钱送入了纳吉口袋、让他中饱私囊? 根据《汉语词典》,“抢劫”被定义为以暴力掠夺。“抢”为夺、硬拿。“劫”为强取,掠夺,以威逼,胁制获取想要的。《牛津字典》将抢劫定义为以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针对个人或地方,进行非法占有财产。 纳吉擅自更改消费税退税流程、挪用公款,属违反法律;他与盗贼团多次以政府无法运作为由,利用消费税要挟人民,属威胁成分;漠视未获退税商家、罔顾人民利益,属损害人民权利。综合上述三大罪名,纳吉的狂妄行径只能以光天化日打家劫舍来形容了。

伊党妇女组促废多源流小学,居心何在?

50年代以及60年代初是我国教育发展的分水岭。马来西亚当时从殖民国,摇身成为独立自主国。纵观历史,马来西亚从英殖时代起,就一直呈现着种族多元的社会体系。我国的多元社会特质深深影响了教育体系的发展,形成了今日的多源流教育制度。 一直以来,我国的和谐社会建立于各族之间的相互包容与相互尊重。尽管偶尔会有意见的分歧,但是大家都懂得互相尊敬、团结。纵然口操不同语言,人民之间仍和平相处甚至互相学习。反之,表面上同声同气的背地里还可能面对同床异梦的分歧。这一点相信伊党不会感到陌生。因此,伊妇在全国代表大会上,以多源流学校奠定不同学习语言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绝对是无稽之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针对以母语进行基础教学作出多项研究。研究报告指出,在家庭或学前环境中对儿童使用母语有助于他们顺利学习母语读写能力,并可能有利于后期在学校第二语言的学习。此外,报告也强调了教育早期母语教育的重要性。 根据统计,仅是在今年,选择将孩子送入多源流小学求学的巫裔家长占就读人数的16%。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既然身处同一个国家,共享同样的社会资源,我们又何必出言否定多源流学校里莘莘学子的求学机会,以不文明手段去伤害各族之间的情感呢?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近来曾发布文告,推翻多源流学校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由此可见,伊党妇女组针对多源流学校的恶意诬蔑,除了为自己捞取些许廉价政治以及煽动种族情绪以外,对于教育发展甚至社会进步毫无意义可言。反之,在这个改变的节骨眼上,我们更应该着重于改善教育体系、提升教育质量,为教育部长马智礼与其团队提出具建设性意见以及实际的支持。 针对此事,社青团促请警方介入调查伊党妇女组这一番极端并且挑拨国民的言论。伊党妇女组发表的“伟论”,在代表大会当日立即遭到伊党副主席阿末山苏里打脸,指其立场纯属个人看法,并非伊党政策。伊妇此番发表不但鲁莽,甚至与自身党内部构成矛盾。前言不搭后语,实在让人怀疑伊党到底在耍什么把戏?真真假假,居心何在呢?

巫伊联姻历史重演 伊党厚颜重拾旧欢

文: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 从金马仑到士毛月,甚至是即将拉开序幕的晏斗补选都无一不充分展现了民主体重的操作。首先,我要在此真诚恭贺南利莫哈末诺以及再卡利亚哈纳菲在上两场补选中胜出。然而,胜利的背后,始终与选战手段息息相关,而近来似乎耀眼的国阵胜利,仅是虚有其表的装腔作势。 在金马仑与士毛月初尝甜头后,巫统与伊斯兰党果不其然将立场明朗化,出现了今日巫伊联姻的局面。巫伊两党甚至为这场联姻冠上穆斯林大团结的面具,同时却又否决一切排挤其他族群国民的指控。 纵观我国政治历史,国阵乃叱咤风云60年的执政党, 而在513后极弱势情况下,1973年曾以穆斯林大团结的面具与伊觉合拼。1977年间,巫统恢复元气后,伊党却惨遭巫统“打了斋不要和尚”,过桥抽板,被淘汰踢出局。如今,眼看巫统被自己的贪污腐败反噬,人民把它打得落花流水,奄奄一息,伊党却在这个时候向众人嗤之以鼻的巫统抛出救命绳,其中动机不言而喻。看见伊党重蹈覆轍,重演历史,再次给巫统拿自己来借尸还魂,而过程中搞得国家政冶乌烟瘴气。 就现今局面而言,伊党难道伟大得无条件包容和接受了巫统 - 一个以贪腐及私利为行事作风的政党?伊党中央委员聂阿都甚至苦口婆心地劝导党员放下对巫统的仇恨,要他们为过去与巫统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一家亲。明显地,伊党中央委员的这一席“金玉良言”更加凸显了伊党在新马来西亚政治局面早已穷途末路。如今他们唯有靠着极端主义以及捏造妄言继续在我国政坛上苟且偷生。 回顾不久前,巫统强抢掠夺、腐败无度,伊斯兰党还在自己与巫统之间欲拒还迎的关系遮遮掩掩。如今,伊斯兰党抛开一切世俗束缚,高调与巫统秀恩爱,完完全全违背了自己当初对抗贪腐的原则。 巫伊两党之间的领导层在以穆斯林大团结为由宣布合作以后便如胶似漆、恩爱非常。对于忠于伊党最初斗争理念的基层而言,巫伊联姻的这一场戏其实根本是狗急跳墙之举,虚伪得甚至让人觉得恶心。尽管伊党内部曾为巫伊结盟之事进行辩论和抗议,然而伊党最高领导层最后仍然一意孤行,促成了今日巫伊联姻的局面。 巫伊结盟让不少伊党成员感到失望和痛心。对于许多伊党的忠实支持者来说,巫伊联姻的决定是一个沉重的背叛。巫伊打着穆斯林大团结的旗号,污蔑民选执政党散播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反观现实,真正实行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是一直以来背着人民在台底勾脚的巫统和伊党。 巫统与伊党如今肆无忌惮地以下流手段争夺政治权利。例如在起诉《砂劳越报告》记者克莱尔一案中,伊斯兰党突然撤回诉讼。事实上,伊党付款予克莱尔以达至庭外和解。尽管伊党坚决否认付款和解一事,但证据凿实,并非伊党否认便可完事。 不久前,霹雳州伊青副团长曾自命清高,豪无证据,无中生有地指责行动党收取来历不明的外国捐款。同时间,伊党与巫统也双双出击,散播霹雳州国阵转占多数席位以及觐见霹雳州苏丹不实谣言,企图动摇希盟政府地位。谎言、污蔑、抹黑等卑鄙手段似乎根深蒂固地埋在巫统和伊党的骨子里,挥之不去。 更为令人咋舌的是,霹雳州伊青团长如今改口认为2009年霹雳州变天事件并无不妥。当年国阵强夺霹雳州政权时,伊党仍是民联一员,也亲身经历民主黑暗的一天。如今,伊党冀望巫统施舍给自己一点政治势力,毅然放下尊严,说出尽是讨好巫统的话。伊党口口声声表示与巫统结盟是为了维护穆斯林大团结。难道伊党所谓的‘穆斯林大团结’必须和只能建立于欺瞒哄骗的盗贼统治之上? 今天我们见证巫伊联姻、见证伊党接纳巫统残暴与极端的政治理念,同时也见证仍想对抗贪污腐败的伊党党员无奈面对黑暗的降临。

巫统马华一般黑 假借护权刮民脂

可以理解,在迂腐强权之下长时间被压抑,全马来西亚人民都想在509后最短时间里看到大马焕然一新。尤其马华非常有责任感,日夜督促希盟替他们收拾所留下的烂摊子。 然而制定策略及落实大蓝图需先拟定优先领域与政策,尤其以人民的需求优先排位。我们得切记,新马来西亚是一个与时并进的理念,并非只是一句口号。马华在位60年默默看着没办法改变的局面,半年内要求希盟立刻做到,我只能说感谢马华对希盟的欣赏和器重。 谈起拉大拨款事件,马华表面上显得十分关心华裔子弟教育前景。实际上,马华才是面对华社教育袖手旁观、甚至利用华裔子弟的前途为赌注的恶劣党派。拉曼学府的诞生,源自于当时华社尤其独中社群渴望一所可以让他们不必庞大留学费用也可继续深造的本地独立大学。为此,当年董教总还与华社积极展开独立大学筹款运动。 1968年,马华曾经公开指责独立大学的概念存有政治意图,附和巫统坚决反对设立独大的立场。之后,马华为安抚华社强烈的不满,同年呈上“设立一间高等学府以抗衡独大之计划备忘录”。这便是拉曼学府的演变由来。由此可见,马华当年成立拉曼大学,政治意图更胜扶持华社教育。 多年以来,马华除了以设立拉曼大学大肆渲染功绩以外,其位于拉大教育基金会及拉大信托委员局的势力不容小觑。马华明知故犯违反章程,全数委任党内高层入信托委员局。马华这备受质疑之举,到底是为华社还是为自己?拉大到底是华社的教育希望,还是仅被马华视作棋子的政治筹码罢了? 49年来,拉曼大学培育出的优秀华裔子弟是社会有目共睹且毋庸置疑的事实。马华表示希盟政府为报复而在2019预算案删除拉大行政拨款的指控,严重误导民众,也是马华一贯为掩饰自己而企图转移民众视线的奸计。马华以行政拨款风波要挟华社 – “不拨款就起价”, 如此态度实在让人无法信服马华是真心为华裔子弟教育前途谋福址。 60年执政让马华累计20亿党产,乍看理财有道,应成一众榜样。马华创办的自立合作社从2015至2017年共获1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这笔拨款以4%年利率借贷予华商,每年利息可净赚600万令吉,10年免息期内可干捞6000万令吉。再看拉大储备金至今对外宣布达5.8亿令吉。这些巨款到底为何用途?发展了华社还是发展了马华口袋? 马华,一个背负着丰厚利息资产的国内大党,以一句没有拨款为由便向清寒子弟调涨学费,到底是谁在打压华社、消费华社?魏家祥口口声声表示政府缩减政拨款导致拉大经营艰难。同时间,卸任马华总会长、信托委员局主席廖中莱位于拉大学府的1000平方尺的办公室则准备着进行装修翻新。尽管马华前言不对后语并非新鲜事,但让人不禁怀疑马华口中的缺乏经费,到底是用在谁身上的经费?各界百般敦促,马华始终不肯放手拉大,当中缘由不言而喻。 综上所述,我要感谢马青团长王晓庭替我们澄清,行动党不是第二个马华。行动党不敢像马华一样,以华社为筹码达到一己私欲;行动党也更不敢如马华般,消费华裔子弟前途而达到壮大政党的意图。行动党更加不敢学习马华与巫统,只手遮天的同时还要批评对方的不配合。由始至终,行动党是属于马来西亚人的全民政党。在社会民主主义以及多元种族主义下,行动党决心将人民从国阵政治恐吓及种族主义的挟持中解行动党绝非马华2.0 也不会是另一个如巫统与马华般鼓吹种族主义的政党。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希盟青年团署理团长 霹雳州青年体育发展行政议员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