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被对付后叫人种菜应急 李存孝抨霹大臣献议无厘头

【前强权清空农民土地,后献议种菜养禽应急: 大臣驴唇马嘴,言行相悖。】 霹雳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萨拉尼建议人民自己种植蔬菜,自己喂养家禽等等。例如;养羊,奶牛,水牛和鸡等等。言之凿凿却毫无实际实际可言;在这人民水深火热之时,根本就是几句风凉话! 其实在霹雳州内,无论是城市或乡下都不难看到人民耕种的心血.。有些是大型耕种、有些是住宅区里的小型种植。城市农耕「urban farming」对于人民来说根本不陌生,州务大臣倒不必大费周章向人民解释这个基本概念。 示意图 州务大臣应当了解的是,人民的小型耕种活动经常处处受到州政府的刁难。仅仅在斋戒月和开斋节期间,霹雳州的珠宝、珠毛、供桥、布先、桂花村、丹那依淡新村以及曾吉京丁新村和霹雳州其他几个地方都发生了强行清空农耕地事件。当小农民被赶出他们辛辛苦苦开垦耕种的土地时,霹雳州政府到底凭什么认为自己能提供人民稳定的粮食供应?

马华高调支持伊党 ...

马华副总会长兼副青体部长郑联科在是否能够与伊斯兰党合作的课题上,为了美化后者而降低自己及马华的尊严与地位,令人感到蒙羞及遗憾。 为替其过气政党提高曝光率,郑联科不惜力捧伊斯兰党以达到低级政治宣传。该名马华高层在公开场合中,表达马华愿意与极端伊党在中央政府里合作。言下之意,为保中央政权,马华一贯不择手段。 郑联科在该公开表态中指出,“马华接受任何人,只不过马华有自己的争斗平台,也要维护宪法和法律。” 这番言论加上马华对于伊党的高调支持,印证了马华和伊党早就同枕共眠,甚至马华将伊党的极端策略视为高尚的斗争。

霹雳州洞庙特委会会议 希盟代表力争4项合法化目标

霹雳州洞庙特委会州议会代表联署:希盟代表在洞穴庙宇特委会力争4项合法化目标日前,我们三名州议员代表霹雳州议会在2月7日出席了第一次的石灰岩洞穴庙宇特别委员会(洞庙特委会)会议,有关会议由霹雳州土地局及霹雳州政府主持。我们表示欣慰,因为执政政府接受了我们的建议而成立一个跨政党的委员会,涉及所有在野党议员,共同协商并解决此项缠绕已久的问题。我们在该委员会里的立场鲜明,那就是应根据国家土地法典第62条文,将所有相关地方考虑划为合法的宗教保留地,前提是必须遵守公共安全及环境保护的条件之下。而主要的目标是:1)予信徒们保留宗教膜拜场所 2)透过旅游业使相关地方成为地方经济来源 3)突出有关大自然的产业及特殊文化 4)填补有关石灰岩山洞用途及非伊斯兰宗教场所的政策空缺

社青团:马汉顺发布误导性言论欺骗人民

民主行动党霹雳州财政兼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炮轰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马汉顺就洞穴庙宇清空令事件上,不但没有进行实际的建设性工作,更发布误导性言论欺骗人民。 他也奉劝马华或马汉顺,勿在华社课题上鱼目混珠并添乱,免得把问题加深。 “霹雳州民主行动党党要昨日与霹雳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沙拉尼会面商讨此事,以旅客与相关人士安全、在地历史文化、旅游业发展的角度提出建议设立特别委员会。有关建议在会面当中获得了州务大臣的认同并接纳,更答应会带上行政会议。“ 李存孝指出,霹州务大臣今日行政会议后表示有关山洞庙宇清空令并没有撤回,至今为止仍然有效;并不如马汉顺向媒体表示那样即时取消,行为如同欺骗人民,捞取政治资本。

水灾对新冠病传播有乘数效应 灾后或面临卫生经济多重危机

疫情期间发生的天灾,可促使公共卫生及经济危机倍增。但从大马政府的反应可见,他们对于这种危机是根本无知的。 我们将面临另一场巨大的考验。上星期雪兰莪州及彭亨州发生的严重的水灾,或许是其他城市相续被淹没的先兆。日前,国家安全理事会发布警报,表示将动员全国机制来应对水灾。如此警报令人担忧,更让我们产生无数的预测。 即使我们以最真诚的心祈祷,希望不再受到水灾侵蚀,但目前莎阿南、文冬、文德甲还有许多善后工作需如救援、疏散、安顿灾民及灾后复原计划,很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别忘记,我国目前仍然受到Delta及Omicron新冠肺炎病毒的威胁。 自从新冠疫情开始,世上有超过70个国家都受到严重水灾的侵蚀,进而导致人们流离失所。水灾带来的连串损害显而易见,但如果结合疫情所带来的经济困境,其影响的深度和广度迄今尚未完全获得理解。 水灾肯定会为病毒传播带来乘数效应,因为在救援及避难安顿期间要遵守肢体距离是十分不现实的。卫生水平也无可避免地受到打击,特别是净水和电力供应停止了几天。

忘记了伊斯兰党的魏家祥

魏家祥的5段TIMAH大马一家声明,提到了许多政党,却少提了马华在政府内的盟友伊斯兰党。 课题燃烧了一个月,谷歌一刷,看到伊党有领袖说TIMAH与先知女儿相似、又有领袖促政府查封厂商、再有报导伊党抗议成果内阁议决酒类名字不可以引起人民焦虑,多不胜数。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伊党在TIMAH课题上的所作所为,魏家祥选择看不到、听不到、当作不知道。不知道要不要用红圈圈起来,让魏家祥更容易去看? 把罪名完全推到希盟身上,也帮伊斯兰党的那双黑手,漂白得干干净净,若无其事在内阁中跟伊党坐在一起,索性来一个你继续当官、我继续当官,坏的,就推给希盟就没事了。 魏家祥的政治扭捏,也很厉害一下。 也顺道提一提,行动党众议员多次在国会站起来反对隆杂货店禁卖烈酒、提出TIMAH课题,以后有类似课题的时候,麻烦马华唯二的国会议员帮忙也站起来帮口,捍卫华社权益嘛,不要只是静静坐在那边,之后做秀做英雄。

兵如港近打流动疫苗接种中心 施打15223剂惠及超过8500人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兹巴里、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10月10日(星期日)在怡保联合发表的新闻稿: (怡保10日讯)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德宾丁宜区州议员阿兹巴里及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联合指出,兵如港近打流动疫苗接种中心经过长达50天的运作,一共施打15223剂疫苗,惠及超过8500怡保市民! 黄家和、李存孝、阿兹巴里及崔慈恩今日发表联合文告说,兵如港近打流动疫苗接种中心自8月7日开跑后,从最开始每天施打400人次,到后来每日多达600人次,帮助怡保接种率迅速提升。 “我们疫苗中心主旨协助年长者、行动不便、残疾人士等特别需求者完成疫苗接种,也依据情况提供车上接种,甚至上门接送接种者,以鼓励此群体积极接种并获得疫苗保护。” 他们指出,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一国三州团队以最实际的行动,为社区的疫苗计划出力,透过社区走访及电话预约为怡保东区的兵如港区、桂和区及德宾丁宜区市民尽快安排疫苗接种。 “为了确保选区内居民能够迅速接种疫苗,我们组织家访队沿户拜访各社区进行教育工作,无论日晒雨淋,坚持传达疫苗的重要性,并鼓励大家登记,很多人因此放下心中大石接受疫苗接种,这也让怡保东区成为近打县接种效率最快的地区。”

强制货运代理须土著持股51% 李存孝:马华恶人先告状

国盟执政强制货运代理必须让土著持股51%,违宪做法让人嗤之以鼻!为何魏家祥自2020篡位国盟晋身内阁,对此政策非但不提反对,如今更是恶人先告状 ,贼喊抓贼,将矛头指向希盟,无耻作风更上一层楼! 实际上,过半土著持股固打早在90年代为国阵所定。当年历任交通部长皆为马华人,而魏部长似乎也忘了自己当时也身处内阁。既然魏家祥如此关心此课题,如今靠着喜来登政变,马华也好不容易再度爬入执政圈,魏部长上任时怎么不大力推翻此政策? 冠病肆虐,当务之急是将国务与民生问题处理妥当。疫情底下,朝野双方更应该是不分彼此的,联手制定赋予人民工作机会的良策,而非在这个艰辛的时刻去收紧就业机会。疫情期间的失业率节节攀升,人民丢了饭碗、学生们毕业等于失业。不晓得魏部长是真无知还是假天真,竟可对此视而不见、无动于衷?

李存孝:让疫苗寻找接种者 首推兵如港流动接种中心计划

兵如港州议员李存孝今日(2021年7月14日)在怡保Terminal Meru Raya 巴士总站召开发布会,向媒体宣布兵如港行动党社区中心刚提呈的“流动疫苗接种中心”的计划书。 为确保这个城市里的“数码文盲”和面对交通问题等弱势群体,能够尽快接种疫苗,李存孝倡议“与其让人民等候疫苗,倒不如将疫苗送到他们的身旁”,在兵如港首推“流动疫苗接种中心”以跨领域非政府联盟的方式,联合多个单位和长巴供应商、志愿医生共同协助加快疫苗接种。 共同出席今天的记者会包括CKS Bumi有限公司的副经理哈林(En Halim)及代表阿都哈迪(En Abdul Hadi),曼锐私人医药诊所 Mediklinik Manjoi的苏克里医生(Dr. Muhammad Shukri),霹雳医疗从业员协会主席的再也拉南医生(Dr Jeyaratnam),Dr Loke Yee Heng。 李存孝表示:“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之下,而近期令人担忧的破万单日疫情数字,疫苗是唯一抗疫的武器,然施政上的误失导致疫苗接种速度缓慢,无疑我们需要寻找一个更符合现在状况的替代方案,来加快疫苗接种的速度。” “批评或许能够施压,但批评之余也要付诸行动,行动党向来的原则是主动寻求并向有需要的人提供帮助,而不是等他们需要的人向我们寻求帮助。“ 他也表示,虽然以兵如港为起点,但希望计划在日后可以推广到选区以外的地区。“虽然身处为在野党代表,这项计划虽从兵如港开始,如果成效我希望所有人民代议士都会仿效,一同加快疫苗接种,为求快速达到全民免疫的目标。“ 这项计划已经获得所有接种设备和人力资源,志愿医疗团队也准备妥善,并且确保流动接种中心符合标准,目前只欠霹雳州新冠疫苗特工队(CITF)的批准。 李存孝今天也在记者会上呼吁有意承担志工的人士,无论是有没有医疗背景或是经验的人,到面子书专页(Fb.com/HowardLee.my)或是官网(Howardlee.my)上进行登记。

减总裁薪酬维持盈利 莫疫情期间裁退职员

顾问公司罗兰贝格 (Roland Berger)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估计马来西亚在未来十年内将会有 567 家银行分行关闭。 而后马来西亚内其中一间最大规模的银行则宣布,将在 2021 年底之前关闭国内的13 家分行。 另一家本地银行至今为止已经关闭了 6 家分行,并且计划在未来 2 个月内再度关闭 6 家分行。 虽然他们在2020 年的年终报告中的盈利高达数十亿令吉,但关闭分行及裁员的措施却无法避免。令人感到无奈的是,国家目前正处于卫生、经济及政治危机。 全国银行职工会(NUBE)早前发布声明,抗议银行业在规模瘦身时以“非常不公平的条款”制定自愿遣散计划(VSS)或互惠遣散计划(MSS)。多达600位相关职员可能将会受到这些计划的影响。 虽然这些请愿已经传达到国家银行(BNM)及人力资源部,但最后还是没有受到理会。数百名或数千名的银行业职员,此时此刻似乎只能任人鱼肉而无法反抗,面临丧失生计与生活保障的处境。关闭分行对于一些当地使用者来说或许只是造成不便,但对于分行里工作的职员来说,他们本身就是受害者了。他们很多本来就是B40低收入群体,或者有不少一直以来都处于B40及M40中等收入群体的界线之间,一旦被裁退将直接降低收入成为B40群体的一员。 令人发指的是,许多银行的行政总裁在2020年的年收入超过百万,更打破了前一年的记录。当中一些更因为推行自愿遣散计划,协助公司减少开资而获得奖掖。 换句话说,行政总裁们受百万高薪厚禄来创造失业率,这能够被接受吗?与裁员相比,难道削减行政总裁及一些离谱高薪者的薪酬,不是更加合理、更加正义吗? 国盟政府的无能,根本无法遏制疫情的爆发与传播。然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加上经济停摆导致经济不景气,而财政援助却根本不到位导致社会广大的工人们喘不过气来。银行业者居然还被允许进行如此残忍不仁的计划来牟取利益,各大小股东们丝毫没有损失。这种情况就好像把一个手无寸铁的人当成祭品,向威猛的猛兽祭祀。 首相曾经承诺将会维护工人们的福祉,更推出薪金补贴计划,指此项措施之下不会有工人被裁退。结果呢?难道这只是一场政治舞台上的表演而已吗?只是随口说说一些好听的话来掩盖自己的无知与失败,以为这样就可以打发草根百姓吗? 政府表示没有合法的权力约束私人界银行业进行规模瘦身的说法,也是难以令人接受的,因为所有银行分行关闭前都需要先获得国家银行的批准。另外,政府颁布紧急状态,所有行政权力都高度集中在他们的手中,但从他们的行为与事实结果来看,紧急状态只是用来达成政治目的而已,并不是用来为民谋福。 随着电子银行的技术不断成熟,以及银行用户逐渐习惯数码化的趋势也持续增长,银行应该对现有员工进行交叉培训和技能培训,以适应与满足未来的需求。然而在这个紧张时刻,银行业却惟利是图的选择向裁员下手。我敦促政府立刻插手干预这个不仅是不人道,同时也不仁不义的计划,并提出更完善的替代计划拯救面临被裁退的职员们。 非常遗憾的,我们再次见证了了政府的谎言,政府的首要任务居然是保护银行也继续获取利润,而不是保护工人们,及一般的马来西亚人。 李存孝 社青团总团长 霹雳兵如港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