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妇女组促废多源流小学,居心何在?

50年代以及60年代初是我国教育发展的分水岭。马来西亚当时从殖民国,摇身成为独立自主国。纵观历史,马来西亚从英殖时代起,就一直呈现着种族多元的社会体系。我国的多元社会特质深深影响了教育体系的发展,形成了今日的多源流教育制度。 一直以来,我国的和谐社会建立于各族之间的相互包容与相互尊重。尽管偶尔会有意见的分歧,但是大家都懂得互相尊敬、团结。纵然口操不同语言,人民之间仍和平相处甚至互相学习。反之,表面上同声同气的背地里还可能面对同床异梦的分歧。这一点相信伊党不会感到陌生。因此,伊妇在全国代表大会上,以多源流学校奠定不同学习语言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绝对是无稽之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针对以母语进行基础教学作出多项研究。研究报告指出,在家庭或学前环境中对儿童使用母语有助于他们顺利学习母语读写能力,并可能有利于后期在学校第二语言的学习。此外,报告也强调了教育早期母语教育的重要性。 根据统计,仅是在今年,选择将孩子送入多源流小学求学的巫裔家长占就读人数的16%。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既然身处同一个国家,共享同样的社会资源,我们又何必出言否定多源流学校里莘莘学子的求学机会,以不文明手段去伤害各族之间的情感呢? 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近来曾发布文告,推翻多源流学校破坏国民团结的言论。由此可见,伊党妇女组针对多源流学校的恶意诬蔑,除了为自己捞取些许廉价政治以及煽动种族情绪以外,对于教育发展甚至社会进步毫无意义可言。反之,在这个改变的节骨眼上,我们更应该着重于改善教育体系、提升教育质量,为教育部长马智礼与其团队提出具建设性意见以及实际的支持。 针对此事,社青团促请警方介入调查伊党妇女组这一番极端并且挑拨国民的言论。伊党妇女组发表的“伟论”,在代表大会当日立即遭到伊党副主席阿末山苏里打脸,指其立场纯属个人看法,并非伊党政策。伊妇此番发表不但鲁莽,甚至与自身党内部构成矛盾。前言不搭后语,实在让人怀疑伊党到底在耍什么把戏?真真假假,居心何在呢?

巫伊联姻历史重演 伊党厚颜重拾旧欢

文: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 从金马仑到士毛月,甚至是即将拉开序幕的晏斗补选都无一不充分展现了民主体重的操作。首先,我要在此真诚恭贺南利莫哈末诺以及再卡利亚哈纳菲在上两场补选中胜出。然而,胜利的背后,始终与选战手段息息相关,而近来似乎耀眼的国阵胜利,仅是虚有其表的装腔作势。 在金马仑与士毛月初尝甜头后,巫统与伊斯兰党果不其然将立场明朗化,出现了今日巫伊联姻的局面。巫伊两党甚至为这场联姻冠上穆斯林大团结的面具,同时却又否决一切排挤其他族群国民的指控。 纵观我国政治历史,国阵乃叱咤风云60年的执政党, 而在513后极弱势情况下,1973年曾以穆斯林大团结的面具与伊觉合拼。1977年间,巫统恢复元气后,伊党却惨遭巫统“打了斋不要和尚”,过桥抽板,被淘汰踢出局。如今,眼看巫统被自己的贪污腐败反噬,人民把它打得落花流水,奄奄一息,伊党却在这个时候向众人嗤之以鼻的巫统抛出救命绳,其中动机不言而喻。看见伊党重蹈覆轍,重演历史,再次给巫统拿自己来借尸还魂,而过程中搞得国家政冶乌烟瘴气。 就现今局面而言,伊党难道伟大得无条件包容和接受了巫统 - 一个以贪腐及私利为行事作风的政党?伊党中央委员聂阿都甚至苦口婆心地劝导党员放下对巫统的仇恨,要他们为过去与巫统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一家亲。明显地,伊党中央委员的这一席“金玉良言”更加凸显了伊党在新马来西亚政治局面早已穷途末路。如今他们唯有靠着极端主义以及捏造妄言继续在我国政坛上苟且偷生。 回顾不久前,巫统强抢掠夺、腐败无度,伊斯兰党还在自己与巫统之间欲拒还迎的关系遮遮掩掩。如今,伊斯兰党抛开一切世俗束缚,高调与巫统秀恩爱,完完全全违背了自己当初对抗贪腐的原则。 巫伊两党之间的领导层在以穆斯林大团结为由宣布合作以后便如胶似漆、恩爱非常。对于忠于伊党最初斗争理念的基层而言,巫伊联姻的这一场戏其实根本是狗急跳墙之举,虚伪得甚至让人觉得恶心。尽管伊党内部曾为巫伊结盟之事进行辩论和抗议,然而伊党最高领导层最后仍然一意孤行,促成了今日巫伊联姻的局面。 巫伊结盟让不少伊党成员感到失望和痛心。对于许多伊党的忠实支持者来说,巫伊联姻的决定是一个沉重的背叛。巫伊打着穆斯林大团结的旗号,污蔑民选执政党散播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反观现实,真正实行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的是一直以来背着人民在台底勾脚的巫统和伊党。 巫统与伊党如今肆无忌惮地以下流手段争夺政治权利。例如在起诉《砂劳越报告》记者克莱尔一案中,伊斯兰党突然撤回诉讼。事实上,伊党付款予克莱尔以达至庭外和解。尽管伊党坚决否认付款和解一事,但证据凿实,并非伊党否认便可完事。 不久前,霹雳州伊青副团长曾自命清高,豪无证据,无中生有地指责行动党收取来历不明的外国捐款。同时间,伊党与巫统也双双出击,散播霹雳州国阵转占多数席位以及觐见霹雳州苏丹不实谣言,企图动摇希盟政府地位。谎言、污蔑、抹黑等卑鄙手段似乎根深蒂固地埋在巫统和伊党的骨子里,挥之不去。 更为令人咋舌的是,霹雳州伊青团长如今改口认为2009年霹雳州变天事件并无不妥。当年国阵强夺霹雳州政权时,伊党仍是民联一员,也亲身经历民主黑暗的一天。如今,伊党冀望巫统施舍给自己一点政治势力,毅然放下尊严,说出尽是讨好巫统的话。伊党口口声声表示与巫统结盟是为了维护穆斯林大团结。难道伊党所谓的‘穆斯林大团结’必须和只能建立于欺瞒哄骗的盗贼统治之上? 今天我们见证巫伊联姻、见证伊党接纳巫统残暴与极端的政治理念,同时也见证仍想对抗贪污腐败的伊党党员无奈面对黑暗的降临。

李存孝:接受阿都拉欣入党等于背叛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暨霹雳州青年及体育发展行政议员李存孝指出,接受前马六甲首长阿都拉欣入党等于背叛。 “或许某些人已逐渐淡忘,班迪阿末女士在获知当年只有14岁的未成年外孙女被奸污时所承受的锥心之痛。如今,该名强奸犯仍然逍遥法外。” 也许一些人也逐渐淡忘,今日的财政部长在1998年还只是一名反对党人民代议士。当年,林部长只因替孤苦无依的班迪阿末以及奸污案受害者讨回公道,被陷害致饱受牢狱之灾。 尽管如此,这些挥之不去的阴影深深烙在林冠英部长家人以及奸污案受害者亲人的脑海;人民无法忘记、曾参与斗争的我们更是无法忘怀! 当初,敦马哈迪宣布与拿督斯里安华连成一线对抗巫统以拯大马时,阿都拉欣未曾表态甚至未见踪影。如今,牺牲与斗争为国家带来一丝曙光的时候,我们别忘了,阿都拉欣在这个过程中未曾付出过一丝一毫! 再回想当年,震惊马来西亚全国的安华嫖妓的性爱短片幕后操盘者“拿督T三人组”,其中一人便是今时今日胆敢申请加入土著团结党的阿都拉欣!包括阿都拉欣在内的三个卑鄙小人透过扭曲事实的下三滥手段,找来替身和妓女拍摄色情影片污蔑拿督斯里安华。种种黑暗的政治阴谋,相信对多数人民而言仍历历在目。 阿都拉欣想要加入土团党是他的个人权利,但是是否接受阿都拉欣完全落在土团党领袖的决定之上。 作为并肩作战的盟党,土团党一直让我敬仰。一路以来,我们与公正党及诚信党突破重重难关,誓要将国家从国阵及巫统的腐败统治中解放。尽管经过不少考验,但我相信党与党之间的友谊连结甚是稳固。若土团党接受阿都拉欣入党,便是土团党罔顾与盟党建立的信任、可说是最狠心的背叛。  

大盗纳吉企图脱罪 退税胡言混淆民众

  纳吉为掩盖消费税退款去向,硬撑狡辩退税流程,企图混淆社会、掩盖罪行!纳吉与多名前朝高官狼狈为奸,以盗贼团姿态横扫公款。不仅催生一马基金丑闻、如今更是企图掩盖194亿消费税在前朝手中蒸发的事实。 纳吉似乎忘了,事实胜于雄辩。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针对截至2018年4月30日的账目提呈报告,显示希盟政府在接受管理消费税时,其统一收入户头仅剩4.5亿令吉。尽管纳吉辩解已将将消费税的税收汇入统一收入户头,接著才分阶段把消费税退款汇入消费税退税基金信托户头。然而,退税基金户头余额却明显打脸前朝的牵强说法。公帐会报告亦显示,截止2018年5月30日,政府共拖欠高达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但用以准备退还税务予商家的信托账户,仅剩14亿8600万令吉。 更何况,现已废除的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2)和第54(5)条文阐明,所有GST税收都必须汇入消费税退税基金信托户头,而第54(5)条文阐明,尽管拥有第54(2)条文,财政部长可授权将上述信托户头的部分或全数资金,转移至统一收入户头。纳吉领导的财政部在还未完成退税前,就下令调动消费税汇入统一户头。他针对退税流程,说词反复、解释不清,企图混淆民众为自己脱罪的意图犹如司马昭之心。 希盟自上任以来,不断为纳吉与其前朝团队收拾残局、设法退还消费税予商家至于,仍要面对纳吉不断地厚颜攻击。纳吉对于自身遗留的残局不仅毫无悔意甚至不断口出妄言,行径乍舌让人不敢恭维。甚至此时,仍妄想妖言惑众来塑造自我感觉良好的清白形象。 纳吉的此地无银,印证了他的蛇鼠盗团当初落实消费税,纯粹为了满足前朝挥霍无度、滥权腐败的执政现实。是想像,一个能在一日内豪刷330万卡债的政治人物,如何会对公款谨身节用、为国家开源节流呢?纳吉的种种行径,难道不是在告诉大家,人民一直以来其实只是把钱送入了纳吉口袋、让他中饱私囊? 根据《汉语词典》,“抢劫”被定义为以暴力掠夺。“抢”为夺、硬拿。“劫”为强取,掠夺,以威逼,胁制获取想要的。《牛津字典》将抢劫定义为以武力或威胁使用武力针对个人或地方,进行非法占有财产。 纳吉擅自更改消费税退税流程、挪用公款,属违反法律;他与盗贼团多次以政府无法运作为由,利用消费税要挟人民,属威胁成分;漠视未获退税商家、罔顾人民利益,属损害人民权利。综合上述三大罪名,纳吉的狂妄行径只能以光天化日打家劫舍来形容了。

别试图漂白黄日昇 李存孝:应展示清白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7日(星期四)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谴责马青总团长王晓婷,试图模糊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课题,以“漂白”该党候选人黄日昇的嫌疑,并强调总稽查司报告已经直接点出VEP课题的重点。 “在VEP课题被挑起后,黄日昇尚未解释自身清白,选民有知情权,了解候选人的品行及能力,以作出最好的决定。” 李存孝今日针对王晓婷的“照镜”论作出反驳。李存孝指出,《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第258页清楚阐明,2015年10月15日交通部技术委员会报告指黄日昇持股的公司获得合约时,其在银行户头只有36令吉54仙,尔后户头在10月30日才有300万1985令吉。 “为何在交通部技术委员会发出报告后,短短2个星期,就能把公司资金增加至300万令吉?难道是先上车后补票?还是公司短时间就赚了300万?这生意那么好做?” 李存孝说,王晓婷无需作出毫无意义的辩护,因此课题没有人比黄日昇清楚,他应该自己站出来解释,持股25%的他,当时一共注资多少钱,而这笔款项是否全数现金。 “报告白纸黑字清楚说明,黄日升的公司也根本没有相关的技术资格,他即使不承认,但口说无凭,他必须拿出实质性的证据驳斥此事。” 李存孝强调,VEP课题的事实摆在眼前,并没有如黄日升讲的对疑问作出解答,反而是一针见血地点出上述问题,促黄日升不要混淆视听、瞒天过海。

扎基乃克伤害国民情感,呼吁警方立即送客!

扎基乃克伤害国民情感,呼吁警方立即送客! 不速之客无权质疑马来西亚国民地位 作为马来西亚第五代国民,我很好奇究竟这位被自己国家通缉的不速之客敢在我国国土放肆撒野?这名不受欢迎的通缉犯,到底凭什么胆敢出言不逊、质疑我国公民的地位和爱国之心? 扎基尔这边厢乞讨寄居于我国,另一边厢却又捏造妄言,企图挑拨我国多元社会。他不仅伤害了华印裔社会情感,更加凸显他自身对于我国历史文化的愚昧和无知。 扎基尔对于一个自己寻求庇护的国家展现如此荒唐行径,假借宗教之名实则散播仇恨,根本不配自称宗教司。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违背所有宗教说秉持的和平原则。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宗教、民族多元的国家,所有人民皆受宪法保障其追逐信仰自由的权利。 扎基尔应当为自己口出妄言负上责任。他不仅侮辱印裔社会的爱国情操、同时以“旧客”谬论讥讽华人离开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作为法治国家,不应容忍这般无耻行为。扎基尔应该即可回返印度去面对他身上的罪名。我强烈谴责扎基尔发表煽动言论的恶心,谨此强烈要求他至此住口,停止发表挑拨我国种族关系言论。 扎基尔如今身在我国国土、就必须遵守我国法治。我呼吁警方立即开档案调查扎基尔的煽动性和种族歧视言论。 旧客新客,从来只有扎基尔奈克。吁请警方立即送客! 李存孝 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总团长

勿为难毕业生 检讨高教贷款偿还政策

青年毕业生是促使国家进步的催化剂,政府必须减轻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给他们带来的负担。 毕业生是国家培育的新晋领导,他们的一举一动直接影响国家的发展方针。当意识到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后,希望联盟青年团早已于2017年针对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事宜提出了相关的建议,减轻年轻一代的经济负担。当时,我是其中一个积极推行此运动的青年领导之一。 希望联盟一向是重视青年群,因此我们提出偿还国家高教贷款的建议不仅被接纳为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之一,还被列入了希望联盟十项百日新政其中之一项承诺。 针对这项承诺,希望联盟政府表示:“收入少于4000令吉的贷款者可延迟偿还贷款,并取消列入黑名单政策”。除此,2018年5月首次出任教育部长的马智礼医生也发出声明表示希望联盟政府将会遵守承诺。 事过几个月,政府突然改变立场并鉴于经济及国债的影响等因素,在2019年财政预算案中表明任何月入高于1000令吉的贷款者必须定期扣除贷款者的2%至15%月收入以偿还高教贷款。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涉及贪污案件以及滥用权力,导致我国负债累累、人民的生活负担与日俱增。然而这项严重的结果,却被迫由年轻的毕业生们承担。 新生代青年,尤其毕业生,在新的工作环境中身处劣势,甚至必须背负偿还高教贷款的重担。我们不能忘记,青年在第14届选举中大量的票数功不可没,而受惠于高教贷款的青年总人数众多,总共有近三百万人。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主席旺赛夫发文讽刺:“一个月600令吉的汽车分期付款付得起,可是一个月90令吉的高教贷款却付不起”。这是十分不当的言论。 作为了解我国经济市场的领袖,他应当清楚我国目前的公共交通系统有待改进。除了使用自己的轿车上班以外,年轻人几乎别无选择。其中有家室的年轻人更是影响甚大。 至于居于首都的人民,他们每月在轻快铁、地铁和巴士等交通花费大约400令吉。 另外,他们也花费至少500令吉来租一间中大型的房子。 这还未包括其他日常的饮食开销等。 有鉴于此,在月薪只比底薪1100令吉稍微多出一点的情况下,试想想这些年轻毕业生在大都市如何维持生活素质。另一方面,在半城乡区生活的青年几乎无就业机会。即便一份临时工,他们同时必须与中五毕业生和外劳争取工作机会。 百日新政提及的偿还高教贷款的承诺必须被遵守和实行。虽然国家面对令人不满的经济状态,希望联盟政府也必须坚守对年轻人的承诺。 若以国债及经济不景气作为借口,那么政府为何实行废除消费税(GST)呢?废除消费税纵便加压于我国现有经济状况,但为了人民政府依然毅力宣布废除。 我们并非像伊斯兰党一样提出无理要求,如:在不顾及国家经济的情况下取消高教贷款。我赞同贷款者绝对有义务还清款项,只不过偿还贷款的方式可以再作商讨和进行调整。这是希望联盟政府的承诺。我们不能把年轻人的希望粉碎。他们是国家进步的催化剂,不要再用老套的方法增添他们的负担;请减轻他们的高教贷款负担!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为别人点一盏灯,照亮别人,也照亮了自己。 李存孝

自动扣薪制引负评 社青团呼吁重新检讨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在宣布自2019年1月开始启动PTPTN“自动扣薪制”(PGB)后,引起了反弹和负评。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新任总团长暨霹雳州兵如港区州议员李存孝发表文告,要求重新检讨此偿还制度。 他表示,新的自动扣薪制引起很多借贷者的愤怒,其中包括希盟的支持者。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绝对认同,欠债还钱为不争的事实。贷款者当初贷款应早已意识到毕业即需偿还的道理。无论如何,社青团认为强制扣薪机制对于遵守偿还贷款的贷款者甚为不公并且无故加重贷款者经济负担,这是让人无法理解与接受的。 此外,强行实施这一项机制将带来具破坏性的长远政治影响。因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在此呼吁高教贷款基金局有必要重新检讨这项机制。 “这项自动扣薪制度与希盟青年团在大选前所推出的协助青年减轻债务的承诺息息相关,希盟的青年领袖应该关注和聆听这些借贷者的心声,为他们发声。” 国家的经济停滞不前,人民面对经济压力,特别是住在城市的年轻人。高等教育基金局以及教育部应该提供更多的偿还机制和方法,以协助贷款者偿还贷款,而不是强制性扣薪,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 在新制度实施之前,一些借贷者已经按照贷款合约,每个月偿还200至300令吉不等的贷款。一旦强制落实根据薪金自动扣薪制,将会增加这些贷款者的负担和每月的开销预算。 让借贷者选择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强烈建议PTPTN在落实此自动扣薪制度之前,应该与各方回到谈判桌上,包括已经偿还PTPTN的贷款者、现任贷款者以及希盟青年团的领袖讨论协商。 社青团提出一个方案,即是贷款者可通过扣除公积金(KWSP)存款,而不是从薪水中扣除以偿还贷款。李存孝表示,很多贷款者更愿意以每月扣除公积金的方式来偿还贷学金。 社青团建议可以保留自动扣薪制,前提是让借贷者自由选择以什么方式偿还,而不是强制性地落实自动扣薪制。 在提供偿还对策方面,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提出下列建议,相信比强制扣薪更为有效: 一、 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 透过扣除公积金偿还贷款,相信可让贷款者更为接受。相比起手头上日逾缩减的可支配收入,相信青年比较乐意动用相对之下现时影响较小的公积金偿还高教贷款。 二、修改公积金局条例 此外,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建议修改公积金局禁止未毕业学生提款偿还高教贷款的条例。相信此修改可有助于贷款者还清贷款,使高教贷款基金局讨回贷款更有效率。 三、继续非强制扣薪机制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认为扣薪机制可延续,但非强制进行。贷款者可自行选择扣薪机制偿还贷款。高教贷款基金局则应推出更友善的扣薪比率,例如为扣薪率设定,以防贷款者却步。 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署理团长张玉刚发文告表示,基于2项原因,政府应该延迟落实自动扣新制。 第一,一旦落实了新的自动扣新制,政府已经违反了契约精神。 高等教育基金主席旺赛夫表示,虽然有者指责自动扣薪制违反贷款合约,但合约其实阐明,贷款者同意接受任何由PTPTN决定的偿还形式,包括透过雇主自动扣薪。 张玉刚提醒旺赛夫,其实合约里也阐明了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即是每月需要还多少钱。高等教育基金局不应该因为国家的经济不堪,而随意地更改贷款者需要偿还的额度。 第二,新的自动扣新制将影响中等收入群体(M40)的可支配收入。如果提高M40群体的偿还额度,将会增加他们的经济负担,影响他们的日常开销和消费能力。 一旦减低了M40群体的每月可支配收入,这将导致他们去进行私人借贷或者使用信用卡来支付日常开销,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费,将进一步提高M40群体的家庭债务。

黄日昇涉嫌1亿合约 应洗清嫌疑才讨支持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于2019年11月6日(星期三)在丹绒比艾发表的新闻稿: (丹绒比艾6日讯)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强调,丹绒比艾国阵马华候选人黄日昇必须洗清外国车辆入境准证(VEP)合约嫌疑,证明自己的公司在取得VEP合约的过程是合情、合理、合法,才有资格向选民索讨支持。 他今日针对希盟竞选行动室主席莫哈末韩丹和秘书法依兹的报案,以及黄日昇的回应,发表文告要求黄日昇堂堂正正立即向选民作出公开解释,而非仅表示“已经不是公司股东“试图蒙混而过。 他指出,据《2017年总稽查司报告·系列2》,黄日昇持有25%股权的TCSens公司,在2015年其公司户口只有35令吉54仙时,获得交通部直接洽谈方式批给1亿4945万令吉合约,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黄日昇当时为马华副总秘书,而时任交通部长为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如此庞大的合约没有公开招标,黄日昇对此可以如何解释?难道他会说他不认识廖中莱吗?” 也是霹雳州行政议员的李存孝表示,前朝近10年的施政弊端,令人民今日生活苦不堪言,黄日昇的VEP只是冰山一角。选民不应重投国阵怀抱,而在巫伊联盟为了政治目的大势宣扬种族主义的时候,更不该把选票投给与之为伍的马华候选人。 他呼吁丹绒比艾选民看清现有政治局势,把手中一票投给坚持多元开明的希盟,确保候选人卡敏守土成功,延续已故首相署前副部长莫哈末法力的遗志。 民主行动党

巫统马华一般黑 假借护权刮民脂

可以理解,在迂腐强权之下长时间被压抑,全马来西亚人民都想在509后最短时间里看到大马焕然一新。尤其马华非常有责任感,日夜督促希盟替他们收拾所留下的烂摊子。 然而制定策略及落实大蓝图需先拟定优先领域与政策,尤其以人民的需求优先排位。我们得切记,新马来西亚是一个与时并进的理念,并非只是一句口号。马华在位60年默默看着没办法改变的局面,半年内要求希盟立刻做到,我只能说感谢马华对希盟的欣赏和器重。 谈起拉大拨款事件,马华表面上显得十分关心华裔子弟教育前景。实际上,马华才是面对华社教育袖手旁观、甚至利用华裔子弟的前途为赌注的恶劣党派。拉曼学府的诞生,源自于当时华社尤其独中社群渴望一所可以让他们不必庞大留学费用也可继续深造的本地独立大学。为此,当年董教总还与华社积极展开独立大学筹款运动。 1968年,马华曾经公开指责独立大学的概念存有政治意图,附和巫统坚决反对设立独大的立场。之后,马华为安抚华社强烈的不满,同年呈上“设立一间高等学府以抗衡独大之计划备忘录”。这便是拉曼学府的演变由来。由此可见,马华当年成立拉曼大学,政治意图更胜扶持华社教育。 多年以来,马华除了以设立拉曼大学大肆渲染功绩以外,其位于拉大教育基金会及拉大信托委员局的势力不容小觑。马华明知故犯违反章程,全数委任党内高层入信托委员局。马华这备受质疑之举,到底是为华社还是为自己?拉大到底是华社的教育希望,还是仅被马华视作棋子的政治筹码罢了? 49年来,拉曼大学培育出的优秀华裔子弟是社会有目共睹且毋庸置疑的事实。马华表示希盟政府为报复而在2019预算案删除拉大行政拨款的指控,严重误导民众,也是马华一贯为掩饰自己而企图转移民众视线的奸计。马华以行政拨款风波要挟华社 – “不拨款就起价”, 如此态度实在让人无法信服马华是真心为华裔子弟教育前途谋福址。 60年执政让马华累计20亿党产,乍看理财有道,应成一众榜样。马华创办的自立合作社从2015至2017年共获1亿5000万令吉的拨款。这笔拨款以4%年利率借贷予华商,每年利息可净赚600万令吉,10年免息期内可干捞6000万令吉。再看拉大储备金至今对外宣布达5.8亿令吉。这些巨款到底为何用途?发展了华社还是发展了马华口袋? 马华,一个背负着丰厚利息资产的国内大党,以一句没有拨款为由便向清寒子弟调涨学费,到底是谁在打压华社、消费华社?魏家祥口口声声表示政府缩减政拨款导致拉大经营艰难。同时间,卸任马华总会长、信托委员局主席廖中莱位于拉大学府的1000平方尺的办公室则准备着进行装修翻新。尽管马华前言不对后语并非新鲜事,但让人不禁怀疑马华口中的缺乏经费,到底是用在谁身上的经费?各界百般敦促,马华始终不肯放手拉大,当中缘由不言而喻。 综上所述,我要感谢马青团长王晓庭替我们澄清,行动党不是第二个马华。行动党不敢像马华一样,以华社为筹码达到一己私欲;行动党也更不敢如马华般,消费华裔子弟前途而达到壮大政党的意图。行动党更加不敢学习马华与巫统,只手遮天的同时还要批评对方的不配合。由始至终,行动党是属于马来西亚人的全民政党。在社会民主主义以及多元种族主义下,行动党决心将人民从国阵政治恐吓及种族主义的挟持中解行动党绝非马华2.0 也不会是另一个如巫统与马华般鼓吹种族主义的政党。 李存孝 行动党社青团总团长 希盟青年团署理团长 霹雳州青年体育发展行政议员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