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延70天开国会 李政贤:慕尤丁对政权没信心

原定于3月9日召开的国会,确定展延至5月18日,整整拖延了70天。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暨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慕尤丁的团伙会给一大堆包括需要时间组阁、先稳定政府等理由,而必须展延国会开议。 但真正展延国会的原因显然是以下: 1. 后门政府对自己所能够掌握的议员数量没有信心,担心3月9日开国会被投不信任票。 2. 以时间换取空间,趁这两个月的时间去挖更多国会议员的支持,以筹足足够的数目。不要忘记,现在他们掌握所有的资源,可以利用一切方法利诱对方阵营的议员。 3. 以所有的资源满足各团伙的需求,以稳定各党对他的支持,可以预见接下来的政治委任肯定是充满政治酬庸。 4. 避开希盟议员在国会的问责,逃避人民对后门政权的各种疑问。 5. 如今武汉肺炎肆虐,而我国的疫情也趋向严重,应该在国会商讨解决方案。这时候展延国会,使得议员无法取得疫情最新的进展,是极为不负责任的。 慕尤丁在几天前的电视演说明显的看出他对自己的支持没有信心。现在展延国会的做法,更是公告天下他对这个政权的稳定感到不安。

登州政府呈表演新条例 李政贤:荒谬至极

民主行动党丹登主任暨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20年2月19日所发文告: 民主行动党丹登主任暨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谴责登嘉楼州政府提呈的娱乐与文化表演新条例侵犯公民基本自由,令登州进一步成为倒退的州属。 他重申,登州政府并没有限制非穆斯林表演的正当性。诸如只允许男艺人登台表演,女艺人只能另择封闭地点并只限女性观众的荒谬条例,显示登州政府完全不懂得尊重非穆斯林文化,也对如何维持多元社会的和谐共存毫无头绪,只懂仗着政府的权势强迫少数群体服膺他们的宗教文化霸权。 国阵令登嘉楼倒退 他认为,更可怕的就是曾声称代表多元族群的国阵竟然能对此事坐视不理,就如同他们也在彭亨州强迫所有商家都必须在商业招牌上加上爪夷字的政策,狼狈为奸正是国阵与伊党关系的最佳形容。 他呼吁马华诸公先对自己的盟友施压,反对他们的文化霸权政策,否则声称自己捍卫华社也不过是满嘴空话罢了。 最后,李政贤严正强调我国是个多元民族的世俗国,我们应该遵从的是现代化的公民国家价值,尊重多元文化及信仰自由,关怀社会每个阶层的生活水平,让每个人都能过上体面的生活,而非耗费时间在建设独尊巫裔的霸权。

登州展延娱乐节目审批 李政贤:没必要干扰民生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暨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11月19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吉兰丹及登嘉楼党务发展主任李政贤严厉抨击登嘉楼州政府展延所有娱乐活动的审批,是干扰民生且损人不利己的决策。 李政贤表示,根据瓜拉登嘉楼市议会的信函,登州州政府在今年10月23日的会议上就议决做出上述展延,修改申请举办娱乐活动的准则。 他批评州政府做出上述议决时,完全没有咨询过当地社区与商家,为社会引起极大不便。而且,就算要修改申请准则也无展延必要,只需尽早完成修改后,再公布并定下生效日期。 “登州的发展已经落后多年,此时此刻伊党主政的州政府却还敢不近人情地展延娱乐活动申请,恐怕会影响当地旅游业的生计,简直就是损人不利己。” 他呼吁登州政府停止扰民的决策,反过来应该减少官僚作风,未来也必须使用更接近人情的活动准则,而非开倒车走向保守化。

李政贤轰张盛闻与极端分子玩双面人游戏

李政贤轰张盛闻与极端分子玩双面人游戏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今日反讥马青总秘书张盛闻做势捍卫母语教育只是装模作样,因为马华早就成为这些马来极端分子的忠实盟友,和他们一起玩双面人游戏。 李政贤指出,当伊斯兰党发表内阁要职必须让马来穆斯林出任,哈迪阿旺表示非穆斯林领导国家会让穆斯林下地狱等谬论,还有巫统领袖的极端立场,马青都未反击。去年还说考虑退出国阵,转眼间却已和巫统及伊党结盟。 “马华的底牌早就被人民看穿,无论巫统和伊党推动任何极端议程,只要能确保他们有机会重夺权力,他们都甘于苟且求存。因此,若哈迪阿旺再发表极端言论,马华默许他的言论也是预料之中的。” 李政贤也纠正张盛闻,希盟政府并未对此事“袖手旁观”。财政部长及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在10月27日的董总活动上强调宪法保障母语教育,华淡小教育不容质疑。林冠英也在八月表示废除多源流教育不曾在内阁被提起,更不是希盟的政策。 李政贤强调,行动党的立场向来都是支持多源流教育,故一定会反对凯鲁阿占的举动。如果联邦法院接受此司法审核案,行动党势必会通过法律途径挑战或介入此案。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全津华小被遗忘 李政贤:装睡的人叫不醒!

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怒斥文冬华小发展工委会在指《2020年财政预算案》遗忘全津华小的说法根本就颠倒是非、误导华社,并形容他们装睡的人永远叫不醒。 李政贤表示,希盟政府在2019年首次拨款2000万令吉给所有全津华小作为维修拨款,这是史无前例的拨款项目。 而教育部也在今年8月开始开放让全国各地的全津华小,包括文冬的十所华小上网申请给予全津华小的拨款,而各州也陆续发放有关的拨款,难道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对此事毫不知情? 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主席杨安山指还没看到有关的拨款,证明杨安山无论在担任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会主席或加叻华小的董事长的职务上严重失责,根本和文冬县内的华小严重脱节。 “试问在还没查清楚事件原委就在媒体上误导华社,华教团体让这样的人领导实属文冬华社的悲哀。” 除此之外,中央政府也在明年发放1200万令吉作为水电及排污费予半津华小是史无前例的,但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选择视而不见。 他表示,自希盟执政以来,文冬区国州议员对华校的拨款更是义不容辞,力巴士华小、宋溪本祖令华小、吉打里华小的拨款都已经宣布,接下来将陆续宣布对文冬华校的好消息。 他说,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的杨安山及文积华小董事长李树华两人都是马华的党要,在前朝政府执政时,对国阵政府完全忽略全津华小、甚至在2015将给予华教的拨款拿去救灾却选择噤若寒蝉。 就连华教最高领导机构董总都对《2020年财政预算案》在华教方面给予“比前朝国阵合理与公平” 的高度评价,而文冬发展华小工委会却因为政见不同而误导华社。 他说,这就是为何希盟政府倡导政教分离的原因,只要是政治因素渗透华教,最终受害的将是学生。

纳吉喊贪污被揭贼喊抓贼 李政贤:魏家祥何时报警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9月19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今日批评魏家祥无的放矢,企图为前首相纳吉所批准的高额的吉兰丹联邦大厦工程转移焦点,让人民忽视了整个事件的最大问题。 李政贤指出,纳吉以一封信函指希盟让发展商无需公开招标就能执行工程,其实是贼喊抓贼,恶意地误导群众。只要再细读信函,就会发现其实该工程早在纳吉时代以5亿3千万令吉批准,而现今希盟是在谈判减低工程价码,只要发展商同意以4亿5千万令吉继续工程,就无需再公开招标。 李政贤反问魏家祥,作为一名在野党领袖,究竟是否有足够的分析能力去点评政府政策?一般人真正关注的问题是:为何希盟能以4亿5千万令吉谈妥,而纳吉却用必前者高出8千万令吉的5亿3千万令吉来批准工程?这8千万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当中是否有贪污嫌疑,魏公却不闻不问,素质可见一斑。 他也质疑魏家祥过去究竟是否有出席过去的内阁会议,如果他有出席内阁会 议,就应该懂得这项工程的存在以及批准价码。显然的,他似乎不知道这项工程被纳吉用比希盟政府高出8千万的价码批准了,真正的猫腻恰恰落在他主子纳吉身上。 最后,他挑战魏家祥现在就呼吁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纳吉交代清楚。既然魏公爱挑战别人报警,他本身也应该以身作则,马上向警方与反贪局投保,彻查纳吉以可疑高额价码批准工程的事宜,否则魏公就是向社会证明,无论在朝在野,他都只是个听命于纳吉的奴婢。

巫统明知故犯挑起敏感情绪 国家需要的绝对不是单元流教育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9月6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今日抨击巫统最高理事拉兹兰再次提出单源流教育的建议,显然是故意在挑拨种族关系,让巫统能够从中得利,并指牺牲国族团结来谋取政治筹码是件罪不可赦的恶行。 李政贤强调,多源流教育是立国基础,也是迄今仍然有效的社会共识。他说教育部的首要工作应该是尽全力提升教育素质,让学生们更有竞争力,再转至搞好大专学术水平,如果这些都能做得到,我国社会就能保持长远的稳定与趋向繁荣,而单源流教育的提议不仅毫无建设性,而且还会进一步撕裂社会。 他抨击拉兹兰明知这种提议一定会引起争议,却还要高调提倡,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巫统的领袖们深谙种族政治之道,所以频频发表这些极端保守的马来至上主义言论以捞取政治资本。这是我国政界的悲哀,在野阵营丝毫不关心如何让国家步上正轨稳定发展,只在乎要如何尽快夺回权力,以便避免更多弊案被揭发而身陷囹圄。” 他批评马华领袖在509选举时被巫统丑闻拖累以后,还不愿与巫统割席,显示他们也把种族政治玩得乐此不彼,更是种族分化后的既得利益者。他表示如果马华尚有一点政治良知,就应该开声批评巫统的种族主义行径,而不是静静地助纣为虐。 他同时呼吁希盟政府切莫跌入巫统的陷阱,用同样的种族主义调子来玩弄舆论,否则最终必定玩火自焚。他建议希盟政府将修复社会裂缝列为首要之急,并乐观认为马来西亚社会非常珍惜目前的和谐生活,只要政府有效地以宣传媒介疏导跨族群的新文化,倡导更多跨族共识,社会将不容易被巫统的恶意宣传分化。 “马来西亚作为一个多元族群的国家,60年不长不短,但一直都是匍匐前行着,我们一直都在思考着更好的社会模式,让所有人都能舒适地在社会中生活。只是,我们需要的绝对不是陈腔滥调的单源流教育,而是完美地融摄社会精髓的新文化;我们不要赌尊一族的同化,我们要的是共存共荣的新文化融合,这是我在这个国庆月里对国家最深的期望。”

反贪局向马华追回一马款项 马华满口谎言如今不攻自破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6月21日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美律州议员李政贤抨击马华先前满口谎言,掩饰他们领取了纳吉一马丑闻中的款项,现在马华彭亨州联委会,以及马华妇女组却被反贪局列入追讨一马公司款项的41个单位之中,让马华诸公的谎言昭然若揭。 “他们先是否认一马丑闻,还说出‘你户口又没少一毛钱’的谬论粉饰纳吉的罪行。接着,彭亨马华主席何启文又否认曾拿过纳吉的3百万政治献金,魏家祥还大言不惭说马华收取1MDB献金是胡乱指控。” 李政贤批评,马华花费那么多唇舌来掩饰国阵的罪行,却不明白纸包不住火那么简单的道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反贪局总算把他们的假面撕破,纵然千言万语,人民已经不会再相信马华领袖的言论了。 他呼吁马华配合反贪局的行动,马上把来自一马公司的民脂民膏全数奉还,并且全体领袖为之前恶意撒谎误导社会的行为三鞠躬道歉。 他也赞扬反贪局的调查速度,并希望他们能尽快完成调查,让政府检控官能尽快将那些知情不报,阻碍司法公正,以及与纳吉狼狈为奸瓜分一马献金的人士,统统控上法庭,绳之于法。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文冬纸扎屋事件,马华敢做不敢认!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11日发表的文告: 文冬马华要李政贤道歉 李政贤:应该道歉的是马华民政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对马华区会主席何启文要求他针对马华民政送纸扎屋事件向马华道歉感到莫名其妙,完美表现马华敢做不敢当的形象。 事实上,参与此次纸扎屋的文冬马华及民政党才应该就犯下华人的禁忌而向广大的社会大众道歉。 李政贤表示,网上流传的影片清楚看到马青代表马文浩在众目睽睽下率领民青团代表到黄氏江夏堂楼下摆放有关的纸扎屋,随后还率领马青代表高喊口号,如此高调的参与,何启文却撇的一干二净,真是睁眼说瞎话。 “全文冬人,甚至全马曾经看过有关短片的国民都知道马华参与这次的纸扎屋事件,实在不明白为何直到现在还要否认。” 他说,文冬马华显然的是因为纸扎屋事件引起各方的反弹,才会高调的站出来与民政党划清界限,但却无视马青代表率领民政党领袖现场高喊口号的事实。 他也对民政党有这样的同路人感到同情,在没有发生事情时称兄道弟,但当问题发生的时候却和他们划清界限,可见道义对马华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指出,马华是否有参与纸扎屋事件已经昭然若揭,希望马华承担该承担的责任,不要抱持输打赢要的心态,更不要陷民政党于不义。 他表示,他只是道出事实而已,如果马华要针对此事对他提出法律诉讼的话,悉随尊便,而这是他最后一次回应此事,过后将不再针对此事做出回应,一切交由社会大众作评断。

马华送纸扎屋本末倒置 李政贤:你们是反黄德还是反莱纳斯?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9年4月8日(星期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批评由民政党及马华党员主导的“纸扎屋风波”,是本末倒置的做法。 “他们为了讽刺黄德,不惜自费3000令吉制作一个纸扎屋挑战黄德到场焚烧。先不说3000令吉对一般文冬家庭来说为数不小,就说这五位马华民政示威者,直接把纸扎屋留在黄氏江夏堂前,不仅为路人造成不便,也对黄氏江夏堂大不敬”。 李政贤反问马华和民政党,到底是在反莱纳斯,还是纯粹反黄德?他指出这两党不反击莱纳斯,反过来向反莱纳斯斗士黄德呛声,根本是倒行逆施,甚至有可能已经和莱纳斯有了一些“交易”才这么做。 “黄德至今仍然坚守在对抗莱纳斯的前线上,从绿色苦行到反莱纳斯集会而被定罪,黄德反对莱纳斯的诚意毋庸置疑。反观马华和民政党,从前一直都默默允许莱纳斯的存在,如今下野后不仅未对莱纳斯存废真正表态,反而还来对付黄德,去反对一个反莱纳斯的人物,根本就是成为了莱纳斯的打手”。 他强调希盟尊重表达意见的自由,但是这样虎头蛇尾的“纸扎屋”闹剧,对打倒莱纳斯毫无帮助,反而自取其辱。他也谴责民政党虽然脱离国阵,但思维上仍与国阵没两样,都在浑水摸鱼,企图让幕后黑手莱纳斯再次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