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关酒厂论挑起人民不安 杨薇讳:砂盟政府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砂盟政府及人联党迄今不敢针对近日被闹得沸沸扬扬的伊党呼吁关闭“TIMAH威士忌”酒厂课题做出表态,谴责与反对。明显的显露出砂政盟政府选择与鼓吹极端及种族主权至上的政党狼狈为奸,赞同极端路线来治理国家。 她说,伊斯兰党今日之所以会越来越傲慢、嚣张跋扈,通过极端言论来挑起人民不安情绪,都是因为砂盟政府的造王者所造就,支持让伊党上位执政中央政权,实行回教极端政策。 杨薇讳形容,伊党把“TIMAH”威士忌获得国际奖项形容为“灾难”是不可理喻,且发对表不尊重非穆斯林的言论感到非常失望。 对此,她抨击砂政盟政府及人联党为了保住官位,不惜牺牲人民的权益,引进伊斯兰党进入政治主流,壮大神权来治国。 她称,我国向来都是自由奉行各自的饮食文化,没有任何人包括政府或极端宗教团体可以做出干预,因此,伊党敢于发表“TIMAH...

砂拉越微型企业援助不够全面 杨薇讳:应伸缩性助更多商家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遗憾的指出,砂首长为砂拉越微型企业提供一次性的3000令吉援助不够全面,依然还有许多微型的企业商家没有受惠,特别是那些自行经营及打理不能向马来西亚社会保险机构申报投保的微型公司。 她说,根据现有的法律下,充当双重角色,即是老板,亦是员工是不被允许向马来西亚社会保险机构(PERKESO)注册投保。因此,如果基于这点,这一群体的微型企业商家就被排除在外,无法惠及3000令吉的财务援助是非常不公平的。 她认为,砂盟政府应该更伸缩性去处理这一群体的商家,即只要是在砂拉越注册营业的公司,且是属于活跃性的,就可以符合资格受惠。 她表示,疫情施虐,许多商家都非常幸苦,特别是微型企业商家,要从困境中挣扎求存,有些甚至难以支撑,亟需砂政府助一臂之力来度过难关。所以,既然砂盟政府要帮助这些微型企业,就利落一些,直接把钱汇入给砂拉越注册并活跃营业公司的银行户口。 根据砂首长昨日的宣布,凡是在今年3月31日之前向社会机构注册的微型企业(年销售额300千以下)可在12月份获得一次性的3000令吉特别援助金,不过还需要上网提交资料。

疫情前教学方法和策略不合适 杨薇讳促教育部评估全国学生

教育部长在日前发布了开学3.0的150页标准作业程序,试图解释国家在各复苏计划阶段下返校的管理和运作。 让人感到担忧的是,教育部在过去20个月未能提高教育质量,特别是在冠病疫情期间,教育部无法全面为学生提供网络线上学习。 与其还没有做好全面复课的准备,教育部至少应该协助教师对全国学生的表现进行全面评估。 根据学生的整体表现,教育部可以决定学校是否应该重读本学年,或继续下一学年,甚至采用混合步骤。 如果一年级学生没有掌握好基本学术,他们将永远无法迎头赶上学习进度,进而让他们沦为迷惘一代。 (示意图) 必须提醒的是,这项对学生展开的学术评估表现只用在学生,不能用在评估老师身上。况且有了评估结果后,教育部才能定夺学生是否晋级下一个学级。这项拟议中的全国评估之目的必须是确实且清楚的,以免教师和家长承受不必要的负担和压力。

货运业固打制政策变本加厉 杨薇讳抨砂盟各党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物流公司固打制政策从90年代出现,当时的砂国阵(目前的砂盟)包括人联党不但没有做出反对,反而支持通过这项政策,导致今日的固打政策变本加厉,增加至51%,砂盟的土保党、人联党、人民党及民进党难辞其咎。 她表示,物流公司必须有51%土著股权是违宪的,亦是与首相所倡导的“大马一家”精神背道而驰。就是因为马来西亚的经济政策以肤色来定夺,凡是都强调种族固打制,拖累了我国的经济命脉,国家无法富强。 “无可否认,我国的70%税务收入是由非土著公司所贡献,这也让国家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来维持国家的运作开支,包括实行许多福利政策,让人民受益。不过铁一般的事实是土著为最大的受惠群体。” 杨薇讳称,政府可以以不同方式去帮助真正贫穷的弱势者,不过让一个族群过于依赖拐杖性政策只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这将导致相关族群继续依赖政府,无法自立生存,这也导致为什么至今政府继续想尽办法,去瓜分非土著公司的股权。 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人联党身为土著固打政策的始作佣者之一,不但没有感到亏欠,反而更是做贼喊捉贼,把罪名怪罪于希盟政府。

我们的孩子上学安全吗?家长忧教育部SOP不明确

我们的孩子上学安全吗? 教育部长宣布,我国的学校复课将依据国家各复苏计划分阶段落实。一如既往,有关计划也附带了在学校所需采取的通用措施,以确保学生的安全。 父母和监护人可以选择是否要不要将孩子送到学校。 根据教育部长之前的新闻稿,2020 年大马教育考试文凭的表现比过去更好。 因此,当确诊病例还是相当高的时候,且在没有明确的标准作业程序下,大多数家长都对教育部宣布开学的决定感到困惑。 依我看来,教育部应该做适当的规划,特别是为所有教师配备新的和更有效的混合教学技术(hybrid teaching techniques),虽然这对他们来说是相当陌生的。 自第一次实行行动管制令以来,已经快两年了,但直到今天,仍有一些教师没有接受教育部长宣布的新混合方法的培训。 示意图

菜市场营业和关闭采什么准则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该清楚向全砂人民交代,在菜市场营业和关闭的决定上,究竟是采取什么准则? 让人感到不解的是,一些菜市场关闭要等待14天后才能重新营业,有些则无需14天,究竟菜市场的标准准则是什么?小贩和民众都迫切想要知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有必要明确公布。

职场出现病例照常操作?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能详细交代清楚目前职场上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特别是针对那些职场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的员工时,雇主是否有必要关闭还是照常操作? 她说,古晋近期爆发冠病疫情之后,接到许多民众指对职场上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而依旧营业感到混淆与担忧。可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没有对此问题依据标准准则执法,导致雇主与雇员一头雾水,引起困惑。 她进一步解释说,近日频频接获许多雇员的反映,指他们的工作场所有出现确诊病例,可是他们依旧必须照常上班,没有被卫生局指示进行隔离而对此感到疑虑。有些民众也指出,出现确诊病例后,没有看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或砂卫生部前往相关地点给予进一步的指令。 “如果职场上有员工出现确诊,那么公司是否能照常操作,还是需要关闭?如果关闭的话需要关闭几天?究竟是那一个单位负责执行执法,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还是砂卫生局来确保这些出现确诊的公司有根据法令条文行事?“

商家与雇主接获无理罚单 杨薇讳:义不容辞帮忙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强调,古晋南市市议会必须即刻发出明确指示,取消南市执法组之前向许多商家因为没有为员工提供记录簿而接到的罚单,还业者们一个清白。 杨薇讳是今日针对古晋南市昨日所发出的一则通告声明公司的员工若有扫描MySejahtera,就无需手写记录簿而做出上述的呼吁。 她是之前有接获商家投诉反映指近日南市的执法组在取缔商家时,指责这些商家们没有根据砂灾难委员会所指定的标准作业程序而发出这种的无理罚单。商家也对此感到愤怒与不满。 根据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雇主必须确保员工在上班登记时,使用MySejahtera,或没有网络服务的地点,就通过手写来记录名字、电话号码、日期和时间。 “换句话说,砂灾难管理委员会的标准作业程序并没有阐明雇主必须为员工准备另一本记录簿来做记录。” 因此,南市执法组向商家们发出的这种因为没有为员工做记录的罚单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所以必须给予取消。至于那些已经偿还罚单的业者,市议会必须把钱退回给这些业者。 她提醒市议会身为其中一个执法单位,必须了解并清楚掌握砂灾难委员会所出示的一切标准作业程序,这样才能避免在执法时,向商家或民众开错罚单。 她称,目前许多业者因为疫情关系生意已经严重受到影响,如果无端端再接获南市市议会发出的无理罚单,肯定雪上加霜。 与此同时,杨薇讳呼吁那些有接获无理罚单的商家与雇主们,一定要尽快以书信方式致函给南市市议会,要求市议会对此罚单做出取消,这样才不会有一个污点,被冤枉拖欠罚单。 “至于哪些面对这项问题的商家或民众,可以向我寻求协助,我将会义不容辞给予帮忙。”

加快砂拉越疫苗接种计划 杨薇讳促增设疫苗接种中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建议,砂拉越政府与砂卫生局可以考虑将南市的浮罗岸民众会堂作为疫苗接种中心用途。 她指出,砂拉越政府应该开设更多疫苗接种中心来完成在今年8月底为200万名砂拉越人接种计划的目标。 “砂政府与砂卫生局在现阶段有必要在古晋增设另一个疫苗接种中心,以加快砂拉越的疫苗接种计划推行,进而在8月份完成注射疫苗计划的目标。” 她说,到目前为止,在古晋市,除了团结室内体育馆和医院被作为接种疫苗中心外,就没有其他地方被开放为接种疫苗中心,因此,她认为目前迫切需要设立额外的疫苗接种中心。她举例,位于浮罗岸的民众会堂更适合开放为接种疫苗中心用途。 众所周知,虽然砂拉越目前正严重缺乏新冠肺炎疫苗供应,并且仍在恳求联邦政府分配更多疫苗,但在这同时,砂拉越必要做好准备有足够的疫苗接种中心来展开更大规模的接种计划,以便疫苗低运后,疫苗接种计划可以马上实施。 有鉴于此,她希望砂拉越卫生局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能认真考虑她的这项建议。 她相信所有的砂拉越人民都会成为砂拉越政府的后盾,全力支持政府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落实疫苗接种计划的目标。 “ 我们需要州内所有的人群尽快接受注射疫苗,阻断新冠肺炎的感染链。” 目前,砂拉越的冠病局势依然处于令人担忧的阶段,截至昨日,砂拉越已确诊的病例总数为2万9899宗,死亡人数达173宗。

贫户苦等廉价屋7年无下文 张健仁评砂政府人联党失责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评击执政砂政府的政党和政治人物,没有尽全力落实居者有其屋,甚至花了7年时间,仍无法找到一间廉价屋给民众。 “特别是砂拉越是一个富裕的州属,地方辽阔,基本上政府应该合理解决人民的要求,即是居者有其屋,但事实证明,砂拉越距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也是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的张健仁是于今早联同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在马当班兰再也花园居住的蔡高真住址进行直播上,如此指出。 他感到庆幸的说,两名蔡先生是通过行动党的协助,及多方面官员的配合下,才得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园,让蔡先生和家人一家9口有栖身之处,结束无壳蜗牛的生活。 他解释,虽然两名蔡先生申请屋子的经过非常辛苦,幸庆行动党的州议员不屈不饶,一直在旁给予协助,才得让他们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落实。 “早在2014年,蔡先生的哥哥和侄女因意外丧亡,而当时人联党就曾答应协助申请廉价屋,但至今已经7年了,依旧音讯全无。” 他调侃的说,人联党做为执政党之一,花了7年时间,却找不到2间廉价屋给民众,反之反对党仅仅是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就协助对方找到屋子。 他说,也许有些政治人物在执行政策时,往往是以政策换取他们政治上的利益;比如求救者的选区不是其范围内,就置之不理不管,让民众苦苦等了7年,最终还是由行动党帮助到他们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 “在新加坡拥有几百万人口都能够达到居者有其屋,我们的人口比新加坡少,地又比新加坡阔,不可能达不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他再次强调,行动党议员帮助人民是不看选区,只要人民需要,就会提供服务。 “甭说是部长,作一名砂拉越的代议士,只要砂拉越人民有辛苦,行动党的代议士就会给予帮忙,帮助两名蔡先生寻找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图:蔡高真居住30多年的屋子于今日拆除,前者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所给予的协助,让他成功申请到廉价屋。 图: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尝试转动具有收藏价值的古董橡胶压片机,左为杨薇讳,右为蔡高真。 杨薇讳:火箭助蔡氏两户家庭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经过火箭积极的争取与跟进下,终于成功帮助到石角区的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政府廉价屋,圆了他们过去30多年来渴望居者有其屋的美梦。 过去,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下,这两户被逼住了现有的住址30多年,而此地段是属于私人的地方。 然而,这两户家庭在去年12月份收到地主的通知,被要求在短时间内必须做出搬迁。由于当时没有适合地点搬迁,加上面对经济的有限,在感到无助的情况下,只好向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寻求协助。 当时杨薇讳就亲自到访了这两户目前居住的现址了解情况,在听取了他们的困境后,前者就伸出援手,包括向砂房屋发展机构(HDC)申请两间一层半的廉价屋,及通过向政府贷款公司申请贷款。 “庆幸的是,在砂房屋发展机构官员的积极配合,加上政府贷款公司MUTIARA 等多方面的齐心协力下帮助下,成功且顺利为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廉价房屋。” 根据蔡高真向杨薇讳叙说,尽管他们过去都有向作为执政党的人联党寻求协助申请廉价屋,可是至今没有任何下文。在2014年时,人联党领袖有承诺为蔡高真的嫂嫂黄月玲申请廉价屋,遗憾的是,至今都没有给予兑现。 对此,杨薇讳提醒人联党不要以不是在你的选区投票的选民,就不要提供协助的不负责任的心态来服务人民,这种服务精神是不正确及要不得的。 她说,作为政府的人联党,不应该抱着选择性的给予人民帮忙,即在选区内有票的就帮忙,没有票,就不理。反观,民主行动党,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不分选区,尽心尽力为人民提供服务。 她称,尽管民主行动党没有拨款,也不是政府,不过依然通过各管道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民。 与此同时,蔡高真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亲力亲为,让他和他的堂弟顺利成功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甚至在他不懂如何向房屋发展机构申请房屋及贷款时,都是后者给予的陪伴与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