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全民力阻一党独霸 捍卫民主制衡砂政盟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着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 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

人联党曾公开称赞纳吉是最好首相 杨薇讳挑战沈桂贤重申立場

纳吉7罪成立,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挑战人联党主席沈桂贤重申纳吉是历来最好首相的说法!她说,纳吉所被订下的7大罪状包括3项洗黑钱,1项滥权及3项失信控状,沈桂贤过去却歌功颂德要人民支持纳吉,原来是要支持一个盗贼统治。杨薇讳称,人联党为了让盗贼上位,愿意成为盗贼的帮凶,还叫人民支持盗贼,甚至还在多个场合公开称赞纳吉是最好的首相。所以,盗贼今天7罪成立,沈桂贤今天怎么说? “更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人联党也有份被分到1MDB资金,这分明是一种收贼赃的罪行,出卖原则和尊严,至今依然没有向人民交代该党收取1MDB的资金后的来龙去脉。” 她说,收贼赃是一种严重罪行,都是犯法且不道德的行为,人联党身为砂州执政党之一,却知法犯法,怎么有资格继续得到人民的委托和信任? 她表示,幸好去年换了联邦政府,由希盟执政,促使1MDB丑闻真相大白,也让砂州人民看清纳吉和人联党的真面目。 与此同时,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订下7项控罪罪名成立,也是人民在509所立下的功臣,让纳吉今天可以被定罪。 “如果没有希盟政府,我们永远也不会看到今天纳吉被定罪的局面,这绝对是人民的力量,人民的巨大胜利“ 她说,若人民在第14届全国大选没有将胜利托给希盟,那么这宗案件审讯将不会开始,也没有728的定罪。 人民可以看到的是,从1MDB丑闻,还是SRC公司4200万令吉资金案的罪状,砂盟特别是人联党都静若寒蝉,不敢啃声,明显就在与他们同流合污,包庇盗贼统治。

413亿工程其中43亿已到位,砂拉越成第二大拨款州属

413亿工程其中43亿已到位 砂拉越成第二大拨款州属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披露,其实联邦政府已经批准了高达413亿令吉拨款及工程,其中43亿已经拨款到位,只等待工程推动! 依照联邦财政部提供的资料,砂拉越成为了全国第二大拨款的地区,总额高达413亿,共计569项工程将会分布在全砂各地,共有35个地区受惠。而如今联邦政府已经到位的拨款共有43亿,意味着这些569项工程,都已经在又或者是即将如火如荼的在全砂各地展开! 此外,这些拨款进行的项目例如提升学校硬体设施、新建课室、提升残旧学校、提升与兴建道路桥梁、提升码头、沟渠,兴建政府公务员宿舍、亲善工程兴建计划、亲善房屋、提供乡村水供计划、兴建广播大厦、实行农业计划、提升网络设施等等。 以下为财政部资料显示各个地区获得的拨款、已到位拨款及项目数量资料:

砂政盟支持的国盟政府 根本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华社对国盟政府所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大失所望,特别是在针对华文教育的拨款方面大幅度减少。这显示出,砂拉越政盟政府所支持由巫统和伊斯兰党所主导组成的国盟政府根本就是在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她说,在2021年预算中,独中的拨款为零。反观,在希盟执政时代,联邦希盟政府在2019年拨款1200万令吉给国内所有独中,并在2020年拨款加码到1500万令吉。 她谴责,国盟政府以零拨款分配给全国独中,企图就是在压迫和压制华文教育的发展,从而忽视华文教育领域的期望和需求。 很明显,国盟政府的举动已开始让华文教育陷入瘫痪,尤其是通过削减拨款,进而让华校难以生存。 “我们也别忘了,那些支持国盟政府的支持者,还通入禀法庭挑战多源流学校的合法性,并制止多源流学校的开办,而华文小学也包括在内。” 可以预料到的是华文教育的前途显然是暗淡的,甚至可能面临关闭的窘境。 杨薇讳是今日针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国盟政府没有拨款给独中教育而做出上述看法。 与此同时,她称,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也没有具体阐明分配给国内的各源流学校拨款的数额。因此,她担心分配给华小的拨款会削减。 在2019年和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有明确表示,每年向所有华小拨出5000万令吉的款项。 教育乃是联邦政府权限。 联邦政府就有责任通过公平方式分配足够的拨款款项来照顾各源流学校。 但遗憾的是,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却并非如此。

独立广场路段逢雨成灾 杨薇讳促北市交代治水计划无效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古晋北市向人民做出交代,为何耗资至少850万令吉在古晋独立广场一带的治水工程无法有效发挥作用,造成每逢一下起大雨时,中央广场的路段依然被水淹没,无法通车? 她进一步说,古晋北市当时表明,如果要有效解决古晋独立广场及老巴刹一带多年来的闪电水灾问题,必须在该一带展开改善沟渠排水系统工程,好让水势能够被舒缓且即刻被排出到砂拉越河。 实际上,该治水工程是2016年,分三个阶段展开,并在2018年的上半年竣工。 遗憾的是,就算治水工程已完工,但是每逢大雨,古晋中央广场一带依然发生严重的闪电水患。而最近发生的两次闪电水患是在去年的11月23日和今年的1月8日。 “这是一项很可耻的事,砂拉越政府花费了人民的一大笔钱来改善与提升中央广场一带的沟渠排水系统,可是却无法取得任何实际效用。因此,北市有责任向人民做出交代,为何有关工程失效。” 杨薇讳强调,照理来说,砂拉越政府花了钱进行工程,问题至少要有获得改善,可是摆在眼前的是相反,人民至今一样饱受闪电水患之苦。 她认为,如果中央广场的闪电水灾问题没有获得解决,这将会严重影响古晋市的市容并会会为旅游业带来负面形象,因为中央广场一带是古晋市的市中心,拥有许多大旅馆,也是旅游景点的集中地段,有很多游客在该地段出没。 与此同时,她希望砂拉越政府不要经常以各项工程发展成为口号及政治伎俩,花了钱,却没有达到任何有效。

菜市场营业和关闭采什么准则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该清楚向全砂人民交代,在菜市场营业和关闭的决定上,究竟是采取什么准则? 让人感到不解的是,一些菜市场关闭要等待14天后才能重新营业,有些则无需14天,究竟菜市场的标准准则是什么?小贩和民众都迫切想要知道,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有必要明确公布。

疫情前教学方法和策略不合适 杨薇讳促教育部评估全国学生

教育部长在日前发布了开学3.0的150页标准作业程序,试图解释国家在各复苏计划阶段下返校的管理和运作。 让人感到担忧的是,教育部在过去20个月未能提高教育质量,特别是在冠病疫情期间,教育部无法全面为学生提供网络线上学习。 与其还没有做好全面复课的准备,教育部至少应该协助教师对全国学生的表现进行全面评估。 根据学生的整体表现,教育部可以决定学校是否应该重读本学年,或继续下一学年,甚至采用混合步骤。 如果一年级学生没有掌握好基本学术,他们将永远无法迎头赶上学习进度,进而让他们沦为迷惘一代。 (示意图) 必须提醒的是,这项对学生展开的学术评估表现只用在学生,不能用在评估老师身上。况且有了评估结果后,教育部才能定夺学生是否晋级下一个学级。这项拟议中的全国评估之目的必须是确实且清楚的,以免教师和家长承受不必要的负担和压力。

职场出现病例照常操作? 杨薇讳促砂当局交代清楚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能详细交代清楚目前职场上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特别是针对那些职场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的员工时,雇主是否有必要关闭还是照常操作? 她说,古晋近期爆发冠病疫情之后,接到许多民众指对职场上有出现新冠确诊病例而依旧营业感到混淆与担忧。可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与砂卫生部没有对此问题依据标准准则执法,导致雇主与雇员一头雾水,引起困惑。 她进一步解释说,近日频频接获许多雇员的反映,指他们的工作场所有出现确诊病例,可是他们依旧必须照常上班,没有被卫生局指示进行隔离而对此感到疑虑。有些民众也指出,出现确诊病例后,没有看到砂灾难管理委员会或砂卫生部前往相关地点给予进一步的指令。 “如果职场上有员工出现确诊,那么公司是否能照常操作,还是需要关闭?如果关闭的话需要关闭几天?究竟是那一个单位负责执行执法,是砂灾难管理委员会,还是砂卫生局来确保这些出现确诊的公司有根据法令条文行事?“

砂盟修宪案不公平仍通过 人联党错误诠释误导民众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揭露人联党的真面目,7名议员们不敢在州议会里出声辩论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更支持存有缺陷的砂拉越州宪法第16条修正法案,允许非砂拉越人有资格竞选砂州选举,成为砂州议会的议员。 她说,砂盟政府会在11月12日第2次提呈砂拉越州宪法(修正)法案主要是因为州政府撤回第一版本的修宪案即允许只要拥有2年砂拉越永久居留权的西马或沙巴人参选成为砂州的立法议员。 在砂州议会殿堂内,人联党共有7名州议员,包括石角区州议员沈桂贤、卑尔骚州议员陈超耀、巴都吉当区州议员罗克强、史纳丁州议员李景胜、卢勃州议员范长锡、马拉端州议员陈冠勋及成邦江州议员法兰斯丁。 “可是,令人大跌眼睛的是,当时没有一名该党的州议员有勇气站起来参与辩论存有涉及修改把砂拉越的最后堡垒的一道门被打开,允许非砂拉越人参与竞选进入砂州议会的修宪案。对于这项对砂拉越人民不公平的第16条修正法案,这7名的人联党州议员都没有做出反对。” 砂拉越州议会殿堂原本就是让中选的议员们提出一切关于砂人民权益问题的管道,可是人联党的当选代表却像老鼠般一样保持沉默,不敢啃声,并支持通过该修宪法案;另一厢,在议会外 ,他们却以喇叭似的作风,高谈阔论此课题,企图借假象,误导人民。 她遗憾的是,人联党通过错误的法律诠释来误导民众。砂拉越政盟甫通过的第16条修宪法案根本没有纳入“砂拉越人”的字眼,所以任何砂拉越出生者的孩子都有资格参选成为砂州议员。 然而,人联党却在议会外第一时间举行新闻发布会,多次企图误导民众指只有砂拉越人才有资格参选成为砂州的议员。 人联党并没有正确说出砂拉越第16条州宪的法律真相,而企图借此课题来扭曲真相来支持该修正案来博取政治廉价宣传。 对此,砂人民有权力要求人联党的主席沈桂贤做出交代,为何在砂州议会没有一名该党的议员有参与这项重要的修宪法案?难道他们担心自己的名字会留史万年,清清楚楚被记录下来,谁是真正打开砂拉越的最后一个堡垒,欢迎非砂拉越人来参选选为议员代表砂拉越人民的始作佣者。

砂逾50%学生没网络及电子设备 杨薇讳吁政府解决线上学习问题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呼吁联邦与砂拉越州政府尽快解决与正视许多B40群体家庭的学生因为父母的经济拮据而无法购买电脑或任何电子设备,导致无法通过上网学习的问题。 她说,根据统计数据显示,砂拉越有超过50%的学生因为没有互联网服务及电子设备而无法在家中上线学习。 “让人感到悲哀的是,许多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因为无法参与每天的上线学习,导致他们的功课都无法赶上进度。 这样的问题不仅发生在砂拉越的内陆,而且也发生在古晋城市地区。” 她举例,在两天前,当她拜访居住在实打博路一户的家庭时,亲眼见到该户家庭中的三名正在接受小学教育的孩子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有能力购买任何电脑或电子设备而无法参与上线学习。 孩子们的母亲们也说,他们的家庭收入仅够在餐桌上吃饭,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去购买电脑或新的智能手机及订购互联网服务来让孩子通过上网学习。 两位母亲皆透露,由于上课时间无法参加上线学习导致孩子的学习进度深受影响。 她相信大多数的B40群体家庭都面对同样的困境。 因此,她呼吁政府向这些孩子们提供免费电脑、电子设备及互联网服务,让他们的孩子也能在新常态的环境下,通过上网学习,接受适当的教育,并确保没有孩子被排除在教育之外。 杨薇讳强调,由于疫情大流行,且查看每日报告的新冠状病毒病例的确令人感到震惊,死亡人数皆上升趋势,所以我国的学生不太可能很快返回学校进行正常的课堂学习,反之在新常态的教育环境下是通过上线学线学习是不可避免的。 “教育问题是政府不能忽视的一环,必须立即给予解决,因为政府有责任确保每一名学生能透过电子教育来进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