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户苦等廉价屋7年无下文 张健仁评砂政府人联党失责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评击执政砂政府的政党和政治人物,没有尽全力落实居者有其屋,甚至花了7年时间,仍无法找到一间廉价屋给民众。 “特别是砂拉越是一个富裕的州属,地方辽阔,基本上政府应该合理解决人民的要求,即是居者有其屋,但事实证明,砂拉越距离这个目标还很远。” 也是哥打圣淘沙区州议员的张健仁是于今早联同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在马当班兰再也花园居住的蔡高真住址进行直播上,如此指出。 他感到庆幸的说,两名蔡先生是通过行动党的协助,及多方面官员的配合下,才得拥有属于自己的家园,让蔡先生和家人一家9口有栖身之处,结束无壳蜗牛的生活。 他解释,虽然两名蔡先生申请屋子的经过非常辛苦,幸庆行动党的州议员不屈不饶,一直在旁给予协助,才得让他们居者有其屋的梦想落实。 “早在2014年,蔡先生的哥哥和侄女因意外丧亡,而当时人联党就曾答应协助申请廉价屋,但至今已经7年了,依旧音讯全无。” 他调侃的说,人联党做为执政党之一,花了7年时间,却找不到2间廉价屋给民众,反之反对党仅仅是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就协助对方找到屋子。 他说,也许有些政治人物在执行政策时,往往是以政策换取他们政治上的利益;比如求救者的选区不是其范围内,就置之不理不管,让民众苦苦等了7年,最终还是由行动党帮助到他们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 “在新加坡拥有几百万人口都能够达到居者有其屋,我们的人口比新加坡少,地又比新加坡阔,不可能达不到居者有其屋的目标。” 他再次强调,行动党议员帮助人民是不看选区,只要人民需要,就会提供服务。 “甭说是部长,作一名砂拉越的代议士,只要砂拉越人民有辛苦,行动党的代议士就会给予帮忙,帮助两名蔡先生寻找屋子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图:蔡高真居住30多年的屋子于今日拆除,前者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及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所给予的协助,让他成功申请到廉价屋。 图:实旦宾区国会议员张健仁尝试转动具有收藏价值的古董橡胶压片机,左为杨薇讳,右为蔡高真。 杨薇讳:火箭助蔡氏两户家庭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经过火箭积极的争取与跟进下,终于成功帮助到石角区的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政府廉价屋,圆了他们过去30多年来渴望居者有其屋的美梦。 过去,因为家庭经济状况不允许下,这两户被逼住了现有的住址30多年,而此地段是属于私人的地方。 然而,这两户家庭在去年12月份收到地主的通知,被要求在短时间内必须做出搬迁。由于当时没有适合地点搬迁,加上面对经济的有限,在感到无助的情况下,只好向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寻求协助。 当时杨薇讳就亲自到访了这两户目前居住的现址了解情况,在听取了他们的困境后,前者就伸出援手,包括向砂房屋发展机构(HDC)申请两间一层半的廉价屋,及通过向政府贷款公司申请贷款。 “庆幸的是,在砂房屋发展机构官员的积极配合,加上政府贷款公司MUTIARA 等多方面的齐心协力下帮助下,成功且顺利为蔡氏两户家庭申请到廉价房屋。” 根据蔡高真向杨薇讳叙说,尽管他们过去都有向作为执政党的人联党寻求协助申请廉价屋,可是至今没有任何下文。在2014年时,人联党领袖有承诺为蔡高真的嫂嫂黄月玲申请廉价屋,遗憾的是,至今都没有给予兑现。 对此,杨薇讳提醒人联党不要以不是在你的选区投票的选民,就不要提供协助的不负责任的心态来服务人民,这种服务精神是不正确及要不得的。 她说,作为政府的人联党,不应该抱着选择性的给予人民帮忙,即在选区内有票的就帮忙,没有票,就不理。反观,民主行动党,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不分选区,尽心尽力为人民提供服务。 她称,尽管民主行动党没有拨款,也不是政府,不过依然通过各管道去帮助有需要的人民。 与此同时,蔡高真感谢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亲力亲为,让他和他的堂弟顺利成功申请到一层半的廉价屋,甚至在他不懂如何向房屋发展机构申请房屋及贷款时,都是后者给予的陪伴与协助。

砂政盟支持的国盟政府 根本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华社对国盟政府所提呈的2021年财政预算案大失所望,特别是在针对华文教育的拨款方面大幅度减少。这显示出,砂拉越政盟政府所支持由巫统和伊斯兰党所主导组成的国盟政府根本就是在忽视华文教育发展。 她说,在2021年预算中,独中的拨款为零。反观,在希盟执政时代,联邦希盟政府在2019年拨款1200万令吉给国内所有独中,并在2020年拨款加码到1500万令吉。 她谴责,国盟政府以零拨款分配给全国独中,企图就是在压迫和压制华文教育的发展,从而忽视华文教育领域的期望和需求。 很明显,国盟政府的举动已开始让华文教育陷入瘫痪,尤其是通过削减拨款,进而让华校难以生存。 “我们也别忘了,那些支持国盟政府的支持者,还通入禀法庭挑战多源流学校的合法性,并制止多源流学校的开办,而华文小学也包括在内。” 可以预料到的是华文教育的前途显然是暗淡的,甚至可能面临关闭的窘境。 杨薇讳是今日针对2021年财政预算案,国盟政府没有拨款给独中教育而做出上述看法。 与此同时,她称,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也没有具体阐明分配给国内的各源流学校拨款的数额。因此,她担心分配给华小的拨款会削减。 在2019年和2020年的财政预算案中,希盟政府有明确表示,每年向所有华小拨出5000万令吉的款项。 教育乃是联邦政府权限。 联邦政府就有责任通过公平方式分配足够的拨款款项来照顾各源流学校。 但遗憾的是,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却并非如此。

伊党关酒厂论挑起人民不安 杨薇讳:砂盟政府难辞其咎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砂盟政府及人联党迄今不敢针对近日被闹得沸沸扬扬的伊党呼吁关闭“TIMAH威士忌”酒厂课题做出表态,谴责与反对。明显的显露出砂政盟政府选择与鼓吹极端及种族主权至上的政党狼狈为奸,赞同极端路线来治理国家。 她说,伊斯兰党今日之所以会越来越傲慢、嚣张跋扈,通过极端言论来挑起人民不安情绪,都是因为砂盟政府的造王者所造就,支持让伊党上位执政中央政权,实行回教极端政策。 杨薇讳形容,伊党把“TIMAH”威士忌获得国际奖项形容为“灾难”是不可理喻,且发对表不尊重非穆斯林的言论感到非常失望。 对此,她抨击砂政盟政府及人联党为了保住官位,不惜牺牲人民的权益,引进伊斯兰党进入政治主流,壮大神权来治国。 她称,我国向来都是自由奉行各自的饮食文化,没有任何人包括政府或极端宗教团体可以做出干预,因此,伊党敢于发表“TIMAH...

伊党加速推极端宗教政策 砂政盟GPS是主要助力!

“砂政盟(GPS)是伊斯兰党加速推行极端宗教政策的主要助力!”  在伊斯兰党“回教化”全国的行动中,吉打州成了首个州属。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有关“比起过去在丹州的情况,吉打如今不再像过去那样,因禁赌而面对来自联邦政府的政治阻力”的谈话,已经将真相充分揭露了!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说,随着砂政盟GPS支持土团党、巫统及伊党夺取民选政权,协助伊党进入联邦政府的权力核心,已清除了各项约束该党实行极端宗教议程的政治阻力。  “在巫统这个极端种族政党的配合之下,伊党长久以来无法实行的宗教隐议程,现今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一帆风顺!令人难以想像的是,砂政盟竟然是其中主要的推手,这就是首长阿邦佐早前高格调接待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一行人到访的主要原因吗?”  她强调,随着伊党的政治议程不断的落实,已经严重的侵蚀了马来西亚宪法中“世俗国”的精神,对於崇尚多元文化、民族、宗教和传统的砂拉越而言,更是一个重大的危机!

疫情前教学方法和策略不合适 杨薇讳促教育部评估全国学生

教育部长在日前发布了开学3.0的150页标准作业程序,试图解释国家在各复苏计划阶段下返校的管理和运作。 让人感到担忧的是,教育部在过去20个月未能提高教育质量,特别是在冠病疫情期间,教育部无法全面为学生提供网络线上学习。 与其还没有做好全面复课的准备,教育部至少应该协助教师对全国学生的表现进行全面评估。 根据学生的整体表现,教育部可以决定学校是否应该重读本学年,或继续下一学年,甚至采用混合步骤。 如果一年级学生没有掌握好基本学术,他们将永远无法迎头赶上学习进度,进而让他们沦为迷惘一代。 (示意图) 必须提醒的是,这项对学生展开的学术评估表现只用在学生,不能用在评估老师身上。况且有了评估结果后,教育部才能定夺学生是否晋级下一个学级。这项拟议中的全国评估之目的必须是确实且清楚的,以免教师和家长承受不必要的负担和压力。

砂全民力阻一党独霸 捍卫民主制衡砂政盟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着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 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

申请廉价屋承诺无下文 一家9口被征地恐失家园

一家9口居住在马当班兰再也花园的黄月玲即将失去栖身之所,没有地方可以落脚,在无助的情况下向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寻求协助,希望可以通过后者帮忙他们解决目前所面对的困境。 黄月玲的丈夫在2014年,因骑着摩多接女儿放工回家时,遭到一辆尾随而至的轿车撞及而造成父亲与17岁的女儿都去世的悲剧。黄月玲的长子也已在2010年因为一场车祸而毙命。 已经失去经济主要支柱的黄月玲与孩子一直都获得热心人士及福利部的捐助下维持生活,可是,不幸的是,由于地主需要征用到有关地段,所以要求黄月玲一家人及其隔邻的叔叔搬离现址。 因为没有经济能力,逼使他们一家人及隔邻的叔叔顿时感到无助,无法在短时间内物色适合地点搬迁。 据了解,人联党领袖们当年在黄月玲丧失丈夫与女儿时,有承诺为黄月玲申请廉价屋,以便他们一家拥有安稳的住所,遗憾的至今都没有兑现。 杨薇讳今日亲自前往黄月玲住所了解情况后,会尽力通过各管道来协助这两户贫困家庭。 图说::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向黄月玲家人了解情况,尽力通过各管道给予协助。

许多儿童面对无国籍窘境 杨薇讳促内政部尽快审批

在民主行动党积极的协助与跟进下,今年8岁的邓名权终于喜获马来西亚公民权,正式摆脱无国籍人生困境。 他今日在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及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沈杰龙的陪同下,满怀欣喜的前往国民登记局领取其公民权证书。 邓名权在2013年出生时,由于父母还没有正式成为合法夫妻,导致其无法获得公民权,虽然其父母在2013年秒开始向登记局申请公民权,不过却不成功,直到2019年后向民主行动党寻求协助后,并在民主行动党积极的跟进与协助下,他今日终于获得公民权证书。 对于今日可以获得公民权,邓名权的父亲邓秋原及婆婆黄玉梅非常感谢民主行动党的积极帮助,让邓名权能获得马来西亚公民权,以便可以继续读书,享有一般人所能享有的福利。 无国籍课题不是一件新鲜事,许多出生在砂拉越的儿童依然面对无国籍的窘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表示,目前还有许多儿童在出生时,因为父母还没有正式成为合法夫妻而无法享有公民权,对此,她希望内政部尽快审核批准让这些感到无助的儿童获得公民权。 她说,虽然砂拉越的国民登记局履行职责把申请者的文件提交给联邦内政部,可是内政部却耗时做出批准,有些申请者已经苦等了几时年,依然没有下文,令人感到无奈与无助。 有鉴于此,杨薇讳呼吁联邦内政部加速处理国内的公民权问题,而不是让那些申请者年复一年的等,没有任何下文。 更让人感到不解的是,那些没有成功申请到公民权的申请者也没有被告知什么原因被拒。   关于大马女性在外国生子,却无法为孩子申请公民权的政策,是非常不公不义的,导致远嫁国外的大马女性面对离婚和抚养权的问题时,求助无门。 这项议题在国会辩论已久,杨巧双促请内政部采取更负责任的行动协助国人。 点击链接阅读全文:https://... Posted by 火箭报 on Thursday, March 11, 2021

砂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 推行氢气巴士却无法运作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指出 ,砂拉越经济发展公司主席阿都阿兹昨日承认氢气巴士目前停驶是因为要全面进行维修工作已充分显示出氢气技术尚未可行,不稳定和不成熟。 杨薇讳说,砂经济发展局也承认,砂州没有本地氢气专业技术专家,必须完全依靠外国的技术人员来进行一切所需要关于氢气的维修问题。就如砂拉越目前所面对的情况,即砂经济发展局就必须以“乞丐式般”去转聘中国的技术人员前来解决问题。 她痛心的表示,尽管许多国家都选择放弃投资与不采用未被证明成功的氢气科技项目,可是砂拉越政盟政府一意孤行耗费千万令吉砂拉越纳税人的钱来推行氢气巴士、建设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等项目。 “遗憾的是,州政府已经花费了千万令吉来购买3辆氢气巴士,并建设了氢气燃料补充站和生产厂,但平民百姓却没有从中受惠,砂拉越主要城市所面对的基本公共交通设施问题仍未获解决。” 她进一步表示,氢气巴士于2019年8月开始进行试用式开跑,随后不到两个月,由于氢气生产厂和氢气补充站面对技术问题即刻被搁置,导致服务被暂停。 而在2020年1月氢气巴士再次重新启动,但不久又面对技术问题而被逼停运。 杨薇讳也向砂州政府做出质问,鉴于氢气巴士技术的不可靠和不稳定性,同时也很难获得维修,要如何让民众对砂经济发展局和砂拉越METRO 有限公司所推行的高费用氢气巴士服务充满信心? 更何况,氢气巴士的采用频频面对各种技术问题无法运作,要如何有效解决砂拉越长期悬而未决的公共交通设施落后问题? 俗语说,没那么大的头,就别戴那么大的帽。所以,她也提醒砂政盟应该更务实些,脚踏实地落实简单及有效的项目工程,比如落实快捷巴士系统(BRT),并且提升巴士服务路线和频率性,而不应该只为了颜面,实行华而不实且好高骛远的大工程来炫耀。 杨薇讳呼吁砂政盟应该谨慎花费公币,确保所进行的每一项发展工程计划都能真正惠及砂州人民,没有圈内人从中得利。

砂政盟防疫差引不安 选民应勇敢改变困境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后知后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