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意辞去总检察长职位 阿班迪或被开除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28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如果继续拖延且不愿意有尊严地辞去总检察长职位,阿班迪必须准备好面对被开除的局面。 自2018年5月9日发生的演变产生分水岭以来,已经过了三周,尽管他知道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投票不仅仅是对拿督斯里纳吉出任首相的不信任,也是对他作为总检察长的不信任,他拒绝辞去总检察长职务只不过是为了以最站不住脚、不合情理,甚至不体面的方式赖在总检察长办公室。 这个宪法僵局实际上反映了他原本就不应该在2015年7月的最后一周灾难性地被任命为总检察长。 为了使他免于进一步受辱,阿班迪不应该利用宪法的细微之处和漏洞,而应该干脆地提出辞呈来解开为期三周的宪政僵局。 阿班迪认为他必须从延长这种宪政僵局中获得什么呢? 林吉祥

公寓搜获上亿现金 巫统认领须承担后果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27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让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来决定它是否要提出正式申请,以认领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财产,尤其是包括26种货币的1.14亿令吉现金,并承担提出认领的后果 3天过去了,由代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代署理主席拿督斯里希山慕丁领导的巫统最高领导层,尚未确认也未否认巫统正式提出申请,以认领警方在柏威年公寓扣押的72袋财产,即35袋装有包括26种货币的1.14亿令吉现金、35袋珠宝和手表以及284盒名牌手袋。 3天前,有一份声称是巫统策略宣传单位发出的神秘声明,要求警方归还被扣押的金钱,因为那是巫统的资金。 它说巫统急需这笔资金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自我重建,而巫统正寻求取回这些资金,要求警方在调查结束后,释出并归还这笔资金给巫统。 它说这笔资金原本要在拿督斯里纳吉辞职后,转给巫统目前的代理领导层,被警方扣押是不幸的。 这是人们第一次听见巫统的策略宣传单位。它是由巫统最高理事会合法地或根据巫统党章成立的吗?如果是的话,它是何时成立的,谁又是这个巫统策略宣传单位的成员? 目前,马来西亚人民只听过由前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领导的国阵策略宣传局,他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民兴党的候选人阿兹士占曼打败,只获得总票数中的25%。 巫统策略宣传单位是幽灵组织,还是在纳吉于2018年5月12日被逼辞去巫统主席之前,仓促成立的? 让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来决定,巫统策略宣传单位是否获得授权代表巫统发言,以认领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财产,还是它只是类似国阵玻璃市州主席沙希淡卡欣的另一个违法纪律个案。阿兹兰曼在玻璃市拉惹见证下宣誓为玻璃市州务大臣后,沙希淡擅自开除他的巫统党籍。 是时候让巫统最高理事会召开紧急会议了。他们应该决定要不要正式要求认领在柏威年公寓被扣押的财产,尤其是包括26种货币的1.14亿令吉现金,并承担提出认领的后果。 巫统正式要求认领的后果是什么? 其中一些后果是巫统领导人需要回答许多问题,如下面一位公众提出的问题: “如果资金是巫统的,为什么它们在手提箱里?为什么它们存放在或运输到不属于巫统官方人员或财政的公寓单位? “为什么它们没有像其他组织的正常做法那样被放入银行账户?这些现金的来源是什么? “如果这些是巫统的资金,存放在袋中的1.14亿令吉的目的是什么?哪些选举费用预计无法通过支票和银行转账支付,而得用现金支付? “为什么现金没有保存在党财政管控的保险箱里呢?为什么巫统现在才声称拥有这笔资金?在扣押时,为什么他们不出面要求认领,并且完整公布这一数额? “为什么现金要以不同货币来保存?不同货币的现金有什么用途?“ 然而,巫统认领这笔资金的最重要后果,就是巫统无法摆脱盗贼统治和金钱政治的先天遗传。巫统领导层即使没有了纳吉,也无法为摆脱马来西亚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耻辱和骂名做出任何贡献,因此对于2018年5月9日诞生的新马来西亚的希望和愿景,它已经变得无关。 林吉祥

林吉祥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胜选文告:山打根胜选,创造了史上最高多数票!

林吉祥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胜选文告 伊斯干达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11日在山打根发布文告: 山打根国会议席补选是全国政治的转捩点,一洗希望联盟在金马仑高原国会补选、士毛月州议席补选及晏斗州议席补选失利的阴霾,也狠狠打脸了纳吉毫无廉耻的“Malu Apa Bossku”(羞耻什么啦我的老板)所制造出来的风潮。 现在已经是晚上7:20分,依照选举委员会的网站非最终成绩,民主行动党获得16012张选票,沙巴团结党获得4491张选票,多数票超过11000张!另外,三位独立人士的得票也让他们失去按柜金,分别是126票、178票机788票。 黄诗怡已在非正式的情况下成为了山打根国会议员,而且是赢得了甚至比他父亲还高的多数票!当初她父亲的多数票是10098张。 实际上黄诗怡已经在山打根创造了最佳多数票的历史! 更重要的是,黄诗怡的胜选意味着全国的政治转向,同时也扫除了希望联盟三连败的阴霾(金马仑高原国会补选、士毛月州议席补选及晏斗州议席补选),也击倒了纳吉创造的“Malu apa bossku” 风潮! 林吉祥 注:晚间选委会更新正式成绩 黄诗怡(民主行动党):16012张 曾道玲(沙巴团结党):4491 三位独立人士得票分别为:788、126及156

林吉祥:凯里的道歉太微不足道也太迟了!国阵应该为背叛人民信任而道歉!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5月16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凯里的道歉太微不足道也太迟了——他是否会弥补错误,并要求巫统最高理事会、国阵最高理事会和所有前任部长和国会议员,低声下气地公开道歉,因为当一马公司丑闻发生和马来西亚被“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绰号所玷污时,他们没有仗义执言,背叛了国民的信任 巫青团全国总团长凯里懊悔得太微不足道也太迟了。 凯里希望他当初有告诉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在幕尤丁和沙菲益阿达被开除后,基层对巫统的抗拒。 “我们不要身先士卒地冒险,” 巫青团团长凯里告诉新加坡亚洲新闻台。 “没有人,幕尤丁被开除后,沙菲益被开除后……没有人要承认我们有问题。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可怕的错误。 “有没有征兆呢?有,有清楚的征兆,可是我们对这些征兆毫不在意。 “我们不能重蹈覆辙,我们不可以再让巫统领袖脱离现实和不提出棘手的问题。若继续有这样的封建思维,为捍卫领袖而不肯说实话,巫统将灭亡。” 凯里现在要身先士卒了吗?他现在看见“清楚的征兆”了吗? 显然不是,因为凯里显而易见地正在努力避免一马公司丑闻以及马来西亚被“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称号所困扰的问题。 凯里准备接受不分种族、宗教和地区的马来西亚选民,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裁决,以及他们对于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在他的监督下,于过去3年堕落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所遭受的国际耻辱和羞辱而做出的强烈判决吗? 凯里是否会弥补错误,并要求巫统最高理事会、国阵最高理事会和所有前任部长和国会议员,低声下气地公开道歉,因为当一马公司丑闻发生和马来西亚被“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绰号所玷污时,他们没有仗义执言,背叛了国民的信任? 林吉祥

究竟有多少国阵前部长,收了纳吉的脏钱?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11日(星期一)在士古来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巫统/国阵政党、领袖和个别人士应该公开认错,和将他们从纳吉和一马公司那里收取的任何“脏钱”捐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以协助偿还一兆令吉的国债 被纳吉政府自2015年7月起屏蔽达34个月的《砂拉越报告》在2015年8月的一篇文章里指控巫统/国阵后座议员俱乐部主席丹斯里沙里尔和副财政部部长阿末玛斯兰从时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里的恶名昭彰的26亿令吉存款那里,分别收取100万令吉和2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资金。 《砂拉越报告》表示有关纳吉亲自把钱拨给巫统领袖的证据开始浮现,纳吉不只在选举前拨款,也在选举后这么做,包括分多次拨款给国会议员,而许多得益者都证明他们自己是纳吉在一马公司危机中其中一些最得力的捍卫者。 我在三天后即2015年8月17日在新山热带酒店举行的“马来西亚何去何从”的民主行动党论坛上的演讲中特别要求八位部长和两位副部长公开他们从纳吉恶名昭彰的私人帐户里的26亿令吉那里收取的款项金额,正如沙里尔证实《砂拉越报告》的报导,这些钱都是用在第十三届大选的助选上。 我当时候表示:“沙里尔证实《砂拉越报告》的报导等于认可了《砂拉越报告》网站里的报导的公信力和可靠性,尽管它经常被指控鲁莽且不负责任地针对巫统/国阵领袖做出不实的指控,但直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篇《砂拉越报告》的报导被证实虚假或不实。” 这八位部长和两位副部长都对是否要表明他们真的有从纳吉私人帐户里的26亿令吉那里接受金援进行第十三届大选的助选(如果有的话,款项的金额)沉默不语。 曾经在纳吉掌政下担任部长和副部长的不能再抱持沉默,还有曾经从纳吉那里收取源自一马公司的资金的所有巫统/国阵政党、领袖和个别人士,应该公开认错和向马来西亚希望基金捐出他们所收取的“脏钱”的等同数额,作为他们在一马公司盗贼统治丑闻——这宗丑闻导致马来西亚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耻辱和恶名——上共谋的忏悔和补赎的象征和协助偿还一兆令吉的国债! 林吉祥

纳吉没信心宣布大选日期 政权拉响警报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9日(星期五)晚上8时在振林山的民主行动党咖啡店论坛上的演讲: 首相纳吉尽管在外表上表现得很有信心,但他仍然还没有宣布大选,乃是因为他对巫统/国阵能够胜出,进而成立联邦政府没有信心,尽管巫统/国阵已经散播有关希望联盟的排山倒海的假新闻和假讯息。 纳吉要承受的风险是无比的高,因为一旦他输掉大选,他不单会失去首相职位,一直被遮掩起来的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盗贼统治洗钱丑闻也会曝光,受到国内和国外紧密的检视,并产生所有后续的后果。 纳吉今天来到柔佛北部,因为他知道执政联盟执政逾半个世纪以来一直都是定存州——直到第十三届大选为止——的柔佛将会是一个可以定夺他究竟能不能在下届大选重返布城担任首相的关键州属。 倘若纳吉在2016年4月的砂拉越州选后,或2016年6月的大港和江沙的国会议席补选后,或甚至在去年宣布大选,那么纳吉在第十四届大选胜出的机会就会相当高。 但纳吉在2016年或2017年一直拖延宣布大选上,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 纳吉希望选区划分不公可以为他提供巫统/国阵重新在布城执政的方程式,甚至夺下巫统/国阵在上两届的2008年和2013年大选所失去的国会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 但是假如真的发生政治海啸的话,除了在城市地区,也在乡区和肯殖民地区,那么选区划分不公将不能保住纳吉。 纳吉对下届大选表现得非常乐观,但这其实只是在掩饰他对于巫统/国阵在下届大选的不明朗前景的颤栗。 纳吉今天在麻坡谈及一个政党得自强,而不是依赖在依赖于其他政党的政党。 纳吉是否在说着国阵的其他成员党,比如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 在希望联盟,所有的四个成员党,即民主行动党、人民公正党、诚信党和土著团结党都有他们各自的强处,而正是凭着希望联盟四党的团结和联合,我们希望可以缔造历史,在马来西亚61年历史上,首次把巫统/国阵联盟从布城逐出去。 这和国阵其他的成员党是非常不一样的。 比方说,马华三位最重要的领袖得依赖巫统的选票来当选国会议员,然后成为部长,这不禁让人质疑马华究竟是在国阵里代表华裔,还是他们其实是在马来西亚华裔当中代表巫统? 在文冬,即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的国会选区里,它最大的选民族群就是巫裔,占了46.1%,而华裔选民占了42.4%、印裔则是9.0%,其他2.6%。 在亚依淡,即马华署理总会长兼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的国会选区里,它最大的选民族群就是巫裔,占了57.6%、而华裔则有38.3%、印裔3.9%和其他0.2%。 在丹绒马林,即马华总秘书兼第二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拿督黄家泉的国会选区里,它最大的选民族群也是巫裔,占了55.4%、华裔有25.8%、印裔13.2%和原住民5.6%。 事实上,巫裔选民是马华在第十三届大选中所赢得的七个国会选区的最大选民族群。 既然马华符合纳吉在麻坡所发动的攻击的内容,首相是否可以解释为何他在攻击马华呢? 纳吉在麻坡的谈话里,呼吁人民支持巫统/国阵以支持一个进步的马来西亚。 倘若纳吉真的是有心要建立一个进步的马来西亚的话,那么就让他马上做这两件事吧: (i) 确保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兼班丹国会议员拉菲兹不会因着揭穿2亿5000万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NFC)丑闻并对国家有功,而坐监或被取消国会议员资格;以及 (ii) 洗脱马来西亚在过去三年在国际上所招来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骂名,并整顿好联邦土地局、人民信托基金、朝圣基金和其他政府机构所陷入的贪腐状况。 纳吉成就了过去逾半个世纪以来的五任前首相所无法成就的事:晋身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行列,承受这个称号所带来的种种耻辱和背负污名。 这是非常可悲的,因为昨天是马来西亚之父即东姑阿都拉曼的生辰,他就如拿督翁、敦拉萨、敦胡先、敦马哈迪,还有我相信敦阿都拉也是,绝对没有料到马来西亚会在世界上因着被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饱受羞辱。 除此之外,马来西亚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如此之多的民选代议士,无论是国会议员或州议员被骚乱和追捕,包括在法庭上援引不同的压迫性及有违民主精神的法案进行选择性检控,夺去他们的自由以及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 就连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夫人高龄93岁的敦西蒂哈斯玛,也不能幸免。 我完全同意拿督斯里安华所说的,拉菲兹因着揭穿NFC丑闻而被判监30个月,显示出国家亟需撤换它的领导层,因为现有的国家建设态势只会把国家引领到落后、失败和流氓国家的方向去;而不是一个进步、富裕和团结的马来西亚。 林吉祥

林吉祥:马来海啸五个面向

民主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于2018年4月16日(星期一)晚上9时在安顺的安顺民主行动党讲座上的演讲: 马来海啸的五个方面将成为2018年5月9日第14届全国大选的突出特点 昨天,首相纳吉警告马来人和土著不要在即将到来的第14届全国大选引发马来海啸,因为这会危及他们的权益。 这跟纳吉在仅仅10天前所说的相去甚远,即他没有预见第14届全国大选会发生马来海啸。 纳吉开始明白“一个星期在政治上很长”的常理了,而在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的投票日,距今仍有3个星期的时间。 两年前的2016年5月9日,菲律宾人民更换了他们的总统。一年前的2017年5月9日,韩国人更换了他们的总统。 马来西亚人是否会在今年5月9日创造历史,更换马来西亚首相和马来西亚政府? 5月9日是否能够见证敦马哈迪出任马来西亚的第7任首相,而拿督斯里安华成为第8任首相? 当安华离开双溪毛糯监狱时,谁会入狱呢? 5月9日时会不会看到著名的马来西亚前6位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阿都拉萨、胡先翁、马哈迪医生、阿都拉和纳吉,按照拉曼(RAHMAN)的字母顺序排列的预言终结;跟着启动另一个预测新系列首相的新预言——从敦马哈迪和拿督斯里安华担任第7和第8任首相开始?这意味着预测马来西亚新系列首相的第二个语言将以“MA”开始,它可以是马来西亚(MALAYSIA)、马哈迪(MAHATHIR)或其他可能的词语。 只有在5月9日发生马来海啸,马来西亚才会缔造历史,这将破解纳吉和巫统与国阵的宏图大计,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成为大赢家,甚至重新获得三分之二的大多数国会议席,恢复巫统在马来西亚国家政治中的霸权地位。 巫统领袖、宣传人员和藜麦网络兵团已经从否认第14届马来西亚全国大选可能发生马来海啸,转移到新的位置,抨击马来海啸将成为马来人的厄运,以试图在马来人群中制造恐惧。 这些谎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就像过去几十年他们试图妖魔化我的堆积如山的谎言、假新闻和错误信息。 我已经被指责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反受华文教育的华人、反受英文教育的华人、反印度人、反基督教;导致1969年5月13日的骚乱;是共产主义者、是包括中央情报局、克格勃、军情五处、澳洲安全情报组织在内的多个外国势力的鹰犬;接受马哈迪给予的10亿令吉、大亨郭鹤年的1亿令吉和以色列资金来源超过1亿令吉;给予新闻门户网站4000万令吉;付予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1亿令吉以对抗雪兰莪苏丹;我支配和运作希望联盟;在希望联盟赢得第14届全国大选时想当首相;要解散马来军团;摧毁马中关系的假消息、谎言和妖魔化言论,以及一连串令人难以置信的假新闻、错误信息和彻头彻尾的谎言! 马来海啸将成为第14届全国大选的突出特点,它会有以下五个方面: 首先,这将会表示巫统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遭到拒绝,但是这并不代表马来人的厄运。我曾与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一同工作,和马来西亚第三任首相敦胡先翁有接触。当时他们已经退位,他们对于巫统正在走着的方向而感到沮丧。我现在与马来西亚在位时间最长的首相马哈迪共事,因为如今在纳吉底下的巫统已经太过分了,他们只会顾及纳吉的密友和其盗贼统治同伙的利益,而赔上了一般马来人和马来西亚人的利益,以及国家的好名声与荣誉。 谁可以相信东姑阿都拉曼、敦胡先翁和敦马哈迪,这三个总共担任马来西亚首相40余年的人,会违背马来人的权利和利益? 当然不能。 现在的马来西亚在纳吉底下已经遭到蔑视,并被全世界用怀疑的眼光将其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不是享受由前五任首相领导下的建国40多年期间,所奠定的国际荣誉、敬仰和尊敬。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击败巫统和拯救马来西亚,这将使马来西亚能够加入日本、印度、韩国、台湾、甚至是印尼和菲律宾等正常民主国家的行列,让选民能行使其宪法权利,在不受暴力、混乱或灾难的威胁下,可以依据自己的选择,和平地和民主地投选政府。 第二,在第14届全国大选的马来海啸击败了巫统,并不一定代表巫统的毁灭。这让巫统有机会进行自我改革,使其在马来西亚的政治符合时宜。 如果在其他国家主导了国家成立前数十年政治的政党,如日本、印度和台湾,可以恢复它们的相关性,并在随后的选举中重新掌权,巫统会否无能为力呢? 在布城的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将证明它更有能力并成功地照顾所有马来西亚公民的权益,无论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还是原住民。因为由公正党、诚信党、土团党和民主行动党组成的希望联盟,不想只成为一届的政府,而是想成为不仅仅是第14届全国大选入主布城的马来西亚政府,还要享有全国选民的信任,以便在第15届全国大选、第16届全国大选以及之后的全国大选,获得选民的委托在布城组建马来西亚政府。 第三,马来海啸并非意味着要去除马来土著机构和解散或关闭像联邦土地发展局、联邦土地统一与复兴局、玛拉和朝圣基金局的机构,而是要让它们更成功和具有竞争力,以服务于其原有的使命,而不是成为“俘虏”机构,以服务于纳吉的密友和窃国盗贼同伙的利益。 第四,马来海啸并非反华人、反印度人、反卡达山人或反伊班人,而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马来西亚公民海啸中最好的一部分,旨在重新设定国家建设政策和方向,以实现独立世代和马来西亚立国首10年的第一代人的马来西亚之梦,让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团结、和谐、公正、民主、进步和繁荣的马来西亚,受到世界公认为在人类发展的每个领域都是顶级的国家,而不是像目前朝一个失败、流氓和盗贼统治国家的轨迹迅速下坠。 第五,马来海啸是为了将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中解放出来,因为没有哪个宗教会接受他们的领袖是盗贼统治群体的四匪中的一员——盗匪、劫匪、土匪和攫夺匪。 这不是关于反伊斯兰教、反佛教、反基督教、反兴都教或反锡克教的课题,而是使马来西亚成为世界楷模的一个重要步骤,以展示一个拥有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国家,如何可以善用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不同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精髓,建立起一个宽容、道德、有礼、进步和成功的新文明。

未把刘特佐列入通缉名单 弗兹应卸下总警长职务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20日(星期四)在坎培拉发表的新闻评述: 如果弗兹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把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他应该卸下总警长的职务 虽然我因为身在澳大利亚首都坎培拉而远离祖国,读到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弗兹以警方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为藉口,因而无法把一马公司主谋兼马来西亚头号国际通缉犯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我深感震惊。 回应有关数个马来西亚人的名字依然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包括前警官西鲁、白领罪犯迈克索赛以及偷车集团首脑“罗宾海”,却不包括刘特佐和他的父亲,弗兹表示国际刑警有自己的作业程序来决定是否公开通缉令上的名字。 弗兹说,国际刑警有权决定是否只向有关当局发布这些名字。 他说:“把任何个人列入红色通缉令的请求取决于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这需要时间,因为它必须经过由这个国际机构所概述的详细程序。” “根据相同的作业程序,国际刑警将决定名单上的名字是向公众发布或者仅向有关当局公布。” 弗兹应该停止他软弱无力的声明,并且公布刘特佐是否在国际刑警的通缉名单上。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呢。如果他无法符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把刘特佐列入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他应该卸下总警长的职务。 这不仅仅是因为上个月,布城地方法庭对刘特佐和其父亲刘福平发出逮捕令,以便两人都能够被遣返并面临与一马公司有关的洗钱指控。 如今,刘特佐是全世界上最著名的马来西亚人,甚至超越了把马来西亚变成盗贼统治国家的拿督斯里纳吉,或者在93岁时成为世界上最老的首相,致力于拯救马来西亚免于继续走向流氓民主、恶人国家和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轨道的敦马哈迪医生。 世界最想要通缉的马来西亚人不在国际刑警的红色通缉令名单上,这种情况可怕地反映了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能力、效率和专业。 导致马来西亚人民和全世界曾认为是坚固、不可动摇和立于不败之地的纳吉政府垮台的一马公司国际腐败和洗钱行为,并非昨天才发生。事实上,美国总检察长杰夫塞申斯所说的“最糟糕的盗贼统治”可以追溯到2009年,即在纳吉成为马来西亚第6任首相的几个月之后。 弗兹应该阅读最近面市的关于一马公司的两本书:克莱尔·鲁卡瑟的《砂拉越报告——一马公司内幕揭秘》和汤姆莱特与布拉利霍普撰写的《亿元鲸鱼——愚弄华尔街、好莱坞和世界的男人》,并告诉马来西亚人民两本书中是否关于一马公司的新资讯供警方调查,或者警方是否早已知道这两本书所揭露的一马公司丑闻的秘密。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马来西亚警方无法遵守国际刑警的作业程序,将刘特许和其父亲列入国际刑警通缉名单? 林吉祥

纳吉被丑闻紧紧缠身

纳吉不但无法洗清他的名声,还被一马公司丑闻穿胸而过。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不但无法洗清他的名声,反而还因为路透社和他的访谈而被一马公司丑闻穿胸而过。 他说他不应该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而被责怪,并宣称他对一马公司的钱财出现在他的私人户头一无所知。 他声称他的顾问和一马公司的管理层及董事会,不当地对他隐瞒所谓的资金盗用。 如果是这样,他是世界上最无能的政府领袖。 我不相信纳吉是如此愚蠢、无能或无知,这只表示他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时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纳吉的顾问、一马公司的管理层和董事会不能对他隐瞒所谓的资金盗用,原因很简单——通过美国司法部于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提交的251页的盗贼窃国诉讼案文件,以便从一马公司被盗用并通过美国银行洗钱的45亿美元的资金中,充公其中17亿美元与一马公司挂钩的资产,这一笔盗用巨额资金的事实和数字,已经赤裸裸地摊开,让马来西亚和全世界每一个人阅读。 这就是马来西亚遭受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耻辱和恶名打击的原因,因为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人人都知道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犯罪和道德沦丧问题。 纳吉远远不是一个无知到被他邪恶的顾问、一马公司的管理层和董事会带到屠宰场的人,反之纳吉屠杀每个敢于阻挡他的去路的人,以至于犯下被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形容为全球历史上“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案件”! 谁是他屠刀下的受害者呢? 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总检察长丹斯里阿班迪、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的官员如丹斯里阿布卡欣、拿督莫哈默苏克里、拿督斯里慕斯达法、拿督巴哈里和拿督罗海扎,还有吹哨者如拿督斯里凯鲁丁和郑文杰;以及国会这整个机构,以至于前议长丹斯里班迪卡奇怪地根据案件在美国审讯当中的原则,禁止提问和辩论一马公司丑闻,我也两次被禁足国会长达6个月,被议长和副议长当成国会的幽灵。虽然我每天勤奋地出席国会会议并坐在他们面前,议长和副议长都“看不见”我。 可是无论自觉或不自觉、有意或无意(以前使用《内部安全法令》扣留某人时所使用的声名狼借的措辞),纳吉在路透社的访谈中是破釜沉舟——越过了否认一马公司丑闻存在的界线,转而指责他的下属没有通知他 关于一马公司丑闻中的盗用资金行为。 但是,这样的行为不可能如此不自觉或无意识,因为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在5月9日产生历史性的分水岭之后,纳吉已经撤回了一个又一个的法律诉讼,其中大部分与一马公司丑闻有关。 很显然,纳吉非常害怕一马公司丑闻在法庭上曝光—— 这与纳吉不敢跟进他于2015年7月,就《华尔街日报》报道他个人银行账户内的26亿令吉捐款,而威胁起诉该报的原因是一样的。 纳吉布是否正在为转换战略铺平道路—— 即一马公司丑闻存在,但他不应该为此被指责或承担责任,因为错误出在别处? 在我们更深入地研究纳吉与路透社令人震惊的访谈之前,马来西亚人民应该为本月底参与巫统选举的所有竞争者提供一次机会,以确定他们是否会承担一马公司丑闻的责任、他们将对“最恶劣的盗贼窃国案”采取什么立场,以及谁必须承担一马公司丑闻的责任。这一丑闻导致所有马来西亚人在过去几年承受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耻辱和恶名。 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应该研究和剖析纳吉与路透社就一马公司丑闻所作的最令人震惊的访谈。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1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林吉祥:巫统与国阵的政治委派人员应自重和有尊严地辞职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4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阿班迪拒绝自重和有尊严地辞职 ,再次突显了巫统与国阵的政治委派人员拒绝自重和有尊严地辞职 丹斯里阿班迪在过去1个月里拒绝自重和有尊严地辞去总检察长的职位,再次突显了虽然我国历史上出现第一次的联邦政府更替,巫统与国阵的政治委派人员却拒绝自重和有尊严地辞去他们在政治任命下所获得的职位。 小偷看起来都好像有尊严,巫统和国阵的政治人物却没有。 自从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发展产生分水岭的演变,而我们见证独立61年后实现了和平与民主的权力转移以来,有多少巫统与国阵的上议员辞职了呢? 根据今天的《中国报》报道,巫统有22名上议员、马华有6名上议员和国大党有3名上议员。 据我所知,巫统与国阵的上议员没有在5月9日的分水岭和历史性发展之后递上辞呈。 三天前,《当今大马》报道,财政部在上届政府的管理下,已同意支付一马公司总裁阿鲁尔甘达500万令吉的恩俸金,并且给予他“花园假期”,直至6月30日约满。 如果是真的,这是一项很非同寻常的报酬,可能不只是在马来西亚而且是在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此类报酬——一家只有一名员工的公司,支付纳税人数百万令吉的金钱给该名员工。 《当今大马》的报道局部解答了我在2018年5月9日举行的第14届全国大选前的一个星期,向阿鲁尔甘达提出的一道问题。我特别要求阿鲁尔甘达公布他担任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的酬劳是多少——不只是他的月薪和津贴,还包括他因担任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而获得和将获得的福利和特别待遇,以及他的酬劳的其他条款。 阿鲁尔甘达能不能确认《当今大马》的报道,还是他在领新停职的“花园假期”期间,已经进入“消失状态”? 上星期马来西亚人知道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执行主席阿都拉阿末获得85,000令吉的月薪,超过首相基薪的4倍。 一位研究马来西亚企业的专家估计国内大约有68,000家政府关联公司,当中有大约70家政府关联公司付给它们的主席百万富翁或接近百万富翁的年薪。 2018年5月9日之后,在这68,000家政府关联公司里有多少政治任命的人员已经递上了辞函呢? 林吉祥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