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马来西亚人必须有一个理想的国会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在国会辩论元首施政御词的演讲: 马来西亚人必须有一个他们能够感到自豪的国会——- 一个理解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梦想的国会,而不是像传统的三只猴子那样,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和有口不言 昨晚(3月14日),民主行动党雪兰莪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推介了她的新书。她是雪兰莪最年轻的州议员。 杨美盈来自昔加末的小镇峇都安南,她获得剑桥大学盖茨奖学金后,成为一名工程师。她在书中述说了她的个人经历、她对国家的希望和梦想。 就如我在书的序言写道的,我相信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有着为了人民和自己而要让马来西亚成为更好国家的梦想。然而由于紧张的生活,包括父母的期望和压力,这一个梦想都被排除在外或完全消失。 我们必须设法回应这些国内的声音,并给予他们表达的空间。 最近有报道称,低工资和缺乏工作迫使大约5,000名马来西亚人在韩国非法工作和生活,遭受侵犯人权的待遇甚至被剥夺工资。许多人在遭受工伤事故并被解雇后,只能自生自灭。 除了关于马来西亚驻首尔大使馆是如何处理在韩国非法居留的这5,000名马来西亚人的利益的问题外,我们必须要问的是,这5,000名马来西亚人为什么要去韩国? 就像在过去半个世纪中移居国外的大约200万马来西亚人一样,他们帮助外国发展和现代化,无论是澳大利亚、纽西兰、英国、美国还是更接近的家乡新加坡,他们是去寻找马来西亚梦想—— 为自己谋得更美好的生活。 这5,000名在韩国非法居留的马来西亚人和过去半个世纪里移民到其他国家的200万马来西亚人,带来的不只是马来西亚华人移民或马来西亚印度人移民,而是包括所有种族和宗教的马来西亚移民。 他们属于国内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本来应该在马来西亚寻求马来西亚梦想,但他们被迫离开这片土地去海外寻求马来西亚梦想。 马来西亚辜负了他们。 在过去的60年中,我们失去了方向。原本在经济、教育和政治上比马来西亚落后的国家,在所有这些方面都超过了我们,不仅变得更加富有、发达和繁荣,而且更加民主、尊重善治的原则和法治。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我们已经在人类卓越、成就和成绩的阶梯上落后了。 透明国际(TI)2017年的贪污印象指数(CPI)就是最好的例证,马来西亚跌至23年内最低的排名。 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发表了一个荒谬的声明,即去年一连串的高调逮捕事件,可能是导致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降的原因。 这与国际透明组织马来西亚分会(TI-M)主席拿督阿克巴沙达评估的结果完全相反。阿克巴认为,“如果不是因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积极地进行调查和逮捕以遏制国内的腐败行为”,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将低于180个国家中的第62位。 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西亚反贪会似乎认为,马来西亚人和国际社会都是如此轻易上当,以至于他们会被反贪会的“震撼和警戒”式逮捕和控告的运动所迷惑,相信反贪会有权不分阶级或职位地打击腐败,虽然这些运动乖巧地避开了 腐败的“鲨鱼”,并被赋予打击和玷污希望联盟领袖的特别议程。 阿克巴沙达是对的。 如果不是因为反贪会的“震撼和警戒”式逮捕和控告策略,马来西亚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将降的更低,并且与保加利亚、南非、瓦努阿图、布基纳法索、莱索托和突尼斯等国家一样,在100分中只获得42~43分。 为了恢复公众的信心和反贪会打击贪污的公信力,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和5个反贪会监督小组的20多名成员,应该就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所彰显的凄凉失败情况而集体辞职。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跌至23年来最低的位置 —— 在180个国家中排行第62,在100分中得47分。 这5个组织是反贪污顾问团、肃贪特别委员会、投诉委员会、运作评估小组、咨询与防范贪污小组。 由于两位前主席最终变成当权者的政治雇佣军,作为大马1号官员、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辩护人和捍卫者,国际透明组织马来西亚分会遭受了耻辱,这是莫大的耻辱。 当目标越来越远,吹嘘马来西亚于2020年跻身于30个最不腐败的国家之列的豪言都怎么了? 看起来反贪会主席并没有预计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会在未来三年内有所改善,但是他有没有预计在180个国家中降至第62位的最低点? 他现在甚至提出了反贪会制订自己的贪污印象指数的想法,除了巫统和国阵之外,这个指数没有可信度。 如果中国和印尼以过去23年的速度改善他们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而马来西亚停滞不前,这两个国家将超越马来西亚——中国将在8年后的2015年超过马来西亚,而印尼则在14年后的2031年。 如果马来西亚像在纳吉的9年首相任期内那样继续倒退,中国和印尼将在更短的时间内超越马来西亚。 对于这个让人震惊的可能性,国会和反贪会做了什么?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于2009年成立之前,马来西亚在敦马哈迪医生的首相任期内,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取得的最佳排名是第23位,而敦阿都拉任内的最佳排名是第第39位;相比之下,在纳吉任内,最佳排名是第50位。马哈迪任内的最差排名是第37位,阿都拉任内的最差排名是第47位,相比之下,纳吉任内的最差排名是第62位。 我推荐部长、副部长、国会议员以及高级公职人员,不论是首席秘书、总检察长,总警长、首席大法官、总审计师、反贪会主席,阅读马来西亚大亨郭鹤年的回忆录。郭鹤年最近被妖魔化,并且因为他资助民主行动党反对国阵的虚假指控,遭受了巫统4天无缘无故、毫无根据的恶意和野蛮攻击。 郭鹤年在他的回忆录中精确地指出了马来西亚在过去60年中,从一个受到世界尊敬和崇拜的国家堕落成为一个被鄙夷和越来越被蔑视的国家的原因,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无耻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读一读郭鹤年的回忆录,尤其是第22章关于“文化的力量”的最后第7部分——“结语”,他指出两个决定一个国家崛起和没落的因素: – 一个遵守道德准则的国家;和 – 法治。 郭鹤年说: “领导人必须是政治家,愿意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于他们的个人利益之上。 我远离那些沽名钓誉或中饱私囊的政客。 真正的领袖是那些从社群中走出来,并为了改善人们生活而治理国家的人。” 郭鹤年的回忆录还说: “监控不能塑造一个有道德的社会。你必须从源头着手,并且从年轻人还小的时候开始,在家庭和学校里为他们灌输强烈的道德感。” 他说: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制的基本原则。 在今天的中国,我们有人治。在法制之下,即使共产党总书记也不能凌驾于法律。” 如果马来西亚没有失去道德指引,法治也没有因为国家主要机构逐渐丧失独立性、中立性和专业性而恶化,那么60年前鼓舞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梦想将不会变得暗淡,或者马来西亚人也不必离乡背井到海外寻找更广阔的天地——包括郭鹤年。 针对郭鹤年所受到的巫统的没来由、莫须有、恶毒和凶猛的攻击,被抹黑资助民主行动党对抗国阵,首相和巫统/国阵政府欠郭氏一个公开道歉,我也要求首相在下周在国会的部长总结辩论环节时,向郭鹤年正式和公开的道歉。 我自1969年以来,已经担任了十届的马来西亚国会议员,期间我只从1999年至2004年之间没有中选进入第十届国会。 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是另一位担任了十届的国会议员(自1974年开始),尽管整体来看,我待在国会的年日还比东姑拉沙里久。 马来西亚必须拥有一个他们可以引以为傲的国会,这是一个能够理解马来西亚全民的马来西亚梦想的国会,而不是一个“三不”的国会,即有眼不看、有耳不听、有口不说的国会。 我并不以身为第十三届国会的议员为荣,因为这届国会已经在全世界的国会当中成为笑柄。 有关一马公司的动议在其他国家的国会里提呈和受到辩论,但唯独不在马来西亚。 举例来说,在英国下议院里,工党的卡嫩河谷(Cynon Valley)国会议员安克卢伊德(Ann Clwyd)在去年7月提呈了一项早期动议(early day motion),动议的内容如下: “本院已经对有关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挪移数十亿美元的指控警觉,这是一家主旨为推动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国营投资公司,由现任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拉萨所创立。” “本项早期动议阐明了目前在数个国家——包括美国和瑞士——进行当中的调查,也进一步阐明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Andrew McCabe的声明,这是和美国司法部的盗贼统治资产追回计划的历来最庞大的单一行动有关,马来西亚人民被欺诈的规模非常庞大。” “本项早期动议欲强调马来西亚国内持续被限制的言论和结社自由,还有煽动法令的滥用情况,它被用来特别针对政府的批判者,包括在野党政治人物和国会议员,比如安华,他是在不符合国际标准的司法审讯之下被判监的,还有国会议员拉菲兹。” “这样的情况促使马来西亚政府容许国际观察员,包括来自各个共和联邦国家的,对它来临的大选进行观察,以展现出它奉行自由和公平选举的决心,尤其是马来西亚将会在2020年出任共和联邦的轮任主席。” 或者是像瑞士国会,当瑞士国会议员将会在今天针对一项特别的动议辩论和表决,这项动议是有关把从瑞士银行因着洗钱和其他贪污行为而被充公的4亿30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相关的资金归还给马来西亚,以让受到国际巨型一马公司金融丑闻所苦的马来西亚人民受惠。 将藏匿在国外,远离原属国的贪污所得的金钱归还,以及把它用在受到如此贪污罪行所苦的国民的福祉上,是国际所接纳的一个原则,它是2003年联合国打击贪污公约的成果,而马来西亚是在2003年12月9日在墨西哥签署这项公约,并在2008年9月24日正式生效。 以瑞士社会民主党的Carlos Sommaruga议员的名义在瑞士国会呈上的动议的内容如下: “瑞士联邦委员会(内阁)受到联邦检察署和瑞士金融市场监督局的指示,将在第三国不法所得的利润,至少以局部的方式,归还给它的原属国,依据当事国的不法所得资产法令的程序。” 政府和一马公司企图让人民混淆视听,宣称瑞士的动议没有特别针对一马公司,还有“任何有关它的资产被侵吞或挪用的指控,无论是在国内或国外,都是不属实和含有政治动机的。” 在美国,参议院的银行、房屋及城市事务委员会在今年1月针对“打击洗钱及其他违法金融形式”召开听证会, 美国副助理总检察长(刑事部门)M. Kendall Day 在供证时,做出了以下和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陈述: “这些贪腐官员和他们的伙伴从2009年到2015年之间,透过四个阶段从发展基金拿取了逾45亿美元的资金。” “这些资金是透过不明汇款和诈骗性的空壳公司(而它们的银行账户遍布全世界,其中包括了瑞士、新加坡、卢森堡和美国)的复杂网络来洗钱的。” 但在马来西亚国会,国会议员不能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提问或甚至是提呈动议,这宗丑闻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蒙受耻辱和恶名。 针对那些相信一马公司课题可以在来临的第十四届大选被淡化下来,不会成为重大选举课题的巫统/国阵领袖、宣传谋士以及“藜麦网络打手”,我要称许商业新闻记者P古纳色加兰最近一篇的《当今大马》文章,他在文章里表示一马公司依然是重大的选举课题,他拒绝相信任何一位马来西亚人,无论是在城市或乡区的,会对多达400亿令吉的资金(其中有逾300亿令吉是借贷来的)从一马公司被盗窃漠不关心。 但真正最令人惊骇的是,马来西亚除了朝向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方向发展,她更变本加厉成为双重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民主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在星期二向纳吉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起诉国际新闻周刊《经济学人》,因为后者在2018年3月8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住手,窃贼!马来西亚首相将会窃取一场选举”的文章。 我全力支持这项来自民主行动党的免费法律服务的献议,纳吉可以选择任何一位民主行动党的律师来捍卫他和国家的名誉。 但纳吉在那篇文章刊登整整一个星期后,仍然保持沉默,他完全没有就《经济学人》的文章称他为窃取第十四届大选的窃贼,或是针对MSNBC电视主持人Rachel Maddow在她3月9日的新闻评论节目(Rachel Maddow...

刘胜权、祖基菲里及监督反贪会机构应该集体辞职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3日(星期五)上午11时30分在槟州民主行动党大厦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大马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阿末以及监督大马反贪会的5个机构的20多个成员应该集体辞职,因为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显示了他们让人失望的败笔——马来西亚降至23年来的最低的排名,即在100分中得47分,及在180个国家中排在第62位 真是胡说八道! 这是针对首相署部长刘胜权的荒谬主张唯一适当的反应。他认为过去一年中一连串高调的逮捕行动,是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降的原因。 这与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阿克巴沙达的评估完全矛盾——“如果不是因为大马反贪会积极进行调查和逮捕,以遏制国内的腐败行为,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将低于180个国家中的第62位。” 大马反贪会主席祖基菲里阿末终于“现身”说,他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震惊”,因为这没有反映大马反贪会积极打击腐败的做法。 我则对祖基菲里对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感到震惊,而吃惊不已。 祖基菲里似乎以为,马来西亚和国际社会都如此天真,以至于会被大马反贪会在他任内的“震慑性”逮捕和指控行动所误导,相信大马反贪会有权不分职级或岗位地打击腐败,虽然他是顺从地避免了涉及腐败的“鲨鱼”,并且被赋予一项特别议程,以打击和玷污希望联盟领袖。 阿克巴沙达是对的。如果不是因为大马反贪会“震慑性”的逮捕和指控手段,马来西亚的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将会降得更低,跟保加利亚、南非、瓦努阿图、布基纳法索、莱索托、突尼斯等国家的贪污印象指数得分一样,即100分中得42~43分。 为了重建大马反贪会打击腐败的信誉和公众对它的信心,首先署部长刘胜权、大马反贪会主席拿督祖基菲里阿末以及监督大马反贪会的5个机构的20多个成员,应该集体辞职,因为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显示了他们让人失望的败笔——马来西亚降至23年来的最低的排名,即在100分中得47分,及在180个国家中排在第62位 。 这5个机构是反贪污顾问团、肃贪特别委员会、投诉委员会、运作评估小组、咨询与防范贪污小组。 令人遗憾的是,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必须承受由它的两位前主席所带来的耻辱、羞辱和侮辱。这两位前主席最终成为当权者的“政治雇佣兵,成为“大马1号官员”、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以及马来西亚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辩护人和捍卫者。 2013年,刘胜权辞去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一职,被马来西亚第一位少数政府的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拉入他的内阁,声称是为了促进马来西亚的廉政和打击腐败。 虽然他是负责廉政的部长,而在他的监督下马来西亚遭受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但是他依然找到各种借口,并用一切策略来巩固他的部长职位。 他与共谋一起把一马公司丑闻,扫在地毯下,就像所有其他大型腐败丑闻一样——无论是联邦土地发展局、玛拉,还是朝圣基金。 在他掌管下,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从2014年的第50位下降12个位置到2017年的第62位,而得分从2014年的100分中得52分下降至2017年的47分。 刘胜权还可以找出什么可能的借口以保住他负责廉政的部长职位? 看起来,他继续担任负责廉政的首相署部长时间越长,马来西亚将成为越腐败的国家。 马来西亚曾吹嘘要在2020年跻身于30个最不腐败的国家之列,而这个目标却越来越遥远,那些吹嘘都到哪里去了? 刘胜权是否敢于在下周三的内阁会议上,提呈国际透明组织大马分会主席阿克巴沙达的看法,即围绕在一马公司、26亿令吉捐款、联土局、沙巴水门案等丑闻的课题,以及最近的国会议员拉菲兹因为作为吹哨者,揭发了2.5亿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牛住公寓”丑闻却被定罪等事件,是马来西亚在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跌7个位置的部分原因;此外,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应该成为马来西亚的“暮鼓晨钟”,不应该像许多其他的警讯那样,被轻易辩解过去。 对于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也是如此。 祖基菲里说反贪会已经定下3年的期限,以大幅度改善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 这么看来,反贪会主席之前似乎不曾期望马来西亚在未来3年内改善它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不过他可曾预见马来西亚在180个国家中,跌至最低的第62位? 他现在甚至提出反贪会制定自己的贪污印象指数的想法,除了在巫统和国阵内,这指数将毫无信誉可言。 昨天我说过,中国和印尼正逐渐在国际透明组织的年度贪污印象指数上超越马来西亚——如果这两个国家以过去23年的速率提升它们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分数,而马来西亚停滞不前,中国将在8年内(2025年)超越马来西亚,而印尼将在14年内(2031年)超越马来西亚。 如果马来西亚像在纳吉9年的首相任期内那样继续下滑,中国和印尼将在更短的时间内超越马来西亚。 对于这个让人震惊的可能性,反贪会在采取什么行动? 2009年成立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之前,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取得最好的排名,于敦马哈迪医生的首相任期内是第23位,敦阿都拉任内则是第39位,反观纳吉任内则是第50位;至于最差的排名,马哈迪任内是第37位,阿都拉任内是第47位,反观纳吉任内是第62位。 在这样的情形下,如果监督大马反贪会的5个机构的20多个成员,虽然明显地无法履行他们被赋予的任务却继续留任,大马反贪会还有什么信誉可言? 林吉祥

纳吉和阿鲁干达篡改报告被控 凸显伊党纵容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2月13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前首相纳吉和前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干达因为在2016年篡改总审计师的一马公司报告而被起诉,突显了伊斯兰党领导层扮演协助和纵容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的角色。 2017年4月,伊斯兰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公开允许一马公司首席执行员阿鲁干达向它汇报一马公司的事项超过两个小时。 难怪巫统和伊斯兰党没有联合举办反一马公司集会,让巫统和伊斯兰党分别由它们的主席阿末扎希和哈迪阿旺谴责纳吉、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庞大的腐败。这腐败的严重程度之高,已经使马来西亚在纳吉担任首相期间沦落至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地步。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或许可以将伊斯兰教与盗贼统治挂钩,可是我坚信大多数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不能接受伊斯兰教或世界上任何一个伟大的宗教,以任何形式跟腐败和盗贼统治挂钩。 据报道,对巫统变得过于以伊斯兰为中心并越来越接近伊斯兰党的恐惧,是沙巴成员大批离开的主要原因。 一个更强有力的理由是巫统和伊斯兰党组成了一个捍卫纳吉的盗贼统治和一马公司丑闻的轴心。

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三大问题?

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三大问题? 即将于本周三开始举行的巫统大会至少有3件事情需要注意。 1. 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 首先是巫统是否会欣然接受、忽视或批驳纳吉的遗产,特别是关于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和全球盗贼统治带来的骂名、耻辱和恶名。 1951年,当东姑阿都拉曼接任翁惹化领导巫统时,他不得不出售他在槟城的房子来资助巫统的运作。与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被选民拒绝的首相兼巫统主席进行对比,警察在搜查与前首相家属有关的产业时,带走近300个设计师手提包和装满了现金和珠宝的数十个袋子,其中包括了以26种货币收藏的1.14亿令吉现金和每个价值高达数十万美元的柏金手提包! 东姑的诚信毫无疑问也从不曾被挑战,纳吉则和他截然相反。纳吉现在和盗贼统治联盟的其他人士如菲律宾的马可斯和印尼的苏哈多相提并论。 世界历史上因挥霍人民财富而臭名昭著的五位“第一夫人”的视频,正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五位“第一夫人”是叙利亚总统的妻子阿斯马·阿萨德、津巴布韦总统罗伯特穆加贝的妻子格雷斯穆加贝、因奢华和奢侈作风引发了法国大革命的18世纪的法国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马来西亚首相纳吉(2009至2018年在位)的妻子罗斯玛,以及菲律宾马可斯总统的妻子伊美黛马可斯。 纳吉已使马来西亚获得双重臭名。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赎回马来西亚的声誉和诚信? 对于如何处理纳吉对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问题的遗产有三种看法——重复纳吉否认甚至声称无知的立场;忽视整个问题;或者通过批驳这些滥用权力、腐败和过分行为来对一马公司和全球盗贼统治采取迟来的立场。 第14届全国大选之后成立却没有头脸的巫统策略宣传单位,已经忙于倡导第一种选择——复制纳吉的公开立场,并捍卫纳吉的诚信和反腐败纪录。 巫统大会是否敢于对此说不并采取明确和毫不含糊的动议,谴责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不光彩记录。 所有的巫统领袖、个人、区会和支会,会不会提供一份清单,列明他们从纳吉那里获得多少一马公司的金钱?他们会不会和盘托出,并把他们从纳吉那里收到的任何来自一马公司“肮脏钱”,捐给马来西亚希望基金以协助偿还高达1兆令吉的国债? 2. 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 在备战第14届全国大选和11天的竞选期间,巫统是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的主要兜售者。 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夕,纳吉重复他说了多次的大谎言,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是巫统领导的国阵和民主行动党领导的希望联盟之间的斗争,敦马哈迪被列为在野阵营的领袖和偶像只不过是一个烟幕,而我和民主行动党才是幕后真正的掌权者。 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承认,巫统在在全国大选中散播的彻头彻尾的假新闻和错误信息,对这种不负责任和分裂的手段表示遗憾和忏悔,以及承诺落实干净、诚实和有道德的政治,并完全拒绝这些恶毒和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谎言和假新闻政治? 3. “马来主权”退化至“巫统主权”,而如今是“马来西亚主权”的时刻 61年来,作为领导政党,然后作为执政的联盟或国阵阵营的霸主,巫统未能完成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之梦,即希望我国成为“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充分发挥我们在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优势,以此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各个人类发展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在世界成为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富裕国家的模范。 相反的,我们成为了一个流氓、恶人统治和盗贼统治国家,马来主权退化至“巫统主权”,而它本来应该演变成“马来西亚主权”。 巫统大会本周是否会向马来西亚人民展示,巫统将成为未来的而不是倒退的马来西亚政治力量? 在未来几十年马来西亚的国家转型中,巫统是要带领马来人走向一个伟大马来西亚的明天,还是相反的情况会发生? 这是巫统第一次成为像马华公会、民政党和国大党那样的其他国阵联盟政党,其所获得的选票数量少于党员人数。 巫统声称总共拥有360万名党员,但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巫统候选人所获得的选票总数仅有250万。 2018年全国大选显示,巫统与国阵被逐出布城的权力走廊。和五位前首相兼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敦拉萨、敦胡先翁、敦马哈迪和敦阿都拉)领导期间相比,巫统本次获得最少的国会席位,即54个国会议席,相较于2004年全国大选则获得109个国会议席。 巫统署理主席候选人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表示,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的初步分析表明,巫统仍然是大多数马来选民的首选。 我不相信在第14届全国大选投票支持巫统的马来选民希望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正如我不相信投票支持伊斯兰党的马来选民希望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成为“造王者”,支持全球盗贼统治领袖继续担任马来西亚首相。 现在,重大的盗贼统治罪行和一马公司丑闻道德沦丧的真相已经被揭露在马来西亚人民眼前,所有被误导投票给全球盗贼统治的人,或者支持全球盗贼统治领袖成为马来西亚首相的人,都会意识到他们在上次全国大选中是如何被严重误导而投下了错误的一票。 本周的巫统大会是否会认真补救我国面临的这三大问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4日(星期日)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欢迎柯玉莉加入行动党 青年应挺身而出

马来西亚人民要敢于胸怀大志以实现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 我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接收来自24岁的获奖运动份子柯玉莉的民主行动党入党申请表格,她在去年被伊丽莎白二世颁授青年领袖奖的殊荣。 玉莉自年幼就一直参与在维权工作里,她在18岁的时候设立一家非政府组织来协助缅甸的难民,和她朋友安德莉亚普里莎成立了非政府组织“难民的避难所”(RFTR)。 我也是在24岁的时候奉献自己参政,为着要为马来西亚全民打造一个更美好的马来西亚,政治占据了我人生中的53年,并在堪称为历史性及分水岭的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达至高峰。 尽管选前的预测都一面倒的认为腐败和堕落的巫统/国阵将会赢得第十四届大选,但来自各种族、宗教或区域的马来西亚选民都较政府或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来得更有智慧和成熟,创造了一场震惊全世界的政治大地震,从而促使了和平及民主的联邦政权转移。 马来西亚人民在5月9日那天实现了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不但让马来西亚人民重怀希望,也影响了全世界,尤其是在当今这个世界各地的民主体制衰败;极权和不民主政权却兴起的年代。 我们创造一个新马来西亚的工作才刚刚开始,而我们所面对的其中一项挑战就是向全世界证明我们可以把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转变成一个世界主要的廉政国家。 2018年5月9日诚然是马来西亚全民的新一天,我想起了肯尼迪总统在他1961年的总统就职演词里所提出的挑战,而马来西亚全民如今也可以迎接这项挑战:“别问你的国家可以为你做什么;问你自己可以为国家做什么”。 我相信许多马来西亚人,尤其是青年人,无论他们是来自哪个种族、宗教、区域或社会经济阶级,都像玉莉那样非常具有理想和爱国,并愿意为国服务。 马来西亚年轻一代如今有许多楷模可以仿效,比如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和民主行动党巴吉里国会议员杨美盈,她们两人都毫不犹豫地奉献自己投入于为国家建设、公义、自由、尊严和进步的更崇高的马来西亚斗争目标服务。 我深信今天的马来西亚人口中还有许多的杨巧双、杨美盈和柯玉莉们,我要呼吁他们挺身而出参与在这项重新塑造新马来西亚的伟大任务里,直至它大功告成。 马来西亚人民要敢于胸怀大志以实现东姑阿都拉曼要马来西亚在不同方面“在饱经忧患的世界里成为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 自2018年5月9日开始,马来西亚人民必须接受的挑战就是要向全世界展现我们也可以充分发挥我们在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多元化上的优势,以此将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在世界成为一个团结、和谐、成功、进步和富裕国家的模范。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0日(星期三)早上9时在位于吉隆坡敦依斯迈医生花园的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国会选区办公室欢迎柯玉莉加入民主行动党时的记者会声明:

活在各自的社群中没有互动,这不是我努力争取的马来西亚——林吉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8月4日(星期日)在泰米尔纳德邦的塞勒姆发布的媒体文告: 为了达到马来西亚的黄金时代,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建立新的自信、新的“马来西亚能”精神,以驱除人为或想象的恐惧和魔鬼 昨天在塞勒姆的行程中,我会见了当地的马来西亚人和马来西亚留学生。 我一直从远处关注国内的发展,包括计划在华小和淡小四年级马来文课程中介绍爪夷文书法(khat)的争议。 以下的问答是似乎是爪夷书法争议到目前为止的状况: 1. 问:在新的计划下,华小和淡小学生是否要强制学习爪夷书写? 答: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教育部长已经保证不会评估学生们掌握该艺术的能力。 2. 问:介绍爪夷书法成为修改后课程的一部分,有关计划是何时决定的? 答:在国阵政府执政时的2016年。 3. 问:教育部是否愿意考虑有关课题的进一步看法? 答:“即使在学校介绍爪夷书法的计划将继续,教育部将继续接受各方的观点,确保有公允的考量。”教育部长在星期五的一份声明中如此说道。 另一个应该提出的问题或许是,一个学习了爪夷文的人,是否背叛了华人的种族、语言和文化? 对我而言,答案是否定的。 当我于1969年第一次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时,我在扣留营中自学爪夷文。那不但没让我的华人特质减少些什么,或许还让我变得更像马来西亚人。 多元种族、多元语言、多元文化和多元宗教的马来西亚应该采取什么形式的国家建设 - 同化或融合? 1994年,马哈迪医生在他担任马来西亚第4任首相的第13个年头,公开宣布国阵政府放弃了同化的国家建设政策,因为它已经意识到这不适合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多元社会,因此融合而不是同化应该成为我国建国进程的基础。 然而,除了同化和融合,还有国家建设的第三种选择——没有同化也没有融合,但不同的社群只是在同一政治制度下分开并存。 我一直主张融合——不是同化,也不是既不同化又不融合的民族建构,但仅仅是让不同的社群在同一个政治体系下各自生活。 有些华人完全生活在自己的华人世界中,没有与其他种族互动;正如有些马来人和印度人完全生活在各自的马来或印度世界中一样。 这不是我努力争取的马来西亚。 我想看到的马来西亚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和伊班人从他们自己的世界中走出来与其他社群互动;学习、欣赏和接受马来西亚不是属于任何一个社群,而是所有不同的社群使这片土地成为他们的祖国,一个华人没有因其精湛的爪夷文而背叛种族和文化;一个马来人不会因为他的婆罗多舞曲目而背叛种族和文化,或者一个印度人因为掌握了中文书法而背叛了种族和文化。 换句话说,马来西亚人是一个华人,他不是100%的华人,但有一个额外的面向,可以说是马来西亚为他添加的面向;马来人不是100%的马来人,而是有马来西亚为他添加的面向;印度人不是100%的印度人,而是有马来西亚为他添加的面向。 正如我昨天在金奈所说的,所有马来西亚人都必须提出一个问题:在马来西亚的背景下,谁是“他者”? “他者”指的是华人和印度人之于马来西亚的马来人、马来人和印度人之于马来西亚的华人,以及马来人和华人之于马来西亚的印度人吗? 如果这就是答案,那么我们就还没有在马来西亚国家建设中取得成功,因为“他者”只能是非马来西亚人,无论是来自印度尼西亚、中国、印度还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 教育部长马智礼说,该部为学习马来文的4年级学生介绍爪夷文书法,并不是为了在华小和淡小“建立伊斯兰化”的举动。 他说,人们不应该把介绍爪夷文视为文化同化,因为引入爪夷文书法是让学生认识到国家遗产和特征的努力。 例如,爪夷文字就出现在令吉钞票、马来西亚国徽和各州州徽。 我必须承认,我没有意识到在令吉钞票上有爪夷文。这让我去看印度卢比钞票,不仅有官方印地文,也其他地区的官方语言,如泰米尔文、泰卢固文、马拉地文、乌尔都文、马拉雅拉姆文、古吉拉特文、孟加拉文、旁遮普文和卡纳达文。 可是,我同意马来西亚在教育方面的迫切重要性是推行改革,使马来西亚学生在国际评估中能够达到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成绩,并在世界上排名前三分之一,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置于最低的三分之一的等次。 马来西亚似乎陷入了一种非同寻常的境地,如果不加以处理,只会导致更大的分裂和不团结及停滞不前,不能利用汇集在马来西亚的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明的最佳价值观和品质来建立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 这种非同寻常的情况是马来人感到受威胁、华人感到受威胁、印度人感到受威胁、卡达山人感到受威胁、伊班人也感到受威胁。 每个社群都被告知其文化和种族面临着生存威胁。 然而,谁在为我国所有种族群体制造这些威胁呢? 不仅各民族都感到受威胁,伊斯兰教也感到受威胁,非伊斯兰宗教亦感到受威胁。 马来西亚人必须建立一种“志比天高”的新自信、一种崭新的“马来西亚能”精神,驱除各种人为或想象的恐惧和魔鬼,使马来西亚在各个人类致力于发展的领域脱颖而出,从而实现马来西亚的黄金时代。 林吉祥

巫统伊党利用马华“借尸还魂”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7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巫统和伊斯兰党利用马华公会“借尸还魂”来建立新的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邪恶联盟,以便策划在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让希望联盟政府垮台 昨天,我问了三道问题: 为什么伊斯兰党要在无拉港补选协助马华公会? 为什么马华公会要接受巫统领袖的协助?这些巫统领袖继续发表极端和不负责任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宣称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马来人失去了政治权力,民主行动党是马来人和伊斯兰教的敌人,以及民主行动党要罢黜马来苏丹并成立共和国。 为什么马华公会急着寻求抱持极端主义和机会主义的巫统和伊斯兰党邪恶联盟的协助,以避免在无拉港补选失去按柜金呢? 昨天晚上,这三道问题都有了答案。 昨天在斯里斯迪亚补选中,巫统和伊斯兰党终于齐心协力,双方共同为伊斯兰党候选人助选。 这个邪恶的巫统和伊斯兰党联盟得到了马华公会领袖的祝福。这由伊斯兰党的斯里斯迪亚补选补选活动可看出端倪,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伊斯兰党补选讲座演讲,甚至承诺下周将亲自到瓜拉登嘉楼参加伊斯兰党大会时。 事实上,扎希说,他会要求所有巫统高层领袖跟他一起参加伊斯兰党大会,这是马华公会从未获得的礼遇,因为巫统高层领袖在历史上从未出席马华公会大会,虽然马华公会吹嘘自己是过去几十年来身居国阵13个成员党的第二大政党。 在马华公会为巫统和伊斯兰党邪恶联盟祝福的回报中,在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个人指令下,伊斯兰党领袖一直在无拉港补选中积极为马华公会助选。 扎希还以国阵主席的身份出现在无拉港补选的马华公会助选活动中,并呼吁在无拉港补选中获得“道义上的胜利”,无论马华公会候选人是赢还是输。 现在很清楚,巫统和伊斯兰党利用马华公会“借尸还魂”来建立新的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邪恶联盟,以便策划在2023年的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让希望联盟政府垮台。 这让明天的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补选成为国家重要的选举,超越它们选举该地区的州议会代表的当地目标——无拉港和斯里斯迪亚的选民是否愿意让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在其邪恶联盟中获得“道德上的胜利”。 非常重要的是,无论是在无拉港还是斯里斯迪亚补选的 21天助选活动中,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邪恶联盟没有对纳吉政府的腐败和滥用权力表示谴责或否定,特别是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污名、骂名和恶名的国际一马公司腐败和洗钱丑闻。 当他们仍然代表纳吉时代的腐败、滥用权力和不公不义时,他们怎么能改革成为一个建设性和诚实的在野党,将他们的“邪恶联盟”转变为“圣洁联盟”,并为民主在马来西亚茁壮成长提供必要的制衡机制? 如果无拉港的马华公会候选人和斯里斯迪亚的伊斯兰党候选人明天在补选中失去按柜金,这将是马来西亚人民不希望无原则、机会主义和不负责任的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邪恶联盟在建设新马来西亚这项艰巨任务中,浑水摸鱼的第一个也是历史性的判决。在大约4个月前的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他们以和平和民主的方式推翻了纳吉政权的腐败、滥用权力和不公平待遇。 林吉祥

林吉祥:设立IPCMC应成为体制改革的优先议程

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 律师茜蒂卡欣被错误逮捕以及警察的滥权事件已经把设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的议题置为新马来西亚体制改革的重大议程之一。 马来西亚人民并不热衷于严厉批评警方,因为警察在任何一个有序和文明社会里都扮演重要和关键的角色。 他们要的只是将马来西亚全民——不分种族、宗教、地位或社会经济阶级——所应该享有的两项根本权力制度化,那就是: 免于罪恶,在安全及受保障的环境里生活、工作和游玩的权力;以及 拥有更有效率、问责和透明化的警方运作模式,以及在拟定、落实和监督旨在降低罪恶以及对罪恶的恐惧上的警察议程上,涉及具有意义的公众咨询和参与。 人民要一支行事有效和高效率的警力,并会和警方合作,以保障我们的街道、公共场所和住家安全。 这就是为什么设立IPCMC很重要。 设立IPCMC是第五任首相敦阿都拉在他就任首相初期时所设立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所做出的最重要建议,以把拥有“先进国基建;第三世界思维”毛病的马来西亚转变成一个在全方位都先进的国家,尤其是拥有良好管治、政府问责以及透明化。 IPCMC的目的就是要透过铲除警察贪污、警察行为不检以及滥权行为来恢复民众对警方的信心! 然而,我们却似乎倒退至由前首席大法官敦再丁担任主席、前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韩聂夫为副主席的警察皇家委员会成立之前的时期,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而有关警察贪污、暴力事件以及违反纪律事件的申诉是如此之多,这些原因也导致如此多宗的警方扣留所死亡事件。 所有有关警方滥权、暴力和甚至是扣留所死亡事件的可怕故事将会被遏制不会发生,假如IPCMC如警察皇家委员会在十多年前所建议般成立;而真正成立的执法机构廉政委员会(EAIC)只是一个“无牙”机构,没有权力、人员和经费,所以不能成为有效制衡警察行为不检和滥权事件的机构。 警察皇家委员会正确的警告,“假如马来西亚皇家警察的领导层没有正视挑战和捍卫警察服务上的改变以让本身得益”的话,委员会的建议将不会产生预期中的果效。 它还说道:“执行有效的改变是从上而下的。所有层级的领导层的角色在像马来西亚皇家警察这样的指挥组织是极为重要的。领袖是楷模。他们应该廉正和主导在警队里铲除贪污的计划。” 所以,政策制定者和警队领导层在十多年前没能设立IPCMC的失败务必要在现在补正过来,这样马来西亚才会拥有一支世界级的警队。 我们务必要赶快摆脱现在的疲乏状态,当民众对警察的信心达到史上最低,严重的警察行为不检和违反纪律事件都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就象警察扣留所死亡事件、警察暴力和最近的,警方对茜蒂卡欣无理的逮捕。 希望联盟政府应该在国会自第十四届大选后在7月中旬首次召开时呈上一份体制改革计划,而其中设立IPCMC应该置于体制改革议程的前列位置。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25日(星期一)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华巫统伊党组织邪恶联盟 马华历届前总会长会认可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6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为了在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让希望联盟政府倒台,而在无拉港补选组织邪恶的联盟,必将让马华公会的首3位总会长——陈祯禄、林苍佑和陈修信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为了在第15届全国大选之前让希望联盟政府倒台,进而回到过去腐败、滥权和平庸的政权,而在无拉港补选组织邪恶的联盟,必将让马华公会的首3位总会长——敦陈祯禄、敦林苍佑和敦陈修信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 现在马来西亚人民脑海里的3道最主要问题是: 第一、为什么伊斯兰党要在无拉港补选协助马华公会? 在5月9日举行的全国大选,民主行动党与希望联盟的候选人黄田志获得41,768票而胜出,伊斯兰党候选人获得6,230票,以及马华公会候选人获得5,874票。 最值得注意的是伊斯兰党的候选人获得比马华公会候选人更多的选票,虽然双方都失去按柜金。 马华公会候选人是为了在补选中保住他的按柜金而战吗? 最重要的问题却是,为什么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要担心若是伊斯兰党不伸出援手,马华公会候选人可能会在补选中失去他的按柜金,以至于他要命令他的“大将”如伊斯兰党总秘书,在补选中为马华公会助选? 这是不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马来西亚政坛上正在形成的马华公会、巫统及伊斯兰党的邪恶结盟? 第二、为什么马华公会要接受巫统领袖的协助?这些巫统领袖宣称,在第14届全国大选后,马来人失去了政治权力,民主行动党是马来人和伊斯兰教的敌人,以及民主行动党要罢黜马来苏丹并成立共和国。他们把不负责任和危险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带到了全国大选前所未曾有的极端境地。 马华公会领袖认同巫统领袖大量捏造的谎言和谬误吗?马华公会领袖敢于告诉巫统领袖停止发表谎言或禁止他们在无拉港补选出席马华公会的讲座吗? 这些巫统领袖宣称马来人失去了政治权力,马华公会的领袖怎么能够寻求他们的帮助,同时又指控民主行动党出卖马来西亚华人的权利和利益呢? 第三、为什么马华公会急着寻求伊斯兰党的协助以避免在无拉港补选失去按柜金呢? 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邪恶联盟,让马华公会的首3位总会长敦陈祯禄、敦林苍佑和敦陈修信在九泉之下不得安宁。除了他们,另外还有6位在世的马华公会前总会长。 他们会认可现任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无拉港补选推出马华公会、巫统和伊斯兰党的邪恶联盟吗? 我们有兴趣听到这些在世的马华公会前总会长的看法。 林吉祥

Malu apa BOSSKU是对国家反贪蓝图的挑战!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18日(星期六)晚上9时在依斯干达公主城民主行动党支部常年大会上发表的演讲: “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违反国家原则,是对2019年-2023年国家反贪蓝图的挑战,并且妨碍把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为以诚信领先的国家的任务 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前几个月,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资金充裕的网络兵团大力宣扬一个引起回响的主题——关于一马公司丑闻和纳吉的盗贼统治,要说的都已经说了。第14届全国大选已经过去,就让法庭裁决纳吉是否犯下了贪腐的罪行。不过目前球在希望联盟脚下,让我们听听希盟政府对降低生活成本和带来体制改革有什么建树。 今年1月,纳吉的网络兵团创造了无耻的“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似乎成功征服了一部分群众。这让巫统与伊党轴心,通过在马来西亚半岛获得马华公会及国大党,在沙巴获得沙巴团结党和其他在野党,以及在砂拉越获得砂拉越政党联盟的幕后支持下,在金马仑高原、士毛月和晏斗的补选获得三连胜。 “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的现象也鼓励国会中的在野党议员,阻止通过“马来西亚宪法”第1(2)条文的宪法修正案。那是非常重要的第一步,以落实希望联盟的第14届全国大选宣言中的五大承诺之一,也就是“恢复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授予砂拉越与沙巴的地位”。 可是“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的成功风暴只会持续5个月,因为它在5月11日的山打根补选中遇到了它的滑铁卢。只有时间才能证明,“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是否能够在山打根被粉碎之后得到第二次新生。 山打根补选给予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一个重要教训是,如果马来西亚要成为一个受到世界尊重的正直和卓越的国家,就永远不要忘记一马公司丑闻或纳吉的盗贼统治。 事实上,“害羞什么啦我的老板”运动违反国家原则的第五项原则——“培养德行”,是对2019年-2023年国家反贪蓝图的挑战,并且妨碍把马来西亚从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转变为以诚信领先的国家的任务。 一马公司丑闻的揭露和牵涉了纳吉、他的妻子罗斯玛、他的部长,如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和拿督斯里东姑安南、巫统巨头,如沙巴前首席部长拿督斯里慕沙阿曼和丹斯里伊沙沙末,以及纳吉的得力助手,如阿鲁甘达、丹斯里莫哈末伊尔旺和丹斯里沙菲宜,向世人明确表明马来西亚认真消除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污名和恶名,但这不足以将马来西亚建立成正直国家的楷模——被列入国际透明组织的年度贪污印象指数的前20名国家名单。 从1995年至2018年的23年内,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的年度贪污印象指数,从排名第23跌至排名第62(2018年,马来西亚排名第61,在100的满分中得49分)。 我们敢于梦想并设定在未来10年内列入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前20名的目标吗?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