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属通讯部却对首相负责,通讯部长会否公开反对重启JASA?

通信与多媒体部长赛夫丁是否敢说,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的目的是撤消该局先前双管齐下的运动,即妖魔化民主行动党并美化纳吉的一马公司丑闻;如果不是的话,他是否会公开反对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 即使特别事务局隶属于通讯与多媒体部,当卜艾还是该局总监时,他的薪资比时任多媒体与通讯部长还高。可是,卜艾不向通讯与多媒体部长负责,反而直接向首相负责。 2021年的预算案必须确保不会再发生这种首相严重滥用权力的情况,并且不会再出现任何部门的职员的薪水高于部长的可笑情况。这职员就像是超级部长一样,而且他不向部长负责,反而直接向首相负责。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能不能向国人保证,他在2021年的预算案中不会恢复这种恶劣和畸形的职位? 在卜艾担任特别事务局总监期间,特别事务局的预算如下: 2015 – 2,070万令吉 2016 – 2,280万令吉 2017 – 2,290万令吉 2018 – 3,000万令吉 总额 – 9,740万令吉 就如我曾指出的,卜艾于2015年至2018年期间,花费了特别事务局约1亿令吉的预算以推动双管齐下的运动。他一方面妖魔化民主行动党,另一方面虚假地美化一马公司丑闻以误导马来西亚人民,以及国内外的马来西亚学生。 卜艾应该公布完整的账目,列明他在出任特别事务局总监时,如何在4年内花费1亿令吉,以双管齐下地推动妖魔化民主行动党和美化一马公司丑闻的运动。这包括在他的错误与虚假信息运动下,他曾经出访哪些国家以误导海外的马来西亚留学生。 幸运的是,即使卜艾滥用了约1亿令吉的特别事务局公共资金,第14届全国大选的成绩清楚显示他那双管齐下的运动是个极大的败笔。否则的话,纳吉仍然是马来西亚首相,并且不会因为在与一马公司相关的第一系列控状中,被判贪腐、滥权和洗钱的罪名成立,进而被判处12年徒刑和2.1亿令吉罚款。 通信与多媒体前部长哥宾星的前特别事务官曼迪星(Mandeep Singh)指出,新闻部拥有必要的人员、专业知识、设备和覆盖面,可以在民间传达政府信息和政策,以促进爱国和团结,并驳斥与新冠肺炎疫情有关的虚假信息。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和通信与多媒体部长赛夫丁能不能解释,为什么需要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这个机构来负责这项任务? 赛夫丁没有驳斥五天前的一篇报道。 该报道指他不知道特别事务局将重新设立并获得8,550万令吉拨款。 如果赛夫丁不是最终负责管理特别事务局的人,那么谁最终会负责管理特别事务局呢? 部长不对其部门下机构负责,马来西亚到底有什么样的治理机制? 在2021年的财政预算案中,还有哪些部长不是部委机构的最高领导人? 尽管重新特别事务局正还等待着国会批准2021年财政预算案,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已经在重新设立该局之前,竭力针对批评此事的人。 这些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之前活跃的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使用的论据包括: “2021年财政预算为3,225亿令吉。建议给特别事务局的拨款为8,100万令吉,占整个预算的0.025%。不要再针对预算案玩弄政治手段,并将国家利益置于优先地位吧。” 这种在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之前活跃的宣传人员和网络兵团大错特错。 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后,他们或许能向该局领取酬劳,以支付这些在社交媒体上散播的篇章。 一个人要是把国家利益置于优先地位,必定会反对重新设立特别事务局,因为这显然是滥用公共资金的举动。当下可以调用的每一令吉,都应用于对抗新冠肺炎的战争,以支持前线人员或其他对抗新冠肺炎的措施。 林吉祥

如果黄英贤没有移居澳洲 她可能出任大马外长吗?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2年7月1日(星期五)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如果黄英贤没有移居澳大利亚,并于2001年放弃她的马来西亚公民身份而获得澳大利亚国籍,她可能出任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吗?答案是否定的。 一个人可以成为另一个国家的外交部长,但如果他当初没有放弃马来西亚公民身份,就不能成为马来西亚的外交部长或任何内阁部长。这是谁的损失? 答案很明显,这就是为什么马来西亚人必须思考过去65年“马来西亚的国家建设到底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未能实现国父姑阿都拉曼的愿景,即让我国成为“在动荡不安的世界中的一盏明灯”。我们未能实现2020年宏愿阐明的马来西亚国族和发达国家愿景。我们未能实现国家廉正大蓝图定下于2008年跻身世界最廉洁前30名国家之列的目标。我们未能实现教育大蓝图的目标,使马来西亚于2025年的国际教育水准,高于全球平均水平并跻身全球顶层三分之一国家之列。 在1970年之前,黄英贤有可能立志成为未来的马来西亚外交部长。可是在1970年之后,超过100万各种族中最优秀和最聪明的马来西亚人,加入了第一波马来西亚移民潮,使世界各地的其他国家都变得伟大,而不是让马来西亚变得伟大! 马来西亚建国的过程出了什么差错?

林吉祥促展开诚实辩论 拒绝谎言和歪曲的言论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21年4月20日(星期二)在吉隆坡所发布的媒体文告(2): 让我们就和民主行动党的前景展开一次诚实的辩论,不用谎言和歪曲的言论 我在昨天提及现在有一个运动鼓吹“华人大团结”,以此来回应“马来人大团结”运动,它呼吁华裔选民在第十五届大选时不问政党投选“好的华裔候选人”。 我也说道:“这个秘密运动启发自马华和民政党,他们希望能够与同意这个模式的民主行动党党员联手。” 然而,这番言论却被歪曲成我表示有民主行动党党员与马华和民政党合作,秘密推动一个“华人大团结”运动,并要求选民在第十五届大选无视政党的差异,投选“好的华裔”。 这正正就是指控我说过马来西亚人必需学习爪夷文,还有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受委为财政部部长时表明他不是华人的那种类型的谎言和言语歪曲,虽然我们都不曾说过上述这些话。 我真的说过马来西亚人一定要学习爪夷文这样的言论吗? 当华淡小的爪夷文争议在2019年8月爆发的时候,我当时身处印度塞勒姆是这样说的: “当我在1969年首次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扣留时,我在扣留期间自学爪夷文。这并没有让我不像华人,并可能会帮助我更像一名马来西亚人。” 我想只有不学无术或道德破产的人才会把我上述的话诠释为马来西亚人必需学习爪夷文。 我还被指控放弃我在1984年针对爪夷文议题的立场。我在1984年6月1日向雪兰莪民主行动党州委会发表演说时表明过这个立场。我当时是这么说的(这篇演说可在网络上找到): “民主行动党反对将爪夷文列为小学必修课,这明显违反宪法第152条文所规定的国文乃是马来西亚文的罗马字。所以爪夷文并非是国文或官方语言的一部分。” 民主行动党针对爪夷文的立场,无论是在1984年、2019年还是2021年,都没有改变。 我在2019年8月在印度塞勒姆针对这起风波所发表的三个观点如下: · 爪夷文对于华淡小学生来说并非是必修课,而是选修课,还有在爪夷文事宜上并不存在强制施行、学习或考试。 · 修订四年级马来文课本以在2020年纳入爪夷文的计划是国阵政府在2014年至2016年之间拍板定案的。 · 教育部有关“尽管在学校引入爪夷文的计划将会进行,但教育部还是会接纳各造的意见,以确保在施行爪夷文上有公平的考量”的声明显示出该部门依然向所有相关的团体和单位开放意见和咨询。 所以,我在2019年针对爪夷文的立场为何会与我在1984年的立场自相矛盾呢? 还有值得留意的是,这个不民主和非法的国盟政府已经上台逾一年了,马华和民政党都是它的一份子。那么为何这些批判者不能抱持同样的标准,不曾要求将三页的爪夷文内容完全从华淡小的课纲中撤除? 同样的狡诈和言论歪曲也套用在有关冠英在受委为财政部部长时表明他不是华人的指控上,他其实要强调的只是他将会成为马来西亚全民的财政部部长。 同理,唯有不学无术和道德破产的人才会诉诸如此低贱的伎俩。 这也是为什么当我尝试解释为何统考文凭在希望联盟政府上台的22个月中没有被承认的真实情况时,坊间出现非常强烈的反应,以致于一些有组织的网络打手回应他们不想再听任何有关统考的解释。希望联盟政府后来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所推翻。 为何会有这样的现象?为何他们如此害怕事实真相? 如果我说的有什么错误或谬论,请清楚把它们指出来。但执意不去理解、不去沟通并不是一个理性的人的行为。 我有引述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宣言里有关统考的承诺: “希望联盟将会采取行动承认统考文凭,它可以申请进入国立高等教育学府(IPTA)就读,只要申请人在SPM考试的马来文科获得良好等级。有鉴于此,统考文凭将会被评估当作申请进入IPTA的现存标准文凭的同等文凭资格。” 我也指出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2019年的民主行动党甘训营里说过,希望联盟政府有决心履行承认统考文凭申请进入国立学府就读的承诺,在统考经过评估后。拿督斯里安华也做出类似的宣示。 然而,希望联盟政府在上台22个月后就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推翻,这让我们不再可能实现原本应在五年内履行的竞选宣言。 为何这些批判者不去要求国盟政府,包括马华和民政党,承认统考文凭? 我承认第十四届大选所带来的将马来西亚恢复成为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正如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所说的“饱经忧患世界的一盏明灯”——的高期望和雄图大志并没有实现。 让我们就马来西亚和民主行动党的前景展开一次诚实的辩论,不用谎言和歪曲的言论。 但我们绝不可放弃马来西亚成为世界级伟大国家的马来西亚梦想。 且让我们回归到最根本,重新聚焦在我们真正的挑战上,那就是我们是否还能让马来西亚人民重新点燃希望、重新启发、重新获得能量还有重新获得激励,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世界各地的马来西亚人的群体中,我们要确保第十五届大选可以实现第十四届大选对于改革和国家救赎所怀抱的希望,虽然这个希望现在已经粉碎了。如此他们才会对把国家建立成一个世界级伟大国家的马来西亚梦想寄予厚望! 我们昔日在第十四届大选拒绝贼狼当道统治。 如今就让马来西亚人民在第十五届大选拒绝恶棍当道统治吧。 林吉祥

三大原因导致我国史上最惨淡和严峻的独立日

有3个原因导致马来西亚人民将在3天后迎来我国史上最惨淡和最严峻的第64周年独立日。 第1个原因是我们未能通过两次关键测试,以避免在2021年8月31日的第64个独立日时,新冠肺炎累计病例越过170万的大关,而新冠肺炎累计死亡人数越过16,000的大关。在新冠肺炎累计病例最多的国家中,马来西亚排名第23。 事实上,按照目前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的速度,我们很可能在明天越过新冠肺炎累计病例和死亡总数的两个严峻里程碑,而我们今天将超越捷克共和国来到第23位。 第2个原因是,根据彭博社每月发布的新冠肺炎抗疫能力排行榜,在53个规模超过2,000亿美元的经济体中,我们已经跌至榜末。 该排名于去年11月推出,此后每月更新一次。马来西亚的最佳排名是2021年1月在53个国家中的第16位,但到5月下降到第35位、6月第51位、7月第52位和现在8月的第53位。

呼吁慕尤丁提呈地根咬宣誓石 奉为马来西亚国家建设基础

为2020年马来西亚日所提出的第二项倡议:首相在国会提呈根地咬宣誓石的三个承诺,并动议政府矢志将它们奉为马来西亚国家建设的基础   我在刚才提出影响力涵盖国家层面的一项倡议,那就是每一名部长都表明对国家原则五大原则的支持,否则他/她就应该辞去内阁部长职位。   现在,我要提出主要与沙巴有关的第二项倡议。   适逢马来西亚日,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将会出席位于根地咬宣誓石的主题为“为了捍卫我们的权力”的马来西亚日纪念活动。   在过去近五十年里,除了一两位沙巴政治人物之外,根地咬宣誓石完全被国家或沙巴领袖所遗忘,直到我在2010年3月与另两名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张念群和林立迎,还有民主行动党当时唯一一位的沙巴州议员黄仕平前往根地咬巡访。   而在那个时候之前,我不曾听说过根地咬宣誓石,因为从来没有人包括沙巴国会议员在国会里提及根地咬宣誓石。   根地咬宣誓石包含了沙巴在1963年参与成立马来西亚时向沙巴内陆人民所做出的承诺: 宗教自由、沙巴土地永远都是州内的事情,还有民俗将会永远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   在我于2010年3月探访根地咬宣誓石后,摆在眼前很清楚的事实就是这些当初向沙巴内陆人民所许下的攸关沙巴人民权益的三项庄严承诺并没有兑现。   有鉴于此,我成了第一名在国会提及根地咬宣誓石的国会议员,还有自那时候起,民主行动党的沙巴国会议员也经常提及这个议题。   我们也推动了宣誓石醒觉运动,而捷克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名言: “人对政权的对抗就是记忆对遗忘的对抗” 套用在宣誓石醒觉运动里是再适合不过的事。   今天,首相配合今年度的马来西亚日出席一场根地咬宣誓石的活动,这也标志着民主行动党这些年来的宣誓石醒觉运动取得重大的成功。   然而,首相单纯出席与根地咬宣誓石的三大承诺——“沙巴享有宗教自由”、“沙巴土地由沙巴政府掌控”还有“沙巴子民的风俗习惯受到政府所尊重和捍卫”——相关的活动还是不够的。   我在此呼吁慕尤丁在11月的国会会议上提呈根地咬宣誓石,并提出政府矢志承认和实现雕刻在根地咬宣誓石上的三项承诺的动议。   试问在第16届沙巴州选上阵的政党、领袖和候选人是否都愿意支持我的这项倡议呢?   林吉祥

涉及一马丑闻交易 高盛集团应交代和赔偿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全球超级银行高盛对它在一马公司国际丑闻的主要角色感到“可怕”是不足够的,因为是时候由它解释将如何就它的刑事失信和盗贼统治赔偿3200万的马来西亚人民 。 高盛首席执行员大卫所罗门(David Saloman)上周在新加坡表示,他对两名前雇员在与一马公司打交道时“公然破坏了法律”,感到“可怕”。 全球超级银行高盛对它在一马公司国际丑闻的主要角色感到“可怕”是不足够的,因为是时候由它解释将如何就它的刑事失信和盗贼统治赔偿3200万的马来西亚人民。显而易见的,若不是高盛的犯罪角色,一马公司丑闻就不会像美国前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在去年12月的第一届追回资产全球论坛上所说的,成为“最恶劣的盗贼统治”。 在首届追回资产全球论坛上,杰夫塞申斯说:“我们已经扣押的35亿美元腐败收益中,近一半只与一项执法行动有关”——一马公司丑闻。 杰夫塞申斯告诉全球论坛: “这个行动与一家名为一马公司的马来西亚主权财富基金有关。一马公司由马来西亚政府创建,旨在为了马来西亚人民的利益促进长期经济发展。 “不过据报道,被指贪腐的官员和他们的同伴使用该基金来过着挥金如土的奢靡放纵生活:花2亿美元在南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的房地产,1.3亿美元的名画,1亿美元的一家美国音乐公司,更不用提2.65亿美元的游艇。 “一马公司的官员,据称通过不透明的交易及具有诈骗性质的空壳公司这种复杂的网络,利用从瑞士和新加坡到卢森堡和美国等多个国家的银行账户,总共洗钱超过45亿美元。 “今天,美国司法部正着手为这个被指为欺诈案的受害者伸张正义。” 若没有高盛集团扮演主要角色,“最恶劣的盗贼统治”是不可能发生的。 根据美国检察官的说法,高盛集团在2012年至2013年发行三笔债券,替一马公司筹资近65亿美元,取得近6亿美元的交易收费。 美国司法部起诉的两名高盛集团前银行家——已经认罪的蒂姆莱斯纳(Tim Leissner),还有黄宗华(Roger Ng)及其他成员,获得了与促销一马公司盗贼统治有关的大笔花红。 据报道,蒂姆莱斯纳和黄宗华同意放弃从一马公司丑闻中所获得的大约3亿令吉的不义之财。 然而,高盛集团在2012年至2013年发行三笔债券、筹资近65亿美元(272.5亿令吉),从中获得近6亿美元费用的非法之财呢?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昨日在新加坡表示,美国司法部将交回一马公司董事会挪用的总数大约43亿美元(180亿令吉)款项,包括通过美国投资银行高盛发行债券所筹集的一些资金。 马来西亚人民希望听到高盛回应此事,并且等待这家国际金融业的全球巨头给予深受“可怕”的一马公司盗贼统治丑闻之害的大马人民一个公道。一马公司丑闻中损失的数十亿美元可以用在创造就业机会,为学校及大学提供学额,或者为马来西亚人民建立诊所及医院,而不是成为骗子和盗贼统治者谋取的不义之财。 林吉祥

波德申补选的意义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0月5日(星期五)早上9时在卢骨美食中心的波德申补选咖啡店座谈会上的演讲: 波德申补选的意义:为新马来西亚以及新波德申的愿景大力背书,以恢复它以前作为一个首要旅游景点的光辉 10月13日的波德申补选的重要性不只是在于让拿督斯里安华重返国会,以准备好成为马来西亚第八任首相,正如希望联盟领袖所决议的;它也是新马来西亚建立过程中的重要一步,让国家随着2018年5月9日的历史性的第十四届大选重起国家建设政策后有机会重建。 10月13日的波德申补选有两大宗旨:第一,为新马来西亚的建立大力背书;第二,鼎力支持建立一个新波德申的愿景,以恢复它以前作为一个首要旅游景点的光辉。 诚然,建立新马来西亚以及整顿过去数十年中的贪污、滥权、不法事件和压迫事件并不能在一白天或五个月内完成,它乃是一项需要更多马来西亚人民支持,且需时一二十年才能完成的神圣使命和任务。 我们最近读到有关诸如内阁议决设立独立警察投诉及不当行为委员会、把投票年龄从21岁降至18岁,以及委任阿兹哈伦为选举委员会主席,并预告着影响深远的选举改革的到来等的改革措施的新闻。 随着时间的过去,我们必须持续走在建立一个新马来西亚的道路上,因为我们有幸在2018年5月9日把马来西亚从沦为一个失败国、流氓民主国家、差劲领导的国家以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趋势中拯救出来。 我们现在就要敢于为马来西亚怀抱伟大的梦想,在每个领域中都成为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 采取大格局和长远愿景的视角,意识到“罗马城不是一天建成的”,所以所有的改革都需要时间落实固然是必要的,我们也绝不能模糊掉我们的改革宗旨。 马来西亚人民尽管在过去数天高度关注前首相和他夫人在法庭被控49条与贪污和洗钱相关的罪状,但有一宗谋杀案却时刻提醒马来西亚人民我们的国家在世界上以多起悬而未解和神秘的死亡案件臭名远播。 我会呼吁希望联盟政府研商要如何解决这些神秘死亡案件,包括重启调查和成立特别调查单位。 这些神秘死亡案件包括了和一马公司调查有关联的神秘死亡案件,比如大马银行创办人兼银行家胡赛因拿扎迪的谋杀案、副检察司凯文莫莱斯的神秘死亡、蒙古人阿旦杜亚的谋杀案以及民主行动党政治助理赵明福的死亡事件。 林吉祥

韩国电视直播朴槿惠判刑 大马国会却禁问一马丑闻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4月3日(星期二)晚上11时在八打灵再也的八打灵再也市议会民众会堂停车场举行的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大选筹款晚宴上的演讲: 呼吁分布全世界的马来西亚离散群体的马来西亚全民准备在第十四届大选投票日返国投下他们的票,以拯救马来西亚不让她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国家,并让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再次敢于抱持着马来西亚梦想,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国家 星期五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件,但不是在马来西亚,而是远在4600公里之外的首尔。 韩国被罢黜的前总统朴槿惠在星期五的贪污罪判决和判刑将会电视直播,她可能正面对着高达30年的有期徒刑。 这名66岁的前韩国独裁者的女儿是在2017年3月被弹劾以及被逮捕,肇因则是规模广大的贪污丑闻,它曝露出大企业和政治之间的见不得光的关系,结果引发了大规模街头示威。 之所以会电视直播是因为这次判决攸关公众利益,这是韩国史上首次电视直播的审讯。 那么这样的事情是否有可能在马来西亚发生呢? 不会是现在,尽管韩国前总统所牵涉的贪污丑闻和巨型的一马公司丑闻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而这宗丑闻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蒙上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恶名和耻辱了! 事实上,国会议员甚至都不能提出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问题,遑论针对它辩论,就在国家层级最高的商议及立法的议事厅内! 而我在第十三届国会第二度被冻结国会议员资格六个月和一马公司丑闻无关。 但在本周五,马来西亚预计将会发生一件重大的事,它可以结束马来西亚长久以来因着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称号而蒙上的国际恶名和耻辱,因为国会有可能会在当天解散,为第十四届大选铺路,以选出新一届的国会和布城的新的马来西亚政府。 我要在今晚做出两项呼吁。 第一,就是呼吁八打灵再也和白沙罗的人民成为马来西亚政治改变的先锋,带领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正常的民主国家的全国性运动,这意味着选民可以无需害怕任何威胁、混乱或灾难,透过选票撤换政府,正如亚洲民主国家那样,比如日本、台湾、韩国、印度,还有甚至是印尼和菲律宾。 八打灵再也和白沙罗人民的民主权利已经被选举委员会最新的选区划分作业贬低了,潘俭伟的八打灵再也北区选区已经膨胀和易名为一个超级巨型的白沙罗国会选区,和之前的8万名选民相比,它现在有高达17万4000名的反巫统/国阵的选民,选举委员会也在同时划出平均有3万名至4万名的巫裔选民的小型国会选区。 选举委员会旨在保住拿督斯里纳吉的政权的选区划分作业已经将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宗旨粉碎殆尽, 这个宗旨就是要把马来西亚塑造成一个每一位马来西亚人都会以马来西亚人的身份为优先,然后才是他们的族群、宗教、区域或社会经济地位的国家。 这是因为引导着选举委员会的2018年选区划分的原则并非是一个马来西亚,而主要是建立在种族两极化的原则上,纳吉和巫统/国阵相信既然他们已经丧失非巫裔的选票,他们只能籍着巫裔选票来赢得第十四届大选。 但这样的前设和算计有可能是致命和错误的,因为在第十四届大选中,马来西亚全民,无论是来自哪个种族或宗教,都想要政治改变,以阻止马来西亚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国家的悲惨命运,并让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再次怀抱着马来西亚梦想,成为一个团结、进步和富裕的马来西亚,为世界树立一个多元种族、宗教、语言和文化的多元化国家的典范。 纳吉和选举委员会要贬低八打灵再也和白沙罗人民的民主权利。 就让八打灵再也和白沙罗的人民透过善加使用他们的民主权利来证明纳吉和选举委员会是错,也就是成为第十四届大选为更好的未来做出政治改变的先锋,要达成这个目的,他们可以确保希望联盟在投票日当天能在白沙罗拥有最高的投票率和支持率,再来,他们也可以走出八打灵再也和白沙罗去到全国的所有选区,以保障除了民主行动党可以在诸如柔佛的巴吉里、亚依淡和拉美士这样的边缘选区获胜,也能让希望联盟的四党在222个国会议席当中获取简单多数议席,从而成立马来西亚的下一个联邦政府。 我的第二项呼吁就是,呼吁分布全世界的马来西亚离散群体的马来西亚全民准备在第十四届大选投票日返国投下他们的票,以拯救马来西亚不让她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贼狼当道的国家,并让马来西亚人民可以再次敢于抱持着马来西亚梦想,成为一个世界级的国家。 在这个前所未有的重新点燃盼望和重新激发来自各个种族或宗教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全国性努力中,以在第十四届大选达成艰巨的政治改变的目标,民主行动党领导层正在考量着希望联盟所有成员党在第十四届大选使用共同标志的议题。 对于在过去半世纪以来忠心和勇敢投选火箭标志的民主行动党领袖、支持者和选民来说,假如火箭标志没有出现在下届大选的选票上,这无疑是令人心痛的,但民主行动党领导层却要在来临一周做出这样困难的决定,倘若我们是为了要确保希望联盟可以让马来西亚人民意识到它对于要在来临的国会选举赢得简单多数议席,以为马来西亚全民带来可以改善我们国家的政治改变上,团结作战的话,那么我们有必要做出这样重大的牺牲。 林吉祥

纳吉不想你吸取历史教训 因为他还希望回归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5月30日(星期四)在振林山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不要马来西亚人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因为他希望以全球盗贼统治者的身份回归,并重复令人发指的错误,让马来西亚再次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 前首相纳吉不要马来西亚人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因为他希望以全球盗贼统治者的身份回归,并重复令人发指的错误,让马来西亚再次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纳吉所关心的只是不要马来西亚人听从思想家乔治·桑塔亚那的名言——“不能铭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纳吉不要马来西亚人知道或记得一马公司的全球盗贼统治、2015年7月28的黑色星期二或2015年7月杪的“长刀之周”。当时,纳吉策划了多面的行动来破坏议会民主。他攻击了马来西亚主要的民主原则,如法治、分权原则、善政和公务操守,而且全面攻击主要国家机关如国会、内阁、总检查署、警队、国家银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总审计司署等的独立、中立和专业性质。 长刀之周展开了马来西亚61年民主历史上最黑汉的时期。直到今天,这件事还是被掩藏成一个大秘密,大部分马来西亚人对此一无所知。 因此,我曾建议向警方报案,以便警方可以调查并解开纳吉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他在2015年7月28的黑色星期二和“长刀之周”的所作所为。马来西亚绝对不能忽视桑塔亚那的警告——“不能铭记历史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纳吉是否同意让警方全面调查2015年7月28的黑色星期二、“长刀之周”和它们为马来西亚的民主所带来的黑暗,以至于马来西亚的选民最终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届全国大选中,勇敢地、放胆地和出乎意料地掀开黑暗之幕? 马来西亚人有权知道以下的事件: (i) 突如其来和违反宪法地,以健康理由革除总检察长丹斯里阿都甘尼,而阿都甘尼接着否认了这个原因。当时离阿都甘尼于2015年10月初退休只有约两个月的时间。 (ii) 不恰当并违反宪法地委任丹斯里莫哈末阿班迪出任总检察长,以及有关违反宪法的任命所涉及的条款。当时,阿班迪在一夜之间突然辞去联邦法院法官的职位。阿班迪是不是在一上任时,就做了一个与事实大相径庭的公开声明?他说,对首相纳吉所提出的所谓腐败指控是捏造的,他同时还“警告每一个人”他正在“看着”。 (iii) 革除丹斯里慕尤丁的副首相兼教育部长职位,以及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的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职位; (iv) 委任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为副首相,虽然当时是斋戒月的最后10天,而阿末扎希身在麦加做小朝圣; (v) 公共账目委员会(PAC)主席以及3名巫统与国阵成员因突然升任为部长或副部长而被除名; (vi) 暂停由马来西亚国家银行、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马来西亚皇家警察和总检察署室组成的多机构特别工作队。该特工队是为了彻查一马公司丑闻以及《华尔街日报》对纳吉的个人账户中拥有26亿令吉指控而成立的。 (vii) “长刀之周”是不是为了使纳吉免于因腐败和滥用权力而被起诉。 (viii)在国内施放烟幕,表示会出现等同于1987年茅草行动的“风暴”,而造成一段恐怖统治时期。传闻有13名密谋者涉及“刑事化”纳吉的国际阴谋,并推翻他成为马来西亚民选首相的地位。所谓的“13人密谋圈子”已经被鉴定,包括4个组成一马公司特工队的机构中的3个机构里的高层人物,还有来自媒体的2人和1名国会议员。他们将在即将展开的逮捕行动中被捕,并在《刑事法典》第124条下被提控,因为他们犯下了“危害议会民主的行动”的罪行。罪成者在该条文下可被判最高20年的监禁刑罚。 (ix) 2015年7月30日,马来西亚国际透明组织主席主席阿克峇沙宣布一马公司调查已经“死亡”——无论是由多机构特工队、公共账户委员会还是总稽查司展开的调查。 (x) 三人被逮捕,即一直在处理一马公司调查的反贪会副检察司阿末沙兹里(Ahmad Sazilee Abdul Khairi)、反贪会前顾问团成员丹斯里拿督拉斯包星(Tan Sri Datuk Rashpal Singh)和总检察署金融和反洗钱秘书处成员洁斯嘉古密卡尔(Jessica Gurmeet Kaur)。 (xi) 成立一个新的一马公司内阁,以及因为有个屈从于一马公司丑闻的议长而懦弱和屈服的国会。 (xii) 任命三名内阁“舆论导向专家”以捍卫纳吉和一马公司丑闻,同时出现国阵媒体及国阵策略宣传局主任的职位,通过一个执法机构调查和反击另一个人,在我国历史上最破碎的政府中引发前所未有的骚动。 (xiii)纳吉和他的巫统副官与巫统党员在全国巡回,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并获得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的支持。 (xiv) 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巴里(Bahri Mohamad...

巫裔生指华校促进团结 林吉祥促反华小者必读

要不是希望联盟政府在执政22个月后就被喜来登行动阴谋所推翻,没能完成五年任期,统一考试文凭(统考)可能就会受到承认。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在2019年年初的由民主行动党领袖和国会议员所出席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干训营中被问及这个问题,他的答复让人对统考能够在希望联盟政府五年任期届满前就受到承认充满信心。 我是在收到《今日自由马来西亚》(FMT)2017年的一篇报导时想起这件事的。这篇报导转述会计师法拉的自白,她表示华文小学并非是推广反马来人情节的种族主义温床,而是促进国民团结的爱国主义摇篮。这篇报导理应成为那些违反宪法并要关闭华小的马来西亚人民的必读。 这篇标题为“巫裔统考毕业生表示:华校促进团结”的FMT报导是由纳瓦费道斯撰写,并刊登于2017年2月4日。它报导说: “八打灵再也讯:今年29岁的法拉哈里惹哈林表示,她认为华校与一些马来西亚人民所想的不同,它其实在马来西亚各族群中促进团结。” “法拉向FMT告诉她的亲身经验,谈及她在华校接受的中小学教育教会她如何可以更好的与其他族群交流。” “可以这样说,(华校教育)教导了我接纳的价值。与其要求别人尊重和理解我的需要,我学习到如何包容其他人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