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没问题,为何纳吉儿子删除Instagram有关藜麦照片?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5日(星期日)下午1时在峇株巴辖中江的国家诚信党的门户开放活动上发表的演讲: 如果没有什么可疑或错误的地方,为什么纳吉的儿子要删除Instagram上两张三年前有关藜麦的照片?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要根据“以身作则的领导”原则来仿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只吃藜麦而不吃米饭,那么马来西亚人民的薪水、收入和实得工资必须提高23至25倍! 因为就如纳吉星期四所披露的,他用以取代米饭而吃的藜麦,比大米贵23到25倍。 可是,马来西亚人民要到什么时候,他们的薪水、收入和实得工资才能比目前的水平提高23~25倍? 这就是纳吉的国家转型计划(TN50)的目标吗,也就是等到2050年? 肯定不是! 不过,有趣的其实是纳吉的儿子涉及藜麦业务的披露。 纳吉说,是他的儿子介绍他吃藜麦,但是首相办公室当天晚些时候发表了和纳吉矛盾的声明,表示是医生们建议纳吉吃藜麦,以获取日常营养。 为何首相办公室发表和纳吉的披露有矛盾的声明,在知道他的儿子经营藜麦业务后,这个谜团就解开了。 纳吉的儿子的Instagram不仅显示他参与藜麦生意,而且还用藜麦准备新菜式,其中一道是“大蒜辣椒藜麦加安格斯牛肉”! 昨晚在永平的民主行动党讲座,我提问有多少内阁部长像纳吉那样吃藜麦而不吃米饭,虽然藜麦比米饭贵23~25倍? 我们有的是一个“米饭内阁”,还是“藜麦内阁”? 我刚刚被告知,纳吉的儿子的两张Instagram上的照片已经消失了。 如果没有任何可疑或错误的话,为什么纳吉的儿子删除了两张三年前上载到Instagram有关藜麦的照片? 林吉祥

纳吉引领国家往落后和失败方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倘若纳吉真的是有心要建立一个进步的马来西亚的话,那么他就应该马上做这两件事:确保拉菲兹不会因着揭穿2亿5000万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丑闻并对国家有功,而坐监或被取消国会议员资格;以及洗脱马来西亚在国际上招来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骂名。 倘若首相纳吉真的是有心要建立一个进步的马来西亚的话,那么就让他马上做这两件事吧: (i) 确保人民公正党副主席兼班丹国会议员拉菲兹不会因着揭穿2亿5000万令吉的国家养牛中心(NFC)丑闻并对国家有功,而坐监或被取消国会议员资格;以及 (ii) 洗脱马来西亚在过去三年在国际上所招来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骂名,并整顿好联邦土地局、人民信托基金、朝圣基金和其他政府机构所陷入的贪腐状况。 纳吉今天在柔佛北部展开选前访问的时候提醒人民,尤其是垦殖民,要经常拥戴国阵和巫统的斗争,以确保国家维持进步。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纳吉这样说是否在开玩笑,因为在纳吉领导下,马来西亚已经倒退并变得非常落后,无论是在政治、经济、教育、社会或国家建设上都是如此,国家并没有前进,变得更进步、开明和有担当。 这就是为什么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对布城来说,已经变成“假新闻”,并在马来西亚被扫入硕大无比的“地毯”下。 纳吉成就了过去逾半个世纪以来的五任前首相所无法成就的事:晋身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行列,承受这个称号所带来的种种耻辱和背负污名。 这是非常可悲的,因为昨天是马来西亚之父即东姑阿都拉曼的生辰,他就如拿督翁、敦拉萨、敦胡先、敦马哈迪,还有我相信敦阿都拉也是,绝对没有料到马来西亚会在世界上因着被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而饱受羞辱。 除此之外,马来西亚历史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有如此之多的民选代议士,无论是国会议员或州议员被骚乱和追捕,包括在法庭上援引不同的压迫性及有违民主精神的法案进行选择性检控,夺去他们的自由以及取消他们的议员资格。 就连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夫人高龄93岁的敦西蒂哈斯玛,也不能幸免。 我完全同意安华所说的,拉菲兹因着揭穿NFC丑闻而被判监30个月,显示出国家亟需撤换它的领导层,因为现有的国家建设态势只会把国家引领到落后、失败和流氓国家的方向去;而不是一个进步、富裕和团结的马来西亚。 林吉祥

社团局终于承认火箭中委会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6日(星期三)晚上9时在蒲种金銮镇举行的“民主行动党咖啡店论坛”上发表的演讲: 社团注册局带来的5年煎熬,只是巫统与国阵军师策划的3个考验和磨练之一,以击垮民主行动党和马来西亚人民为了建立民主和团结的马来西亚而展现的精神与奋斗 我感谢为了我的手术顺利和康复而表达关心、祝福和祷告的马来西亚人民。 不论机会多大或经历什么挫折,为了建立团结、公平和民主的马来西亚的奋斗必须持续下去,因为它可以向世界展示,一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多元宗教和多元文化的国家,在政治、社会经济、教育和国家建设等方面的成就。 今晚,我们有另一个庆祝的理由。5年来,巫统与国阵政府尝试执行民主行动党的死刑。他们谎称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12月,以不民主和不合法的方式,选出了它的中央执行委员会。 甚至有一段时候,民主行动党似乎不能使用它的火箭标志参加2013年5月的第13届全国大选,虽然我们已经在将近50年的10届全国大选中,使用了火箭的标志。 因为巫统与国阵要消灭民主行动党的诡计,民主行动党经历了5年的煎熬。这不应该在一个实行善政和维护法治的国家发生。 世界上有哪个社团注册局会通知一个政党,说它在4年多以前举行的党选举是不合法的,并强制该党举行新的党选? 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12月在选举全国的党领袖时所做的,是诚实、公开、透明、民主的,并全面遵守党章和我国的 法律。我们也可以遵守社团注册局最专断、非法和不恰当的指示,放弃了通过法庭挑战社团注册局决定的法律途径。 社团注册局带来的5年煎熬,只是巫统与国阵军师策划的3个考验和磨练之一,以击垮民主行动党和马来西亚人民为了建立民主和团结的马来西亚而展现的精神与奋斗。 巫统与国阵的领袖和军师的一个伎俩已经失败了,不过他们会尽力让另外两个伎俩得逞,那就是用贪污罪名恶意提控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却对国内真正的贪污事件视而不见,不论是涉及数十亿美元的盗贼窃国国际洗钱丑闻,或那些涉及联土局、玛拉、朝圣基金等的丑闻;以及第二,对槟城的海底隧道计划做无中生有的指控和争辩。 我相信真相和正义最终会水落石出。 马来西亚人绝对不能失去信心和希望,他们掌握了改变马来西亚政治的力量,特别是在第14届全国大选,以便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不论是马来人、华人、印度人、卡达山人或伊班人,为马来西亚感到自豪,不仅因为他们可以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而且也是因为马来西亚有能力实现成为一个团结和成功的国家的承诺和成就她的伟大,清除被视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和耻辱,并且拯救马来西亚免于坠入失败和流氓国家的轨道。 林吉祥

新马来西亚挑战重重,火箭职责重大!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6月30日(星期六)在雪兰莪One City的e-City酒店的民主行动党全国干训营(与会的有42名国会议员和108名州议员)上的演讲: 民主行动党不要希望联盟政府只是成功50或500天,而是5000天,这也意味着赢得第十五和第十六届大选 现在已经来到希望联盟执政布城联邦政府的第50天了,新政府所立下的100天新政已经过了一半。 希望联盟政府在头50天里出现了适应的问题,无论是在布城的联邦政府,还是希望联盟所执政的8个州政府,即槟州、雪兰莪、吉打、霹雳、森美兰、马六甲、柔佛和沙巴,但我们务必要时刻保持着正面的思维,我们要希望联盟政府成功。 我们不要希望联盟政府只是成功50或500天,而是5000天即横跨两个五年,这意味着希望联盟也要赢得第十五和第十六届大选! 这肯定是艰难的任务,因为新马来西亚的重新想象和重建并不是那些怯懦的人所能接受的,只有敢于为马来西亚发梦的勇敢的马来西亚人民才能迎来新马来西亚,他们盼望马来西亚可以籍着将组成马来西亚的多元族群、宗教、语言和文化的特殊产业发挥出来,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的表现。 我们要塑造一个可以实现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马来西亚成为“饱经忧患的世界的一盏明灯”的马来西亚梦想的新马来西亚,向世界展现一个团结、和谐、公正、民主、具有竞争力、进步和富裕的多元化国家! 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从巫统/国阵领袖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后者导致巫统/国阵的政治模式在上届大选遭受到决定性的否决。 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时刻都谦逊、务实、可亲近、勤奋、廉正和诚实。民主行动党领袖务必要为人民和国家树立一个大公无私的榜样。 傲慢、堕落和腐败在民主行动党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希望联盟在第十四届大选获得48.3%的选票、国阵获得33.9%的选票,而伊斯兰党则有16.6%的选票。 然而,我不相信那些支持国阵尤其是巫统候选人的33.9%的选民,在全面明白到他们的选票将会被视为对马来西亚在纳吉掌政下持续成为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以及一连串的滥权事件的支持,还会支持国阵。 同样的,我也不相信那些支持伊斯兰党的16.6%的选民,在意识到他们的选票将会被伊斯兰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用来支撑拿督斯里纳吉这名盗贼领导人继续担任首相,而马来西亚持续成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倍受世界讥讽和羞辱,还会支持伊斯兰党。 接下来的五年将会是具有挑战性的五年,因为我们得努力去接触那些在第十四届大选没有投选希望联盟的50.5%的选民,他们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选票会被用来支持或支撑起一个贼狼当道的马来西亚,导致国家继续成为世界的笑柄。 林吉祥

假新闻仇恨言论占据社媒 全民必须为国民团结发声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9月4日(星期三)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来西亚全民必须为国民团结发声,并谴责试图要激起族群和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社交上的马来西亚”在过去两个月似乎发展出了自己的面貌:制造马来西亚的分裂力量占上风,并因着国家史上最恶劣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而把马来西亚分裂的虚假印象。 但这对于真实的马来西亚来说,是虚假不实的写照。 8月31日的国庆62周年庆不但在联邦首都上演,也在各个州首府在“大人物”的参与下登场,除此之外,它更是在历经这么久后首次在全国各地的乡镇由普遍马来西亚人民共同欢庆。 就举我所在的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选区为例,我当天早上在江加浦莱为逾2000人参加的国庆竞跑挥旗、为一场辩论比赛开幕、为国庆62周年纪念摩托车队挥旗,还有为来自周围马来乡村的32支队伍参赛的国庆62周年纪念足球嘉年华开幕。 在我实际地和马来西亚人民接触后,我看到的都是马来西亚人民当中——无论他们是巫裔、华裔还是印裔——的善意、理解、和谐和包容;而不是“社交媒体上的马来西亚”所传播的族群及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 我呼吁来自各民族、各宗教的马来西亚全民力证“社交上的马来西亚”是错的,它只是在制造马来西亚的分裂力量占上风,并因着国家史上最恶劣的种族及宗教两极化而把马来西亚分裂的虚假印象。 我昨天收到两封信函,它们充斥着恶毒以及侮辱性的言语,这样的言语彷佛已经成为那些在马来西亚社交媒体上散播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日常用词。 其中一封是中文书写的,指控我是“走狗”、“妖言惑众”和“无耻政棍”;而另一封则是英文书写的,称呼我做“尊敬的奥萨马林吉祥宾阿都拉”,指控我是“走狗”、“汉奸”、“马来西亚骗徒”和“马哈迪医生最龌龊的寄生虫”。 这无疑是一次的角色转换,因为我在过去半个世纪以来,一直被莫须有的指控为反马来人、反伊斯兰,以及是一名基督徒、共产党员,和甚至是陈平的亲人!我甚至还被说成是马哈迪的“主子”。如今我却成了“走狗”和“妖言惑众”的,出卖华人和非穆斯林的权益。 但这些无非都是要在马来西亚挑起族群和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东西。 以下的胡扯才刚在几天前出现在本地的面子书上: “据说林吉祥是在福建出世,然后16岁的时候来到马来半岛。但林吉祥却说他出世在柔佛峇株巴辖;” “但不曾出示他出世在马来半岛的证据。” 正是这样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在过去两个月占据了社交媒体,并在多元化马来西亚引发族群和宗教间的彼此对抗,从而挑起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这导致了每个族群都相信它正面临着在族群身份、宗教和文化上的存在上的威胁的荒谬情况。 倘若这样挑起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对其他族群、宗教和文化的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没有制止的话,它只会引致一个结局:马来西亚的种族及宗教大冲突。 最近一个案例就是社交媒体上有人呼吁杯葛非穆斯林产品。 身为世界四个伟大文明——马来/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明——的交汇地,我们应该发挥出这些文明的优秀价值观和美德,这样马来西亚才能向世界展现“文明联盟”的成功,而不是沦为“文明冲突”的失败案例。 马来西亚应该团结起来和世界竞争,而不是内讧。 我们正在处于为马来西亚之魂而战的斗争中,我们要不就投入在把新马来西亚建立成一个团结、自由、正义、卓越和廉政的世界级国家的宗旨上;要不就纵容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煽动族群和宗教间的纷争,进而迫使每个马来西亚人都回归到他们各自的族群保护层,导致马来西亚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窃国-神权统治的国家。 国家元首以及霹雳、雪兰莪苏丹已经强调国民团结的重要性,以及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祸害。 马来西亚全民必须为国民团结发声,并谴责试图要激起族群和宗教间的疑惑、猜疑、敌对、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正如震惊马来西亚人和世界的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成绩的历史重要性反映出普遍马来西亚人的伟大愿景和勇气,我也对大多数的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的族群、宗教或地域是什么,会想要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团结、自由、正义、卓越和廉政的世界级国家,而不是沦为一个失败、流氓和窃国-神权统治的国家抱持乐观的态度。 林吉祥

林吉祥:希盟人民一同草拟廉政大蓝图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0日(星期二)中午12时在槟州高级行政议员曹观友假槟城车水路李氏宗祠举行的门户开放活动上发表的演讲: 执政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将与公民社会一同草拟并实行国家廉政大蓝图,以确保马来西亚成为亚洲首屈一指的廉政和善政国家,同时打击贪腐而不是成为盗贼统治国家 明天国际透明组织将公布2017年的贪污印象指数。这是一项让马来西亚人民感到恐惧的活动,因为自国际透明组织于1995年公布年度贪污印象指数以来,马来西亚的排名和分数在这20年间不断下降。 过去一年来,没有迹象显示马来西亚有打击贪腐的政治意愿,尤其是大型的贪腐。可以看到政府继续压制和否认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的报道,这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被冠上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骂名与耻辱。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最近一直没有公开露面,显示了马来西亚在打击贪污这场战斗的糟糕处境。 同样显著的是,反贪会无法解释为何马来西亚成了盗贼统治国家,而反贪会正在做些什么以清除或洗刷马来西亚的这个国际耻辱和骂名。 最近,反贪会宣布委任四名马来西亚人出任名誉顾问。这四名反贪会的名誉顾问当中,是否有人承诺将强烈要求,把清除和洗刷马来西亚因为一马公司丑闻而被冠上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这个耻辱与骂名,视为反贪会的首要任务? 针对一马公司丑闻常见的三道问题是: 一、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是否从沙地王室那里获得26亿令吉的捐款; 二、纳吉是否归还了21亿令吉给沙地王室;以及 三、送给“大马1号官员夫人”,价值1.44亿令吉的粉红钻石项链是否来自被盗用的一马公司资金? 这三道一马公司丑闻的常见问题的答案,可以在美国司法部的最大盗贼窃国诉讼中巨细靡遗地找到答案。有关诉讼寻求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没收跟一马公司相关的17亿美元资产。 这三道常见问题的答案是: 一、纳吉从未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收到沙地王室的26亿令吉捐款,尽管他收到了来自沙地但未经妥当记录的其他捐款。这26亿令吉是来自一马公司基金。 二、纳吉不曾归还21亿令吉给沙地王室,因为那笔钱不是来自沙地。那笔钱是归还给由一马公司主谋兼纳吉的亲信刘特佐所经营的新加坡Tanore的户头,并且是一马公司基金的盗款。 三、归还给新加坡Tanore户头的21亿令吉已用来购买包括送给“大马1号官员夫人”,价值1亿4400万令吉的粉红钻石项链。 这些细节和证据都可以在美国司法部的盗贼窃国诉讼中找到,而且实际上是让反贪会唾手可得。反贪会的顾问,不论是荣誉还是不荣誉的顾问,应该解释,为什么反贪会没有就这些无可辩驳的证据采取任何行动。 自1995年至2016年,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长达22年的历史显示了,过去20年来,马来西亚在诚信和问责及善政原则方面停滞不前,甚至每况愈下。与一些国家相比,如中国和印尼,这些国家则是稳健迈进,取得了显著的进步。 1995年是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的第一年,榜上只有41个国家,马来西亚处于中间的位置,排名23,得分高于中点,即在0分(非常腐败)至10分(非常清廉)的指标中获得5.28分。 中国和印尼处于榜末,即中国以10分中的2.6分排名40,而印尼则获得最低排名41,得分1.94。 如果马来西亚在过去22年,每年的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评分都有0.1分的些许进步,马来西亚现在的得分将是7.48分,或在已经调整到0至100分的指标来计算,则大约是74.8分。这将使马来西亚在176个国家中排名第18位。 不幸的是,去年,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在176个国家中,排名下滑至第55,而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的得分在0分(非常腐败)至100分(非常清廉)的新标准下,降至中数以下的49分。 反之,中国和印尼在过去22年的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都有显著的改善:中国的得分从1995年的10分中得2.16分,提高到2016年的100分中得40分,排名则从1995年的41个国家中排行第40,提高到2016年的176个国家中,排行第79;印尼的得分从1995年的10分中得1.94分,提高至2016年的100分中得37分,排名则从1995年的41个国家中排行第41,上升到176个国家中排行第90。 如果在接下来的20年里,中国和印尼以它们过去22年的速率在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中,改善它们的排名和得分,而马来西亚停滞不前,这两个国家在2040年之前的国际透明组织的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和得分,都将超过马来西亚。我们甚至不必等到2050年国家转型计划! 三天前,我在槟城民主行动党农历新年门户开放活动上说,只有在第14届全国大选更替了布城的联邦政府,马来西亚才能中止腐败的浪潮,就像其他国家如南非在新任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领导下试图扭转的局势。 执政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将与公民社会一同草拟并实行国家廉政大蓝图,以确保马来西亚成为亚洲首屈一指的廉政和善政国家,同时打击贪腐而不是成为盗贼统治国家。 林吉祥

韩聂夫指火箭想分裂半岛 言论荒谬不负责任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9月12日(星期三)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韩聂夫有关民主行动党想要把马来西亚半岛分裂成两个部分——即西海岸归华人、东海岸归马来人——的胡言乱语对作为一名前全国警察总长的他来说,是鲜有及极为严重的可以导致不和及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一直在思考着前全国警察总长敦韩聂夫的荒谬言论,他说民主行动党有关把马来西亚半岛分裂成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部分的倡议详细记录在政治部情资报告里,并在1969年送达当时身为国家行动理事会警察总监的他。 看起来政治部比民主行动党本身更理解民主行动党! 这对于民主行动党领袖和我自己来说是完全新鲜的事,我曾经从1969年至1999年担任共30年的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并从1999年至2004年担任五年的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还有从2004年至2018年担任14年的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但我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倡议。 我才刚和创党全国主席曾敏兴医生谈过,他将会在两个月后欢庆94岁。曾经从1969年至1999年担任33年的民主行动党全国主席以及四届国会议员的曾医生,也证实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把马来西亚半岛分裂成两个部分——西海岸归华人、东海岸归马来人——的既离谱又荒谬的倡议,更何况它根本违背了民主行动党自1966年创党以来的原则和宗旨。 现在看起来韩聂夫原本有关民主行动党在1969年5月13日暴乱后提出的把马来西亚半岛分裂成两个部分的倡议的言论已经出现变化,变成民主行动党这样的倡议出现在政治部于1969年的情资报告里。 那么政治部的这份情资报告是否存在,它是否可靠呢? 撰写这份情资报告的政治部官员是否是一名“叛逆”人员,他想像民主行动党采纳了把马来西亚半岛分裂成两个部分的倡议,这样民主行动党就会被描绘和妖魔化为一个种族主义、不负责任,甚至是大逆不道和叛国的政党? 即使这样的政治部情资报告是真的存在的话,它的可信度也是非常可疑的,因为民主行动党领导层对这样的倡议一无所知,但眼下的问题是韩聂夫为何要等到接近半个世纪后才重提这件事? 我真的感到不解,为何这样荒谬的指控会在半个世纪后才提起,即便这样的政治部情资报告是真的存在的。 这样的倡议是如此荒谬绝伦、具有分裂和种族主义性质,且还是叛国的,我想要知道这样的荒谬之谈的全盘真相。 韩聂夫有关民主行动党要把马来西亚半岛分裂成两个部分——西海岸归华人、东海岸则归马来人——胡言乱语对作为一名前全国警察总长的他来说,是鲜有及极为严重的可以导致不和及不负责任的行为,为此,他有责任证明这份政治部情资报告的存在,并揭露撰写这份报告的政治部官员的身份。 很明显的是警方本身根本就不相信这份政治部情资报告,因为我在内安法令下被调查60天期间不曾被盘问过相关的问题,除此之外,直到韩聂夫提起此事,过去半个世纪内并没有人听说过这个倡议。 还是这份倡议其实是政治部所进行的暗黑任务,它在1969年一直要对付民主行动党,这样民主行动党就会被指控为具有分裂、种族主义和不爱国的属性,但这样的任务却失败了? 惟愿真相可以大白! 林吉祥

中国改革开放40年 7亿多人摆脱贫困领先全球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2月18日(星期二)晚上7时在济南山东宾馆由山东省人民政府为民主行动党访问山东代表团所设的欢迎宴上发表的演讲: 民主行动党代表团的访问是意义深远的,因为恰逢中国改革并向世界开放40周年。 让我祝贺中国迎来改革开放40周年。在此期间,中国通过让7亿多人摆脱贫困而领先全球。 过去40年,中国的年均国内生产毛额增长率约为9.5%,培养了4亿中等收入人口,同时使7亿多中国人摆脱了贫困,这数目占全球总数的70%以上。 这是一项十分令人钦佩的世界纪录。 中国不再是“东亚病夫”,而是被世界尊崇为在许多人类发展领域中的一流国家。 马来西亚也推出了改革方案,我们称为建设新马来西亚。自7个月前,我们透过第14届全国大选做出伟大和历史性的决定,更换执政了60年的联邦政府,使国家走出虚假民主、恶人政治、失败和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轨道,变成团结、和谐、民主、公正、进步和繁荣,维护法治和善治的世界顶级国家和经济之虎。 我希望马来西亚重新设定国家建设的方向和政策的努力,可以在未来几十年内继续进展,以及马来西亚国民可以庆祝建立新马来西亚改革计划40周年,这将在2058年实现!

别让阴谋动摇新政府 建立新马来西亚的挑战巨大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9年8月25日(星期日)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国家原则是马来西亚国家建设所体现的不同文明联盟哲学思想,因为文明冲突只会导致马来西亚的失败和破坏。 8月31日的第62个国庆日和9月16日的第56个马来西亚日即将来临,在庆祝活动中,我希望能凸显马来西亚体现的不同文明联盟的精神。 可是似乎有诋毁和玷污这两个重要日子的阴谋。 国人必须警惕最近马来西亚社交媒体上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的流量异常增加,好像要在我国引发种族间和宗教间的冲突。 马来西亚必须捍卫言论自由和民主,但在多元的马来西亚,假新闻和仇恨言论不应该有立足之地,特别是那些在社交媒体上鼓动种族之间和宗教之间的对抗,来煽动怀疑、猜忌、恐惧和仇恨的假新闻和仇恨言论。 这将是希望联盟政府的其中一个巨大挑战,以便坚持其承诺,建立新马来西亚——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正的世界一流国家。 我呼吁马来西亚人在迎接8月31日至9月16日的第62个国庆日和第56个马来西亚日之际,证明极端分子和亡命之徒是错误的。人民不会屈服于他们的阴谋,生活在对其他群体和文化的恐惧、怀疑和仇恨之中。 反之,人民会关注霹雳苏丹纳兹林沙在第二届马中青年伊斯兰与儒家文明论坛中的演讲所强调的,尊重、理解和欣赏国内的其他文化和文明。 马来西亚是世界四大文明的交汇点——伊斯兰、中华、印度和西方文明。 让马来西亚人发挥积极作用,利用他们的四大文明的价值观和品质,建立一个伟大的马来西亚国家和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当联合国于2005年采纳不同文明联盟倡议时,它是为了化解西方世界和伊斯兰世界之间的紧张关系。 今天,我们看到了亚洲世纪的崛起以及中华和印度文明日益重要。 让马来西亚在国内和国际政策方面,引领重塑2005年联合国不同文明联盟倡议,使它成为集合世界上所有伟大文明的真正普世合作。 我经常说,有些人并没有预料到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可以持续超过几个月,但是希望联盟已经证明了这些末日预言家是错误的。希望联盟由有着不同历史、意识形态和轨迹的四个政党组成。 尽管建设新马来西亚存在各种压力和张力、矛盾和争议,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已经维持了16个月,但未来还有更大的考验。希望联盟必须能够坚持不懈,团结一致,坚定不移地在5年任期的剩余时间内,迎接建立新马来西亚这个任务的更大挑战。希望联盟还要继续赢得第16届全国大选,因为建立新马来西亚的任务将需要多过一个大选周期才能完成。 《当今大马》今天有一篇相关的文章,由拉梅斯拉惹勒南(Ramesh Rajaratnam)撰写,题目是《与自己过不去?》。虽然他表示对布城的希望联盟政府在过去16个月的表现失望,他还是设想了“如果旧恶魔中选”,可能在90天内发生的10件事情,包括: 1. 所有执法单位领导人,如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和马来西亚反贪会主席拉蒂花,将被巫统的佞臣所取代。 2. 涉及巫统政客(及他们妻子)的所有法律案件将以薄弱的借口被取消/撤回。 3. 逃亡中的商人刘特佐(图)将获得“丹斯里”勋衔,他面对的所有提控都撤销。 4. 一马公司将复活,而这次被鲸吞的将不是400亿令吉,而是4000亿令吉。 5. 所有大声反对国阵的人都会被追捕和提控,汤姆斯和财政部长林冠英将入狱。 6. 扎基乃克将成为公民,并受封敦勋衔。 拉梅斯的文章确实值得深思,而我也同意希望联盟政府绝不能忘记建立一个团结、自由、公正、卓越和廉正的世界一流国家的目标。 林吉祥 3 Comments

火箭不会成为马华2.0的五大主因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12月20日(星期三)在中国河南洛阳发布的媒体文告: 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不会成为第二个马华公会 我被告知在丹斯里许志国的脸书上关于我的帖文,内容如下: “为了更好的马来西亚,他未曾放弃。 “当我提到如果民主行动党现在没有凭着它是执政联盟的一部分而继续推进其改革议程,人们可能会将民主行动党视为另一个马华公会时,他就会感到激动。那就是经典的林吉祥——他不会想要与前任政权有任何关系,他认为那是一个盗贼统治和毫无骨气的政权。1970年代,我第一次见到他。当时我是一名刚崭露头角的记者时。数十年以后,我发现对于为了争取一个更美好、更公平的国家而奋斗,他并没有动摇过。 “一般人可能已经放弃,吉祥却坚决反对腐败和其他错误,身处在野党的50年中一直受到迫害和两次入狱。这位民主行动党顾问拒绝加入敦马哈迪内阁,让位给年轻的领袖。若相信以前的中伤,他现在已经被任命为首相,并获得了10亿令吉的贿赂,说实话,马来西亚人民要非常感谢这位绅士,让新马来西亚的黎明得以实现。” 我感谢许志国的赞美,但必须强调民主行动党无意并永远不会成为马华公会2.0。 民主行动党永远不会成为马华公会2.0的原因有很多,但我只引用5个: 1. 民主行动党是一个多元种族的政党,致力为马来西亚所有种族的福祉和福利服务,而不是像马华公会般的单一民族。我们代表全部马来西亚人民,无论是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卡达山人、伊班人或原住民,而马华公会代表或声称仅代表马来西亚华人。 2. 民主行动党领袖为所有种族群体的权利和利益而战——只要他们是马来西亚人民,而马华公会的斗争或声称的斗争只是为了马来西亚华人的权利和利益。这就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现任财政部长林冠英在1990年代牺牲了他的政治权利,以捍卫一名未成年马来女孩的权利和尊严,导致当时他被取消了国会议员的资格并被判进入加影监狱一年。他被剥夺了五年的投票权和选举权。林冠英是马来西亚政治领袖中唯一一个跨越种族和宗教界线牺牲自己的人。 3. 民主行动党希望其领导人和党员在政治上为国家服务,而不是为了自己,无论是财富,头衔还是职位。 4. 民主行动党领袖进入政府是因为我们可以在建立新马来西亚方面扮演重要角色,并把马来西亚从虚假民主、恶人政府、失败国家和全球盗贼统治中拯救出来。民主行动党的领袖,不论是在政府内还是政府外,一旦新马来西亚的目标被抛弃,都会毫不犹豫地离开执政联盟。民主行动党领袖从来不会像马华公会领袖那样没有骨气。 5. 民主行动党多元种族的政治是建立团结和成功的马来西亚的唯一途径,因为延续单一种族政治永远不能团结多元的马来西亚。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