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是巫统“忍者刺客” 攻击海遂转移一马丑闻视线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7日(星期六)早上10时在柔佛再也的民主行动党咖啡店座谈会上的演讲: 家祥作为巫统的“忍者刺客”的最大功绩,就是杜撰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丑闻,以转移人们对纳吉的50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关注 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作为巫统的“忍者刺客”的最大功绩,就是透过杜撰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丑闻来抹黑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信誉和公信力,以转移人们对拿督斯里纳吉的50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关注,这宗丑闻为全世界所懂,并在三年的时间内导致马来西亚变成一个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我对于魏家祥丧失他的道德准则感到无比震惊——马来西亚富豪郭鹤年在他的回忆录中强调道德准则是可以定夺国家兴衰的两个元素的其中一个——他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和不负责任地杜撰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丑闻。 在星期四可能是我在目前的第十三届国会里的最后一次发言中——我预期国会最早会在两周内解散——我要向所有的马来西亚领袖,尤其是所有的部长、副部长、国会议员以及高级政府官员,无论是政府首席秘书、总检察长、全国总警察长、首席大法官、总稽查司、反贪委首席专员,推荐郭鹤年的回忆录,这应该是他们“必读”的书,以学习郭鹤年对于可以定夺国家兴衰的两个元素的观点。 一个是国家要有道德准则,另一个是法治。 魏家祥是否读了郭鹤年的回忆录,他是否又明白郭鹤年所说的? 在我从政52年的生涯里,我差不多有和所有的马华总会长和署理总会长会面及交涉过,除了马华的创党总会长敦陈祯禄之外,但像魏家祥这样匮乏道德准则的我还真的没有碰见过,他愿意充当巫统的“忍者刺客”,透过杜撰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丑闻来抹黑民主行动党的信誉和公信力! 魏家祥还可以低贱到怎样的程度? 这是否就是未来的马华? 据报导,魏家祥准备在3月30日的马华在槟州峇眼的论坛上谈论他的200亿令吉海底隧道丑闻。 截至目前为止,魏家祥不但是马华,也是国阵或马来西亚唯一一位对200亿令吉槟州隧道贪污丑闻知晓的人。我仍在等候能够明白和支持魏家祥的200亿令吉槟州隧道虚构故事的第二个人出现。 既然魏家祥这么沉迷在不存在的200亿令吉槟州隧道丑闻里,为何他不把这个议题带去槟州,并在第十四届大选在槟州上阵? 马华会在槟州的三个国会选区和民主行动党对垒,即峇眼、大山脚和武吉牛汝莪。 他可以从槟州的这三个国会选区中挑选任何一个——民主行动党在2013年大选在这三个选区都以介于逾3万4000票至逾4万3000票的多数票胜出——以亲自上阵,并传播他的“世纪虚幻故事”——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贪污丑闻。 相较于魏家祥这么落力宣传不存在的200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贪污丑闻,他过去三年在马来西亚最庞大的金融丑闻上的完全缄默就显得格外无耻。 魏家祥是否可以解释为何他在过去三年不敢在国会或内阁提,甚至是在相对安全的马华内部提及一马公司丑闻,尽管一马公司丑闻——不像他虚幻的200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般——是真实的,为国内和国际所知晓。 事实上,全世界正是为着一马公司丑闻的缘故,而把马来西亚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 倘若魏家祥真的这样强烈反对贪污和金融丑闻,他是否可以解释为何他持续在一个被世界视为贼狼当道的政府里担任部长? 林吉祥

廖中莱厚颜无耻 公然撒谎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9日(星期一)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华历来的全部十一任总会长和代理总会长都不会像马华现任总会长廖中莱昨天在柔佛再也所做的事,竟然能这样道德沦丧,如此低贱厚颜无耻地公然撒谎,这只是在印证他的“廖同善”的称号。 根据马华喉舌《星报》的报导,廖中莱攻击民主行动党,指控民主行动党在上届大选获得华社的大力支持,囊获85%的华裔选票后,就把华裔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 廖中莱在柔佛再也的马华第十四届大选动员大集会上表示,民主行动党不能也不会捍卫华社的权益,他并表明:“民主行动党在上届大选大胜后说道,它并不代表华社”。 我不相信马华历来的十一任总会长和代理总会长,即敦陈祯禄、敦林苍佑、谢敦禄、敦陈修信、李三春、梁维泮、陈群川、敦林良实、黄家定、翁诗杰和蔡细历医生,会像现任马华总会长“廖同善”那样,可以低贱到在昨天在柔佛再也厚颜无耻地公然撒谎。 民主行动党不曾说过它并不代表华社。我们表明我们不只是代表华社,我们也代表马来西亚全民,因为我们代表和为马来西亚全民发声,不看种族、宗教或区域。 这样的声明是否对马华第十二任总会长太难明白?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来到马华大厦为廖中莱免费上课。他只要定下日期时间就可以。 廖中莱昨天在柔佛再也的所作所为无非只是国阵领袖最拿手的双面人把戏:马华领袖会指控民主行动党背叛华裔,而巫统领袖会持续妖魔化、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和假新闻,说我们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要成立一个马来西亚基督国。 廖中莱是否可以解释我怎么会既反华人又反马来人呢,我怎么会既要反伊斯兰教,又要成立一个马来西亚基督国,当我连基督徒都不是? 廖中莱作为马华总会长已经至少缔造了三项新“历史”。 第一,尽管马华宣称是一个代表马来西亚华裔的政党,但在廖中莱的领导下,它却缔造马华三位最高领袖,即马华总会长、马华署理总会长和马华总秘书全都在巫裔选民占多数的选区上阵的历史,这让人不禁质疑他们是否真的在内阁代表华裔,还是在华社当中代表巫统领导层! 第二,这是马华署理总会长第一次充当巫统的“忍者刺客”,去抹黑民主行动党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声誉和公信力,并凭空捏造200亿令吉的槟州海底隧道贪污丑闻,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只是要转移对拿督斯里纳吉的500亿令吉一马公司丑闻的视线,它已经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廖中莱作为马华总会长是否有缔造第三项“历史”呢? 且让廖中莱自己说。 我会建议廖中莱去阅读郭鹤年的回忆录,这位马来西亚富豪在书里强调导致国家兴衰的两个元素的其中一个,这也适用在个别政治领袖身上,就是道德沦丧。 廖中莱是否已经完全道德沦丧,以致于他不能再分辨是非,所以他会厚颜无耻地公然撒谎? 林吉祥

派更多青年和女性上阵 盼杨美盈与杨巧双打进国会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7日(星期六)下午1时在新山适都浪的民主行动党咖啡店座谈会上的演讲: 民主行动党将会在第十四届大选派遣更多的青年和女性在国会和州选区上阵,我也期待看到杨美盈和杨巧双能成为新一届国会的新任民主行动党国会议员。 我刚才问你们当中有谁是比我年长的,结果有两个人举手表示他们的年纪大过我。 所以,我们三人是这次聚会中最年长的,但尽管我们已是七旬或八旬的人士(而敦马哈迪更是九旬人士,还有四个月的时间他就会来到93岁了),年届七旬、八旬和甚至是九旬的马来西亚人民,都和新一代的年轻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是青少年、二十多岁还是三十多岁,都有一个马来西亚梦想要实现,不是为着我们的缘故,对我们这些七旬、八旬和九旬的老人家而言,而是为着我们的儿女以及我们的子孙,还有这个国家的缘故。 我们都要马来西亚成为一个更团结、和谐、包容、发展、进步、富裕以及民主的国家,一个马来西亚全民,无论是来自哪个族群、宗教、政党或阶级的,都能引以为荣的国家,因为她是一个在各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国家。 但现有的情况却不是这样,马来西亚在历经六十载的国家建设后,已经辜负了马来西亚人民,还有我们在人类卓越和成就上都落后于其他国家。 我们在过去六十年已经迷失了我们的方向,那些当初在经济、教育和政治层面上都比马来西亚落后的国家如今都已经在所有领域上超越我们,这些国家不但变得更富裕和更发展,也较少贪污和更民主,并在良好管治和法治的原则上更受尊重。 第十四届大选将会是来自各个族群、宗教、政党或年龄层的马来西亚人民将这一切矫正过来的时候,重新起动国家建设的政策和方向,并回归到和谐、包容、中庸和体制制衡的根本原则上,将马来西亚塑造成一个在每个领域都有世界级表现的顶尖国家,而不是沦为一个受到其他国家耻笑及讥讽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林吉祥

林吉祥:马来西亚人必须有一个理想的国会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在国会辩论元首施政御词的演讲: 马来西亚人必须有一个他们能够感到自豪的国会——- 一个理解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梦想的国会,而不是像传统的三只猴子那样,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和有口不言 昨晚(3月14日),民主行动党雪兰莪百乐镇州议员杨美盈推介了她的新书。她是雪兰莪最年轻的州议员。 杨美盈来自昔加末的小镇峇都安南,她获得剑桥大学盖茨奖学金后,成为一名工程师。她在书中述说了她的个人经历、她对国家的希望和梦想。 就如我在书的序言写道的,我相信大部分马来西亚人有着为了人民和自己而要让马来西亚成为更好国家的梦想。然而由于紧张的生活,包括父母的期望和压力,这一个梦想都被排除在外或完全消失。 我们必须设法回应这些国内的声音,并给予他们表达的空间。 最近有报道称,低工资和缺乏工作迫使大约5,000名马来西亚人在韩国非法工作和生活,遭受侵犯人权的待遇甚至被剥夺工资。许多人在遭受工伤事故并被解雇后,只能自生自灭。 除了关于马来西亚驻首尔大使馆是如何处理在韩国非法居留的这5,000名马来西亚人的利益的问题外,我们必须要问的是,这5,000名马来西亚人为什么要去韩国? 就像在过去半个世纪中移居国外的大约200万马来西亚人一样,他们帮助外国发展和现代化,无论是澳大利亚、纽西兰、英国、美国还是更接近的家乡新加坡,他们是去寻找马来西亚梦想—— 为自己谋得更美好的生活。 这5,000名在韩国非法居留的马来西亚人和过去半个世纪里移民到其他国家的200万马来西亚人,带来的不只是马来西亚华人移民或马来西亚印度人移民,而是包括所有种族和宗教的马来西亚移民。 他们属于国内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本来应该在马来西亚寻求马来西亚梦想,但他们被迫离开这片土地去海外寻求马来西亚梦想。 马来西亚辜负了他们。 在过去的60年中,我们失去了方向。原本在经济、教育和政治上比马来西亚落后的国家,在所有这些方面都超过了我们,不仅变得更加富有、发达和繁荣,而且更加民主、尊重善治的原则和法治。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我们已经在人类卓越、成就和成绩的阶梯上落后了。 透明国际(TI)2017年的贪污印象指数(CPI)就是最好的例证,马来西亚跌至23年内最低的排名。 首相署部长拿督刘胜权发表了一个荒谬的声明,即去年一连串的高调逮捕事件,可能是导致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下降的原因。 这与国际透明组织马来西亚分会(TI-M)主席拿督阿克巴沙达评估的结果完全相反。阿克巴认为,“如果不是因为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积极地进行调查和逮捕以遏制国内的腐败行为”,马来西亚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将低于180个国家中的第62位。 马来西亚政府和马来西亚反贪会似乎认为,马来西亚人和国际社会都是如此轻易上当,以至于他们会被反贪会的“震撼和警戒”式逮捕和控告的运动所迷惑,相信反贪会有权不分阶级或职位地打击腐败,虽然这些运动乖巧地避开了 腐败的“鲨鱼”,并被赋予打击和玷污希望联盟领袖的特别议程。 阿克巴沙达是对的。 如果不是因为反贪会的“震撼和警戒”式逮捕和控告策略,马来西亚2017年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将降的更低,并且与保加利亚、南非、瓦努阿图、布基纳法索、莱索托和突尼斯等国家一样,在100分中只获得42~43分。 为了恢复公众的信心和反贪会打击贪污的公信力,首相署部长刘胜权、反贪会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和5个反贪会监督小组的20多名成员,应该就2017年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所彰显的凄凉失败情况而集体辞职。马来西亚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的排名,跌至23年来最低的位置 —— 在180个国家中排行第62,在100分中得47分。 这5个组织是反贪污顾问团、肃贪特别委员会、投诉委员会、运作评估小组、咨询与防范贪污小组。 由于两位前主席最终变成当权者的政治雇佣军,作为大马1号官员、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和马来西亚成为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辩护人和捍卫者,国际透明组织马来西亚分会遭受了耻辱,这是莫大的耻辱。 当目标越来越远,吹嘘马来西亚于2020年跻身于30个最不腐败的国家之列的豪言都怎么了? 看起来反贪会主席并没有预计马来西亚的贪污印象指数会在未来三年内有所改善,但是他有没有预计在180个国家中降至第62位的最低点? 他现在甚至提出了反贪会制订自己的贪污印象指数的想法,除了巫统和国阵之外,这个指数没有可信度。 如果中国和印尼以过去23年的速度改善他们的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排名和得分,而马来西亚停滞不前,这两个国家将超越马来西亚——中国将在8年后的2015年超过马来西亚,而印尼则在14年后的2031年。 如果马来西亚像在纳吉的9年首相任期内那样继续倒退,中国和印尼将在更短的时间内超越马来西亚。 对于这个让人震惊的可能性,国会和反贪会做了什么? 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于2009年成立之前,马来西亚在敦马哈迪医生的首相任期内,在国际透明组织贪污印象指数取得的最佳排名是第23位,而敦阿都拉任内的最佳排名是第第39位;相比之下,在纳吉任内,最佳排名是第50位。马哈迪任内的最差排名是第37位,阿都拉任内的最差排名是第47位,相比之下,纳吉任内的最差排名是第62位。 我推荐部长、副部长、国会议员以及高级公职人员,不论是首席秘书、总检察长,总警长、首席大法官、总审计师、反贪会主席,阅读马来西亚大亨郭鹤年的回忆录。郭鹤年最近被妖魔化,并且因为他资助民主行动党反对国阵的虚假指控,遭受了巫统4天无缘无故、毫无根据的恶意和野蛮攻击。 郭鹤年在他的回忆录中精确地指出了马来西亚在过去60年中,从一个受到世界尊敬和崇拜的国家堕落成为一个被鄙夷和越来越被蔑视的国家的原因,因为我们已经成为一个无耻的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读一读郭鹤年的回忆录,尤其是第22章关于“文化的力量”的最后第7部分——“结语”,他指出两个决定一个国家崛起和没落的因素: – 一个遵守道德准则的国家;和 – 法治。 郭鹤年说: “领导人必须是政治家,愿意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于他们的个人利益之上。 我远离那些沽名钓誉或中饱私囊的政客。 真正的领袖是那些从社群中走出来,并为了改善人们生活而治理国家的人。” 郭鹤年的回忆录还说: “监控不能塑造一个有道德的社会。你必须从源头着手,并且从年轻人还小的时候开始,在家庭和学校里为他们灌输强烈的道德感。” 他说: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制的基本原则。 在今天的中国,我们有人治。在法制之下,即使共产党总书记也不能凌驾于法律。” 如果马来西亚没有失去道德指引,法治也没有因为国家主要机构逐渐丧失独立性、中立性和专业性而恶化,那么60年前鼓舞所有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梦想将不会变得暗淡,或者马来西亚人也不必离乡背井到海外寻找更广阔的天地——包括郭鹤年。 针对郭鹤年所受到的巫统的没来由、莫须有、恶毒和凶猛的攻击,被抹黑资助民主行动党对抗国阵,首相和巫统/国阵政府欠郭氏一个公开道歉,我也要求首相在下周在国会的部长总结辩论环节时,向郭鹤年正式和公开的道歉。 我自1969年以来,已经担任了十届的马来西亚国会议员,期间我只从1999年至2004年之间没有中选进入第十届国会。 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是另一位担任了十届的国会议员(自1974年开始),尽管整体来看,我待在国会的年日还比东姑拉沙里久。 马来西亚必须拥有一个他们可以引以为傲的国会,这是一个能够理解马来西亚全民的马来西亚梦想的国会,而不是一个“三不”的国会,即有眼不看、有耳不听、有口不说的国会。 我并不以身为第十三届国会的议员为荣,因为这届国会已经在全世界的国会当中成为笑柄。 有关一马公司的动议在其他国家的国会里提呈和受到辩论,但唯独不在马来西亚。 举例来说,在英国下议院里,工党的卡嫩河谷(Cynon Valley)国会议员安克卢伊德(Ann Clwyd)在去年7月提呈了一项早期动议(early day motion),动议的内容如下: “本院已经对有关从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挪移数十亿美元的指控警觉,这是一家主旨为推动马来西亚经济发展的国营投资公司,由现任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拉萨所创立。” “本项早期动议阐明了目前在数个国家——包括美国和瑞士——进行当中的调查,也进一步阐明美国联邦调查局副局长Andrew McCabe的声明,这是和美国司法部的盗贼统治资产追回计划的历来最庞大的单一行动有关,马来西亚人民被欺诈的规模非常庞大。” “本项早期动议欲强调马来西亚国内持续被限制的言论和结社自由,还有煽动法令的滥用情况,它被用来特别针对政府的批判者,包括在野党政治人物和国会议员,比如安华,他是在不符合国际标准的司法审讯之下被判监的,还有国会议员拉菲兹。” “这样的情况促使马来西亚政府容许国际观察员,包括来自各个共和联邦国家的,对它来临的大选进行观察,以展现出它奉行自由和公平选举的决心,尤其是马来西亚将会在2020年出任共和联邦的轮任主席。” 或者是像瑞士国会,当瑞士国会议员将会在今天针对一项特别的动议辩论和表决,这项动议是有关把从瑞士银行因着洗钱和其他贪污行为而被充公的4亿3000万令吉的一马公司相关的资金归还给马来西亚,以让受到国际巨型一马公司金融丑闻所苦的马来西亚人民受惠。 将藏匿在国外,远离原属国的贪污所得的金钱归还,以及把它用在受到如此贪污罪行所苦的国民的福祉上,是国际所接纳的一个原则,它是2003年联合国打击贪污公约的成果,而马来西亚是在2003年12月9日在墨西哥签署这项公约,并在2008年9月24日正式生效。 以瑞士社会民主党的Carlos Sommaruga议员的名义在瑞士国会呈上的动议的内容如下: “瑞士联邦委员会(内阁)受到联邦检察署和瑞士金融市场监督局的指示,将在第三国不法所得的利润,至少以局部的方式,归还给它的原属国,依据当事国的不法所得资产法令的程序。” 政府和一马公司企图让人民混淆视听,宣称瑞士的动议没有特别针对一马公司,还有“任何有关它的资产被侵吞或挪用的指控,无论是在国内或国外,都是不属实和含有政治动机的。” 在美国,参议院的银行、房屋及城市事务委员会在今年1月针对“打击洗钱及其他违法金融形式”召开听证会, 美国副助理总检察长(刑事部门)M. Kendall Day 在供证时,做出了以下和一马公司丑闻相关的陈述: “这些贪腐官员和他们的伙伴从2009年到2015年之间,透过四个阶段从发展基金拿取了逾45亿美元的资金。” “这些资金是透过不明汇款和诈骗性的空壳公司(而它们的银行账户遍布全世界,其中包括了瑞士、新加坡、卢森堡和美国)的复杂网络来洗钱的。” 但在马来西亚国会,国会议员不能针对一马公司丑闻提问或甚至是提呈动议,这宗丑闻导致马来西亚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蒙受耻辱和恶名。 针对那些相信一马公司课题可以在来临的第十四届大选被淡化下来,不会成为重大选举课题的巫统/国阵领袖、宣传谋士以及“藜麦网络打手”,我要称许商业新闻记者P古纳色加兰最近一篇的《当今大马》文章,他在文章里表示一马公司依然是重大的选举课题,他拒绝相信任何一位马来西亚人,无论是在城市或乡区的,会对多达400亿令吉的资金(其中有逾300亿令吉是借贷来的)从一马公司被盗窃漠不关心。 但真正最令人惊骇的是,马来西亚除了朝向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方向发展,她更变本加厉成为双重的环球贼狼当道国家。 民主行动党太平国会议员倪可敏在星期二向纳吉提供免费的法律服务,起诉国际新闻周刊《经济学人》,因为后者在2018年3月8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住手,窃贼!马来西亚首相将会窃取一场选举”的文章。 我全力支持这项来自民主行动党的免费法律服务的献议,纳吉可以选择任何一位民主行动党的律师来捍卫他和国家的名誉。 但纳吉在那篇文章刊登整整一个星期后,仍然保持沉默,他完全没有就《经济学人》的文章称他为窃取第十四届大选的窃贼,或是针对MSNBC电视主持人Rachel Maddow在她3月9日的新闻评论节目(Rachel Maddow...

马华“更大的图景”—是否继续成为巫统的爪牙?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5日(星期四)在国会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应该阐明马华公会的“更大的图景”—— 马华公会的领袖是否继续成为巫统的爪牙,就像魏家祥正在破坏槟城希望联盟州政府的声誉,以分散国内和国外的人们对一马公司丑闻和马来西亚是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注意力? 魏家祥今天要求马华党员在亚罗牙也的叛乱中看到更大的图景,即试图让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助理在即将来临的大选出战国会选区。 魏家祥应该阐明马华公会的“更大的图景”,马华公会党员是否必须同意巫统主席在第14届全国大选候选人提名中可以推翻马华公会会长的决定? 如果是这样,马华公会目前的国家领导层将缔造马华公会另一个历史——在缔造了马华公会三位最高领袖,即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和马华公会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不敢在华人选民占多数的选区竞选,但必须依赖巫统的马来选票以赢得国会议席并进入内阁。 林吉祥

外媒标签小偷 纳吉为何沉默?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4日(星期三)上午11时30分在国会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在首相纳吉的统领之下,马来西亚是否注定要缔造“伟大”——被全世界视为双重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昨天,民主行动党太平区国会议员倪可敏表示愿意提供纳吉免费的法律服务以起诉国际新闻周刊《经济学人》,因为后者于2018年3月8日刊登了一篇题为《住手,小偷!马来西亚首相即将偷取选举》的文章。 我完全赞同民主行动党提供免费法律服务,而纳吉可以选择下列11位民主行动党的律师国会议员中的任何一人来捍卫他以及国家的声誉——哥宾星(蒲种区)、倪可敏(太平区)、倪可汉(实兆远区)、M. 古拉(怡保西区)、林立迎(泗岩沫区)、苏建祥(怡保东区)、张念群(古来区)、张聒翔(亚沙区)、蓝卡巴星(武吉牛汝莪区)、张健仁(古晋区)和林财耀(诗巫区)。 然而,几乎整整一周,纳吉非常沉默。纳吉对《经济学人》的文章称他是一个窃取第14届大选的小偷,或者MSNBC频道电视节目主持人雷切尔•玛多在3月9日的《雷切尔•玛多秀》中,指他因为涉及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国际洗钱丑闻而称他为小偷,皆毫无反应。 马来西亚是否会因为纳吉担任首相期间,不仅被认为是全球盗贼统治国家,而是双重全球盗贼统治国家? 我要问纳吉一个直接的问题——为什么在过去的一周谈论了许多问题,但对双重全球盗贼统治国家的指控保持沉默? 10天前,我曾经说,一马公司洗钱丑闻正如“倾盆大雨”覆盖全世界,给纳吉、马来西亚政府和人民带来了坏消息。从2月初在新加坡被充公庞巴迪喷气机以来,随后于2月底在巴厘岛扣押了豪华超级游艇平静号;3月1日CNBC特别节目《马来西亚一马公司发生了什么事》;《华尔街之狼》制作人同意支付美国司法部6,000万美元的盗贼窃国案件庭外和解费的报道;一名在特朗普总统身边的共和党筹款人曾向一马公司主谋刘特佐索取7,500万美元,让美国司法部放弃对一马公司的调查;马来西亚官员包括部长、副部长甚至全国总警长争相捍卫刘特佐和一马公司丑闻,如全国总警长声称“刘特佐与一马公司没有任何关联”,以及通讯与多媒体部长拿督斯里沙烈表明没有证据显示被印尼当局和联邦调查局扣押的豪华超级游艇是属于刘特佐的;还有两家国际媒体公开称纳吉为“小偷”,导致马来西亚成为双重盗贼统治国家。 本周,马来西亚的国际声誉在全球进一步被拖累——瑞士国会将于明天辩论这项议案,辩论将资金还给马来西亚人民,而这些资金与一马公司洗钱丑闻中从瑞士银行没收的约4亿令吉的资金有关。 可是,这不是败坏和玷污马来西亚国际声誉的唯一国际事件。 两天前的星期一,国际人权和反贪腐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发布了一份26页的报告,题目为《华尔街真正的盗贼》,作为运动的一部分以要求英国金融监管机构——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FCA),调查皇家苏格兰银行和渣打银行,因为这两家银行处理超过20亿美元被指从一马公司盗用的资金。 全球见证质疑为什么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拒绝就一马公司丑闻,对皇家苏格兰银行和渣打银行进行调查,尽管这两家英国银行被瑞士和新加坡监管机构罚款并被美国当局调查。 美国检察官称,马来西亚官员和他们的商业伙伴从由政府担保的一马公司资金鲸吞了数十亿美元到个人银行户头以购买奢侈品,如一艘价值2.5亿美元的游艇、一幅毕加索的画作、珠宝首饰和资助好莱坞电影,包括《华尔街之狼》。 全球见证质疑为什么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拒绝就一马公司丑闻,对皇家苏格兰银行和渣打银行进行调查,尽管这两家英国银行被瑞士和新加坡监管机构罚款并被美国当局调查。 银行在处理来自国家机构的资金时应该执行额外的检查,向监管机构报告任何可疑交易,如果他们没有合理的解释,阻止他们,并在必要时关闭账户。 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在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它“意识到这些问题,并一直与发生这些活动的司法管辖区的监管合作伙伴进行联系”。 它进一步说:“我们意识到这些机构和其他机构已经采取和正在采取的行动,并且我们正关注地监测它们。” 全球见证报告的作者穆雷沃迪则说: “仅仅因为外国监管机构调查了它,并不会让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摆脱干系。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腐败案件之一,将英国的做法与为了追查45亿美元的非法收益而付出巨大努力的美国司法部进行比较,是有意义的。” 工党国会议员兼兼反腐败运动的推动者玛格丽特•霍奇说:“现在是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采取坚决行动来控制处理赃款的银行的时候了,(并且)解释其对此案的明显的无所作为,即便其他国家在一年前已经完成调查。” 2016年杪,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基于违反反洗钱法规,以及未能符合针对政治公众人物应有的审慎行为,而判处苏格兰皇家银行的私人银行臂膀顾资240万新币的罚款。 去年,瑞士银行业监管机构罚款顾资银行瑞士法郎650万,因为它发现就2009年一马公司的一笔7亿美元高风险转账,“责任人未能就这些明显应该关注的原因采取后续行动”,反而选择“继续有利可图的业务关系”。苏格兰皇家银行于2015年出售顾资的国际业务。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在源自一马公司的11亿美元转入在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商人账户后,基于“该银行在对客户进行审慎调查措施和对持续监控的控制的重大失误”而判处渣打银行新币520万的罚款。 新加坡监管机构就一马公司丑闻,也判处一些其他银行罚款,包括瑞士信贷、瑞意银行、大华银行和安勤银行。美国当局也调查了高盛在处理马来西亚基金债券课题上所扮演的角色。 相反,我们有高喊一马公司丑闻是“假新闻”的部长和副部长,而纳吉和马来西亚政府正假装一马公司丑闻不存在。 相反,纳吉政府希望通过立法和机制来限制提及所有对一马公司的丑闻,并将马来西亚封闭于世界之外,以便将马来西亚人和一马公司国际丑闻的最新演变隔离开来。 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阿莎丽娜前两天在议会与互联网巨头面子书、谷歌、优管、推特,以及亚洲互联网联盟的代表举行会议,是这项“虚有其表的反假新闻”运动的一部分—— 以便达到双重目标,即将一马公司的事态发展贬低为马来西亚的“假新闻”,并授权巫统与国阵领导人,宣传人员和藜麦网络兵团,制造和兜售针对反对党的假新闻,却可以免于责任和有罪不罚。 阿莎丽娜表示,她与互联网巨头代表的会晤是为了确保正在制定的“假新闻”法案是全面的,涵盖所有方面,并且证明政府在制定政策和法律方面具有包容性。 如果是这样,阿莎丽娜是否不尊重她所负起的任务,让对立双方的国会议员组成的特别委员会来制定假新闻法案? 星期日,通讯与多媒体副部长再拉尼警告将针对国家投资机构一马公司的“假新闻”采取行动。 阿莎丽娜可以解释部副长发出的这个威胁吗? 林吉祥

选区重划报告违宪 纳吉不应呈国会求闪电通过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3日(星期二)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首相不应该把选举委员会违宪的选区划分报告呈上国会或要求对它表决,直到针对选举委员会没有完全遵照宪法规定的司法挑战的结果出炉为止 明天每周召开一次的内阁会议应该要决定,首相不应该把选举委员会违宪的选区划分报告呈上国会或要求对它表决,直到针对选举委员会没有完全遵照宪法规定的司法挑战的结果出炉为止。 净选盟代理主席沙鲁阿曼宣布,雪兰莪有数名被选举委员会禁止在第二次公证会上供证的选民已经入禀法庭,提出诉讼。 选举委员会急忙的把选区划分报告呈上给首相,以争取在目前的下议院会议上获得“闪电”通过,确实是令人震惊和不齿的,尽管选举委员会并没有遵照宪法在选区划界检视上的规定,因为选举委员会还没有完成雪兰莪的第二次公证会,超过200名雪兰莪选民所呈上的申诉仍然还没有受理。 倘若选举委员会完全遵照宪法的规定,那么新的选区划分将来不及用在第十四届大选,如果国会在下个月或过后解散的话。 选举委员会的首要考量应该是遵照宪法的规定和授权,而不是去配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选举时间表。 选举委员会的做法是违宪的。眼下的问题是首相和内阁是否会一意孤行,也在违宪的情况下把选举委员会违宪的选区划分报告呈上国会,并在目前的国会会议上要求对之表决,寻求通过这份报告。。 我呼吁纳吉展现出他捍卫宪法的决心,并且不会违反宪法,还有假如他想要解散国会,并在接下来的65天内举行第十四届大选,那么应该使用的选区划分是现有的版本。 林吉祥

《经济学人》和《MSNBC》称纳吉为“小偷”,为什么纳吉依然保持沉默?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3日(星期二)上午11时在国会的新闻发布会文告: 尽管在两天内被两家国际媒体《经济学人》和《MSNBC》公开称为“小偷”,为什么纳吉布依然保持沉默,不提出诽谤诉讼? 这是我国61年来历史上的第一次,我国首相被两个国际媒体机构针对完全不同的课题,在两天内不只一次而是两次被公开称为“小偷”。 其中一个是国际周刊——《经济学人》于2018年3月8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住手,小偷!马来西亚首相即将偷取选举》的文章。 该报道称,拿督斯里纳吉担心,如果给予选择,大多数选民不会再投票给国阵以让它再度执政,因此正在通过杰利蝾螈式的选区划分和不公平的选民人数分配以及其他策略来“拿走他们的选择”。 报道引用了一马公司丑闻,即美国当局称数十亿令吉被滥用一事,作为主要的论点。 文章写道:“在大多数的国家,一个允许45亿美元从国家发展机构失踪的政府将难以赢得连任。” “如果大约在同一时间首相的个人账户中出现6.81亿美元,并且轻描淡写地解释那是从一位不具名的仰慕者那里获得的赠款,连任的任务就会更艰难。” “很明显的掩盖手段包括革除调查或者只是投诉该丑闻的官员,那可能是让选民下定决心的最后一根稻草。然而,在马来西亚的选举,唉,选民不是非常重要的。” 文章继续道:“面对失去权力的风险,政府更加明目张胆地操纵这个制度。国会即将表决新的选区界限。所提出的选区划分图几乎保证了纳吉的另一届任期,尽管他的纪录糟糕透顶。” 它指出“这个做法(选区划分不均)非常不公平,在大多数国家是不合法的,包括马来西亚,因为宪法规定选区的规模必须“大致相等”。 第二天,3月9日,美国电视节目主持人雷切尔•玛多也在她主持的MSNBC频道新闻节目《雷切尔•玛多秀》中,称纳吉为小偷。 玛多详尽地提到了一马公司丑闻,从“阿拉伯捐款”事件到最近的事态发展,包括印尼当局和联邦调查局上周在巴厘岛扣押刘特佐价值十亿令吉的豪华超级游艇“平静号”,以及《华尔街日报》报道其审查储藏的电子邮件后发现,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助手和捐助者曾向一马公司主谋刘特佐索取7,500万美元,让美国司法部放弃对一马公司的调查。 以下是上周五《雷切尔•玛多秀》的文字记录: This new yacht that you own is a $250 million yacht. It`s called “The Equanimity.” It has now been seized by the FBI, by U.S....

为纳吉辩护 纳兹里是一马公司“宫廷小丑“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9日(星期五)在振林山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那些认同纳兹里的部长,并觉得在一马公司丑闻上为纳吉辩护是容易的,因为就所有针对他的指控来说,他都是无辜的,请举起手来! 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只是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宫廷小丑”的最新一员而已。 纳兹里在他和《当今大马》做的独家专访中做出了非凡的声明,他表明为他的“老板”辩护并不难,因为纳吉在所有与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针对他的指控上都是无辜的。 我一直都以为纳兹里是唯一一位会觉得在一马公司丑闻上为首相辩护是容易的部长,因为就所有针对纳吉的指控来说,他完全是无辜的。 我们也有一位部长,他曾经在2015年被指派为内阁的一马公司发言人,结果他因着在为一马公司丑闻辩护的过程中所经历的精神折腾,而病倒了。 淡文国会议员兼前第二财政部部长拿督斯里胡斯尼本人曾经表示,处理一马公司的议题让他病倒了,他在尝试解决争议的几个月来承受了莫大的压力,并患上高血压;而国家银行的一名高级官员的问题:“人人都知道你并没有牵涉在一马公司里。为何你还要为一马公司议题感到压力呢?”,最终促使他决定辞去内阁部长职位;他在辞职后,觉得舒了一口气,因为“一马公司不再搅扰着我的心灵”。 胡斯尼在2016年10月的2017年度预算案辩论的发言中,质疑政府设立一马公司的动机,他表示他看见了许多挪移公款的事件都没有被采取行动对付;还有为何要投资40亿美元在并不属于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里;为何没有采取法律行动对付投资在错误的地方的一马公司管理层;退休基金会决议批给一马公司之前的子公司SRC国际公司一笔40亿令吉贷款的原因;以及政府在采购委员会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政府采购案颁授给特定一些的招标者的原因。 但就在胡斯尼于2016年10月发表他的国会演词过后,时任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卡立却宣布警方调查胡斯尼,因为他被指控企图煽动人民去相信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犯罪,即便针对一马公司的调查还没有完成。 那么警方针对胡斯尼的调查的结果究竟是什么? 胡斯尼察觉到离开内阁后,在外面走正道也是很大的考验,结果他在一年内就从纳吉在一马公司事上的批判者,转变成纳吉的阿谀之徒,在2017年11月的2018年度预算案辩论上发表了极为令人难忘的言论! 在内阁取代胡斯尼出任第二财政部部长的拿督斯里佐哈里也不能成为另一个纳兹里。 佐哈里在2016年7月被宣布为一马公司丑闻解决方案的“把关者”,他也是整个一马公司困局的主要人物;但他却在2017年4月的一马公司——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仲裁和解”过程中被冷待。 佐哈里稍早时曾经表达对一马公司在仲裁案上的法律地位有信心,并会将一马公司丑闻的主谋绳之以法。 佐哈里在2016年8月1日的一次访谈中表示,他在查阅一马公司的文件后,对于该公司的法律地位有信心,并且相信仲裁案将会对一马公司有利。 佐哈里当时候是这么说的:“对我来说,我非常有信心我们会胜诉。我已经详细看过了一马公司所提供的所有文件。” “这次的纠纷是他们(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并不承认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公司是他们的公司。但我们的记录却显示它确实是属于他们的。” “然后他们现在突然宣称它并不属于他们。那就让仲裁庭来查阅我们的文件。我们得确保我们打赢这起官司。” 但马来西亚政府过后却转变立场,在2017年4月同意所谓的“仲裁和解”,这项和解包括了(i)一马公司承认阿尔巴英属维珍群岛公司并不是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的子公司,还有一马公司和财政部机构会承担之前由IPIC所担保的35亿美元债券的所有债务;以及(ii)马来西亚纳税人得为用在救济一马公司上的35亿美元买两次单。 佐哈里正如他的前任者般都不像纳兹里那样,会觉得既然纳吉在所有和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指控上都是无辜的,所以为首相辩护是容易的。 试问还有哪位内阁部长,会像纳兹里那样,觉得既然纳吉在所有和一马公司丑闻有关的指控上都是无辜的,所以为首相辩护是容易的? 这个人不会是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拉曼达兰,他自愚蠢地公开承认“马来西亚一号官员”非首相纳吉莫属后,就不再谈这个课题了! 那么会不会是最近的“红人”呢,即通讯及多媒体部部长,他最近发表荒谬的言论,说没有证据显示被印尼当局在上周在巴厘岛充公的价值十亿美元的超级游艇平静号,是为刘特佐所拥有的? 那些认同纳兹里的部长,觉得在一马公司丑闻上为纳吉辩护是容易的,因为就所有针对他的指控来说,他都是无辜的,请举起手来! 全国总警察长丹斯里莫哈末弗兹有关“刘特佐和一马公司没有瓜葛”的荒谬言论,证明了纳吉的宫廷小丑团已经从行政单位扩展到立法单位到司法单位,破坏了三权分立,以及国家机关,无论是国会、警方、总检察署、司法、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还是多媒体及通讯委员会等的独立性、公正和专业操守。 全国总警察长弗兹是否有向首相纳吉询问有关刘特佐和一马公司之间的关系,还是这是他不敢提出来的问题? 林吉祥

选区重划报告不符宪法 纳吉应退回选委会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11日(星期日)在槟州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纳吉应该把选区划分报告退回给选举委员会,以修正这份报告没有完全符合宪法规定和正规程序的地方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应该把选举委员会在星期五呈上给他的选区划分报告退回给选举委员会,以修正这份报告没有完全符合宪法规定和正规程序的地方。 选举委员会一直都被指控在选区划分作业里作弊,它在检视选区划界时也没有遵守宪法的各个规定。 首相务必要留意,国际舆论对于将会在短期内举行的第十四届大选被相关人士企图欺诈和窃取所表达的忧虑。 举例来说,一家国际新闻杂志《经济学人》在它的“领袖专栏”里刊登一篇题为“住手,窃贼!马来西亚首相将会窃取一场选举”的文章。 我们得眼睁睁、满怀着痛苦及震惊的目睹马来西亚的国际名望是如何在过去几年内衰退到如此糟糕的地步,就在马来西亚变成环球贼狼当道国家过后。 马来西亚不应当以作为一个双重贼狼当道的国家——金钱上的贼狼当道和选举上的贼狼当道——在世界上声名狼籍! 《经济学人》的这篇文章写道,纳吉深怕大多数的选民在有得选择的情况下,不会再投选国阵让它再次执政,所以纳吉就透过选区划分不公、选民分布不均、伪冒的“假新闻”行动以及其他不民主手段把“这样的选择权夺去”。 规定选举委员会把它的选区划分报告呈上给首相的宪法附件十三的第8和第9条,并没有假设选举委员会在检视选区划界时会违反宪法的规定和正规程序,尤其是宪法规定选举委员会在检视选区划界时“要考量任何在适当情况下产生的意见”。 选举委员会把它的选区划分报告呈上给首相的做法,是过早及违宪的,因为它还没有妥善的完成雪兰莪的第二次在地公证会。 雪兰莪的选民在2月呈上了超过250宗的抗议申诉,但选举委员会却只通知和为其中的50宗申诉举行公证会。其余的两百多宗抗议还没有受理。 第十四届大选已经比预期的时间延迟了,但这却不能成为选举委员会违反宪法所授权予它的进行公正、妥当、全面和合宪的选区划界审视作业的责任的借口,并急促的完成和及时地将它的选区划分报告呈上给现在的国会会议,这样新的选区才能被利用来拯救巫统/国阵联盟免予选举落败,以及国家60年历史上首次的联邦政权更替。 既然选举委员会在马来西亚宪法所规定的框架外运作,首相应该把选举委员会在星期五呈上给他的选区划分报告退回给选举委员会,让选举委员会修正报告所没有完全符合宪法规定和正规程序的地方。 林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