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党贯彻神权治国 首相和国盟友党应表明态度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10月12日发出的文告: 凯鲁丁发表禁赌和限酒言论,这显示伊党继续贯彻神权治国的路线,国盟成员党应表明态度,是否接受伊党神权治国路线。 这不仅是伊党第一次发表类似的言论,之前伊党巴西富地国会议员聂莫哈末扎威在国会辩论修订陆路交通法令修订案时也发表过类似言论,引起非穆斯林社群反感及抨击。 伊党议员必须正视我国是个多元种族、宗教的事实,而非一次又一次地发表类似言论,挑战马来西亚多元族群和谐共处的底线。 任何阁员的言论都代表着政府的形象和政府的态度。如果这仅是阁员的个别言论,首相慕尤丁应该拿出勇气制止阁员发表类似言论,否则就是默认这番言论就是国盟政府的立场,国盟政府讲开始贯彻神权治国的路线。 不要忘记,虽然警方已经二度提交凯鲁丁调查报告给总检察署,然而慕尤丁政府所委任的总检察长仍然未提控凯鲁丁,这种“双重标准”的执法已经引起民众的愤怒。 此外,慕尤丁之前对于土青团长的法依沙发表的多源流教育破坏国家团结言论选择视而不见。这恰恰显示慕尤丁作为弱势首相的悲哀,无法领导政府成员有统一的方向和统一政策,最后人民只看到一国之首为了安抚弱势政府成员,允许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他发表猖狂言论,破坏马来西亚形象。 面对这样破坏国民团结言论,慕尤丁应该表明态度,执法单位也必须采取行动对付,否则种族主义份子将越来越猖狂,破坏马来西亚多元民族国家的特色。 同时,马华等国盟友党也需表明态度,是否赞同伊党的言论,并将其奉为执政路线,否则就必须采取必要的行动施压首相对付凯鲁丁等极端分子。 林永源

国盟政府抗疫政策双重标准 林永源促卫生部长辞职下台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1年2月9日发出的文告: 《卫生部长阿汉峇峇需负政治领导责任 辞职下台》 1. 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减少出访部长回国隔离的期间至3天,这一再证明国盟政府双重标准,没有清晰的抗疫政策,卫生部长需负起政治领导责任,辞职下台! 2. 自首相慕尤丁出访印尼回国后,卫生部长拿督斯里阿汉峇峇旋即颁布《2021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豁免)指令》,将部长回国后所需的隔离期限从10天缩减至3天。 3. 喜来登政变后,首相慕尤丁的国盟政府委任阿汉峇峇成为部长,并配以2名副部长,然而阿汉峇峇各种荒谬的行为实在令卫生部蒙羞。 4. 当卫生部前线人员自疫情爆发以来都在前线奋战,然而领导卫生部的卫生部长和副部长却没负起自身的政治领导责任,使马来西亚疫情一直难以最大化的整合各方资源,做出清晰的抗疫决策。 5. 人民很好奇的是,部长的身体和普通的民众的身体到底有何分别?为何部长只需隔离3天,民众却需要隔离10天? 6. 这已经不是国盟政府第一次因为“政治身份”而更改隔离标准,之前国盟政府也为了让沙巴国盟议员能够参与2021年预算案表决投票,允许沙巴议员可以在检测下无需进行隔离。 7. 这种为了政治人物而“移动龙门”的举动,恰恰敲响防控疫情的警钟,国盟政府自那时起就已经让政治权威凌驾专业,无视防控疫情的公共卫生专业,致使疫情暴涨,人民受苦。 8. 国盟政府不仅不断“双重标准”,紧急状态下的如今也不允许召开国会,剥夺民意代表在国会代表人民发言的权力,任意妄为。 9. 我呼吁卫生部长和副部长必须为马来西亚不断增加的确诊病例负起政治领导责任,辞职下台,别再让前线人员和民众因为卫生部的无能而陷入困境。 林永源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 5 Comments Seen by 10 Like Comment  

总检察署不控凯鲁丁 国盟说辞前后矛盾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10月21日发出的文告:  总检察署决定不控告原产业部长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却对80岁未遵守居家隔离SOP的霹雳老妇快速控告,而且被法庭判罚罚款8000令吉,国盟的处理不仅双重标准,而且还前后矛盾。 在国盟政府执政下,法治成为玩偶,而慕尤丁也不敢对凯鲁丁进行任何谴责和处分。 根据总检察署的消息,凯鲁丁从土耳其回国没有进行14天的理由,竟是卫生部没根据342法令(1988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下,移交要求隔离的14 B 表格给凯鲁丁。 如果情况属实,卫生部有必要进行内部调查,将没依据传染病法令发出隔离令的卫生部官员进行纪律处分,惩罚违反职业操守的官员。 每个马来西亚都很好奇的是,根据当时候政策,为何每个马来西亚公民从国外回来都需要被卫生部指示居家隔离,然而部长从土耳其回国却不用隔离? 况且,土耳其的新冠病毒疫情非常严重,至今已经累计35万病例,超过9千人死亡。请问标准作业程序哪一条是允许回国者无需隔离? 根据总检察署的处理方式,那么是否也表明卫生部在8月对凯鲁丁开出的1000令吉罚单也开错了? 即使卫生部官员没开罚单,凯鲁丁作为国盟政府领袖,也必须自觉主动进行自主隔离,成为人民对抗疫情的模范,然而凯鲁丁的“示范”却是赤裸裸地失败。 在这个疫情逐步严重的时刻,高官带头有法不依,恰恰损失人民对政府对抗疫情的威望,疫情死灰复燃更凸显慕尤丁领军的国盟政府对抗疫情的失败。 国盟政府必须对人民清楚交代,到底是卫生部官员失责,抑或卫生部官员受到政治压力,无法专业行使职权。 林永源

土团成员获政府合约拨款,国盟党政不分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1年3月22日发出的文告: 1. 日前社交媒体流传视频指土团成员获政府合约或拨款,国盟党政不分恶劣行径又多一桩! 2. 社交媒体日前疯传视频指土团区部、土青及妇女组可获得政府合约和拨款,其中区部主席给5万令吉,土青团长给1万令吉,妇女组主席给2万令吉,首相署也已经拨款各3万令吉给土青团和妇女组。  3. 当政府一面对普通民众开出高额的罚款,却一方面用纳税人的钱酬佣自家政党,人民如何信服政府的施政? 4. 国盟党政不分绝对不是第一次,日前首相慕尤丁在首相署主办紧急状态汇报会没邀在野党出席,之前更发生慕尤丁竟然邀请高级公务员如诺希山参与国盟主席理事会会议。 5. 任何政府的合约和拨款应该要透明化,政府工程也应该公开招标,而不是这样黑箱作业,不能为了巩固地位而滥权。 6. 这些党政不分的恶劣行径证明国盟政府根本是换汤不换药,重演国阵执政的梦魇,浪费人民的纳税钱,而非将资金全部使用在新冠疫情复苏的事项上。 7. 在大众需要面对新冠疫情困难之际,人民急需要政府采用“全体社会”和“全体政府”的策略,推动更多人自愿登记参与接种疫苗和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复苏,然而土团党政不分的行径将直接使“全体社会”的努力幻为泡影,直接葬送国盟政府的公信力。 8. 因此,我呼吁首相慕尤丁作为土团党的主席,有必要出来表态相关影片内容是否属实,透明化地向民众交代,别再葬送公信力,拖慢疫情复苏的脚步。 林永源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

大规模解封令人担忧 政府是否放弃抗疫?

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12月16日发出的文告: 《国盟政府大规模解封 漠视民众健康》 1. 随着马来西亚疫情案例屡创新高,然而国盟政府却进行大规模解封,这不仅令人担忧政府是否已经放弃抗疫,漠视民众的健康。 2. 卫生总监诺希山曾在11月16日记者会指出保护绿区民众是关键,然而如今却取消任何的跨境限制等同于违反卫生部自己所设定的标准。 3. 目前新山的活跃病例高达382宗,峇株的活跃病例也高达441宗,病例屡创新高,况且并没有证据显示疫情主要爆发在可控制的封闭式移工群体宿舍,这意味着病毒也已经存在于社区之中。 4. 因此,这时候国家安全理事会如今贸然解封只会让柔佛的疫情状况更为恶化,也让还处于绿区的朋友承担新冠疫情扩散的风险。 5. 我们能理解允许经济活动进行,并希望以此贡献国家经济的成长,然而当病毒已经存在于社区中,而且还大规模解封,马来西亚的疫情何时才能结束? 6. 这样大规模解封意味着国盟政府似乎已经放弃使用公共卫生的控制手段抗疫,仅希望通过民众自觉减低疫情传播链,然后拖到疫苗出现,希望以疫苗控制疫情。 7. 不管是国外的投资,还是马新边境的旅游泡泡或开放,都仰赖疫情得到控制,政府如此不作为又如何在短时间内控制疫情的传播率呢?越堤族农历新年回国的愿望越来越渺茫。 8. 我呼吁国盟政府对于正在实行 “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 地区实行有限度封锁,确保疫情能够控制在有限范围,避免绿区民众也身陷在疫情的风险中。

凯鲁丁公开场合未戴口罩 人民已失去容忍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8月24日发出的文告: 1. 网络社交媒体揭露凯鲁丁在公共场合未戴口罩,凯鲁丁一而再地公然挑战司法,没有汲取之前犯错的教训,人民已经对于这些高官失去容忍度,我呼吁慕尤丁政府采取行动,阻止高官特权现象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2. 凯鲁丁继之前返国未进行隔离事件后,如今又再被网民在社交媒体起底在杂货店买杂货未戴口罩。 3. 国盟政府在今年8月1日起规定所有民众在公共场所必须佩戴口罩,以大规模降低疫情大规模传染的风险,并特别规定14个需要佩戴口罩的领域,其中杂货商店就是其中之一。 4. 然而,凯鲁丁显然没有汲取之前的教训,如今又再次在人民面前作出不良示范,一而再地挑战司法,身为首相的慕尤丁何时才愿意正视? 5. 自佩戴口罩强制令实行以来,人民只要没有佩戴口罩都将被罚款,每日都会有百位以上的民众因未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而被对付,也有商家违反标准作业程序而受罚,为何部长不断违反标准作业程序,挑战司法,执法当局却无可奈何? 6. 当人民配合政府防疫戴上口罩,一同努力斩断病毒传播链,因此对于高官一而再地纵容。凯鲁丁上次回国后没隔离而逃过了法律制裁行动,伊党领袖就使用未出现“凯鲁丁感染群”和往返马新的罗里司机也不用隔离等荒谬的理由为其开脱,如今再有伊党成员为其进行无理辩护。 7. 伊斯兰党中委聂阿如今为其辩解,凯鲁丁没戴口罩是对人民做了良好的区分和示范,要在拥挤的地方戴口罩,如果是在不拥挤的地方,则不必强制戴口罩。这类令人愤怒的辩护不仅不足以平民愤,更让民众对国盟政府的抗疫政策不满。 8. 首相慕尤丁必须采取行动命令有关当局采取行动进行调查,并对凯鲁丁采取纪律处分,执政党成员如巫统、马华、国大党、伊党自家领袖也必须提出严厉谴责,等否则高官反复视政府防疫政策如无物,严重损害民众对于政府在对抗疫情的信心。

政治人物接二连三举办社交活动 林永源:国盟政府应严惩违反SOP领袖

1月25日是我国抗疫一周年的日子,人民体会不到国盟政府抗疫的决心,迎来的却是政治人物接二连三“知法犯法“,做出有违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行为。 高级政务部长(国防部)依斯迈沙比里日前宣布,行动管制令(MCO)地区,禁止一切社交活动,包括婚宴在内,都不能进行。 但是,MCO 2.0自1月13日执行至今,我们看到了高级政务部长(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阿兹敏跨州到哥打丁宜赈灾并召开记者招待会,昨日再有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拿督斯里祖基菲莫哈末出席大马伊斯兰宣教基金会举办的47周年庆,还与主家共切蛋糕。 同一天,我也接到来自疫情橙区—柔佛州利丰港居民的投诉,前天然资源及环境部副部长,也是前礼让区国会议员哈敏沙慕里拉大队到当地分派防疫物资,一行人在活动结束后没有即刻离开,反而逗留在原处享用午餐。 我国曾在去年的7月1日及8月4日,迎来两度单日最低,即一宗的确诊病例。然而,一场沙巴补选导致疫情失控至今,国盟政府显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从国内政治领袖接连确诊冠病,可看出政府在防疫工作上错漏百出。 目前的行管令似有若无,医疗体系已经不胜负荷。我认为,身为政治领袖,如果没有控制疫情好办法,那至少本身应该严以律己,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为公众树立好榜样,而不是继续“趴趴走”,增加前线人员的负担。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管是一名重要人物或一介平民,都应该受到同样的对待。若政府在执行条例时持有双重标准态度,纵容政治人物凌驾于法律之上,那只会使法律形同虚设,沦为吓唬百姓的手段。 在这严峻的疫情之下,国盟政府必须向民众展示抗疫的决心,即刻严惩违反行管令标准作业程序的政治领袖。 同时,响应大马公共医师协会主席再纳阿里芬的建议,所有部长在各自家里设置线上服务中心,并且将记者会改由线上方式进行,唯有禁止一切社交活动的进行,才能早日阻断感染链,助疫情趋稳。 林永源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

安努亚应少玩政治 专注抗疫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0年11月17日发出的文告: 1. 国阵总秘书兼联邦直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日前建议组建一个“反希盟大联盟”,我呼吁安努亚慕沙应少玩政治,专注抗疫。 2. 如今疫情已到严峻时刻,吉隆坡的16日确诊案例高达392宗,甚至已经超越沙巴州,因此专注在抗疫和解决人民生计困苦才是一个政治人物应该做的事情。 3. 然而,安努亚慕沙在这个关键时刻却选择玩弄政治议题,企图制造希盟成为假想敌,转移国盟内部矛盾。 4. 国盟政府已经上台逾8个月,首相和部长们对于各种防疫纰漏似乎视若无睹,最终导致疫情死灰复燃,各州重新陷入有条件行管令的阴影。 5. 在第三波疫情下,雪隆一带更是重灾区,每日确诊病例都维持在3位数,各行各业大受影响,其中零售业、旅游业更是损失惨重。 6. 人民已经厌倦国盟所玩弄的肮脏政治游戏,人民更希望政治人物能在此时专注解决市井小民的温饱问题,而非无聊的口水战。 7. 我奉劝安努亚慕沙与其成立反希盟大联盟,不如囊外先安内,先解决巫统的内部矛盾。 8. 同时,我也呼吁安努亚慕沙施压首相慕尤丁与在野党合作,包括接纳在野党刺激经济的建议,而非浪费人民的纳税钱推动自身狭隘的政治议程,将8550万令吉拨款给特别事务局(JASA),以及拨款860万令吉给国家社区动力组织。这笔预算理应用于抗疫用途,支援前线物资和增加前线人员的奖励。 9. 人民希望在这个经济前景不确定的时刻看到朝野合作,携手度过疫情难关,而在朝野合作上,拥有执政资源的执政党扮演主要责任,因此安努亚慕沙无需再发表政治言论,而应该专注推动和解议程,让人民能够度过疫情难关。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 林永源

国盟内阁拒开国会 理由荒唐

柔佛民主行动党州委林永源于2021年3月4日发出的文告: 1. 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指国盟政府内阁以部分国会议员高龄为由拒绝建议元首重开国会,达基尤丁的理由荒唐,更令民众难以信服。 2. 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日前指有高达100名国会议员属于60岁的高危群,因此不要国会议员暴露于冠病的风险,因此不必召开国会。 3. 达基尤丁给出的理由极为荒谬,恰恰证明国盟政府在处理紧急状态时完全是政治考量,而非专业考量。 4. 即使日本和英国都因为新冠病例飚高而颁布紧急状态,然而这两个国家的议会依然照常运作,也会辩论和投票各种法案,反观马来西亚连公账会都不能被召开。 5. 如今国州议员都已经接种第一剂疫苗,21天后将接种第二剂的疫苗,请问接种了疫苗的议员,参与国会的风险性已经大大降低,更何况去年年尾的国会会议也证明国会并没有产生感染群。 6. 议员的本质工作既是研究政策和法律,扮演监督行政权的职能,当今天国盟政府却以年龄偏高为由让议员噤声,请问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7. 达基尤丁表示紧急状态可以立法,因此国会没必要立法,因此不必要召开,这显示达基尤丁完全没有现代的议会民主精神。国会不仅有立法的功能,更让议员能够通过辩论等方式监督政府进行立法,确保法律符合多数民意,保障社会多数利益。 8. 巫统已经表明与国盟政府的合作直到第15届大选,慕尤丁政府依然不敢召开国会,加上慕尤丁内阁多种荒唐举动,显示慕尤丁仅是“纸老虎”,完全没办法控制政府的运作。 9. 我呼吁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和首相慕尤丁,尊重元首紧急状态下课召开国会的御令,也同时尊重议会民主的精神,而非让自己的阁员和国会议员拿着高薪而不做事,甚至还出国休假,玷污了马来西亚的议会民主。

伊党“圣水”言论荒腔走板 国盟成员党缺乏治国能力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委林永源于2021年1月27日发出的文告: 1. 伊党领袖最近各种荒腔走板的言论,暴露其根本没有治国能力,首相慕尤丁也不敢对付伊党,凸显慕尤丁国盟政府弱势政府,难以领导马来西亚进行有效抗疫。 2. 日前吉兰丹地方政府及卫生委员会副主席希尔米阿都拉建议国盟中央政府使用“圣水”作为现代医疗以外的替代疗法。 3. 马来西亚如今的疫情非常严峻,然而身为执政党的成员,竟然还发表类似滑稽言论,是否经过理性的政策考量? 4. 身为卫生委员会副主席的希尔米阿都拉理应在抗击疫情上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协助卫生部保障州内的医疗系统资源,并且采取有效行动协助截断传播感染链,然而他却选择 “另辟蹊径”,提出未经科学验证的“替代疗法”。 5. 在疫情暴增的今天,马来西亚更需要给予“传染病学”的科学防疫决策,而非荒腔走板地提出各种“替代疗法”,伊党议员的行径已经令马来西亚蒙羞。 6. 我国的医疗系统已经极度紧张,甚至也有大量确诊患者不能进入公共医疗系统接收治疗,卫生部也已经缺乏人力资源对密切接触者进行“传染病学”的病毒追踪,如今这种“替代疗法”只是加重医疗系统的负担,而非解决的良策。 7. 伊党议员发表荒谬言论也非头一遭,日前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也指未登记的马来年轻选民被魔鬼附身,伊党吉打州州务大臣更指“行动管制令”等同于让民众“天天休假”。 8. 伊党议员这一系列荒腔走板的言论,首相慕尤丁必须对付伊党,才能让民众对国盟政府的各种抗议决策产生信心。 9. 然而,慕尤丁如今竟然没有对伊党议员的言论进行表态,这证明慕尤丁政府是个极度弱势的政府,这样左右摇摆的政府怎样让人民有信心让其领导抗疫呢? 林永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