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须马上停止电子免签操作!

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政府马上终止我国在中国的电子免签证(eNTRI)申请,因那是一个用猴子头像和假资料都能批准签证的系统,对国家的安全造成极大的威胁。 他说,经过他周日提出对电子免签证的质疑,本地一家马来文媒体周三报道,记者假意以假资料提出申请,竟然获得电子免签证批准。 “申请的照片是一只猴子头像,假的航班资料,假的地址,居然获得批准!” 马来西亚的领土已不再安全,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进入,包括恐怖分子,这将对国家安全带来极大的威胁。 “政府必须马上停止电子免签证的操作,暂停涉嫌官员的职务,同时反贪会和警方必须前往各办公室搜索罪证,趁证据还没被销毁前。” 此外,林立迎再度促请政府交代电子免签证的特许经营权,是否由前朝国阵政治人物委任的朋党公司? “为何有关特许经营合约还没结束?是不是已在今年获得更新?如果我们取消合约,新希盟政府是否要承担极高的赔偿金?委任特许公司时是否涉及刑事成分?” 本地媒体揭露,电子免签登记系统存有漏洞,记者使用假证件和假身份,甚至是人猿的照片也轻易获得电子免签。 什么是电子免签证登记(eNTRI)? 电子免签证登记(eNTRI)是一个由马来西亚政府提供方便居住于中国、 香港和澳门持有中国护照的旅客入境马来西亚的免签证计划的在线注册设备,电子 旅行登记将作为登记证明的一个说明, 并须在到达马来西亚后递交。 电子免签证登记可以由登录 https://www.windowmalaysia.my 注册登记后获取。电子免签证登记可在完成登记后直接打印出来就可以了。电子免签证登记是以旅游为目的单次入境,停留期不超过15天。申请者在缴纳160元人民币后,即可在短短5分钟内取得电子免签。  

甲洞首届啤酒节正式展开

第一届甲洞啤酒节将正式在20日展开,入门票已剩下不到100张,欲购买参与者,千万不可以错过! 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指出,“啤酒节由当地一个非政府组织主办,我的服务中心和甲洞饮酒俱乐部为协办单位。” 他也说,买了入门票后,参与者可享受多小时的现场乐队演奏,直到半夜12点前结束。 林立迎透露,啤酒节也获得有关当局的从旁协助,包括来自吉隆坡市政局和警方等等。 “我们必须强调,这甲洞啤酒节活动只公开给21岁以上的非穆斯林参与。” 他说,举办啤酒节的目的,是要反映希望联盟新政府致力推动马来西亚独有的多元文化,欢庆节庆的一个和谐社会。

发表污蔑行动党言论 林立迎促达祖丁道歉

民主行动党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针对其污蔑行动党的言论,在24小时内向行动党和领袖们道歉,否则将通过有关当局对达祖丁采取刑事行动。 他说,作为资深的领袖,达祖丁必须拿出证据来支持其发表的言论,而不是在毫无根据的基础下,恶意中伤行动党,以谎言寻衅种族和宗教两极分化的政治。 “达祖丁是否有胆量,在接下来的无拉港区州议席和斯里士迪亚区州议席的补选中,发表同样的指控?” 林立迎针对达祖丁在双溪甘迪斯州议席补选前夕的一场聚会上,指行动党有将马来西亚基督教化的议程,试图捏造假新闻破坏我国多元种族,语言,宗教及文化的基础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国阵在双溪甘迪斯的19个投票中心,输掉了14个,其中一个区,就是达祖丁发表污蔑言论的地方,而希盟的胜利,再一次证明马来西亚选民,尤其是巫裔选民的成熟和理智。 “第十四届全国大选后的新马来西亚,是一个抛弃利用种族和宗教促进仇恨和谎言政治的国家。” 林立迎促请达祖丁为自己的不实言论道歉,如果对方依旧选择顽固地散布对行动党恶毒的政治谎言,他将通过有关当局对达祖丁采取刑事行动。

毒品祸害无穷 执法部门应采取措施

民主行动党候任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炮轰吉隆坡警察总部和武吉阿曼的毒品罪案调查组(NCID),在发生“毒蟲疑毒瘾发作残杀3岁外甥女案”时,是不是在睡觉? 他说,非法毒品很容易从街上购买,位於小死者住家附近的甲洞,增江一间购物中心,是瘾君子寻找毒品的著名狂欢聚会场所。 “这问题已存在很多年,吸毒的男女老幼每个週末会在那里狂欢,直到天亮。” “除了该购物中心,也还有其它非法使用毒品的聚会热区,为什么警方都没有采取行动?为何当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立迎针对一名 21岁的毒蟲疑毒瘾发作,对小死者背部连刺30多刀的夺命,发表文告这麽指出。 他坚信,凶徒是受到了毒品的影响,才会对小死者狠下毒手。 “这将不会是非法毒品影响下所造成的最后一个杀人案,只要一天还有毒品供应,它就会继续”。 他说,如果毒品问题可获得解决,那上述残忍的案件就可以避免。 “政府必须采取措施来全面深化改革我国各执法部队。” 因此,他全力支持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宣布将整顿警队和移民局的行动。

林立迎:马华要纠正过错,应捐党产予大马希望基金。

(吉隆坡13日讯)民主行动党候任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建议马华捐献部分党产予大马希望基金,以弥补过去和国阵同流合污的过错。 他说,就算马华现在马上像老鼠般逃离国阵这艘沉船,也是于事无补,不会马上重获人民的支持。 “首先,马华必须针对过去国阵所犯下的错误,包括恶名昭彰全世界的一马发展公司课题,向人民道歉,因为马华在这题上闭双眼,和前任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同流合污。” 林立迎针对前马华副总会长颜炳表示,马华基层也正在讨论,马华是否应该脱离国阵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要纠正过错,马华应该捐献部分党产予大马希望基金。 “那些马华在国阵辉煌时期所累积的财富,理应捐献出来,协助减少庞大的国债,或许,会有一丝机会机会改变人民对马华的看法。” 谢谢, 林立迎

拆国阵旗帜被捕 林立迎:为何不捉非法插旗者?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有关当局,惩罚那些在提名日前,把国阵旗帜遍布吉隆坡的人,而不是对付关心自家花园的3名女士。 他说,她们或许只是试图帮助吉隆坡市政局清理无处不在的旗帜,因这些旗帜在提名日之前就已经挂上。 林立迎说,虽然他个人不纵容任何人破坏任何政党旗帜的行为,但警察不应该拘留有关3名女士,因她们只是对国阵领导感到极度沮丧的普通公民。 “同时,她们只想保护自己的家园一带的环境,我也相信他们都没有任何犯罪记录。” 林立迎针对敦依斯迈花园三名女子因拆除国阵旗帜被警方逮捕后,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警方扣留有关3名女士以作进一步调查,却释放疑是吸毒的政治人物,这是对公民社会的严重不公。 “根据了解,在警方标准的操作程序下,通常不会逮捕任何人,除非是接获非常严重罪行的投报。” 因此,他促请吉隆坡总警长拿督斯里马兹兰公布国阵哪个政党报警以及该三名女子到底犯下什么严重罪行?”

否认车贴国阵宣传纸赚300 林立迎挑战直区巫青团报警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挑战联邦直辖区巫青团团长莫哈末拉兹兰马上报警,撇清和最近汽车贴上国阵宣传贴纸赚300令吉的活动无关。 他说,如果莫哈末拉兹兰没有胆量,他可以陪同对方到活动柜台,在镜头前澄清此事,洗清直辖区巫青团的名声。 “警察也受邀出席以证实直辖区巫青团的清白,并且控告有关冒充代表国阵直辖区为大选宣传的公司。” 林立迎针对联邦直辖区国阵政党聘请仲介宣传公司摆摊,只要车主愿意为自己的车辆贴上“#hebatkanNegaraku”就可赚取300令吉的宣传费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如果莫哈末拉兹兰没有报警,国阵直辖区联委会主席东姑安南也必须关注此事,确保巫青团的名声没有被不负责任的单位所沾污。 “这也是警方必须马上展开调查的原因,查清楚有关资金的来源,有者可能猜测那是来自一马发展公司或年轻富豪刘特佐。” 他说,如果有关经费来自国阵直辖区,警方也必须查明整个大选的总花费。 “莫哈末拉兹兰不能只是公开否认,但却没有阻止有关单位继续滥用国阵直辖区的名义。” 同时,林立迎促请公众若接获在车上张贴任何政党徽章作为宣传的献议,请马上报警。

里查曼第二次验尿证明没吸毒 林立迎促警方交代疑点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原任国会议员林立迎促请警方针对巫统敦拉萨镇区部主席里查曼因涉嫌吸毒被捕事件,向民众交代数项疑点。 他说,第一,为何一开始的尿液检验报告呈现阳性?是不是尿液样本遭“调包”或“篡改” ? “第二,里查曼第二份尿液报告是否含Nescafe 成分?” 林立迎针对警方最新指里查曼的尿液报告结果是阴性反应,证明里查曼没吸毒一事,发表文告这么指出。 他说,第三,警方是否会针对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的指控,即整个事件有遭破坏(sabotage)才导致里查曼被捕,继而展开调查? “第四,武吉阿曼必须公开宣布,警方将不再使用类似用来检验里查曼尿液的“敏感仪器”,且将来所有涉嫌吸毒的嫌犯,即使第一份尿液报告呈阳性,也不需要被扣留。”

里查曼24小时内被释放 林立迎:警方早放人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声称,涉嫌吸毒的巫统敦拉萨镇区部主席拿督里查曼莫达在被逮捕后不足24小时就被释放,是成为大马先例,供法庭和律师参考一些疑滥用毒品的嫌犯,可提早被释放。 他说,在里查曼莫达之前,警方一般的作业程序是嫌犯的尿检若呈阳性反应会被继续扣留,直至化学报告出炉,若还是阳性反应,嫌犯就会被带到法庭提控,单单这些程序,嫌犯可能就会在羁留所待上一週时间。 “又或者是,嫌犯会被扣押至少几天,让警方去搜索有关毒品来源的情报。” 林立迎针对里查曼召开记者会否认吸毒一事,发表文告这麽指出。 人民不怪警方迅速释放里查曼莫达,但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必须交代那是谁的指示?毕竟这已违反了警方一般的作业程序。 “而里查曼莫达是不是当时唯一一个被逮捕后24小时内就被释放的嫌犯?里查曼莫达的其他同僚呢?” 他建议警方一如往常在电视新闻播当时逮捕里查曼莫达和其同僚的录影,以證明警方在所有取缔行动都秉持公正的态度。 此外,林立迎也挑战里查曼莫达及同僚,在24小时内向警方和反贪会投报有关他们遭“陷害”和该取缔行动是一场“阴谋”的指控。 有关投报是针对里查曼莫达声称没喝酒,只喝咖啡,但其尿液检验却不过关,不排除其尿液样本被干扰过,或“加料”。 “如果里查曼莫达和其同僚不敢这麽做,那他们就必须向警方和反贪会道歉。” 林立迎

警队认定旺阿末清白 林立迎:疏忽不必承担法律责任?

民主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指全国总警长,“证实” 武吉阿曼全国警察刑事调查部总监旺阿末被澳洲充公的将近一百万资金来源清白的宣布让人哑口无言。 他说,尽管旺阿末虽否认曾犯罪,但却以诉讼成本过高为由,放弃索回遭澳洲当局冻结和充公的32万澳元(97万1800令吉)。 “为什么旺阿末宁可牺牲那32万澳元,也不要聘请律师争取回?那不是资助孩子在澳洲的教育费吗?” 林立迎说,旺阿末应该不难在澳洲找到赢了官司后才让他付费用(No-Cure No-Pay)的律师,如果他愿意将争取回的32万澳元的50%或更多支付为律师费,更何况他这笔钱的来源是光明正大,再加上他只是一名公务员,并不是什么富豪,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他白白放弃那庞大的“教育费”。 “难道旺阿末在其他国家还有更多的存款?这32万澳元对他孩子的教育费是毫无影响?” 他指出,虽然旺阿末身为一名全国高级警官,他不懂为何要把这笔资金交给一名密友从澳洲5个省的不同银行汇入他自己的外国银行账户,无论如何,大马当局已认定旺阿末是清白,内政部副部长诺嘉兹兰也已谴责澳洲当局是别有居心,利用当地媒体羞辱我国。 “武吉阿曼代言人解释,旺阿末并非恶意违反澳洲法律,整个事件是不小心所致。” 林立迎说,原来我国最新法律定意是不小心和无知者是无罪,犯者不必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林立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