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区划分报告绕过程序 若不撤回违宪破坏法治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26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批评选委会绕过宪法程序,强行将选区划分报告提呈给首相。他呼吁下议院议长班迪卡即刻撤回该报告,否则将违反作为最高法律的联邦宪法。 他强调,宪法清楚阐明,选委会只能在地方调查完成后将报告提呈给首相。但是选委会依然没有调查107个雪州选民的反对意见,他们于今年1月中针对选委会第二份选区重划报告提出反对。 “雪州和槟州政府也针对选区重划报告的合法性问题分别带上上诉庭和联邦法庭,至今犹未裁决。这些法庭必须被允许作出判决,其后该报告才成为合法文件,然后才能提呈给纳吉。”查尔斯说 班迪卡去年做了一个决定,既国会不能辩论任何在法庭聆听的案件,班迪卡肯定明白这个道理。因此,上个星期将选区重划报告分发给国会议员违反了宪法要求。 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时常凸显自己是个严格遵守条规的人。若是如此,他不应该允许下议院辩论选举委员会提呈的选区重划报告。该报告必须撤回,直到法庭对所有选区重划的反对和法律挑战做出决定。 他提醒班迪卡,允许下议院辩论选区重划的报告,将违反联邦宪法和破坏法治。 查尔斯说,选区重划报告目前正在国会被强行推过,因为新的选区界限有利于国阵。政治分析员黄进发博士已发出警告,选委会建议的选区重划将允许执政联盟以40巴仙的选票获得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席。 “学者、反对党政治人物和公民社会也批评选区重划不但不公平,也制造一些族群为主的选区,选委会却仓促行事。所以,选委会的做法明显居心不良。”查尔斯质疑 他呼吁班迪卡和国会议员不能接受辩论选区重划的报告,因为议员的角色不只是维护联邦宪法和法治,他们也必须确保下一届大选是自由与公平的选举。国会需确保选举没有舞弊,选民的选票不被偷窃。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促公布稽查报告 抨水务委员会失责疏忽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8日发表文告: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国家水务委员会公布它对水供公司的定期稽查报告,包括水供公司的回复。水务委员会也必须公布滤水厂故障事件的稽查报告。 他说,国家水务委员会的职责包括对水供公司做定期内部稽查。令人困惑的是,为何水供委员会的稽查没有发现,雪兰莪河第三期滤水厂的三个破裂水管,自2016年开始就没有获得维修。 所有水供公司包括雪河公司,必须每三年(或在国家水务委员会要求下的人任何时期)呈交商务计划给国家水务委员会,包括保养、维修、提升、改进、更新或改造公共水供系统。 “一份可信赖的稽查报告将注意到,三个水泵损坏后(第四个于2018年1月损坏),第三期滤水厂的供水量已经减少,并且该检查该水泵的维修记录。任何工业设备包括水泵必须保养在最好状态,这是普通常识。为何国家水务委员会没有指示雪河公司(SPLASH),在延期维修后,即刻修好这些水泵?”查尔斯说。 雪河公司最近发出的文告指出,“意外发生时,四个正在维修的水泵,与这起事件或滤水厂的操作毫无关系”。这句话是对国家水务委员会的一记警钟。 查尔斯批评,滤水厂的运作低于效能,并非无关紧要的事。水务委员会若处事谨慎及对该滤水厂采取积极行动,断水事件或许不会发生。 他质疑,这些重要的设备是否真的损坏及被忽视不理?水泵作为重要的设备,必须时时保持在最佳状态,以应付紧急或故障事件。备用的水泵也必须处于良好状态,与其它水泵轮流使用。 基于负责任与良好治理的原则,查尔斯呼吁水供委员会公布这两个稽查报告,以重拾公众对水务委员会的信心。他警告若不紧急处理此事,雪兰莪人民将因为一个无能的管理单位而深受其害。 他也抨击国家水务委员会主席梁德明,在展开断水事件调查前已经采取偏颇立场。梁德明呼吁雪州政府切勿政治化水供问题,他误导民众说断水是破坏联邦政府的手段。 反之,查尔斯强调水务服务工业法令阐明,州属的有效水务管理是联邦政府和国家水务委员会的责任,梁德明的指责完全没有道理。 国家水务委员会作为水供管理单位,若水供公司没有符合合约要求,它有权介入水供事务。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纳吉必须对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表态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6日发表文告: 过去几个星期,大马首相纳吉拉萨已为下届全国大选展开如火如荼的选前运动。 他重复赞颂我国发展和进步的美好景象,以说服游移不定的中间选民。 当纳吉积极争取选票,他完全无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该报告发现,与全国的平均值比较,很高比率的吉隆坡廉价组屋儿童陷入贫困及缺乏营养。 他的内阁部长和支持者也忽视该报告,而其他人即刻说吉隆坡市政厅并没疏忽。 这个星期二,教育部长马兹尔.卡立蔑视那份报告。 在回复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伊莎时,他驳斥该报告指大马儿童的发育不良比非洲国家加纳更严重。 马兹尔没有提出支持他观点的论据,联邦直辖区部也是一样。 与之强烈对比的是,上个星期的一个记者会上,国阵后座俱乐部主席沙里尔沙末承认,政府应该采取多方面策略以解决贫穷问题。 江沙国会议员玛斯杜拉.雅兹也响应这个观点,她促请政府拉近收入差距,给予城市贫困儿童特别医疗服务。 国会内跨越党派及强力支持边缘化儿童的呼声,令人振奋不已。 我希望下议院议长班迪卡能够了解此事的急迫性。 上个星期,当我要求他允许国会辩论该报告,他说没有必要,因为六个政府部门已着手分析该报告,也将采取步骤解决问题。 马兹尔的说法与议长给予的理由完全相反。 许多反对党议员也要求政府马上采取行动,克服这些儿童的困境。 因此,内阁部长马兹尔和其他政府官员,不应漠视廉价组屋贫穷家庭面对的真实问题。 这份跨学科的报告由一组研究员写成,他们访问了来自吉隆坡和雪州17座廉价组屋的2,142个儿童。 该报告援引了2018年1月中的一个圆桌会议的讨论,提供意见的包括卫生部、国家银行以及公积金局的收入与储蓄数据。 马兹尔藐视这份报告的有力证据,他对问题完全视若无睹。 更重要的是,纳吉作为政府首长,必须代表政府对儿童基金会的报告表态,除非他认为选举运动比较儿童贫穷更重要。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政府应该制订儿童贫穷法令!

制订儿童贫穷法令 (吉隆坡8日讯)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政府制订儿童贫穷法令,设立一个儿童贫穷委员会,作为政府克服儿童贫穷问题的主要咨询对象。 他说,儿童贫穷委员会将探讨儿童贫穷的根本原因,包括家庭的经济机会,以确保他们赚取适当的收入和建设资产,如此才能避免贫穷和其它风险因素。 查尔斯强调,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报告指出公共政策的弊端。许多居住在吉隆坡廉价组屋的儿童生活贫困及缺乏营养,这证明现有政策无法为城市贫穷家庭提供更有素质的生活。该报告指出,儿童的健康和父母经济状况紧密关联。因此,成功的政策策略将为父母和儿童提供更好的机会。 “我在国会提呈一个动议,要求政府针对廉价组屋逐渐提高的儿童贫穷率宣布全国紧急状况。可是,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却说,各政府部门已开始研究该报告,因此不需要展开紧急辩论。” 查尔斯遗憾地说。 实际上,议长的决定凸显他的傲慢和政府的否认症候群。这是不能接受的。当五分之一的儿童营养不良,80巴仙的家庭没有一令吉的储蓄,而且情况比泰国更严重,政府应该将解决儿童贫穷视为首要任务。 我呼吁国会议长重新考虑他的决定,允许国会用一天的时间辩论该课题。财政部、卫生部、教育部、房屋与地方政府部、妇女、家庭和社区发展部应该参与该辩论环节。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表报告已经十天,我们却没有听到来自首相纳吉拉萨和其它部门的只言片语。除了联邦直辖区部即刻回应说,吉隆坡市政厅为廉价组屋居民提供安全与合适的房屋服务,它否认在此事件上的疏忽。 这是巫统治理下的标准回应方式,巫统不会下令各部门研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建议,以尝试寻找解决方案。 该报告提供的数据敲响了社会的警钟。它提出的各种问题如家庭贫穷导致儿童无法享有基本教育,父母无法支付租金,因为陷入相对或绝对贫穷,廉价组屋缺乏学习和玩乐空间,差劲的组屋维修服务等等。 如果我们继续等待问题恶化,查尔斯担心,我们或许将面对垂死的儿童。 民主行动党藉 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联邦政府颁合约给雪河公司SPLASH,过去一周制水,却怪罪雪州政府?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文告,2018年3月12日 彻查SPLASH断水事件,探讨是否应中止合约 一位巴生的选民说,人民不会记得雪州政府过去五年为人民所做的事,但他们肯定记得过去七天发生的事。 过去一周发生的断水事件,恰恰发生在竞争最激烈的下届大全国选之前。 对深受其害的50万雪州人民来说,过去七天非常难熬。他们家里完全没有水供,原因是一个水供处理厂的水管爆裂。 他们对雪州政府感到愤怒,马桶无水冲洗,厨房没水饮用,商店的罐装水也快速售完。 他们的愤怒是合理的。但是该负责断水事件的并非雪州政府、雪州水供公司(Syabas)或雪兰莪之水(Air Selangor)。 2000年1月,雪河公司(SPLASH)从上届雪州国阵政府手上获得30年合约,以建造、操作和保养该水供处理厂。 这表示,雪河公司是为雪州水供公司提供处理水的特许经营权公司。当水供处理厂发生问题,雪河公司必须负上全责。 雪河公司不但没有即刻及定期提供维修工作的最新进展,它也没有处理紧急状况的应急方案。 从2016年起,其中三个水泵就没有维修或保养过。 雪兰莪之水接收到消费者投诉后,也确认第四个水泵已损坏,导致水坝每天流失 3千万公升的水。 第四个水泵被维修后,重新启动供水系统时,水管突然爆裂,造成五个工人受伤。 显然,水供处理厂没有获得良好保养,数千个家庭因缺水陷入困境,更遑论他们需购买食物和水的额外开销。 因此,国家水供服务委员会(SPAN)应彻查此事,查明为何三个水泵超过一年没有维修,爆裂的原因,作业程序是否被遵循,系统是否被良好保养,以及雪河公司应否赔偿消费者。 雪河公司也面临财务问题,它欠国能公司的债务高达数百万令吉。 至关重要的是,既然雪河公司的保养差劲和惊人的债务,它的特许经营权是否应该被中止。 雪州人民不能因为雪河公司的差劲表现而再次面对断水危机。 民主行动党藉 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制订性别平等法 维护与提倡妇权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12日发表文告:   吉隆坡国际妇女游行后发生的事,证明为何我国需要2018年性别平等法。本地报章报导,几个妇女在游行后被骚扰。 根据马来邮报,一群男人抢夺她们的大字报,口出污言羞辱她们,用仇视跨性人的语言威胁她们。 我也知道,一群马来非政府组织针对此事报警,仅仅因为数名女性举起大字报要求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LGBT)的权利。 这样抨击集会参与者和持续妖魔化LGBT群体,无法令人接受。 这显示我们的社会多么不成熟,我们的国家如何退步。 所以,当我国签署的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歧视委员会在日内瓦的会议中观察到,大马仍未落实该委员会于2006年给予的建议,这并不令人惊讶。 政府代表无法回答联合国委员会成员的提问,清楚显示我国在禁止性别歧视方面,毫无寸进。 国际妇女节是欢庆妇女在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方面达致成就的日子。 在这个日子,我们肯定女性在打造更好工作环境、社会、家园和国家的举足轻重的角色。 数百万人在全世界参与游行,参与这场争取平等的斗争。 在大马,数百人参与游行,呼吁消除性别歧视、强暴文化和性别暴力。她们也要求强化政治权利与全民民主,争取平等机会和薪金,停止破坏环境。 若我们不能尊重这些要求,制订政策落实之,我们的国家无法进步。 我们必须有政治意愿赋权女性,实现性别平等。 我们必须保障权利,改善一般妇女和女孩的生活。 印度的自由斗士与行动者圣雄甘地说过,“在男人犯下的所有恶行当中,没有比暴力对待另一半人类或女人来得可耻、令人震惊和粗暴。 所以,让我们一起停止针对女性的雄性威风,一起尊重及强化她们。 大马可以制订性别平等法,作为改变这一切的第一步。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驳斥诺奥玛无理指责 希盟多次助英达组屋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7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欢迎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丹斯里诺奥玛于2018年3月5日宣布拨款五百一十万令吉,以协助巴生柏迈英达组屋(Flat Permai Indah)维修升降机与篱笆。 但是,查尔斯询问维修工程何时开始?房屋部将花多少时间重组居民共管机构(JMB)?若没定下完成时间表,这是否国阵的大选花招? 查尔斯驳斥诺奥玛指巴生民意代表没有协助该组屋居民的无理指责,并说自2008年他担任国会议员以来,已经多次协助该区居民所面对的种种问题。 “我向民联(现在是希盟)雪州政府反映升降机损坏问题后,负责房屋与建筑物管理的雪州行政议员已于2010年拨款60万令吉维修柏迈英达组屋的所有升降机。巴生国会议员服务中心也曾数次拨款共数千令吉,协助更换该组屋的损坏电灯。”查尔斯说明。 他进一步强调,2014年暴风雨卷走该组屋的屋顶,雪州大臣阿兹敏阿里即刻拨出一百万令吉维修该组屋的屋顶和蓄水箱。 查尔斯认为,柏迈英达组屋的主要问题是居民与共管机构的态度问题。在雪州政府的承包商完成维修工程后,升降机再次被破坏。升降机零件被偷窃,居民用升降机运载摩托车,电灯被蓄意破坏。 “我并非要责怪居民,但是当地居民有责任照顾组屋的设施,因为那是所有居民的共有资产。居民共管机构也必须发挥作用,提供良好的管理服务。居民不能将所有责任推给政府。”他劝诫。 在这个问题上,查尔斯说,巴生国会议员服务中心与雪州政府已用了各种方式,尽了全力协助该组屋居民。他促请诺奥玛部长切勿污蔑希盟的努力。 他认为,房屋部的插手是需要的,因为解决方法不在国会议员或雪州政府的职权范围之内。居民共管机构是由房屋部管辖。 房屋部必须指示建筑物专员(COB)彻查此事,并重组居民共管机构,以舒缓居民与共管机构之间的紧绷关系。诺奥玛的拨款只能解决燃眉之急,长期解决方案还是有赖于改革共管机构和提升居民的醒觉。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支持玛丽亚陈参选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3月7日发表文告: 若我们有注意,我们将发现这几年来,公民社会的角色有了重大的改变。 公民社会代表扮演关键、多元和积极角色,以支援国内、区域和全球的治理。 下届大选对大马人而言非常重要,这是社会行动者如玛丽亚陈可以表达立场的一个关键领域。 玛丽亚辞去净选盟职位后才宣布竞选,这证明她的廉正无私。倘若获选为民意代表,她将有更大的空间去争取国内的选举改革。 自从她宣布竞选后,我们听到许多对她和净选盟的强烈批评。 一些人说她是反对党的傀儡,另一些质疑净选盟的中立性。 那样的观点是浅薄的 – 净选盟不是依赖个人魅力的组织,它仍未放弃争取自由与公正选举的斗争。 玛丽亚也不天真,反对党掌权后,她不会轻易妥协改革议程。 玛丽亚已清楚说明,她只会在希盟提供一个国会议席的情况下参与选举。唯有如此,她才能继续推动改革议程,以高素质的辩论改变国会的论述。 她将以希盟的独立候选人名义竞选,而不是参与任何反对党,这是为了确保她的独立性,以及坚持她的选举改革议程。 因此,执政党和他们同盟无需对此喧闹起哄。 或许他们担心,她若赢了,国会内要求自由与公正选举的声音将被强化。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查尔斯圣地亚哥:联邦政府拖延雪水供重组:政治计谋还是财务危机?

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文告,2018年啊3月5日 联邦政府拖延雪水供重组:政治计谋还是财务危机? (巴生5日讯)行动党藉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促请政府解释,为何一直阻碍雪州水供公司重组计划。雪州政府与消费人已对拖延策略感到厌倦。这背后是否有政治议程,抑或联邦政府财务出了问题? 他表示,有关当局将于明日暂停水供,以维修SSP3水供处理厂,联邦政府却怪罪雪州政府,指雪州水供重组的展延为断水原因。 “联邦政府必须对它的失败给予全盘交代,而非怪罪它本应协助的雪州政府。水是基本人权,而非政治斗争的工具。” 查尔斯说。 雪州政府的计划是统一州内水务工业,设立单一的公营公司,以提供有效率、高效能、具竞争性和可持续性的水供服务。 国家水务政策阐明,联邦政府应协助州政府出资购买水务资产。这个程序在雪州已完成一半。雪州政府已于2017年5月将一份针对剩下的水务资产进行的独立估价报告提呈给联邦政府。 联邦政府也已完成水务资产的估价,但它坚持要求雪州政府给出价格。这非常荒谬,因为联邦政府将是买主,决定权在联邦政府手上。 内阁对雪州水务重组的决策,已经从2017年5月展延至10月,现在又拖延到2018年。 联邦政府的不断的拖延引发疑问。这究竟是联邦政府的政治计谋,以在大选前为难雪州消费人及羞辱雪州政府?或是联邦政府的财务出了严重问题? 新海峡时报于2018年2月16日的报导揭露,联邦政府支付的债务利息是310亿令吉,那是所有的所得税总额,或者三分之二的消费税收入,债务利息也是2009年的双倍。因此,联邦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资金落实国家水务政策,以完成重组计划?政府必须给予交代。 民主行动党藉 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我们是否已失去人道精神?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于2018年2月24日发表文告: 我们是否已失去人道精神? 马来西亚还有人道精神吗?一名外国的外交官询问这个重要的问题。 对于印尼女佣之死没在大马内部引发公众谴责,瑞士驻马来西亚大使迈克.温兹克感到吃惊。 26岁的阿德丽娜被雇主虐待,导致她的多个器官衰竭,最终死于医院。 当温兹克呐喊这是奴隶现象,我们选择保持沉默。 可是,虐待女佣和奴役人们,在马来西亚是新鲜事吗? 还记得妮玛拉?法庭于2014年判雇主赔偿一万令吉给妮玛拉,原因是这对夫妇造成妮玛拉胸口、背部、手臂、头部、脸孔、嘴巴、鼻子和情绪上的伤害。 虐待从2004年开始。她的雇主用热铁棒炙伤她的胸部和背部。 我们目睹太多这样的案件。为了警告暴力虐待女佣的大马雇主,印尼政府已数次禁止输出女佣,但随后又撤销禁令。 在我国,数以千计的移民工人继续在奴隶般的环境工作。 非营利组织Verité在2014年的报告揭露,根据国际标准和大马法律,他们访问的501个大马电子厂工人中,28巴仙工人声称被强迫工作。 大马的劳动力有40%是移民工人,他们面对的不人道待遇包括劳动力被剥削、生活条件恶劣、自由被限制和常被骚扰。 我们不曾忘记,27岁的印度公民罗克斯.沙帕林嘉仓皇逃出黑社会的奴役控制。此事上了头条新闻。 他被监禁在砂拉越一间肮脏的工厂,被支付20令吉的薪金。 我们不只虐待家庭帮佣和移民工人,也逼害穷人、被剥削者和边缘群体如LGBT。 我们可以在联合国机构会议上撒谎,说公平对待LGBT群体,可现实却迥然不同与令人震惊。 去年,18岁的槟城少年T.纳温因伤势太过严重而去世。 一群男孩殴打和欺负他,说他“娘娘腔”,送院后他被确定脑死。 27岁的跨性女生莎米拉.克里斯南被冷血谋杀,此事震惊全国。 凶手砍伤她的手掌、手臂、头部和腿部被砍伤,然后朝她开了三枪。 但警方说这不是仇恨罪行。 我们的报纸刊登“如何界定同性恋”的清单,首相纳吉拉萨说同性恋是具威胁性的异端文化。 原住民的权利继续被践踏。政府以发展为借口,强行夺走他们的土地。若原住民捍卫土地权利,他们将面临暴力对付及被政府提控。 许多原住民无法获得医疗服务,他们的孩子无法获得教育。 如今,我们看到犯罪率不断攀升,包括针对儿童的性侵犯和虐待。 当外国的外交官说出事实,我们是否感到惊讶? 作为大马公民,我们何时会下决心反对这样的暴行?我们何时会争取我们和其他人的权利?我们何时才会像温兹克那样愤怒,团结一致停止不公正之事? 若我们不即刻采取行动,我们永远都不会做。当我们无法保护比我们不幸者,我们所有人必须对此负上责任。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 查尔斯圣地亚哥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738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