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州政府助益华建校 总额5070万令吉

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21日中午12时半在槟城乔治市光大28楼首长办公室 与槟城益华小学及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声明: 槟州政府拨出1070万令吉给槟城益华小学,作为益华学校新港湖内4层楼新校舍的近半数兴建费用。加上2016年11月拨地给该校的4000万令吉,州政府为益华新校舍一共拨了5070万令吉。 槟州政府拨出1070万令吉给槟城益华小学,作为益华学校新校舍的近半数的兴建费用。加上2016年11月拨地给该校的4000万令吉,州政府为益华位于新港湖内的新校舍,一共拨出了5070万令吉的拨款。这所新校舍将设有4层楼、36间课室、19间设施室、1个食堂、1个可容纳4个羽毛球场的多用途礼堂及1个图书馆。 这笔1070万令吉款项,乃是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的槟城国际商城(PICC)计划发展项目中,需上缴给政府的开发条件。州政府也同意让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以同等价值(即1070万令吉),直接承建益华小学新校舍软硬体设备的方式,取代现金交付。 在这之前的3月14日,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已与槟城益华学校董事会于首长办公室签署了一份谅解备忘录,但引起误解,被认为是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赞助1070万令吉之费用。实际上,这是该公司原本应真金白银上缴给州政府的发展献金,是州政府允许发展商以直接承建校舍的方式取而代之。 换言之,槟州政府将原本属于州政府的收入,直接转发给益华学校作建校用途。 益华学校兴建新校舍背景 槟州政府于2011年3月份收到校方申请土地的信件后即着手处理有关申请。在新土地政策下,州政府将发展商宏升集团联合新港合作社献出供教育用途的土地拨给益华小学,有关土地位于新港湖内,面积为4.3英亩,当时的市值超过4000万令吉。2016年11月26日,州政府正式移交临时地契予益华小学。 州政府于今年2月27日,批准汇华置地实业有限公司的献议,即将原本必须献给州政府的1070万令吉的献捐款项,用于建设益华小学新校舍。 州政府不仅拨地,同时也拨款1070万令吉兴建益华小学新校舍,换句话说,州政府共承担益华小学逾5070万令吉的迁校与费用。 槟州政府拨给槟城益华学校的款项: 事项 新港湖内4.3 英亩的校地 4000万令吉 (2016年市价) 发展商应上缴政府的折现捐献,转为直接兴建校舍 1070万令吉 总额:5070万令吉

廖中莱对交通课题一窍不通

槟州民主行动党州委兼爪夷区州议员孙意志于2018年2月11日在槟州于乔治市发表声明: 廖中莱要求马航增加A350-990飞机厕所,显示他是个对交通课题一窍不通的交通部长。 众所周知,马航是一家航空公司,但没有负责设计飞机,因此增设商务舱厕所根本不在其范围内。然而,贵为大马交通部长的廖中莱,却明显对此事一无所知,以致发表要求马航增设商务舱厕所的言论,贻笑大方。 上述谈话也显示出廖中莱在交通领域方面知识的匮乏,在毫无交通专业知识及常识的情况下,廖中莱要如何带领我国交通业发展,备受民众质疑。 国内航空服务确有不足,各方面都有待提升,尤其机场税和燃税方面的改善,让更多民众有能力负担飞机票。然而令人讶异的是,廖中莱与内阁并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反而只注意到商务舱厕所不足如此表面化的问题。 廖中莱上述发言也显示出他是个只照顾有钱人的政治领袖,平明百姓的困苦完全不放在眼中。身为部长,他所提出的政策应注重在更广大的人民,但廖中莱和马华党员往往高高在上,只顾及本身及朋党的利益。 廖中莱和内阁只说商务舱厕所不足,难道经济舱厕所足够吗?还是说,在廖中莱和内阁成员根本看不到经济舱的问题,因为他们平时已习惯乘搭商务舱,完全看不见平民百姓的需求? 廖中莱及内阁在探讨课题时明显缺乏更深度的分析与洞察力,以致只能提出肤浅且缺乏常识的建议,在交通方面的课题更缺乏公信力。 廖中莱在马航厕所的课题上,让人看出他对交通一窍不通。也证实过去他担任交通部长时,所发表的言论,都是谎言和胡言乱语。 这也同时让人看清,实际上廖中莱在槟城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课题上的发言,是丝毫没有深度的,仅凭借诽谤与黑白不分的论述来进行充满政治意味的攻击。 槟城的驾驶人士饱受塞车之苦,唯有贵为交通部长的廖中莱缺乏这方面的常识,看不到槟城交通的需求,并为了达到政治目的,不断地骑劫及诋毁这些能改善槟城交通的计划。

国阵政府禁恩纳斯入境不开明

民主行动党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于2018年2月7日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垄尾区州议员杨顺兴指出,国阵政府禁止立陶宛画家恩纳斯(Ernest Zacharevic)是很荒谬的举动,让我国不能再以“开明国家”自居。 他要求国阵政府公开解释,为何禁止立陶宛画家恩纳斯进入我国?他是不是恐怖分子?威胁到我国的安全? 他认同大马著名著名政治漫画家祖纳的看法,政府不善待艺术工作者,指中央政府是伪装后的朝鲜,态度连槟城州政府都不如。祖纳与立陶宛面对相同的遭遇,恩纳斯不能进来大马,而他是不能离开大马。祖纳点出,我国现在就像是在伪装下的朝鲜, “为何国阵政府如此害怕艺术工作者?艺术工作者手持的是笔刷,不是枪械,但是我国政府却如临大敌!” 他认为,人民都会看到,那些偷了人民钱财的窃贼相安无事,到今天警方还不敢对付盗取国家财产的窃贼,但是,对我国没有杀伤力的艺术家却受到严厉对付,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槟城著名壁画《姐弟共骑》的立陶宛籍画家恩纳斯在Insta Story发文指被移民局禁止入境大马,同时也叫朋友们不必为此担心,惟被禁入境原因不详。 位于本头公巷的壁画《姐弟共骑》,于2012年被列入全球15大最佳壁画,同时也是当年亚洲唯一入选的壁画,31岁的恩纳斯凭目前身在新加坡,并没有说明他被禁止入境的日期和地点,仅透露出他的护照上被盖章不允许进入我国,也提及没有人向他透露为何被禁止入境和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