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抗疫有效:3C是关键

槟城抗疫通讯及赋权予民主任兼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4月4日所发表的文章: 行管令第一阶段总结:槟城政府3C策略 人类对战新冠病毒是一项漫长征途。就如槟城首长曹观友所说:“这场征途是马拉松赛跑,不是100米冲刺。终点之前,我们必须时时刻刻警戒,不可掉以轻心。” 现在讨论槟城抗疫的成就,还言之过早。 但事实上,行动限制令第一阶段(2020年3月18日至31日)结束时,槟城政府成功控制确诊人数在百人之下,全国13州和吉隆坡直辖区确诊人数当中,排名第10。 槟城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687人,位居全国第二,要落实1公尺社交距离令并不简单。槟城能够压制确诊人数,避免大规模感染,实属不易。 我们明白,如果任由新冠病毒疫情在槟城爆发,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联邦还没拉响警报,槟州就率先部署抗疫。 当马来西亚在3月5日面对第二波新冠病毒冲击时,曹观友就已经开始与我们讨论应对方式 当时,槟州政府就劝告,日本Yosakoi庆典主办单位取消原定在3月9日的活动,避免病毒趁机感染人群。 眼见新冠病毒疫情来势汹汹,曹观友在3月11日下令,停止州内一切集会活动。 2天后,他要求我们,开始成立槟城应对新冠病毒通讯及赋权予民小组。 3月16日中午,槟州开创先锋,首长展开“槟城应对新冠病毒”(Penang Lawan Covid-19)运动。当天晚上,首相才宣布全国行动管制令。 槟城应对新冠病毒的3C核心策略 槟城州政府的3大应对策略,可以简化成:一、控制疫情(Control of epidemic),二、通报公众(Communication to public)和三、减缓冲击(Containment of impact)。 在此,我会简单地叙述。 一、控制疫情 首长通过以他为首的州安全特别委员会,指挥槟城抗疫。州级战情室(War Room)在抗疫一事,协调联邦和州属机构。 我们相信,抗疫必须跨党派合作,因此首长委任州反对党领袖拿督莫哈末尤索夫为战情室委员会一员。 虽然与联邦不同政见,但槟州政府率先全力支持联邦行管令。 槟州境内两个市政局接获指示,在辖区设立新冠病毒特工队。通过特工队,5000名公务员受命执行行管令和清洁消毒两大任务。 槟岛和威省市政局执法人员与联邦执法机构携手合作,确保各界遵守行管令,特别是美食中心、巴刹和餐厅。 行管令下获准营业的商家和厂商受到槟州政府监视,确保公众遵守公共卫生措施,包括1公尺社交距离等。 行管令第一阶段结束时,槟城遵守率达到99%。 槟州政府也保障,医护人员等前线人员拥有充足装备医治新冠病毒。行管令第一阶段,个人防护套、口罩、防护面罩、消毒洗手液、床位、红外线测温器等医疗设备,率先分配给前线人员。 实际上,槟州政府拨备1000万令吉,保证州内医院在行管令期间和结束后,都有充足医疗设备。 二、 通报公众 槟州政府一开始议决,实行明确、迅速和透明通讯策略。我们深信,只有简单正确讯息能够快速传播,大家才能有效抗疫。 环视大马,我们是唯一开发通报公众抗疫平台的州政府。 槟州抗疫运动有特制网站、活跃互动的面子书专页、Telegram通讯频道和电话热线。尽管联邦政府拥有本身通讯管道,但槟州政府提供本土内容,让州民掌握第一手本地抗疫资讯。 这个运动涵盖布告板、海报和视频,使用多语国文、华文、英文和淡米尔文来宣导抗疫资讯。 此外,首长亲上火线,每日通过面子书直播,向州民汇报抗疫资讯。他报告最新疫情,告知政府行动和必要时劝告民众,讯息简单易懂。 由于首长讯息一致,例常汇报会是槟州人民每日必看的资讯,来掌握最新抗疫局势。 三、减缓冲击 槟城抗疫其中一项要点,在于提前行动。我们以现况和未来,事先谋划应对策略。 联邦颁布行管令前,我们率先推动“槟城应对新冠病毒”运动。 行管令生效前一天,我们宣布2000万令吉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减缓行管令的社会经济冲击。槟州成为全国第一个宣布抗疫经济配套的州属。 一个星期后,槟州加码5500万令吉,整体槟州抗疫救市配套达到7500万令吉。 4月1日,槟城成为全国首个州政府,分发援助金予目标群体。 这项名为“槟州人民援助配套”(Pakej Bantuan Rakyat Pulau Pinang)的经济刺激配套,有三大目标,如下: 一、为小贩、小商贩、德士和电召车司机、三轮车夫和B40群体等脆弱群体雪中送炭,立马获得援助金。 二、受薪阶级可以保住工作,通过体面工作重新振作。 三、确保商业可以持续运作,特别是槟州中小型企业。 倘若有必要,槟州政府承诺会提供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 行管令两周后即将结束,槟州政府正在谋划应对专家所称的“新常态”(New normal),包括重新整顿政府机构、经济社会政策。

无论在朝在野 公务员仍拜访沈志强

虽然2月叛变导致希盟政府倒台,但公务员珍惜希盟良政,风雨不改地会见一些希盟前正副部长。 今午,前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在大山脚国会议员服务中心,接见来访的槟城青体局局长祖法德里(Zul Fadhli Abdul Aziz)团队。 沈志强也是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他在面子书撰文回忆,以前跟希盟青体部长赛沙迪聊天时,倘若有天离开青体部,接棒者会继承一支强大的青体部公务员团队。 “虽然这次政权意外更迭,但是我能很骄傲地说,新任部长将会接受一支犀利的青体部团队。” 他与槟城青体局公务员聊天时,谈到过去希盟执掌青体部20个月的美好合作。 根据沈志强,祖法德里所言,希盟政府治理下的“活力马来西亚”(Fit Malaysia)活动,摆脱国阵政府外包给承包商,改为使用内部公务员承担,令公务员有感受到希盟政府重视。 “祖法德里说:‘槟城青体局从A到Z,全力主办一切活动。’” 况且,这项活动从前朝的130万令吉,大减至30万令吉,而且还维持2万5000名参与者的规模。 沈志强相信,无论政局如何,槟城青体局将会继续提供最佳服务予民众。 “感谢青体局的友谊和合作。”

强扣罪名给陆兆福 陈德钦试图掩盖更显魏家祥不清白

槟州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11月18日针对陈德钦于今早发表一篇题目为“捏造事实意图炒作种族情绪,陆兆福反对公开招标?”文告作出反驳: 1. 陈德钦这番忙着往陆兆福身上泼脏水,强扣罪名,帮助魏家祥开脱的举动,更显得欲盖弥彰,越试图掩盖更显得魏家祥不清白。 2. 再加上在整件事情曝光后,魏家祥并没有对此事做出正面的回应,反而是以案件在法庭程序中,不便多谈,这一种避重就轻的回答企图蒙混过关,更显得有问题。 3. 今天,陈德钦需要了解,马来西亚交通部长公然向发展商(DM- LTAT)要求将整个工程承包给中国公司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指控,人民有权力知道事情的真相。 4. 更何况,该指控并非空穴来风,而是依据DM-LTAT首席执行官的法庭宣誓词所做出的。 5. 再来的是,陆兆福身为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在国会殿堂披露执政党部长违规行为,完全符合西敏寺监督与制衡的精神,反之心里有鬼之人才需要害怕。 6. 马华领袖一而再再二三的选择性失忆,忘记了吧生谷双规铁路提升计划是时任交通部长廖中莱在2018年以52.6亿令吉的高价直接颁发出去的。 7. 希盟一直都是公开招标坚定的拥护者,当初不取消该计划是因为顾及取消计划后的高额赔偿和一系列的法律诉讼活动。 8.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取消该计划后政府面对着潜在高达数十亿的赔偿金和一系列的诉讼。除此之外,在这个因冠病经济低迷的时候,政府不想办法保住人民的饭碗反而取消该计划,令近万人失业。 9. 这一切全因魏家祥的一意孤行,全马纳税人和人民却必须为此而买单。  

国盟取消槟4大重要基建 政治报复扼杀外资“金鸡母”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2021年1月19日媒体文告: 国盟政府取消了槟城的四个重要基础设施计划,扼杀了马来西亚外国直接投资的“金鸡母”,而槟州在马来西亚於2020年的高价值外国直接投资(FDI)中占7个。 根据马来西亚投资发展局(MIDA)的数据,槟城是大马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目的地,占2020年进入大马的11个高价值外国直接投资项目中的7个。这证明了槟城拥有良好的反贪腐往绩和优良治理,成了外资来到大马的主要吸引力。 因此,当国盟联邦政府取消槟城的四个重要基础建设计划时,这纯粹是政治报复,没有任何经济上的意义,这些项目是:1亿令吉的缆车项目,8亿令吉的槟城国际机场扩建、为槟城向亚洲开发银行作的贷款担保、槟州轻快铁的发展,最后就是我们的标志性渡轮服务。 有报道称跨国公司选择在邻国投资,而大公司如现代汽车(Hyundai)则关闭了其在马来西亚的亚太总部,並搬迁至印尼。因此,国盟政府应该从政治蜜月中醒来,并停止他们自2020年2月23日喜来登行动后一直操弄的政治游戏。 政府完全无法处理马来西亚的疫情,我们的新冠肺炎每日确诊病例现在已成为东南亚最高确诊的地区之一。去年,我们是东南亚地区表现最差的经济体,是唯一一个被主权评级下调的东盟5国。现在,国盟想要通过拒绝槟城急需的基础设施建设来扼杀外国直接投资的“金鸡母”。 请立即恢复这四个计划,否则槟城和马来西亚今年将遭受进一步的经济下滑。 沈志强

行管令2.0及紧急状态的5个矛盾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文告于2021年1月14日 发表文告:  国盟政府在过去一年之中抵抗新冠肺炎疫情及保护马来西亚经济的工作上,很明显是失败的。 最近实施的行动管制令(MCO)2.0和紧急状态都继续证明,国盟政府对与新冠肺炎的战斗并不认真,反而是对玩弄政治更感兴趣。 行管令 2.0和紧急状态的实施中存在五个主要矛盾。 1)实施了行管令2.0,但却比行管令1.0宽松得多 在行管令2.0下,大多数的领域允许继续运作。也允许运动,虽然是最低限度。政府部门和学校,包括幼儿园等也被允许。 如果现在实施的标准作业程序(SOP)那么宽松,那政府是打算如何实现行管令1.0的效果呢? 例如,在行管令2.0中,包括工厂在内的大多数经济行业仍被允许继续运营,但目前却已有数个涉及工厂等工作场所的大型感染群以造成广泛的社群传播。 政府到底想通过行管令2.0达成什么目标? 2)颁布紧急状态,但未最大程度地实施行管令 首相表示,政府可通过紧急状态制定条例,以便执行政府控制疫情的工作。 问题是,在包括行管令在内的现有法律中,有那一项是阻止政府执行防疫工作吗? 更奇怪的是,如果行管令2.0比行管令1.0宽松得多,那么在全国范围内实施紧急状态又有什么需要? 3)颁布紧急状态来避开选举,但是大多数国会议员却不希望选举 首相还表示,紧急状态是为了防止大马在疫情期间举行大选。 然而,事实却是,所有反对党和人民代议士自去年以来,特别是希盟都坚持认为,如果疫情未能成功遏制,政府就不应举行大选。 到目前为止,似乎只有巫统要求尽快召开大选。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巫统议员都同意,因为某些由首相任命官职的巫统议员更有可能支持首相的立场,在短期内不举行选举。 那么,谁想要选举?答案就是,与绝大多数其他议员相比,只有少数议员想要选举。 实际上,是否建议国家元首解散国会及举行选举的决定是落在首相手中,而不是由国会议员或任何政党决定的。 4)紧急状态中止了立法机构,但允许行政和司法机构继续运作 紧急状态的颁布使得国会作为国家立法者的立法机构职能和作用被中止。然而,行政和司法却仍然可以行使职能。 在首相失去议员支持的情况下,保留首相一职显然是自私的行为。首相担心,如果允许国会继续运作,将会显示出对他已失去多数议员支持。 首相没有动员和团结包括反对派在内的所有议员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反而是沉迷于玩弄政治和权谋来保住政权。 因此,实施紧急状态很明显只有一个目的,即保住首相职位。 5)如果紧急状态旨在保护首相,那么政府是否会努力压平疫情曲线? 由于行管令2.0宽松得多,并且没有明确的战略来加强公共卫生保健系统,以确保新冠肺炎的检测,追踪和治疗(Testing, Tracing, Treating,3T)工作顺利进行,人们担心政府不认真对待防疫工作。 这被视为制造危机来继续维持紧急状态,以保住首相之位。  首相应立即召集国会特别会议来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而不是中止议会。 首相应立即召集国会特别会议,讨论不断升级的新冠肺炎疫情。 国会议员在去年的议会上一致支持这两项新冠肺炎疫情法案,甚至反对党也敦促政府增加拨款以对抗新冠肺炎疫情。双方国会议员在议会期间提出了几项帮助人民的措施,例如延长银行贷款禁令,暂缓偿还PTPTN,取出公积金等。 因此,首相不必担心我们作为民选代表会威胁或破坏保护马来西亚人免受新冠肺炎疫情危害的任何努力。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年关近未知可否舞狮舞龙 沈志强促政府速协调宣布

大山脚国会议员兼前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于2021年1月28日在槟城大山脚所发表的文告: 舞狮舞龙是在华人农历新年不可缺一的传统文化之一,每逢农历新年到来,锣鼓声和舞狮的踪影总是会出现在大街小巷,神庙以及购物中心等等进行表演助兴,如今国内疫情严峻,不少靠舞狮舞龙赚取行政经费的单位如,独中,华校舞狮舞龙俱乐部,文化艺术表演等等单位都感到忧虑以及保持观望态度。 也是前青体部副部长的沈志强表示,在大约两个星期前,他接获许多来自民间的武术暨舞狮舞龙的团体纷纷向他表示对这个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表演邀约感到彷徨,许多民间舞狮舞龙团体皆表示因为疫情严峻的关系,不得不取消早前预订的邀约。更有附属在学校的龙狮子单位表示今年将停办一年,避免因为出队表演而增加团员暴晒在染疫的风险之中。也有不少的龙狮团体表示,中央政府的条限令人混淆加上部长宣布的与和执法人员不同调。他们担心万一跨县或前往加限的地区遇上路障会遭到警察开罚单。 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武术龙狮团体接不约而同的表示,他们了解在这个疫情泛滥的时刻必须保持谨慎,倘若在这个农历新年龙狮舞狮团体若获得中央政府绿灯,他们不但非常愿意根据政府规定标准作业程序,并且将会严格遵守以及设定更严谨的表演SOP,如在进行表演的时候会通过告示牌,以及扬声器等等方式提醒观及确保众切勿靠近,以及保持距离。 距离农历新年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沈志强促请青体部及中央政府,赶紧联系武术及龙狮单有关单位进行讨论及协调,并且带入国家安全理事会讨论,在近期内将有关结果告知武术及龙狮单位,无论结果允许与否至少提早告知有关单位,好让他们有个心里有个答案以及心理准备。万一获得肯首,也好让他们有更充足的时间准备,如在进行表演前是否需要向警方申请准证,限制出队人数,团员是否需要进行检测等等耗时间程序。

抗疫漫长征途,各界需准备打长远仗

以下是槟州抗疫通讯及赋权予民主任沈志强,于2020年4月21日“与沈志强聊天”面子书直播回应提问的逐字稿(一)  问:新冠病毒疫病数据日渐改善,是否成为延长行管令的指标?  答:我们数据的确日趋改善,但不能因而松懈。我们身心需要强大,来应对新冠病毒。 这是一场漫长战役。这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举例,雇主需要准备,未来面对不能出门的顾客情景。 打工一族则需要面对减薪,甚至失业。每户家庭必须规划财务,是否有足够存款? 更重要的是,非政府组织必须在行管令结束后,面对大批饮食等援助品的求援。 非政府组织受促有效运作。不要抢着把资源投注在一地,必须要有储备,未来才有资源帮人。 例如,如果一个非政府组织在2个星期内,花完所有的1万令吉捐款,它是否有能力在行管令结束后,仍然能够在一个星期、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后助人? 如果不幸面对第三波新冠病毒疫情,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应对?医生、护士、警察等前线人员是否能如现在,每日辛劳工作? 我担心,假如我们松懈,可能就没法在身心上准备应对第三波疫情。 这就是为何,我一开始强调,松绑行管令有赖于疫情数据改善,以及医疗体系充分准备,应对可能的第三波疫情。 各界努力下,特别是卫生部前线人员,成功降低感染数据。 不过,我们必须领悟,与新冠病毒作战是一项马拉松长征,不是100米冲刺,哪怕活跃病例逐渐降低。 虽然行管令可能获得解除,但我们也要精神上有所准备。 未来,我们会看到行管令—正常生活--行管令--正常生活的循环,不断上演。

配合国会通过反跳槽法 行动党925开特大修党章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兼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2 年 9 月 14 日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2022年特别代表大会 根据民主行动党党章第8章第8条,我党特别党员代表大会将如下举行: 日期:2022 年 9 月 25...

沈志强:国盟削弱女性发言权

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感叹,国盟政府上台后撤换了有能力的女领导人,例如委任巫统巴力国会议员莫哈末尼沙为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LPPKN)新任主席,取代原任主席娜莉玛医生。 他说,希盟政府执政时期,委任许多有能力的女领导人为官联公司及联邦法定机构高层,包括席娜莉玛医生出任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主席,可惜国盟政府却背道而驰。 他指出,娜莉玛是一名医生,曾在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任职,绝对有能力处理妇女相关事务,但是,莫哈末尼沙不仅没有医疗领域背景,也不曾听说他在妇女相关领域有什么贡献。 他说,政府减少了女领导人的人数,等同于削弱女性的发言权,将影响政府拟定政策和财政预算案的全面性,导致我国的妇女权力进展大倒退。 他也说,行动党是国内最早赋予妇女权力的政党之一,早于1992年发布《妇女组丹绒宣言》,以提高各民族、各社会阶层妇女的权利。 性别平等政策20年不奏效 沈志强说,其实国阵政府早于2003年进行性别平等预算编制(GRB/Gender Responsive Budgeting),以促进国家资源平等分配至不同领域,进而达到性别平等。 “然而,将近20年过去了,我们依然难以看见GRB融入联邦、州级或地方政府(的预算案和政策)。” 他说,希盟槟州政府从2008年开始采纳性别平等预算编制,不过,性别平等预算编制不等于将政府资源“50/50”对半分给两性,而是研究并根据长者、妇女和孩童在不同领域的需求分配资源。 另外,他透露,自己担任希盟联邦政府青年及体育部副部长时,发现问题出在前朝政府优先拨款给男运动员项目,剩余的拨款才用于女运动员项目,不利于栽培优秀的女运动员。 “因此,时任青体部部长的赛沙迪决定拨款1000万令吉,以促进和鼓励女性加入运动行列。” 配合国际妇女节,沈志强周二(9日)晚上参与民主行动党脸书专页的线上论坛“赋予大马妇女权力的挑战与机会”时,这么表示。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和斯里德里玛州议员瑟琳娜也参与论坛。

让马来西亚人回家投票! 沈志强促机票降价增航班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兼前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媒体2022年10月21日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看守政府应发出指示,将机票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价格降至最低价格,并在投票日前后增加航班数量,让马来西亚人可以回家投票。 随着选举委员会宣布投票日为 2022 年 11 月 19 日后,机票价格便随即上涨了数倍。 我促请看守政府发出指示,将机票和其他公共交通工具的价格降至最低价格,以方便马来西亚人重返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