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城抗疫有效:3C是关键

槟城抗疫通讯及赋权予民主任兼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4月4日所发表的文章: 行管令第一阶段总结:槟城政府3C策略 人类对战新冠病毒是一项漫长征途。就如槟城首长曹观友所说:“这场征途是马拉松赛跑,不是100米冲刺。终点之前,我们必须时时刻刻警戒,不可掉以轻心。” 现在讨论槟城抗疫的成就,还言之过早。 但事实上,行动限制令第一阶段(2020年3月18日至31日)结束时,槟城政府成功控制确诊人数在百人之下,全国13州和吉隆坡直辖区确诊人数当中,排名第10。 槟城人口密度为每平方公里1687人,位居全国第二,要落实1公尺社交距离令并不简单。槟城能够压制确诊人数,避免大规模感染,实属不易。 我们明白,如果任由新冠病毒疫情在槟城爆发,后果不堪设想。因此联邦还没拉响警报,槟州就率先部署抗疫。 当马来西亚在3月5日面对第二波新冠病毒冲击时,曹观友就已经开始与我们讨论应对方式 当时,槟州政府就劝告,日本Yosakoi庆典主办单位取消原定在3月9日的活动,避免病毒趁机感染人群。 眼见新冠病毒疫情来势汹汹,曹观友在3月11日下令,停止州内一切集会活动。 2天后,他要求我们,开始成立槟城应对新冠病毒通讯及赋权予民小组。 3月16日中午,槟州开创先锋,首长展开“槟城应对新冠病毒”(Penang Lawan Covid-19)运动。当天晚上,首相才宣布全国行动管制令。 槟城应对新冠病毒的3C核心策略 槟城州政府的3大应对策略,可以简化成:一、控制疫情(Control of epidemic),二、通报公众(Communication to public)和三、减缓冲击(Containment of impact)。 在此,我会简单地叙述。 一、控制疫情 首长通过以他为首的州安全特别委员会,指挥槟城抗疫。州级战情室(War Room)在抗疫一事,协调联邦和州属机构。 我们相信,抗疫必须跨党派合作,因此首长委任州反对党领袖拿督莫哈末尤索夫为战情室委员会一员。 虽然与联邦不同政见,但槟州政府率先全力支持联邦行管令。 槟州境内两个市政局接获指示,在辖区设立新冠病毒特工队。通过特工队,5000名公务员受命执行行管令和清洁消毒两大任务。 槟岛和威省市政局执法人员与联邦执法机构携手合作,确保各界遵守行管令,特别是美食中心、巴刹和餐厅。 行管令下获准营业的商家和厂商受到槟州政府监视,确保公众遵守公共卫生措施,包括1公尺社交距离等。 行管令第一阶段结束时,槟城遵守率达到99%。 槟州政府也保障,医护人员等前线人员拥有充足装备医治新冠病毒。行管令第一阶段,个人防护套、口罩、防护面罩、消毒洗手液、床位、红外线测温器等医疗设备,率先分配给前线人员。 实际上,槟州政府拨备1000万令吉,保证州内医院在行管令期间和结束后,都有充足医疗设备。 二、 通报公众 槟州政府一开始议决,实行明确、迅速和透明通讯策略。我们深信,只有简单正确讯息能够快速传播,大家才能有效抗疫。 环视大马,我们是唯一开发通报公众抗疫平台的州政府。 槟州抗疫运动有特制网站、活跃互动的面子书专页、Telegram通讯频道和电话热线。尽管联邦政府拥有本身通讯管道,但槟州政府提供本土内容,让州民掌握第一手本地抗疫资讯。 这个运动涵盖布告板、海报和视频,使用多语国文、华文、英文和淡米尔文来宣导抗疫资讯。 此外,首长亲上火线,每日通过面子书直播,向州民汇报抗疫资讯。他报告最新疫情,告知政府行动和必要时劝告民众,讯息简单易懂。 由于首长讯息一致,例常汇报会是槟州人民每日必看的资讯,来掌握最新抗疫局势。 三、减缓冲击 槟城抗疫其中一项要点,在于提前行动。我们以现况和未来,事先谋划应对策略。 联邦颁布行管令前,我们率先推动“槟城应对新冠病毒”运动。 行管令生效前一天,我们宣布2000万令吉的经济刺激方案,以减缓行管令的社会经济冲击。槟州成为全国第一个宣布抗疫经济配套的州属。 一个星期后,槟州加码5500万令吉,整体槟州抗疫救市配套达到7500万令吉。 4月1日,槟城成为全国首个州政府,分发援助金予目标群体。 这项名为“槟州人民援助配套”(Pakej Bantuan Rakyat Pulau Pinang)的经济刺激配套,有三大目标,如下: 一、为小贩、小商贩、德士和电召车司机、三轮车夫和B40群体等脆弱群体雪中送炭,立马获得援助金。 二、受薪阶级可以保住工作,通过体面工作重新振作。 三、确保商业可以持续运作,特别是槟州中小型企业。 倘若有必要,槟州政府承诺会提供第二轮经济刺激方案。 行管令两周后即将结束,槟州政府正在谋划应对专家所称的“新常态”(New normal),包括重新整顿政府机构、经济社会政策。

前夺金残障国手卖手艺品 沈志强协助许丽萍开网店

前残障游泳国手兼残东会游泳7金得主许丽萍,在吉隆坡闹市街头售卖手工艺品事件,引起众人关注。 民主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日前到吉隆坡参加国会会议,趁午餐时间到武吉免登寻找许丽萍。 沈志强与许丽萍见面后,在面子书贴文表示,发现许丽萍售卖的手工艺品十分精美,决定购买所有商品,总额1万7000千令吉,等同于本身的议员月薪。 此外,沈志强也在场协助许丽萍开设Shopee网店,呼吁大家网购支持许丽萍的生意。 以下是沈志强面子书的国语贴文翻译:

沈志强:疫情后新常态 政府如何协助体坛?

在平常日子,医生鼓励民众要多运动来保持身体健康。然而,正值新冠病毒瘟疫危机时,我们却被劝告不得外出运动,避免受到感染。 过去2个月,马来西亚民众生活在行管令下的半封城状态。当局也禁止了户外运动,大家没法享受户外跑步挥汗后的乐趣。期间,槟城还发生了一名医生在公园跑步而被控上庭的事件。 另外,也有人在户外踢足球被逮捕,就连大受欢迎的马来西亚足球联赛也被迫展延。其实,原本在今年7月举办的东京奥运会,也延至2021年7月。 迄今,所有室内运动、肢体接触运动、水上运动,甚至超过10人参与的户外运动,都一律禁止举行。 可以肯定的是,瘟疫结束后,一切生活习惯都将改变:以往的握手寒暄,如今改成右手摆放左胸前示意问好;以往的群聚交流,如今则需保持一公尺社交距离。这就是专家所谓的“新常态”。 在新常态之下,我国体育界也不能避免地受到影响。然而,政府应如何应对这种体育新常态? 我国体育界受制于2009年国家体育政策。赛沙迪和我在青体部任内,即开始检讨和更新这项已有10年历史的政策。 虚拟体育平台 如今虽为新冠病毒疫情时刻,有关当局应该把危机视为转机,根据新兴趣、新发明、新科技以及新常态,来对体育运动进行重新的思考。 希盟当政时, 原订在今年推出Fit Malaysia程式,透过虚拟平台以把健身运动个人化及游戏化(gamify)。有关程式的目的就是要鼓励更多人运动,程式会记录燃烧多少卡路里,来换取健康积分。这些积分随后可以用来获取参与商家的产品和服务。 我们甚至希望最后能把健康积分用以支付水电网络费用,甚至缴付所得税。我们的想法是,政府与其为民众支付医药费,倒不如给钱民众以推广运动。 因此,我认为如今是Fit Malaysia程式推出的最佳时刻,鼓励民众自选符合新常态的运动,进而培养运动文化。 拯救体育行业 瘟疫蔓延时, 大部分体育行业大受打击。健身房、游泳池、羽球馆等体育设施,都被迫关闭2个月之久。 如此一来,各项与体育相关的行业如体育产品、设备、医药、活动策划、体育馆和设施管理层也缺少客源,处境堪忧,许多业者也唯有向政府申请援助。 因此,政府不能坐视不理,必须立即策划体育行业复兴策略,其内容必须阐明重新开业的时间表、可行指导方针,如下: 一、拨款援助体育行业; 二、生意转型援助计划,如:电子化和公共卫生措施; 三、鼓励运动可获减税,如:公司提供健身会员予员工、举办运动活动、甚至赞助体坛,均可申领减缴税; 四、实行临时措施,让政府辖下机构使用现有私人界体育设施,来举办相关体育活动,从而支持体育行业的发展。 所幸的是,希盟政府的通讯及多媒体部于2018年7月专设了体育电子台。其中一个体坛新常态,就是把“现场观众”为主的赛事扩大至“数码内容”。 政府应当使用数码管道来策划如何递送体育内容,包括电视、电脑和智慧手机直播“无观众”的赛事。 行管令期间,我国一些体育选手如潘德蕾拉(Pandelela Rinong)和吴柳莹在社交媒体上,直播他们的日常生活,大受民众欢迎。 由此,政府应协助国手制作个人“健身电视节目”。一些免费体育波道甚至可以填补付费电视的空档,制作一些体育选手或身障选手的有价值但成本昂贵的纪录片。 这些体坛英雄,特别是身障者,应当获得更多宣传。 加速电竞发展 2019年11月,青体部推展马来西亚电子竞技5年发展蓝图,旨在从人才培养、基础设施、立法和生态圈的各个角度,全面发展电竞行业。 目前价值数十亿的电子竞技行业正在崛起,现任政府应加速落实发展蓝图,以填补传统体育因疫情中断所留下的真空。 事实上,随著科技越发进步,市面上出现越来越多仿效现实体育动态的超现实电子竞技。因此,一些电子竞技或许可以成为青年选手减少肢体接触的替代入门训练场,例如赛车、高尔夫球或闪避球等等。 此外, 电子竞技也提供了替代事业发展,特别是退伍的传统体育选手。我认识一名退役的国家运动员,他现在仍然热情不改地从事电子竞技版的传统体育运动项目。 行管令实行迄今已超过2个月,但卫生部等当局警告,瘟疫仍然将与我们共存一段时间。由此一来,青体部等政府单位必须尽速重新思考,为体坛适应新常态而调整策略。

人民提取780亿养老金 为何银行不能花64亿暂缓贷款?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2021年5月25日媒体声明 : 人民必须耗费780亿令吉的养老积蓄,为什么银行不能花64亿令吉来暂缓贷款6个月呢?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表示,马来西亚人民已通过i-Sinar和i-Lestari计划从其雇员公积金(EPF)中提取了780亿令吉。目前,共有260万公积金会员的第一户口在提款后只剩下不到1000令吉。 (来源:https://www.bharian.com.my/.../rm78-bilion-dikeluarkan...) 这种情况证明了人民目前是如此的窘迫,尤其是在缺乏政府援助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不动用作为养老积蓄的存款。 政府自2020年3月以来,便未能通过混乱的、不依据科学和数据、以及防疫SOP执法双重标准的行动控制令(PKP)策略来管控新冠肺炎疫情,而这已经扰乱了人们的生活。 尽管行管令3.0於2021年5月12日开始实施,而加强行管令3.0 (PKP 3.0 Edisi Ketat)於2021年5月25日开始实施,但政府却没有宣布给予人民和受影响经济领域的任何援助。 尽管反对党一再呼吁,但在行管令1.0期间宣布的最基本的援助,即自动暂缓银行贷款6个月,也未能得到执行。 政府曾经公布,自动暂缓银行贷款6个月令银行业蒙受了64亿令吉的损失。 (来源:https://www.sinarharian.com.my/ampArticle/94151) 在2019年,银行业整体取得360亿令吉的获利。在2020年,即使有6个月的自动暂缓贷款措施,然后是有目标的暂缓贷款措施,根据现有数据,我国的10家主要银行仍然取得220亿令吉的获利(缺乏所有银行业的数据)。 政府拒绝下令实施这一自动暂缓贷款措施,这清楚地证明,相较于马来西亚人民和中小企业,政府更关心银行家的利益。 如果马来西亚人处境窘迫得必须使用我们的780亿令吉养老金,为什么政府不愿意指示获利数百亿令吉的银行业花费64亿令吉来协助因新冠肺炎疫情而面临困境的普通百姓? 让该行业牺牲64亿令吉来帮助经济困难的人们有何困难?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沈志强对王碧燕遭遇深表同情 运动员性骚扰问题绝不容妥协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2021年5月26日媒体文告: 运动员中的性骚扰问题绝不容妥协:确保运动领域没有性骚扰和虐待是2030国家体育宏愿计划(Visi Sukan Negara,简写VSN 2030)的一部分。 国家运动员如游泳国手王碧燕(Cindy Ong)遭性骚扰的事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来源: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576014) 。我对王碧燕的不幸遭遇深表同情,她为大马的体育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一次的揭露应使各方睁开眼镜看清楚这些普遍存在于我们运动员中的有毒文化。特别是在培训期间发生的性骚扰不仅会影响受害者,还会影响整个国家的体育事业。 因此,政府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妥协。 为了掩盖丑闻而否认和噤声运动员的文化不应存在。从青体部和国家体育理事会(MSN),到国家体育协会、教练和体育官员,以及运动员,甚至运动员父母等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应该具有不必害怕举报性骚扰和其他不法事件的空间。 在希盟政府执政期间,通过赋予一般运动员,特别是女性运动员权力的政策,青体部采取了一些积极而实际的措施,以确保不会发生涉及运动员的性骚扰案件。这表明了,上届政府认真和严肃对待这个问题。 其中,由马来西亚奥委会前秘书长拿督刘明珠(Datuk Low Beng Choo)领导的防止骚扰和虐待委员会的成立,成员包括拿督甄玲心(Dato'Marina Chin),拿督再顿(Zaiton Othman)和其他由各族运动员,以处理与运动员相关的骚扰及虐待有关的问题,其中包括运动员性骚扰问题。 此外,在国家体育委员会的范围内还建立了一个运动员中心,为运动员提供娱乐和咨询设施。该运动员中心是提供运动员福利活动的一站式中心,除了获得各种服务(例如教育和职业咨询服务,咨询和投诉服务)之外,这也是我们运动员放松身心的安全空间。 在希盟提出的2020年预算中,青体部首次为“体育中的女性”(Wanita Dalam Sukan)计划拨款1000万令吉,旨在赋权於现有女性运动员,并增加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的人数。 与上届政府一样,我希望青体部将继续认真对待性骚扰问题并采取坚定的行动。在这方面,在《2030年国家体育远景》(VSN2030)的拟定中,我建议将妇女在体育中的赋权议程,以及确保体育领域中免于骚扰和虐待的议程纳入《2030年国家体育远景》中。 我也希望,现有的防止骚扰和虐待委员会将继续得到加强,以防止运动员成为骚扰和虐待的受害者,并继续赋权女运动员的议程,并不时改善现有的弱点。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沈志强:“只要你能工作”运动 协助青年就业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媒体于2021年3月9日在槟州大山脚发表文告: “只要你能工作” 运动 2021年1月24日,大山脚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发起了“只要你去上学”运动,旨在解决由于联邦政府未能正确处理新冠肺炎疫情,而对学生造成的教育危机。 但是,不幸的是,在国盟政府的管理下,教育领域并不是唯一出现危机的领域。经济领域也遭到增长和信心危机的打击。失业率急剧上升,到2020年已有近80万人失业。 18至30岁的年轻人是受影响最严重的群体。到2020年7月,年龄在15至24岁之间的年轻人的失业率升至13.9%的高水平,相当于总共30万年轻人失业。 因此,大山脚国会议员服务中心现在发起第二波“只要你”行动,旨在以“只要你能工作”行动帮助青年就业。 “只要你能工作”运动正在计划一些活动。我们将于2021年3月实施第一项活动,针对18至30岁的年轻人提供职业培训课程。这些课程由培训机构以及在各自领域具有行业经验的教师提供。 通过这一系列职业培训课程,我们希望能够帮助年轻人获得合理的薪水,而对于已经工作的人,也能够对他们的职业生涯有所帮助。 所有课程将在线学习。 以下是课程简介。 首先,“ 只要你能工作”活动将提供以下职业培训课程:   1)线上物流课程(E-Learning Logistics Programme) 物流行业的基本技能教学。所有参与者都必须完成下面的所有三个课程1a,1b和1c。 该课程将以英语进行。 1a)仓库管理基础 日期:2021年3月13日 时间:10am-12.30pm 1b)货运代理基础 日期:2021年3月20日 时间:10am-12.30pm 1c)安保基础 日期:2021年3月27日 时间:上午10点-下午12.30   2)数码技术培训(Digital Skill-up) 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编程,网站和数码营销技能教学。参与者可以分别参加以下课程。 该课程将以英语进行 a) 免代码手机应用程序编写 日期:2021年4月6日,13日,20日,27日 营业时间:7pm-9.30pm (4周课程) b)免代码网站架构教程 日期:2021年4月7日,14日,21日,28日 营业时间:7pm-9.30pm (4周课程) c)数码营销基础 日期:2021年4月29日,8、15、22 营业时间:7pm-9.30pm (4周课程)   以上每门课程需要350至850令吉,但是通过“只要你能工作”活动则可以免费参加。 我要感谢Peninsula Skills 及 Forward School赞助这些课程,以帮助年轻人克服疫情后就业的挑战。 有关更多信息和注册,请访问网站 www.stevensim.com/asalcekmaukerja 或联系大山脚国会议员服务中心,电话:(6)04-5381226 或洪先生 6012-4113539 **欢迎所有18至30岁的年轻人注册,但是优先考虑失业者以及大山脚的居民/选民。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

年关近未知可否舞狮舞龙 沈志强促政府速协调宣布

大山脚国会议员兼前青体部副部长沈志强于2021年1月28日在槟城大山脚所发表的文告: 舞狮舞龙是在华人农历新年不可缺一的传统文化之一,每逢农历新年到来,锣鼓声和舞狮的踪影总是会出现在大街小巷,神庙以及购物中心等等进行表演助兴,如今国内疫情严峻,不少靠舞狮舞龙赚取行政经费的单位如,独中,华校舞狮舞龙俱乐部,文化艺术表演等等单位都感到忧虑以及保持观望态度。 也是前青体部副部长的沈志强表示,在大约两个星期前,他接获许多来自民间的武术暨舞狮舞龙的团体纷纷向他表示对这个即将来临的农历新年表演邀约感到彷徨,许多民间舞狮舞龙团体皆表示因为疫情严峻的关系,不得不取消早前预订的邀约。更有附属在学校的龙狮子单位表示今年将停办一年,避免因为出队表演而增加团员暴晒在染疫的风险之中。也有不少的龙狮团体表示,中央政府的条限令人混淆加上部长宣布的与和执法人员不同调。他们担心万一跨县或前往加限的地区遇上路障会遭到警察开罚单。 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武术龙狮团体接不约而同的表示,他们了解在这个疫情泛滥的时刻必须保持谨慎,倘若在这个农历新年龙狮舞狮团体若获得中央政府绿灯,他们不但非常愿意根据政府规定标准作业程序,并且将会严格遵守以及设定更严谨的表演SOP,如在进行表演的时候会通过告示牌,以及扬声器等等方式提醒观及确保众切勿靠近,以及保持距离。 距离农历新年不到三个星期的时间,沈志强促请青体部及中央政府,赶紧联系武术及龙狮单有关单位进行讨论及协调,并且带入国家安全理事会讨论,在近期内将有关结果告知武术及龙狮单位,无论结果允许与否至少提早告知有关单位,好让他们有个心里有个答案以及心理准备。万一获得肯首,也好让他们有更充足的时间准备,如在进行表演前是否需要向警方申请准证,限制出队人数,团员是否需要进行检测等等耗时间程序。

联邦应效仿槟州政府 允许民代提问获书面答复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4月18日所发表的文告: 我接获国会下议院秘书通知,出席2020年首次国会会议。联邦政府按照宪法召开国会会议,应受到赞许。 不过,对于政府禁止国会议员一如往常提交提问,我感到失望。 下议院秘书开会通知写道: “本次国会没有口头提问/书面问题/动议/特别议会厅。因此,议员们无需寄送任何提问或动议。” 我理解,由于新冠病毒蔓延,本次国会只召开1天,以顾及大家的健康。 但是,联邦政府必须学习在4月17日召开州议会的槟州政府。虽然槟州议会只召开半天,但槟州议员获准提交问题,以获得州政府书面作答。 按照国会下议院惯例,国会议员可以提出10道口头问题,以及5道书面问题,来履行议员监督施政。 如今,成为史上其中一个最大行政阵容的69名正副部长,国盟联邦政府不可能没能力回答议员提问吧? 国难当前,政府有必要廉正行事,而人民代议士获准履行职责。 联邦政府大可通过电邮,一一书面回复国会议员的提问。 沈志强

国会应提呈反性骚扰法案,杜绝任何形式性骚扰!

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于2020年5月26日在大山脚所发表的文告: 国会应提呈反性骚扰法案,杜绝任何形式性骚扰! 媒体报道,我的两名同志,即:雪州万达镇州议员嘉玛丽雅(Jamaliah Jamaluddin)和甘榜东姑州议员林怡威受到网络霸凌性骚扰。 我严厉谴责这些卑鄙无耻的行径,并认为肇事者必须为其发表种族主义、性别歧视以及强暴谋杀的威胁言论,受到法律制裁。 由此,我呼吁警方立即对付肇事者,以展示我国决不容忍这种反社会的犯罪行为。 事实上,嘉玛丽雅和林怡威的个案,只是女性政治人物在线上线下面对性骚扰的冰山一角。 我认为,所有形式的性骚扰都应受到谴责和打击。遗憾的是,网络骚扰经常被忽视,因为有些人认为它不比肢体骚扰来得严重。然而事实绝非如此,就在2020年5月20日的媒体报道,一名来自槟城武吉丁雅的20岁女孩,正是因为受到网络骚扰而自杀轻生。 我们不能任由此行泛滥成灾。当局应立即采取行动,以传达一个法律支撑的强大讯息,即:停止霸凌女性! 2001年,性别平等联合行动联盟(JAG,简称性平盟)向政府提呈了一项备忘录以及反性骚扰草案。希望联盟执政期间,性平盟在2019年10月提呈了最新版本的草案。 时任副首相兼妇女部长旺阿兹莎承诺,将在2020年3月国会会期内提呈是项法案,寻求通过。 不过政变后,新政府还没展示意愿来通过这项重要法案。 我呼吁联邦政府立即采取行动,提呈反性骚扰法案。我们需要以法律为武器,击垮性别不平等的文化,以彰显我国捍卫女性免受霸凌的决心。

大马是否准备好松绑行管令?

大马人民已在行管令下生活了将近一个月。每一天,新冠病毒确诊人数都超过百人。  实际上,行管令第2阶段平均每日确诊人数比第1阶段来得还要高。(注一) 无论如何,这或许攸关卫生部提高测病检验。就此,我希望卫生部聆听医药人员的公开呼吁,即每天公开详细的测病检验资料。 即便如此,马来西亚新冠病患康复率为45.01%,为世界最佳。州属方面,康复率更高。例如,全国有3个州属康复率超过80%,涵盖吉兰丹(83.55%)、雪州(82.61%)和槟城(81.0%)。 由此,我向卫生部致敬,该官员们日以继夜地服务,为的是保障马来西亚人民的健康。 不过,全国仍有一些州属康复率低过全国平均值,甚至还低于全球的20%康复率。 眼下即将迈入行管令第3阶段,此刻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大马是否准备充分,以迎接松绑行管令? 松绑两大关键:数据与体系 我认为,随着数个工商界领域即将获准营运,联邦政府在议决松绑或结束行管令时,必须考量两大因素:其一,数据;其二,体系。 首先,我们必须检视新冠病毒数据的趋势,是否显示疫情受控?换句话说,疫情曲线是否已经压平? 第二,我们必须确保,一旦行管令松绑或结束后,体系足以应对新的确诊病例。若行管令后出现新的病例,现有的体系是否能够迅速遏制、追踪和处理? 换言之,我们要确保确诊病例持续下滑,体系充分准备,来松绑行管令。 大马现况:病例仍高,体系准备不足 从图表来看,行管令第2阶段每日平均确诊人数,比第1阶段来得还要高。根据感染率和康复率来看,各个州属和区域有不同的处理能力。 整体而言,我们还没准备好松绑行管令。 但是,已经有人建议,政府根据区域疫情轻重来行动。举例,如果绿区在一定时间没有新增确诊病例,此区就可松绑行管令。 如果体系备妥,那么就可松绑绿区。 然而,政府必须保障,倘若出现新的病例,当局有能力迅速追踪、检测和隔离,以便立即中断感染链。此外,政府也必须保证具备充足的隔离中心、加护病房以及医护人员。 医院和政府诊所前线人员抗战,迄今已有2个月。重要的问题是,如果大马爆发疫情波,他们是否还能应付调遣抗疫? 我也注意到,大马抗疫过程中,鲜少使用科技。例如,全国只有砂州的自我隔离监视使用智慧程式,其他地方还是人工操作。 虽然新加坡等国使用科技追踪病情,但大马仍然停留在人手操作。 一旦行管令松绑或结束,大马仍需严格遵守公共卫生措施,为期介于3到6个月,避免疫情卷土重来。 例如,我们体制是否准备好在公共场合、学校、办公室、巴刹等人潮聚集地方,落实1米的社交距离? 我们是否有充足的红外线体温计,在公共场合使用,特别是学校,以确保能够侦测新冠病毒症状? 早前,槟城政府已经促请,联邦政府在工业等区域,落实崭新的新冠病毒环境、健康和安全指南(Covid-19 Environment, Health and Safety protocol)。 我们不能冒险,放任工厂和商家使用无效的指标,就如卫生部早前声明,马路消毒无助于消除病毒,反而浪费资源。 总结,大马是否准备好应对接下来的常态(Next normal)? 现有的报告显示,确诊病例仍然高企,体系亦准备不足。 确实,抗疫和压平感染曲线是当务之急;但政府不能以此满足。 从现在开始,联邦政府需要提出结束行管令的策略。政府策略思考不能只是局限部长每日记者会,也需要考量接下来的常态。 如果我们没法策划,等同于计划失败。 文/沈志强 注一:本文章的一切新冠病毒资料,源自卫生部截至2020年4月12日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