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英宣布7800万修沙巴残旧学校!

林冠英宣布7800万修沙巴残旧学校! 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林冠英与首相马哈迪在沙巴亚庇出席2020财政预算案对话会活动后向在场人士宣布将会拨款7800万来维修沙巴被列为残旧的学校。 林冠英在接获首相马哈迪的要求之后,着手调查并且设法找到资金来提供这些维修经费。而且他也表示目前已经找到这笔资金来维修沙巴长期以来被国阵弃之不顾的学校。他甚至疑惑的在现场对大家说:“不明白为什么前朝不愿意拨款”。 目前沙巴1296所学校中,其中90所已被工程部宣布为不安全校舍,因此这笔款项将会是雪中送炭,让急需维修的学校可以尽快获得经费。而且林冠英也在会上保证:这笔资金将会在今年内发放!

中秋庆团圆 翻转和生园!

每个地方都有它的社区故事,而沙巴路阳区的 “和生园社区艺术美化计划“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和生园即将“面目一新”, 摇身变成充满艺术气氛的新景点! 配合即将来临的月圆人圆庆团圆的中秋节,路阳区州议员办公室将在9月21日举办“中秋和生园游会”。在中秋节和生园游会开跑之前会举行三项活动,包括环保灯笼制作比赛、和生园牌楼设计比赛及最重大的社区计划——“和生园店家设计比赛”。 这项“店家设计比赛”社区计划是重点活动,据悉已获得当地24间店面踊跃参与。24位本土年轻的青年艺术家将会和店家商讨店铺的新设计,并在商讨后进行绘画、装潢或作壁画等等。目前的状态是”正在进行中”,艺术家在画着素描和上色。这些壁画将会从一个雏形慢慢地完整化! 充满艺术氛围的新气象 24家商店,同时也有着24种设计,即将会在921“和生园游会”当天正式推介!而这些换了新装的店家,将会成为和生园最新的景点,为历史悠久的和生园店铺带来不一样的面貌与气息,并在将来会成为游客前来拍照留念的旅游圣地! 这项创新的社区共创计划,获得了当地很多市民街坊的赞赏。 沙巴青年及体育部部长暨路阳区州议员冯晋哲表示,“这计划珍贵之处,在于我们的年轻艺术家,并在获得店家业者同意、双方讨论和共同努力下,一起完成这些美丽的设计!这也是民主之精神,让社区共同参与,翻转和生园!” 这些青年艺术家也含括一些具有浓厚创作天份的聋哑人士。希望他们能透过这个平台发挥他们的才能。同时这项比赛是与Ideology Design Studio和 Common Studio联办。 此外,冯晋哲也呼吁大众能踊跃出席,一起庆中秋。园游会期间将有精彩节目表演和文化夜市,当中有60个销售摊位、传统游戏摊位和摄影角落。 任何的详情和咨询,可点击面子书专: https://www.facebook.com/fohsangmidautumncarnival/

冯晋哲赞2020财案具前瞻性:“希盟政府努力为青年创造机会”

冯晋哲赞2020财案具前瞻性 “希盟政府努力为青年创造机会” 在马来西亚2020财政预算案公布后,沙巴青年及体育部长冯晋哲也特意发布文告,赞扬这份财政预算案,以下是文告全文: 1. 身为沙巴青年部长,我高度赞扬及肯定财政部长林冠英刚刚在国会公布的《2020年财政预算案》,我欣见这是一份“青年预算案”,对提高青年就业,赋予青年价值,让青年看到更多机会和希望,极具前瞻性和正面意义。 2. 在所宣布的有关青年的预算中,希盟政府在解决青年失业、减少依赖外劳的努力上,值得高度肯定。有鉴于24岁以下的青年失业率高居不下在10%左右,因此政府宣布在明年财政预算案,对于失业超过一年的青年,只要获得工作和聘雇,那么雇员可获得每个月500令吉公积金补贴,而雇主也会获得300令吉的公积金补贴。 3. 而在减少外劳的努力上,我很是欣慰,我记得我在2017年参与和马青辩论预算案时就提出过,政府必须在预算案中作出努力减少依赖外劳,鼓励本地青年就业。在希盟政府的努力下,2020财政预算案宣布,只要雇主聘雇本地劳工取代外劳,那么雇员可获每月250或500令吉的补贴,而雇主也能获得250令吉的公积金补贴。这能有效鼓励减少外劳,让本地青年有更多就业机会,对沙巴而言,这更是一项具有正面意义的政策。身为沙巴的青年部长,我会与联邦政府合作,确保这项政策最终能为沙巴的青年创造更多机会,作出努力减少沙巴青年人才外流,让更多就业和创业机会留在沙巴。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4. 我也欣慰,联邦财政预算案也同时关注体育方面的拨款,全国的体育设施维修和提升的拨款超过2亿令吉。我会与联邦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同僚密切合作,确保沙巴能够获得公平拨款,逐步提升沙巴的体育设施。我已第一时间就此向赛沙迪发出讯息做出表明。 5. 我在上个月见过财政部长林冠英,并提出沙巴青体部的“愿望清单”。很感激林冠英从善如流,不仅在今年拨出500万于修缮亚庇体育馆,并纳入更多拨款在2020年的预算,让沙巴的体育馆逐步提升。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工作之一,希望能逐步为沙巴青年迈向世界级的体育设施。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6. 除此之外,我也很高兴看到明年的预算案高度重视发展电子经济。种种优惠如扣税、电子钱包补贴、电子产业补贴金等等,都说明政府走向对的方向。 7. 值得一提的是,2000万作为发展我国的电子竞技,相比去年增加了一倍!这将会带动更多相关产业,如电子科技业、电子产品零售业、活动产业、旅游业等的发展,推动就业和创业,尤其在沙巴,我的部门正研拟策略,吸引更多电子竞技大型赛事活动进来沙巴,推动“电竞旅游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8. 这次预算案,沙巴获得相比去年更多的拨款,如52亿的发展开销在沙巴、历史上首次调整提高双倍的年度特别拨款、以及11亿给予沙巴州政府的拨款等,这绝对是一项值得鼓励的消息。尽管还有很多需要增加的地方,但看得出希望联盟联邦政府正在努力,会一步一步实现对于沙巴公平的分配,履行希望联盟的竞选承诺。我们会继续努力,逐步完成我们重建家国的使命,一步步让改变成真。

特委会检讨MA63协议? 慕尤丁雷声大,雨点小

完成余下4个未解决MA63,陈泓缣指慕尤丁了无新意 雷声大,雨点小,这是沙巴民主行动党秘书陈泓缣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宣布成立特委会检讨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的评论。 陈泓缣也是亚庇国会议员。他今日发文告表示,一开始大家期待,慕尤丁是否会带来突破性进展。 “国盟昨天下午宣布竞选宣言时,慕尤丁宣称,当晚会在砂拉越诗巫大马日庆典上宣布MA63有突破,令民众期待。” “没想到,慕尤丁仅仅宣布成立马来西亚协议特别理事会,并且自己担任主席,沙巴和砂拉越首长为副主席。这样的反高潮戏码,了无新意,令人大失所望。” 他认为,既然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麦西慕受委掌管沙巴及砂拉越事务,何以需要叠床架屋另设特委会来探讨MA63? 陈泓缣质疑,麦西慕所领导的沙巴团结党,在沙巴选举与国盟和国阵在15个州席大打多交战,因此慕尤丁是否利用MA63特别理事会,来架空麦西慕? “麦西慕受委沙砂事务联邦部长的意义何在?是不是沙巴团结党过后就会被排挤?是不是国盟已经跟沙巴团结党闹得不愉快?” 他续称,如果国盟政府诚心诚意要解决MA63课题,无需使用MA63在沙巴选举,威胁沙巴选民。 “慕尤丁说,只有沙巴与砂拉越政府跟联邦政府同心同德,才能够解决问题。他还搬出,砂州能够享有国油支付的石油产品销售税,因为与联邦政府站在同一阵线。” “这句话,显然地低估沙巴人民的智慧,而且带有要挟成分。沙巴政府在今年4月落实5%石油产品销售税,除了国油,其他8家石油公司都已经支付。” “何以砂拉越政府却能得到付款?沙砂两邦有落差,是否显示由慕尤丁为首的国盟,抱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心态,来对待沙巴和砂拉越两邦。” 陈泓缣说明,慕尤丁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政策,完成4点共识就好,无需操弄课题。 “要解决MA63课题,国盟只需要延续希盟联邦政府的政策。原先,希盟联邦政府在21点MA63协议上,已跟沙巴和砂拉越政府达致17点。” “如今,只剩下4大要点尚待完成,包括石油税及石油付款、油气田、领海课题和两邦掌控大陆架的权力。” 他强调,希盟联邦政府执政22个月期间,已经执行17大要点,开启三邦平等的道路。 “就连希盟财政部长林冠英在提呈2020年财政预算案时也宣布,倍增沙巴及砂拉越两邦特别拨款,以及发放52亿令吉发展拨款予沙巴,为全国各州和两邦之最。” “希盟恰恰是关心三邦平等的政治联盟。” 还有1个星期就是投票日,陈泓缣呼吁,选民能支持泛民兴党阵营,让沙巴自立起来,来届全国大选放眼主导联邦政治。 “沙巴引领大马,火箭扬帆,票投战船!”

与在野党及公民社会合作抗疫 陈泓缣: 沙巴政府应表现心胸宽大

沙巴州政府应响应最高元首的呼吁——应心胸宽大与在野党及公民社会合作抗疫 我非常认同并呼应行动党老大林吉祥最近针对马来西亚国会的建议,设立抗疫跨党派国会委员会,以树立采取“全政府”与“全社会”的思维与方针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典范。 林吉祥的呼吁是针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国盟联邦政府,我东施效颦,也针对同样是国盟、由首席部长拿督斯里哈芝芝领导的沙巴州政府,作出相似的呼吁。 立法是三权分立的其中一只臂膀,另外两支分别是行政与司法。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沙巴州政府(行政分支)应该采取“全政府”与“全社会”的思维和方针,并立刻剔除州政府凡抗疫举措皆摈弃州议会在野党议员的心理。 只不过是昨天,首长才宣布设立沙巴经济理事会,以引领沙巴经济复苏。他说,理事会成员将会在不久后宣布,其阵容将包括不同产业的代表、商界、非政府组织与学者。 我呼吁哈芝芝在委任该理事会成员时,必须更具包容性,牢记朝野跨党派共治。 必须留意的是,民兴党、行动党、公正党、民统合起来共赢得43.42%的选票总数,比国盟、国阵和沙巴团结党的43.21%还多。这是一大半社会的民意,哈芝芝不能忽视。 现在,沙巴州政府明显缺乏包容性,他们看来不愿意聆听在野党议员的建议并冷淡对待我们提供的援助。 这是悲哀的,当州政府以维持其政治资本为优先,并不情愿让在野党议员帮忙,恐怕这会提高在野党在人民心目中的声望。 就算他们骨子里是不折不扣的政治人物,他们应该开始从人的本位来思考,做出对其他人而言也是最好的决定。 我们全都知道沙巴正需要各种立刻的紧急援助,因为州政府缺乏资源,无论那是人力资源、食物供应、后勤援助甚至现金。 这可从广传在电子空间的悲惨新闻看见,包括沙巴各地的冠病染病者怎样没法在第一时间送去医院治疗、在沙巴的医疗前线人员筋疲力尽并沮丧、冠病阳性反应者以及亲密接触他们的人们自我隔离并被逼拿无薪假期等。 明显地,我们正需要更多的帮助,然而哈芝芝看来不是深具无力感、刻意遗忘种种难题,就是将所有问题扫在地毯下,希望没有人能发现。 我真的怀疑哈芝芝到底有没有准备好有效的抗疫措施。 在野党在他的计划中扮演什么角色?还是他根本无视,当着在野党与其支持者并不存在?他或许应该和在野党的代表谈谈,尤其是来自城市区的。 就算州政府一分钱都没有给予在野党议员,我们也至少能在获得大众捐助支持下,提供援助。 举例而言,路阳州议员冯晋哲已经筹募了超过5万令吉,以提供超过1千份、大约每份价值RM43.20食物援助包,给予城市里的贫困者以及有需要的人们。 进一步申论,我自己的亚庇国会议员办公室,在昨日(10月28日)为止也筹获超过1万5千令吉,为亚庇城市周遭的公共场所消毒。 我在此向捐助我们的社会大众表达万二分的谢意,让我们的计划变得可行。 疫情蔓延时,我们不玩弄政治。 如果国盟州政府继续边缘化我们,那些参与在野党抗疫援助活动的志工,将会感到沮丧——设想一下,州政府愿意提供更多资源,我们就可以帮忙更多的人们。 因此,我们谦卑的祈求哈芝芝能更具包容性的,将泛民兴党的州议员们,也包括进去州政府的抗疫行动。 看看槟城州政府,州议员不分朝野,都提供了每个选区3万令吉的槟州抗疫援助金,让州议员可以直接帮助人民。 不止如此,槟城反对党领袖拿督莫哈末尤索乎,在今年3月底,也受邀请成为槟州安全理事会成员,以提供更全面的意见给予槟州政府,一起抗疫。 当然,除了在野党的努力,社会大众和公民社会也已经加紧努力一起抗疫。 例如,沙巴房地产发展商协会提议酒店用作短暂的隔离治疗中心,协助舒缓沙巴医院病床高达95%的使用率。这是来自社会大众的提议,在“全社会”框架下,政府应接受之。 我个人也全力支持此建议,一来支持受疫情所创的酒店业,多一条出路,二来协同抗疫,成为暂时性隔离中心。此举一箭双雕,沙巴房地产发展商协会的无私建议应获得赞扬。 除此之外,州政府也是时候承认并协助非政府组织的贡献,例如“仙本那英雄”,竭尽所能以自身的方式,不单只组织起来也分发食物援助包给予有需要的人们,尤其在仿如战区的仙本那。这种“全社会”方式,正是州政府目前迫切需要的。 关于紧急状态、停火以及最高元首的劝谕,我个人对支持慕尤丁的2021预算案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关键问题是慕尤丁会继续对在野党国会议员冷漠以对吗?他会包容我们,视我们是各自选区的人民代表吗? 慕尤丁愿意考虑自动延长豁免付还贷款期限吗?他愿意再修改抗疫法案,将在野党的建议也包容进来吗? 行动党陆兆福提出的停火条件是不是如此的难堪,以致慕尤丁毫不接受? 最后,归根究底,到底慕尤丁要成为全民的首相,还是一小撮政治派系的首相? 陈泓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