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家祥虚构海隧剧本 阿都拉曼达兰幕后黑手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3月28日(星期三)在国会所发布的媒体文告: 我有重大发现,阿都拉曼达兰露出他的真面目,他就是指示魏家祥利用写好的虚构的200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丑闻的剧本充当巫统的“忍者刺客”的巫统领袖 我在昨天发布的有关魏家祥充当巫统“忍者刺客”的短短十个段落的文告里有重大发现。 我昨天建议魏家祥应该宣布他将会在马华在槟州有意竞选的三个国会议席中的其中一个上阵,假如他真的是相信他所揭露的200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丑闻是真实的,但他直到昨天仍是唯一一位对这宗丑闻知情的马华/国阵的部长或国会议员。 魏家祥几乎天天都在利用虚构的200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丑闻来攻击槟州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州政府和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但我也经常怀疑魏家祥的“创意”有限,不大能够单独杜撰这宗丑闻出来,他可能只是按照要他扮演“忍者刺客”角色的巫统接洽人的剧本搬演罢了,以诋毁和破坏槟州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州政府和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的形象、声誉和公信力,这样才能转移公众对首相纳吉的国际520亿令吉一马公司洗钱丑闻的视线。 国阵策略通讯主任拿督斯里阿都拉曼达兰今早回应我昨天有关魏家祥是巫统“忍者刺客”的文告的声明透露了内情:阿都拉曼达兰几乎是在承认他就是提供魏家祥剧本要后者对槟州首席部长和槟州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州政府展开无尽的攻击,以转移对一马公司丑闻的视线的“接洽人”。 这就是为什么魏家祥会因着他“忍者刺客”的角色所遭受的攻击而向阿都拉曼申诉,这也是阿都拉曼而不是魏家祥会答复我昨天的文告的原因。 我已经针对魏家祥的巫统“忍者刺客”的角色提出了数个问题,他却一直都无法回答这些问题。 比方说,我指出了魏家祥试图要以马来西亚的反贪污斗士自居的异乎寻常的情况,当他过去三年在马来西亚受到国际数十亿美元的一马公司洗钱丑闻所打击,并导致马来西亚的名声被玷污,被全世界视为环球贼狼当道国家的时候,他竟然完全不提这宗丑闻。 反之,魏家祥和另外两位马华领袖从2014年6月开始——尽管马华已经在2013年大选沦为“7/11”政党——就享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领导的盗贼政府的内阁部长的福利和特权。 试问魏家祥还有什么诚信可言呢? 阿都拉曼是否愿意代魏家祥解释,为何后者会成为巫统的“忍者刺客”,来诋毁和破坏槟州首席部长和槟州民主行动党/希望联盟州政府的形象、声誉和公信力,以转移对世界上最恶劣的贼狼当道案件即一马公司丑闻的视线。 堂堂一位马华署理总会长,即马华第二把交椅竟然会接受仅仅只是一名巫统最高理事会成员兼沙巴巫统秘书的国阵策略通讯主任——他还是和魏家祥在内阁里地位相等的首相署部长——的指示行事,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所以,马华难怪会沦为“7/11”政党,还有马华的三位最高领袖会躲在巫裔选民居多的选区,以仰赖巫统的巫裔选票来中选进入国会和内阁,又有什么好奇怪? 倘若魏家祥还不准备宣布他真的是完全相信他所揭露的200亿令吉槟州海底隧道丑闻是真实的,并将会在马华在槟州有意竞选的三个国会议席中的其中一个上阵,以凸显出和让槟州选民信服于200亿令吉海底隧道丑闻的真实性,所以要从民主行动党和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所造成的这宗丑闻中将槟州拯救出来,那么他就应该要求他的接洽人阿都拉曼达兰取代他在星期五在槟州峇眼举行的所谓海底隧道丑闻的论坛里的位置。 林吉祥

林冠英:要辩就跟廖中莱辩一马案!

槟城州首席部长于2018年3月6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就像当年蔡细历挑战我辩论一样,要辩论也应该是现任马华总会长才有资格挑战我辩论,而且不只是海底隧道计划的课题,还要辩论1MDB丑闻。 首相署部长魏家祥明显的是想在大选来临之际“出位”及获取廉价宣传。魏家祥昨天向我叫嚣“是男人就挑战魏家祥公开辩论槟城海底隧道与三条大道计划。” 魏家祥自以为是地忘记了他还不是马华的总会长,而只是这个在上届大选赢得7个国会议席政党的第二把交椅。而我作为赢得38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最高领袖,这于我来说实在不是真正匹配的将帅之争。 即便略过不提马华与行动党在议席上的落差,任何挑战也应该是来自马华总会长廖中莱而不是一直无的放肆的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就像当年马华前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历挑战我辩论一样, 要辩论也应该是现任马华总会长才有资格挑战我辩论,而且不只是海底隧道计划的课题,还要辩论1MDB丑闻。 蔡细历懂得这么浅显易懂的逻辑,为何魏家祥还不懂? 魏家祥必须接受他还不是最高领袖,更重要的是必须要尊重廖中莱作为其政党总会长。除非魏家祥目中无人到认为他自己比廖中莱更强大? 任何公开辩论都应该在对等地辩论双方课题,因此必须涵盖红遍全球的1MDB丑闻,这项天大的丑闻已经让马来西亚在全球背负欺世盗国的名声及成为地球上最贪污的国家。因此,若廖中莱只与我辩论海底隧道及三条大道却拒绝辩论及逃避回答天大的1MDB丑闻是极度不公平的。 我很肯定廖中莱也很热切的要解释数十亿美元计的金钱流向,这些属于大马人民所拥有的公款就这样挥霍在好莱坞拍片、买粉红巨钻、纽约宫殿般的豪宅、私人专机,还有最近才被印尼当局扣押那艘高达10亿令吉的巨大超级游艇。 国阵及魏家祥正无所不用其极的要破坏槟城州政府要透过兴建基础设施疏导州内交通阻塞的努力。魏家祥根本就是一位谎话连篇的骗子,拒绝为他的连篇谎言负责举证,是不折不扣“骗后不理”的说谎专家,被人“打脸”揭发谎言后,又捏造另一个谎言掩盖。 魏家祥始终拒绝承认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计划是透过公开招标的事实。无论如何,有没有发现只有希盟槟城州政府推行的计划才会出现问题,但是国阵的计划即便不用公开招标也能老神在在,相安无事。 魏家祥仍无的放肆谎称Zenith财团不符合3亿8100万令吉的招标最低缴足资本要求。Zenith当时是透过以槟州州秘书主持的公开招标委员依法获得承包这项计划。因此,这绝对是个谎言。 如今,魏家祥再次被“打脸”揭发是个骗子,他又忙着解释他不曾要攻击州秘书,他目的是为了指控我。但公开招标委员会并不是我负责的,是要我如何回答。因此魏家祥奸险的纠缠于Zenith有没有符合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的要求是在质疑主持公开招标委员会的州秘书及成员的诚信。魏家祥这种谎言是最卑鄙奸险的典型“出阴招”。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魏家祥是个卑鄙的人,处心积虑的以谎言陷害尽忠职守与诚实的资深公仆槟州州秘书,要把拿督斯里法力占给拉下马,因为魏家祥知道作为公务员体系的政府官员,法力占不得违逆联邦政府的部长如魏家祥,即便魏家祥错得要命也不得违逆。 槟城州政府愿意接受马来西亚史无前例的超苛刻公众监督。但如今真的没必要再回应魏家祥一而再的新谎言,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他之前所作出的一大堆谎言骗语。如果魏家祥不是懦夫,他就该回应我三个星期前于2018年2月14日的文告。文告内容如下: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林冠英

魏家祥无所不用其极以谎言陷害槟州秘书法力占

槟城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于2018年3月3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魏家祥简直就是卑鄙的人,无所不用其极的以谎言陷害尽忠职守的资深公仆槟州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给拉下马,谎称法力占在知情之下无视Zenith不符合3亿8100万令吉的缴足资本,选择Zenith财团进行海底隧道与3条大道。 魏家祥简直就是卑鄙的人,无所不用其极的以谎言陷害尽忠职守的资深公仆槟州州秘书拿督斯里法力占给拉下马,谎称法力占在知情之下无视Zenith不符合3亿8100万令吉的缴足资本,选择Zenith财团进行海底隧道与3条大道。魏家祥选择欺负及向法力占开刀是因为法力占根本没权限回答。作为公务员体系的政府官员,法力占不得逆联邦政府的部长如魏家祥,即便魏家祥错得要命也不得违逆。 我已经亲自向法力占查证,他明确告诉我当他主持公开招标委员会的时候,Zenith财团的缴足资本是超出最低3亿8100万缴足资本的要求。若法力占所言稍有不实,就不只会在网路上流传,他可早就会面对各种司法行动。 魏家祥无法否认他及国阵都攻击错对象了,因为槟城州政府在州秘书主持的招标委员会采取公开招标及发标过程中并无涉及任何贪污。相反的,事实却是亲国阵及巫统领袖收受了数以百万千万令吉的钱,不是槟城州政府! 当马华无法成功污蔑行动党或槟政府贪污之后,魏家祥必须停止对法力占猛鬼缠身。简单一句话,我们清清白白,不偷不抢人民公款也不吃“面包屑”。如今真的没必要再回应魏家祥的新谎言,因为他根本无法回答他之前所作出的一大堆谎言骗语。如果魏家祥不是懦夫,他就该回应我三个星期前于2018年2月14日的文告。文告内容如下: 马华部长魏家祥用更多的谎言来为他已经撒下的10大谎言辩护简直于事无补,因为你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某些人撒谎,你也可以在某个时刻向所有人撒谎,但你不能时时刻刻都在向所有人撒谎。魏家祥不只执着于他所捏造的谎言,还欲罢不能的继续捏造新的谎言,如谎称获标的Zenith财团即便在工程项目延误下,仍担保获得110英亩的黄金地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这完全是捏造,这110英亩实际发展地段并没有转移给Zenith,这何来获准兴建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在连土地都没有转换的情形下,到底是如何批准高密度豪华共管公寓? 再者,若不是联邦政府部门更改条规及反贪会自2016年介入进行调查,到底是谁造成此项目工程延误? 反贪会过分冗长的调查,不只造成工程延误,不必要的重复性盘查更对州政府公务员造成极大压力困扰。随着国阵全盘破坏这项计划,计划各参与方之前的承诺已经产生了疑问,那就是这项计划是否还可能进行下去。 魏家祥最新的“10大谎言”让人更加看清楚他厚脸皮不认错的嘴脸。例如他否认他不曾影射服装公司Vertice兴建槟城海底隧道,因为他知道中国铁建是兴建海底隧道的总承包商。魏家祥得好好阅读他们马华自家所拥有的报章《星报》,仔细看看《星报》于1月13日是如何重点报导魏家祥的谎言如下: 魏家祥博士:为什么是服装公司兴建槟城海底隧道? (Dr Wee: Why is a fashion company building the Penang Tunnel?) Read more at https://www.thestar.com.my/…/dr-wee-questions-role-of-fas…/… 魏家祥自家政党拥有的报章竟然打脸魏家祥说谎。魏家祥也否认国阵介入反贪会的调查,指控州政府领袖在这项工程收受数百万令吉回佣。难道魏家祥忘了国阵媒体将这谎言刊登在封面头条?(详见2018年1月20日《新海峡时报》) 魏家祥否认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作为交通部长滥用职权施压中国铁建,但别忘记是魏家祥及国阵率先将中国铁建拖下这个政治冲突的浑水。同时,魏家祥还承认廖中莱透过他作为交通部长的职责,从中国铁建“获得”消息,即便大马政府并不是槟城计划的合约参与方。 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仿效联邦政府在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般,在没公开招标下就直接颁布工程,以避过来自反贪会的“骚扰”? 魏家祥声称,总值550亿令吉的东海岸铁路计划(简称东铁),尽管其工程总额比槟州海底隧道及3条大道工程的63亿令吉还要高9倍,但基于它是一项“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因此是不需要进行公开招标的。难道槟城的计划就不是“政府对政府”的计划吗?槟城的“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是由一家中国政府所拥有的公司承建,而有关的谅解备忘录,是在2011年4月28日,由马中两国首相共同见证。(见附档图) 尽管如此,槟州政府坚持是项计划必需以公开招标的形式进行。这与东铁计划的模式截然不同。要是槟州政府早知道马来西亚反贪委员会只会对那些有进行公开招标的计划展开调查,而不是那些直接颁发工程的计划开档调查的话,也许槟州政府应该以直接颁布工程的方式进行“两岸三通一个槟城”计划,以避过反贪会的“骚扰”,包括近期在华人农历新年前的问话。 魏家祥再次尝试将槟州州秘书扯下这滩政治争斗中,声称得标财团的总缴足资本并未达到当局定下的3亿8100万令吉的最低要求。他甚至声称,在投标时,州秘书是在首席部长的指示下行事的。 这是离谱及荒谬的谎言。州秘书可是槟州招标委员会的主席,并根据法律条规执行他的任务。颁布工程给Zenith 并没有让他得到什么好处。是Zenith 财团本身达到了最低的3亿8100万令吉缴足资本的要求。槟州招标委员会是依据当时的竞标条件而颁布工程,而不是像魏家祥所声称般。魏家祥尝试把州秘书拉下水是不择手段的做法,因为他已经没办法证明这项透过公开招标程序颁布的工程有任何乱来的舞弊行为。 我不打算再长篇大论地向魏家祥解释说合约文件其实并不需要每一页盖上印花才被列为有法律效应,或者是跟他说凡是附档在正规合约内的每一份文件实际上就是合约的一部份等事。中国铁建(CRCC)在主要合约内有被提及,中铁也签署了合约以作为合约的一部分,并额外再签署了一份附档在合约里的承诺书,担保会完成有关的计划。每一个曾经购买产业的屋主都知道,任何附近档在房屋买卖合约内的文件,都是主要合约的一部分啊。也许,魏家祥应该请一个律师来给他一些相关的补习才行。 最后,我再次说明,截至目前为止,州政府尚未支付一分钱或任何一寸土地给 Zenith 或承包商,作支付海底隧道计划之用。已经付费的,是三条主要大道的计划而已。魏家祥三番四次指控州政府已经支付 Zenith 或海底隧道的承包商,是非常不诚实的行为。 很明显的,国阵及魏家祥只对破坏是项可以减缓州内交通阻塞、涉及广大公众利益的计划感兴趣。当魏家祥一次又一次无耻地掩盖及抱着他那10个谎言时,回应他是毫无意思的事。我们交给槟城人民来自行判断吧。 林冠英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4,0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