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俭伟:2022财案 财政部须尽早避免迫在眉睫的危机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议员潘俭伟29-10-2021(星期五)于吉隆坡发表文告,请刊登,谢谢。 2022 年财政预算恢复了希望联盟欲改善社会保障和促进就业的关键措施,但却没有突出任何措施或策略来避免迫在眉睫的预算危机。 作为政府与希盟之间的谅解备忘录所规定的广泛参与的一部分,财政部长同意采纳由希盟提出的一系列关键措施,这一点必须受到赞扬。 最重要的是,政府在大马一家商业拓展计划(SemarakNiaga)下拨款 400 亿令吉,以协助企业从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经济危机中复苏——包括直接贷款丶担保和股权注入。 该基金面向所有大小企业。 希盟已向财政部提议必须拨出至少 3000 万令吉来协助中小型企业。 其他被采纳的措施包括我们提议将社会保险机构( SOCSO )的保护扩展到自雇人士和零工(gig workers)。2022 年财政预算案宣布拨款计划已扩大到包括农民和渔民丶小贩丶艺术家丶旅行社等,利惠逾 810,000 名马来西亚人。 此外,效仿希盟在2019 年和 2020 年提呈的财政预算中的成功案例,政府宣布拨款1亿2000万令吉修葺华文和淡米尔学校;以及拨出1亿4000万令吉予获得注册的Sekolah...

巴生谷确诊骤增因检测量不足 潘俭伟:提升检测日筛30万次

巴生河流域的冠病确诊病例持续骤增的最大原因是所进行的检测量不足。 昨天,副卫生总监拿督张志强列出致使疫情恶化的三个因素。 第一个是政府在7月17日解除了加强行管令后,实施“宽松”的行管令,同时放宽一些经济领域的限制。 其他原因则是7月20日哈芝节庆祝活动的后遗症,以及受到传染力更强的DELTA变异毒株的影响。 然而,迄今为止,卫生部或张志强都没有提供任何统计数据来支持这些说法。 张医生没有注意到的是,从5月24日迄今(约11周),巴生河流域地区一直实施行管令,并且受到不同程度的管制。绝大多数的经济与社会活动已完全停止。 然而,新冠肺炎病例却持续且急遽上升。

马华到底选了什么水准的人当总会长?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质疑财政部长林冠英的假学历风波,财政部长政治秘书暨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今天在行动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并出示由澳州会计协会颁发的会员证书。 魏家祥质疑财政部长如何在取得经济系学士学位前,就成为“合格专业”的会计师? 潘俭伟指出,林冠英虽然是在1984年获得澳洲莫纳斯大学颁发的经济学学位,但林冠英实际上在1983年11月就已经完成课程。 他说“事实是林冠英在完成课程后的3个月,1984年2月21日获得澳洲会计学会获得的会员认证文凭,他甚至是在4月11日获得经济学位之前就已获得了会员认证文凭。” “魏家祥身为一个博士,难道不清楚文凭是在完成课程后的半年,甚至一年后才取得吗?” 最糟糕的马华总会长 潘俭伟表示,“马华总会长技穷,竟然从网站寻找线索,企图煽动一个不存在的问题以获得政治资本。他是历史上最糟糕的马华总会长,对林冠英进行人身攻击、撒谎和威胁。” 潘俭伟也挑战魏家祥不要静静,马华是否有收取前首相纳吉的一马资金?魏家祥是否敢公开马华从1MDB取得的1650万令吉的去向。 财政部长的律师保留起诉任何亲国阵媒体所做出不实报道的法律权利。   https://www.facebook.com/DAPMalaysia/videos/624517828018546/ 记者会视频

潘俭伟:涉一马公司丑闻与拒绝和解 政府应停止毕马威稽查政府持股公司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19日(星期一)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政府应停止委任国际会计事务所毕马威(KPMG),稽查任何政府持股的公司。 据媒体指出,在上周,财政部已证实起诉国际会计事务所大马毕马威(KPMG)的44名合伙人。作为起诉人的大马政府、一马公司以及旗下的四家公司,在7月6日入禀法庭提出诉讼。 这项诉讼也向毕马威索偿高达56亿4000万美元(约236亿3000万令吉),在审计2010年到2012年的一马公司财务报告时涉嫌违约和失。 根据财经媒体《The Edge》报道,起诉人指控前首相纳吉与其同伙,挪用了一马公司以及旗下有关公司大约56亿4000万美元。 我极度支持政府提出诉讼,起诉毕马威,在一马丑闻里所扮演的角色。事实上,数月以来,我也曾多次要求政府提出诉讼。 政府也曾尝试与毕马威协商和解,但很清楚的是,这家被誉为“四大”稽查公司并不愿意与政府合作以达成协议。与德勤公司(Deloitte)不同的是,当该公司无法做好稽查一马公司账目的工作,于2013年3月至2015年3月。他们就同意赔偿8000万美元(约3亿2000万令吉)给政府作为和解。 毕马威公司在这期事件上,未能顾及一项重要资料,即为了和沙地石油有限公司(PSI)成立已中止的联营公司,一马公司于2009至2010年投资10亿美元的交易,包括至少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的公司“Good Star Limited”。 毕马威可以说是进行了一项破纪录的创举,即于2010年9月受委任为稽查师之后,在三周内批准了2010年3月的财务审计,原定稽查师安永(Ernst & Young/ EY)则因为拒绝批准账目而遭受解雇。 对于10亿美元的投资被转换为Murabaha票据,并充分获得PSI的企业担保,稽查师们感到满意,尽管PSI仅有实收资本15万美元。更糟糕的是,毕马威不曾要求PSI提供任何财务报表或纪录,以证明该公司在发生违约事件时有能力履行企业担保。 毕马威的失职和疏忽,造成一马公司于2011年再次借贷8亿美元予PSI的附属公司。美国司法部(US DOJ)已证实,这些绝大部分的额外资金已被刘特佐和其亲信滥用。一马公司已失去所有借贷予PSI附属公司18亿美元。 当我在国会重复向纳吉提出有关一马公司财务的问题,这名前首相兼财政部长不断强调该公司经由国际知名稽查师毕马威审计,所以对于我所提出有关金融诡计的猜测与疑虑,声称毫无根据。实际上,毕马威允许本身被盗贼统治者利用,以掩饰盗贼们的失当行为,显示毕马威与纳吉政府存有勾结。 基于毕马威拒绝与政府和解,政府才会起诉索偿。财政部接下来应在任何政府直接持股的公司,撤销毕马威的稽查角色。并且,政府在招标过程排除该公司,直到诉讼完成。 稽查者无法履行专业来保护大马纳税人,这是极为严重的事。我们必须树立楷模,确保其他政府机构的稽查公司不会再有如此行为,以致于让大马因一马公司案的500亿令吉丑闻而成为世界上最严重的盗贼统治国家。 潘俭伟

20亿mySalam基金不保M40 国盟阻300万户家庭享医疗福利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联同白沙罗国会议员潘俭伟针对M40中等收入家庭无法受惠于mySalam在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 邱培栋指出,免费医疗保险计划mySalam原本在今年应该要开放给M40群体,但是国盟政府却表示因为法律问题而搁置MySalam计划。 “MySalam是由希盟政府落实的惠民政策,是协助患有严重疾病或住院期间没有收入的人士而设,今年更扩大至M40族群。” 他表示,已经2次向财政部长发出提问,但财政部以法律技术问题为由,都没有获得正面答案,国盟政府明显不打算让M40群体受惠。 “对于国盟政府(的答复)感到非常失望,因为他们(国盟)拒绝让300万户M40家庭受惠于mySalam福利计划。” 邱培栋也质问,为什么mySalam信托基金有20亿令吉的款项,但是目前仅用了6400万令吉,剩余的款项是如何分配呢? 潘俭伟:不是所有M40生活舒适 潘俭伟表示,mySalam是由希盟政府推出的免费严重疾病保险计划,让B40低收入群体在面临45种严重疾病时可获得保障。 他指出,希盟政府获得私人界慷慨解囊,捐献巨款20亿令吉成立mySalam信托基金。 他说,希盟政府落实mySalam一年后,发现mySalam仅用了6400万令吉的小部分基金,所以决定将mySalam受惠群体扩展至M40,让他们患有严重疾病时可被保障。 ” “当我们在这次的国会会议被告知,(财政部)还未解决(这个问题),也不在乎M40群体,我们感到非常失望。” MySalam不存在法律问题 潘俭伟强调,mySalam的信托基金条款如同公司章程,基金条款可由政府修改,这并不是难题,根本不存在法律问题。 他希望国盟政府不要忽略M40群体的需求,因为并非所有M40的生活舒适,很多人的生活陷入困苦,尤其在疫情期间。 MySalam是希盟政府于2019年就开始推出的免费严重疾病保险计划,让B40低收入群体在面临45种严重疾病时可获得保障。 实行一年后,希盟政府也关注M40中收入群体的财务状况,便决定将mysalam健保计划的受惠群扩大到M40群体,但是,国盟政府已搁置M40群体的受惠计划。

行动党会晤财长 建议450亿复苏和刺激经济方案

自6月实施全国全面行动管制令(FMCO),随后是全国复苏计划的第一阶段,以及本月在雪隆大部分地区和其他州属的个别地区实施的加强行动管制令(EMCO),大多数领域(尤其是那些被认为非必要的领域)的经济活动已陷入停顿。这对生计、供应链和投资者信心产生了负面影响。 遵循2020年3月和2021年1月的前两项行动管制令又能避开破产命运的弱势家庭和企业,这次可能没有那么幸运,因为他们如今仅靠紧急现金储备生存。正如愈演愈烈的#白旗运动所显示,许多人已经用尽了紧急现金储备。  虽然政府已经宣布各种援助和刺激配套,但这些措施远不足以弥补当前FMCO和EMCO所造成伤害。下图显示,财政支援与各种封锁对经济造成的损害有着明显的差距,两者间的差距在今年尤为明显。 Source: Our World in Data (2021), MoF (2020) and the PrimeMinister’s package announcements. 来源: Our World in Data (2021), 财政部 (2020)和首相宣布的配套。   目前,这些计划的直接财政支出仅为 876 亿令吉或配套总值的16.5%。财政刺激措施迄今为止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这使马来西亚的GDP支出低于9.2%的全球平均水平,也低于20国集团(G20)的平均水平。 Source: IMF (2021) 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1)   对抗新冠肺炎大流行所带来的经济破坏,我们首先需要果断的财政行动来维持生计,辅之以非财政措施以刺激复苏,长远规划更是如此。...

潘俭伟:卫生总监操纵数据 促解释为何阳性率不断上升?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16日(星期五)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卫生部在提呈新冠肺炎数据结论和预测时,必须表现出专业精神,而不是试图用编造的论点和藉口来掩盖错误。 昨天,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断言,如果所有条件都与纳闽维持相同,并假设疫苗的平均效能达80%,预计到10月就能把病例降回1000例以下。 卫生部现在不应该作出它无法兑现的承诺。 当行动管制令3.0 于 2021 年 5 月 23 日实施时,马来西亚人被告知,如果人民牺牲生计呆在家里,病例数量将会减少。 然而,即便政府于6月1日宣布落实为期两周的“全面封锁”,但病例并没有下降。阳性病例仍高居不下,而加强行管令(FMCO)延长了两周。 这显然没有发挥作用,因为从2021年7月3日开始, 巴生河流域地区又落实了为期两周的“强化行管令”。惟仍在这段行管期的过去3天,马来西亚的冠病确诊病例接连破万宗,在7月15日(昨天)的单日更创下13215宗的新高。 疫情灾难性地恶化清楚地证明,尽管人默默地受苦丶失去收入和生计,希望尽快恢复各种形式的正常生活,但卫生部却未能履行责任,遏止冠病病毒的传播。 更甚的是,卫生总监两天前提供了最脆弱的藉口为该部的表现辩护。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我们在 6 月 1 日实施了严格的行动管制令,病例成功在 10 天内下降,即从 9020 宗下降至5000和4000 宗的病例。然而,病例如今却重新增加,其中一个原因是变种病毒株所致。现在主要的Delta 变种病毒……Delta 变种病毒传播得非常快。” 我发现这位国家最高级的卫生官员说的是半真半假并操纵数据,这让我感到非常不安。 首先,卫生总监公布的数据是选择性和操纵性的。 当 6 月...

筛检不足阳性率破10% 潘俭伟建议日筛30万次

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兼白沙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于2021年7月21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鉴于今天的阳性率已上升至大约10%,这显示我们对于新冠肺炎筛检的严重不足,以致无法检测出在社区内的病例和疫情。 昨天, 卫生部共筛检124,519人,确诊病例为12,366宗,而阳性率是9.93%。如下图所示,与每星期的阳性率相比,阳性率持续上升,尽管自上周以来检测的样本最近有所增加,惟这一增长仍然存在。 从以上图表可看出,2021年5月23日开始实施的管制令3.0 的首个星期,卫生部平均每天进行109,601次筛检,而平均每天7,631 宗确诊或6.96%的阳性率。 然而,在接下来的6个星期直到7月10日,尽管阳性率偏高且不断上升,但实际上卫生部进行的筛检明显减少。阳性率远高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所认定的受控标准,即阳性率临界值5%。 卫生部终于在上个星期进行比管制令3.0首个星期更多的筛检。从7月11日的首个星期开始,平均每天进行 120,165 次筛检,阳性率为 9.35%或每天 11,237 次阳性。 以上数据告诉我们几个简单事实。 (i) 筛检量大幅下滑,与管制令的首个星期相比,6月20日开始的一周大幅下滑了34%,导致社区未能及时发现数万病例,进而导致更多感染和阳性率上升。 (ii) 比较管制令3.0首个星期和最后一星期(11日7月-17日7月)的筛检数据,阳性率从6.96%上升到9.35%,超过34%。然而,尽管上个星期筛检有所增加,但平均仅增加了 9.6%。 这意味着若根据目前发现的病例数,我们在社区中的筛检仍然严重不足。 卫生部自去年以来一再驳回有关在全国进行大规模筛检的呼吁。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则偏向在筛检中采取“有针对性”的做法。 我们想强调的是,我们对“有针对性筛检”没有意见。但是“有针对性筛检”和“有限筛检”之间存在着明显差异。卫生部实际上一直是采取“有限筛检”的做法。 “有针对性筛检”必须与筛检结果相对应。当筛检的阳性率高于5%时,“有针对性筛检”应自动增加筛检数量,直到阳性率降低到5%以下。 因此,如果阳性率像过去几天上升到10%,那么筛检数量也必须翻倍,以便进行有意义和有效地的记录,并确定社区中的感染数量。这是隔离的第一步,并进行接触者追踪,以防止感染率像过去 2 个月般失控。 我们呼吁卫生部大幅增加其针对性筛检,并制定国家筛检计划作为整个政府和全国对抗新冠疫情及变种病毒的方法。该计划并非由卫生部单独执行,而是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私人医院、私人诊所、工厂和工作场所,甚至是个人快筛试剂。 我们必须建立至少1%的全国筛检能力,即每天大约300,000次筛检,作为应对未来疫情大爆发的应急措施。 潘俭伟

性别平等特辑 —— 潘俭伟: 从教育着手,女性别向“有钱老男人”认命

许多人所熟知的潘俭伟都擅长分析经济、国家财政相关课题,但其实他也曾为民主行动党提拔不少女性领导,包括杨巧双、张念群等人。被问及赋权于女性的重要性,潘俭伟直言,因为女性占人口中有50%,所以应该让有能力和才华的女性做代表,毕竟实力和人才是不分男女的。   若没有女性固打制的话,大众可能就会“慢慢来”,甚至也没有动力去实现。这可能会影响职场妇女的信心和市场的信心,进而导致妇女或许会不做工或者市场也不会主动去聘请有能力的女性。   潘俭伟也分析,目前缺乏女性担任高层要务的原因,除了是因为男性直接或间接地打压外,也因为有些女性已经“认命”。   在传统文化中或老一辈的观念里,都认为女性应该要认命,认为女性就是必须要结婚,而在家庭里必须以男人为主而女人为次。这样的观念和文化是直到今天仍然是大部分家庭在奉行着的,所以即使有些女性的能力比丈夫更好更聪明,但社会思维还是认为女人必须遵照丈夫的意愿来行事,连工作不工作都要由丈夫来决定。   因此政府也必须要针对相关的思维和观念问题做更多的宣导工作来改变社会上的认知偏差。   潘俭伟打趣道,现在的有钱人最多是男人,而且是老男人。因为他们是上一代的人,自然累积一定的财富,当有钱人更有钱的时候,也让男性在经济主导上继续稳坐位子;所以我们要打破这样的循环,多提拔和协助女性上位,让男女之间的经济和权力地位能够达到平衡,就如同我们要消除贫富悬殊,需要多帮助贫苦的人是一样的。   除了固打制外,潘俭伟认为教育也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教育我们的女性关于她们的权利、她们的能力、属于她们的平等,同时也要教育男性:女性可不是来做模特儿的。他举例表示,在跑车展览上总有车模什么的跟车子一起“展览”,显然对很多男人来说,他们的观念还是认为女性就是拿来“看”的!这种思维和看法若不从小改变的话,老了就很难改了。 家暴问题,空手道or not 空手道? 关于空手道能否解决家暴问题,潘俭伟无奈表示,其实真正的家暴问题根本就不是在于妇女们会不会空手道,而是任何会发生家暴问题的家庭,无论被打的是男或女,归根结底就是该家庭的关系已经是破裂了、有问题了。要解决这个本质上的问题,绝不是用空手道就可以解决的,反而若使用空手道的话,只会将问题搞得越来越糟糕。   从制度上,政府该做的是设置更多的服务中心让受害者可以去报案,有更多的非政府组织能去协助,还有更多的热线服务让受害者能够要求帮忙。   不过从长期来看的话, 最主要还是要从教育着手。 是否能从我们的政府小学和中学的课程里,就有教导男生和女生的权利?是否教导男生必须尊重女生的课程?或是明言家暴就是一件非常可悲可恶的一件事?是否有教导男生不可以打女生是必要遵守的原则?   潘俭伟认为这些事情都没有教育给我们的孩子知道,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家暴受害者即使去报警,警察也会劝说受害者自行去解决她们自己的“家事”。不管男警员还是女警员都会认为男人打女人是很平常的小事,女人接受就好了,不要搞大事情等等。   当我们没有把我们的小孩从小教好,等到他们20或30多岁时,他们的思维就会是觉得“男人是一家之主,所以打女人很正常”、“女人不听话时就要被打被教训”、“家暴只是小事情,忍一忍就好了”。如果我们没有改变我们的教育,这些思维还是会继续下去。 禁止童婚的阻礙:怕失选票? 另外,潘俭伟认为,实行禁止童婚主要的阻碍是因为州政府和政治人物害怕会得罪选民。如果他们不担心失去选民的话,他们会马上做的。   涉及到穆斯林童婚的法律权限是在州政府底下的伊斯兰法。如果没有得到他们的支持,全国禁止童婚是无法实行的。 因为这关系到宗教,而宗教在各地都有不同的教派定义,所以有些地方觉得跟宗教没关系就可禁止童婚,有些地方又不禁止童婚,所以马来西亚就趋向保守态度,政治人物因担心若实行禁止童婚,就会得罪其中一派而失去选票,所以就对这个课题不大在乎。   要推动禁止童婚的主要办法就是要去说服那些保守人士去接受,当初希盟的旺阿兹莎和杨巧双就曾积极去与州政府协商这个课题,但可惜的是现在的妇女部部长和副部长都对这个工作没有任何兴趣去完成。

朝野备忘录是人民胜利 摆脱政治威胁专心抗疫

我们错失了慕尤丁的橄榄枝, 结果让巫统重获首相一职。 欣慰的是,我们还有第二次机会,这次换成依斯迈沙比里提出。 我感到开心的是,有一个良好的政治意识, 即“转型共识及政治稳定“的谅解备忘录,换言之,就是信任与支持协议。 最大胜利者就是人民。我们成功说服新首相落实多个具有意义的重要改革。这些改革有明确的时间线,在明年(2022)的第一轮国会召开就可以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