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跳槽法来了!

509大选时,有些选民天还没亮就已经在投票中心外排队,有些长者哪怕行动不便也出来投票。海外游子不管机票价格,也要千里迢迢回国,只为投下那神圣的一票,最终得以实现改朝换代,推翻贪污腐败的国阵政府。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变,让盗贼拿回政权。政变当晚,出席者得意洋洋的嘴脸至今依然记忆犹新。青蛙政客背叛人民委托,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把跳槽说得清新脱俗,简直不要脸,让人民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其实,跳槽文化在我国已是屡见不鲜,回顾历史,早在喜来登政变前,我国有过几次因议员跳槽而导致州政权更迭的事件,其中最近的是2009年的霹雳州变天事件,当时有三名民联议员跳槽至国阵。 追根究底是我国宪法并没有明文规定跳槽是非法的,因此,给了那些无耻政客有机可乘,跳槽只涉及个人私德与观感问题,并不涉及法律问题。修宪门槛高之外,还有以联邦法院在1991年裁决吉兰丹反跳槽法违宪为先例,让反跳槽一直难以落实。

免受巫统官司派控制 ...

古语有云:穷则变,变则通;放在古今中外都适用。 因此,朝野合作共同抗疫的方案才会在目前我国因疫情肆虐的困境下诞生。 当然,这破天荒的第一次合作引来无数的猜疑与争议是无可避免的;是否真能成事,也只有日后的时间才能证明。 不过,以目前的情势来看,朝野合作,无疑是沙比里所能保住相位的最好的决定。 其实,以沙比里过去的政绩与在巫统的地位来看,他顶多也只能称得上是巫统的二线领袖;若要博上位的话,尚且还需要发表和制造各种争议性的种族言论与事件,例如:呼吁抵制华商论、刘蝶广场事件等,才能让人民知晓有他这么一号人物。

希盟不接受慕尤丁献议的三大原因

1. 慕尤丁的表现天怒人怨  慕尤丁没有政绩可言,在他领导下,疫情每况愈下,确诊屡创新高,医疗系统濒临崩溃,前线医护人员苦不堪言。据彭博社在八月的防疫韧性排行榜(The Covid Resilience Ranking),我国的防疫表现在全球受评估的53个国家中垫底。 由于我国一直处于部分封锁或者全面封锁的情况,导致各行各业长期停业,甚至已经撑不下去而倒闭。小老百姓的生计大受影响,三餐不继,失业率和轻生率也随之上升。在政府失能的情况下,民间只好自己顾自己,发起“白旗运动”求救。  连番操作下,国盟政府已经天怒人怨,慕尤丁从受人民欢迎的“Abah”跌下神坛,成了人人喊打的失败首相。 

从政治乱象到朝野合作 民主进步或倒退且看今朝

从2018年至2021间,在短短4年间,我国就经历了3次的政局大地震、更换了3个首相,政治人物的摇摆不定,让人民只能自嘲表示:509的一票换来3个首相,实在“物超所值”;但更多人因为对我国制度不甚了解,而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只投一票,怎么却带来那么多的首相? 民主行动党全国组织秘书陆兆福就解释道,因为我国所奉行的乃是国会制而非总统制。总统制是一人一票投给自己合意的人选来做国家领导,而国会制则是人民投票给合意的国会议员。当你选了的国会议员,他所处在的政党中有超过国会中一半的人数,则该政党可以决定由谁来做首相。

新首相当务之急的任务

依斯迈沙比里成为第9任首相已是尘埃落定的结果,而沙比里和慕尤丁面对一样的命运,属于微弱优势执政,他要如何平衡各方的势力和利益,组织自己的团队,分配权力,杀出自己一条首相路,是他上任的第一大难题,仅靠114位国会议员上位的沙比里还需要面对国会的信任动议。 疫情严峻、经济“疫”潭死水、内阁班底的排阵、政局不稳定 ,这重重的危机极度考验新首相的智慧和手腕能力,沙比里的当务之急是要抗疫成功、复苏经济以及维持稳定 。 【政治危机,内阁班底】 沙比里是弱势首相,他要如何平衡土团党和慕尤丁对他施加的压力、巫统特别是“法庭感染群”以及砂拉越盟党的要求,调解各盟党和各方派系也需要沙比里的政治手腕功力和智慧了。沙比里应该要选贤与能,委任适当的人选,组建有效率有能力的内阁,而不是为了政治酬庸和拉拢去选择团队。 沙比里的内阁班底是“精英”还是“马戏团小丑”,如何避免步入慕尤丁臃肿内阁的后尘,就足以决定他是否能突破困局,维持稳定与平衡,专注抗疫,搞好国家经济。

依然暗流汹涌的“新政府”

慕尤丁下台,前副首相沙比里取而代之,持续多日的政治纷扰看似尘埃落定,但是事情远远还没有结束。沙比里是弱势首相,仅获 得114张支持,只要少了5张票,他就倒台了。 早在国盟成立初期,就有不少评论 和分析认为慕尤丁无法坐满任期, 国盟的内讧是必然发生的,现在看来也确实如此。因为国盟是一个临时拼凑起来的联盟,没有相同的理念,也没有长年的磨合,唯一的目的是要拉下希盟。一旦目的达成,矛盾就会激化。 此外,巫统和土团的政治光谱过于 接近,吸引的都是同样特性的选民, 因此,坐惯老大的巫统自然不可能让 土团坐大,以吞噬自己的基本盘。巫统也多次放话,与土团合作仅限本届政府,来届大选则全面开战。 伊党游走在巫统和土团之间,表面上左右逢源,实际上是暗中扶持土 团,以削弱巫统,因为现在的巫统比 较强大,如果改天换土团变强大,伊党就会转而支持巫统,谁弱伊党就支持谁,好让巫土相争,伊党得利。 巫统也不是傻子,当然了解伊党心 里在打什么盘算。土团退出希盟前, 伊党与巫统相处得非常好,在各个补 选中全力辅选,让巫统接连在补选中 胜出。但好景不长,现在伊党“移情 别恋”土团,巫统看在眼里,心里很 不是滋味。 国盟盟党间有激烈的矛盾,各个盟 党内的问题同样难解。

砂政盟造错王

万众瞩目,砂政盟在最后时刻,将手中的18个国会议 席,压在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身上,让他以114简单多数下成为我国第九任首相。 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在去年2月同样发生,唯当时的首相是慕尤丁。 两次的关键时刻,砂政盟都没有一锤定音选边站,而是处于模棱两可,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国盟政府和沙比里领导的新政府,让希盟重掌民选政权再度功亏一篑。 在两边阵营无法掌握多数组成政府之下,还没选边站的砂政盟,势必成为双方积极拉拢的对象,大家各求所需,寻求利益交换。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就以东马领袖出任首相的机会,向砂政盟伸出橄榄枝,但还是遭到砂政盟的拒绝,令首相位子与东马擦肩而过。 令人不解的是,去年以造王者的身份协助慕尤丁组成国盟政府后,在执政的18个月内,砂拉越并没有得到 联邦政府特别的善待,除了数名砂政盟议员获得正副部长职和一名高级部长以外,砂拉越的地位并没有获得提升,2021年财政预算案也没有提高砂拉越发展拨款,那为何砂政盟还是再次支持这个同班人马组成的政府呢

疫情失控或经济崩塌: 放款管制的五大条件

内斗成功但抗疫失败的国盟政府,在我国的新冠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皆屡屡创下新高的情况下,竟开始放宽完成疫苗接种者的部分行动管制,而又再引起争议不断。 根据慕尤丁的宣布,从8月10日开 始,完成接种冠病疫苗接种的人,将可解除部分行动管制,包括放宽入境隔离政策、有条件开放堂食、远距离家庭成员或夫妻可跨州跨县相见等等的SOP。 虽然慕尤丁解释,放宽完成疫苗接种者的部分行动管制,将会导致冠病病例持续增加,但随之而来的好处也不可忽略;然而,尽管慕尤丁说得冠 冕堂皇,却也掩盖不了国盟政府在抗疫上的无能是导致我国陷入如今这“ 不是病死就饿死”的困境。 因为连续将近三个月的封锁,不但无法压平确诊率的曲线,还让我国经济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顿与萧条,民间只能发起白旗运动以求自救。在人民怨声载道下,加上国盟内的巫统反水倒慕,以及国家元首要求慕尤丁证明他仍获得足够支持;慕尤丁在便不得不做出一点“成绩”来转移视线,因 此,我国才会出现目前这种在疫情最失控的时候开放经济区域的荒谬政策。 然而,冠病变种病毒来势汹汹,尽管是为了挽救人民生计,却也不能随便开放。 希盟卫生委员会认为,慕尤丁和联邦政府应严谨处理放宽管制,不能为了封而封,也不是为了开而开,因为国内的疫苗接种率仍然很低,而且各州又不均衡;若仓促和考虑不周地解 封,不只会为疫情增添额外又难以预料的变数,还加重已举步艰辛的医疗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