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室不满慕尤丁施政

马来统治者理事会决议无需再延长紧急状态,也表明国会必须尽快复会。然而首相慕尤丁仅以 一篇近乎敷衍的文告回应,那篇文告有近百字,但内容可浓缩成“好的, 收到了,谢谢”。 国家皇宫在次日再度发文,强调国会须尽快复会。同样的内容在短期内重贴, 实属罕见,显示出马来统治者对国盟防疫已经失去信心,同时也不满国盟以防疫之名行践踏国会 及保卫政权之实。 当初,国盟声称紧急状态有助于缓解疫情,以当时的时空背景,王室支持颁布紧急状态也无可厚非。 俗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不妨来一一检验国盟在紧急状态下的“防疫成果”。 今年1月12日我国正式进入紧急状 态,当时的确诊人数是2,232,死亡人数仅有4人。4个月后,我国在5 月30日的确诊人数是9,020,创下新高,是当初的4倍;我国在6月3日的死亡人数是126,同样创下新高,足足上升了31.5倍。我国的疫情反而在紧急状态下恶化了,这不叫防疫失败,那什么叫防疫失败? 此外,前卫长祖基菲里在5月23 日引述《Our World in Data》的数 据,指出我国的每日发病率(Daily Incidence Rate)是世界第一,每100万国人就有200.61人染疫,已经超越 美国和印度。他也指出若以“Crude Infection Rate”为标准的话,我国于 5月14日至20日在东南亚的排名是第 一,每10万国人就有11.99人染疫。 曾几何时,我国是全球防疫模范生之一,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成功压平曲线,然而一年后,我国成为了防疫表现最糟糕的国家之一,更被美国CDC 列为第4级警戒国家,国盟政府难辞其咎,表现一塌糊涂,如果紧急状态 是成功的话,为何还需要MCO3.0和 FMCO等等? 事实就摆在眼前,数据会说话,紧 急状态的正当性已经荡然无存,国盟 政府依然睁眼说瞎话,例如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表示,如果没有紧急状态疫情会更严重,卫生部长阿汉峇峇也...

慕尤丁走向倒台之路

古时有一句话“将帅无能,累死三军”,形容战场上的指 挥官无能,结果连累庞大军队;如 今的马来西亚,则有“国盟无能, 累死人民”的类似惨况。 人民只想做好本分,配合当局好好 防疫,无奈国盟政府从去年的行动 管制令演变到今年的全面封锁,抗 疫政策换汤不换药,朝令夕改的防疫SOP(标准作业程序)更导致乱象丛生。 相信老板们对于贸工部批准信之乱,心有余悸。在全面封锁之前, 国盟政府先要求必需领域的企业, 向不同部门申请批准信,后来又让 企业“回到原点”,重新申请贸工部批准信,繁文缛节的官僚主义为难众多商家。 至于必需领域的上班族,则面对公 共交通载客量减半的困境。例如, 雪隆一带的轻快铁限制载客量的同 时,却没有增加班次,造成大批上 班族滞留车站,显示交通部制定的 SOP不符合现实逻辑。 SOP混乱殃及民众 况且,政府各部门的SOP一改再 改,上情不下达,就连地方执法单 位也难掌握最新指示,最终殃及无辜民众和商家。 其中,霹雳警方指有工厂员工没有 更新“吾安”(MySejahtera)程 序而被罚款,事后惊动国防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亲自澄清,指执法 单位错误诠释SOP,而呼吁撤销罚单。 另外,贸消部副部长鲁索指商 店“可卖烟但禁售酒”的双重标准 SOP,一度引起民众哗然。鲁索之 后在同一天内做出纠正,表示超市、迷你市场与便利店可照常卖酒,政策U转之快令人咋舌。 更离谱的是,政府准许金马仑农业 活动恢复运作后,却没有及时更新...

猫山王风波的起源

70年代,时任首相敦拉萨推行 “青皮书计划”,以“先种植后注册”的方式,鼓励人民利用荒地种植农作物,以增加粮食。当时,位于 劳勿郊外一带的新村农民,为了三餐温饱,自然响应了这项计划。 为了获取地契,数十年来,农民不 断向土地局申请土地,甚至缴交土地使用税给土地局,但州政府始终没有妥善允许芭地合法化。更甚的是,每当大选前夕,执政党就承诺,一旦胜选将合法化农地,但在选举结束后, 却不了了之。 所谓“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争”,随着猫山王榴莲近年来风靡全球市场,猫山王市价也随着飙涨,这 也引起财团虎视眈眈。 去年3月,由彭亨州农业发展局 (Perbadanan Kemajuan Pertanian Negeri Pahang - PKPP)和财团彭亨 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 - RPD)正式联合成立彭亨皇家榴莲公司(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RPDR)。 同年6月24日,彭亨州政府将劳勿 一带的5375英亩,由农民耕耘超过半个世纪的榴莲芭租给该财团,为期 30+30年。 一个月后,彭亨皇家榴莲集团向无...

都赖榴莲园事件

2021年7月3日,早上9点,大约10辆彭亨州森林局的车队在警方和镇暴队护航下,进入都赖榴莲园,并在路口处设置路障,阻止果农进入。 然而,早在今年1月5日,果农已 经在上诉庭获得庭令,包括州政 府、森林局、土地局、彭亨皇家榴 莲集团在内的单位都不能在法庭排期审讯期间阻止农民进入榴莲园作息,可如今州政府竟然明目张胆视 庭令为无物,公然藐视法庭! 彭亨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与抢救猫 山王联盟主席郑益清赶到现场了解情况,并带着庭令要求警方放行, 但警方表示他们只是听从上头指 示。后来负责人声称是州务大臣旺 罗斯迪下达的指令,目的是进入榴 莲园逮捕“非法入侵者”。 双方谈判无果后,郑益清带领果农 前往劳勿警局报案,要求调查州政 府无视庭令的举动。当局在下午3 点撤退,果农们原以为事件告一段落,殊不知,当局会在隔天将行动升级。  2021年7月4日,当局在早上10点 再度出现,森林局用货卡车横跨停 在路中,阻挡果农前进,现场还有 大约10来名镇暴队员全副武装进 驻,果农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郑益清在11点抵达现场,代表农民向此事的负责人谈判,然而等待了20分钟都未见有负责人出来说明,现场 气氛开始鼓噪。劳勿县森林局局长 沙里尔随后现身,他多次表示此次 行动并未触犯庭令。 郑益清出示文件。 然而,榴莲园虽然在峇都达南森林 保护区(Hutan Simpanan Batu Ta-...

希盟不接受慕尤丁献议的三大原因

1. 慕尤丁的表现天怒人怨  慕尤丁没有政绩可言,在他领导下,疫情每况愈下,确诊屡创新高,医疗系统濒临崩溃,前线医护人员苦不堪言。据彭博社在八月的防疫韧性排行榜(The Covid Resilience Ranking),我国的防疫表现在全球受评估的53个国家中垫底。 由于我国一直处于部分封锁或者全面封锁的情况,导致各行各业长期停业,甚至已经撑不下去而倒闭。小老百姓的生计大受影响,三餐不继,失业率和轻生率也随之上升。在政府失能的情况下,民间只好自己顾自己,发起“白旗运动”求救。  连番操作下,国盟政府已经天怒人怨,慕尤丁从受人民欢迎的“Abah”跌下神坛,成了人人喊打的失败首相。 

反跳槽法来了!

509大选时,有些选民天还没亮就已经在投票中心外排队,有些长者哪怕行动不便也出来投票。海外游子不管机票价格,也要千里迢迢回国,只为投下那神圣的一票,最终得以实现改朝换代,推翻贪污腐败的国阵政府。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政变,让盗贼拿回政权。政变当晚,出席者得意洋洋的嘴脸至今依然记忆犹新。青蛙政客背叛人民委托,为了合理化自己的行为,把跳槽说得清新脱俗,简直不要脸,让人民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其实,跳槽文化在我国已是屡见不鲜,回顾历史,早在喜来登政变前,我国有过几次因议员跳槽而导致州政权更迭的事件,其中最近的是2009年的霹雳州变天事件,当时有三名民联议员跳槽至国阵。 追根究底是我国宪法并没有明文规定跳槽是非法的,因此,给了那些无耻政客有机可乘,跳槽只涉及个人私德与观感问题,并不涉及法律问题。修宪门槛高之外,还有以联邦法院在1991年裁决吉兰丹反跳槽法违宪为先例,让反跳槽一直难以落实。

砂政盟造错王

万众瞩目,砂政盟在最后时刻,将手中的18个国会议 席,压在巫统副主席依斯迈沙比里身上,让他以114简单多数下成为我国第九任首相。 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在去年2月同样发生,唯当时的首相是慕尤丁。 两次的关键时刻,砂政盟都没有一锤定音选边站,而是处于模棱两可,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国盟政府和沙比里领导的新政府,让希盟重掌民选政权再度功亏一篑。 在两边阵营无法掌握多数组成政府之下,还没选边站的砂政盟,势必成为双方积极拉拢的对象,大家各求所需,寻求利益交换。沙巴民兴党主席沙菲益,就以东马领袖出任首相的机会,向砂政盟伸出橄榄枝,但还是遭到砂政盟的拒绝,令首相位子与东马擦肩而过。 令人不解的是,去年以造王者的身份协助慕尤丁组成国盟政府后,在执政的18个月内,砂拉越并没有得到 联邦政府特别的善待,除了数名砂政盟议员获得正副部长职和一名高级部长以外,砂拉越的地位并没有获得提升,2021年财政预算案也没有提高砂拉越发展拨款,那为何砂政盟还是再次支持这个同班人马组成的政府呢

慕尤丁近期三宗罪

7月24日,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和总检察长依德鲁斯通过线上会议觐见国家元首时,元首已经御准必须先在国会提呈与辩论才能废除所有紧 急条例。 然而,7月26日,也就是国会特别会议的第一天,在在野党的询问底下,达基尤丁竟表示,紧急条例已在7月21日,由内阁议决废止了。多名在野党国会议员要求达基尤丁交代,此举是否已获得国家元首御准,不过,达基尤丁一再回避,明显心有鬼;事实也是如此,国盟撤除紧急条例前并未征求国家元首的同意。

农民持开放态度寻求共赢 拒绝大财团吸血!

没有非法农民,只有合法强 盗,农民也是在追求安稳安 心的种植,他们一直保持着开放的 态度,努力地申请合法种植,愿意 对话以及希望与彭亨州政府一同寻 求共赢的方案,而不是通过如同 “财狼”般凶残贪婪的大财团。 开放态度,寻求共赢 从过去泛黄的申请文件到现在想成 立合作社,农民们都在努力地申请合法种植。农民一直保持着开放的 态度,多次公开表明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共同寻求双赢的方案;无奈 州政府却无动于衷,甚至利用不同 的执法单位对手无寸铁的农民骚扰 恐吓,赶尽杀绝。 更过分的是在猫山王开始收成结果 的季节,执法单位无情的电锯声砍掉了3代人辛苦耕种的榴莲树,一棵 不留,同时砍断了多户农民的生计 和希望。彭亨州森林局要以一个月 的时间内摧毁101公顷的榴莲园, 这是何等的不人道和绝情! 合理地税,拒绝寻租 农民愿意与政府沟通,也表示愿意 交税,但不是缴付以天价6000块一 英亩的“保护费”。 大财团是中间人抽取佣金的角色, 甚至提出不平等合约,榨干农民的血汗榴莲。 这些不平等的条约包括缴交不合理的地税、以低于市价的价钱向农民收购榴莲、农民必须把 所有的果实卖给财团,就算要拿回 家给自己的亲友享用都不行,要进入自己的榴莲园也要通行证;这犹 如光天化日下打劫农民;大财团的 寻租文化犹如吸血鬼般,吸干了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