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盟友伊党禁酒禁赌 王丽丽抨马华责无旁贷

槟城武拉必州议员王丽丽于2021年11月15日在槟城发表文告 马华副总会长陈德钦选择在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宣布不再更新投注站执照的同一天发文告斥责林冠英,指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TIMAH的课题上大作文章,根本是语无伦次,企图转移视线,人民不会忘记马华就是伊党同为执政联盟的盟友。 陈德钦要问的应该是哪个手握权力的政党在TIMAH的课题上为难厂商?再来,是谁在吉隆坡雷厉风行地禁酒?现在又是谁要让博彩业从吉打州消失?那些抱持极端种族及宗教主义,且罔顾非穆斯林和非马来人群体权益与自由的,正是和马华站在同一阵线的政党。 马华不要忘记,现在它和伊党同为执政联盟的一员,在突如其来的禁酒禁赌的事件上,马华责无旁贷,必须对广大的非穆斯林群体交待清楚,而非含糊其辞地推诿责任,把矛头指向林冠英来转移视线。真正逻辑混乱的,根本就是陈德钦及马华。

林冠英早已答应辩论 魏家祥何必理由多多?

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1年10月20日发表文告: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早已答应交通部长魏家祥的战书,还给他日期辩论“沿海贸易政策”,魏家祥何必理由多多,又找第三电视又找纳吉来站台,网络盛行的今天,学生也知道辩论不用等排期上电视台,只要通过面子书或YouTube就可以让全世界看见了。 我国损失科技巨头的海底电缆工程的原因,国会下议院议长与多媒体部长的说法都和魏家祥不一样,多媒体部长直接打脸魏家祥说是沿海贸易政策问题导致面子书和谷歌把我国排除在外,议长更是要求魏家祥就误导国会一事做出解释。 魏家祥 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不敢说多媒体部长错了,他也许记性不好记错给错国会答案,但他拉不下面子,不肯承认他的失误导致国家损失上百亿令吉数字投资,除了派下属陈德钦硬掰强辩,连盗贼政府纳吉也出来帮他解围了。 魏家祥试图模糊焦点,战书是他下的,林冠英同意与他辩论,还提出在10月23日辩论的日期。魏家祥是邀请辩论一方,理应要尊重被邀请者,如果他需要更换日期,他的助理只需要联络林冠英指派的代表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协商其他日期,但他没有,却找来啦啦队在隔空站台喊话,归为一个部长,魏家祥连基本礼节都不懂。

【海底电缆议题】如果错了就道歉解决问题 王丽丽促魏家祥尽快辩论

槟州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1年10月13日发表声明: 沿海贸易政策政策导致海底电缆工程损失是120亿至150亿令吉的数字投资,是全民关心的议题,交通部长魏家祥在此课题的答复和多媒体部长不一样,如果他记错了就道歉,尽快解决问题就好,而不是派下属陈德钦出来模糊焦点。 前大马数码经济机构主席拿督莱斯胡先早前公开指责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撤销沿海贸易政策豁免权政策导致我国被面子书和谷歌两间科技巨头公司绕道,我国被数码科技边缘化。 魏家祥

青少年可walk in接种 隔天又U转 ...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1年9月23日发表文告:16及17岁青少年打疫苗所造成的混乱,卫生部副部长拿督诺阿兹米应该向民众道歉。我国从9月22日开始对16及17岁青少年施打疫苗,而针对这项政策,根据新闻报导卫生部副部长拿督诺阿兹米在9月21日宣布全国直156间接种中心(PPV)都可以walk in,结果造成混乱,果然隔天又U转了。 首先, 根据马来西亚统计局的资料显示,15至19岁的人口大约283万人,平均算下来16及17岁青少年为,换算下来156间PPV每间要施打7200多人。 再来,疫苗有冷炼跟储存的问题,所以每间PPV每天都有疫苗数额分配,若某间PPV同一天有太多人walk in,根本应付不了。

2/3月注册未获安排打疫苗 凯里应说明MySejahtera 编排标准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1年8月2日发表声明: 根据我们收到的资料,也就是早注册却仍未获得接种的众多数据,显示了“吾安”(MySejahtera)系统的问题。若是系统有问题,部长凯里应该道歉和修正,尽快用人工方式安排早注册和慢性疾病的民众施打疫苗,否则设立再多的接种中心也是枉然。—————————————————————— 全国冠病疫苗接种计划协调部长凯里指第三阶段接种计划是以“先到先得”为方法的说法令人质疑,因为我们已经收到数千人的证明在2月和3月注册却还未打疫苗,目前施打第一剂疫苗就出现问题,令人担心“吾安”系统接下来编排第二剂疫苗的状况。 我在上周四(7月29日)开始收集2月和3月注册却还未收到接种通知的资料,4天内收到上千宗投诉,2月和3月的各占一半,其中武拉必州选区案件占了40巴仙,其余为槟城州其他选区, 连其他州属也有21人也在无助之下将资料传来。在半个月前,我也收到上百名慢性疾病患者的投诉,并将资料交个威中卫生局,原本应该在第二期就打疫苗的他们,到了第三期还没收到通知。 凯里在6月提到,第三阶段接种计划是先到先得,不过以上数据证明并非如此,许多人看到身边迟注册的都打了疫苗,却还不知道几时轮到自己。此外,民众被安排跨县施打疫苗的编排也令人摸不着头绪,槟岛居民投诉被分配到威省打疫苗,需要跨海往返30公里,威省居民则投诉还等不到疫苗。

MySejahtera如何编排顺序? 民众苦等打疫苗怀疑被遗忘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在2021年8月1日发表声明: 我接到许多投诉原本该在第二期阶段打疫苗的人至今还没收到通知,也有许多人在2月和3月就注册却也还没收到通知,联邦政府必须透明化清楚交代MySejahtera到底如何编排打疫苗顺序,而不是让民众苦等到怀疑自己是否被遗忘了。 我在半个月前开始收集还没打疫苗的慢性疾病患者资料,两天内就收到百名民众的资料,这还不包括槟城威中区以外民众也传来的资料。这些名单整理后都传给卫生局了,要求他们加紧处理,因为目前是第三阶段,而慢性疾病患者应该在第二阶段就施打疫苗了。 上周四,我开始收集在2月和3月注册打疫苗但还没收到通知的资料,第一天就收到上千个讯息,我的团队这几天都加班整理资料,大家越整理越生气,为什么有这么多民众2、3月注册的还没有收到MySejahtera的通知?有人说早晚都查MySejahtera查到心灰意冷,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遗忘了。

CIMS系统瘫痪业者不敢开业 国盟政策频U转 毫无改善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1年6月1日发表文告: 周二全面封锁管制令执行首日,许多允许运营的业者面对CIMS系统瘫痪而不敢开业,业者形容要拿准证比抢AZ疫苗还难,甚至要在线上过夜抢线,而且还抢不到准证。 国盟在去年3月宣布MCO 1.0,业者必须到贸工部MITI 网站申请准证,导致网站瘫痪,许多业者在第一周都申请不到准证而不敢开业。随后MITI推出CIMS系统让商家更新资料,允许业者在2.0和3.0版的在管制令期间申请准证。 但这次FMCO,国盟政府却宣布让各部门负责各自必需品行业的申请,MITI之前给予的批准信在5月31日失效,还推出谷歌表格给商家填写,除了导致混乱,各部门网站也未提升来应付所有商家的申请。 在大混乱后,距离6月1日FMCO的几个小时,国安会又宣布改变,取消谷歌表格,17个可以营运的领域业者必须向贸工部协调的一站式服务中心申请批准,结果该网站又瘫痪了。 FMCO首日许多小商家包括咖啡店和药剂行等纷纷致电询问,他们从晚上到凌晨到CIMS网路抢线都无法进入该页面,这些商家们宁愿选择休业一天而不敢触法。 国盟政府执政至今的政策U转连连,让国人无法适从,国盟的政策一直在变,唯一不曾改变的就是“U转政策”,每次宣布新政策后,在短时间内内就会再度U转。 过去一年,国盟政府已经展开无数次行动管制令,这些问题依然存在毫无改善,究竟这些国盟部长是来做工的还是来实习的?就算实习生,一年多也该会了吧,到底是国盟部长们的能力有问题,还是没把小市民的温饱放在眼里呢?

王丽丽:国盟阻止槟城发展 只会让国家经济复苏更缓慢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0年11月30日发表声明: 国盟联邦政府撤回为槟州轻快铁项目5亿美元贷款提供担保的理由实在无法令人信服,财长难道不清楚,槟城是国家主要发展州属,阻止槟城发展不会让国家更好,只会让国家经济复苏更加缓慢。 财长东姑赛夫鲁说若该笔贷款获批,将会增加联邦政府的运营与发展开销。对于这个撤回的理由,我实在无法认同。 首先,联邦政府2021年预算案中编列了690亿令吉的发展开销,槟城轻快铁并未从中获得一分钱预算,担保5亿美元如何增加联邦政府的运营与发展开销? 再来,出身银行界的财长,肯定比谁都熟悉融资的流程,过去他在联昌银行任职时曾经借给槟州政府15亿令吉,表示他肯定檳州政府的還款能力,若他认为这次担保有风险,应该与槟州政府协商讨论,而不是直接撤回。协助客户发展不是银行家最擅长的事吗?怎么当了财长就忘了协助槟州发展。 第三,全球面临冠病疫情威胁,民众失业、减薪、消费力减低,厂商投资减少甚至歇业,造成经济下滑,此时政府应该扮演经济复苏的领航者,增加政府投资才对。财长拥有金融与管理硕士,应该知道经济学上所说,当国内消费力及民间投资减少,国际贸易又下滑时,政府扩大投资是复苏经济的方法。现在槟州政府愿意带头投资轻快铁,联邦政府应该鼓励协助,而非阻止和破坏。 第四,槟州政府投资轻快铁可创造就业和稳定经济,还可带动周边产业发展。未来在疫情后的时代,一套便捷完整的交通设施,可以让国外投资及观光客更快速的回流。 槟城是全国缴税前四大州,对国家经济发展及未来税收影响大,联邦政府目前面对经济严峻考验,却罔顾国家经济发展,只想政治对付选择希盟的槟州选民。 财长说过他想把重点放在认为可帮助国家应对冠病疫情,并改善国家经济的地位,但他的行为哪一点像是为国为民的决议?我希望财长想想自己曾说过的话,尽快取消撤回担保的决定,不要成为误入国盟政府的小绵羊。 王丽丽

王丽丽:国盟双重标准 打压大学生却不对付莱士雅丁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0年11月2日发表文告: 国盟双重标准,只允许打压大学生不对付莱士雅丁 大学生应该在自由校园风气下培育独立思考能力,大学生问政和对时事课题发表意见是基本权利,理应被尊重。宪法下人人公平,为何上议院主席莱士雅丁可以质疑国家元首违宪,但马大新青年组织指元首不应介入国家事务就要被校方谴责和调查,国盟政府根本就是双重标准。 马大新青年组织的文告评论国家元首拒回应颁布紧急状态,这是宪法下人人可提出看法的权利,也是大学生客观的论述。同样一件事,莱士雅丁讲了之后还是上议院主席,新青年却要面对被大学以“孩子必须听大人”的强硬姿势欺压,其面子书专业事后也关闭。这如同首相慕尤丁的阿爸藤鞭论,对付老百姓,不守SOP的部长却逍遥法外。 马大作为国内历史最悠久的大学,理应保护和引导学生,更何况18岁青年参选和投票权也已通过,未来将全国实行。所有大专和大学应该鼓励学生正面问政,而非沦为国盟政府的傀儡,用《1971年大专法令》恶法对付学生。 事实上,这并非首次马大打压学生的言论自由,国阵政府执政年代制定《大专法令》就开始剥削大学生的基本民权,大学生权利慢慢被剥削,最后学生运动可说被销声匿迹。 马华为国盟背书不敢要求废除《大专法令》,企图抹黑行动党转移视线 马华作为国盟政府一份子,既不去谴责校方,也不敢要求废除不符合人权的《大专法令》,却只会转移视线,要求民众别给新青年标签“亲行动党”,企图扯入行动党来洗脱他们无力保护学生言论自由的罪状。 事实上,废除《大专法令》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希盟原定在今年最后一次的国会提呈新法令以取代《大专法令》,归还学生和大学自主权,以保障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但国盟在今年2月夺取政权后,就宣布无意废除《大专法令》,这让国盟继续通过恶法打压学生。 从国阵到国盟,皆利用《大专法令》制造白色恐怖让学生害怕为不公平之事发言,这也导致现代大学生对政治和时事漠不关心,政府得以继续实施愚民政策。 大学生是国家持续发展的资本,若国家不能给予大学生自由思考空间和培养理性想法,也不能对不公不义的政治有异议,整个校园风气战战兢兢,那国家必定要损失许多人才。 王丽丽

国盟政府不尊重华教人士 王丽丽:希盟执政不曾发生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0年9月18日发表言论: 我们乐见马华副教育部长拿督马汉顺悬崖勒马,也乐见马华萧规曹随着希望联盟执政联邦政府时的良好政策,保留槟州4所华文控制中学以成绩录取新生制度,而不是在毫无协商下鲁莽剥夺董事部的权利,直接取消控制中学以成绩录取新生的制度。 希望联盟在2年前执政联邦政府之前,教育部已经取消教育部禁止控制中学以成绩录取优秀生的新措施,在大选后,当时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和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了解槟州4所华文控制中学董事部和华社的意愿后,取消教育局不以成绩录取新生的措施,让槟城4所华文控制中学的录取新生制度得以保留。 不料2年后国民联盟执政,教育部当年的措施又卷土重来,俨然不尊重董事部的权利,也不尊重槟城华文国民型中学的历史。更甚的是,槟威董联会主席李添霖还因针对此事发言被警方传召问话,这种不尊重华文教育和华教人士的行为,在希盟执政时代都不曾发生。 无论在朝在野,民主行动党一直秉持尊重民意为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卸下官职后依然关心华教,本周到访锺灵国民型华文中学移交担任财长时的40万令吉建校基金后,表明他将在国会提出控制中录取新生的问题。 我们乐见马华副教育部长拿督马汉顺跟随希盟执政时的良好政策,在行动党和华教人士表明必须保留槟州4所国民型华文中学控制中学录取新生的制度后,指示槟城州教育局保留希盟制定符合民意的好政策。 然而,马汉顺也必须向华社交代,前财长林冠英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提出拨款给华小2000万令吉的增建和搬迁拨款、华文中学2000万令吉拨款、还有教会学会的政府资助学校的1200万令吉水电和排污费津贴至今没有下文,教育部到底何时才要发放这些款项? 马华在希盟执政时不断攻击希盟为华教做得不够,现在走后门组成了国盟政府,却没有看到他们有诚意为华教做的更多,如果马华觉得华校值得获得2020年财政预算案所给的拨款,那就展现魄力尽快发放款项,而非空口说白话,或是在副部长说要关闭华小淡小时保持沉默,不敢在内阁发声维护华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