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政治报复槟州 槟城人受苦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于2020年8月25日发表声明: 这个8月是马华政治报复槟州子民的季节,槟城人在8月份被迫连续承受来自马华交通部长魏家祥的三大惩罚,包括槟州国际机场扩建被暂停、5名印尼棉兰人包机飞抵槟城医疗和史上首次槟城渡轮全故障停驶3天,证明马华配合国盟连三接二报复来教训槟州子民投选希盟政府。 槟城渡轮服务从本月24日至26日一连3天停驶,这乃是渡轮提供服务的 126年以来,史上首次发生。马华交通部长魏家祥和槟城港务局主席陈德钦都难辞其咎,但马华继续玩弄政治,陈德钦无法解释渡轮破天荒停驶,试图转移焦点到前任交通部长陆兆福没及时拨下9000万令吉给国家基建公司来购买、维修渡轮和提升码头。 陈德钦是魏家祥委派的政治官,也是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非但没有为槟州子民着想,倒是和主子魏家祥一起思索如何对付槟城人,他必须为渡轮停驶事件负责,辞去槟城港务局主席之职,不过如此透明问责制在马华绝对看不到。 我国经济受到新冠肺炎影响,各阶层人民苦不堪言,走后门入阁的马华不把人民福祉放首位,政治报复上倒是为国盟里马首是瞻,让槟民立即看到、摸到、感觉到被马华对付,马华已经沦丧到没有政治格调,只剩下对巫统的阿谀奉承。 魏家祥身为交通部长,该不是不知道槟城国际机场是我国最拥挤的国际机场吧?槟城国际机场迫切需要扩建,因为乘客量已超过28%,槟城国际机场的乘客负荷量为650万人次,但乘客量在2019年已超过830万人次。魏家祥推迟到2023年后才定夺机场扩建计划,根据5年选举的惯例,2023年也可能是槟州下届选举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印尼人包机飞抵槟城医疗事件上,马华领袖演戏程度简直把槟城人当傻子,陈德钦先是炮轰槟州政府放行来自印尼的医药旅游包机入境槟城,不过魏家祥后来说明是国盟政府放行让这些病患包机入境,陈德钦立刻上演健忘症,把他之前要求禁止外国病人入境槟城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除了这三大惩罚,国盟较早前取消耗资1亿令吉的升旗山缆车计划,马华还为此鼓掌,曝露了马华的短视和政棍本色,怪不得马华被选民所唾弃,有尊严的槟城人不会忘记这一切,下届大选也不会原谅马华和国盟。 王丽丽  

大联合政府,纳吉是否就可以入阁呢?

民主行动党坚守选民当初投票给希望联盟当政府的原则,是为了维护希盟合作框架,若首相非来自希盟,那就与选民当初的委托背道而驰,因为选民当初投给的是希望联盟,而非其它形式的政府。 72小时前,希盟叛徒阿兹敏密谋联合部分土团党员、巫统、伊斯兰党、马华和国大党国会议员,企图推翻希盟,虽然他们表明支持敦马当首相,但敦马不愿与巫统和伊斯兰党合作而辞掉首相之职。 然而,敦马在获得各方支持他继续为相后,想要组成大联合政府,这意味着只有敦马能决定谁可担任内阁部长,而这过程将不需与民主行动党或其他政党进行磋商。 行动党支持敦马领导国家直到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峰会结束是希盟的协议,支持安华接任首相也是希盟的共识,这也在第14届大选被选民所接受的承诺。所以支持敦马续任首相的基本原则是首相必须来自希望联盟,若敦马不愿回到希盟组阁的原则下担任首相,而是要组成大联合政府,那就不符希盟对选民的承诺,希盟必须推选出另一位领导人,那人选也就是之前对选民承诺的安华。 成立大联合政府所有政党都将纳入内阁体制、权力共享,不仅议会将沦为没有监督和制衡的非民主派对,也极有可能造成施政无效率。目前各党施政理念差异极大,最后只是将国会的对峙,变成内阁会议的对峙而已,为了大马的发展,现在绝不是成立大联合政府的时机。而且我实在无法想象,成立大联合政府,届时被人民淘汰的纳吉离开巫统,又再成为阁员的那一天! 巫统以盗贼治国,伊斯兰党、马华和国大党为了利益和巫统绑在一起,没有政治原则和道德可言。这群人在72小时前为了个人利益与希盟叛徒阿兹敏等人策划夺政,不顾国家利益,导致股市震荡在一天内蒸发434亿令吉,结果发觉敦马不愿与巫统合流,才不过48小时就反口要求解散国会,抛下当初一起行动的阿兹敏,这种只为利益抛下盟友的政客及政党,真的会把选民利益、承诺放在第一位吗? 行动党目前是国会下议院最大党,我们坚守信义、承诺,从509大选获得选民委托至今一直都是42席,没有发生背叛出卖跳槽的戏码,而今就算发生这等夺权的大事,我们还是将以人民利益和原则为重,绝不出卖对选民的承诺,也绝不会为了政权而失信于选民。国家是人民的,而人民的意志已经在509展现出来,希盟领导层决定捍卫509人民对希盟的委托,并支持安华为希盟首相以履行希盟的宣言。 槟城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

谁是民主小偷?

闹了一天一夜,全马人都摒息以待,到底希望联盟政府会发生什么事?原来是公正党原任署理主席阿兹敏和其派系议员共11人宣布退党,背弃对选民的承诺,意图取巧利用国会多数票的规则,联合反对党组成国民联盟后门政府。 阿兹敏所为乃叛徒所为,除了背弃选民所托,也背叛这个国家。选民在2018年5月9日唾弃了盗贼治国的纳吉和其国阵联盟党,但阿兹敏等人却企图串联巫统、伊斯兰党、马华、国大党和一些土团党叛徒夺走政权,若此卑鄙手段成功,那我们的政府将会是由一群非民意所委托的政客所组成,这将会是马来西亚民主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2018年5月9日,我们是全世界最骄傲的马来西亚人,我们手中一票让贪污腐败61年的国阵倒台,要记得民主胜利并非白白而来,我们在外打拼的游子不是拼了老命也要回家投票,就是绞尽脑汁把选票送回来,不过这群政客几乎把马来西亚的骄傲摧毁。我相信,不管任何一方,如果不是通过民主方式来掌握国会简单多数票,那就失去了领导这个国家的正当性。 我亲爱的同志和朋友们,在这纷乱的30小时,民主行动党尊重民主的坚定原则,把人民的意志放在第一位,更没有为了一己之私典当得来不易的民主胜利,我为行动党尊重民主和民意、以选民的委托为先感到骄傲。 武拉必区州议员王丽丽 https://www.facebook.com/1898685547089725/posts/2349592695332339/?d=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