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非伊法案影响国家和谐 黄培根促砂政府发声明反对

今天是马来西亚日,是国民庆祝我国正式组成的节日,而在这个节日里我们应该做的不止是庆祝马来西亚种族和宗教之间的和谐,更是确保这份和谐可以继续持续下去。在马来西亚组成时,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条件就是确保全国人民的宗教自由,砂拉越也并没有一个官方宗教。 砂拉越政府必须正式表明反对《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或任何可能影响我国和谐的决定。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表示砂拉越政府必须正视政府所草拟的四项新伊斯兰教法,尤其是《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所有可能带来的影响,而州政府在数日以来却不曾对此做出任何官方表示是令人失望的。 “但是数日前,联邦政府却草拟推行4项新的伊斯兰教法,而其中更包括一项《非伊斯兰宗教发展管制法案》。这项公布马上就引起了全国各方的担忧和反弹,许多宗教组织、政治组织、甚至是沙巴州政府都已公开表示极力反对这项法案。然而事发数日,砂拉越州政府以及首长对此事却是闷不吭声,取而代之的是一些二线政治人物出来转移焦点、推卸责任、甚至是试图欺骗人民。”

提高罚款如同伤口撒盐 国盟违反关怀人民初衷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指出,政府将在3月11日生效,把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对普通人民来说是非常重的负担。 国盟政府一再强调自己是个关怀人民并且为人民解决问题的政府,不会压迫人民。可是把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零吉的举动已经违反了自己的初衷。 陈方其今日发文告说,既然国盟政府还是坚持可是把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零吉,那就应该公平地执行,绝不可出现双重标准。 “不只是政治人物,任何人一旦违反防疫的标准作业程序,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是法律责任,断不能因为某些人位高权重,就能享受特别待遇”。 陈方其表示,如果大家都做好了防疫措施,但病例还是居高不下,那大家都无话可说,但事实却非如此,在社交媒体上曾经流传着多位政治人物没有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共同集餐,此行为已违反了标准作业程序,却没受当局对付。政府体系成员都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这如何说服公众? “政府应该注重宣传和多灌输人民抗疫的知识,和执法单位大公无私地守好自己的岗位,此外,人民也要做好本分,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这样持续下去,疫情就可好转。” 他希望,政府可以再考虑其它有效的做法,又不会让人民在这个艰难的疫情里苦了再加苦,罚款1万零吉真的是如同在人民的伤口上撒盐。多少民众已在这疫情下失业?在面对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还得面对高额罚款,民众如何承担。 陈方其强调,若国盟政府能公平的赏罚分明,确保不会有双重标准,无论罚金多少,民众都会信服。前提是绝无双标! 陈方其

罗丝玛表罪成立 全砂人民的胜利

砂行动党宣传部于2021年2月8日发表文告: 前首相夫人罗丝玛涉及全砂内陆369所学校安装太阳能板工程1亿8750万令吉收贿表面罪名成立是全砂人民的胜利。但这间中也透露出隐忧。 随着承审法官莫哈末再尼作出上述判决后,砂行动党认为这是砂民的胜利。但带出来的讯息却是执政逾57年的砂政盟政府在监督过程上的巨大疏忽。这是砂民必须要认清的一点。由于这执政方的种种疏忽,57年来砂拉越空有巨大财富却落得州富民穷是非常可悲与可叹的。 若非509变天成功,这些贪腐巨鳄仍然高枕无忧。而民众履使公民责任协助了希盟将这些人送到了法律公审面前。可见这是何其大快人心的事。鉴此,经历国后门政府谋朝篡位的每一位民众依然要坚信,您手中的一票是何其的珍贵。 希盟执政虽仅22个月,但在这不到两年的时间极力肃贪。将马来西亚在2019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中带向新的高度。一举跃升了十位,位列51位。但好景不长,随着后门政府的不民主行径的延伸,2020年全球贪污印象指数立即下滑了6位来到了第57位,得分也从53分减2分至51分。 “这得分变化也许看起来不明显,但这下滑趋势着实令人担忧。” 庆幸的是,希盟在执政期间的努力,如今换来了些成果。司法公正在这一刻得到体现,但这些巨鳄一日未被判入狱都仍不是最后的胜利。 鉴此,砂行动党宣传部希望看到马来西亚真正的三权分立,让司法公正得到更大的体现,让那些犯错的人得到相应的惩罚,哪怕是高官显要。

失业老翁无收入疑中风 火箭助送院派粮度难关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前往万福路得平民房探访一名日前紧急入院的老翁,并为老翁送上粮食救济。 该名老翁是于上周在住家内因为大小便失禁无法自理,有可能是中风症状,邻居见状后致电古晋市选区服务团队求助,而服务团队也在第一时间呼叫救护车,将老翁载往医院治疗。 期间,古晋市国会选区服务团队也有一直跟进老翁的情况,以观察病情。 如今老翁已出院回家修养,俞利文得悉后今日连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和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前去探访,除了寒暄也为老翁送上食粮救济。 该老翁与妻子同住在万福路的平民房,两夫妇生活清寒,过去仅靠老翁一人微薄收入度日。 俞利文指出,该老翁从事打铁工作逾30年,由于健康条件不允许,老翁目前无法工作,因为是日薪所以就没有收入。 此外,老翁也告知在银行存有一些积蓄,只是不熟悉银行处理手续,所以一直没去银行办理。 因此,古晋服务团队在需要时将会陪同老翁前往银行,协助老翁将积蓄提款出来应急使用。 俞利文表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肆虐之下,社会各阶层皆受到疫情所带来冲击,尤其是低下阶层更是首当其冲。 同时在疫情期间,许多人因为防疫措施限制,导致无法工作甚至失业,也面对断炊窘境,生活苦不堪言。 鉴此,尽管能力有限,但行动党会尽最大努力为有需要的弱势群体给予帮助,致力协助他们度过难关。 图1: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2)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右1)为日前紧急入院的老翁送上粮食救济。 图2: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1)与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左2)探访老翁时摄。 图3: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右2)仔细查看老翁的病历,以观察病情。

去年8月脸书发文今被警方查 黄国为:捍卫砂多元文化没错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秘书黄国为今日收到警察局的传召,针对2020年8月份砂拉越行动党的面子书专页上发表了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的路牌上贴上中文字的帖文一事录取口供。 在配合警方并录取口供后,黄国为表示北市报警查办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件有预谋的政治迫害,其主要目的是想要杀一儆百,企图让人民或其他政党领袖在往后的日子里面就算面对政府“回教化”的政策或不公平的政策时不敢吭声。 他强调,砂拉越是多元种族文化的州属,而砂拉越的文化应该保留下来,而国盟政府以不道德的手段夺取中央政权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就逐渐的企图“回教化”马来西亚,而砂拉越拥有多年历史的双语路牌变成单语就是砂盟政府跟随国盟脚步“回教化”最明显的例子之一。 “古晋社青团在海唇街贴上路牌在我看来并没什么不妥,他们只是将原本拥有双语路牌还原而已。” 他说,他并不认为社青团的做法就是错的,毕竟社青团的出发点是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并将路牌还原为双语路牌而已。

警局闭路电视失灵发生性侵案 许溧根促警方向民众明确交代

砂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2021年1月20日发表文告: 对于砂拉越警察总监拿督艾迪揭发美里中央警局拘留室的闭路电视只能监控但无法录影,砂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团长许溧根轰炮这是警界开年来最大的笑话,并让民众对警局整体的安全措施产生更大的疑惑。 许溧根今日发文告表示,虽然警方时常鼓励民众在办公室及住家安装闭路电视,以防范罪案的发生,或带来阻吓作用和协助警方破案,如今自家却面对如此的疏忽,实在让人啼笑皆非。 他说,警局是打击罪案,维持地方治安与保障财产的机要单位,如果连最基本的安全意识都无法达到,岂能保护大众的利益? "现在处于网络便利时代,市面上高清的闭路器价格低廉及随手可得,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警局竟然出现如同虚设的闭路电视,至于能监控但无法录制的说词也揭发当局已经犯下严重的错误。” 许溧根质问,尽管闭路电视正常监控,但是否有警员全天候负责监管和操作? 他希望大马皇家警察部队除了必须成立专属调查委员会调查性侵案件外,也需针对以上荒谬事件展开调查,给美里市民一个明确的交代。 另外,许溧根呼吁砂警察总部能关注闭路电视事件,应该马上安排技术人员前往安装有素质及正常操作的闭路电视,让大众信任警员和警局设施所带来的安全感,切勿拖延。

冠病确诊者自由进出砂州边境 陈祥智:谁应对防疫疏忽负责?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的特别助理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质询砂拉越政府和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警方,4名确诊为新冠肺炎的印尼女外劳,轻而易举地自由进出砂州,到处趴趴走,来回千多公里路程,造成如此巨大的防疫疏忽和伤害,到底是谁应负起失职的责任? 陈祥智表示,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4名确诊患疫外劳经由伦乐甘榜毕亚瓦返回印尼后被该国警方扣留,这与砂警方18日所披露的由西连边境森林小路返回印尼,两地相隔两百多公里路程,显然的砂警方所获得的信息错了,问题是谁向砂警方提供了误导性错误消息? 他续称,据了解伦乐河大桥前设有警方哨站,检查过往车辆,照理应该可以杜绝外劳进出砂拉越,但是令人感到遗憾与失望4名确诊患者却路过而该处却不被查获,使警哨站形同摆设,也让人民担心自己的生命财产是否能得到保障。 陈祥智也再次吁请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和首长阿邦佐应该严正看待这件事,並肩负起无可推卸的责任,进行严格调查,因何各方会出现这样严重的低级错误,包挂情报失准,警哨站失去功能等问题,并将调查报告公布于世,以安民心。

砂政盟开了砂议会的门

砂政盟在本期砂拉越立法议会上,在短短两天内,两度提呈砂宪法修正法案,弥补过去宪法所存在的漏洞,让只有砂拉越人,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 为了让修正法案能够在本期议会结束前被通过,砂政盟在仓促下强行通过该法案(砂政盟掌握三分二多数议席优势),不仅剥夺砂拉越人参政的权益,也让非砂拉越人又机会踏入砂拉越立法议会。 第一点,在这个修正法案中,只要父母其中一方是出生于砂拉越,其孩子在砂拉越拥有两年以上的居留权,就可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就算不是土生土长的砂拉越人。要清楚的是,不少西马或沙巴人被公司派到砂拉越长期工作,并在砂拉越生下孩子,所以不能视为砂拉越人。反观,有不少砂拉越人也曾到西马或沙巴工作,并在外地生下砂拉越人,但由于出生在外地的州属,所以其孩子不能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即使他们是砂拉越人。 其次,由于夫妻两人只要一人出生于砂拉越,其孩子就可参选成为砂拉越立法议员,但在修宪法案中,却没提及孩子必须是亲身。因此,只要父亲或母亲改嫁给砂拉越人,某一方的孩子就可参选进入砂拉越立法议会。换言之,砂拉越元首泰益玛目的两位叙利亚继子,只要获得马来西亚公民,他们将具有参选成为立法议员的资格。 况且,一个人的出生地并不能决定一个人是否属于那一个州属,西马人可以在砂拉越出生,但这不代表他就是砂拉越人。为此,砂政盟应将“出生于砂拉越”改为“砂拉越人”,并给这个所谓的“砂拉越人”做出清楚的定义,才是正真为砂拉越人民争取权益。 虽说砂政盟要通过修宪,以限制真正的砂拉越人可以出任砂拉越立法议员,但是在满满的漏洞下,不仅没有收紧这个缺口,反而还出卖砂拉越人的地位和权益。砂律政署有强大的团队,为什么砂政盟政府仓促进行修宪还要留下含糊之处,还是背后另有企图,让非砂拉越人能够在来临的选举侵蚀砂拉越立法议会。

砂议会人数不足被迫休会 沈桂贤竟然跑去打包茄汁果条

针对昨日砂州议会因出席人数少过三分之一下被迫休会,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今日抨击砂盟州议员,出席议会本是部长、议员们的责任,提早离席不仅不尊重议会,提早离席导致州议会流会更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他表示,在昨日下午的州议会辩论环节,砂政盟的大部分议员当时没有在现场参与会议,而部长更是尽数缺席,这是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信任,作为人民代议士,身为部长更应该在议员在进行辩论环节,将他们选区的问题反映出来时留在议会殿堂内聆听人民所面对的问题,身为部长却连这个最基本的责任都做不好,不仅彰显出部长的不负责任,也辜负了人民对他们的期望。 “惊讶的是砂房屋与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理沈桂贤在会议还在进行中,竟出现在古晋南市毕打拿饮食中心打包茄汁粿条,如此不负责任却还好意思拍照上载在其面子书上炫耀自己打包茄汁果条。” 对此他质问沈部长,为何选择在州议会还在进行中跑去买晚餐?人民投选议员是要人民代议士将问题带去州议会讨论,结果沈部长和其他砂盟的议员没有出席会议,而导致议会人数不足而流会,他有必要向人民交代和解释清楚为何他做出此举动。 他也表示,拿督斯里沈桂贤身为部长,又是人联党的主席,这样的做法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是否表示了人联党的议员可以以后都可以这样不负责任?这样的话以后人民还怎么去相信人联党的人民代议士? “州议会一年只开16天,而议长因为现在疫情的关系缩短会议天数,人联党以及砂政盟议员更应该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去将人民问题在议会带出。” 对此,他呼吁不论朝野的议员都应积极出现州会议会,把人民的心声放在第一,而不是要靠人催促、警告、安排班表才来出席议会,这对于国家来说将是个天大的笑话。  

社媒美女帅哥“送上门”或有诈 陈方其授招吁民众提防网骗

民主行动党古普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呼吁民众不要轻易相信在社交媒体里“自动上门”的美女或帅哥,尤其自称来自美国或澳洲的华侨,他们很大可能都是诈骗集团的一分子。 陈方其是针对近期报章上刊登很多爱情包裹诈骗案的新闻而做出评论。近期内差不多每一天都会有爱情包裹诈骗案件的新闻,证明了这一类诈骗形式依然在砂拉越活跃著,纵然政府和媒体已大肆宣传并教育公众,然而仍有许多女士受害者还是掉入陷阱。 他列出几个建议及分享如何提防自己成为下个受害者,即: (1)某个来历不明的男士在交友网站,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向受害者提出交往的建议,通常这些罪犯会利用英俊的男士照片来诱惑受害者。 (2)罪犯一般会拒绝视屏交流或通电,而来往只通过信息、电邮或电话来保持联络。 (3)罪犯随后会向受害者说道,他们把现金或昂贵的礼物要送给受害者,却被海关或移民局给截住。 (4)过后就会有另一名来历不明,声称自己是海关或移民局的官员,向受害者索取一定的金额才可以把现金或礼物释放出来。 (5)当受害者上当并把钱汇入罪犯的户口后,对方便从此消失不见。 (6)有些罪犯也会声称自己从别的国家飞来我国,为了和受害者相见,却被移民局截拦,需要一笔金额来补救的作期方式来欺骗受害者。 此外,陈方其也提醒民众提高警惕,在遇上不认识的帅哥美女和可疑头像者在社交网络添加好友时,必须提高警惕,以免被有心人町上成为受害者。 他也呼吁民众更加留意和关心身边的亲人与朋友,慎防他们成为网络诈骗集团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