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前造势违反选举条例 陈祥智报警促查人联党

日前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就人联党古晋支部在选举前违反选举条例而前往警署报案促请选委会和警方介入调查。 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今日发文表示,该支部作为执政方的团队做出这类举动更是知法犯法。人联党古晋支部的团队与潜能候选人在走访浮罗岸时在咖啡店桌上置放,甚至合影中高举映射为砂政盟投票的图标已经违反了选举条例,有在选举未来临提前造势之嫌。 根据1954年选举罪行法令第3(1)(m)条文阐明,任何包含选票或类似选票内容的广告、传单、标语牌或海报印制,只允许在选举期间使用。人联党古晋支部主席更是前浮罗岸议员,她更该知晓这种举动会违反选举条例,但偏偏带着所谓潜能候选人犯下如此失误。可谓仗着己方是执政方的势,完全无视了选举条例。 人联党没有阻止旗下支部潜能候选人为所欲为提前造势更有御下无方的责任。至今未就此事发表任何言论更有着包庇属下之嫌。 “选举本是神圣,奈何与巫伊结盟后的砂政盟却也开始以见不得光的手段开始提前宣传造势,完全视选举条例和选委会为无物。” 选委会权威已严重受到挑衅。若不加以严惩,是否代表任何政党都可以提前造势拉票?在此,行动党宣传部呼吁选委会和警方能秉持公平公正的办事,彻查此类不良之举。 人联党不仅捍卫砂无力,更开始当起了土皇帝。试问这是执政方的优先权吗,喜欢怎么来就怎么来。 行动党古晋社青团将继续对人联党古晋支部违反选举条例一事保持高度关注。希望来临砂拉越选举是在一个公平公正环境下进行,而不是说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的政党就可以为所欲为。

路牌事件被扭曲为种族课题 许溧根: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

行动党砂拉越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今日发文告表示,路牌事件被人联党扭曲为种族课题是砂拉越一大败笔,更充分的显示砂人联党不敢捍卫砂拉越权益以及特色,和他们的口号背道而驰。 “砂拉越从参组大马之前早已拥有者特有的多元文化美,不仅仅体现在路牌上,而且各族友人都能友善的对待彼此。偏偏参组至今57年反而开始逆向行驶。这是砂民的一大遗憾。” 他指出,按本固鲁严安干的文告,砂拉越早期华人居住区都有中文字幕,但不少路牌在更新后就把中文名字去除。 就此砂民不难看出,就算身在砂政府人联党能做的实在有限,只能听命于土保党,即使已故前首长阿德南在2015年就声称多语路牌在砂拉越不是个课题,是种多元文化的体现,但如今人联党连最基本的文化遗产都不敢维护,实在可耻。 如今,古晋社青团为了维护砂特有文化时却遭到了人联党的特意扭曲。他说,这些有心人若将精力放在监督砂政府上则可避免中文字幕被抹去的悲哀命运。 “特别是贵为地方政府部长的沈桂贤,砂交通部长李景胜以及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保护砂文化原本在他们这三位的权限底下,且和他们的部门息息相关,如果这三位内阁成员如果连最基本砂拉约文化都无法保护的话,可想而知他们在内阁是多么的无能。” 无论从地方文化到交通甚至旅游景区为出发点,中文路牌有助于各个部门给予游客的印象,但人联党却没有利用他们在内阁的身份所为砂民争取。 他补充,对外而言,老街景区迎来的不仅仅是西马的游客,更多的是国外游客。将砂拉越的双语路牌改为单一马来文路牌等于是删除了砂拉越的特有多元文化。这更是身为砂旅游部助理部长陈超耀的失责。对内,人联党身为政府的一部分,眼睁睁看着甚至默认砂政府向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妥协,逐渐吞噬砂州文化遗产,他们更是完全违背了阿德南所强调的多元文化精神。 许溧根接着说,作为砂政府的一员,人联党对于朋党的纵容正是让这些特有文化逐步被侵蚀的关键。因为人联党要的只是做政府,其他的都可无所谓。在西马政客高喊社青团行动可能违宪时,他们连站出来说明砂原有文化特色的勇气都没有。对砂人民喊的砂拉越优先,只不过是美丽的谎言,用来蒙骗选民,愚弄选民。 “这些仅是被挖掘出来的几条街,放眼全砂不知已有多少街道遭到同样待遇。人联党要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政党,从海唇街、花香街及青山道被抹去时就应及时制止朋党所为,但他们做不到。”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与林冠英同在 对抗政治迫害!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砂于2020年8月9日发出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全体一致表示绝对相信秘书长林冠英的诚信,我们也坚信,针对他的指控是政治迫害。 主控官于星期五在法庭针对林冠英所提呈的控状书本身就是最佳的证明,整个案件就是一场政治迫害。普遍的刑事案控状都有列明罪案的正确日期(某月某日,而非如林冠英的控状书中只阐明2011年三月,但没有指定那一天),时间和地点,特别是最高刑罚可达20年监禁的严重罪行。 有关指控也证实,林冠英并没有从有关海底隧道工程收到任何款项,这证实,过去国阵领导人污蔑林冠英就海底隧道工程得到天文数字的贿赂钱的一切指责,都是无稽之谈。 我们认为,似乎在国盟政府的新常态之下,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及打击反对党,他们会先以利诱背叛、暗算和跳槽,如果行不通,则采用威胁及迫害的手段。使用提控及法律诉讼来打压批评的声音及反对党,这是典型暴政表现,也是懦夫的行为,即不敢面对批评,则滥用人民的钱或自恃有钱有势,采取法律行动来打击异己和批评的声音或反对党。 这种种威迫利诱的伎俩可能对某些人有用,但对行动党领袖肯定无效,更何况是林冠英。民主行动党砂州委员会会一直与林冠英同在,对抗这一次的政治迫害。

林冠英被捕明显政治迫害 砂行动党:政府为巩固政权打压政敌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没有任何收贿钱的证据下被提控。这明显是一场政治迫害。同时也显示出国盟后门政府对敌对阵营的政治迫害正式拉开帷幕。 对此,砂拉越行动党宣传部发表文告质疑政府基于何原由选择逮捕没有犯罪证据的人,却又无罪释放了身负46项罪状的同阵营人马。为了巩固政权,打压敌对政党势力政府真的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是否意味着,任何站在国盟对立立场的“敌人”都将有机会面对被冠上莫须有的罪名而被逮捕?” 面对强权,反贪会不仅随着这些强权的脚步起舞,选择性地采取行动更被打回了囯阵时期“无牙老虎”的原形。 文告中说,首相曾经声明将保证国盟政府会努力肃贪。但随着希盟执政时因为贪污被提控的政治人物一个假释一个无罪释放。多重标准的肃贪沦为政治迫害,敢问首相所谓的保证如今在何方? 政府本应该给国人树立榜样,将彰显正义、正直、透明化等制定成治国体制。但这些在希盟垮台后几乎成了泡影。 如今的后门政府,看重的不是如何去发展国家。而是政权是否牢固,自己口袋是否厚实。利益熏心让他们失去了捍卫正义,为弱势群体发声的勇气。这正印证了“理想总是很丰满,现实却是太骨感”的说法。 “一个廉洁,公正与民主的政府不会担心被问责,不会害怕面对质疑。因为一切是那么赤裸裸的展示在国民眼前。” 文告中也呼吁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应雄起。勇敢对这些强权兼腐朽的政客政棍们说不。只为权利的政棍不会为了一个国家的发展而忧心,国家需要的是忧国忧民的领导来带领国家向全世界展示马来西亚的进步。 “为了摧毁敌对政党的势头,林冠英被逮捕一事正是政棍滥权的最佳缩影。如今国家的未来就掌握在年轻一代的手里,只有年轻一代可以捍卫国家应有的民主、自由和公正。”

马汉顺对华小拨款言论矛盾 人联党急护航闹笑话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今日吁请人联党在抨击行动党之前,必须先查明真相,否则只会让人民当笑话看。 陈祥智是针对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在没有查明真相就指责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为希盟掩盖半津华小被拨款被调用一事而作出回应。 他表示,国盟副教育部长马汉顺自身在这件事情上的言论前言不搭后语,矛盾异常。甚至乎他自身都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是什么,但人联党为了护航朋党却表现得异常积极。纵然明细可证明希盟秉持着“讲到、做到、钱马上到”的原则将2018-2019年的拨款分文无欠的拨到华小户头上。但人联当在此事件上依然纠缠不清,寓意何为? “对于指责前朝挪用半津华小拨款一事,马汉顺对自己的话语都显得矛盾。先说挪用,后说不曾说挪用。在这大前提下,急着为马华护航的人联党还依然自我与固执非得要在话题上纠缠。” 他说,教育厅对政府学校(包括国小、国中、华小)的维修都是由教育厅负责的,唯有半津贴华小的拨款才是直接给董事部。而人联党文告强调吉隆坡冼都华小董事长拿督王鸿财对于承包商前往该校要进行维修项目时感到惊讶,这当中有何出入也只有马汉顺和冼都华小董事长才清楚了。 “2019年希盟将2020年拨款给政府学校的维修费用从2亿5000万增加到3亿。就是希望可以让政府华小可以获得更多的拨款。之前政府华小在2017年可是只拿到区区的5000令吉。” 陈祥智指出,砂政盟在以造王者的身份携手伊斯兰党以及巫统执政中央后,人联党身为其盟党之一已经是重新成为执政党,为了避免他们执政时将华小的5000万拨款拿去赈灾的事件以及跳票的“有冠勋、有拉曼”的事件再度发生,身在国盟的人联党应该要利用其砂政盟造王者的本分,严厉监督以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不然的话,人联党将很快的被砂拉越人民所唾弃。

砂行动党列五理由 支持沙菲益出任首相

砂民主行动党全力支持提名拿督斯里沙菲益成为在野阵营新首相人选的建议。 我们支持拿督斯里沙菲益成为首相人选的5大理由如下: 1. 解决马哈迪和安华之间的僵局 希盟政府垮台逾3个月,马哈迪和安华在首相人选课题依旧僵持不下。两人及各自派系对彼此互不信任已是根深蒂固。另一边厢,慕尤丁则不断的巩固国盟的执政权,并推翻希盟数个州政权。 在这种两派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通常,出现第三种选择将有助于打破僵局,并为大家带来进展。我们相信,拿督斯里沙菲益可以成为打破僵局的第三选项。 行动党可以等多3个月、6个月甚至到下届国选才换政府,不过,我们认为马来西亚已经不能再等下去,我国也没有多少时间能任凭国盟政府继续摧毁国家系统和制度。 2. 迫切需要解散巫统伊斯兰党政府 国盟执政只有区区3个月,马来西亚人民就已经亲眼目睹过去“盗贼治国”之风死灰复燃,而情况更为糟糕,即: • 滥用部长职位及官联公司任命来巩固政权。这些职位都不是根据个人能力或适合性作出委任,而是基于政治考量及为了“买下”支持。 • 把涉及数百万千万甚至亿令吉贪污和洗黑钱指控的嫌疑逐个被释放出来,逍遥法外。 • 滥用权力打压言论自由及在野党。 • 为达个人政治议程公然操纵国会体制。 • 挥霍无度的花费公帑及日益败坏的国家经济。 我们不能任由巫统和伊斯兰党政府继续让国家陷入困境。必须即刻撤换他们。而目前马哈迪和安华的僵局似乎没有提供可预期的解决方案。 3. 沙菲益反对盗贼治国的坚定立场 在第14届国选前,拿督斯里沙菲益因为反对盗贼政府掠夺公帑而退出巫统。虽然事后被提控,不过他始终坚守立场。随后他带领沙巴民兴党并在第14届国选全力对抗国阵。国选后,沙巴民兴党加入希盟+政府。 当慕尤丁背叛人民的委托组成后门政府,沙菲益虽为其前同僚但拒绝加入。他坚持与希盟站在一起捍卫人民的委托。 4. 推行种族和谐与宗教自由 在领导沙巴的2年里,拿督斯里沙菲益是一位提倡宗教自由与种族和谐的领袖,不像西马很多政治人物,尤其是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为了博取政治支持,蓄意煽动种族和宗教主义。 由拿督斯里沙菲益任相,有利于让西马重建种族和谐与良好宗教关系,因今时今日这仍是沙巴和砂拉越的特色。 5. 改善东西马关系及不平衡发展 自马来西亚成立以来,东马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备受忽视,这一直是大多数东马人民心中的痛。这种情绪甚至导致东西马州属出现分裂。 由拿督斯里沙菲益担任马来西亚首相,必定会改善东西马之间的关系及不平衡发展的情况,更有利于争取东马的权益。 28-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人联党自曝其短 在砂人民面前展露自身无能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吁请人联党不要再隐瞒自身在联邦却无能的事实,同时也再次提醒人联党,一再的抹黑行动党只会让人联党自曝其短,将自身的无能在砂拉越人民面前展露无遗。 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表示,人联党中央宣教处所发表抨击行动党的文告基本上就只是想要误导人民,因为行动党从来都没有放弃承认统考文凭,无论是当反对党的时候还是执政联邦之后都一样。 “行动党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只会找藉口,更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利用“只有多少国会议员”这样的烂理由去推卸责任。事实上,希盟在执政后,行动党42位议员没有一个放弃过这种念头,而是踏踏实实在逐步推行承认统考。难道人联党不知道罗马不是一日建成?别忘了人联在前囯阵四五十年都没能完成这任务,真不知有何资格来对行动党指指点点。” 他也说到,人联党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彰显了他们的不负责任,也让砂拉越人民更加清楚的看到人联党是多么的懦弱无能,在砂拉越必须听命于土保党,在联邦也只能任由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为所欲为而不能吭声。 对此,也是古晋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的陈祥智吁请人联党别再睁眼说瞎话,当人联党口口声声的抨击行动党当家不当权的当儿,他吁请人联党把眼光投向北马槟州,看看行动党当权的地方如今是多么的繁华。从州财政赤字到有盈利,乐龄人士甚至还在行动党管理槟州政府赚钱之后获得红包,这种待遇是过去囯阵时期完全没有的;再来,希盟在执政联邦之后,除了历史性第一次开始了独中拨款之外,还逐步的实行承认统考的课题,这些政绩全国人民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可能人联党视而不见? “人联党在希盟执政的时候大肆攻击统考以及爪夷文的课题,而如今支持了后门政府重新执政联邦了之后就不再提起这些问题,也不敢再争取这些问题,显示了人联党是多么的不负责任。” 陈祥智强调,如今人联党已经是后门政府的成员党之一,那就不应该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而是务实的向教育部长进言爪夷文课题以及统考课题,如果人联党就连进言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就退出后门政府,这样做人联党至少还留有一丝尊严而不是只是为了利益而选择唯唯诺诺的留在国盟当一个蚊子党。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人联党“猪八戒照镜” 不敢对国盟发出质疑声音

人联中央宣教处洋洋洒洒对行动党在希盟地位大抒己见,甚至大放厥词让行动党退出希盟。针对此文,行动党宣传部今发文告做出回应,揶揄人联党发表这样的文告是出于猪八戒照镜子的状态。 文告中表示,全砂人民都知道,砂政盟造王将伊党,伙同贪污海盗巫统送进布城后,砂人民不禁想问身为造王者之一的人联如今在国盟里处在什么地位?造王者本属于最大功臣,但国盟政府成立至今已经超过三个月以来,似乎砂政盟和人联都成了弃子。而口口声声的强调入阁是为了监督的人联党,在联盟里却静若寒蝉,没有说话。 人联党虽然一再的强调“捍卫砂拉越”以及砂政盟入阁是要监督新政府,更强调要争取更多砂拉越权益,但是就以砂政盟对国油妥协为例,人联党对这事件由始至终都未曾吭声。 可笑的是,人联党还不敢澄清他们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处在同一个阵营。就在砂政盟秘书长发表文告称砂政盟是国盟一员后,人联党甚至还要极力的与国盟撇清关系。在这情况看来,人联党应该要退出砂政盟,因为人联党连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都没有,身在国盟阵营但是却又不敢承认,这是何其讽刺。 同时文告中也谴责人联党,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献议时,不敢对其盟党发出质疑的声音。任由伊党对多元文化倒行逆施发起冲击。人联党眼睁睁的看着伊斯兰党提出破坏国家多元文化的献议但却默不吭声,似乎忘了他们之前信誓旦旦所强调的监督新政府。 人联党在质疑行动党之前不妨先扪心自问,几十年来从砂囯阵到砂政盟,到底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难道不是被巫统牵着鼻子走一直唯唯诺诺?不仅如此,文告中也提醒人联党在发表伟论之前至少要有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现在人联党身处的砂政盟已经宣称自己是国盟的一份子,那么人联党就应该要承认他们依然是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同流合污,除非人联党有胆量退出砂政盟,不然的话也只是新瓶装旧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