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人联党“猪八戒照镜” 不敢对国盟发出质疑声音

人联中央宣教处洋洋洒洒对行动党在希盟地位大抒己见,甚至大放厥词让行动党退出希盟。针对此文,行动党宣传部今发文告做出回应,揶揄人联党发表这样的文告是出于猪八戒照镜子的状态。 文告中表示,全砂人民都知道,砂政盟造王将伊党,伙同贪污海盗巫统送进布城后,砂人民不禁想问身为造王者之一的人联如今在国盟里处在什么地位?造王者本属于最大功臣,但国盟政府成立至今已经超过三个月以来,似乎砂政盟和人联都成了弃子。而口口声声的强调入阁是为了监督的人联党,在联盟里却静若寒蝉,没有说话。 人联党虽然一再的强调“捍卫砂拉越”以及砂政盟入阁是要监督新政府,更强调要争取更多砂拉越权益,但是就以砂政盟对国油妥协为例,人联党对这事件由始至终都未曾吭声。 可笑的是,人联党还不敢澄清他们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处在同一个阵营。就在砂政盟秘书长发表文告称砂政盟是国盟一员后,人联党甚至还要极力的与国盟撇清关系。在这情况看来,人联党应该要退出砂政盟,因为人联党连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都没有,身在国盟阵营但是却又不敢承认,这是何其讽刺。 同时文告中也谴责人联党,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献议时,不敢对其盟党发出质疑的声音。任由伊党对多元文化倒行逆施发起冲击。人联党眼睁睁的看着伊斯兰党提出破坏国家多元文化的献议但却默不吭声,似乎忘了他们之前信誓旦旦所强调的监督新政府。 人联党在质疑行动党之前不妨先扪心自问,几十年来从砂囯阵到砂政盟,到底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难道不是被巫统牵着鼻子走一直唯唯诺诺?不仅如此,文告中也提醒人联党在发表伟论之前至少要有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现在人联党身处的砂政盟已经宣称自己是国盟的一份子,那么人联党就应该要承认他们依然是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同流合污,除非人联党有胆量退出砂政盟,不然的话也只是新瓶装旧酒。

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砂GPS连同巫伊 弃投再度出卖砂拉越

砂拉越复邦就差一步之遥,GPS露出了利己的真面目罔顾人民委托再度出卖砂拉越,GPS国会议员在表决关键时刻集体反对通过修宪恢复砂沙地位法案,宁让砂拉越继续沦为13州之一! 希盟政府为纠正前朝国阵在1976年修宪的错误,在上台不到一年时间就履行竞选承诺,于4月4日在国会提呈恢复砂沙在MA63原本地位的修宪动议一读,惟,砂拉越GPS议员(前国阵成员)当时就大力反对修宪,也跟随巫统起哄集体离席。 GPS当时对修宪动议使用的措辞有着不同诠释和解读,认为修宪无法真正还原砂拉越在MA63的原本地位,因此不妥协。然而,GPS却放弃国会讨论机制,甚至GPS成员暨砂拉越首席部长也是委员会成员,却采取离席的手段。 当然,新政府并非如同前朝国阵一般一意孤行,而是听取砂沙各造的意见后,在修宪提呈二读前就同意修正措辞,完整的还原MA63的最初版本。 但是,GPS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在今日表决关键时刻临阵刹车,再次集体跟随国会反对党的国阵巫统、伊斯兰党放弃投票,让砂拉越子民期盼已久的争取复邦心血付诸于流水、胎死腹中。 砂GPS出卖砂拉越人 从砂首长阿邦佐原则上同意修宪,再到副首长占玛欣近日建议希盟政府只需完全遵照MA63的字眼即可,尽管希盟满足了GPS的要求,但GPS最终还是如同白眼狼一般,选择背弃砂拉越人,继1976年后再度出卖砂拉越,任由砂拉越继续沦为13州之一的地位。 占马欣当时还建议,联邦政府应确保所有建国内容维持不变,并且要贯彻契约精神。而希盟也在听取GPS建议后,将修宪措辞修正完整还原,但还是得不到GPS议员对修宪的支持,也挽回不了局势。 希盟执政中央不足一年,却做到了前朝国阵逾40年来不能做到的事,因为修宪恢复砂沙原本地位从前朝时代已高谈了无数次,但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前朝采取实际措施。 反而,希盟尊重砂拉越先輩的意愿,决心修宪将砂拉越恢复到MA63原本地位,却因为GPS本身的政治议程利益,深怕希盟执政绩效将影响自己在来届砂选举的政权,所以选择反对修宪。 砂GPS弃投含政治议程 既然希盟已听取各造的建议,同意将修宪措辞修正,以完整还原在MA63的最初版本,甚至当初退出巫统的沙巴在野党国会议员都支持法案,为什么唯独砂拉越GPS反对这个修宪?由此可见,砂拉越GPS(前国阵)为了维护仅剩的砂拉越政权,只好将自己的政治议程纳入投票考量,跟半岛巫统、伊斯兰党一起放弃投票! 在整件事情的脉络看来,如果没有砂拉越18名议员的支持,法案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三分二通过。砂拉越GPS这次的举动,已经让恢复沙巴砂拉越地位这件事更加遥遥无期,而砂拉越人只能依然守着“1976年13州之一”的地位,而这一切,都是GPS的政治操作。

黄庆伟: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 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很少写这么长的文章表达我任何政治的立场,因为我知道长文不会吸引人,但是这是一篇长文我希望你可以耐心读完。 当我看到许多的评语针对希盟,并且把希盟政府说成是出卖砂朥越,或没有诚意,或欺骗砂拉越人,或被喻为设陷阱,我感到非常伤心。 如果说希盟政府执政以来,没有诚意让沙巴和砂拉越有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地位,归还沙巴和砂拉越原本的权利的话,希盟政府其实可以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静静不做声,对任何的沙巴砂拉越的权利,不采取任何动作,也可以把事情掩盖。 恢复地位,平等谈判 但是为什么希盟政府今天首先先设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就是"MA63"来探讨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权利,甚至到昨天还特别在国会提呈了修宪,把原本1976年修改贬低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恢复1963年最早的时候马来西亚第一次的宪法地位;这种种所做的就很明显的显示了,希盟政府其实是有诚意,并且有毅力,来使沙巴和砂拉越越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时候那种地位和权力。 我会说感到非常伤心是因为,希盟政府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跨出一大步。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做,也可以不需要理会,像前朝国阵政府一样,让这个事情安静的过。可是希盟政府却愿意挑起这个责任,重视这个事情,也正视了历史,把历史还原。这一步是艰难的步,做好的话GPS已经在预备要抢功劳,做不好他们也已经预备要扭转事实,把我们标榜成为恶魔。 名正言顺,利于谈判 这次的修宪是一个开启的一道门,奠定这个沙巴和砂拉越的谈判地位,是为了让沙巴和砂拉越先回到原本的根基和地位,再回到谈判桌上,谈每一项的主权。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先修宪,因为我们已经成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任何的MA63的课题,在谈判桌上谈就好了。那为什么要修宪呢?修宪的意义在于,希盟政府是要让让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从新回到原本的地位,然后再坐在谈判桌上。当你名正言就顺了,谈判的筹码就不同了,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都知道在与人谈判的现实上,基本上如果自己是处在优势的地位,你可以是用优势的地位来跟对方讨更多的东西。没有人先降低自己并提高别人,才跟对方谈判。但是在"MA63"谈判桌上,希盟政府却愿意让马来亚半岛和沙巴砂朥越处在平等的地位去谈判。这个其实是开启很大的一个门,也将让谈判的结果出现不同的结果。 我们来看1963年原本的马来西亚宪法,马来西亚联邦是由三组成员组成:第一组就是马来半岛的十一个州,第二组就是婆罗州的两个州,第三组是新加坡州。虽然在这个原本的宪法称为"state",华语说成州,马来文称"negeri",其实“State”意义更加广大,因为它可以是一个州,也可能代表一个区域,或者一个邦,是可以通用的。 1963年原本的联邦宪法,把联邦的成员分成三组,如果去除新加坡,马来西亚联邦就是原本的两个组的成员组成,那就是马来亚半岛的11个州属,和沙巴砂拉越。我们现在的修宪,就是把1976年修宪造成的13州,变成原本的两组成员。那个意义不是所谓的11+2, 而是把13变成2。 这是一个就是没谈判就可以直接进行修宪的条款,因为希盟政府要马来西亚联邦的成员,先厘清好各自的地位,以奠定谈判的基础。希盟政府认为还原地位是不需要谈判,因为这1976年的修宪,是很明显剥削了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只要把1963年的宪法恢复过来,这地位就直接了当可以恢复。 所以这次的修宪完全的体现原本1963年最初期的马来西亚宪法,因此这个修宪是要回到最根本。我很纳闷的一点就是,一路来鼓吹回归MA63,是人聨党,土保党及砂盟的其他政党,甚至人聨党黄色衣服都着"MA63",到处宣传。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今天回归MA63,人聨党又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和批评? 修宪是为了还原地位, 以可以更好的重新探讨MA63 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及之后所草拟的马来西亚的联邦宪法是由当时候建国的先贤先圣所谈判,如果回归到MA63不是我们所要的,那还是可以在谈判桌上谈判,要求比MA63更多的东西。因为合约一旦同意了,如果要修改合约内容,比之前所同意的要更多,那是要重新谈判的。今天修宪不是基于重新谈判的结果,而是还原1963的宪法。因此今天不能够直接修宪到那些不是MA63所同意的条款,除非MA63重新被讨论及谈判(renegotiate MA63)。要Renegotiate MA63,沙巴砂拉越是必须要先还原原本的地位,才对谈判有利,就是从原本的13州之一,变成两组成员之一。 因此,市面上有心人鼓吹许多的诉求,不是MA63的原本所同意的,那是不能直接修宪的,因为还没有谈判达到共识。修宪是为了先提升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增加谈判的筹码,来谈重新谈判MA63。 GPS一路来就是要回归MA63 现在却宁愿要砂成为13州之一 因此,我不明白的是人联党和土保党一路来说回归"MA63",但是他们现在却不愿意回到"MA63"的这个根基,反而还宁愿让砂拉越委屈成为1976年修宪后的那种贬低成为十三州之一,而不是两组成员的其中一组。肯定1963年的原本宪法赋予沙巴砂拉越的地位,比现在1976年修宪过后的地位还要好。但是巫统和GPS宁愿不要。回到原本的1963年的宪法把我们成为两组的其中一组成员,是能够赋予我们不同的谈判身份,我们可以有更好和更高的谈判地位。 连修宪一读都要反对 这是连修宪的机会都要否决 还有,在国会的程序上每一个法案都要经历一读,二读和三读。一读是把整个目录内容介绍出来,二读基本上就是在进行辩论,如果有任何修改,在第三读的时候可以进行修改,然后才通过。任何的修改宪法,都需要国会三分二。以目前这样的情势,希盟政府没有三分二,肯定如果没有砂盟或者其他沙巴的国会议员支持,这一个修宪是不会通过。 因此我很纳闷的一点是,前天只是一读而已。基本上就是一个修宪的开始,为什么砂盟和国阵的国会议员连一读都要反对。如果他们对任何的条款不满,其实可以在二读的时候提出他们所有修改法案的任何条款。他们可以提议修改任何条款,就修改到三分二的国会议员都认同才会通过。现在是他们连一读都要反对,这个就是很明显的显示出他们不是不同意修宪的内容,而是拒绝修宪的机会。 这次的修宪比1976年的修宪 给沙巴砂拉越更好的地位 甚至我非常遗憾的是人联党的领袖还不断的误导这个修宪是比1976年的修宪过后还要更加糟糕。其实他们应该先认错在1976年的修宪导致沙巴和砂朥越被贬低成为砂朥越州十三州之一, 导致我们现在才需要去处理这个所留下来的垃圾。但是当我们有诚意处理这些所留下来的垃圾,他们却把这个东西变成政治阴谋。 如果认为现在比修宪后更好, 那希盟也算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如果沙巴和砂朥越人民认为这个修宪回到原本的"MA63"的修宪是不好的,甚至是比1976更差的,我觉得就让这个修宪不会通过,让沙巴和砂朥越继续利用十三个州之一去到"MA63"的谈判。我觉得希盟政府做的也就足够了,我们对得起历史,我们相信历史会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黄庆伟 砂拉越浮罗岸区州议员  

10亿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须确保善用并真正让学生及教师受惠

砂政府偿还联邦的10亿债务,达成共识将用作修建砂残破学校 联邦内阁批准砂政府用于偿还联邦10亿令吉的债务,作为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的用途。 联邦教育部发出文告指出,联邦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日前拜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时,两人经讨论后所达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是,砂拉越将有43万6000名学生从上述决定中受惠。 为确保是项计划能够透明及廉正进行,政府将成立一个以联邦教育部﹑财政部及砂拉越政府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同时,这些残破学校修建工程也将由砂公共工程局负责执行。 文告中强调,内阁也同意就修建残破学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确保该10亿令吉款项得以善用,真正让学生与教师受惠其中。

狂犬病肆虐夺16命,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狂犬病肆虐夺16命 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 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质问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去年10月宪报已颁布为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为何迄今事隔多月却未见当局严格执行? 他说,砂拉越狂犬症肆虐的情况严重,自2017年7月迄今已有61个地区被鉴定为疫区,且也夺走了16条人命。 他指出 ,狂犬症对民众的生命安全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因此,任何遏制狂犬症蔓延的政策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不解的是,既然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在去年10月已在宪报上公布,为何迄今未见当局给予执行?” 他是针对砂首长政治秘书陈开指砂政府早在去年10月已就家犬植入芯片之计划,颁布宪报宣布生效的事件,如是指出。 他强调,狂犬症事态严重,现在也不是口水战或耍嘴皮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遏制狂犬症的恶化。 他解释道,他之所以一再重申砂议会必须尽快提呈及通过为宠物植入芯片法案,乃因这将有效控制狂犬症的肆虐。 “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之前说该法案将于去年的7月提呈,之后却说展延到去年11月,惟却又因土著习俗地课题再度展延。之后也没有听到砂政府公布提呈有关法案任何进展。如今从陈开那获知宪报已经颁布这措施,我当然也感到欣慰。” 他说,他接获多方面的的消息,只被遗弃的猫狗数量有增加的迹象,其中一项原因是申请家犬及家猫执照的程序让民众认为繁杂。 他说,为家犬家猫植入芯片,将可以起着监督的作用。一旦有家猫或家犬被遗弃,将可以追踪到饲主的身份等资料,当局可向他们追究必要的责任;此举可以减少猫狗被遗弃的问题,进而防范及狂犬症的蔓延。 他说,如果猫狗被遗弃的问题日益严重,将增加狂犬症疫情更趋严重的情况。 “但是,我却纳闷,为何相关计划已经在去年10月在宪报公布,但迟至今日,却未见相关当局严格实行?” 俞利文,虽然有消息指砂拉越政府将在今年3月或4月实行为宠物植入晶片的措施,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遏制狂犬病的措施是刻不容缓。 “而且必须确保的是,相关的计划不单得即刻施行,且还得严格加以监督。” 他强调,任何政策就算有立法、没严格施行,根本就形同空谈无物。 “我只想大家认真看待及看清这事件的严重性。如果不即刻采取及执行有效的措施,或许将会有更多性命丧失。” 他说,除了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外,他也建议建议地方政府简化为宠物申请执照的程序,鼓励更多民众为自己饲养的猫狗申请执照以减少流浪猫狗的问题。 所以他建议砂拉越地方政府简化宠物执照的申请手续,并在砂各地设立狗只收容所,以减少狗只被遗弃的问题。

砂政府才是出卖砂资源的元凶 这是无法切割的事实

针对人联党主席沈桂贤在一项活动上呼吁砂人要保护砂拉越天然丰富资源,不要让外来者剥削砂拉越资源言论,砂行动党抨击人联党选择性遗忘自己在前朝时期的所为,也提醒人联党不要忘了当时与国阵的同声同调。 随着政党轮替,曾是国阵同盟的人联党如今虽退出国阵另起炉灶组成砂政党联盟(GPS),积极与巫统撇清关系,但砂盟四党过去种种出卖砂拉越权益的行为却是无可磨灭的事实,砂盟并无法置身事外。 砂行动党宣传组指出,泰益玛目是将砂拉越石油权益典当的始作俑者,照理说那些在过去将砂拉越权益典当的人士是不能担任砂州元首。 不过,泰益玛目却得到了砂盟的眷顾,成了今时今日的砂州元首。因为按照惯例,州元首人选是由砂政府所推荐担任。 回顾过去,《石油发展法令》于1974年由时任联邦原产工业部长,也即现任砂州元首的泰益玛目所提呈。随后,国会也在同年通过了该法令,并允许国家石油公司(Petronas)拥有砂拉越的石油和天然气储备。 根据石油发展法令规定,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将相应地分配给生产州属5%与联邦政府5%,其余90%则是由国油和开采石油公司扣除生产成本之后,按一些比例分配。当中也包含石油发展税等。 无可否认的是,这条法令是由当时的砂拉越国阵政府(砂盟的前身)派出的联邦部长在国会动议辩论,让砂拉越全体国会议员全部举手赞成通过的法令。由此可见,砂政党联盟(GPS)才是勾结巫统典当砂拉越权益,几十年如一日允许砂资源流入外人田。 然而,人联党现在却高呼砂人保护砂拉越天然丰富的资源,那么作为当年国阵中第二大党人联党,为何当时没有为砂拉越的权益被如此践踏和侵蚀之前就提出质问?如果国阵没有倒台,人联党是否会像现在与国阵切割同盟关系形同陌路? 尽管砂盟(GPS)已是新的政党联盟挥别国阵,但始终还是新瓶装旧酒、换汤不换药。GPS的四党在过去数十年来皆任凭巫统剥削及欺压砂拉越人民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他们为了自身的官位利益,不但降服在巫统霸权之下,甚至配合巫统助纣为虐、拖人民下水。 反观,在希盟新政府上台后,随即马不停蹄落实利民利国政策,包括废除消费税、拨款予反对党、强制所有部长、副部长和国会议员呈报详细财产等。 最令华社雀跃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日前宣布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首次获得政府1200万令吉拨款,这是前朝数十年来做不到的,希盟政府却做到了!这就是国阵与希盟的分别。 希盟政府上台至今不到一年,在施政表现上纵然无法十全十美,但在推动国家体制改革上却是有目共睹,只要再宽裕希盟一些时间,希盟政府绝不辜负人民在509时的所托。

行动党是伊斯兰教的敌人? 翁政杰斥哈迪一派胡言!

民主行动党砂拉越副组织秘书翁政杰今日谴责伊斯兰党主席哈迪将行动党描绘为“伊斯兰宗教的敌人”的言论,并认为哈迪此举是一项严重的污蔑及煽动的行为。 他今日针对伊党主席哈迪在脸书帖撰文,将民主行动党描绘成伊斯兰宗教敌人的事件,发表文告谴责。哈迪也声称行动党允许非穆斯林成为穆斯林的领导者与领袖,因此伊党与行动党划清界线。 翁政杰对于哈迪作为一党之首,却发表如此极端言论的行举感到遗憾。他说,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种族及宗教的国家,因此作为政党领袖应以身作则、团结国民,而非发表极端性言论来博取某个族群或宗教群体的支持。 他强调,在我国这个多元文化及宗教的国度发表极端性言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任何涉及文化及宗教的极端言论都犹如一枚定时炸弹,一旦受到别有居心的政客煽动便会轻易爆发,进而破坏团结、甚至引起不必要的冲突。 他举例,就如月前在雪兰莪发生的兴都庙风波,便是一宗足以借鉴的例子。 翁政杰表示,民主行动党乃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这点行动党党章亦有明确说明;其中党领袖及议员也不乏穆斯林,包括彭亨州副主席暨水源土地及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朱布里,上议员阿里芬,州议员雪芙、艾迪等,都是行动党的马来穆斯林精英。 “试问行动党本身拥有这么多穆斯林精英,那‘行动党反伊斯兰教’之说,又从何谈起?” “所以,指行动党是伊斯兰宗教的敌人,根本就是无中生有、这是故意抹黑行动党的行举。” 他说,行动党向来都被巫统和伊斯兰党抹黑,包括标签成有意建立基督教国家的政党,这是非常严重的诬蔑和煽动。 希盟政府上台后,都在积极的关注各族群的权益及发展。但巫统和伊斯兰党在马来西亚这种多元种族国家却频频开倒车,只会在政治利益上煽动种族和宗教情绪,以达到他们的个人议程。 他认为,这些分化种族和宗教的政党应被法令禁止,就好比德国禁止纳粹主义的政党一样。 翁政杰也强调,行动党在砂拉越已经成功突破被被国阵标签为华人政党的魔咒,目前取得到来越多的其他族群的支持。 他说,行动党目前在砂拉越筹组中的超过20个支部,均以非华裔为主。新马来西亚新希望,行动党将团结全砂和全马国民;且希盟政府也不分种族和宗教的协助需要帮助的群体,如B40群体。 “万里长城非一日建成,我仅此希望各族同胞继续给予我们时间,支持我们进行改革,将马来西亚导领到正确的方向。”

滥用主权玩弄禁烟课题 俞利文抨GPS罔顾人民健康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抨砂联盟政府罔顾人民健康,将禁烟课题当成政治课题。 他强调,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的常识,尤其是二手烟;然而当希望联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执行食肆禁烟之际,砂拉越政盟政府却不给予及时配合,还似乎利用这课题来显现他们享有的“自主权”。 希盟联邦政府在今年1月1日开始实行在食肆禁烟的政策。然而,砂拉越地方政府及房屋部长沈桂贤于昨日却代表砂拉越政府发出通告,只砂拉越在今年3月1日才实行食肆禁烟的通令,而首六个月时进行教育性执法,不会开出罚单。 这将意味着砂拉越的禁烟令将比联邦禁烟令迟;而真正执行罚款的政策也比联邦政府规定迟了3个月。 俞利文重申,吸烟危害健康是众所周知,尤其是二手烟的危害更是严重。 “我相信烟民们也不想自己的致亲们的健康受到二手烟的危害。毕竟,我们都想我们本身和亲友能健健康康的。” 对于砂拉越政党联盟此举,他认为根本就是一种政治化手段;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作为第一考量。 “我觉得他们就是为了政治利益而已,根本没有将人民的健康放在首位!” 他认为,砂拉越政盟政府根本就是以“自主权”来当做政治筹码。 他说,砂拉越在某些方面的确拥有自主权,但不是所有各方都是。就如1983年“食品法”下的“2018烟草制品管制(修订)条例”中规定禁止在餐馆吸烟的条文,就含括了砂拉越所有州属。 “所以以‘自主权‘的理由来暂缓及延迟执行禁烟令的说辞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举;这根本就是在消费及牺牲砂拉越人民的健康。“ “仅此,我奉劝砂拉越政府及沈桂贤医生在强调砂拉越自主权的当儿,应该以砂拉越人民的健康及利益为首要依归,莫只因反对而反对,罔顾砂拉越子民的健康及安全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