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行动党列五理由 支持沙菲益出任首相

砂民主行动党全力支持提名拿督斯里沙菲益成为在野阵营新首相人选的建议。 我们支持拿督斯里沙菲益成为首相人选的5大理由如下: 1. 解决马哈迪和安华之间的僵局 希盟政府垮台逾3个月,马哈迪和安华在首相人选课题依旧僵持不下。两人及各自派系对彼此互不信任已是根深蒂固。另一边厢,慕尤丁则不断的巩固国盟的执政权,并推翻希盟数个州政权。 在这种两派僵持不下的情况下,通常,出现第三种选择将有助于打破僵局,并为大家带来进展。我们相信,拿督斯里沙菲益可以成为打破僵局的第三选项。 行动党可以等多3个月、6个月甚至到下届国选才换政府,不过,我们认为马来西亚已经不能再等下去,我国也没有多少时间能任凭国盟政府继续摧毁国家系统和制度。 2. 迫切需要解散巫统伊斯兰党政府 国盟执政只有区区3个月,马来西亚人民就已经亲眼目睹过去“盗贼治国”之风死灰复燃,而情况更为糟糕,即: • 滥用部长职位及官联公司任命来巩固政权。这些职位都不是根据个人能力或适合性作出委任,而是基于政治考量及为了“买下”支持。 • 把涉及数百万千万甚至亿令吉贪污和洗黑钱指控的嫌疑逐个被释放出来,逍遥法外。 • 滥用权力打压言论自由及在野党。 • 为达个人政治议程公然操纵国会体制。 • 挥霍无度的花费公帑及日益败坏的国家经济。 我们不能任由巫统和伊斯兰党政府继续让国家陷入困境。必须即刻撤换他们。而目前马哈迪和安华的僵局似乎没有提供可预期的解决方案。 3. 沙菲益反对盗贼治国的坚定立场 在第14届国选前,拿督斯里沙菲益因为反对盗贼政府掠夺公帑而退出巫统。虽然事后被提控,不过他始终坚守立场。随后他带领沙巴民兴党并在第14届国选全力对抗国阵。国选后,沙巴民兴党加入希盟+政府。 当慕尤丁背叛人民的委托组成后门政府,沙菲益虽为其前同僚但拒绝加入。他坚持与希盟站在一起捍卫人民的委托。 4. 推行种族和谐与宗教自由 在领导沙巴的2年里,拿督斯里沙菲益是一位提倡宗教自由与种族和谐的领袖,不像西马很多政治人物,尤其是巫统和伊斯兰党领袖,为了博取政治支持,蓄意煽动种族和宗教主义。 由拿督斯里沙菲益任相,有利于让西马重建种族和谐与良好宗教关系,因今时今日这仍是沙巴和砂拉越的特色。 5. 改善东西马关系及不平衡发展 自马来西亚成立以来,东马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备受忽视,这一直是大多数东马人民心中的痛。这种情绪甚至导致东西马州属出现分裂。 由拿督斯里沙菲益担任马来西亚首相,必定会改善东西马之间的关系及不平衡发展的情况,更有利于争取东马的权益。 28-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砂希盟团结一致 备战选举对战GPS

联合文告 砂拉越希望联盟成员党,即行动党、公正党及诚信党召开会议,商讨目前的政治局势及来届砂州选举事宜。 商讨的各项事宜为: 1.砂希盟的未来方向 我们将继续与希盟3个成员党保持密切关系及合作。至于土团党,则需等到团党的领导层问题获得解决才决定。 首相人选的问题不会影响到3个成员党的关系。这只是各自政党对于方法执行意见不同的问题,而最终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跳槽及背叛人民的委托 我们谴责任何的跳槽行为,因为这是对人民的委托和信任的一种背叛。同时破坏民主精神和体制。 备战砂州选举 砂希盟在来届州选将一致对战砂政盟(GPS)。 我们准备与任何一个坚守透明、良好施政及正义原则且具有公信力的政党合作。 我们不会与任何投机政党或“一选政党”合作,因为这些政党很有可能会在赢得一些议席后背叛选民。 砂拉越政府的财务管理 我们对砂州政府的财务管理及挥霍无度的开销方式深感担忧。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及前砂第二财长黄顺舸不约而同发表了类似见解。他们对砂州政府的财政状况都深感担忧,必然是有强而有力的原因。 多年来,砂州政府已经借贷数十亿美元的债券,至于如何使用债券的资金并不透明。尽管张健仁已多次在砂州立法议会会议上提问,砂州政府始终未给予答复。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要如此保密及不透明?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砂州政府没有继续举债,根本无法推行他们所宣布各项耗资数十亿令吉的工程。我们如何偿还这些债务?我们不要1MDB丑闻在砂拉越上演。 尽管砂拉越政府已宣布多项振兴经济配套,然而至今大部分的商家、中小型企业及平民百姓还是没有获得援助。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州政府周转不灵? 我们必须换掉州政府,才能针对过去57年的肮脏污秽来个大扫除,为砂拉越带来新气息。 20-6-2020 张健仁 砂行动党主席 孙伟瑄 砂公正党主席 阿邦哈里尔 砂诚信党主席

人联党自曝其短 在砂人民面前展露自身无能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吁请人联党不要再隐瞒自身在联邦却无能的事实,同时也再次提醒人联党,一再的抹黑行动党只会让人联党自曝其短,将自身的无能在砂拉越人民面前展露无遗。 古晋社青团秘书陈祥智表示,人联党中央宣教处所发表抨击行动党的文告基本上就只是想要误导人民,因为行动党从来都没有放弃承认统考文凭,无论是当反对党的时候还是执政联邦之后都一样。 “行动党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只会找藉口,更不会像人联党一样利用“只有多少国会议员”这样的烂理由去推卸责任。事实上,希盟在执政后,行动党42位议员没有一个放弃过这种念头,而是踏踏实实在逐步推行承认统考。难道人联党不知道罗马不是一日建成?别忘了人联在前囯阵四五十年都没能完成这任务,真不知有何资格来对行动党指指点点。” 他也说到,人联党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彰显了他们的不负责任,也让砂拉越人民更加清楚的看到人联党是多么的懦弱无能,在砂拉越必须听命于土保党,在联邦也只能任由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为所欲为而不能吭声。 对此,也是古晋区国会议员特别助理的陈祥智吁请人联党别再睁眼说瞎话,当人联党口口声声的抨击行动党当家不当权的当儿,他吁请人联党把眼光投向北马槟州,看看行动党当权的地方如今是多么的繁华。从州财政赤字到有盈利,乐龄人士甚至还在行动党管理槟州政府赚钱之后获得红包,这种待遇是过去囯阵时期完全没有的;再来,希盟在执政联邦之后,除了历史性第一次开始了独中拨款之外,还逐步的实行承认统考的课题,这些政绩全国人民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可能人联党视而不见? “人联党在希盟执政的时候大肆攻击统考以及爪夷文的课题,而如今支持了后门政府重新执政联邦了之后就不再提起这些问题,也不敢再争取这些问题,显示了人联党是多么的不负责任。” 陈祥智强调,如今人联党已经是后门政府的成员党之一,那就不应该以只有一位国会议员来作为藉口,而是务实的向教育部长进言爪夷文课题以及统考课题,如果人联党就连进言的勇气都没有,那么就退出后门政府,这样做人联党至少还留有一丝尊严而不是只是为了利益而选择唯唯诺诺的留在国盟当一个蚊子党。

砂州政府只给予空洞宣布 中小型企业需更实际援助

砂州政府应给予砂州中小型企业更实际的援助,而非只是给予空洞的宣布。 尽管阿邦佐已经两度宣布为中小型企业而设的"免利息"贷款,然而迄今砂州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还没有收到有关"免利息"贷款。 砂州政府在其所宣布的中小型企业"免利息"贷款举措中,有关贷款的利息是由砂州政府承担。 然而,这些贷款并非普通的银行贷款,而是由国家银行所提供资金,再由商业银行发出特别低利息的贷款。 其一,这些特别贷款是特低利息贷款,因此,州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津贴数额不大。 其二,也是更为重要的,国家银行为全国中小型企业提供的贷款资金有限。 因此,很多通过商业银行申请这项贷款,并已经获得批准的中小型企业目前还在苦苦等待国家银行发放有关贷款。 简单来说,尽管砂州政府三番五次发表"中小型企业的特别贷款","砂州政府吸纳中小型企业的贷款利息"及"中小型企业对国家经济发展极其重要"等伟论,实际上中小型企业得到的资金援助是少之又少。 砂州政府并没有给予中小型企业多大的援助,一切只不过是如其一贯作风,言大于实的吹嘘。 如今已进入行管令的第3个月,大部分企业都压力沉重,甚至有很多企业正考虑结业,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裁员。然而,联邦和州政府依旧对如此重要的经济问题,如挽救人们就业机会,选择坐视不理。 难道是当权者对此事漠不关心?还是政府已经有心无力,已没有资金可以拯兴经济,挽救就业机会? 5-6-2020 张健仁 砂民主行动党主席

人联党“猪八戒照镜” 不敢对国盟发出质疑声音

人联中央宣教处洋洋洒洒对行动党在希盟地位大抒己见,甚至大放厥词让行动党退出希盟。针对此文,行动党宣传部今发文告做出回应,揶揄人联党发表这样的文告是出于猪八戒照镜子的状态。 文告中表示,全砂人民都知道,砂政盟造王将伊党,伙同贪污海盗巫统送进布城后,砂人民不禁想问身为造王者之一的人联如今在国盟里处在什么地位?造王者本属于最大功臣,但国盟政府成立至今已经超过三个月以来,似乎砂政盟和人联都成了弃子。而口口声声的强调入阁是为了监督的人联党,在联盟里却静若寒蝉,没有说话。 人联党虽然一再的强调“捍卫砂拉越”以及砂政盟入阁是要监督新政府,更强调要争取更多砂拉越权益,但是就以砂政盟对国油妥协为例,人联党对这事件由始至终都未曾吭声。 可笑的是,人联党还不敢澄清他们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处在同一个阵营。就在砂政盟秘书长发表文告称砂政盟是国盟一员后,人联党甚至还要极力的与国盟撇清关系。在这情况看来,人联党应该要退出砂政盟,因为人联党连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都没有,身在国盟阵营但是却又不敢承认,这是何其讽刺。 同时文告中也谴责人联党,在伊斯兰党提出禁酒献议时,不敢对其盟党发出质疑的声音。任由伊党对多元文化倒行逆施发起冲击。人联党眼睁睁的看着伊斯兰党提出破坏国家多元文化的献议但却默不吭声,似乎忘了他们之前信誓旦旦所强调的监督新政府。 人联党在质疑行动党之前不妨先扪心自问,几十年来从砂囯阵到砂政盟,到底是扮演着怎样的角色?难道不是被巫统牵着鼻子走一直唯唯诺诺?不仅如此,文告中也提醒人联党在发表伟论之前至少要有承认自己身份的勇气,现在人联党身处的砂政盟已经宣称自己是国盟的一份子,那么人联党就应该要承认他们依然是跟巫统以及伊斯兰党同流合污,除非人联党有胆量退出砂政盟,不然的话也只是新瓶装旧酒。

民众捐赠200面罩 古晋行动党移交砂中央医院

齐心抗疫,守护前线!古晋行动党日前将民众慷慨捐赠的200个面罩移交予砂中央医院,尤其给站岗在冠病前线的医护人员使用。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昨日与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亲自将该200个面罩送予砂中央议员。 俞利文: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尽管近日来的冠病确诊数据令人鼓舞,但这场抗疫斗争仍未结束,特别在疫情当前更要给予前线人员支持和协助。 他说,这包括确保医护人员拥有足够的防护装备,尤其是医用个人防护衣等,保护他们免于任何感染风险,让他们在工作结束可以安心回到家人身边。 对抗疫情人人有责 俞利文强调,对抗疫情乃人人有责,所有人都必须发挥各自作用,无时无刻采取必要的防疫措施以保持安全,尤其是目前大多数经济领域重启之际,以遏制另一波感染的可能性。 他指出,大家必须以新加坡、日本和德国为借鉴,这些国家早前因为解除行动限制,导致冠病确诊病例激增。 在实施行管令措施下,我国过去几周抗疫工作已做得很好,但是一旦松懈或失误就会导致感染率再度上升,那么过去几周抗疫努力就会功亏一篑, 必须保持警惕防疫 如今,随着经济领域开放也预料会出现确诊病例增加,所以大家务必高度配合确保不会造成第二波感染,避免加重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 俞利文重申,大家必须保持警惕,并采取所有必要的防疫措施,除了保护自己外也要保护身边的人免受感染。

砂GPS连同巫伊 弃投再度出卖砂拉越

砂拉越复邦就差一步之遥,GPS露出了利己的真面目罔顾人民委托再度出卖砂拉越,GPS国会议员在表决关键时刻集体反对通过修宪恢复砂沙地位法案,宁让砂拉越继续沦为13州之一! 希盟政府为纠正前朝国阵在1976年修宪的错误,在上台不到一年时间就履行竞选承诺,于4月4日在国会提呈恢复砂沙在MA63原本地位的修宪动议一读,惟,砂拉越GPS议员(前国阵成员)当时就大力反对修宪,也跟随巫统起哄集体离席。 GPS当时对修宪动议使用的措辞有着不同诠释和解读,认为修宪无法真正还原砂拉越在MA63的原本地位,因此不妥协。然而,GPS却放弃国会讨论机制,甚至GPS成员暨砂拉越首席部长也是委员会成员,却采取离席的手段。 当然,新政府并非如同前朝国阵一般一意孤行,而是听取砂沙各造的意见后,在修宪提呈二读前就同意修正措辞,完整的还原MA63的最初版本。 但是,GPS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尔反尔,在今日表决关键时刻临阵刹车,再次集体跟随国会反对党的国阵巫统、伊斯兰党放弃投票,让砂拉越子民期盼已久的争取复邦心血付诸于流水、胎死腹中。 砂GPS出卖砂拉越人 从砂首长阿邦佐原则上同意修宪,再到副首长占玛欣近日建议希盟政府只需完全遵照MA63的字眼即可,尽管希盟满足了GPS的要求,但GPS最终还是如同白眼狼一般,选择背弃砂拉越人,继1976年后再度出卖砂拉越,任由砂拉越继续沦为13州之一的地位。 占马欣当时还建议,联邦政府应确保所有建国内容维持不变,并且要贯彻契约精神。而希盟也在听取GPS建议后,将修宪措辞修正完整还原,但还是得不到GPS议员对修宪的支持,也挽回不了局势。 希盟执政中央不足一年,却做到了前朝国阵逾40年来不能做到的事,因为修宪恢复砂沙原本地位从前朝时代已高谈了无数次,但始终只闻楼梯响,不见前朝采取实际措施。 反而,希盟尊重砂拉越先輩的意愿,决心修宪将砂拉越恢复到MA63原本地位,却因为GPS本身的政治议程利益,深怕希盟执政绩效将影响自己在来届砂选举的政权,所以选择反对修宪。 砂GPS弃投含政治议程 既然希盟已听取各造的建议,同意将修宪措辞修正,以完整还原在MA63的最初版本,甚至当初退出巫统的沙巴在野党国会议员都支持法案,为什么唯独砂拉越GPS反对这个修宪?由此可见,砂拉越GPS(前国阵)为了维护仅剩的砂拉越政权,只好将自己的政治议程纳入投票考量,跟半岛巫统、伊斯兰党一起放弃投票! 在整件事情的脉络看来,如果没有砂拉越18名议员的支持,法案就是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越三分二通过。砂拉越GPS这次的举动,已经让恢复沙巴砂拉越地位这件事更加遥遥无期,而砂拉越人只能依然守着“1976年13州之一”的地位,而这一切,都是GPS的政治操作。

黄庆伟: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希盟政府跨出一大步 还原沙砂最初地位 很少写这么长的文章表达我任何政治的立场,因为我知道长文不会吸引人,但是这是一篇长文我希望你可以耐心读完。 当我看到许多的评语针对希盟,并且把希盟政府说成是出卖砂朥越,或没有诚意,或欺骗砂拉越人,或被喻为设陷阱,我感到非常伤心。 如果说希盟政府执政以来,没有诚意让沙巴和砂拉越有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地位,归还沙巴和砂拉越原本的权利的话,希盟政府其实可以像前朝国阵政府那样,静静不做声,对任何的沙巴砂拉越的权利,不采取任何动作,也可以把事情掩盖。 恢复地位,平等谈判 但是为什么希盟政府今天首先先设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针对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就是"MA63"来探讨归还沙巴和砂拉越的权利,甚至到昨天还特别在国会提呈了修宪,把原本1976年修改贬低沙巴和砂拉越的地位,恢复1963年最早的时候马来西亚第一次的宪法地位;这种种所做的就很明显的显示了,希盟政府其实是有诚意,并且有毅力,来使沙巴和砂拉越越恢复原本建国初期的时候那种地位和权力。 我会说感到非常伤心是因为,希盟政府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跨出一大步。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做,也可以不需要理会,像前朝国阵政府一样,让这个事情安静的过。可是希盟政府却愿意挑起这个责任,重视这个事情,也正视了历史,把历史还原。这一步是艰难的步,做好的话GPS已经在预备要抢功劳,做不好他们也已经预备要扭转事实,把我们标榜成为恶魔。 名正言顺,利于谈判 这次的修宪是一个开启的一道门,奠定这个沙巴和砂拉越的谈判地位,是为了让沙巴和砂拉越先回到原本的根基和地位,再回到谈判桌上,谈每一项的主权。其实希盟政府可以不需要先修宪,因为我们已经成立了内阁特别委员会,任何的MA63的课题,在谈判桌上谈就好了。那为什么要修宪呢?修宪的意义在于,希盟政府是要让让沙巴,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从新回到原本的地位,然后再坐在谈判桌上。当你名正言就顺了,谈判的筹码就不同了,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都知道在与人谈判的现实上,基本上如果自己是处在优势的地位,你可以是用优势的地位来跟对方讨更多的东西。没有人先降低自己并提高别人,才跟对方谈判。但是在"MA63"谈判桌上,希盟政府却愿意让马来亚半岛和沙巴砂朥越处在平等的地位去谈判。这个其实是开启很大的一个门,也将让谈判的结果出现不同的结果。 我们来看1963年原本的马来西亚宪法,马来西亚联邦是由三组成员组成:第一组就是马来半岛的十一个州,第二组就是婆罗州的两个州,第三组是新加坡州。虽然在这个原本的宪法称为"state",华语说成州,马来文称"negeri",其实“State”意义更加广大,因为它可以是一个州,也可能代表一个区域,或者一个邦,是可以通用的。 1963年原本的联邦宪法,把联邦的成员分成三组,如果去除新加坡,马来西亚联邦就是原本的两个组的成员组成,那就是马来亚半岛的11个州属,和沙巴砂拉越。我们现在的修宪,就是把1976年修宪造成的13州,变成原本的两组成员。那个意义不是所谓的11+2, 而是把13变成2。 这是一个就是没谈判就可以直接进行修宪的条款,因为希盟政府要马来西亚联邦的成员,先厘清好各自的地位,以奠定谈判的基础。希盟政府认为还原地位是不需要谈判,因为这1976年的修宪,是很明显剥削了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只要把1963年的宪法恢复过来,这地位就直接了当可以恢复。 所以这次的修宪完全的体现原本1963年最初期的马来西亚宪法,因此这个修宪是要回到最根本。我很纳闷的一点就是,一路来鼓吹回归MA63,是人聨党,土保党及砂盟的其他政党,甚至人聨党黄色衣服都着"MA63",到处宣传。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今天回归MA63,人聨党又是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和批评? 修宪是为了还原地位, 以可以更好的重新探讨MA63 1963年马来西亚契约及之后所草拟的马来西亚的联邦宪法是由当时候建国的先贤先圣所谈判,如果回归到MA63不是我们所要的,那还是可以在谈判桌上谈判,要求比MA63更多的东西。因为合约一旦同意了,如果要修改合约内容,比之前所同意的要更多,那是要重新谈判的。今天修宪不是基于重新谈判的结果,而是还原1963的宪法。因此今天不能够直接修宪到那些不是MA63所同意的条款,除非MA63重新被讨论及谈判(renegotiate MA63)。要Renegotiate MA63,沙巴砂拉越是必须要先还原原本的地位,才对谈判有利,就是从原本的13州之一,变成两组成员之一。 因此,市面上有心人鼓吹许多的诉求,不是MA63的原本所同意的,那是不能直接修宪的,因为还没有谈判达到共识。修宪是为了先提升沙巴砂拉越的地位,增加谈判的筹码,来谈重新谈判MA63。 GPS一路来就是要回归MA63 现在却宁愿要砂成为13州之一 因此,我不明白的是人联党和土保党一路来说回归"MA63",但是他们现在却不愿意回到"MA63"的这个根基,反而还宁愿让砂拉越委屈成为1976年修宪后的那种贬低成为十三州之一,而不是两组成员的其中一组。肯定1963年的原本宪法赋予沙巴砂拉越的地位,比现在1976年修宪过后的地位还要好。但是巫统和GPS宁愿不要。回到原本的1963年的宪法把我们成为两组的其中一组成员,是能够赋予我们不同的谈判身份,我们可以有更好和更高的谈判地位。 连修宪一读都要反对 这是连修宪的机会都要否决 还有,在国会的程序上每一个法案都要经历一读,二读和三读。一读是把整个目录内容介绍出来,二读基本上就是在进行辩论,如果有任何修改,在第三读的时候可以进行修改,然后才通过。任何的修改宪法,都需要国会三分二。以目前这样的情势,希盟政府没有三分二,肯定如果没有砂盟或者其他沙巴的国会议员支持,这一个修宪是不会通过。 因此我很纳闷的一点是,前天只是一读而已。基本上就是一个修宪的开始,为什么砂盟和国阵的国会议员连一读都要反对。如果他们对任何的条款不满,其实可以在二读的时候提出他们所有修改法案的任何条款。他们可以提议修改任何条款,就修改到三分二的国会议员都认同才会通过。现在是他们连一读都要反对,这个就是很明显的显示出他们不是不同意修宪的内容,而是拒绝修宪的机会。 这次的修宪比1976年的修宪 给沙巴砂拉越更好的地位 甚至我非常遗憾的是人联党的领袖还不断的误导这个修宪是比1976年的修宪过后还要更加糟糕。其实他们应该先认错在1976年的修宪导致沙巴和砂朥越被贬低成为砂朥越州十三州之一, 导致我们现在才需要去处理这个所留下来的垃圾。但是当我们有诚意处理这些所留下来的垃圾,他们却把这个东西变成政治阴谋。 如果认为现在比修宪后更好, 那希盟也算已经尽力做到最好 如果沙巴和砂朥越人民认为这个修宪回到原本的"MA63"的修宪是不好的,甚至是比1976更差的,我觉得就让这个修宪不会通过,让沙巴和砂朥越继续利用十三个州之一去到"MA63"的谈判。我觉得希盟政府做的也就足够了,我们对得起历史,我们相信历史会还给我们一个公道。 黄庆伟 砂拉越浮罗岸区州议员  

10亿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须确保善用并真正让学生及教师受惠

砂政府偿还联邦的10亿债务,达成共识将用作修建砂残破学校 联邦内阁批准砂政府用于偿还联邦10亿令吉的债务,作为修建砂拉越残破学校的用途。 联邦教育部发出文告指出,联邦教育部长马智礼是在日前拜会砂首长阿邦佐哈里时,两人经讨论后所达到的成果。 值得一提是,砂拉越将有43万6000名学生从上述决定中受惠。 为确保是项计划能够透明及廉正进行,政府将成立一个以联邦教育部﹑财政部及砂拉越政府为首的特别委员会。同时,这些残破学校修建工程也将由砂公共工程局负责执行。 文告中强调,内阁也同意就修建残破学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确保该10亿令吉款项得以善用,真正让学生与教师受惠其中。

狂犬病肆虐夺16命,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狂犬病肆虐夺16命 GPS称已宪报家犬植入芯片计划 俞利文:为何至今未严格执行? 民主行动党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医生质问砂政党联盟政府,既然去年10月宪报已颁布为家犬植入芯片计划,为何迄今事隔多月却未见当局严格执行? 他说,砂拉越狂犬症肆虐的情况严重,自2017年7月迄今已有61个地区被鉴定为疫区,且也夺走了16条人命。 他指出 ,狂犬症对民众的生命安全已经构成严重的威胁,因此,任何遏制狂犬症蔓延的政策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不解的是,既然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在去年10月已在宪报上公布,为何迄今未见当局给予执行?” 他是针对砂首长政治秘书陈开指砂政府早在去年10月已就家犬植入芯片之计划,颁布宪报宣布生效的事件,如是指出。 他强调,狂犬症事态严重,现在也不是口水战或耍嘴皮的时候;重要的是必须遏制狂犬症的恶化。 他解释道,他之所以一再重申砂议会必须尽快提呈及通过为宠物植入芯片法案,乃因这将有效控制狂犬症的肆虐。 “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之前说该法案将于去年的7月提呈,之后却说展延到去年11月,惟却又因土著习俗地课题再度展延。之后也没有听到砂政府公布提呈有关法案任何进展。如今从陈开那获知宪报已经颁布这措施,我当然也感到欣慰。” 他说,他接获多方面的的消息,只被遗弃的猫狗数量有增加的迹象,其中一项原因是申请家犬及家猫执照的程序让民众认为繁杂。 他说,为家犬家猫植入芯片,将可以起着监督的作用。一旦有家猫或家犬被遗弃,将可以追踪到饲主的身份等资料,当局可向他们追究必要的责任;此举可以减少猫狗被遗弃的问题,进而防范及狂犬症的蔓延。 他说,如果猫狗被遗弃的问题日益严重,将增加狂犬症疫情更趋严重的情况。 “但是,我却纳闷,为何相关计划已经在去年10月在宪报公布,但迟至今日,却未见相关当局严格实行?” 俞利文,虽然有消息指砂拉越政府将在今年3月或4月实行为宠物植入晶片的措施,但以目前的情况而言,遏制狂犬病的措施是刻不容缓。 “而且必须确保的是,相关的计划不单得即刻施行,且还得严格加以监督。” 他强调,任何政策就算有立法、没严格施行,根本就形同空谈无物。 “我只想大家认真看待及看清这事件的严重性。如果不即刻采取及执行有效的措施,或许将会有更多性命丧失。” 他说,除了为家犬植入芯片的措施外,他也建议建议地方政府简化为宠物申请执照的程序,鼓励更多民众为自己饲养的猫狗申请执照以减少流浪猫狗的问题。 所以他建议砂拉越地方政府简化宠物执照的申请手续,并在砂各地设立狗只收容所,以减少狗只被遗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