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双语路牌属多元文化 社青团声援陈莹颖吁撤控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在怡保发表的新闻稿: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谴责古晋北市市政局对古晋社青团前团长陈莹颖有关“双语路牌” 事件,今日遭到面控,并指有关的控状根本没有必要。古晋社青团成员贴中文路名的做法是善意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并无任何破坏种族和谐的不良意图。 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崔慈恩发文告表示,古晋社青团为了捍卫多元文化,力保马来西亚及砂拉越多元民主文化,甚至在马来西亚成立之前就已经是非常普遍的情况,也是砂拉越人的骄傲。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声援与古晋前团长陈莹颖共同进退,并作为他们强大的后盾。 她指出,双语路牌是砂拉越多元文化的特色之一,古晋老街包括海唇街、青山道、花香街是古晋著名旅游景点,也见证华社在此谋生有逾百年历史。 “我国在华巫印裔、伊班、卡达山等民族的共同努力中发展,行动党及社青团会一直捍卫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维护多元特色。古晋社青团捍卫双语路牌之举,也获得古晋市民的支持。” 崔慈恩也表示,古晋社青团的举动是好意,加上“双语路牌”的风波已经平息。古晋北市市政局的应该是捍卫多元文化及保护历史文化遗产,并要求检察官撤回控状,勿再破坏种族和谐。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于2021年3月24日(星期三)针对砂拉越社青团同志面控一事的新闻文告: 尊重砂拉越文化多元精神  郑鸿杰捍卫砂社青团同志 前古晋行动党社青团团长陈莹颖为彰显文化多元之精神,于2020年在数个古晋路牌贴上中文路名,于日前被控对地方议会或政府财产作出犯罪行为,一旦罪成,初犯可被判罚款1500令吉。 社青团总秘书郑鸿杰捍卫陈莹颖坚持砂拉越路牌需要有中文路名,以维护砂拉越多元文化,民族和谐与团结的精神。 郑鸿杰表示,双语路牌早在砂拉越参与及成立马来西亚前就已存在,当时候砂拉越更在多个路牌同时使用国语,英语及华语三大语言,成为该州独特的文化的同时,也向全国展现了尊重多元文化典范。 许多西马的人民由于不了解东马的中庸与多元文化特征,才会针对贴上中文路的举措妄加批评, 引起社会轩然大波。 事实上,学习和使用母语是联邦宪法第152条文(1)所赋予和保障人民的基本权益,而第152条文(2)亦赋予政府维护其他族群语言的使用和学习的权力。 古晋市一直以来都有中文路牌,然而,这些珍贵的文化遗产,却在近期莫名其妙“被消失”。砂拉越行动党多次质问现任砂州首长阿邦佐和州政府,却一直得不到回应,因此古晋行动党社青团才毅然贴上中文路名,以便恢复路名和持续捍卫砂拉越的多元文化精神。 有鉴于此,古晋社青团贴上中文路牌的做法是履行宪法赋予人民的基本权利,更凸显砂拉越和我国各族之间互相尊重和发扬多元文化的珍贵特质,应该获得各界赞扬和支持。 此外,已故砂拉越首长阿迪南亦曾在2015年同意路牌设有中文名字的措施。因此,砂拉越社青团是基于地方政府和州政府没有遵循之前首长的决定,迟迟不添加华语路名才采取相应行动,根本不是所谓的损坏或破坏地方议会或政府的财产。 郑鸿杰表示,针对双语路牌风波,古晋社青团于2020年已达致共识,把张贴的中文路名贴纸拆除,同时陈莹颖同志也亲自前往古晋北市市政局领取罚单,故此,他希望地方政府及有关当局不要再针对此事件采取进一步秋后算账的行动。

防疫巨额罚款掀滔天民怨 社青团:冻结罚单重新检讨法令

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暨彭亨州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于2021年3月16日(星期二)的新闻文告: 国盟政府落实2021年紧急状态(传染病预防和控制)(修正)法令,从3月11日起针对违反行动管制令者开出一万令吉的罚单。仅仅过了数日,此措施就因为执法过度严峻,在民间引发巨大争议,掀起滔天民怨。 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日前表示政府将重新检视可被罚款的违规行为,既然如此,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署理团长张玉刚敦促国盟政府冻结所有已发出的罚单,直至政府厘清和清楚列明可被罚款的违规行为,以彻底解决此罚款措施造成的严重争议和混淆,确保民众不会再因为疏忽和小错而接到巨额罚单。 一万令吉的巨额罚款过于严苛,对B40群体和许多中产阶级而言更是无法负担的罚款数额。虽然国防部高级部长伊斯迈沙比利曾表示只有那些不断重犯或者严重个案才会被罚一万令吉,而一般违令者可向卫生局上诉以获得折扣,但这种开罚单方式却造成民间的混淆和极度恐慌。如今,民众只要一出门就感到恐惧万分,深怕自己因为一时的疏忽被当局盯上并接获巨额罚单。 虽然政府需要推出法律措施来教育和确保民众遵守防疫规定,但仍然必须秉持比例原则(proportionality),即确保刑罚程度和违法行为的严重性相当,以尽量减少法令对人权和民生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更不应该一味推出更高的罚款来震慑人民,导致人民无时无刻处于严苛刑法所带来的恐惧之中。 另外,政府也必须确保执法单位采取一视同仁的立场,拒绝双重标准的执法态度。过去几个月,一而再再而三出现政府高官显要违反防疫措施却不受法律制裁,而普通百姓却频频因为小错误小疏忽而接获巨额罚单,莫不让老百姓感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为了避免进一步引爆民怨,政府应该立即冻结3月11日起所开出的一万令吉罚单,直到有关当局彻底厘清法令所造成的种种混淆,减低防疫措施对民众权益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月存500退休成百万富翁? 黄家杰抨击财长不接地气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兼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黄家杰于2020年3月10日(星期三)在怡保所发表的新闻稿: 霹雳州社青团宣传秘书黄家杰抨击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鼓励青年人每月储蓄500令吉并将在60岁退休之时成为百万富翁的言论,完美地为国盟政府再次展示“不接地气”的一面。 也是桂和区州议员政治秘书的他指出,根据大马雇主联合会(Malaysian Employers Federation)一项针对2018年薪资的调查显示,拥有专业文凭(Diploma)以及拥有学士学位(Degree)的毕业生薪金水平平均为1661令吉以及2393令吉。 “然而,2018年国家银行的研究报告却显示,一名在首都吉隆坡工作并长期租房、外食与乘搭公共交通的成年人,每月就必须获得2700令吉的薪资才足以生存。” 黄家杰也表示,根据我国的最低薪金制,除了有57个主要城市在2020年把最低薪金的款额提升至1200令吉之外,其余城市都维持在1100令吉。 “试问以如此低额的薪金,再加上高涨的生活费,一名普通打工的年轻人要如何获得足够的储蓄才能在60岁退休时成为百万富翁?500令吉的存款对于最低薪金人士甚至已经是半个月的薪金。” 他也质问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如何得到其所指的年收益率6%的数据,因为我国目前的定期存款年利率也只有不到2%,而公积金局2020年的派息率也只有5.2%,与财政部长的数据还有一段距离。 “究竟身为财政部长的东姑赛夫鲁是否真正了解我国的经济状况,还是只是浑水摸鱼地在国盟内阁当个部长?”

不该禁同县家人团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农历新年SOP应当合理 1. 新冠疫情下,任何节庆务必严守标准作业程序。不过当局也需要确保一切条规合乎常理。 2. 我们理解,政府有必要执行跨县和跨州禁令,但不该禁止一家团圆,特别是同一县属的家人。 3. 我的妻子为砂州华裔,今年遗憾的是,没法陪伴她回古晋过年。无论有否跨州禁令,我们决定成为负责任公民,全家不回砂州。 4. 对于华裔家庭来说,团圆饭不可或缺。政府不该禁止,而是至少允许同一县属的家庭决定,是否要一起吃团圆饭。身为跨族婚姻一份子,我理解华裔文化。 5. 倘若他们要团聚,政府如何执法,是否有意突击检查每户华裔人家?这并不合理。 6.何以开放夜市会比家庭团聚来的安全?家人何不在夜市团聚? 7.我们当然要成为负责任公民,遵守必要的标准作业程序来照顾健康,但政府落实任何规则前,需要合乎情理。 莫哈末沙基尔(Muhammad Shakir Ameer) 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

国盟浪费警力、制造白色恐怖 社青团力挺新青年捍卫学术自由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组织秘书李伟翔与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11月11日的联合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组织秘书李伟翔及中委吴家良炮轰国盟后门政府浪费警力,制造白色恐怖,利用警方来迫害大学生,毫不尊重大学生的言论自由! 也是槟州社青团团长的李伟翔与倪可敏政治秘书吴家良一同在槟城高渊警局为需要录口供的马大新青年成员陈妍妤提供法律援助,并由罗伟鹏和孙丽婷律师在今日下午二时陪同陈妤妍进去警局录口供,并在一小时后结束录供步出警局。 “国盟后门政府上台后口口声声表示不热衷于玩弄政治,但却不断地打压人民的言论自由,如今把其魔爪伸入校园,用煽动法令及通讯及多媒体法令压迫一群只是进行学术讨论的大学生,还冲进新青年主席叶纹清的住家没收其电话和电脑及逮捕声援者,因此国盟甚至比当年的国阵政府更加暴政,” 李伟翔如是说道。 也是马大新青年2012/2013年主席的吴家良表示,大学生是时代的眼睛、社会的良心,因此仅仅表达学术意见及看法的马大新青年成员不应遭受刑事审讯。吴家良接着指出希盟执政时不但不曾使用刑事法令打压大学生,反而还积极跟进废除恶名昭彰的大专法令,与国盟后门政府形成强烈对比。 社青团促请国盟后门政府停止打压大学生,勿再通过警方制造无谓的白色恐怖,反之国盟后门政府应尊重大学生的言论自由及学术自由,而非无故禁止任何不同的声音,让大马在国际世界的形象荡然无存。 图为陈妍妤(中)录供后在警局外与前来声援的社青团执委及律师合照。左一起为吴家良、李伟翔、罗伟鹏和孙丽婷。

社青团促认真解决开课困境 勿让学生沦政党宣传

高教部长昨日毫无预警宣布的U转开课政策,导致数万国内大专生顿时陷入困境。全国社青团将为涉及的学生声援并尽努力替学生们争取最佳的解决方案。 尽管社青如今非执政党,但是为解决眼下困境刻不容缓,我们将寻求一切力量为大专生们提供援助。事关莘莘学子,我们也已准备好与任何一方共同寻求对策,包括土青以及巫青,以协调受高教部U转政策影响的学生处境。 现今,全国社青已动员各州社青团,暂为各区受影响的大专生们提供适当的援助。 无论如何,土青团长身为青体部副部长,为何无法以青体部立场表态援助方案?毕竟眼下为许多的青年子弟带来诸多不便的源头来自于内阁成员高教部的U转决策。土团既掌握政府资源,为何多此一举以政党身份提供援助、青体部方面则噤若寒蝉? 土团以及土青身为内阁成员分子,在这事件上理应主动提出动用政府机制,结合高教部、青体部以及社会福利部等官方资源协助大专生走出困境。土团作为内阁中心成员,既不第一时间让官方机构提供协助也无法搬动政府资源协助国家庞大的青年体系。如今土团宣布藉由政党管道提供协助,让人不免联想执政党舍近求远,消费大专生困境来捞取政治宣传。如此不负责任行为,实属愧对社会人民! 实际上,开课困境由政府引起,应由政府主动拟定并且实施应对方案。如今,执政各党在此事的应对上各自为政,难道土团与巫统之间的矛盾已经扩大到瘫痪政府应对机制?一个大专课题且引起如此混乱,执政方治国能力让人一目了然。 社青团敦促高教部长、教育部长、青体部长以及福利部长别再坐视不理、同床异梦。请立即成立紧急小组委员会,解决这一场高教部引起的乱象!

谴责马大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 社青团:政府应立法防治性骚扰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于2020年7月19日发表有关性骚扰的文告: 日前,马大新青年与马大学生会踢爆校方草率处理性骚扰案件。据悉,不少学生被同一名讲师性骚扰,但校方却只将狼师草草降级了事。 当判决生效时,狼师已届退休年龄。校方的​​判决书根本无法伸张正义,也无法还学生一个公道,如同废纸。 在国外,#MeToo运动如星火燎原,越演越烈,性犯罪幸存者纷纷挺身而出,指控加害者,揭开父权社会的遮羞布,将权力结构不平等导致的性犯罪摊开在太阳底下。 难过的是,因为民风保守,保护机制不完善,社会舆论压力,幸存者不愿被”victim-blaming”等因素,#MeToo运动效应并未在马来西亚掀起涟漪。 但这位勇敢的马大生却无惧社会压力及眼光,挺身而出,指控位高权重的讲师。 遗憾的是,马大校方却选私下了结,让马大校方成为校园性骚扰者的共犯。 性骚扰案件在马来西亚校园屡见不鲜。 2019年,私立大学讲师利用社交媒体发出性骚扰信息予同事与同学; 2018年东马大学保安员闯入校园宿舍房内,强行撕破一名18岁女生的衣物,试图强奸女学 生; 2017年,也在马大,2名日本及台湾学生被国际学生性骚扰,但管理层却指示学生撤回报案。 2011年,理大的研究显示75%的大学生曾被性骚扰。 这些只是浮上台面上的报道,被扫进地毯里面的数据相信更为惊人。 一个一个海量数据的背后,我们的大学学府似乎没有从这些血淋淋的案件中吸取教训。 因此,我们做出以下呼吁: 1. 马来西亚各大专应设立校园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准则。 虽然马大已有类似准则,但却未被认真执行。 在2017年,马大学术职工会就曾抨击校方在处理性骚扰案件时,并未遵从准则。此外,校方处理性犯罪的手法也必须更细腻,更照顾幸存者的感受。 英国大法官Lord Hewart说过,justice should not only be done, but should manifestly andundoubtedly seen to be done。 正义必须获得伸张,并且必须让㆟看到正义获得伸张。案件审讯过程应该让人感到合理和公正。 在此案件当中,接近一年的时间里,诚信委员会并未通知学生关于判决或调查进度。不但漠视受害者的知情权,也让受害者感觉不到校方采取行动的诚意。 2. 内阁需向国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 国会需通过性骚扰法令,以一个独立的法案,更针对性地处理性骚扰问题。 现有的《刑事法典》并未明确定义性骚扰,也未构成指出性骚扰的行为,法条过于广泛,难以将嫌犯入罪。 前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曾表示,在今年三月,内阁将会提呈《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但后门政府上台之后,未见任何立法的决心。 若后门政府的确如阿莎丽娜所说的关注性别课题,那就应该积极通过《性骚扰法案及性别平等法案》,这样比劝诫人妻们角色扮演小叮当,更有效地促进性别平权。 最后,我们声援这名勇敢的大学生,希望公义最终得以彰显。 此外,任何在校园内受到性骚扰或性侵犯的大学生,如需要任何援助,可联络社青团。  

古晋社青团挑战人联党 向马汉顺进言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揶揄人联党在没有理解希盟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文告之前就迫不及待的发表文告攻击行动党是可笑的行为,并调侃人联党看似在数落行动党的文告当中其实就已经证明了行动党在执政时对统考所作的努力。 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表示,砂首长政治秘书苏利群在报章上针对安华指致力承认统考而要求行动党一事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这个言论清清楚楚的证明了希盟在执政时对承认统考文凭一事所作出的努力。 “我不明白这位首长政治秘书的逻辑思维,她口口声声的说希盟或行动党致力争取承认统考文凭是无能,难道说要像人联党一样几十年来都无所作为才是应该的吗?还是说这位首长政治秘书是因为没有看清楚安华所发表的文章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陈莹颖表示,砂拉越人民都了解人联党目前致力的漂白他们与伊斯兰党的关系,但是苏莉群身为首长政治秘书,在未贯穿全文的情况下就做出了片面理解并在媒体上发表误导性言论,未做足功课就随意开炮甚至在行动党头上乱扣帽子是极度可笑的行为。 她说,安华的言论证明了希盟是真正的落力在推动承认统考,不像马华以及人联党一样只会拿来当作大选的糖果,而且是嘴巴讲讲而已;不仅如此,安华的言论除了证明行动党并不是犹如人联党一般“不敢讲、不能讲、不会做”的静静党,也证明了行动党并不像人联党一样只会对伊斯兰党以及巫统点头哈腰,更重要的是,这证明了行动党真的是秉持着兑现人民承诺为主要的出发点。 陈莹颖也不忘提醒苏利群,人联党当了几十年的执政党,除了将承认统考的课题挂在嘴边当政治糖果之外,可曾努力去实践?人联联手马华忽悠全国人民事件屡见不鲜,试问人联党本身在当了将近60年的政府都没有本事去解决,何来勇气对希盟指指点点? 如今,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拱国盟上台后,人联党的盟友马华署理会长马汉顺目前是教育部副部长。若真想论承认统考,苏利群应借此机会对马汉顺进言,务实全方位承认统考,并兑现当年应允了全砂人民落户民丹莪的拉曼,而不是在那对着没能理解的文章大放厥词。这只会将自己的短处更无限放大,且让民丹莪人望着大片草坪兴叹。

阿兹敏与张发虎都是背叛者 有何颜面要求村长候选人效忠?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暑理团长卢玮健于2020年6月12日发表的文告: 柔佛州行政议员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支持高级部长阿兹敏阿里领导"的宣誓效忠信方能当选村长,无疑是强迫秉持着不涉足政治,但有心为村民服务的候选人选边站。 张发虎应表现得像个男子汉,向外界坦白交代效忠信是自身主意?或是顶头上司阿兹敏阿里的指示?效忠信是否已得到国盟内部甚至是柔佛州行政议会的一致同意? 无论是在联邦或州行政上,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都屈居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下,就算真要表明效忠,也应是首相或者州务大臣,岂是效忠非柔佛州人的阿兹敏阿里呢?难道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的权力与地位已经凌驾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上? 效忠信内容也清楚表明签署者将全力支持阿兹敏阿里领导下所创立的政治平台。也同意之后成为该平台的注册会员,是否意味着,这是变相的"入党信"? 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宣誓效忠信的行为让人贻笑大方。因为无论是张发虎或者阿兹敏阿里都是背叛选民,背叛自家政党,背叛盟友的人,竟然厚颜无耻要求他人签署效忠信,试问自己都不能忠于选民的期盼与委托,有何颜面要求他人效忠?是否担心"喜来登"政变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发虎应立即停止用职位收买人心的举措,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职位而出卖人格与尊严。

国盟取消燃油顶价犹如杀鸡取卵 吴家良:国盟比国阵更草菅人命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吴家良于2020年6月10日的媒体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今日炮轰国盟后门政府取消国内燃油顶价的措施,并表示国盟后门政府此举乃草菅人命的行径,令人民怨声四起。 日前国盟后门贸消部长宣布2020年价格控制及反暴利(设定汽油和柴油零售顶价)条例将会被取消,这也意味着大多数人民所使用的RON95汽油和柴油零售价日后将不会有顶价。 “希盟政府上台后立即稳定油价,并设下RON95汽油和柴油的顶价,以协助大多数使用者渡过经济难关,也展示出希盟政府以民为先,兑现竞选承诺的决心,”倪可敏机要秘书如是说道。 吴家良斥责国盟后门政府取消燃油顶价的政策犹如杀鸡取卵,并表示人民自管制令以来就已经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如今还必须面对每个星期汽油涨价的风险,因此把国盟后门政府称为大马史上最草菅人命的政府也不为过。 该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呼吁国盟后门政府聆听人民的心声,了解人间疾苦,而不是一边致富朋党,一边释放贪官,也在一边剥削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