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社青团挑战人联党 向马汉顺进言承认统考

民主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揶揄人联党在没有理解希盟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文告之前就迫不及待的发表文告攻击行动党是可笑的行为,并调侃人联党看似在数落行动党的文告当中其实就已经证明了行动党在执政时对统考所作的努力。 古晋社青团团长陈莹颖表示,砂首长政治秘书苏利群在报章上针对安华指致力承认统考而要求行动党一事感到莫名其妙,因为这个言论清清楚楚的证明了希盟在执政时对承认统考文凭一事所作出的努力。 “我不明白这位首长政治秘书的逻辑思维,她口口声声的说希盟或行动党致力争取承认统考文凭是无能,难道说要像人联党一样几十年来都无所作为才是应该的吗?还是说这位首长政治秘书是因为没有看清楚安华所发表的文章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 陈莹颖表示,砂拉越人民都了解人联党目前致力的漂白他们与伊斯兰党的关系,但是苏莉群身为首长政治秘书,在未贯穿全文的情况下就做出了片面理解并在媒体上发表误导性言论,未做足功课就随意开炮甚至在行动党头上乱扣帽子是极度可笑的行为。 她说,安华的言论证明了希盟是真正的落力在推动承认统考,不像马华以及人联党一样只会拿来当作大选的糖果,而且是嘴巴讲讲而已;不仅如此,安华的言论除了证明行动党并不是犹如人联党一般“不敢讲、不能讲、不会做”的静静党,也证明了行动党并不像人联党一样只会对伊斯兰党以及巫统点头哈腰,更重要的是,这证明了行动党真的是秉持着兑现人民承诺为主要的出发点。 陈莹颖也不忘提醒苏利群,人联党当了几十年的执政党,除了将承认统考的课题挂在嘴边当政治糖果之外,可曾努力去实践?人联联手马华忽悠全国人民事件屡见不鲜,试问人联党本身在当了将近60年的政府都没有本事去解决,何来勇气对希盟指指点点? 如今,砂政盟以造王者的身份拱国盟上台后,人联党的盟友马华署理会长马汉顺目前是教育部副部长。若真想论承认统考,苏利群应借此机会对马汉顺进言,务实全方位承认统考,并兑现当年应允了全砂人民落户民丹莪的拉曼,而不是在那对着没能理解的文章大放厥词。这只会将自己的短处更无限放大,且让民丹莪人望着大片草坪兴叹。

阿兹敏与张发虎都是背叛者 有何颜面要求村长候选人效忠?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暑理团长卢玮健于2020年6月12日发表的文告: 柔佛州行政议员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支持高级部长阿兹敏阿里领导"的宣誓效忠信方能当选村长,无疑是强迫秉持着不涉足政治,但有心为村民服务的候选人选边站。 张发虎应表现得像个男子汉,向外界坦白交代效忠信是自身主意?或是顶头上司阿兹敏阿里的指示?效忠信是否已得到国盟内部甚至是柔佛州行政议会的一致同意? 无论是在联邦或州行政上,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都屈居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下,就算真要表明效忠,也应是首相或者州务大臣,岂是效忠非柔佛州人的阿兹敏阿里呢?难道阿兹敏阿里与张发虎的权力与地位已经凌驾于首相与州务大臣之上? 效忠信内容也清楚表明签署者将全力支持阿兹敏阿里领导下所创立的政治平台。也同意之后成为该平台的注册会员,是否意味着,这是变相的"入党信"? 张发虎要求华人村长候选人签署宣誓效忠信的行为让人贻笑大方。因为无论是张发虎或者阿兹敏阿里都是背叛选民,背叛自家政党,背叛盟友的人,竟然厚颜无耻要求他人签署效忠信,试问自己都不能忠于选民的期盼与委托,有何颜面要求他人效忠?是否担心"喜来登"政变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张发虎应立即停止用职位收买人心的举措,因为不是每个人都会为了职位而出卖人格与尊严。

国盟取消燃油顶价犹如杀鸡取卵 吴家良:国盟比国阵更草菅人命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兼国会下议院副议长机要秘书吴家良于2020年6月10日的媒体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今日炮轰国盟后门政府取消国内燃油顶价的措施,并表示国盟后门政府此举乃草菅人命的行径,令人民怨声四起。 日前国盟后门贸消部长宣布2020年价格控制及反暴利(设定汽油和柴油零售顶价)条例将会被取消,这也意味着大多数人民所使用的RON95汽油和柴油零售价日后将不会有顶价。 “希盟政府上台后立即稳定油价,并设下RON95汽油和柴油的顶价,以协助大多数使用者渡过经济难关,也展示出希盟政府以民为先,兑现竞选承诺的决心,”倪可敏机要秘书如是说道。 吴家良斥责国盟后门政府取消燃油顶价的政策犹如杀鸡取卵,并表示人民自管制令以来就已经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如今还必须面对每个星期汽油涨价的风险,因此把国盟后门政府称为大马史上最草菅人命的政府也不为过。 该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中委呼吁国盟后门政府聆听人民的心声,了解人间疾苦,而不是一边致富朋党,一边释放贪官,也在一边剥削人民。

慕尤丁被揭以官职利诱巫统议员 社青团抨国盟无心为民只为权位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及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5月31日的联合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炮轰由慕尤丁阿兹敏统领的国盟后门政府完全无心为民,只设法用旁门左道巩固其后门政权,日前曝光的录音更揭露慕尤丁欲以官职利诱巫统议员跳槽。 慕尤丁在录音中说,若巫统议员知道将与巫统组建新政府,他们或现在就加入土团党。也是后门首相的他更指若给予职位,部长或官联公司主席,会有10或20人会加入他们。 “慕尤丁在3月11日曾经向民许诺在一个月后会公布内阁成员们的财产,但如今却无影无踪。早前涉及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洗黑钱的纳吉继子更是被控方释放。再加上昨日曝光的录音,这证明了慕尤丁阿兹敏的后门政府完全无意延续希盟所倡导的改革路线,也无意在接下来的任期内打造廉洁及不贪腐的政府,”三名社青团中委如是说道。 社青团最后也促请反贪会勿在国盟执政时期沦为纸老虎,反之应立即彻查此录音,因为这揭露慕尤丁欲以官职收买议员的录音已明显构成违反2009年反贪会法令。

直辖区社青团呼吁安努亚慕沙 协助青年创业和就业

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社青团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社青团呼吁联邦直辖区部长协助年轻人走出疫情,走入科技时代。 疫情爆发多日,大部分的部长继续神隐。或许真的如首相所说,他们都有在做事只是不常出来发表意见,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们没做事。或忙着夺权,窥视入主官联公司权力。 试问联邦直辖区部长到底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多州在行动管制令(MCO)局部解封过后都选择不跟进,但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却大力支持。在吉隆坡、纳闽和布城都相继上班了的情况之下,吉隆坡市政局是否有没有做相关的防范措施呢? 吉隆坡地生活费高昂,当地居民要如何度过这段艰难时刻?尤其是到现在都还不能够营业的小贩商和地摊商们,还有一些M40(中等收入群)现在被公司扣薪后也不符合申请国家关怀援助金(BPN)援助金的打工一族。许多经商人士不能营业但要支付100%的薪资和承担生活费用。联邦政府是不是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们自身自灭?请问联邦部长,你的政策在哪里? 如今透过后门政治手段当上了联邦部长,那是否应该展现一下自己的魄在这个疫情期间好好地帮助这个国家度过难关,至少也要保住国家的心脏-- 首都的经济和人民。目前为止,我们还未看到联邦直辖区部长发表过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 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聚集在首都工作,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命脉。我在这里恳请我们如今已如愿执政联邦直辖区部长帮帮这些年轻人。部长在面子书直播提到“已经拟定一些计划,开放让青年创业,让他们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生意”。”地点作为咖啡厅、凉亭及档口等,包括一些大型广场及旅游旺区,让他们能在舒适的环境下做生意。” 年轻人更多创业和就业机会。但在疫情还没退散前,鼓励年轻人独自进入饮食及需靠游客行业是下下之策。呼吁把在吉隆坡的政府商摊租金、门牌税和商业执照给予一年优惠;市政府该协助数码转型,支持创意革新企业。虽然中央政府提供奖液和辅助,但缺少地方政府推广和协助而发展力不从心,也明白传统商贩跟不上科技。但是政府可以将年轻要创业的和传统商贩一起合作,例如地方政府应该推广更多e-bazaar、外送平台、网购平台合作和多元行销。同时,政府应该增加年轻创新经济和创业援助,如E-sport、音视行业、网路行销等等。 与此同时,吉隆坡以商业旅游为依本,虽然现在已经逐步放宽营业,但是防范措施也要做足以确保人民和游客的安全。这里可以建议效仿雪州政府推行的SElangkah签到系统,连锁快餐店的walk-in QR code等,这些比目前工作时的手写记录来得简约和有效率。 如今,不是太平盛世,我们经不起由阿斗来领导我们和忙着夺权。联邦直辖区部长,请把时间和资源用在刀口上,因环境进步而改变,别用着陈旧模式来带领科技新时代!

73%大马人拿不出一千块应急 社青团呼吁内阁减薪资援B40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24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首相慕尤丁日前允许公积金局会员每月拿500元出来的举措,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执委炮轰新政府在新冠肺炎期间无力抗疫,自封城7天以来并未能提出实质方案,协助“手停口停”的月光族,这恐怕在解封时出现更大的社会问题。 32%大马人已经面临断粮危机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指出,根据2017年国家银行报告,近73%的公民存款不足一千令吉,并有高达32%的人民将在失去收入的7天内花光储蓄。按照这样的趋势,很多家庭在封城令7天后,已经饔飧不继。 政府就算开放提取公积金,高达1千万公积金会员存款不足5万令吉,还有很多低收入自雇人士并没有公积金存款。他们有很多自雇人士如导游和司机已经在年头经历旅游市场冷却的重创,现在第二波的国内封城将进一步让他们遭受挫折。 效仿新加坡和香港内阁部长减薪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新加坡内阁部长和香港特首办官员已宣布捐薪一个月,和人民渡过难关。如今,臃肿的新政府的内阁部长副部长,新上任就月领了高达130万的薪金,除了闹出一堆笑话就没有任何建树。 “慕尤丁延续了国阵“领袖口袋优先”的作业模式,和希盟当时上任即宣布集体减薪10%“与民同在”的决心差天共地。这显示,新后门政府班底,只是一班乌合之众,并没有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决心。” 口罩底价提升到两令吉是在谋杀人民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律师表示,新后门政府应该马上开放去年希盟政府已经预留的20亿紧急资金,让B40群体能够直接获得生活必须品及应急医疗物资。他形容,新政府把口罩底价涨至2令吉是在谋杀选民,他炮轰马华公民社运局主任吴健南在2月初发表“一罩难求”的口水文告后,瞬间消身匿迹。 “现在口罩价格水涨船高,医院更爆出口罩失窃案件,并出现在网上贩售等问题。马华公会作为后门政府的一员,是时候拿出炮轰希盟政府的魄力,要求政府降低口罩顶价,并寻找更多的货源,而不是像魏家祥一样躲起来。”

社青团中委痛批马华无耻 国难当头只想拿拨款自肥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张盛闻日前在媒体上指出,重回执政将恢复“正常”,直接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而非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全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执委炮轰张盛闻国难当头,何以只顾着拿回拨款自肥?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责问张盛闻,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要求慕尤丁延续希盟在过去对华小、华中、独中、三院的制度化拨款,填补巫伊土后门政府夺权后的拨款空缺。 “他过去声称倒希盟政府是为了救国,夺权后第一个公开声明却是要回拉大拨款的控制权。难道,马华的“救国计划”就只是控制回6亿4千万的储备金且年年盈余的拉大拨款?”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 自管理拨款以来,从未发生像廖中莱花巨款装修拉大办公室的丑闻,也获得师生的热烈赞扬。甚至有学生在网上公开称赞校友总会直接把助学金汇入学生户口的举措,认为此举让学生绕过繁文缛节,真正受惠。 “如果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能够有效的处理拨款,为何马华不趁机让拉大回归“正常”,让华教脱离政治捆绑的窘境?”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亲巫统律师凯鲁阿占早前挑战华淡小违宪,巫伊两党领袖也多次公开发表华淡小破坏团结的极端言论,马华当务之急应该是要求“盟友”收手,而非只顾收割拉大拨款。 “马华应该认清“不正常”的是他们自家两个国会议员所支持的巫伊土后门政府,而马华也应该制止他们继续搞单一种族的政治仇视。马华现在掌控两个关键议席,应该为华社关心的议题如华校拨款据理力争,而非继续从巫统的脚下捡面包碎。”

社青团:叛徒自辱 民主必胜

阿兹敏于昨晚的文告中,把联合巫伊的背叛行动诡辩成是为了挫败他方组织后门政府的苦肉计,接着又矛盾叙述手持支持敦马任相一届的宣誓书。诸多狡辩、反复言辞仍不敌包括阿兹敏在内,十一名叛徒原形毕露的事实! 另一边厢巫统对外公布掌握多数席位,与伊党吵吵嚷嚷要觐见元首,组织后门政府。如今被揭穿捏造谣言、支持率不足等,便来一招恼羞成怒要求闪电选举。谎言、背叛、混乱,完全凸显也符合巫伊的无耻形象。 这一群叛徒和无耻之徒策划的叛变,明显是失败了。这一群国家叛徒企图将好不容易实行的民主进程,退回以往的腐败政权。这一系列无耻之举,确凿地违背宪法也出卖了国会民主原则。 我与希盟一众同仁将坚守在第十五届大选中,全国上下秉持着民主精神而赋予的重任。马来西亚的民主之路,由人民见证!由人民做主! 在这个非常时刻,我坚信公义民意永远胜利!阿兹敏与叛徒们的背信弃义,将让他们自食其果、永远遭受人民的审判!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

伊党羞辱马华为一席政党 社青团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1月5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而马华因为只有一个国会议席,所以伊党在本次补选会暂时支持马华,社青团呼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反而应立即与巫统及伊党切割,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表示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政党,如只拥有一席的马华。早前吉打伊党主席也表示马华只是个兜售穆斯林产品的销售员。 “从一开始在伊党大会要求关闭华小、不承认统考,到日前称马华候选人为销售穆斯林产品的华人,至声称马华因为只有一席国会而值得被支持,马华公会为何还有颜面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为伍?”社青团问道。 社青团表示马华公会应该展示最后一丝尊严,有骨气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切割,而不是与极端保守的巫伊继续抱在一起,狼狈为奸。

“黄日升懂自己在卖着什么吗?” 社青团要求马华交代伊党关系

“黄日升懂自己在卖着什么吗?” 社青团要求马华交代伊党关系 针对吉打伊党主席阿末亚哈雅(Ahmad Yahaya)在面子书贴文表示,马华候选人是华人,但幕后老板却是巫统的言论,社青中委发文告要求马华清楚交代和伊党关系。 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表示,巫伊合作既然已成事实,马华却对他们的种族极端言论充耳不闻,这是对选民的欺骗。作为自称是华人代表的马华,候选人被盟友标签为巫伊的“销售员”,马华有必要清楚交代本身的立场。 “连自己的立场都任人摆布,何以能够代表人民发声?”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人民代议士被当作为销售员没有问题,毕竟销售员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职业。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销售员,最重要是认可自己销售的产品,并老实声报自己产品的好坏。 “不然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拿华人选票支持走种族极端路线的巫伊联盟。”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也表示,我国现在处于种族宗教对立的高峰期,而始作俑者就是巫伊两党领袖的“大马来人主义”的言论。倘若马华扛着“为民发声”的旗号,就应该对巫伊联盟最近号召的“杯葛非穆斯林产品”、“从非马来人手中夺回政权”的言论表态。 “马华应该马上和巫伊两党切割,拒绝和种族极端分子站在同一阵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