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被揭以官职利诱巫统议员 社青团抨国盟无心为民只为权位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及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5月31日的联合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炮轰由慕尤丁阿兹敏统领的国盟后门政府完全无心为民,只设法用旁门左道巩固其后门政权,日前曝光的录音更揭露慕尤丁欲以官职利诱巫统议员跳槽。 慕尤丁在录音中说,若巫统议员知道将与巫统组建新政府,他们或现在就加入土团党。也是后门首相的他更指若给予职位,部长或官联公司主席,会有10或20人会加入他们。 “慕尤丁在3月11日曾经向民许诺在一个月后会公布内阁成员们的财产,但如今却无影无踪。早前涉及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洗黑钱的纳吉继子更是被控方释放。再加上昨日曝光的录音,这证明了慕尤丁阿兹敏的后门政府完全无意延续希盟所倡导的改革路线,也无意在接下来的任期内打造廉洁及不贪腐的政府,”三名社青团中委如是说道。 社青团最后也促请反贪会勿在国盟执政时期沦为纸老虎,反之应立即彻查此录音,因为这揭露慕尤丁欲以官职收买议员的录音已明显构成违反2009年反贪会法令。

直辖区社青团呼吁安努亚慕沙 协助青年创业和就业

民主行动党联邦直辖区社青团于2020年5月14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社青团呼吁联邦直辖区部长协助年轻人走出疫情,走入科技时代。 疫情爆发多日,大部分的部长继续神隐。或许真的如首相所说,他们都有在做事只是不常出来发表意见,以至于大家都觉得他们没做事。或忙着夺权,窥视入主官联公司权力。 试问联邦直辖区部长到底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事情?多州在行动管制令(MCO)局部解封过后都选择不跟进,但是联邦直辖区部长却大力支持。在吉隆坡、纳闽和布城都相继上班了的情况之下,吉隆坡市政局是否有没有做相关的防范措施呢? 吉隆坡地生活费高昂,当地居民要如何度过这段艰难时刻?尤其是到现在都还不能够营业的小贩商和地摊商们,还有一些M40(中等收入群)现在被公司扣薪后也不符合申请国家关怀援助金(BPN)援助金的打工一族。许多经商人士不能营业但要支付100%的薪资和承担生活费用。联邦政府是不是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他们自身自灭?请问联邦部长,你的政策在哪里? 如今透过后门政治手段当上了联邦部长,那是否应该展现一下自己的魄在这个疫情期间好好地帮助这个国家度过难关,至少也要保住国家的心脏-- 首都的经济和人民。目前为止,我们还未看到联邦直辖区部长发表过任何有建设性的东西。 这个国家大部分的年轻人都聚集在首都工作,他们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命脉。我在这里恳请我们如今已如愿执政联邦直辖区部长帮帮这些年轻人。部长在面子书直播提到“已经拟定一些计划,开放让青年创业,让他们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生意”。”地点作为咖啡厅、凉亭及档口等,包括一些大型广场及旅游旺区,让他们能在舒适的环境下做生意。” 年轻人更多创业和就业机会。但在疫情还没退散前,鼓励年轻人独自进入饮食及需靠游客行业是下下之策。呼吁把在吉隆坡的政府商摊租金、门牌税和商业执照给予一年优惠;市政府该协助数码转型,支持创意革新企业。虽然中央政府提供奖液和辅助,但缺少地方政府推广和协助而发展力不从心,也明白传统商贩跟不上科技。但是政府可以将年轻要创业的和传统商贩一起合作,例如地方政府应该推广更多e-bazaar、外送平台、网购平台合作和多元行销。同时,政府应该增加年轻创新经济和创业援助,如E-sport、音视行业、网路行销等等。 与此同时,吉隆坡以商业旅游为依本,虽然现在已经逐步放宽营业,但是防范措施也要做足以确保人民和游客的安全。这里可以建议效仿雪州政府推行的SElangkah签到系统,连锁快餐店的walk-in QR code等,这些比目前工作时的手写记录来得简约和有效率。 如今,不是太平盛世,我们经不起由阿斗来领导我们和忙着夺权。联邦直辖区部长,请把时间和资源用在刀口上,因环境进步而改变,别用着陈旧模式来带领科技新时代!

73%大马人拿不出一千块应急 社青团呼吁内阁减薪资援B40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24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首相慕尤丁日前允许公积金局会员每月拿500元出来的举措,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执委炮轰新政府在新冠肺炎期间无力抗疫,自封城7天以来并未能提出实质方案,协助“手停口停”的月光族,这恐怕在解封时出现更大的社会问题。 32%大马人已经面临断粮危机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指出,根据2017年国家银行报告,近73%的公民存款不足一千令吉,并有高达32%的人民将在失去收入的7天内花光储蓄。按照这样的趋势,很多家庭在封城令7天后,已经饔飧不继。 政府就算开放提取公积金,高达1千万公积金会员存款不足5万令吉,还有很多低收入自雇人士并没有公积金存款。他们有很多自雇人士如导游和司机已经在年头经历旅游市场冷却的重创,现在第二波的国内封城将进一步让他们遭受挫折。 效仿新加坡和香港内阁部长减薪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新加坡内阁部长和香港特首办官员已宣布捐薪一个月,和人民渡过难关。如今,臃肿的新政府的内阁部长副部长,新上任就月领了高达130万的薪金,除了闹出一堆笑话就没有任何建树。 “慕尤丁延续了国阵“领袖口袋优先”的作业模式,和希盟当时上任即宣布集体减薪10%“与民同在”的决心差天共地。这显示,新后门政府班底,只是一班乌合之众,并没有和人民站在一起的决心。” 口罩底价提升到两令吉是在谋杀人民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律师表示,新后门政府应该马上开放去年希盟政府已经预留的20亿紧急资金,让B40群体能够直接获得生活必须品及应急医疗物资。他形容,新政府把口罩底价涨至2令吉是在谋杀选民,他炮轰马华公民社运局主任吴健南在2月初发表“一罩难求”的口水文告后,瞬间消身匿迹。 “现在口罩价格水涨船高,医院更爆出口罩失窃案件,并出现在网上贩售等问题。马华公会作为后门政府的一员,是时候拿出炮轰希盟政府的魄力,要求政府降低口罩顶价,并寻找更多的货源,而不是像魏家祥一样躲起来。”

社青团中委痛批马华无耻 国难当头只想拿拨款自肥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20年3月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张盛闻日前在媒体上指出,重回执政将恢复“正常”,直接拨款给拉曼大学学院,而非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全国民主行动党社青团执委炮轰张盛闻国难当头,何以只顾着拿回拨款自肥? 社青团全国政教主任郑传毅责问张盛闻,为什么不是第一时间要求慕尤丁延续希盟在过去对华小、华中、独中、三院的制度化拨款,填补巫伊土后门政府夺权后的拨款空缺。 “他过去声称倒希盟政府是为了救国,夺权后第一个公开声明却是要回拉大拨款的控制权。难道,马华的“救国计划”就只是控制回6亿4千万的储备金且年年盈余的拉大拨款?” 社青团全国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也指出, 自管理拨款以来,从未发生像廖中莱花巨款装修拉大办公室的丑闻,也获得师生的热烈赞扬。甚至有学生在网上公开称赞校友总会直接把助学金汇入学生户口的举措,认为此举让学生绕过繁文缛节,真正受惠。 “如果校友总会教育信托基金会能够有效的处理拨款,为何马华不趁机让拉大回归“正常”,让华教脱离政治捆绑的窘境?”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表示,亲巫统律师凯鲁阿占早前挑战华淡小违宪,巫伊两党领袖也多次公开发表华淡小破坏团结的极端言论,马华当务之急应该是要求“盟友”收手,而非只顾收割拉大拨款。 “马华应该认清“不正常”的是他们自家两个国会议员所支持的巫伊土后门政府,而马华也应该制止他们继续搞单一种族的政治仇视。马华现在掌控两个关键议席,应该为华社关心的议题如华校拨款据理力争,而非继续从巫统的脚下捡面包碎。”

社青团:叛徒自辱 民主必胜

阿兹敏于昨晚的文告中,把联合巫伊的背叛行动诡辩成是为了挫败他方组织后门政府的苦肉计,接着又矛盾叙述手持支持敦马任相一届的宣誓书。诸多狡辩、反复言辞仍不敌包括阿兹敏在内,十一名叛徒原形毕露的事实! 另一边厢巫统对外公布掌握多数席位,与伊党吵吵嚷嚷要觐见元首,组织后门政府。如今被揭穿捏造谣言、支持率不足等,便来一招恼羞成怒要求闪电选举。谎言、背叛、混乱,完全凸显也符合巫伊的无耻形象。 这一群叛徒和无耻之徒策划的叛变,明显是失败了。这一群国家叛徒企图将好不容易实行的民主进程,退回以往的腐败政权。这一系列无耻之举,确凿地违背宪法也出卖了国会民主原则。 我与希盟一众同仁将坚守在第十五届大选中,全国上下秉持着民主精神而赋予的重任。马来西亚的民主之路,由人民见证!由人民做主! 在这个非常时刻,我坚信公义民意永远胜利!阿兹敏与叛徒们的背信弃义,将让他们自食其果、永远遭受人民的审判! 社青团总团长李存孝

伊党羞辱马华为一席政党 社青团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1月5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声称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而马华因为只有一个国会议席,所以伊党在本次补选会暂时支持马华,社青团呼吁马华别再苟且偷生,反而应立即与巫统及伊党切割,以保留最后一丝尊严。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表示在野联盟需要不极端的非穆斯林政党,如只拥有一席的马华。早前吉打伊党主席也表示马华只是个兜售穆斯林产品的销售员。 “从一开始在伊党大会要求关闭华小、不承认统考,到日前称马华候选人为销售穆斯林产品的华人,至声称马华因为只有一席国会而值得被支持,马华公会为何还有颜面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为伍?”社青团问道。 社青团表示马华公会应该展示最后一丝尊严,有骨气地与连番羞辱自己的巫伊切割,而不是与极端保守的巫伊继续抱在一起,狼狈为奸。

“黄日升懂自己在卖着什么吗?” 社青团要求马华交代伊党关系

“黄日升懂自己在卖着什么吗?” 社青团要求马华交代伊党关系 针对吉打伊党主席阿末亚哈雅(Ahmad Yahaya)在面子书贴文表示,马华候选人是华人,但幕后老板却是巫统的言论,社青中委发文告要求马华清楚交代和伊党关系。 社青团政治教育主任郑传毅表示,巫伊合作既然已成事实,马华却对他们的种族极端言论充耳不闻,这是对选民的欺骗。作为自称是华人代表的马华,候选人被盟友标签为巫伊的“销售员”,马华有必要清楚交代本身的立场。 “连自己的立场都任人摆布,何以能够代表人民发声?” 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表示,人民代议士被当作为销售员没有问题,毕竟销售员是一份值得尊重的职业。但是,作为一个“负责任”的销售员,最重要是认可自己销售的产品,并老实声报自己产品的好坏。 “不然就是挂羊头卖狗肉,拿华人选票支持走种族极端路线的巫伊联盟。” 社青团中委吴家良也表示,我国现在处于种族宗教对立的高峰期,而始作俑者就是巫伊两党领袖的“大马来人主义”的言论。倘若马华扛着“为民发声”的旗号,就应该对巫伊联盟最近号召的“杯葛非穆斯林产品”、“从非马来人手中夺回政权”的言论表态。 “马华应该马上和巫伊两党切割,拒绝和种族极端分子站在同一阵线。“

社青团三领袖联合文告: 黄彦铬抗议行动民主常见 民政刘华才无需过多诠释

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梁誉升、政治教育局主任郑传毅、中委吴家良于2019年10月16日所发表的媒体文告: 针对民政党主席刘华才,10月16日“不鼓励黄彦铬过激行动 ,惟刘华才斥马大滥权打压”的言论,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三中委驳斥刘华才选择站在高墙一方共同谴责受害者,不止冷血无情,还遏止学生声音的传达。 三名社青团领袖指出,民政党不鼓励黄彦铬在毕业礼上举牌抗议的做法因为“有些过激”,显然思维并无与时俱进,仍停留在保守年代,无法接受威权应该被谴责的建制思维框架,相当可笑。 “在毕业典礼抗议的行为在民主国家随处可见,并非是什么“过激”,应该被讨伐、被批判、或不被鼓励的事。他举例,就在今年的5月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在印第安纳州泰勒大学(Taylor University)毕业典礼上演讲,但是在彭斯开始致词前几分钟便有数十人抗议;岭南大学毕业典礼,在场有应届毕业生示威不满林郑月娥续任建制派人士当校董,要求废除特首校监当然制并释放9子,上台时亦高呼口号,” 社青团指出。 刘华才无法接受这种做法,只突出他无法容忍民主国家中发出异议行为的正当性,是标准的建制派,对威权低头。 “学生是监督政府、威权的声音。身为反对党,不只应该监督威权、也不应该对制衡的声音泼一把冷水,落井下石。学生运动也是公民社会的重要一环。” 社青团质问刘华才,如果这种行为过激,那么请问受剥削、受打压者要如何发表异议?如果一切异议必须等到当权者觉得舒适的时侯才得以声张,反对的声浪和制衡的声音根本无法传达,公民社会也无法建立。 三名社青团中委说,黄彦铬的抗议不是没有理由。马大作为学术机制,应该超越政党政治,但却沦为巫统伊党的傀儡,成为了马来尊严大会的主办方。阿都拉欣作为马大的掌托人居然顺应巫统伊党的种族政治议程,在大会上发表种族歧视言论,也无法回应学生会署理主席发出的斥责。当黄彦铬在毕业典礼抗议后,阿都阿欣还报警并阻止另一位进入马大礼堂参与毕业典礼。 “这不应该是一所顶尖大学校长应该有的风范。他作为一名学术人员,没有接纳异议的宽容,也没有愿意放低姿态聆听学生声音的意愿。更重要的是,他对于学生的斥责毫无招架之力,完全零回应,只能用手上的权力打压学生的声音。” 社青团强调,刘华才必须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言论道歉,而阿都阿欣更应该引咎辞职,并表示唯有包容、倾听,让监督力量在马来西亚壮大,马来西亚才能有迈向民主转型成功的可能。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社青团长:践踏他人弥补己缺,才是侮辱尊严祸首! “年轻人应当用心体会团结的重要性;珍惜并尊重各族群之间的相处,并且避免做出互相伤害、剥夺他人权利或有违独立宪法的行为。“ 霹雳州苏丹纳兹林沙于数月前在翁姑奥马工艺大学毕业典礼上亲谕了此番叮嘱。 陛下同时呼吁人民应尽责维护和谐与原则,并且互相体谅及维护各方利益。陛下英明公正,热爱子民,备受各界爱戴。遗憾的是,在陛下统治的霹雳州,近日来冒出一名学者,在马来尊严大会上打着煽动憎恨非马来人的旗号高谈阔论,完全违背了陛下谕旨。 此人姓名我们不提也罢。我更要强调的,无论极端分子如何滋事,马来西亚是所有马来西亚人民共享的一片国土,从来都未曾是单一组群族群宗教群垄断拥有,从来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该名讲师的一番歪论,不仅伤害所有非马来人情感,同时也侮辱马来族群。让我们感到气愤的是,这番极端言论打着维护尊严的幌子,大大地扭曲了我们马来西亚民族的认知与身份。 这名讲师必须明白,绝多数的马来人都开放接纳多元马来西亚的概念,而非如他形容的”尊严被糟蹋践踏“和”容易破裂的玻璃心”。他的一番言论一竿子打翻一船人,故意误导人们唯有透过践踏非马来人才能保住马来族群尊严。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拿督李宗伟、妮可大卫、梁敏仪等体育健将,一次又一次地让大马在国际舞台发光。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丹斯里东尼费南达斯为我国航空业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并未我国各族人民提供了上千的工作机会。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卸任陆军第一步兵师师长拿督杜春祥少将过去曾在霹雳州哥布山森林与共产游击分子激战,并且为马来西亚陆军服务了42年的光阴。他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的吗? 马来西亚是属于全民的。在砂拉越260万名人口占75.6%的非马来人、在沙巴350万名人口中占250万名的非马来人,都同样地与东马的马来人共享这片占了马来西亚全国面积60%的国土。他们并非马来人,难道马来西亚这片国土就不属于他们的吗? 我国当年取得独立后,敦伊斯迈即代表马来亚前往联合国会议,为马来亚加入联合国组织进行宣誓。 “尽管我们的财富和生活水平可以与当今世界上许多其他国家相比,但作为一个小国,我们的基本实力不在于财产问题,而在于我们人民的道德品格和理想。 在马来亚,我们有三个主要族群:马来人,华人和印度人,多年来在和平与和谐中共同生活。” “无论是宗教差异、文化背景甚至是经济和社会地位上的差异,都不足以构成民族团结的障碍。我们期望与世界其他独立国一样,拥有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权利和利益。马来亚的三大族裔,通过和平手段与宪法、友好谈判和折衷精神并以道德力量达到了期望的结国。“ 明显地,马来亚当时向世界展示的承诺,清楚阐明我国是由三大民族以及其他各族群共同建立起的。难道该名来自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学院的讲师会比敦伊斯迈更清楚独立宪法的宣言吗? 再者,马来亚半岛连同沙巴以及砂拉越建立起了马来西亚,我们今日的国土。没有了沙巴与砂拉越,今时今日的马来西亚根本不会存在。沙巴与砂劳越难道不是国土的一部分?那名讲师难到还活在石器时代与世界严重脱节,甚至口出狂言侮辱宪法、否定一切非马来人的权以与地位? 我强烈建议那名讲师自我反省,好好参透大会中那位有尊严的马来老领导所带出的讯息。践踏他人尊严与剥削别方的权益来弥补己缺,才是侮辱族裔尊严糟蹋民族身份的罪魁祸首。正人先正己,若尊严失踪,要谈尊严还是先从有尊严的人身上学习吧! 李存孝 第五代福建混客家人兼霹雳州子民,马来西亚民族 社青团总团长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针对马华公会对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声明,社青团做出回应,驳斥马华谬论。 巫伊在野合作违背宪法中民主多元精神 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在文告中指出,马华第一点对于914集会声明,宣称只要巫伊在野合作符合宪法精神和中庸价值则会认同。社青三子指出,首先马华必须回应的是,巫统和伊斯兰党这两个政党究竟从何体现了中庸价值和宪法精神? 从巫统高举马来剑,到505后怒骂华人不满足;再到伊党从左右逢源,到强化回教刑事法、追求单元的宗教社会。请问巫统和伊党两者目前的策略和一贯论述究竟是煽动族群神经线为主还是以中庸开明路线? 再者,如果要谈在野合作,追溯到后509巫伊宣称合作,挑起种族宗教课题来炒作种族宗教情绪,种种策略企图通过以极端右翼路线稳住基本盘。社青三子促马华解释,从最近巫伊合作爆发的拒绝反歧视公约示威、再到反罗马公约示威、及近日的爆发出的由巫伊倡导杯葛非土著产品运动,或纳吉在面子书上制造出的土著被边缘化、是受害者的论述等等,请问巫伊以上的合作哪一种串联、运动、策略、动员或是论述是符合宪法中多元、中庸精神和原则?那么,马华却还是否支持这种在野合作? 马华一味苟同无法扭转时局,惟施压巫统方是杜绝种族宗教政治的出路 第二点,马华在文告中也提及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社青三子质问马华,即便巫伊合作是当今客观事实,所以这能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巫伊合作目前是事实,所以就应该支持与认同?按照马华的逻辑,难道纳吉贪污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对他表示支持与认同?难道希盟是执政党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完全表示支持即可? 社青团指出,由此可见,对于客观事实,必要的举动是应该采取的,而非佛系坐视不理、无动于衷、隔岸观火。放眼马来西亚当今政治光谱,过去巫统通过种族威权来制造捍卫穆斯林地位的形象来让马来人只能紧抱巫统,如今下野后巫统伊党制造恐慌以煽动穆斯林的恐惧,企图使马来西亚走向双极社会的发展,通过挑起种族宗教文化矛盾,争取保守巫裔选民的支持,却加剧社会分裂。社青团质疑,为何马华至今依站在巫统伊党保守右翼一边,发表声明支持助长种族宗教政治的萌芽,而非站在相对多元开明的中间路线以遏止保守势力的反扑?如果马华意识到巫伊合作是客观事实,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更应该施压巫统别再走极端种族宗教路线,遏止保守势力抬头,杜绝族群矛盾成为选票便利。 社青三子也指出,马华提及巫统签署914协议已经与马华及国大党会谈,所以是尊重共识、多元和宪法精神。社青三子强调,马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党国不分,把党和国家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国阵的原则并不代表国家的原则,国阵成员党的共识并不代表国民的共识,国阵成员党之间即便 “民主”,也不代表国阵的路线等同是民主全民路线。 所以,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的共识,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是符合我国多元普世价值;第二,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和国大党认可,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有了多元色彩;第三,巫伊合作得到国阵成员党的认同,并不等同于巫伊提倡的种族宗教论述符合宪法多元、民主、平等精神。马华把国阵自身的立场等同于国家宪法的立场企图混淆视听,实则是无稽之谈。 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第三点,马华声称巫伊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是中庸的。社青团质问,马华是否可以说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中庸精神体现在哪里?从集会者都身穿象征某宗教服饰再到由巫统伊党为首号召,中庸的精神从何彰显?再者,巫统和伊党要究竟将穆斯林团结集会面向全民以体现中庸?倘若集会发言者依旧保持过去一贯的极端右翼路线论述,那么马华的声明是否只是毫无意义的声明? 结语 社青三子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重申,509政治海啸之后,各别政党不得不重新检视过去的论述、策略是否符合当今事宜。马华过去因为议席包袱向巫统低头,却为何在变天后依旧承担这个负担?马华无视马来西政治局势与政党转替后的方向,一味向巫统示忠,追随其步伐根本无法稳定其作为在野党的势力,也将导致大马民主转型陷入真空。 社青三子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的社会,政局扭转后,由于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要抑制的是极端右翼路线的政党刻意扭曲煽动而导致不协调,但马华一味妥协或向既有的分裂低头从来不是最有效的对话,更无法壮大公民社会的成型。 巫统和伊党联手后,成功制造出马来人是被边缘化的受害心理,无动于衷并无法遏止这股势力继续抬头,相反只会任由让族群政治、宗教神权成为民主巩固失败的关键。社青团表示,对于保守势力的反扑,应该以更高、更远的格局来面对,革除过去的遗瘤,重建公民文化,走向务实、中庸、多元、开明,不提出是似而非的论述来混淆视听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