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门酒肉臭 纳吉与民生脱节

民主行动党新古毛区州议员李继香于2018年2月23日发表文告: 首相纳吉分享他吃每10公斤叫价约600令吉藜麦的养生之道是不知人间疾苦,朱门酒肉臭,完全与民生脱节。 当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只能吃每10公斤30多令吉白米时,吃藜麦养生的首相视乎不知道长期病患到政府医院求医时往往面对院方某些药物存库不足,无法提供给病人的窘境,病患很多时候都的自掏腰包在外购药。 纳吉的言论完全反映出生活在社会顶层的他不知道人民的苦,他还好意思称他会检讨收费大道,内阁在2015年批准国内18条大道调涨收费最高100%的首相说要检讨收费大道(收费)不是狼来了就是调涨收费(检讨可调高或低吧)! 选民特别是中间选民必需认清国阵政府,为了确保他们及朋党的利益,势必会在大选前竭尽所能给予选民美好的承诺,但这些承诺在过去60年来已经证明都无法及时兑现。 国阵也将利用种种执政便利如选区划分、政府拨款等来打压希望联盟,唯有全民将选票投给希望联盟才有望将国阵政府换下。 我希望那些打算投废票的选民认真思考一下,他们投废票的行为是否真能为国家带来改变。我相信他们都是爱国的选民,但他们必需认清废票只会让国阵继续横行无法改善我国的社会制度,甚至会助纣为虐让国阵继续执政。 因此,我呼吁所有爱国的选民在来届大选务必返乡投票确保希望联盟一票都不能少,唯有将选票集中投给希望联盟才有望打败靠选区划分不公当权的国阵政府。 李继香

郭子毅:纳吉从来不正视人民经济问题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2月26日发表文告: 藜麦在这几天成为了网上搜索和讨论次数最多的一词。这要感谢首相纳吉透露了自己平时饮食习惯是吃藜麦来代替白饭。 我国很多人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和愤怒,原因不只是针对他们对首相的饮食习惯或消费能力感到不满,而是对纳吉和国阵政府从来不正视人民经济问题的一种抗议。 首相和国阵政府一直以来,都特意筛选数据来掩饰我们国家所面对的经济问题。这仿佛表示国阵政府永远都不会为自己的管理不足所引发的经济难题负责,或加以解决。 这几年来许多人民都频频在网上宣泄自己面对的经济困难,但这些民怨去到了国阵政府就石沉大海,从不会听到任何部长对我国经济问题发表任何建设性的方案。反之,人民常听到的,就是首相纳吉和部长们很讽刺地告诉大家我国经济良好,人民都丰衣足食。 大家其实都还记得首相纳吉对2017年的5.9%GDP成长率沾沾自喜,还不断引用该数据来驳斥人民对经济的忧虑;大家也记得首相纳吉说印度的GST税率是28%,所以马来西亚人民不应该对GST诸多意见;大家也都记得首相纳吉说很多人还出国旅行是国家经济良好的征兆;大家更记得不久前首相对青年说要会分辨经济困难和生活习惯的选择,如减少到一餐消费要RM800的日本餐厅用餐,可以到一餐大约RM8的嘛嘛档消费。 在国阵政府对振兴经济、提供就业率、妥善分配财富、加强人民消费能力、提升社会财富以摆脱像BRIM和其他援助金的短暂经济措施,或带领马来西亚走向经济强国的长远计划,国阵始终都回答不了人民。 在首相纳吉领导下的国阵政府,对人民的困难都在坐视不理,视而不见。 这就是为什么人民听到首相纳吉以藜麦来取代白饭时,大多都表示不满。不满的原因不是因为藜麦比白饭贵23倍,而是人民不明白为什么人民和国家的经济问题对首相和国阵来说无关痛痒。

SRC案:纳吉7项表罪成立

SRC案:纳吉7项表罪成立 吉隆坡高庭今天裁定,前首相纳吉在SRC案的7项滥权、失信和洗钱罪名表面罪名成立,接下来他必须出庭面对更全面的审讯过程,包括他必须出庭自辩。 纳吉在自辩时将有3个选项,分别是:在证人栏宣誓自辩,接受控方交叉盘问;在被告栏自辩;保持沉默。 当然,若纳吉选择在证人栏宣誓自辩,相比起另外两个做法,他的供证将更有分量;但若纳吉在自辩环节时选择保持沉默,法庭极有可能直接裁定被告罪名成立及宣判刑罚。 此外,在自辩的程序中,将视辩方律师是否得以成功挑起疑点,让纳吉脱罪。这也意味着,表面罪名成立是让纳吉进入另一个审讯阶段,若是辩方律师有能力挑战关键证据,那纳吉就有可能脱罪。 今年66岁的纳吉,在2009年4月3日宣誓成为我国第6任首相直到2018年5月为止。而他是我国第一位被控上法庭的国家领导人。 纳吉被控挪用SRC国际公司4200万令吉的案件,分别在2018年7月4日和8月8日,被带上吉隆坡地庭面对7项控罪,随后在今年4月3日正式在高庭开审,在58天的审讯过程中,控方共传召了57名证人出庭。 回顾SRC案:纳吉的 7项项滥权、失信和洗钱罪(以下资料来自马来西亚东方日报) 此案由总检察长丹斯里汤米汤姆斯亲自负责提控,控方团队成员包括高级副检察司拿督希旦峇兰,而纳吉的辩护团队则由著名律师丹斯里沙菲宜领导。 第一至第三项控罪,即在刑事法典409条文(刑事失信)下被控,涉嫌在2014年12月24日至29日以及2015年2月10日至3月2日期间,纳吉在获得以代理,即首相和财政部长身份管理SRC公司的40亿令吉,却分别挪用了2700万令吉、500万令吉和1000万令吉。 一旦罪成,将可被判监禁不少于2年至不多于20年、鞭笞与罚款。 第4项则是涉4200万令吉的贪污罪,纳吉涉嫌在2011年8月17日至2012年2月8日期间,以代理,即身为首相与财政部长身份,滥用职权接受SRC公司的4200万令吉,以便给予政府保证,将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的40亿令吉借贷给SRC公司。 一旦罪成,可在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24条文下判处监禁不超过20年;罚款贪污款额或受贿价值的5倍,或1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至于第5至7控罪,则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第4(1)(b)条文,纳吉涉嫌在2014年12月26日和2015年2月10日,通过即时电子转账与结算系统(RENTAS),分别收取了非法活动所得的2700万令吉、500万令吉和1000万令吉。 上述3项控罪的刑法,一旦罪成,将可被判监禁最高15年,或罚款不超过洗黑钱收益5倍或500万令吉,视何者更高。

扎希让位 纳吉回归 闪电大选要来了?

阿末扎希在脸书发表自己与纳吉对第十五届大选信心十足的贴文。可想而知,阿末扎希此刻已协议让出主席之位,让恶名昭彰的纳吉回归拯救巫统。 即便官非丑闻缠身,纳吉至今在巫统内部的召唤力仍然强大。如刘镇东所言,巫统至今仍然无法摆脱纳吉影子。尤其纳吉的金钱政治手段,在不知悔改的巫统领袖之间仍然备受热捧。因此阿末扎希愿拱手让位也未必空穴来风。 巫统基层早已蠢蠢欲动,随时迎战闪电大选。若纳吉重掌主席之位,无论巫统在来届大选与何政党合作,一旦胜出,纳吉必定再次拜相。尤其现在正处新冠病毒时期,选民士气普遍低迷。若进入闪电大选,投票率偏低以及选民对于政治厌乏,也将有利于巫统凭借自身为最大政党的优势成功胜出。 尽管巫统未曾说出口,但是他们拒绝与土团在选举战场上合作便是个不争的事实。巫统与土团表面合作,实质暗潮汹涌。两党之间多处的席位与利益交叠,心高气傲的巫统自然是不可能与土团共同进退。更何况,慕尤丁已居首相之位,若双方合作,巫统并不是掌握最大权力的一方。巫统领袖们无法分大杯羹,因此巫统与土团之间的相处必然很快破局。 慕尤丁上位至今,纳吉与阿末扎希的案件审讯还在进行中。然而,这并非慕尤丁心疼两人,欲为他们脱罪之举,更不是慕尤丁秉持正义按法行事。反之,慕尤丁深知巫统与土团之间如履薄冰。因此,他肯定不会为两人销案,把案件审讯纳为谈判及威胁的筹码,量巫统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即便暂时应对的了巫统,恐怕也无法压下国盟内部的权力斗争。国盟议员以及部长之间的争锋相夺、分位不均等问题,国盟瓦解只在旦夕。 慕尤丁如今是内忧外患,处于政治水深火热中。除了巫统与土团之间的明争暗斗,慕派土团内部尚存在一群心怀愧疚和愤怒的国会议员。在政变之时,他们无法反抗党意,但是按照如今的局势,他们让然想维护土团当初成立的原则 - 让阿末扎希和纳吉受到法律制裁。目前看来,若陆续有议员脱离慕尤丁转而投靠敦马阵线也不足为奇。 置于死地而后生对于巫统而言是目前最好的战略。急于重掌利益的巫统早已准备豁出去与土团一交高低、独揽大权。慕尤丁身边四面楚歌,极可能也当机立断对阿末扎希与纳吉的庭案下手,先下手为强。为了独揽,巫统国会议员接下来极有可能撤回对于国盟的支持,逼迫大选闪电提前,誓要逼走慕尤丁及夺取相位。 马来西亚正步入黑暗,人民即将迎来严峻的考验。我们面对的不仅是经济黑暗,同时还有随时翻身的政治黑暗。虽说黑暗的尽头即是光明,但是光明如何降临,那真的只能寄望民间醒觉和团结了。 李存孝 全国社青团团长 霹雳兵如港去州议员  

纳吉猫哭耗子 结果被网民打脸!

由新政府推动的“食物银行”计划开跑,目的是让贫穷群体和大学生能填饱肚子,不需挨饿。而财政部也批准了300万令吉拨款给贸消部,用以添置14辆装有速冻箱的罗里以提供食物给这些群体。希盟政府也相信在贸消部长赛夫丁的领导下,一定能够提高食物银行计划的效率。 针对媒体登出省吃俭用,一天只吃一餐,或只吃泡面和面包裹腹的新闻后,纳吉在面子书发文讽刺希盟政府,并猫哭老鼠假慈悲,假惺惺哭泣。 纳吉在脸书发文指出:“当知道大学生因为贫困而被迫挨饿时,心里不断流泪”。 他说,“为什么我们的学生要挨饿?为什么我们在自己的国家也买不起东西?如果政府不捍卫,帮助,改善人民的生活,这样的政府还要来干什么?” (来源:https://www.facebook.com/najibrazak/posts/10155954131070952?__tn__=-R) 纳吉惨被网民打脸 然而,纳吉的假慈悲却遭到网民Hayati Ismail 打脸,拆穿纳吉假关心贫困大学生的戏码。 Hayati Ismail发文指出,他们曾经向纳吉提议食物银行的计划,但是纳吉从来没有想过要搞这个计划,协助贫困的大学生和B40群体 ,因为纳吉的官员也从来没有主动跟进过食物银行计划! 早在2016年时,纳吉已经知道大学生面对生活拮据,需要挨饿的困境。有些人每天只吃一顿饭,也可能是一顿饭配肉汁,甚至 有些人只吃饼干或快熟面。 “当我们提出食物银行作为可以帮助大学生填饱肚子、减轻饥饿和提供营养餐的方法时,你为什么不哭?” “当你坚决落实6%的消费税时,你为什么不哭?” “你现在不要再演戏了!” (源自:https://www.facebook.com/hayati.ismail/posts/10219004030678622?__tn__=-R) 纳吉是当网红当上瘾,猫哭老鼠假慈悲,以关心大学生之名,其实是带有政治议程的想无尽攻击希盟政府。 当希盟政府体恤民困,为减轻人民负担,提供类似食物银行计划、生活援助金,国家健康保险等等的援助,纳吉并不在乎是否成为建设性的反对党,不但不支持好政策,反之是挖苦讽刺一番。 纳吉在偷取国家的钱时, 想过国家和大学生的未来及吃饭问题了吗?

纳吉至今逍遥法外 为何还不被捕?

大家都在问:如果纳吉真的犯罪,为什么还没坐牢? 让我们看看,纳吉到底是如何计划脱罪? (1)2018年11月23日:纳吉否认并对他的25项指控。 https://www.bharian.com.my/…/najib-kemuka-permohonan-gugur-… (2)2019年1月9日:纳吉入禀两项申请,挑战哥巴斯里南受委领导检控团处理一马案件提控程序,并申请取消哥巴斯里南出任主控官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59522 (3)2019年1月15日:纳吉试图展延SRC国际案的诉讼 https://www.bharian.com.my/…/tindakan-najib-tangguh-perbica… (4)2019年2月7日:经过三周的尝试后,纳吉再次试图推迟SRC国际案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63118 (5)2019年1月10日:总检察署声称,纳吉的试图推迟审判的申请已被总检察署驳回 https://www.bharian.com.my/berita/kes/2019/01/518234/pejabat-peguam-negara-bantah-permohonan-gugurkan-sri-ram-daripada-kes?fbclid=IwAR1dDJOCYufOBgLuH9OH0N1iNgHG3EDvwGue_bPwnXmYeLkjNvRE570PWCA (6)2019年2月11日:纳吉成功延迟了SRC 国际案 https://www.theedgemarkets.com/…/%E7%BA%B3%E5%90%89src%E6%A… 纳吉及其支持者也呼应纳吉没有被送入监牢是因为他根本没有犯错。纳吉已经成功展延审讯。 (7)2019年2月20日:法官阿兹莎驳回了纳吉撤销检方资格两项申请的其中一项。 http://www.kwongwah.com.my/?p=645017 (8)2019年3月1日:法官柯林拒绝纳吉撤销检方资格的另一项申请。第一个被法官阿兹莎驳回。 http://www.kwongwah.com.my/?p=649257 (9)2019年3月7日:纳吉不满法官柯林的判决(驳回质疑哥巴斯里南的检控资格),纳吉针对这个判决再度上诉。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s/281735 看到了吗? 法庭早该开始审讯纳吉的贪污、洗黑钱、滥权案件。但是,纳吉的辩护律师一而再再而三地申请推迟审讯,导致法院不得不推迟对纳吉的审判。 要求延迟审判的,是纳吉。 嘲笑法庭迟迟不能将他定罪的,也是纳吉。 说希盟政府没有证据就指控他的,更是纳吉。 纳吉的马仔也在试图指责希盟政府没有足够的证据将纳吉定罪。 希盟政府可以快速的将纳吉定罪吗?当然不能。 如果希盟政府滥用权力来干涉法庭,只是为了加速提控纳吉,那么希盟政府和国阵政府有什么区别? 因此,希盟政府在纳吉的案子上会遵照合法合理的程序执行。但不要担心,因为...... 懂法律的人就会明白,所有的案件都需要时间处理,纳吉正在想尽办法“买时间”来自救。 就连偷窃案,打架,闯红灯的案子都要花上一两年,更不用说纳吉这种“高级罪犯”了! 了解法庭程序的人知道,纳吉现在风流快活地误导人民,最终也难逃法网,当纳吉用尽所有方法拖延时间后,他最终还是会陷入僵局。不管他愿不愿意,有罪的最终还是会被定罪。 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来源:Adrian Lim Chee En  面子书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157201767618474&id=585433473

如没问题,为何纳吉儿子删除Instagram有关藜麦照片?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8年2月25日(星期日)下午1时在峇株巴辖中江的国家诚信党的门户开放活动上发表的演讲: 如果没有什么可疑或错误的地方,为什么纳吉的儿子要删除Instagram上两张三年前有关藜麦的照片?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要根据“以身作则的领导”原则来仿效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只吃藜麦而不吃米饭,那么马来西亚人民的薪水、收入和实得工资必须提高23至25倍! 因为就如纳吉星期四所披露的,他用以取代米饭而吃的藜麦,比大米贵23到25倍。 可是,马来西亚人民要到什么时候,他们的薪水、收入和实得工资才能比目前的水平提高23~25倍? 这就是纳吉的国家转型计划(TN50)的目标吗,也就是等到2050年? 肯定不是! 不过,有趣的其实是纳吉的儿子涉及藜麦业务的披露。 纳吉说,是他的儿子介绍他吃藜麦,但是首相办公室当天晚些时候发表了和纳吉矛盾的声明,表示是医生们建议纳吉吃藜麦,以获取日常营养。 为何首相办公室发表和纳吉的披露有矛盾的声明,在知道他的儿子经营藜麦业务后,这个谜团就解开了。 纳吉的儿子的Instagram不仅显示他参与藜麦生意,而且还用藜麦准备新菜式,其中一道是“大蒜辣椒藜麦加安格斯牛肉”! 昨晚在永平的民主行动党讲座,我提问有多少内阁部长像纳吉那样吃藜麦而不吃米饭,虽然藜麦比米饭贵23~25倍? 我们有的是一个“米饭内阁”,还是“藜麦内阁”? 我刚刚被告知,纳吉的儿子的两张Instagram上的照片已经消失了。 如果没有任何可疑或错误的话,为什么纳吉的儿子删除了两张三年前上载到Instagram有关藜麦的照片? 林吉祥

证据确凿VS证据缺乏 不同情况的两人别混为一谈

前首相纳吉涉及挪用4200万令吉的SRC公款案,被控上庭。2020年7月28日,吉隆坡高庭宣判,纳吉在7宗滥权、刑事失信及洗钱罪名成立,被判同期执行的12年入狱,并且被罚高达2亿1000万令吉。 必须一提的是,纳吉从未否认他没拿过4200万令吉。之前他一直表示对资金出现在他私人户口毫不知道,现在又宣称,钱是用在孤儿身上;他前后矛盾的言论,大概只有他的盲从者才相信这样虚假的“悲情牌”。 所以事实就如我们所见,高庭拒绝接纳如此荒谬的抗辩论点,判了纳吉有罪。 反之,尽管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被控索取10%未来收益,以及从槟城海底隧道工程接纳330万令吉,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笔钱有出现在林冠英的银行户口或者以现金方式接获。 进一步来说,海底隧道工程通过公开招标,并且由州秘书为首的高级公务员组成的州招标委员会所遴选。 既然当局没法找到这笔钱在林冠英手中,林冠英夫人周玉清就被控接获37万2000令吉了。 事实上,周玉清身为律师,所谓有疑点的37万2000令吉是她工作所征收的律师费。况且这笔钱跨了2年来接获,而并非一次过收取。 当局看起来是实在找不到证据,才不得不鸡蛋里挑骨头,意图将周玉清的律师费与林冠英相挂钩。 即便林冠英治理下的槟州政府落实公开招标,但纳吉还是持续向林冠英无的放矢地抛泥巴。 就算是林冠英被控为前屋主彭丽君在柔府外劳村工程中谋取私利,也是一项毫无根据的指控。因为通过公开招标,一家与彭丽君无关的新加坡公司中标了。 甚至连聘雇周玉清为法律顾问的公司都没有投标过外劳村工程。 因此,林冠英所面对的控状根本就毫无根据,甚至含有政治动机。 无论纳吉如何狡辩,他也没法证明,林冠英与他的所作所为有任何相近之处。反而林冠英与纳吉不同的地方在于林冠英一直遵守公开招标的原则。 另外,也不会有人去相信周玉清与纳吉夫人罗斯玛是同等水平。 就如林冠英所言,他没法如纳吉那般赠送娇妻1万2000件珠宝首饰珍藏,诸如2,200枚戒指、1,400条项链、2,100支手镯、2,800对耳环、1,600枚胸针、14件头冠、423只腕表(其中包括劳力士、萧邦以及Richard Mille等名牌)、234副名牌太阳眼镜(如 Versace和卡地亚)、主要有72个牌子的567个奢侈名牌包(如香奈儿、Prada、Versace、Bijan、KWANPEN和Judith Leiber,272个爱马仕铂金包,或者总值1亿1600万令吉的26国家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