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日确诊病例创新高 国盟政府史上最失败

甲州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谴责,国盟政府史上最失败! 在2020年2月的“喜来登行动”和袭击我国第二波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前,在希盟卫生部长的领导下,我国在抗疫方面,拥有良好的记录。今天国盟政府实行了行管令(MCO)1.0、行管令2.0、行管令3.0及紧急状态(DARURAT),却创下历史新高单日6千零75个确诊冠病! 谢守钦说,希盟政府执政时,大马的新冠肺炎病例在东南亚可说是控制得相当不错的国家。但在国盟执政后,尤其大马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包括国盟政府的无能,SOP改了又改令国人无可适从,加上半生熟的MCO、缓慢的疫苗接种速度,最庞大的内阁部长、副部长毫无作为等等。 谢守钦还说,国盟在去年3月正式通过后门执政,至今已1年多,希盟在执政后的1年成绩单至少比国盟好,但国盟执政后我国经济却一再处于不稳定,加上疫情影响,造成很多人失业,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物价也高涨。 谢守钦指出,MCO和疫情破坏国内外经济环境,一些行业几乎看不见曙光,国盟政府在这方面,也没有一个良好的政策来应对,造成怨声四起,就连这次的MCO3.0也不见有任何对经济、商家、市民等援助。 他指出,希盟执政时,表现尚算平稳中庸,并在执政的两年里,一直在为国家收拾烂摊子。希盟也成功减少了一些国家债务,足以证明,希盟的领导能力还是比国盟强。 谢守钦还说,希盟执政后,也废除了消费税,稳定了油价,推行家庭主妇公积金,给予各元流学校教育拨款包括国小、华小、淡小、国中、独中、教会学校、大学及大专各项拨款,也包括落实最低薪金制,还有各项利民实惠的政策等等,而国盟一些领袖却停留在各项极端言论等等。 他指出,希盟上台时外资也增加,即使当时一些国外的投资者了解一马发展公司丑闻而退缩,但最终,希盟还是成功挽回许多外资方的信心,促进国家经济成长,也继续落实了生活援助金,帮助低收入家庭等等,反观国盟政府如今对于我国经济成长却没有作为,令人民失望。

无论国阵或国盟胜出 伊党皆得益

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席候选人谢守钦今日发表文告,直指若国阵或国盟在马六甲州选胜出,伊党皆将直接从中得益,而届时马六甲将被伊斯兰党的保守势力侵蚀。 谢守钦表示,伊斯兰党执政的州属近日推出多项侵犯非穆斯林权利的倒退政策,包括在霹雳司南马县禁售酒品,以及吉打州政府今日突然宣布明年将不再更新投注站执照,这再再地证明伊斯兰党漠视非穆斯林的基本权利、扩展保守势力。 “无论国阵或国盟在马六甲州选中胜出,伊斯兰党都可以左右逢源,从中获取政治资源,在马六甲贯彻极端政治政策,届时伊党的神权魔爪将伸入马六甲。” 也是格西当原任议员的谢守钦解释,如今伊党在国盟旗帜下竞选,若国盟执政必委任伊党议员成为行政议员;另一边厢伊党在中央政府和国阵保持暧昧的关系,若国阵在马六甲全面胜出,伊党或也将被纳入州政府当中。 “虽然伊斯兰党第十四届大选在马六甲全军覆没,但国阵已宣布若在州选当中重夺三分之二优势,将会修宪委任5名管委议员。届时就算马六甲人民拒绝伊斯兰党,国阵也将会效仿沙巴州政府,以稳定中央政权之由,委任伊党党员成为马六甲州议员。”

百物涨价人民负担沉重 谢守钦:国盟国阵执政越来越糟糕

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说,国阵与国盟从2020年喜来登跳槽与背叛事件执政,这两年多百货通膨,无论是日常食品、用品等都随着涨价,造成人民负担沉重。如今国阵及巫统担任首相,就应该设法减低人民负担,而不是增加负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即使再多几次给人民提早用自己的公积金的养老金、退休金,往后人民要如何应付日常开销? 他指出,希盟在2018及2019年执政时,物价稳定,都没有面对像今天这样的百货通膨的问题,人人安居乐业。在国盟及国阵执政后,物价高涨的问题就开始出现,令人民叫苦连天。 他说,其中一名网民也在其面子书留言,指刀标油在希盟执政时,一桶5公斤是20令吉,如今涨至40令吉,相等于一倍。为了节省开销,他现在都以其他较便宜的牌子来取代,因为实在是太贵了。 他表示,一些较为普遍的本地鱼,例如大眼鱼、小甘望鱼的价格,与两年前相比,也涨至少一倍,人民天天都要吃贵鱼,叫他们要如何承担。

谢守钦抨马华说谎成性 促选民用选票教训马华

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席候选人谢守钦于2021年11月11日(星期四)在马六甲发表声明。 马华说谎成性,家祥不敢回应! 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席候选人谢守钦反驳马华总部发言人苏仪芳的声明,抨击马华已经习惯性说谎,企图以不正确资讯掩盖事实,误导人民! 谢守钦更抨击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不敢自己正面回应,证明魏家祥于心有愧,做贼心虚。 魏家祥 谢守钦也是原任格西当区州议员。他踢爆魏家祥找来的枪手苏仪芳以不正确的资讯掩盖事实,企图欺骗选民,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政府冷落各行业店铺纷倒闭 谢守钦抨贸工部无动于衷!

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说,疫情爆发,我国的经济在走下坡,第一期行动管制令又再延期,贸工部在这时候,应该要想如何协助各领域,让国家经济复苏,贸工部副部长却到甲州疫苗中心捐赠物资,他试问:政府有拨款的疫苗中心,还要他援助?而政府没有援助的各个行业被冷落,就无需理会? 他强调,在这个关键时刻,贸工部应该要专注在如何协助各领域尽快重新开放,还有处理闹得沸沸扬扬的MITI信问题,而不是在这个时候,还做一些没有对症下药的事。 “政府已经拨款几十亿给疫苗中心,所有的东西已经应该要足够,有钱买物资为何不帮更需要的商家企业和受影响的市民吗?副部长的做法,完全是走错方向,该帮的、该开的、该做的他不去做,反而去捐物资给政府有大笔拨款的疫苗中心。” 他指出,报章封面也报道,国内商场已有30%的店铺倒闭,贸工部还是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完全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对策要协助,是否要等到全部店铺倒闭,才要登报协助商家?” 他透露,现在人民已经很苦,政府却处处针对,到处开罚款,他手上近期就接获几个投诉,包括因为MITI信给取消、青年从榴莲洞葛万佳市到距离不到10公里的玛琳购物,跨县被警察开罚单。 他强调,人民现在已经很苦,政府应该做的,就是协助人民,搞好经济,而不是处处针对,一旦有人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就会被开罚单,这无疑是要把人民逼疯。 他说,现在很多人失业,疫苗问题也一箩箩,但政府却视而不见。马六甲90万人口,接种的人口10%人,究竟要到几时,才会达到50%的人接种和全民免疫? 另一方面,谢守钦说,日前,他也接获新冠病患投诉,病患在中央医院竟然到晚上9时才有晚餐,造成对方胃病发作。另外,也有病患向他投诉,院方只提供两支水不足够饮用,一些热心人士在获知后要捐水,不过去到却遭院方拒绝。 他强调,这根本是政府的内部问题应该要做出改善,部长们也应该让院方知道如何处理,而不是将这些热心人士所捐赠的物品拒于门外。 他促请执政党执政好国家,国盟做政府人民却是有史以来感受到非常辛苦,让人民大吐口水。

政府开罚1万引反感! 国盟极端政策失民心

马六甲州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今日谴责,国盟领袖及部长们在处理有关新冠肺炎抗疫过程中已经失去方向,应该给予劝告或采取行动的置之不理,没人群的地方如媒体指提款机提钱没有扫描、男女朋友在餐厅用餐没戴口罩、休息抽烟、在店后门洗碗没戴好口罩等等,甚至开出1万令吉的罚单,令人反感。 谢守钦说,对于此次抗疫,国盟政府根本不了解人民的普遍心里,人民为何对国盟政府不信任、观望、等待的心态,其实就是因为慕尤丁身为首相及他的内阁成员所做出的决策,做事情不果断、办事情不理性、采取行动不人格化等等,导致民怨四起。 谢守钦也说,报导指在峇株安南地区,17岁中学生到杂货店买退烧药给母亲没有扫描被罚1万令吉,试想一个中学生却让执法单位罚1万令吉,身为父母的会该怎么办?如果贫寒家庭,孩子将一生内疚让父母操心与担心,家里也因疫情影响没钱还要为1万令吉罚款操劳与担忧。 谢守钦质疑,到底国盟政府对于罚款1万令吉,是否有专业人士或专家团队一起参与决策?为何国盟政府没有提供更科学的应对措施,或依据更有效处置的方式?为何国盟政府随随便便做决策,该做的不做该罚的不罚还把罚款提高1万令吉? 谢守钦也质疑,国盟政府目前由大马历史上最大的内阁、最多的部长们领导,为何却没有表现出应有与确立的目标,让人民做出好的反馈与评价,最终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在小事里挑骨头?到底这些执政党里的部长们去了哪里?而代表华裔的部长们,如今又跑到了哪里? 谢守钦指出,今天的国盟部长宣布极端的政策,包括罚款1万令吉的政策时,为何执政党的其他部长们,在内阁不提出反对,要求重新做出更好的新决策?

支持阿德里再任甲州首长 谢守钦吁甲州人踊跃投票

行动党原任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呼吁甲州子民在在这次的州选中,踊跃出来投票,推翻国盟,让希盟执政,投选阿德里再次成为甲州首长。 他指出,大家都有一个错误的想法,以为这次出来投票后,一旦明年宣布全国大选,又要重新投票,这是错误的。这次一旦选了州政府及首席部长,就会是5年期限,即使是全国大选也不会受影响。 他说,一旦全国大选,甲州人民只需投国,州则不需要。虽然疫情还未散去,但是,他还是希望在这次的州选中,人民能挺身而出,履行公民责任,一起换政府。 他透露,如果这次大家都不出来投票,选票会流失很多,尤其是华裔选票,如果大家要希望执政,要前甲州首长阿德里任首长,就一定要出来投票,把国盟推翻。

阿德里开明亲民有目共睹 投票支持希盟发展马六甲

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说,如果这次的州选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投票率减低,这个州选将不会因为马六甲人而精彩,反而会让国盟与国阵包括回教党直接胜出,导致越来越倒退。 他呼吁甲州人民,不被任何因素影响而不出来投票,失去神圣一票的意义。 他指出,马六甲希盟在2018年5月9日的全国大选中,让全马来西亚,包括马六甲的选民,重新燃起了一个新希望,尤其希盟甲州主席阿德里任甲州首席部长后,他的开明、亲民态度,大家有目共睹。 他说,阿德里任首长后,可以看见三大种族相处融洽,不管神庙、华小、华社活动等,都可以看到阿德里的踪影,不管是马来社会或华社而言,这是一个好的象征。 他强调,这次的州选,希盟需再次执政甲州为民服务。包括因为疫情影响及动荡不安的政局,让人民失去信心,造成一些人都不想出来投票...

要抗疫需要靠疫苗 国盟失败后知后觉

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说,为了鼓励人民接种疫苗,一些国家,如中国、纽约市等,已启动疫苗流动接种巴士,前往社区为人民接种疫苗,获得热烈反应。但国盟政府在疫情严重的今天,还是无动于衷,反而是人民要接种,却没有疫苗。 他指出,这些先进国的政府为了鼓励人民接种疫苗,用尽办法,甚至不惜改装流动巴士,直接在巴士上为人民接种疫苗,除了方便人民,也间接减低了感染风险。 他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也宣布,该国60岁以上的年长者不必预约可以直接前往各个疫苗接种中心打针,行动不便或无法亲自前往接种中心的老人,医院将派医生和护士上门为他们接种疫苗。 “很多的国家都提供各种方便给人民,目的就是要鼓励大家接种疫苗,一起抗疫。但为何我们的政府,还是无动于衷,难道我国的疫情还不算严重吗?” 谢守钦说,现在到处都鼓励人民打疫苗,但是马来西亚却相反,人民要打却不能打,只能一直苦等疫苗到来,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是否因为马来西亚太落后,连疫苗都拿不到? 他强调,要抗疫就要靠疫苗,为何我国的政府却后知后觉,好象事不关己,到今天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完全不把抗疫放在第一。 他也举例说,在疫情开始严重的时候,政府还举行沙巴州选,可见政府是政治第一,抗疫第二,不管在任何危急的情况下,都是政治排第一。 “这种自私自利的政府如果再继续执政,只会让我国无法前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希望下届大选,人民能以雪亮的眼睛,投下手中的神圣的一票。”

谢守钦谴责伊党“零赌博业”论 促沙巴选民拒绝极端国盟领袖

马六甲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今日谴责,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如今与马华和砂拉越政党联盟成为盟友,国盟领袖一再发表不利于团结及不利于商家的言论,如伊斯兰党昨日又在发表:伊党要打造零赌博业的国家,试问他们是否要关闭云顶赌场、博彩业如成功集团或万能、及银行相关有博彩行业等等的投资? 谢守钦说,许多国人感觉国盟后门政府每况愈下及病入膏肓,身为执政党不但没有做出实际且有利于民的政策来搞好经济,国盟领袖所发表的言论却不断令商家投资者闻之丧胆的各项言论,尤其许多华裔商家及华社更加深感其受,国盟政府表现令人心寒,把国家带向60、70年代。 谢守钦也说,更令人伤心及担忧的,如今通过后门执政的华裔领袖及部长们却选择静若寒蚕,这些执政党领袖在希望联盟执政时,只懂得一再操弄华社情绪而在多个补选是胜利或获得华裔回流票,却不见他们对他们的友党如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的种种极端言论,即刻做出纠正,令人失望。 他担心,之前这些极端领袖发表消灭华小淡小、消灭酒相关行业等等,将导致更多极端言论及趋向,他促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做出回应,是否他也赞成这些极端思想和各项‘消灭’极端言论,而忘了我国独立来几十年来各行各业及各种族和谐相处,不要让这些老鼠屎毁了整锅粥。 他打个比方,是否有一天当这些极端领袖,欲继续推行各项极端动作时,例如消灭吃猪肉、消灭健康按摩、消灭各种族文化等等言论时,最终导致外国游客和投资者对我国倒退现象而不来光顾和投资我国,国盟领袖才要纠正这些问题? 谢守钦认为,最该消灭的不是这些行业或华淡小,而是消灭我国贪污现象或买贵了的文化,如1MDB贪污案及SRC贪污巨鳄,和消灭青蛙政治跳槽文化等等,这些才是需要杜绝的。 谢守钦也促请沙巴选民,9月26日勇敢地投选民兴党+候选人,而来届选民砂拉越选民也要拒绝砂政党联盟,与西马政党一同拒绝这些极端的国盟后门政府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