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抗疫需要靠疫苗 国盟失败后知后觉

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说,为了鼓励人民接种疫苗,一些国家,如中国、纽约市等,已启动疫苗流动接种巴士,前往社区为人民接种疫苗,获得热烈反应。但国盟政府在疫情严重的今天,还是无动于衷,反而是人民要接种,却没有疫苗。 他指出,这些先进国的政府为了鼓励人民接种疫苗,用尽办法,甚至不惜改装流动巴士,直接在巴士上为人民接种疫苗,除了方便人民,也间接减低了感染风险。 他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也宣布,该国60岁以上的年长者不必预约可以直接前往各个疫苗接种中心打针,行动不便或无法亲自前往接种中心的老人,医院将派医生和护士上门为他们接种疫苗。 “很多的国家都提供各种方便给人民,目的就是要鼓励大家接种疫苗,一起抗疫。但为何我们的政府,还是无动于衷,难道我国的疫情还不算严重吗?” 谢守钦说,现在到处都鼓励人民打疫苗,但是马来西亚却相反,人民要打却不能打,只能一直苦等疫苗到来,究竟是发生什么事,是否因为马来西亚太落后,连疫苗都拿不到? 他强调,要抗疫就要靠疫苗,为何我国的政府却后知后觉,好象事不关己,到今天都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完全不把抗疫放在第一。 他也举例说,在疫情开始严重的时候,政府还举行沙巴州选,可见政府是政治第一,抗疫第二,不管在任何危急的情况下,都是政治排第一。 “这种自私自利的政府如果再继续执政,只会让我国无法前进,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希望下届大选,人民能以雪亮的眼睛,投下手中的神圣的一票。”

谢守钦谴责伊党“零赌博业”论 促沙巴选民拒绝极端国盟领袖

马六甲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今日谴责,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如今与马华和砂拉越政党联盟成为盟友,国盟领袖一再发表不利于团结及不利于商家的言论,如伊斯兰党昨日又在发表:伊党要打造零赌博业的国家,试问他们是否要关闭云顶赌场、博彩业如成功集团或万能、及银行相关有博彩行业等等的投资? 谢守钦说,许多国人感觉国盟后门政府每况愈下及病入膏肓,身为执政党不但没有做出实际且有利于民的政策来搞好经济,国盟领袖所发表的言论却不断令商家投资者闻之丧胆的各项言论,尤其许多华裔商家及华社更加深感其受,国盟政府表现令人心寒,把国家带向60、70年代。 谢守钦也说,更令人伤心及担忧的,如今通过后门执政的华裔领袖及部长们却选择静若寒蚕,这些执政党领袖在希望联盟执政时,只懂得一再操弄华社情绪而在多个补选是胜利或获得华裔回流票,却不见他们对他们的友党如伊斯兰党、巫统及土团党的种种极端言论,即刻做出纠正,令人失望。 他担心,之前这些极端领袖发表消灭华小淡小、消灭酒相关行业等等,将导致更多极端言论及趋向,他促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做出回应,是否他也赞成这些极端思想和各项‘消灭’极端言论,而忘了我国独立来几十年来各行各业及各种族和谐相处,不要让这些老鼠屎毁了整锅粥。 他打个比方,是否有一天当这些极端领袖,欲继续推行各项极端动作时,例如消灭吃猪肉、消灭健康按摩、消灭各种族文化等等言论时,最终导致外国游客和投资者对我国倒退现象而不来光顾和投资我国,国盟领袖才要纠正这些问题? 谢守钦认为,最该消灭的不是这些行业或华淡小,而是消灭我国贪污现象或买贵了的文化,如1MDB贪污案及SRC贪污巨鳄,和消灭青蛙政治跳槽文化等等,这些才是需要杜绝的。 谢守钦也促请沙巴选民,9月26日勇敢地投选民兴党+候选人,而来届选民砂拉越选民也要拒绝砂政党联盟,与西马政党一同拒绝这些极端的国盟后门政府领袖。

义山封山让华社感遗憾 谢守钦促政府检讨SOP

马六甲州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今日促请国盟政府应该探讨现有的清明节SOP,因为90分钟扫墓、最多6人同行、出入口限制、现有罚款起价到个人1万令及吉公司5万令吉,种种条例导致许多人民的不满与愤怒,也让人感觉非常不公平。 谢守钦今日接获许多民众的反映关于华人义山封山事项,因为政府的严厉SOP导致许多义山管理层陆续宣布封山,令许多华人子弟感到无奈与伤心,毕竟已经连续两年无法亲自在清明节期间祭拜自己的亲人与祖先,心里感到万二分遗憾,他再次促请国盟政府及内阁应该探讨如何改善现有的清明节扫墓SOP,不要让人民觉得非常为难。 谢守钦也提醒,如今早市、夜市及即将来临的开斋节市集都能够进行,人潮也汹涌,为何对于华人子弟非常注重的清明节即使今天已经复原行动管制令(RMCO),连足球比赛也将能够有数百至数千人观众,为何对于清明节扫墓却有多番阻扰? 谢守钦也谴责身在朝的执政党部长与副部长们,尤其代表华裔的执政党们,为何在此事上不做出任何纠正及提出反对,或至少要求改善,表现让人大失所望。他也提醒这些华裔执政党领袖,当时通过后门与土团、巫统、回教党联合执政并推倒民选政府时,口口声声说维护所有族群权益的这些后门部长们,如今又去了哪里? 谢守钦说,慎终追远,追思报本,这是华裔传统美德及华社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如今的华裔执政党包括在马六甲州就有华裔部长及副部长,到底他们是否有能力敢代表华社为民请命,向首相慕尤丁及国家安全理事会提出改善,重新拟定清明节的SOP,或继续保持安静不敢出声为官职保位? 谢守钦将正式致函给予甲州首席部长苏莱曼,要求首长反映此华社诉求,希望政府能够协助重新探讨清明节扫墓的SOP,让华社安心能够圆了扫墓祭拜祖先的心愿。

阿德里开明亲民有目共睹 投票支持希盟发展马六甲

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说,如果这次的州选因为各种原因而导致投票率减低,这个州选将不会因为马六甲人而精彩,反而会让国盟与国阵包括回教党直接胜出,导致越来越倒退。 他呼吁甲州人民,不被任何因素影响而不出来投票,失去神圣一票的意义。 他指出,马六甲希盟在2018年5月9日的全国大选中,让全马来西亚,包括马六甲的选民,重新燃起了一个新希望,尤其希盟甲州主席阿德里任甲州首席部长后,他的开明、亲民态度,大家有目共睹。 他说,阿德里任首长后,可以看见三大种族相处融洽,不管神庙、华小、华社活动等,都可以看到阿德里的踪影,不管是马来社会或华社而言,这是一个好的象征。 他强调,这次的州选,希盟需再次执政甲州为民服务。包括因为疫情影响及动荡不安的政局,让人民失去信心,造成一些人都不想出来投票...

政府冷落各行业店铺纷倒闭 谢守钦抨贸工部无动于衷!

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说,疫情爆发,我国的经济在走下坡,第一期行动管制令又再延期,贸工部在这时候,应该要想如何协助各领域,让国家经济复苏,贸工部副部长却到甲州疫苗中心捐赠物资,他试问:政府有拨款的疫苗中心,还要他援助?而政府没有援助的各个行业被冷落,就无需理会? 他强调,在这个关键时刻,贸工部应该要专注在如何协助各领域尽快重新开放,还有处理闹得沸沸扬扬的MITI信问题,而不是在这个时候,还做一些没有对症下药的事。 “政府已经拨款几十亿给疫苗中心,所有的东西已经应该要足够,有钱买物资为何不帮更需要的商家企业和受影响的市民吗?副部长的做法,完全是走错方向,该帮的、该开的、该做的他不去做,反而去捐物资给政府有大笔拨款的疫苗中心。” 他指出,报章封面也报道,国内商场已有30%的店铺倒闭,贸工部还是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完全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对策要协助,是否要等到全部店铺倒闭,才要登报协助商家?” 他透露,现在人民已经很苦,政府却处处针对,到处开罚款,他手上近期就接获几个投诉,包括因为MITI信给取消、青年从榴莲洞葛万佳市到距离不到10公里的玛琳购物,跨县被警察开罚单。 他强调,人民现在已经很苦,政府应该做的,就是协助人民,搞好经济,而不是处处针对,一旦有人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就会被开罚单,这无疑是要把人民逼疯。 他说,现在很多人失业,疫苗问题也一箩箩,但政府却视而不见。马六甲90万人口,接种的人口10%人,究竟要到几时,才会达到50%的人接种和全民免疫? 另一方面,谢守钦说,日前,他也接获新冠病患投诉,病患在中央医院竟然到晚上9时才有晚餐,造成对方胃病发作。另外,也有病患向他投诉,院方只提供两支水不足够饮用,一些热心人士在获知后要捐水,不过去到却遭院方拒绝。 他强调,这根本是政府的内部问题应该要做出改善,部长们也应该让院方知道如何处理,而不是将这些热心人士所捐赠的物品拒于门外。 他促请执政党执政好国家,国盟做政府人民却是有史以来感受到非常辛苦,让人民大吐口水。

希盟执政州将召开议会 谢守钦促甲州政府表态

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说,希望联盟执政的州政府都已经表态,计划在紧急状态结束后,召开州议会,那甲州国盟政府是否会跟从? 他指出,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至今已接近半年,在这段期间,国州议会都没有召开,人民的心声、问题,根本无法被提出和传达,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当中,等着政府援助的人也无可奈何。 他认为,国州议会已停了半年,国盟政府不应该再有借口拒开国会和州议会。为了捍卫人民权益及监督国盟政府施政,国州议会必须尽快召开。 “疫情对我们带来的影响太大,包括经济衰退、失业率也日益增加,外资也大大锐减,我们面对严峻考验,州议会必须尽快召开,以便寻求通过附加预算案,帮助人民。” 谢守钦说,州议会可以让人民代议士可以传达人民所面对的问题和心声,甲州政府却表现得事不关己至今也没表态,让人质疑国盟如何当一个好的政府? 他强调,甲州州议会必须尽快召开,不能再拖,堆积如山的问题,等着州政府去解决,也促请州政府不要再后知后觉,应该主动、积极迎接久未召开的州议会。 他提出5点州政府失败的例子,需要在州议会被提出与找出解决方案。 (一)在市区人口集中,应该开更多疫苗中心,为何却把市区居民安排到郊外打疫苗?这不只是劳民伤财,也非常愚蠢。 (二)AZ疫苗原本部长说只是给自愿人士,为何许多民众却被安排打AZ疫苗?为什么许多人还未获得接种疫苗? (三)许多餐饮业者、小商家、无法在FMCO期间工作者等等行业,没有收入或收入受影响,政府要如何协助? (四)马六甲身为旅游州,在这期间许多相关行业大受影响,政府有何对策? (五)州政府各个部门、政府子公司、各地方政府在这期间花费如何?盈利多少?有协助贡献社会多少等等?

谢守钦谴责国盟政府领导无能 突然宣布开学,何时召开国会?

国盟政府毫无方向领导能力,促慕尤丁证明有人数召开议会 甲州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调侃,国盟政府简直是一盘散沙,也是一个乱了方向、毫无领导能力的后门政府,他促请国盟政府和首相慕尤丁,如果手上有足够的国会议员支持,请召开国会,然后好好地打理国家,而不是没有领导能力却要通过后门或跳槽来执政大马,把整个国家的方向搞乱非常不可理喻,也让人民非常辛苦。 谢守钦也谴责政府,日前突然宣布3月1号开始上课,之后再宣布学生暂时无需穿上校服回学校,令人摸不着头脑。他提醒,教育学生要有良好示范,才能让学生有纪律地上好学,老师们也不会因为政府混乱的宣布和古怪的标准而不知如何执行任务。 谢守钦要求国盟政府及教育部长回应,如果全班上课时有学生穿芭比娃娃图像的衣服上课,或有学生穿着Apa Malu Bossku标志的衣服去上课,可以吗? 谢守钦说,许多家庭在新冠肺炎期间导致生活受影响,收入减少或被裁员等等,政府理应做出实际的协助,包括通过政府的选区拨款协助这些受影响的家庭和学生买校服,让孩子们穿着整齐地回到学校上课,而不是随随便便地就宣布暂时无需穿上校服回学校,令老师和家长头疼。 谢守钦日前与行动党野新士兰道(Selandar)支部的领袖一同与该地区学校捐赠两台平板电脑给予无法有效的通过线上学习的家庭,让孩子们能够上网课,评论国盟政府乱七八糟。 谢守钦指出,国盟政府似乎只懂得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做法,之前宣布让孩子们在家通过网上学习,让许多家长在新冠肺炎期间还要破费或借钱等等去买上网设备,他曾经听到一位朋友花了2千多令吉买了一台桌上型电脑、电脑桌椅等等,如今突然又宣布多几天要回学校上课,来不及买校衣、校裤等等,而有些已经购买了校服之后,政府又突然宣布无需穿校服回学校,到底国盟是否知道如何做政府? 谢守钦说,政府是否又知道家长的顾虑,包括这几个月每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千宗,孩子们在这时候回到学校上课,教育部该如何保障学生与老师们的安全?他也质疑,若小学生都能够回到学校,首相慕尤丁何时会寻求最高元首召开国会?何时又会召开各州属的州议会? 谢守钦担忧国盟政府是否又会在开学之后,因为确诊病例提升,例如一间5百或1千位学生的学校,包括教职员、校长、老师等等,只要有一位学生确诊,将影响这5百到1千位学生与教职员,还包括家里的父母及其他兄弟姐妹都无法上课、上班等等,到底国盟政府是否已经准备好,该如何去应对这些措施,或最后一分钟又再宣布MCO3.0? 

百物涨价人民负担沉重 谢守钦:国盟国阵执政越来越糟糕

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说,国阵与国盟从2020年喜来登跳槽与背叛事件执政,这两年多百货通膨,无论是日常食品、用品等都随着涨价,造成人民负担沉重。如今国阵及巫统担任首相,就应该设法减低人民负担,而不是增加负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即使再多几次给人民提早用自己的公积金的养老金、退休金,往后人民要如何应付日常开销? 他指出,希盟在2018及2019年执政时,物价稳定,都没有面对像今天这样的百货通膨的问题,人人安居乐业。在国盟及国阵执政后,物价高涨的问题就开始出现,令人民叫苦连天。 他说,其中一名网民也在其面子书留言,指刀标油在希盟执政时,一桶5公斤是20令吉,如今涨至40令吉,相等于一倍。为了节省开销,他现在都以其他较便宜的牌子来取代,因为实在是太贵了。 他表示,一些较为普遍的本地鱼,例如大眼鱼、小甘望鱼的价格,与两年前相比,也涨至少一倍,人民天天都要吃贵鱼,叫他们要如何承担。

支持阿德里再任甲州首长 谢守钦吁甲州人踊跃投票

行动党原任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呼吁甲州子民在在这次的州选中,踊跃出来投票,推翻国盟,让希盟执政,投选阿德里再次成为甲州首长。 他指出,大家都有一个错误的想法,以为这次出来投票后,一旦明年宣布全国大选,又要重新投票,这是错误的。这次一旦选了州政府及首席部长,就会是5年期限,即使是全国大选也不会受影响。 他说,一旦全国大选,甲州人民只需投国,州则不需要。虽然疫情还未散去,但是,他还是希望在这次的州选中,人民能挺身而出,履行公民责任,一起换政府。 他透露,如果这次大家都不出来投票,选票会流失很多,尤其是华裔选票,如果大家要希望执政,要前甲州首长阿德里任首长,就一定要出来投票,把国盟推翻。

政府开罚1万引反感! 国盟极端政策失民心

马六甲州民主行动党格西当区州议员谢守钦今日谴责,国盟领袖及部长们在处理有关新冠肺炎抗疫过程中已经失去方向,应该给予劝告或采取行动的置之不理,没人群的地方如媒体指提款机提钱没有扫描、男女朋友在餐厅用餐没戴口罩、休息抽烟、在店后门洗碗没戴好口罩等等,甚至开出1万令吉的罚单,令人反感。 谢守钦说,对于此次抗疫,国盟政府根本不了解人民的普遍心里,人民为何对国盟政府不信任、观望、等待的心态,其实就是因为慕尤丁身为首相及他的内阁成员所做出的决策,做事情不果断、办事情不理性、采取行动不人格化等等,导致民怨四起。 谢守钦也说,报导指在峇株安南地区,17岁中学生到杂货店买退烧药给母亲没有扫描被罚1万令吉,试想一个中学生却让执法单位罚1万令吉,身为父母的会该怎么办?如果贫寒家庭,孩子将一生内疚让父母操心与担心,家里也因疫情影响没钱还要为1万令吉罚款操劳与担忧。 谢守钦质疑,到底国盟政府对于罚款1万令吉,是否有专业人士或专家团队一起参与决策?为何国盟政府没有提供更科学的应对措施,或依据更有效处置的方式?为何国盟政府随随便便做决策,该做的不做该罚的不罚还把罚款提高1万令吉? 谢守钦也质疑,国盟政府目前由大马历史上最大的内阁、最多的部长们领导,为何却没有表现出应有与确立的目标,让人民做出好的反馈与评价,最终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在小事里挑骨头?到底这些执政党里的部长们去了哪里?而代表华裔的部长们,如今又跑到了哪里? 谢守钦指出,今天的国盟部长宣布极端的政策,包括罚款1万令吉的政策时,为何执政党的其他部长们,在内阁不提出反对,要求重新做出更好的新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