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琪清揭发 芙蓉县教育局分配温度计不足

国内小学全面复课首天,民主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揭发,芙蓉县各源流小学获得教育局分配的温度计数量不对称! 目前芙蓉县小学所获的温度计,非但达不到温度计与学生人数的1:50比例,甚至有超过500名学生的学校,至今仅获分配到一支的温度计,使用比例超出10倍。 谢氏也披露,其中亚沙国会选区内,预计有80%的小学是无法依据学生人数比例而获得温度计的数量。 根据教育局的比例,每50名学生就必须有一支温度计;换言之,一间拥有500名学生的学校,理应是要获分配10支的温度计。 他披露,芙蓉县的教育局曾分两阶段发放温度计给学校,第一阶段是由教育局购买后直接交给学校,第二阶段则是于上周致函给部分学校,指根据1:50的1 支温度计供50个学生使用的比例,发放每支价值300令吉的温度计拨款给学校。 信中也表明,当局将会于本月20日把拨款直接转账到学校户口,并提醒校方检查户口。 由于学校全面复课在即,校方以为第二阶段的发放能应付全校学生的测温需求,令人失望的是,学校接到的信函中写有所得的温度计,数量依然无法达到1:50的比例,而且也并非所有学校都获得当局第二阶段发放购买温度计的拨款。 谢氏披露,芙蓉县共有31间华小,其中14间华小有列入第二阶段的受惠名单中,其中亚沙选区13间的华小中,也只有7间华小获分配,但所得的温度计数量也与学生人数不成正比。 “上述的问题也同样出现在国小方面,一间拥有近500名学生的国小,只是获得4支温度计,淡米尔小学同样也没获得应得的数量。〞 他也接到投诉,芙蓉县的中学也遇到同样的问题。 谢氏不单质疑教育局在处理发放温度计的作业准绳,教育部在宣布复课前,是否有提供足够的拨款给各州教育局进行防疫用途。 他认为,教育部是有责任提供足够,并符合1:50比例的温度计给学校,并非是由校方自行征求社会人士的损助去解决此问题。 他说,不少家长都对复课后孩子的健康感到担忧,特别是近日我国感染案例回到双位数,当局有责任确保防疫工作能做得更完善,让孩子安全的回到校园上课。 全校各年级学生即将全面复课,学校仍无法获教育局分配到足够的温度计,谢琪清购买12台智能测温仪予选区内的学校。 谢氏是应一些学校的董家教成员的要求,为所需的学校提供​​此测温仪。 谢琪清也明白12台的测温仪是无法满足其选区内的所有学校,但却因在野党议员身份欠缺拨款资源,无法一一填补学校的不足。 他也将会近日把12台的智能测温仪移交给相关的学校,以应付各年级全面复课的学生需求。

Ron95汽油供应短缺 ...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在2022年5月10日, 发表的文告: (芙蓉10日讯)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责问政府是否为了变相减少汽油补贴, 而间接造成Ron95汽油货源不足? 他表示, 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物部长亚历山大已经承认开斋节长假造成全国多个地区的Ron95汽油供应短缺。 部长本身也道出数个造成这现象的因素, 其中包括油轮延迟把燃料运输到油库。部长也提到需要交通部的配合, 以更快及更短的时间, 让载送燃油的油轮可以完成清关程序。

亚沙国会获多少台电脑? 谢琪清:答案是零!

截止本月10日,亚沙国会的学生共获得多少台教育部发放的手提电脑?答案是:0 ! 由教育部通过聪明基金会(Cerdik)派发15万台手提电脑,是于去年11月份展开,主要是派给低收入家庭的学生进行网课用途。 教育部高级部长拉兹吉丁日前指出,截至10月3日教育部已经发放13万1907台手提电脑 1100所学校的学生。 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揭露,经过11个月的时间,截止本月10日,亚沙国会未有学生接获教育部派发的手提电脑。 示意图 他说,森美兰目前是今日国家复苏计划第四期,其中小学一到三年级也将在本月18日,采取轮流回校的方式复课。

食油涨价又缺货苦了人民 谢琪清谴责政府无动于衷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在2022年5月11日发表文告: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谴责政府无法解决食用油价格飙升的问题,让人民继续生活在沉重的经济压力下。 谢氏是针对罐装食用油的价格不断飙升,特别是一些品牌的5公升桶装食用油的零售价格高达RM45.00 感到费解。不只是价格高涨,在一些商场也面临货源短缺的现象。 此外,自去年起包装的1公斤食用油也长期面临货源短缺。即使政府给予津贴,零售价格维持在RM2.50 一包,但是这一年来却长期面对货源短缺。 包装食用油是市面上价格最便宜的食用油,也是B40群体最常使用的食用油,但是却长期面临货源不足的问题。零售商也面临无法得到货源的困境,这严重的困扰人民的基本需要,也使到人民面对沉重的经济负担。 

开学首星期师生陆续确诊 谢琪清促政府允双轨教学

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披露,在新学年开学首个星期,选区内的学校就有超过30个班级,因为有学生或老师确诊而陆续关闭! 他说,其中一间学校,校内高达40%的班级就因此先后关闭,甚至有班级在开课第一天后就已“沦陷”。 他也以本身的情况为例,他3个念小学的孩子,其中两个就因为班上有学生或老师确诊而停课。 他披露,他在21日开学首日路经一间学校,看到家长的车队排长龙的送孩子去学校。 谢琪清(左)走访选区内的学校了解校方的需求外,也关心开学后学生出席率及班级关闭的事项。 “但是在开学的第二、三天,我发现车辆越来越少,后来才被告知有班级因为学生确诊而连续关闭,影响学生的出席率。”

谢琪清呼吁加强行管令抗疫 并采5经济措施助民度难关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在2021年5月21日发表的文告: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律师呼吁政府立即实行严格的行动管制令, 并采取5项措施, 以协助受影响的人民。 他谴责国盟政府及国家安全理事会处事缓慢及失败, 无法有效的阻止新冠肺炎病毒继续在我国蔓延。 使到人民生活在恐慌及没有安全感的环境下。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是连印尼都取笑我国, 让国家及人民感到羞耻。 谢氏认为如果以人口比例, 在经过了一年的抗疫经验, 我国还是无法阻止病毒蔓延, 是印度及巴西以外, 抗疫最糟糕的国家。 近期, 我国的单日新病例及单日死亡数据都屡次创新高, 严重影响了人民的生活, 不过政府却 “凡事慢半拍” , 没有采取有效的行动, 以阻止病毒的教学蔓延。 也是森州民主行动党秘书的谢琪清认为国安会必须果断的决定重新实行至少4个星期的严格行动管制令。 这行管令必须是类似去年3月的行管令, 才能有效的让病毒的传染网络被切断。 无论如何, 谢氏也了解到实行严格的行动管制令会让很多中低收入家庭的经济陷入困境, 因此, 政府有必要在宣布实行严格的行管令时, 一同宣布协助人民的措施, 他认为,...

不尊重民主、剥夺民声! 谢琪清:国盟政府打压民主议会

民主行动党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谴责国盟政府打压民主议会, 国会会议只有一个议程的做法不尊重民主制度, 也剥夺了人民的心声。 国会下议院秘书在5月13日发出信函给所有国会议员, 告知5月18日的国会会议只有最高元首的施政御词一项议程, 没有其他议程。 谢琪清表示早在希望联盟还是中央执政党的时候, 第十四届第三季第一次国会会议应该是从3月9日至4月16日, 为期24天。 在国民联盟成为中央执政党后, 国会议员在3月6日接到通知,国会会议延后至5月18日才开始,开会的天数缩短到15天。 无论如何, 在4月17日, 国会议员再接到最新的信函通知, 国会会议只在5月18日进行一天。 更令国会议员感到失望的是议员们不可以提出口头问题,书面问题及第二厅的问题。 当天的会议议程只有最高元首的施政御词及政府的事项。 在5月13日, 国会议员们再次接到新的会议议程通知, 这项通知更加令人感到惊讶, 因为在18日当天会议议程只有最高元首的施政御词的一项议程, 取消了讨论政府的事项。 谢氏对国盟政府一而再, 再而三的修改及约束国会会议的空间感到遗憾及失望, 政府的此举与打压民主及言论自由没有分别。 他认为既然朝野双方都一致同意强制所有的国会议员必须的5月14日及15日进行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 包括谢氏本身在14日也已经前往国会进行者检测, 那么政府就应该让国会会议至少维持在15天, 让议员们可以有足够的空间辩论施政御词及新冠肺炎病毒对我国人民生活及经济的影响。 他认为, 既然首相慕尤丁可以在5月1日宣布放宽原有的行动管制令,并执行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让很多行业可以在符合政府的特别条款及新作业方式下恢复操作,...

致函慕尤丁调查物资“货不对版” 谢琪清: 须采取行动对付

民主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谢琪清表示,他已针对其国会选区所获取的行动管制令特别援助物资货不对版事件,致函予首相丹斯里慕尤丁,要求首相插手深入调查此事。 “首相必须就此事件,采取行动对付需负起责任的一方。” 他指出,亚沙国会共超过10万名选民,若以居民计算超过15万人,当中不乏有很多 B40群体,他们都需要各方的关怀和协助。 特别是行管令再度延长至5月12日当儿,将导致更多人因无法工作而失去收入,日常饮食也受到影响,迫切需要物资援助度过难关。" “配合行管令而特别发放的物资,是可在这期间给予所需者援助,遗憾的是亚沙国会所获得物资,无论是数量和实质价值都货不对版。” 他说,由于目前处在行管期,所以他已把信件传真给首相办公室,并whatapps给首相,希望后者能关注此事及对相关人士采取行动。 他也希望首相能动用其权力,把价值100令吉的物资在短期内发放给亚沙选区的B40群体。 谢琪清日前揭发联邦政府原本给国内222个国会选区1000份,每份价值100令吉物资的特别援助活动中,其中亚沙国会只获分配150份,而每份只值35令吉的物资。 此事公开后,在民间引起轩然大波。 妇女部部长仍未作出解释 谢琪清对负责此项援助活动的妇女、家庭事务部部长拿督斯里丽娜哈仑,在事件被揭发的48小时后依然保持沉默的态度,没对物资数量减少及价格货不对版一事作出解释而深表遗憾。 “这项因行管期而为B40群体发放的特别援助物资是由该部主导,部长有责任下令彻查事件的真相,杜绝不良、不公的风气在政府部门蔓延,勿让生活面对苦困的B40群体人民成为牺牲者。” 他说,慕尤丁作为国盟政府的大家长,也有责任指示有关部长调查此事。 “此事件已获得希望联盟最高领导层的关注,他也把信件副本转交给领导层。”

经济配套只有50亿直接拨款 谢琪清:无法真正协助目标群体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在2021年6月1日发表的文告: (芙蓉1日讯) 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律师认为Pemerkasa Plus 无法真正的协助到目标群体, 对受影响的国人帮助不大。 他是针对首相丹斯里慕尤丁所宣布的 “经济与人民强化配套加强版” 的内容, 发表意见。 这加强版的经济配套其实只有50亿令吉的直接拨款, 并非是这配套所提的400亿令吉。 在实行严格的行动管制令当儿, 很多人民面对经济压力及 “手停口停” 的困境, 因此, 政府有必要严正看待人民所面对的困境及提出更 “友善” 及利民的配套。 也是希望联盟中央生活成本委员会成员的谢琪清批评政府只给收入低于2500令吉的家庭500令吉的额外援助金,收入介于2501令吉至5000令吉的家庭则只获得300令吉。 这数额微不足道, 无法真正的协助受影响的家庭渡过难关。 他认为, 政府必须考虑到很多B40群体的收入是以 “日薪” 计算, 这群体在行管令期间将会面对最大的冲击, 包括可能面对完全无收入的状况。...

彭亨华小校牌中文字消失 国阵马华甲胜选送大礼?

民主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与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于2021年11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联合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调侃,若行动党再度掌权华社权益将会不见一事,我们希望魏家祥先解释为何国阵一在甲州州选中大胜后,彭亨州即发生华小校牌只有国文和爪夷文一事,然后再来省思马华到底有没有资格调侃民主行动党。随着国阵刚刚在上个星期落幕的甲州州选中大胜后,不足一个星期的时间彭亨州即发生华小校牌的中文校名失踪一事,我们怀疑,这就是马华在内的执政联盟-国阵所送给华社的大礼。 马华在传出华小校牌的中文字失踪一事后,已经事隔超过24个小时没有任何一名成员做出回应,包括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也仅是透过彭亨董联会的口中传达讯息,至今还没有现身向华社做出解释。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魏家祥在27日的马华线上常年大会上,却没有针对上述事项作出任何的解释,甚至也非常罕见的没有在华社面前大发官威,反而却是炮打民主行动党,甚至形容民主行动党一旦继续执政,华社权益将会消失一事,显然是在转移华社,甚至是马华党员对这起事件的关注与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