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长豁免隔离令:法律承认双重标准

去年7月,原产业部长凯鲁丁从土耳其回国没有遵守隔离抗疫措施。此事曝光后,凯鲁丁成为各界挞伐对象。 人民认为,平民百姓与部长在法律面前并非平等,而是有了差别待遇。大马版的“刑不上大夫”有了新解:两套法律,两个阶级。 大马人比较数个违法者被控上庭案件,发现“粉红环”妇人、据称西瓦岡格感染群肇事者东主案件,与部长相比,后者只是轻轻受罚而已。 即便首相慕尤丁在众多电视演说,保证将不分阶级“鞭打”违法者,人们认为,大马有两套刑法,一套适用于达官贵人,另一套只用在平民百姓身上。 凯鲁丁违法已经过去数个月,但双重标准的鬼魅依然痴痴缠着国盟政府。 人民常常发现,正副部长和一些达官贵人违反国安会和卫生部设下的标准作业程序,还是可以逃过法网,逍遥法外。 但至少之前,法律和标准作业程序在本质上并没有不平等,选择性执法备受抨击而已。至少表面上,达官贵人与庶民平等。 不过卫生部长阿汉巴巴援引1988年传染病预防及控制法令所赋的权力,下达的3天隔离令,就明文规定大夫与平民在法律面前的双重待遇了。 之前,任何归国的人士必须强制隔离10天。随着《2021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豁免)令》生效,卫生部长豁免海外回国的部长,无需强制隔离,只需要3天观察就可自由出行。 这项新指令至少令人困惑,看起来没有科学根据。有人甚至可以争论,部长比百姓见更多人,可以在国内自由行动执行公务,进而为传染疫病高风险群。 事实上,至少有一单部长传染群爆发。该名部长从沙巴州选助选回来后没有强制隔离,触发感染群。 沙巴州选疫情爆发,归咎没有强制隔离归来半岛人士,政府看起来没从中汲取教训。 同等重要的是,最新豁免令加强民众观感:抗疫刑法中有双重标准。之前选择性执法饱受批评,如今豁免令是公然在法律上承认双重标准。 毫无意外的,许多人留言要求卫生部长下台。截稿时,#AdhamBabaLetakJawatan是推特上最热门的标签。 但大家千万不要误解,卫生部长不可能独断签署豁免令。如是重大议决,必定经过内阁详细讨论,因此全体阁员必须负责。 人民理解此事,因此去年10月登上推特标签热门榜的# MuhyddinOut(首相下台),在截稿时再度热传。 由于紧急状态令终止国会,国会议员无法问政,质问部长决定。基于此,行政无需解释令人费解的决定。 国盟政府夺权一周年之际,愤恨情绪一直升温,民怨沸腾达到最高峰。 时间将会证明,忽视民意的掌权者会否付出代价。 —————————————————————— 文 / 谢瑞詹是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

多媒体委员会推特被骇? 谢瑞詹促通讯部交代五大疑点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谢瑞詹于2021年1月13日(星期三)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和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应该对推特账号@SKMM_MCMC一事据实以告。 1. 昨天,网民揭露了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SKMM_MCMC的确实官方账号发送的一些推文。该账号在2013年~2014年发送的这些推文,本质上是淫秽、不雅、有威胁或丑陋的。 2. 这些推文与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本身在2021年1月12日的媒体文告中的建议相抵触。该委员会建议人们在社交媒体上交流时,应该“保持礼貌和礼仪”。 3. 事情揭露后,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已暂停@SKMM_MCMC账号。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还声称该账号“被不负责任者入侵”。 4. 然而,这种说法是不合理的,因为那些淫秽、不雅、有威胁或丑陋的推文是该账号在几年前发表的。即使账号遭到黑客入侵,也无法“回调”任何推文的日期。 5. 与此同时,一名社交媒体使用者@NazruiHakim声称,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的那个账号,原本是他的个人账号。几年前,该账号拥有50,000名关注者时,他把该账号出售给另一个人。 6. @NazruiHakim的指控引发了以下必须解答的问题: 第一、@SKMM_MCMC的账号是否如指控所述,是转手的私人账号? 第二、若真是如此,为什么@SKMM_MCMC需要接手他人的私人账号? 第三、若是接手,是否有牵涉到金钱交易? 第四、@NazruiHakim所说的买卖是否由SKMM付费,以及付了多少款项? 第五、若SKMM付了款项,是否透过正确和透明的政府程序? 7. 此课题涉及一个具有广泛权力、管辖通讯领域和民众在线上互动的法定机构。因此,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和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有必要回应这些问题。这两者受促坦白交代 @SKMM_MCMC 推特账号的来龙去脉。 谢瑞詹

针对性行管令将加剧民困 谢瑞詹促政府增经济援助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谢瑞詹于2021年1月7日(星期四)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针对性行管令必定要有经济援助 根据昨天的报道,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表示,卫生部建议政府施行“断路器”以遏制新冠肺炎疫情,如在特定地区落实针对性行动管制令。 卫生部的建议并不出奇。昨天,马来西亚再次创下单日最高病例,即2,593宗,打破了2020年12月31日高达2,525宗的纪录。目前,累积病例超过120,000宗,死亡病例超过500人。 此外,丹斯里诺斯山也向媒体表示,马来西亚的医疗体系目前处于紧张状态(濒临崩溃)。因此,政府必须采取一些严厉措施来阻断社区内新冠病毒的感染链。 如果落实卫生部所建议的针对性行管令,政府也应考虑受影响地区因为经济活动被限制,而给经济和人民带来的影响。 必须指出的是,先前实施的行管令和有条件行管令已导致人民失去工作、减薪和带来负面影响。之前所提供的援助不足够也不够广泛,导致人民必须依赖公积金储蓄。 如果因针对性行管令而限制经济活动,政府受促必须为各阶层人士提供更多、更广泛的经济援助。否则,会为人民的经济带来不良影响,人民也会继续困苦。 在此之前,政府曾被敦促向人民汇报关于如何应对不断恶化的新冠疫情的短期和长期计划。不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还不见任何计划。政府的各成员党似乎对进行政治会议更感兴趣,而不是舒缓人民的焦虑,或者遏制新冠病毒。 谢瑞詹

疫情日趋严重却放宽SOP 谢瑞詹:政府只等疫苗到?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谢瑞詹于2021年1月5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布的媒体文告: 政府是否只是等待疫苗运抵马来西亚? 1. 根据昨天的报道,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已超过500。报道也指出,截至2021年1月4日,新冠肺炎累计病例超过12万。这些数字令人非常担忧,更不用说几个月前我国本地病例的记录为零。 2. 报道还说,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医生报告,救治新冠肺炎的医院和治疗中心已接近饱和水平,马来西亚卫生部正在考虑让无症状的患者在家中隔离。 3. 与此同时,政府放宽了之前制定的标准作业程序。讽刺的是,与现在相比,第二波疫情和随后的复苏过程中,标准作业程序更加严格。 4. 无可否认,针对放宽标准作业程序、经济领域的开放和国内的跨州旅行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可是,当前的状况提出了一个问题,即针对日趋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联邦政府是否有一个详细且全面的计划。公众对联邦政府应对疫情的信心越来越弱。 5. 政府会否让这种情况继续,直到2月份新冠肺炎疫苗到达马来西亚为止?即使每天的数字如此令人生气,政府似乎依然漠不关心和“照常营业”,这是许多人心中的疑问。 6. 政府不能仅仅依靠预期会到来的疫苗,而应该有短期和长期的计划来遏制疫情的蔓延,以免为时已晚。因此,政府受促立即在未来几天内,向人民公布我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计划。 谢瑞詹

政治领袖不该涉足种族辱骂 谢瑞詹:人与人之间不该羞辱彼此

吉打大臣莫哈末沙努西是一名备受争议的政治人物。今年9月,网传短片显示,一名求助者拨电州政府机构时,却受到电话另一头的沙努西嘲笑。 12月初,他宣布,吉打政府已经批准一家吉隆坡公司,勘探州内价值“43兆令吉”的稀土矿。随后,大臣办公室澄清,州内稀土矿价值620亿令吉,而非43兆令吉。 最近,沙努西在吉打港口团结花园斯里拉惹慕尼斯瓦拉兴都庙(Sri Raja Muniswarar Hindu Temple)事件上又卷入争议。除了在野党,就连他所属的伊党盟友也倒戈炮轰他。 为了回应这些抨击,沙努西在面子书专页撰文,标签抨击者“醉于人气椰花酒”(mabuk todi populariti),甚至劝谕“不要只喝了一瓶酒,就好像喝了两三瓶酒般喝醉。” 当舆论一面倒抨击时,沙努西坚持己见,毫无歉意。据报道,他要求抨击者“重新上马来语文课程”。 根据报道,沙努西捍卫其言论只是比喻(kiasan)和谚语(bidalan)。他甚至在记者会上,要求各界别“阅读《当今大马》”,还直言《当今大马》已扭曲其言论。 他明显渲染种族言论。在大部分抨击者为行动党和国大党印裔领袖下,沙努西沉溺于“印度好椰花酒”的种族偏见。他不会使用如是言论来回击巫华裔批评者。 沙努西必须明白,自己不单只是政治领袖,还是州政府首脑。吉打拥有显著的少数族群,而且隶属于多元族群的马来西亚。 不幸的是,族群诋毁、言论和偏见在大马政坛上并非罕见。举例,沙努西上任前的多名政治人物曾标签其他族群为“移民”(pendatang)或乘客(penumpang)。 根据报道,2015年,巫统领袖嘉玛尤努斯点名一名华裔记者为“发癫华人猪。” 我们不能容忍放纵如是言论和攻击。人与人之间都不该如此羞辱,更遑论掌握更大影响和权势的政治领袖。 政治领袖应该根据国家原则精神,以及至上的联邦宪法条文,来引领并打造包容多元社会。 政治领袖应当团结,而非煽动分化我们。政治领袖应该展示,各族、宗教、文化、肤色、性别等人民,在大马有立足之地。 我们是大马命运共同体,是时候让我们在国土上接纳彼此,而非卷入种族羞辱或偏见。   文  / 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政治秘书谢瑞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