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委会主席辞职 选举改革胎死腹中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随着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已经证实辞职,由希盟大力推动的选举制度改革或将会胎死腹中,马来西亚重回旧路! 邱培栋表示,阿兹哈的辞职的确让人感到失望,因为选委会在他的领导之下,成功使人民重拾对选委会的信心,但是随着他的辞职,将让人民对选举改革的前景产生忧虑,但仍希望其他选委会成员能够坚定不移地进行选举改革。 他说,在希盟执政之后,我国选举制度已经有显著的改革,其中包括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自动登记选民、改善残疾人士及老人投票站的便利、从选民册中删除34万8098名已故选民的名字,并委任中立的观察员在选举期间进行网上直播,让整个投票过程透明化。 “国盟政府目前并没有要进行选举改革的迹象,目前让人担心的是由希盟政府所成立的选举改革委员会(Electoral Reform Committee) (ERC) 的地位,该委员会旨在监督选举改革,并提出相关建议。” 他说,选举改革委员会的中期报告已经在2020年1月提呈给首相,完整报告预计将会在2020年8月呈交,如果现任首相慕尤丁有决心要进行选举改革,就必须公开有关报告。 也是选举国会特别遴选委员会(选举特委会)一员的邱培栋透露,该委员会在2019年10月于国会成立,但是由于新政府目前尚未发表保留该委员会的承诺,因此该委员会的地位仍不属于国会的一部分。 因此,邱培栋呼吁所有相关人士,包括政府、选委会、政党及公民社会必须全力支持选举制度的改革工作, 因为选举改革是全马来西亚人民所关心的议题, 而选举也是国家民主制度的核心。

民众申请mySalam无下文 邱培栋:惠民政策是否被腰斩?

MySalam扩大至M40收入群的申请程序已结束多时,但是许多民众仍不知申请结果,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要求有关当局能够给予人民交待,究竟这项惠民政策是否已经被腰斩? 邱培栋发文告时表示,扩大至M40收入群体的申请程序已经在3月31日截止,许多民众上网申请后至今仍未获得任何通知,因此政府有必要向人民交代这项政策,特别是扩大至M40收入群体的措施是否继续还是停止? 邱培栋说,mySalam是由希盟政府所推出的惠民政策,旨在协助严重病患者或因住院期间导致没有收入的人士而推出,今年更扩大至M40族群,这是我国前所未有的福利。 “mySalam受惠的不止是病患而已,其家属也能够从中受惠,因为他们的负担也获得减轻,举例当病患证实患上所指定的45种疾病,他将能够立即获得8000令吉,住院期间每日可获得50令吉,顶限为14日,即700令吉。” 他说,根据mySalam的网站资料显示,扩大至M40收入群体的措施展延,许多民众感到混淆,究竟有关政策还有存在吗? 邱培栋强调,政府迟迟未交待mySalam政策是否继续,这将导致许多有资格受惠的人士一旦患病时,无法从中受惠。

学习爪夷文单元 马华玩双面人游戏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炮轰马华上下针对华淡小的马来文课纲纳入学习爪夷文单元一事,玩弄着华社的情绪,短短几个月就出现多个前后不一的言论,显示马华是虚伪、两面人! 邱培栋指出,马华署理总会长兼教育部第一副部长马汉顺日前声明,华小五年级的马来文课纲将纳入爪夷文,“侧重介绍,不书写,也不进行评估”,与希盟执政时,教育部所制定的最终决定一致,显然马华在过去是为了选票、博取华社的支持,而蓄意制造纷争。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署理总会长马汉顺、秘书长张盛闻及马青团长王晓庭去年曾反对爪夷文入课,包括促请时任政府取消在华淡小推行介绍爪夷文单元,不料在几个月后,马汉顺循着后门进入教育部和担任第一副部长之后,却换了位置换脑袋,马华领导人与去年激愤气昂要求希盟政府取消华淡小马来文课纲纳入学习爪夷文的态度显然是大转变。” 邱培栋说,事隔至今,马华循着后门进入内阁已100天,试问,马华是否仍然“莫忘初衷”,依然持着数个月前追打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时,继续反对华淡小马来文课纲纳入爪夷文单元,又或者是开始转态,开始与希盟当时经过多方探讨和研究之后所持有的立场。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2017年担任教育部副部长的张盛闻至今仍沉默不语,是否在做着准备,待爪夷文课纲开始推出之时挺身而出邀功呢?” 邱培栋也提醒马华,教育部现时所推行的“侧重介绍,不书写,也不进行评估”,是希盟一直以来的立场,马华切勿拿着希盟做出的努力来当做自己的功劳。

政府拨款独中“之后再说” 邱培栋:马汉顺逃避议题

对于副教育部长马汉顺指拨款独中抗疫“之后再说”,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炮轰马汉顺正在逃避独中拨款的议题。 因此,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要求马汉顺及马华清楚表态,究竟独中往后还能够获得中央政府的拨款? 他说,马汉顺有必要立即对外交代,是否独中往后还能够获得中央政府的拨款吗?因为如今新冠肺炎肆虐,许多独中入不敷出,倘若中央政府没有给予拨款,那独中的经费该何去何从? “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利也说过,私立学校不应收费,这只会让独中更辛苦,所以中央政府更应该拨款,而且还要增加数额,比希望联盟的1500万令吉还要多,对此马汉顺必须立即交代,倘若独中没有拨款,校方就必须立即采取应对方案,否则全国的独中运作将会大受影响。” 他也质问马华,为何拉曼拨款课题上那么积极处理,独中拨款却需要等疫情过后? 邱培栋说,希盟政府在2020 年财政预算案给予华教的拨款比起前朝增加了6700 万令吉,其中全国62所独中共获得1500万令吉,比2019年的1200万令吉增加了300万令吉。 “希盟政府在2019年开始将独中拨款列入国家发展开销,马汉顺只需要继续将前朝做出的决定带返部门会议,然后要求部长将其提呈至财政部即可,相信以国盟政府在短时间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委任国会议员担任官联公司职要的办事效率,这点应该不成问题。” 他强调, 独中从独立以来一直都是独立运作,财务状况一直都是华社的隐忧,马华自称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党,拯救国家为旗号,相信照顾独中是责无旁贷。  

甲首长“敢讲不敢当” 把责任推卸给中文媒体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抨击身为一州之长的甲州首席部长苏莱曼“敢讲不敢当”,发表“行管令期间禁止堂食者喝酒”的言论后却把责任推卸给中文媒体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针对苏莱曼昨日发文告指责数家中文媒体针对禁止堂食者喝酒课题进行错误报导,引起混淆一事,邱培栋今日发文告表示,苏莱曼身为马六甲州首席部长,其言行举止自然受到人民监督,但他在发表“行管令期间禁止堂食者喝酒”言论后却怪罪予媒体,非常不负责任。 邱培栋说,媒体本是国家的第四权,苏莱曼在文告内指中文媒体误解式的报导,犹如是在推卸责任,甚至被怀疑是以上述荒唐的理由(杜绝酒驾引起意外),来掩盖州政府有意步骤式的禁酒行动。 他说,采访苏莱曼该场活动及 记者会的媒体不止是中文媒体,当中还有马来媒体及电视台,事后各媒体的报道内容几乎一样,但是苏莱曼及州政府却在引起华社不满后发文告反驳中文媒体,苏莱曼所领导的马六甲后门州政府是否专挑软柿子捏? “重点是苏莱曼该记者会的谈话内容和事后州政府所发布的文告内容几乎一样,让人感到多此一举。” 邱培栋强调,在希望联盟执政的20个月里,为媒体提供了非常大的自由,因此马来西亚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从2018年的第145位,大跃进至第101位,相信明年的排名又会下降了。 邱培栋也挑战苏莱曼出示当天记者会录音,以证明本身的清白。

一天国会不发问不辩论 邱培栋:政府在逃避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国内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经济也不景气,但是政府决定在下个月只许召开一天的会议,也不允许国会议员发问或辩论,有损国会尊严。 邱培栋今日文告时表示,一众国会议员已经在昨天接获国会秘书处的电邮通知,指国会将会在5月18日召开一天的会议罢了,而国会议员也不允许提呈任何问题及议案供辩论。 邱培栋强调,政府的有关决定有违我国的民主自由,因为一班乌合之众所组成的政府竟然可以不受到任何的监督。 他说,本身原本已经打算在这一次的会议提出几项与人民息息相关的议题,包括国民关怀援助金(BPN)、医护人员的个人防护设备(PPE)不足以及物资等,因为这一些问题都是人民目前所面的问题,但一直都没有获得政府的任何答复。 “在现在这种非常时刻,人民的利益以及公共卫生必须获得关注,而且5月18日那段时间或许行动限制令已经结束,现在就决定国会只召开一天难免过早下定论。” 因此,邱培栋也给予政府3个建议,包括召开网络国会会议、部长书面答复以及定时发布报告。 “第一,如今是科技发达的时代,政府可以以视讯的方式召开国会会议,若国会不能采用,但是或许特别议会厅(Kamar Khas)或者特别遴选委员会的会议可以采用,而这个建议只需获得议员的通过便能执行,可在国会会议当天进行表决。” 邱培栋说,第2项建议为允许部长以书面答复回答议员的疑问,因为在国会会议常规里,所有国会议员有权提呈10道口头回答及5道书面回答的问题,因此不允许议员发问任何问题的规定是不合理。 他说,国会议员应该获准提呈问题,然后相关部长或部门可通过书面回答的方式回答议员的提问,这不仅能够“零接触”,也能够让国会议员获得政府在特定议题的答复,一举两得。 “第三项建议为定时发布报告,国会议员通常会在国会召开期间接获许多报告,例如总稽查司报告,而这些报告有助于让国会议员更了解许多议题,政府可透过国会网站或者电邮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疫情及振兴经济配套的报告。” 邱培栋强调,既然政府已经决定只召开1天的国会会议,显示这个新政府似乎在逃避被监督与制衡,就可能如首相慕尤丁所说的,这个政府不是人民所要的政府。

早知今日疫情,何必当初政变?

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于日前所发推文的“建议”,让来自诚信党的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继续留任,直到新冠肺炎危机解决为止。 此建议极不厚道并有“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之嫌,同时更曝露“国民联盟”内竟毫无可用之才来压制目前开始不受控的疫情大爆发,实在令人感到遗憾之极。 再者,安努亚也表示“与其忙著散播假消息与诽谤,不如深入了解人民的意愿。”;这是否意味着巫统变相承认过去一直以假消息与诽谤希盟政府,并且枉顾人们的意愿来组成后门政府呢?这个问题恐怕只能让巫统与伊党自己自圆其说了。 既然巫统认为,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最佳卫生部部长,为何居然选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与叛徒策划政变,谋夺了希盟的政权,导致努力抗疫的祖基菲里无端端变成前任? 如今,疫情开始不受控,这个烫手山芋,巫统不愿接、伊党不敢接、马华和土团又没资格接,就想把前卫生部长找回来,是不是至少也应该先向祖基菲里道歉呢?为自己在局势动荡期间,没有帮忙还添乱不少,安努亚应该先向祖基菲里与人民道歉才对! 然而,安努亚却说他是在“给机会祖基菲里控制新冠肺炎至疫情结束为止”。此言实在令那些为国家付出与牺牲自己安康的卫生官员感到心寒,根本就只是当前卫生部长祖基菲里是口罩!疫情过了就可以丢了?连卫生部长的遭遇都如此坎坷,叫底下的官员如何相信目前的政府会真正体恤他们的辛苦? 不过,无可否认,目前疫情愈发严重,加上超级传播者已出现的情况底下,马来西亚的确不可再任由卫生部正副部长都悬空的情形继续下去。 我们虽然严厉谴责后门政府为夺权而枉顾人民安康,在疫情肆虐期间,以各种阴谋诡计地发动政变;但仍希望他们现在真的能够以民为重,尽快安排合适人选出任卫生部长一职。 马来西亚本就具有良好医疗设备与丰富抗疫经验的医护人员及卫生部官员,但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也难以发挥真正作用。 希望现在的执政“联盟”,投入真正的“救国”工作,而不是想着如何利用完他人后就一脚踢开。  

魏家祥在mySalam课题上乱炮轰 邱培栋:妒忌希盟比马华做得好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组织秘书邱培栋炮轰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在mySalam课题上不懂装懂,试图混淆民众。 也是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的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表示,mySalam是由希盟政府所推出的惠民政策,旨在协助严重病患者或因住院期间导致没有收入的人士而推出,今年更扩大至M40族群,这是我国前所未有的福利,魏家祥此举是否妒忌希盟政府? “mySalam受惠的不止是病患而已,其家属也能够从中受惠,因为他们的负担也获得减轻,举例当病患证实患上所指定的45种疾病,他将能够立即获得8000令吉,住院期间每日也可获得50令吉补贴,顶限为14日,即700令吉。” 对于魏家祥称mySalam为“丑闻”,邱培栋说,如果惠民政策也属于“丑闻”,那马来西亚现在也有许多“丑闻”;但是这些“丑闻”总好过魏家祥担任内阁部长时期的一马发展公司丑闻,希盟的“丑闻”是为人民带来益处,但是国阵的“丑闻”却为国家经济带来严重破坏,令到国家债台高筑,马币也受到牵连。 邱培栋强调,mySalam的保费扣除受益人的索赔后,母钱会再转回到mySalam信托基金,让更多人能够从中受惠。 邱培栋也奉劝魏家祥多发挥好监督与制衡的角色,提供有建设性的提议予政府,而不是无的放矢,试图混淆人民。

达祖丁言论羞辱印裔同胞 邱培栋:须交国会特委会处置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在国会嘲弄日落洞国会议员雷尔额头上的圣灰是陈平的骨灰,引发了一片骂战。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市国会议员邱培栋因为不满达祖丁三番四次在议会殿堂重复不尊重印裔同胞的言论而向议长提出抗议。不过,议长阿里夫却以“干扰议会”为由,而向邱培栋和达祖丁下禁足令2天。 邱培栋说,“我认为达祖丁的言论非常不尊重印裔同胞,他试图在玩弄种族情绪,因此我站起来援引议会条规,要求议长对付他。怎知议长却把我和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2人双双驱逐出会议厅,并禁足2天。” 邱培栋指出,他愿意接受议长的决定被禁足2天,同时挑战国阵的盟党,特别是马华及国大党必须站出来表态,是否赞同达祖丁的言论和所作所为。他认为达祖丁的言论不尊重印裔同胞,必须交由国会特权委员会处置。 达祖丁没有素质 事情的缘由是当雷尔在国会的问答环节询问教育部长是否会在课本记载希盟领袖的贡献时,巫统华玲国会议员阿都阿兹先是抛出 “淡米尔之虎(LTTE) 的争议”,引发了第一轮骂战,行动党峇都加湾国会议员卡斯杜丽也站起来力挺雷尔。 间中达祖丁打岔,嬉皮笑脸的以嘲笑的语气询问雷尔额头上的灰是什么灰?陈平的骨灰吗? 随后雷尔不满的斥责达祖丁的言论是在侮辱兴都徒,并要求对方撤回言论。 雷尔指出,这额头上的灰印是兴都教徒所抹的“圣灰”,达祖丁应该要道歉。 就在一来一往的争吵中,国阵的议员当然不甘示弱,纷纷站起来否认羞辱印裔同胞。 达祖丁以开玩笑的方式嘲弄雷尔额头上的灰印是陈平的骨灰,是在羞辱印裔同胞的文化,简直是没有修养兼缺乏素质的国会议员。 最后达祖丁回应说,“我撤回言论没问题,没什么大不了”,还笑着挑衅议长何不禁足他4天,因为他还要赴巫统大会。 在这一场的国会辩驳中,就可看到丑态百出的巫统国阵议员。 (点击完整视频) https://www.facebook.com/khoopoaytiong/videos/523959718452832/  

公账会报告出炉! 纳吉扣押GST退税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文告:  公账会调查报告显示纳吉是一名盗贼 根据公账会今日在国会所提呈的调查报告,纳吉及前朝政府擅自挪用了应该退还给人民的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而报告也点出了3大错误。  1.延迟退税是否因为第14届全国大选? 第一,根据公账会的报告,194亿令吉迟迟未退还到人民手中的原因是因为财政部不愿批准皇家关税局的退款申请。  2015及2016年里,关税局分别申请退款99亿6900万令吉及207亿6400万令吉,而当时政府也根据关税局的申请来全额退款。 直到2017年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关税局申请380亿令吉,但是政府却只批准当中的253亿令吉;关税局在2018年申请132亿8500万令吉,但批准的数额却只有50亿8000万令吉。 纳吉及前朝政府在2017及2018年故意拖慢退税程序,是否为了能够把钱用在第14届全国大选?众所周知,国阵在第14届大选滥用金钱及政府机构来竞选,以达到政治目的。 举例,纳吉在2018年4月一共支付3000万令吉予DRB-Hicom员工,但是国会当时已经解散。 当然还有许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所批准的大型计划目的就是为了影响选民,这些事情正是前朝政府无法退还消费税退税到人民手中的原因。 2.直接把消费税税收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属于非法行为 第二,公账会报告显示,根据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2(2)条文,消费税税收必须转移至消费税信托户头,但纳吉及前朝政府并没有遵守,因为消费税税收直接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纳吉为了自保而援引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5)条文,即授权财政部长有权把钱从消费税退税户头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纳吉此举违法,是因为消费税税收必须先汇入消费税户头,然后才能转入统一基金户口,并不能直接汇入统一基金户口。 总检察署也在公账会报告内提及,从法律角度而言,纳吉把消费税税收直接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头的行为已经抵触了2014年消费税法令及失信。  3.盗用消费税退税 第三,公账会调查报告也显示消费税的退税已经使用在政府的其他用途。 纳吉及前财政部前秘书长依万瑟里加向公账会承认,照理应该退还给人民的消费税退税已经被使用在其他用途,以解决政府的资金流动问题。  这清楚显示被消费税退税已经被“扣留”及滥用。通过这个方式,纳吉及前朝政府已经成功获得资金来进行其他用途,而纳税人却被逼承担无法获得退税的后果。 总结 纳吉的行为突显他本身是一位不遵守法律的盗贼,公账会的报告显示他已经失去了纳税人所赋予他的职务及信任,也就是失信,盗取及滥用消费税退税。 我赞同总检察署的看法,即这起案件是一件刑事案,因此我呼吁警方及相关单位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邱培栋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