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账会报告出炉! 纳吉扣押GST退税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文告:  公账会调查报告显示纳吉是一名盗贼 根据公账会今日在国会所提呈的调查报告,纳吉及前朝政府擅自挪用了应该退还给人民的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而报告也点出了3大错误。  1.延迟退税是否因为第14届全国大选? 第一,根据公账会的报告,194亿令吉迟迟未退还到人民手中的原因是因为财政部不愿批准皇家关税局的退款申请。  2015及2016年里,关税局分别申请退款99亿6900万令吉及207亿6400万令吉,而当时政府也根据关税局的申请来全额退款。 直到2017年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关税局申请380亿令吉,但是政府却只批准当中的253亿令吉;关税局在2018年申请132亿8500万令吉,但批准的数额却只有50亿8000万令吉。 纳吉及前朝政府在2017及2018年故意拖慢退税程序,是否为了能够把钱用在第14届全国大选?众所周知,国阵在第14届大选滥用金钱及政府机构来竞选,以达到政治目的。 举例,纳吉在2018年4月一共支付3000万令吉予DRB-Hicom员工,但是国会当时已经解散。 当然还有许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所批准的大型计划目的就是为了影响选民,这些事情正是前朝政府无法退还消费税退税到人民手中的原因。 2.直接把消费税税收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属于非法行为 第二,公账会报告显示,根据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2(2)条文,消费税税收必须转移至消费税信托户头,但纳吉及前朝政府并没有遵守,因为消费税税收直接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纳吉为了自保而援引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5)条文,即授权财政部长有权把钱从消费税退税户头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纳吉此举违法,是因为消费税税收必须先汇入消费税户头,然后才能转入统一基金户口,并不能直接汇入统一基金户口。 总检察署也在公账会报告内提及,从法律角度而言,纳吉把消费税税收直接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头的行为已经抵触了2014年消费税法令及失信。  3.盗用消费税退税 第三,公账会调查报告也显示消费税的退税已经使用在政府的其他用途。 纳吉及前财政部前秘书长依万瑟里加向公账会承认,照理应该退还给人民的消费税退税已经被使用在其他用途,以解决政府的资金流动问题。  这清楚显示被消费税退税已经被“扣留”及滥用。通过这个方式,纳吉及前朝政府已经成功获得资金来进行其他用途,而纳税人却被逼承担无法获得退税的后果。 总结 纳吉的行为突显他本身是一位不遵守法律的盗贼,公账会的报告显示他已经失去了纳税人所赋予他的职务及信任,也就是失信,盗取及滥用消费税退税。 我赞同总检察署的看法,即这起案件是一件刑事案,因此我呼吁警方及相关单位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邱培栋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  

邱培栋:仍有400万人未成选民 最终目标是落实自动登记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政府及选委会未来将会恢复政党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的政策,这有助于减少许多民众仍未注册为选民的问题。 邱培栋说,根据他在国会所获得的答复显示,政府目前正在拟定指南,以恢复以前允许政党能够自行协助选民进行登记,减低选委会及政府的负担。 邱培栋表示,本身对于政府要恢复政党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的政策深感欢迎。 他透露,我国在2011年时有5720名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但是直到2017年时只剩下205名罢了,主要原因是因为选委会当年不再继续委任任何新的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特别是政党的代表。 邱培栋说,这也导致了上届全国大选出现许多符合资格的选民仍未登记为选民,根据数据,2018年成功登记为选民的人数只有21万6705人,而今年一至三月只有2万6136名民众成功登记为选民。 他说,此数据和仍未登记为选民的数据相比,仍有非常大的差别,目前仍有400万人民仍未注册为选民,也占了总选民人数的逾20%。 此外,邱培栋也看好中央政府即将在国会提呈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的动议,因为这将让380万名青年拥有投票权。 尽管如此,邱培栋也强调,行动党及政府的终极目标是要实施自动登记选民的政策,不剥夺任何一名大马公民的投票权。

朝野应联手 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反对党必须给予配合,朝野一起联手通过这项动议。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表示,选委会在昨天宣布将会在7月召开的国会中提呈降低投票年龄的动议,而身为希盟国会议员的他对于这项动议深表欢迎,也将会全力支持。 他说,如果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这将会使到370万的青年从中受惠,让他们有资格投票,而这个数目与上届大选仍未注册的选民人数,即1390万相比仍属天渊之别。 “降低投票年龄的建议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也符合了国家宪法之下的人权,希盟政府的意愿是为了要确保青年们也有投票权,并直接参与及了解国家的民主制度。” 邱培栋指出,早前有一些人针对降低投票年龄的建议提出反对,理由是因为青年们心智仍未成熟,无法在投票时做出正确,而他本身不认同这种说法。 他强调,从马来西亚的法律角度为言,18岁已经定义为成年人,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因此大家必须要给他们机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样,是少数投票年龄偏高的东南亚国家,而印尼及东帝汶的投票年龄最低,17岁。 邱培栋呼吁全体国会议员必须给予这项动议支持,因为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才能获得而通过,而反对党,特别是巫统、伊斯兰党及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没有任何理由不支持这项动议,除非他们为了本身的政治议程而从中破坏,因此朝野必须一起联手让这项动议获得通过。

教育部师范学士课程名额 华小组第二轮面试!

为解决华小师资不足的问题,教育部展开第2轮 “师范学士课程”申请,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呼吁有兴趣成为教师的中五毕业生勿错过这次大好机会,为华文教育献一份力。 邱培栋表示,教育部已在3月19日开放今年师范学士课程(PISMP)供申请,相信是应征者经过“教师资格测试”(UKCG)的笔试后,过关的人数还未能填满今年华小组的名额,所以开放次轮申请机会。 “为解决当今华小师资不足的问题以及储备足够马六甲师资,请持有SPM成绩5A 的毕业生,赶紧争取教育部今年特别增加师范学士课程的名额,踊跃申请次轮开放的名额。” 邱培栋透露,华小组2019年的师范学士课程(PISMP)名额也从原本的1000名增加至1460名,而今年华小组的总申请人数才达到1800多人,在经过笔试及面试2轮筛选后,相信成功过关的人数不及1千人。 他指出,目前华小组可能还有约800多个名额需要被填补,首轮未获安排笔试与面试的学生,可以争取此轮申请机会。 邱培栋说,华小组的第二轮供申请的11个科系包括有马来文、 英文第二语文教学、历史、美术、体育、学前教育、音乐、咨商与辅导、设计与工艺、数学及科学。 “其中,华小组的马来文科有近600个名额,但第一轮的申请者不及200人,所以马来文组还有非常多的名额待SPM华裔学生申请,这才能让华小有足够的师资,应付学校的马来文教学要求。” 邱培栋也呼吁在第一轮申请中缺席笔试或无法通过笔试的申请者可以必须留意电话短讯,做好准备应考,因为师范学院将会通知学生再次参与测试。 次轮师范课程征召将在4月25日下午2时开放,直到4月30日晚上10:00截止,申请者可以登入 http://apps-ipgm.net/pismp-kct 根据相关指示进行登记。

邱培栋指旺阿末不追讨钜款太荒唐

"如果这将近一百万是你的血汗钱, 你会这么轻易地因昂贵的律师费而选择放弃不要追讨这已被充公的血汗钱吗?" 民主行动党甲州秘书兼爱极乐区州议员邱培栋指出,武吉阿曼刑事调查总监旺阿末必须对澳洲充公其近百万令吉钜款的事作出交代,而不是一句"钱不要了",就想息事宁人,置身事外。 他说,以旺阿末在大马的身份与地位,如果没涉及任何犯罪成分,竟以律师费太昂贵而不设法索回有关款项,简直太荒唐,也破坏大马的形象! 旺阿末解释说有关款项是安排一名大马好友进行转账,以支付女儿就读硕士学位的学费,同时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 " 邱培栋觉得澳洲当局不会贸然充公其户头的钱,大马警方与反贪委员会应该继续追查此事,不能因为他几句轻描淡写的解释就搪塞过去。 他说,旺阿末必须公布为他处理转账的朋友是谁?钱是如何交给这个朋友?还有有关的钱是哪里来的? 他指旺阿末对有关事件的反应令人难以接受,也引起更多怀疑,若没涉及犯罪问题,他应该为自己讨回一个清白,同时为大家释疑。 邱培栋也说,如果他是清白的,相信行动党也可以提供法律上的援助。 另一方面,邱培栋也建议反贪委员会应该把握机会彻查此事,必要时采取适当的行动,以挽回国家日愈严重的贪污印象指数。不要再次让国民失望。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178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