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雪隆及布城返乡者 应该自我隔离14天

政府已经做出宣布,吉隆坡、雪兰莪及布城从本月14日起,落实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 显然的,这是一个为了遏制以上3个地区的疫情继续蔓延及数据攀升的决定,但这个决定恐将导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至其他州属。 吉隆坡、雪兰莪及布城人流量高,有数以百万的人士在该地区工作,当中大部分是游子,家乡在其他州属。随着该地区即将落实有条件行动管制令,游子们或许会开始返回家乡,避免造成生活上的不便。 我了解,政府要在有条件行动管制令落实前管制人民的行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因此我敦促所有人能够在这场和新冠肺炎病毒的战争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并对社会负责。 对于那些没有任何紧急事故的人士应该尽量留在巴生谷,而不是返乡;如果真的要返乡,他们应该自我隔离14天。 如此举动或许会造成不便,但是我认为大家必须谨慎,避免导致目前的局面恶化。 切记,我们还未在这场战役中胜出,每个人都在这场仗中都有个别的作用,我们必须一起努力,才能使到新冠肺炎疫情受控。 邱培栋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

朝野应联手 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反对党必须给予配合,朝野一起联手通过这项动议。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表示,选委会在昨天宣布将会在7月召开的国会中提呈降低投票年龄的动议,而身为希盟国会议员的他对于这项动议深表欢迎,也将会全力支持。 他说,如果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这将会使到370万的青年从中受惠,让他们有资格投票,而这个数目与上届大选仍未注册的选民人数,即1390万相比仍属天渊之别。 “降低投票年龄的建议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也符合了国家宪法之下的人权,希盟政府的意愿是为了要确保青年们也有投票权,并直接参与及了解国家的民主制度。” 邱培栋指出,早前有一些人针对降低投票年龄的建议提出反对,理由是因为青年们心智仍未成熟,无法在投票时做出正确,而他本身不认同这种说法。 他强调,从马来西亚的法律角度为言,18岁已经定义为成年人,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因此大家必须要给他们机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样,是少数投票年龄偏高的东南亚国家,而印尼及东帝汶的投票年龄最低,17岁。 邱培栋呼吁全体国会议员必须给予这项动议支持,因为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才能获得而通过,而反对党,特别是巫统、伊斯兰党及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没有任何理由不支持这项动议,除非他们为了本身的政治议程而从中破坏,因此朝野必须一起联手让这项动议获得通过。

彭亨华小校牌中文字消失 国阵马华甲胜选送大礼?

民主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与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于2021年11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联合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调侃,若行动党再度掌权华社权益将会不见一事,我们希望魏家祥先解释为何国阵一在甲州州选中大胜后,彭亨州即发生华小校牌只有国文和爪夷文一事,然后再来省思马华到底有没有资格调侃民主行动党。随着国阵刚刚在上个星期落幕的甲州州选中大胜后,不足一个星期的时间彭亨州即发生华小校牌的中文校名失踪一事,我们怀疑,这就是马华在内的执政联盟-国阵所送给华社的大礼。 马华在传出华小校牌的中文字失踪一事后,已经事隔超过24个小时没有任何一名成员做出回应,包括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也仅是透过彭亨董联会的口中传达讯息,至今还没有现身向华社做出解释。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魏家祥在27日的马华线上常年大会上,却没有针对上述事项作出任何的解释,甚至也非常罕见的没有在华社面前大发官威,反而却是炮打民主行动党,甚至形容民主行动党一旦继续执政,华社权益将会消失一事,显然是在转移华社,甚至是马华党员对这起事件的关注与视线。

邱培栋呼吁解决跳槽文化 挽回大众对国家政治信心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文告: 数天前,2名来自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跳槽,转为支持慕尤丁及国盟政府。 这是一件人神共愤的消息,因为“喜来登政变”发生至今已有一年,但是我国仍然发生“青蛙跳槽”以及“政治象棋”的不良文化。 这种种事件也让马来西亚国民对马来西亚政治失去了信心。 这缺口已经打开了,相信如果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议员跳槽的事件在未来肯定还会重演,特别是随时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我国政治也会因这不良文化而继续动荡不安。 有几项建议能够杜绝跳槽文化,其中包括制定法令禁止中选的人民代议士随意跳槽。在有关法令之下,任何跳槽的人民代议士必须辞职,并重新进行补选。 对,希盟执政时并没有制定有关法令,因为这涉及了修宪,而希盟的一些盟党或个人也不反对跳槽文化。 尽管如此,我仍对行动党有信心,我们必定会全力支持任何防止跳槽的议程,问题只是其他政党是否有准备和同意支持这项改变? 当然,普罗大众也有许多不同的建议,其中包括推行“罢免制度”,一旦相关议员失去支持,人民可通过选举来进行罢免。 “罢免制度”已经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进行,其中包括台湾,高雄人民通过公投来罢免时任高雄市长。 当时多达97.40%,又或者93万9090名选民同意罢免,而反对的人数只占了2.6%,只有2万5051名选民。而时任市长韩国瑜也因此而下台,并举行选举来选出新市长。 “罢免制度”可在马来西亚执行,用来应对议员跳槽的文化,也给人民权力决定中选议员的命运,如果他们有违民意,就会被人民惩罚及拉下马。 马来西亚当务之急就必须解决跳槽文化,才能挽回大众对国家政治的信心。

首相必须冻结内长职务及召开国会辩论 挽回人民对警队的信心

针对第12任警察总长阿都哈密在卸任前夕揭露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干涉警务行政一事,再度暴露出国盟政府的滥权、腐败日益严重,首相慕尤丁有必要立即召开国会,同时也应该马上冻结韩沙再努丁的职务,以还人民对警队的信心和恢复警队的威信。 我认为,阿都哈密揭露韩沙再努丁的所作所为,已严重让已有214年历史的大马皇家警察的名誉严重受损,也让一直以来致力于打造、维护警队威信的历任警察总长、退休警官及警员颜面无存。 此外,这也是进一步打击了我国的三权分立制度,让希盟政府和阿都哈密致力恢复警队威信和国家荣誉的努力毁于一旦。 自从国盟政府夺权和韩沙再努丁受委为内政部长之后,后者的行为已经让政坛乌烟瘴气,例如涉嫌多次动用内政部长的职务来操控警队协助国盟政府稳定政权,如今阿都哈密在卸任前夕的大爆料,已彻底验证了坊间的传闻。 阿都哈密是一名在国阵年代就不畏强权的警官,其威信也是在当年受到国阵政府的威迫之下所建立,尽管阿都哈密当时多次被当时身居高职的政治人物动用各种足以威胁其性命安全的动作来恐吓,包括要其辞官提早退休等,但他仍坚持立场至最后一刻,最终还是被迫屈服于当时的淫威,也因如此,阿都哈密才会在希盟执政时,被认为是最能协助希盟政府重振马来西亚威信的人选。 阿都哈密担任警察总长期间,多次察觉到警队的腐败,因此在2019年也支持希盟政府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这点就可看到阿都哈密是一名廉洁,且是领导大马皇家警察的最佳人选。 在2020年8月,国盟政府撤回了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法案一事,相信正是在为韩沙再努丁的滥权行为铺路;如今阿都哈密在30日的爆料,揭露韩沙再努丁的一举一动,包括涉嫌滥用权力操控警察服务委员会来委任自己人担任警察总长,显然大马皇家警察已经沦为了政治工具,恐怕即将上任警察总长也似乎将会是一个政治傀儡。 另外,针对韩沙再努丁在阿都哈密正式卸任前夕,自行在内政部移交委任状,再加上所流传电话语音指委任自己人的事件,明显此举已抵触了联邦宪法,和挑战国家元首在委任警察总长的权力和威信。 我认为,慕尤丁有必要就阿都哈密针对韩沙再努丁的这一连串指责作出回应,包括公布国盟政府是以哪一项标准来进行委任警察总长的程序,同时也必须遵循国家元首的旨意,马上召开国会针对此事进行商讨,甚至有必要就此事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恢复大马皇家警察的威信。 同时,慕尤丁必须就阿都哈密的指责,立刻指示韩沙再努丁停职和被接受调查。 邱培栋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

确保人民有能力购买口罩 邱培栋建议政府给予津贴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政府规定民众8月1日起在公共场所必须戴口罩的措施有助于舒缓我国新冠肺炎疫情,但是最关键的是政府必须确保人民有能力购买口罩,否则这项措施也无法奏效。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表示,在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各行各业都非常淡,一些公司对员工减薪,一些甚至裁员,如果平民百姓在一日三餐都面对问题的情况下,哪有多余的钱来购买口罩? 他说,即使政府上周宣布把口罩零售顶价下降至每面口罩1令吉20仙,但是政府还是有必要确保所有人,特别是B40收入群体有能力购买口罩,因为一面口罩1令吉20先,一盒50面就60令吉,这60令吉可以是一些人一个星期的伙食费。 “就以一家四口来举例,4人每天需要花费4令吉80仙来购买口罩使用,一个月就需要144令吉,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非常沉重。” 因此,邱培栋也建议政府能够给予人民“口罩津贴”或者再度派发免费口罩,因为许多人,特别是马六甲市区国会的市民仍没有接获政府早前答应发放的4面口罩。 另一方面,邱培栋也呼吁国内企业能够进行社会企业责任(CSR)活动,免费派发口罩予中小学生,以减轻家长们的负担。

邱培栋建议甲州采2措施抗疫 拨款买试剂盒、走入社区接种

马六甲州内确诊数据居高不下,上周平均每日有340宗确诊病例,因此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呼吁马六甲州政府能够拨款予州议员,以购买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予民众,找出尚潜伏在人群中的确诊者,斩断感染链。 邱培栋发文告时表示,本身在过去一直都呼吁政府一定要展开大型筛检,但是都没有行动,随着政府已经在上个月批准至少13款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上市,因此州政府也能够拨款或大量采购,并让州议员派发给民众。 邱培栋建议州政府以各个州选区人数为标准,以总选民人数的60%为准则,免费提供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 “就以马六甲州内最大的州选区格西当州选区为例,该选区一共有3万7405名选民,60%的话就是2万2443人,只要州政府大量采购,相信能够以优惠的价格取得。” 他说,马六甲在2018年大选时共有49万4662名选民,60%则是29万6797,如果每个试剂盒只需10令吉,那么州政府只需耗资296万7970令吉,便能派发给有需要的民众,唯必须优先给予B40或者M40的家庭。

提呈反跳槽法面对阻碍 ...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发文告表示,众所周知,政府在提呈反跳槽法案时面对一些阻碍。 “希盟已经承诺将全力支持这项反跳槽法案,以阻止那些导致国家不稳定的“政治青蛙”文化再度上演。” 尽管如此,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表示,内阁对于跳槽的定义仍模糊不清,需要厘清和解决。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新鲜课题,因为这个问题在去年也已经被讨论过了。 问题是,政府班底中有哪些个人或政党不支持反跳槽法案?他们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同意? 无可否认,某些政党有本身的政治议程,巫统主席阿末扎西也曾说过,巫统的部长群中有“叛徒”,他们都希望这一项法案提呈失败。

魏家祥称Timah不改名 邱培栋抨只为捞取选票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州选竞选主任兼希望联盟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于2021年11月13日(星期六)在马六甲发表声明: Timah改名风波:魏家祥声称不用改名,不为纠正错误决策,只为捞取选票! 国阵国盟政府施压酒商更换Timah威士忌名称犯众怒,魏家祥今午在脸书宣布内阁同意保留Timah名称,这显然是马六甲州选的缓兵之计,而非旨在纠正政府的错误! Timah威士忌风波自10月份爆发至今已闹了超过一个月;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长亚历山大林奇在10月28日单方面宣布Timah酒「被改名」,魏家祥在这事件前后将近一个半月没有发声,完全体现马华静静党的创党精神! 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前日(11日)在国会踢爆国阵国盟政府,强迫酒商把Timah改为「Bijih...

协助小贩度过行管令难关 邱培栋建议执照费减50%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建议州政府能够为小贩的执照费提供50%折扣,以协助他们度过这一次行管令的艰难时刻。 邱培栋表示,在这段2个星期或更长的行管令期间,小贩们的生意深受影响,一些小贩因没有生意和确诊病例一直攀升而关店,即使暂停营业,但是他们仍然必须支付员工薪水及租金等基本费用,入不敷出。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说,在马来西亚,大约有98%的企业是中小型企业,所雇用的员工人数超过700万名,因此一旦中小型企业纷纷顶不顺而倒闭,将会引起骨牌效应,最后受伤害的会是马来西亚经济。 “政府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必须给予小贩们及中小型企业提供援助;中央政府及马六甲州政府方面,目前尚未宣布任何措施来协助市场及中小型企业。” 他说,槟城州政府已经宣布拨出2000万令吉来协助商家,马六甲虽然没有像槟城州财力雄厚,但是仍然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如在更新执照费及门牌税上提供折扣,政府或官联公司所拥有的建筑也可以在租金上提供目标性回扣。 邱培栋强调,政府和人民唇齿相依,双方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政府应在这个辛苦时刻和人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