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亨华小校牌中文字消失 国阵马华甲胜选送大礼?

民主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与亚沙区国会议员谢琪清于2021年11月27日在吉隆坡发表联合文告: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调侃,若行动党再度掌权华社权益将会不见一事,我们希望魏家祥先解释为何国阵一在甲州州选中大胜后,彭亨州即发生华小校牌只有国文和爪夷文一事,然后再来省思马华到底有没有资格调侃民主行动党。随着国阵刚刚在上个星期落幕的甲州州选中大胜后,不足一个星期的时间彭亨州即发生华小校牌的中文校名失踪一事,我们怀疑,这就是马华在内的执政联盟-国阵所送给华社的大礼。 马华在传出华小校牌的中文字失踪一事后,已经事隔超过24个小时没有任何一名成员做出回应,包括教育部副部长马汉顺也仅是透过彭亨董联会的口中传达讯息,至今还没有现身向华社做出解释。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魏家祥在27日的马华线上常年大会上,却没有针对上述事项作出任何的解释,甚至也非常罕见的没有在华社面前大发官威,反而却是炮打民主行动党,甚至形容民主行动党一旦继续执政,华社权益将会消失一事,显然是在转移华社,甚至是马华党员对这起事件的关注与视线。

邱培栋:选委会须确保马六甲州选安全及公平

选委会必须确保马六甲州选会是一场安全及公平的选举选委会刚宣布马六甲州选投票日落在2021年11月20日。 各方人士都对这场州选感到担忧,因为我国才稍微有一点从新冠肺炎疫情中恢复的迹象。我们别无选择,由于4位州议员撤回对马六甲州政府的支持,演变成目前现有的局面。如今选委会必须确保这一场州选安全,而且公平干净。让人遗憾的是,第14届全国大选至今已有3年,但是选委会和政府并没有对我国的选举制度及程序进行显著的改革。我一直在国会提出的议题就是选举改革委员会的报告。虽然“前朝”国盟政府已经成立专门负责选举改革,并由阿兹敏阿里所领导的内阁委员会,但事实上这个委员会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近来,我建议首相署属下机构特别委员会传召选委会,并询问他们是否准备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举办全国大选,但这也没有成事。 马六甲州选的投票率可能会下降,主要是因为民众对新冠肺炎的担忧以及对政治的反感。所有利益相关者,包括政府、选委会、政党以及非政府组织应该共同努力,以增加公众对我国选举的信心。 选委会必须确保安全、公平和廉洁的选举,以下是马六甲州选必须关注的问题 1.18岁投票和自动选民登记

邱培栋:仍有400万人未成选民 最终目标是落实自动登记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政府及选委会未来将会恢复政党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的政策,这有助于减少许多民众仍未注册为选民的问题。 邱培栋说,根据他在国会所获得的答复显示,政府目前正在拟定指南,以恢复以前允许政党能够自行协助选民进行登记,减低选委会及政府的负担。 邱培栋表示,本身对于政府要恢复政党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的政策深感欢迎。 他透露,我国在2011年时有5720名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但是直到2017年时只剩下205名罢了,主要原因是因为选委会当年不再继续委任任何新的助理选民登记注册员,特别是政党的代表。 邱培栋说,这也导致了上届全国大选出现许多符合资格的选民仍未登记为选民,根据数据,2018年成功登记为选民的人数只有21万6705人,而今年一至三月只有2万6136名民众成功登记为选民。 他说,此数据和仍未登记为选民的数据相比,仍有非常大的差别,目前仍有400万人民仍未注册为选民,也占了总选民人数的逾20%。 此外,邱培栋也看好中央政府即将在国会提呈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的动议,因为这将让380万名青年拥有投票权。 尽管如此,邱培栋也强调,行动党及政府的终极目标是要实施自动登记选民的政策,不剥夺任何一名大马公民的投票权。

邱培栋建议甲州采2措施抗疫 拨款买试剂盒、走入社区接种

马六甲州内确诊数据居高不下,上周平均每日有340宗确诊病例,因此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呼吁马六甲州政府能够拨款予州议员,以购买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予民众,找出尚潜伏在人群中的确诊者,斩断感染链。 邱培栋发文告时表示,本身在过去一直都呼吁政府一定要展开大型筛检,但是都没有行动,随着政府已经在上个月批准至少13款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上市,因此州政府也能够拨款或大量采购,并让州议员派发给民众。 邱培栋建议州政府以各个州选区人数为标准,以总选民人数的60%为准则,免费提供新冠病毒抗原快速检测试剂盒。 “就以马六甲州内最大的州选区格西当州选区为例,该选区一共有3万7405名选民,60%的话就是2万2443人,只要州政府大量采购,相信能够以优惠的价格取得。” 他说,马六甲在2018年大选时共有49万4662名选民,60%则是29万6797,如果每个试剂盒只需10令吉,那么州政府只需耗资296万7970令吉,便能派发给有需要的民众,唯必须优先给予B40或者M40的家庭。

朝野应联手 支持降低投票年龄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把投票年龄降至18岁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反对党必须给予配合,朝野一起联手通过这项动议。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表示,选委会在昨天宣布将会在7月召开的国会中提呈降低投票年龄的动议,而身为希盟国会议员的他对于这项动议深表欢迎,也将会全力支持。 他说,如果投票年龄降低至18岁,这将会使到370万的青年从中受惠,让他们有资格投票,而这个数目与上届大选仍未注册的选民人数,即1390万相比仍属天渊之别。 “降低投票年龄的建议是希盟的竞选宣言之一,也符合了国家宪法之下的人权,希盟政府的意愿是为了要确保青年们也有投票权,并直接参与及了解国家的民主制度。” 邱培栋指出,早前有一些人针对降低投票年龄的建议提出反对,理由是因为青年们心智仍未成熟,无法在投票时做出正确,而他本身不认同这种说法。 他强调,从马来西亚的法律角度为言,18岁已经定义为成年人,拥有独立的思考能力,因此大家必须要给他们机会。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一样,是少数投票年龄偏高的东南亚国家,而印尼及东帝汶的投票年龄最低,17岁。 邱培栋呼吁全体国会议员必须给予这项动议支持,因为必须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才能获得而通过,而反对党,特别是巫统、伊斯兰党及砂拉越政党联盟(GPS)没有任何理由不支持这项动议,除非他们为了本身的政治议程而从中破坏,因此朝野必须一起联手让这项动议获得通过。

协助小贩度过行管令难关 邱培栋建议执照费减50%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建议州政府能够为小贩的执照费提供50%折扣,以协助他们度过这一次行管令的艰难时刻。 邱培栋表示,在这段2个星期或更长的行管令期间,小贩们的生意深受影响,一些小贩因没有生意和确诊病例一直攀升而关店,即使暂停营业,但是他们仍然必须支付员工薪水及租金等基本费用,入不敷出。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说,在马来西亚,大约有98%的企业是中小型企业,所雇用的员工人数超过700万名,因此一旦中小型企业纷纷顶不顺而倒闭,将会引起骨牌效应,最后受伤害的会是马来西亚经济。 “政府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必须给予小贩们及中小型企业提供援助;中央政府及马六甲州政府方面,目前尚未宣布任何措施来协助市场及中小型企业。” 他说,槟城州政府已经宣布拨出2000万令吉来协助商家,马六甲虽然没有像槟城州财力雄厚,但是仍然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如在更新执照费及门牌税上提供折扣,政府或官联公司所拥有的建筑也可以在租金上提供目标性回扣。 邱培栋强调,政府和人民唇齿相依,双方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政府应在这个辛苦时刻和人民同在。

邱培栋呼吁解决跳槽文化 挽回大众对国家政治信心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文告: 数天前,2名来自希望联盟的国会议员跳槽,转为支持慕尤丁及国盟政府。 这是一件人神共愤的消息,因为“喜来登政变”发生至今已有一年,但是我国仍然发生“青蛙跳槽”以及“政治象棋”的不良文化。 这种种事件也让马来西亚国民对马来西亚政治失去了信心。 这缺口已经打开了,相信如果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议员跳槽的事件在未来肯定还会重演,特别是随时即将到来的全国大选,我国政治也会因这不良文化而继续动荡不安。 有几项建议能够杜绝跳槽文化,其中包括制定法令禁止中选的人民代议士随意跳槽。在有关法令之下,任何跳槽的人民代议士必须辞职,并重新进行补选。 对,希盟执政时并没有制定有关法令,因为这涉及了修宪,而希盟的一些盟党或个人也不反对跳槽文化。 尽管如此,我仍对行动党有信心,我们必定会全力支持任何防止跳槽的议程,问题只是其他政党是否有准备和同意支持这项改变? 当然,普罗大众也有许多不同的建议,其中包括推行“罢免制度”,一旦相关议员失去支持,人民可通过选举来进行罢免。 “罢免制度”已经在许多国家和地区进行,其中包括台湾,高雄人民通过公投来罢免时任高雄市长。 当时多达97.40%,又或者93万9090名选民同意罢免,而反对的人数只占了2.6%,只有2万5051名选民。而时任市长韩国瑜也因此而下台,并举行选举来选出新市长。 “罢免制度”可在马来西亚执行,用来应对议员跳槽的文化,也给人民权力决定中选议员的命运,如果他们有违民意,就会被人民惩罚及拉下马。 马来西亚当务之急就必须解决跳槽文化,才能挽回大众对国家政治的信心。

开后门批准非关键领域营业 阿兹敏玩弄权术恐牺牲人民

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促请贸工部长阿兹敏阿里不要在这个疫情严重时期玩弄权术,为了突显其权力而“开后门”批准非关键领域的营业申请,让前线人员和人民的努力及牺牲付诸一炬。 邱培栋今日发文告时强调,政府应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放在第一位。 邱培栋表示,国防部长依斯迈沙比里于昨日在其社交媒体张贴的一张“关前门”的照片,当中的讯息是他其实想更严格地执行全面封锁,但是有一些部长在跟他唱反调,所以他不能够真正地去执行封锁,并感到愤怒且在其社交媒体上发泄自身情绪;除了让人民知道他所面对的难处,也间接斥责与他唱反调的部长。 邱培栋也表示,阿兹敏想要“逞英雄”,此举等同于罔顾人民的生命安全,加上部长们在疫情期间各怀鬼胎,最后遭殃的将会是市井小民。 邱培栋希望政府能够履行承诺,并迅速地把5月31日所宣布的援助金拨下,包括给予薪金的津贴;从行管令1.0开始,我都能听到雇主投诉所申请的津贴没有下文。 “因为业者都明白疫情的严重性,大家都觉得当务之急是保障自己的健康与安全,也愿意配合政府的宣布做出牺牲,业者也因在社区爆发的疫情感到担心,倘若照常营业将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邱培栋也呼吁政府能够更加有效率、更加全面地去研究一些政策,才做出宣布。避免人民对一直反复更改、不明确的决定感到混淆。

公账会报告出炉! 纳吉扣押GST退税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文告:  公账会调查报告显示纳吉是一名盗贼 根据公账会今日在国会所提呈的调查报告,纳吉及前朝政府擅自挪用了应该退还给人民的194亿令吉消费税退税,而报告也点出了3大错误。  1.延迟退税是否因为第14届全国大选? 第一,根据公账会的报告,194亿令吉迟迟未退还到人民手中的原因是因为财政部不愿批准皇家关税局的退款申请。  2015及2016年里,关税局分别申请退款99亿6900万令吉及207亿6400万令吉,而当时政府也根据关税局的申请来全额退款。 直到2017年的情况就不一样了,关税局申请380亿令吉,但是政府却只批准当中的253亿令吉;关税局在2018年申请132亿8500万令吉,但批准的数额却只有50亿8000万令吉。 纳吉及前朝政府在2017及2018年故意拖慢退税程序,是否为了能够把钱用在第14届全国大选?众所周知,国阵在第14届大选滥用金钱及政府机构来竞选,以达到政治目的。 举例,纳吉在2018年4月一共支付3000万令吉予DRB-Hicom员工,但是国会当时已经解散。 当然还有许多在第14届全国大选前所批准的大型计划目的就是为了影响选民,这些事情正是前朝政府无法退还消费税退税到人民手中的原因。 2.直接把消费税税收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属于非法行为 第二,公账会报告显示,根据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2(2)条文,消费税税收必须转移至消费税信托户头,但纳吉及前朝政府并没有遵守,因为消费税税收直接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纳吉为了自保而援引2014年消费税法令第54(5)条文,即授权财政部长有权把钱从消费税退税户头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口。 纳吉此举违法,是因为消费税税收必须先汇入消费税户头,然后才能转入统一基金户口,并不能直接汇入统一基金户口。 总检察署也在公账会报告内提及,从法律角度而言,纳吉把消费税税收直接转移至统一基金户头的行为已经抵触了2014年消费税法令及失信。  3.盗用消费税退税 第三,公账会调查报告也显示消费税的退税已经使用在政府的其他用途。 纳吉及前财政部前秘书长依万瑟里加向公账会承认,照理应该退还给人民的消费税退税已经被使用在其他用途,以解决政府的资金流动问题。  这清楚显示被消费税退税已经被“扣留”及滥用。通过这个方式,纳吉及前朝政府已经成功获得资金来进行其他用途,而纳税人却被逼承担无法获得退税的后果。 总结 纳吉的行为突显他本身是一位不遵守法律的盗贼,公账会的报告显示他已经失去了纳税人所赋予他的职务及信任,也就是失信,盗取及滥用消费税退税。 我赞同总检察署的看法,即这起案件是一件刑事案,因此我呼吁警方及相关单位必须立即采取行动。 邱培栋 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  

提呈反跳槽法面对阻碍 ...

民主行动党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发文告表示,众所周知,政府在提呈反跳槽法案时面对一些阻碍。 “希盟已经承诺将全力支持这项反跳槽法案,以阻止那些导致国家不稳定的“政治青蛙”文化再度上演。” 尽管如此,掌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表示,内阁对于跳槽的定义仍模糊不清,需要厘清和解决。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新鲜课题,因为这个问题在去年也已经被讨论过了。 问题是,政府班底中有哪些个人或政党不支持反跳槽法案?他们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而不同意? 无可否认,某些政党有本身的政治议程,巫统主席阿末扎西也曾说过,巫统的部长群中有“叛徒”,他们都希望这一项法案提呈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