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尊重多元之余也传达准确资讯 政府部门发多语文告应被鼓励

  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出中文文告,遭到“国阵之友”攻击,指林冠英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这个指控是充满种族主义的,因为林冠英发出的不止是中文文告,还包括英文和马来文文告,如何会被冠上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地位的罪名呢? “这种抹黑也是巫统过去数十年惯用的伎俩,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可见巫统没有从第14届大选败选中吸取教训。” 邹宇晖认为,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中文媒体,将能更准确把官方新闻与数据传达予国内外中文媒体,省却各中文报自行翻译的工作,也减少各中文报各自翻译后出现的内容落差。 “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多族群和多语社会,发布多语文告展示了新政府对马来西亚多元语言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因为中文乃国内三大语言之一,而马来西亚的中文媒体规模更是继中港台大中华地区之外,最为完整的,政府部门发出中文文告有利于媒体与政府之间的资讯互通。” 邹宇晖强调,财政部发出中文文告不代表没有发出国文文告,亲巫统的“国阵之友”尝试制造林冠英用中文文告“取代”国文文告”的印象,是子虚乌有的,也是一项恶毒的污蔑。 “各政府部门应该响应林冠英的呼吁,即除了财政部,其他部门也应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这样将更能促进民情下情上达,打造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展现马来西亚在这区域因多元之美而产生的竞争优势。”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6月25日发表的声明:

签下AES不平等合约 江作汉廖中莱须道歉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1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今日促请两名前任交通部长江作汉及廖中莱就当年签下AES不平等合约,向公众道歉。 邹宇晖指出,随着交通部长陆兆福日前揭发,人民才知道,原来根据前朝国阵政府与承包自动执法系统的ATES及Beta Tegap私人公司所签署的协议,政府所收取的大部分罚款,都归这两家私人公司所有,几乎完全无益于国家的收入。 “2012年签下AES不平等合约的是2010年至2013年出任交通部长的时任马华总秘书江作汉,而纵容这不平等条约继续存在的是在2014年至2018年出任交通部长的时任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廖中莱也从来没有检讨过这不平等合约,两任交长皆需要对这项愚蠢的合约负上责任”。 邹宇晖指出,马华现在不但没有资格批评交通部豁免AES罚款的举措,反而还需要向人民交待,到底为何当初会签下对政府不利的合约,其目的看起来是要让两家私人公司赚钱大于惩治超速的公路使用者,因此,要求马华前两任交通部长为此道歉并不为过。 “两家私人公司只投资约1千万令吉安装47架电眼,却因此而赚取了1亿3000万令吉的利润,如果不是509换了新的联邦政府,广大的人民还被马华蒙在鼓里。” 邹宇晖也表示,马华在现正举行的无拉港补选提出“监督与制衡”的口号,但却从来不正视其本身在朝时与巫统狼狈为奸而导致的廉正诚信问题,因此毫无道德制高点要求人民选马华候选人进入雪州议会。 “马华不是一个纯洁的在野党,它是一个不愿去除前朝遗毒和不愿意认错道歉的前执政党,马华应该先监督自己,才来谈制衡希盟。”

公平施政才能促进团结 邹宇晖:宏愿学校必将蚕食华小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9日发表的声明: 针对首相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概念,以促进各源流学校各族学生间的团结与和谐,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首相和新政府应该认知到,要真正达到全民团结的目的,前提是必须要有公平的施政,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宏愿学校美其名是为了让各族学生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互相融合,然而它必然改变目前各源流学校多元并存的现状,最终达致统一各源流学校的“最终目标”,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最后华小将荡然无存。” 邹宇晖指出,最后华小必须以宏愿学校的利益为大前提,服从宏愿学校的决定,而在国小依然是政府优先着重的学校来看,所有母语学校的基本合法权利,将会逐渐被宏愿学校蚕食,最后华小和淡小将走向变质,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事件就是最好的借鉴。 “企图把多元教育纳入宏愿学校麾下的想法,不止会消灭当前多元文化的空间,最终也无法达致种族团结的目标,因为多源流教育并非是造成我国种族分歧的根源,反而是我国重要的教育资产,充份体现我国多元民族与文化的色彩。” 教育的目的不是团结 教育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团结,而是通过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学习知识,成人成才,把教育当成“团结”的目的,最后只是本末倒置,扭曲教育的理念。 “没有公平平等的施政,各族孩子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根本没有意义,试想想,在小学一起成长的友族孩子,长大后将因为肤色原因而获得优先进入大学预科班或玛拉大学的机会,所有的融合都在那一瞬间被偏差和歧视的政策粉碎,谈何团结呢?” 邹宇晖表示,要增进各源流学校学生的融合,应积极推展1986年教育部与董教总双方同意的《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拨款予各源流小学联办各类活动,让各校学生更多机会自由交往,促进友善、谅解,而非念兹在兹,要将各源流学校同化。 邹宇晖促请新政府打消任何想要实行宏愿学校的念头,应该以多元教育体系为荣,并逐渐制度化增建、制度化拨款予各源流学校,真正弘扬新马来西亚的多元精神,让各族存异求同,共存共荣。

与财团谋利设不平等条约 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抨击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的生计,竟然可以在没有咨询广大农民的情况下,与财团设计不平等条约,边缘化当地农民,严重危害正在茁壮成长的榴莲工业,或进一步酿成“猫山王危机”。   彭亨州政府通过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并于2020年7月10日发表文告宣布,彭亨州政府已在今年6月24日,授予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租赁和使用劳勿县內5千357英畝土地的租契,涵盖地区包括生利、只登、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為期30+30年。   邹宇晖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一个转身,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 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就证明非法芭也可以合法化,只不过州政府选择了财团,放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   邹宇晖质问,州政府的农业发展局不是应该以提拔和维护本州农民利益为主吗? 就算要发展榴莲工业,州政府子公司大可与农民一起合作,为何非得通过第三方的财团介入? 甚至还与财团联合成立公司,开出不平等的条约,挤压农民的生存空间。   邹宇晖指出,不平等协议包括强制农民必须指定把榴莲果实低价格上交给该公司, 以及指示农民在今年内必须缴交一英亩6千令吉的“租借费”,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准备把农民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坐享其成。   “一旦财团开出与农民的不平等条约成功运行,猫山王市场或将被单一财团垄断,在没有市场自由机制的制约下,届时榴莲的价格或将无限飙高,榴莲收购商和榴莲加工厂也将因为缺乏竞争力,或甚至收不到榴莲而倒闭; 此外,农民也为了满足不平等条约的数量要求,病急乱投医,种出没有素质的榴莲,这势必进一步 折损马来西亚作为全球“猫山王国”的盛名。”   邹宇晖表示,由于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已经下令所有农民必须在8月9日前向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 “报到”, 因此时间紧迫,他呼吁所有受影响农民,联合起来采取法律行动,拒绝该公司开出的不平等协议,而行动党也准备给予任何形式的协助,以确保农民的利益不会被剥削。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

登州公开鞭笞迫害人权 邹宇晖:希盟政府需拨乱反正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4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为登嘉楼伊斯兰法庭执意对两名企图进行同性性行为的女子公开鞭笞感到震惊,并促请我国政府必须严正平等地捍卫所有群体的基本人权,终止任何人对特定群体的迫害。 "作为与登嘉楼有相近宗教文化,并且同属东海岸地缘的彭亨州,我们深切感受到登嘉楼公开鞭笞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会让本州一些宗教保守分子借题发挥,施压州政府效法登嘉楼,一旦无法把持好原则和底线,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 邹宇晖指出,鞭笞两名女子的事件颇受国际注目,国际特赦组织代表甚至声明此举是马来西亚人权糟透的一天。为了保护马来西亚在国际间的声誉,希盟政府必须尽早拨乱反正,正面地处理这起事件。 “身为执政党一员的民主行动党,是个以捍卫多元和世俗体制为核心价值的政党。我们在此事上必将坚持政教分离的立场,反对任何机构和个体以宗教信仰和价值观的名目,对包括LGBT在内的群体进行压迫”。 邹宇晖强调,我国必须跟随现代化国家的脚步,除去罪名化LGBT的法律。当代的研究专家们,都基于对人类性别与性取向之复杂性及流动性有所洞见,才不停修改过去对LGBT的偏见,同时也呼吁世界停止污名化和暴力对待LGBT。这是人权意识抬头的时代,我国绝对不该绕过这一事实而任由侵犯人权的事件继续发生。 邹宇晖指出,他能理解我国社会还处于保守阶段,多数人也无法认同LGBT的存在。然而,就算社会不接受LGBT,也不应该以任何方式迫害和边缘化他们,因为人人皆有免于不人道对待而生活的权利。 “不同人对LGBT有各自的道德衡量。但是,倘若希望国家以特定法律制裁一群没对他人构成伤害的小群体,无论是他的动机还是容许如此压迫他人的法律本身,都是不合理的。我们有必要把个人道德判断与他人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分清楚,也因此我们必须停止在法律上罪名化LGBT群体。” 邹宇晖认为这事件问题并不止于对LGBT的迫害,还包括对女性权益的伤害。正如一些批评所指出,我国刑事法典禁止对女性施以鞭刑,然而此次伊斯兰法庭坚持用刑,这将会加深现有民事法与伊斯兰法之间权限的问题,希盟政府必须尽快解决这种可严重分裂国民的危机。

山埃采金危害居民健康与安全是不争的事实

1. 我对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昨日在国会回答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关于山埃采金是否会影响健康的问题所给予的答案,感到遗憾。 2. 西维尔在回答中指出没有证据显示,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活动危害周边居民和环境。他表示,所掌握的事实显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西维尔更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 3. 对于西维尔的言论,我深表不认同,并认为此言论有违希望联盟(或前身的民联)过去坚决反对澳洲金矿公司在武吉公满新村使用山埃采金的立场。 4. 其实已经有多项资料显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威胁着周边居民和环境,这包括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5. 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公司由运营到关闭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质疑。 6. 如果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居民健康,为何2009年2月,当金矿开始操作时,空气中弥漫刺鼻难闻化学异味,短短1个月内300人身体不适呢?居民切身的感受远比官方所谓“科学”数据来得真实。 7. 就算要看数据,也证明不利村民健康,因为环境局于2013年1月在武吉公满放置探测器,告示板于1月12日和20日的数据就显示,山埃气体浓度高达0.5-0.8ppm,最高指数为1.11ppm,而这个污染指数远比其他国家标准来得高,如纽约的标准是0.03ppm、俄罗斯是0.009ppm、捷克是0.007ppm,这意味着武吉公满居民当时全天候曝露在山埃气体的空气中。 8. 至于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更是荒谬,因为武吉公满村庄早在1903 年建立,是劳勿存在最悠久的村庄,而早年武吉公满的确是以金矿闻名,但都不曾有公司采取过山埃来采金。 9. 所谓演变成课题是在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后才爆发,因为山埃是剧毒,加上金矿公司没有遵守多项安全标准,因此才导致村民群起抗议。 10.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和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进行了十余年的抗争,包括多次对簿公堂和走上街头,和在大选中义无反顾支持民联/希盟,好不容易等到澳洲金矿公司停止运营,曾经与他们同在的政党和领袖却在出任新政府后以前朝的口吻和资料否定他们过去抗争的合理性,这是对该组织和当地居民最大的伤害。 11. 我希望西维尔领导的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能够重新开启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的档案,跨部门与卫生部、环境部认真检视前朝政府对于此个案的所有数据资料,如发现有隐瞒和不实,必须马上纠正,以还武吉公满村民一个公道,政府也应派人实地考察澳洲金矿公司厂址,若发现该金矿厂停止运营后还残留有毒废料,必须采取行动清理和对付澳洲金矿公司,以保护武吉公满和劳勿人的健康和安全。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强制招牌放爪夷文不合理 彭行动党将法律支援被对付商家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20年1月2日发表的新闻稿: 强制招牌放爪夷文不合理 彭行动党将法律支援被对付商家 民主行动党重申,坚决反对彭亨州政府强制州内各县所有商家招牌放上爪夷文的政策,并准备为被对付或被罚款的商家提供法律支援,以行动保障州内商家的权益。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州政府不应该以强制性方式,要求所有商家的招牌都要放上爪夷文,因为此举不但不符合彭亨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任何因为没有置放爪夷文在招牌上而遭到地方政府罚款或对付的商家,可以联络任何一个地区的行动党代议士或支部,我们将咨询律师意见,通过司法途径为商家讨回公道,并要求法庭检讨州政府此项不合理的政策。” 邹宇晖指出,希盟联邦政府在华小国语课爪夷文教学事件上,决定让家长和家协选择性接受是否要学习“介绍爪夷文”的单元,对比起国阵彭亨州政府的“强制性”爪夷文招牌措施,更显得尊重民意和包容多元。 “彭亨州国阵政府应该向希盟联邦政府学习,以更开明包容的方式来执行所有政策,体现以民为本的精神。” 邹宇晖表示,身为回巫联盟的盟友之一的马华公会,不应该忘记彭亨州还是属于国阵执政的州属,为何之前在马华大会还攻击希盟政府,如今面对彭亨州政府的招牌爪夷文政策,却选择沉默不语呢? “我们尊重爪夷文作为为国家的文化遗产,但任何推广爪夷文的措施应该以鼓励形式,而不是强制形式进行,更遑论各地方政府指南里,要求爪夷文要与马来罗马字一样大,甚至更大。” 邹宇晖也提醒彭亨州政府,先不论是不是强制执行,但彭亨州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欣在十一月的州议会时,说过招牌上的爪夷文字无须根据马来文罗马字的大小,因此他要求彭亨州政府尽快指示地方政府更改此指南,勿让商家感到混淆。 邹宇晖是日前出席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副部长兼劳勿区国会议员东姑祖布里派发圣诞及元旦物资予占丹村原住民的节目后,向媒体发表上述谈话。

聘请谙中文者乃商业考量 邹宇晖促赛沙迪停止种族言论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2月19日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批评青体部长赛沙迪所发表的“征聘上不应强制须谙华语”是愚昧和充满种族主义的,必须马上给予纠正。 邹宇晖指出,赛沙迪不应把企业应聘中的语言条件直接等同为种族歧视,因为大多企业是出于商业考量考量,即它们业务中需要使用到中文,才做出如此设定,这是技能要求,与要求谙英文一样,而非肤色限制,何来歧视? “赛沙迪认为仅有驻马的中国企业才需使用中文,这是一种井底之蛙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中港台以外拥有最健全的华文教育系统,栽培了许多中文人才,中文也是我国其中一个重要的商业语言,加上近年来中国崛起,本地公司与中资来往更频繁,私人企业招聘会中文者有何不妥?” 邹宇晖也强烈反对赛沙迪欲对付在征聘中列入中文条件的公司,因为这将剥夺私人企业的商业利益,根本与设立固打制没有区别,这将让国家越走越单元,越走越倒退。 “面对巫裔生不暗华语不被聘请的问题,身为青体部长的赛沙迪应该告诉学生尽可能掌握多语,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事事带着有色眼光诉诸种族主义,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巫统2.0领袖,背叛各族人民509大选对他的支持。

阻止宗教保守势力入侵 邹宇晖:彭亨州政府责无旁贷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5日发表的声明: 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公开鞭笞两名女子后,彭亨州宗教局声称有意效仿前者落实穆斯林同性恋鞭刑,邹宇晖表示,此言论令人担忧,毕竟彭亨州毗邻伊党执政的丹登两州,保守伊斯兰化“竞赛”随时一触即发,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为了所谓的宗教议程而典当少数群体的权益和普世价值。 邹宇晖认为这些宗教保守份子的议程不仅是蔑视人权,也与多元民情格格不入。他引用彭亨州苏丹2010年特赦因在酒吧饮酒而遭判罚鞭刑的女模特儿案件为例,指出彭亨州应了解苏丹当年特赦的精神和意义,继续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阻止保守宗教思想入侵。 邹宇晖强调,希盟政府是代表我国开明改革路线的政治阵线,有责任秉持多元世俗主义的原则,切莫让马来西亚迷失在宗教律法治国的狂热中,然而执政彭亨州的国阵政府更责无旁贷,应当拒绝此类保守极端言论和行为。 “彭亨州政府应该了解到,捍卫多元价值的重要性,这才是州内各族子民和谐共处,互相尊重的基石,一味迎合保守宗教势力,只会摧毁多元精神,让社会倒退。” 同时,随着我国将要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UNCAT),国家就应该要研究逐步废除鞭刑,而不是变本加厉地以性取向为罪名公开鞭笞羞辱当事人,完全违反联合国公约的精神。 “世俗主义是马来西亚立国之本,想要以各种手法让神权制度取代世俗制度,无疑与我国的多元价值背道而驰,最后将会撕裂我国社会,让国家失去宽厚包容的魅力,还会与国际社会脱节。一旦如此,我国政治制度失去凝聚各族的能力,最终沦为一个失败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