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财团谋利设不平等条约 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抨击彭亨州政府,罔顾榴莲农民的生计,竟然可以在没有咨询广大农民的情况下,与财团设计不平等条约,边缘化当地农民,严重危害正在茁壮成长的榴莲工业,或进一步酿成“猫山王危机”。   彭亨州政府通过子公司彭亨州农业发展局(PKPP)和财团彭亨皇家榴莲集团(Royal Pahang Durian Group)联合成立 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并于2020年7月10日发表文告宣布,彭亨州政府已在今年6月24日,授予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租赁和使用劳勿县內5千357英畝土地的租契,涵盖地区包括生利、只登、都赖、双溪兰、双溪吉流等,為期30+30年。   邹宇晖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一个转身,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 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就证明非法芭也可以合法化,只不过州政府选择了财团,放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   邹宇晖质问,州政府的农业发展局不是应该以提拔和维护本州农民利益为主吗? 就算要发展榴莲工业,州政府子公司大可与农民一起合作,为何非得通过第三方的财团介入? 甚至还与财团联合成立公司,开出不平等的条约,挤压农民的生存空间。   邹宇晖指出,不平等协议包括强制农民必须指定把榴莲果实低价格上交给该公司, 以及指示农民在今年内必须缴交一英亩6千令吉的“租借费”,根本就是强人所难,准备把农民多年来付出的心血坐享其成。   “一旦财团开出与农民的不平等条约成功运行,猫山王市场或将被单一财团垄断,在没有市场自由机制的制约下,届时榴莲的价格或将无限飙高,榴莲收购商和榴莲加工厂也将因为缺乏竞争力,或甚至收不到榴莲而倒闭; 此外,农民也为了满足不平等条约的数量要求,病急乱投医,种出没有素质的榴莲,这势必进一步 折损马来西亚作为全球“猫山王国”的盛名。”   邹宇晖表示,由于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已经下令所有农民必须在8月9日前向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 “报到”, 因此时间紧迫,他呼吁所有受影响农民,联合起来采取法律行动,拒绝该公司开出的不平等协议,而行动党也准备给予任何形式的协助,以确保农民的利益不会被剥削。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彭亨都赖区州议员

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山埃采金危害居民健康与安全是不争的事实

1. 我对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昨日在国会回答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关于山埃采金是否会影响健康的问题所给予的答案,感到遗憾。 2. 西维尔在回答中指出没有证据显示,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活动危害周边居民和环境。他表示,所掌握的事实显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西维尔更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 3. 对于西维尔的言论,我深表不认同,并认为此言论有违希望联盟(或前身的民联)过去坚决反对澳洲金矿公司在武吉公满新村使用山埃采金的立场。 4. 其实已经有多项资料显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威胁着周边居民和环境,这包括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5. 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公司由运营到关闭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质疑。 6. 如果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居民健康,为何2009年2月,当金矿开始操作时,空气中弥漫刺鼻难闻化学异味,短短1个月内300人身体不适呢?居民切身的感受远比官方所谓“科学”数据来得真实。 7. 就算要看数据,也证明不利村民健康,因为环境局于2013年1月在武吉公满放置探测器,告示板于1月12日和20日的数据就显示,山埃气体浓度高达0.5-0.8ppm,最高指数为1.11ppm,而这个污染指数远比其他国家标准来得高,如纽约的标准是0.03ppm、俄罗斯是0.009ppm、捷克是0.007ppm,这意味着武吉公满居民当时全天候曝露在山埃气体的空气中。 8. 至于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更是荒谬,因为武吉公满村庄早在1903 年建立,是劳勿存在最悠久的村庄,而早年武吉公满的确是以金矿闻名,但都不曾有公司采取过山埃来采金。 9. 所谓演变成课题是在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后才爆发,因为山埃是剧毒,加上金矿公司没有遵守多项安全标准,因此才导致村民群起抗议。 10.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和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进行了十余年的抗争,包括多次对簿公堂和走上街头,和在大选中义无反顾支持民联/希盟,好不容易等到澳洲金矿公司停止运营,曾经与他们同在的政党和领袖却在出任新政府后以前朝的口吻和资料否定他们过去抗争的合理性,这是对该组织和当地居民最大的伤害。 11. 我希望西维尔领导的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能够重新开启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的档案,跨部门与卫生部、环境部认真检视前朝政府对于此个案的所有数据资料,如发现有隐瞒和不实,必须马上纠正,以还武吉公满村民一个公道,政府也应派人实地考察澳洲金矿公司厂址,若发现该金矿厂停止运营后还残留有毒废料,必须采取行动清理和对付澳洲金矿公司,以保护武吉公满和劳勿人的健康和安全。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尊重多元之余也传达准确资讯 政府部门发多语文告应被鼓励

  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出中文文告,遭到“国阵之友”攻击,指林冠英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这个指控是充满种族主义的,因为林冠英发出的不止是中文文告,还包括英文和马来文文告,如何会被冠上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地位的罪名呢? “这种抹黑也是巫统过去数十年惯用的伎俩,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可见巫统没有从第14届大选败选中吸取教训。” 邹宇晖认为,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中文媒体,将能更准确把官方新闻与数据传达予国内外中文媒体,省却各中文报自行翻译的工作,也减少各中文报各自翻译后出现的内容落差。 “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多族群和多语社会,发布多语文告展示了新政府对马来西亚多元语言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因为中文乃国内三大语言之一,而马来西亚的中文媒体规模更是继中港台大中华地区之外,最为完整的,政府部门发出中文文告有利于媒体与政府之间的资讯互通。” 邹宇晖强调,财政部发出中文文告不代表没有发出国文文告,亲巫统的“国阵之友”尝试制造林冠英用中文文告“取代”国文文告”的印象,是子虚乌有的,也是一项恶毒的污蔑。 “各政府部门应该响应林冠英的呼吁,即除了财政部,其他部门也应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这样将更能促进民情下情上达,打造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展现马来西亚在这区域因多元之美而产生的竞争优势。”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6月25日发表的声明:

彭强制爪夷文附招牌政策 邹宇晖入禀高庭司法挑战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20年7月30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正式入禀关丹高庭,申请司法审核,挑战彭州政府强制广告牌附上爪夷文政策的合法性。 彭亨州政府是于今年一月一日开始,指定所有商家,无论新旧招牌都必须附上爪夷文,指南中还要求爪夷文体积必须大过或与马来文罗马字母一样大。 邹宇晖强调,彭州政府及彭亨各地县市议会不能强制人民尤其是商家、非政府组织、党团,在广告招牌上植入爪夷字,这已剥夺人民自由选择的权利,毕竟每个商家、非政府组织和党团的受众群体不同,有些商家的顾客群是不会阅读爪夷文的非马来人如烧腊店、神料店,它为何一定要置放爪夷文字在招牌? 至于要选择推广爪夷文的商家,那它大可自行选择植入爪夷文在招牌,没有人会反对,但这应该是一个自由的选择权利,而不是强制性的政策。因此,州政府若要推广爪夷文的应用,应该是以鼓励的形式,而不是强制的形式。 “如今就连活动布条都需要植入爪夷文才能批准悬挂,而爪夷文又需经过特别审核,加重了商家和党团的时间、金钱和行政成本,这是一项不合理的要求。” 邹宇晖指出,其位于都赖州选区的双溪兰新村服务中心于今年1月9日收到劳勿县议会以广告招牌没有植入爪夷文而开出传票,他就决定通过司法挑战捍卫权益,以坚持在广告招牌上自由选择是否要植入爪夷文的立场。 邹宇晖昨日(2020年7月29日)通过由民主行动党彭州署理主席玛诺卡仁、乔纳森及张嘉恩组成的律师团,在关丹高庭提呈入禀书,要求检讨彭州政府及劳勿县议会执行强制广告招牌植入爪夷文政策。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及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也出席陪同。 玛诺卡仁表示,人民有权利针对本身权益受损的不公平政策提出反对,通过司法管道要求审核,更重要是此司法审核结果,将可能成为将影响全彭甚至全国各州属在未来推行爪夷文强制植入广告牌的标杆。 彭亨州行动党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彭州行动党全力支持邹宇晖入禀法庭司法挑战此不公政策,他强调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委会去年11月6日已议决强烈反对此政策,因为此政策不但不符合彭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会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更甚得是各县市议会执行此政策标准不一,有时嫌爪夷文字太小不批,有时又允许只是商业性质(category)放爪夷文,让人民产生混淆。因此,最好的做法是,不再强制商店和党团广告牌、布条植入爪夷文,让我们自己自由选择。” 此案是在2012年法庭程序第53条款下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修改声明,劳勿县议会列为第一答辩人,彭亨州政府为第二答辩人,主审法官拿督再纳阿兹曼说,由于此案没有先例,高庭需时研判文件,将于下月27日宣布是否接纳起诉人入禀申请,让高庭受理此案件。 劳勿县议会发出传单,要求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服务中心的招牌必须附上爪夷文字。

一次认识真正的猫山王——《猫山王逆风之行》

抢救猫山王联盟诚邀各媒体参加《猫山王逆风之行》:   由无准证榴莲农民组成的“抢救猫山王联盟”于8月19日召开记者会,控诉财团采取赶尽杀绝的手段,限制农民的入芭自由,还强迫农民签署卖身契,官商欺农,天理难容。 享誉全球的猫山王榴莲面临财团压境收地的浩劫,关于猫山王园主的血泪史也获得公众的关注。因此我们诚意邀请各大媒体深入劳勿榴莲所谓的“非法”芭场,来一个两天一夜的考察之旅,一窥农民的心酸血汗史,以及让农民诉说大财团如何开出不平等条约,剥削榴莲小农。 所有的住宿膳食费用及在地交通皆由本联盟承担。 《猫山王逆风之行》詳情如下: 日期:23/8/2020 (星期日)早上10点半抵达 回程:24/8/2020 (星期一)早上11点离开 集合地點:双溪吉流新村大风扇茶餐室 Waze Search: “Pasar Sungai Klau” 报名链接:https://forms.gle/4fnbx4LAAKXn9ykm8 联络人:美琪 0129921011,Ginnie 0199199982 抢救猫山王联盟敬上 顾问: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 0129534900 主席:Wilson 郑益清0123993277   《猫山王逆风之行》行程表: 823星期日 10.30am 风尘仆仆:双溪吉流大风扇茶餐室集合 11.00am 逆风而行:“非法芭”考察之旅 11.30am 大地在脚下:抵达非法芭 2.00pm 转身离开:从非法芭出来 2.30pm 抵达民宿及午餐 4.00pm 雪山飞猫:参观榴莲加工厂,冷冻厂 5.30pm 把根榴住:参观榴莲壳再循环厂 7.00pm 晚餐+猫山王浩劫讲解 9.00pm 自由活动,自由采访 824星期一 6.00am 谁知猫山王:榴莲芭吃早餐 7.00am 粒粒皆辛苦:考察榴莲农民作息 8.00am 自由活动,自由采访 11.00am 榴莲望返:回到大风扇茶室   注: 根据劳勿土地局于7月24日发出的红色通知书,从8月24日开始,他们将可以采取行动对付榴莲芭主,媒体可以考虑到现场采访。

猫山王危机:州政府应与无地契榴莲芭主合作,而不是对付他们

彭亨州希望联盟全体国州议员要求州政府取消原订于2020年8月24日展开对付劳勿无地契榴莲芭主(俗称:非法芭)的行动,以免酿成 “猫山王危机”。   根据彭亨州政府执法组发出的文告指出,州政府将在8月24日在劳勿双溪兰和双溪查力一带展开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行动,并表明只有州政府指定的合作财团才能进入这些占据政府地和森林保留地的榴莲芭。   彭亨州希盟国州议员质问彭亨州政府:既然已经决定租出这些“非法芭”,为何不优先考虑批准予在当地已经耕种数十年的农民?这些农民拥有比财团更丰富的耕种经验,也建立了完整和流畅的质管、生产、运输、出口线,何况农民也多年向州政府申请,愿意向政府支付租地耕种的费用,为何州政府却一直不批准,如今却轻易就把这些榴莲地租给财团呢?   文告指出,没有这些农民过去数十年来的辛勤耕种,马来西亚也不会有如今享誉国际的猫山王国美誉,而劳勿也不会被认证为“猫山王镇”。   “所谓的非法芭,其实只是政府多年来不批准农民租地耕种所导致,今天彭亨州政府选择租给财团,弃了贡献庞大经济予国家和劳勿的农民,就证明非法芭其实也可以合法化,如果州政府租给农民,农民也愿意与州政府合作,并贡献地税和抽成予州政府,而不是经过大财团。”   文告呼吁彭亨州务大臣撤回在8月24日开始采取行动对付无准证榴莲芭的指示,并重新考虑与当地农民合作和对话,而不是与可能开出不合理条约,加重农民负担的财团合作。   联署人: 彭亨希盟国会议员: 东姑祖布里(民主行动党劳勿区国会议员) 黄德(民主行动党文冬区国会议员) 傅芝雅(人民公正党关丹区国会议员)   彭亨希盟州议员: 邹宇晖(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雪芙拉(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 李政贤(民主行动党美律区州议员) 卡玛吉(民主行动党沙拜区州议员) 张玉刚(民主行动党丹那拉打区州议员) 梁耀雯(民主行动党直凉区州议员) 胡智云(民主行动党文德甲区州议员) 李健聪(人民公正党士满慕区州议员) 沈春祥(人民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

登州公开鞭笞迫害人权 邹宇晖:希盟政府需拨乱反正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4日所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为登嘉楼伊斯兰法庭执意对两名企图进行同性性行为的女子公开鞭笞感到震惊,并促请我国政府必须严正平等地捍卫所有群体的基本人权,终止任何人对特定群体的迫害。 "作为与登嘉楼有相近宗教文化,并且同属东海岸地缘的彭亨州,我们深切感受到登嘉楼公开鞭笞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会让本州一些宗教保守分子借题发挥,施压州政府效法登嘉楼,一旦无法把持好原则和底线,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 邹宇晖指出,鞭笞两名女子的事件颇受国际注目,国际特赦组织代表甚至声明此举是马来西亚人权糟透的一天。为了保护马来西亚在国际间的声誉,希盟政府必须尽早拨乱反正,正面地处理这起事件。 “身为执政党一员的民主行动党,是个以捍卫多元和世俗体制为核心价值的政党。我们在此事上必将坚持政教分离的立场,反对任何机构和个体以宗教信仰和价值观的名目,对包括LGBT在内的群体进行压迫”。 邹宇晖强调,我国必须跟随现代化国家的脚步,除去罪名化LGBT的法律。当代的研究专家们,都基于对人类性别与性取向之复杂性及流动性有所洞见,才不停修改过去对LGBT的偏见,同时也呼吁世界停止污名化和暴力对待LGBT。这是人权意识抬头的时代,我国绝对不该绕过这一事实而任由侵犯人权的事件继续发生。 邹宇晖指出,他能理解我国社会还处于保守阶段,多数人也无法认同LGBT的存在。然而,就算社会不接受LGBT,也不应该以任何方式迫害和边缘化他们,因为人人皆有免于不人道对待而生活的权利。 “不同人对LGBT有各自的道德衡量。但是,倘若希望国家以特定法律制裁一群没对他人构成伤害的小群体,无论是他的动机还是容许如此压迫他人的法律本身,都是不合理的。我们有必要把个人道德判断与他人选择如何生活的权利分清楚,也因此我们必须停止在法律上罪名化LGBT群体。” 邹宇晖认为这事件问题并不止于对LGBT的迫害,还包括对女性权益的伤害。正如一些批评所指出,我国刑事法典禁止对女性施以鞭刑,然而此次伊斯兰法庭坚持用刑,这将会加深现有民事法与伊斯兰法之间权限的问题,希盟政府必须尽快解决这种可严重分裂国民的危机。

愿意赔偿及缴地税和抽成 农民准备与州政府合作谋利

抢救猫山王联盟于2020年9月2日针对彭亨州务大臣声明作出的回应: 1. 针对彭亨州务大臣旺罗斯迪9月1日发表的声明指州政府将会遵守庭令,在10月28日前都不会对榴莲农民执法,抢救猫山王联盟(Save Musang King Alliance-SAMKA) 对此表示欢迎。 2. 针对州务大臣发表不会对农民的“非法芭”妥协,联盟表示,州政府不应该忘记历史,劳勿的农民是在70年代开始,在政府青皮书计划的鼓励下,在荒芜地耕种,以达到自给自足的目的,而后许多农民申请合法种植被拒,才导致许多农民被迫在“非法芭”耕种,州政府不能一句“非法”就把他们当成罪犯看待。 3. 联盟强调,农民一直以来的立场都非常坚定,就是准备与州政府分享榴莲带来的财富,这可从农民过去数十年来不断申请地契或种植准证以缴交税收足以证明,只不过农民的诚意一直都被拒之门外,这才造成州政府口中所说的损失。 4. 无论如何,农民依然准备与州政府合作解决无地契芭地问题,但前提是必须完全摒弃财团的介入,因为财团的介入不止会剥削农民的权益,也会减少州政府的收入,毕竟财团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赚取暴利,在财团全面垄断榴莲市场后,农民和州政府将会陷入双输的状态。 5. 即便如此,联盟重申农民们也愿意赔偿州政府过去的损失,这包括缴还过去使用土地的税收予州政府。 6. 在未来,联盟也愿意继续缴交地税予州政府,并且把榴莲部分盈利分成予州政府,与州政府共享财富,并增加州政府的收入。 7. 农民也准备与政府共同制定管理榴莲芭地方案,分担保护环境和集水区的费用,确保环境和水源不被破坏的同时,榴莲产业可继续为劳勿和彭亨州经济做出贡献。 8. 联盟也否认有榴莲园主曾侵占到原住民土地,若有,联盟认为该园主必须清空以保护原住民的权益。 9. 联盟表示,农民愿意和州政府合作,反对的是财团的“寻租”(rent-seeking)模式,即不拥有生产力或不做出任何贡献下,财团幻想从农民的心血牟取暴利。联盟认为,这不能亡羊补牢,反而弄巧反拙,让政府原本可共享的财富,转手让给富人。联盟提醒,此举只不过让富人继续累计无限的财富,而最终输家则是州政府和农民。  记者会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