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埃采金危害居民健康与安全是不争的事实

1. 我对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昨日在国会回答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关于山埃采金是否会影响健康的问题所给予的答案,感到遗憾。 2. 西维尔在回答中指出没有证据显示,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活动危害周边居民和环境。他表示,所掌握的事实显示,使用山埃采金不会影响空气素质,也不会影响周边居民的健康。西维尔更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 3. 对于西维尔的言论,我深表不认同,并认为此言论有违希望联盟(或前身的民联)过去坚决反对澳洲金矿公司在武吉公满新村使用山埃采金的立场。 4. 其实已经有多项资料显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威胁着周边居民和环境,这包括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5. 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公司由运营到关闭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质疑。 6. 如果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居民健康,为何2009年2月,当金矿开始操作时,空气中弥漫刺鼻难闻化学异味,短短1个月内300人身体不适呢?居民切身的感受远比官方所谓“科学”数据来得真实。 7. 就算要看数据,也证明不利村民健康,因为环境局于2013年1月在武吉公满放置探测器,告示板于1月12日和20日的数据就显示,山埃气体浓度高达0.5-0.8ppm,最高指数为1.11ppm,而这个污染指数远比其他国家标准来得高,如纽约的标准是0.03ppm、俄罗斯是0.009ppm、捷克是0.007ppm,这意味着武吉公满居民当时全天候曝露在山埃气体的空气中。 8. 至于指武吉公满之所以会演变成一大课题,是因为居民搬到老早已存在的金矿附近居住下来更是荒谬,因为武吉公满村庄早在1903 年建立,是劳勿存在最悠久的村庄,而早年武吉公满的确是以金矿闻名,但都不曾有公司采取过山埃来采金。 9. 所谓演变成课题是在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后才爆发,因为山埃是剧毒,加上金矿公司没有遵守多项安全标准,因此才导致村民群起抗议。 10.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和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进行了十余年的抗争,包括多次对簿公堂和走上街头,和在大选中义无反顾支持民联/希盟,好不容易等到澳洲金矿公司停止运营,曾经与他们同在的政党和领袖却在出任新政府后以前朝的口吻和资料否定他们过去抗争的合理性,这是对该组织和当地居民最大的伤害。 11. 我希望西维尔领导的水务、土地及天然资源部能够重新开启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厂的档案,跨部门与卫生部、环境部认真检视前朝政府对于此个案的所有数据资料,如发现有隐瞒和不实,必须马上纠正,以还武吉公满村民一个公道,政府也应派人实地考察澳洲金矿公司厂址,若发现该金矿厂停止运营后还残留有毒废料,必须采取行动清理和对付澳洲金矿公司,以保护武吉公满和劳勿人的健康和安全。 邹宇晖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

阻止宗教保守势力入侵 邹宇晖:彭亨州政府责无旁贷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9月5日发表的声明: 登嘉楼伊斯兰法庭公开鞭笞两名女子后,彭亨州宗教局声称有意效仿前者落实穆斯林同性恋鞭刑,邹宇晖表示,此言论令人担忧,毕竟彭亨州毗邻伊党执政的丹登两州,保守伊斯兰化“竞赛”随时一触即发,彭亨州将随时沦陷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州属,为了所谓的宗教议程而典当少数群体的权益和普世价值。 邹宇晖认为这些宗教保守份子的议程不仅是蔑视人权,也与多元民情格格不入。他引用彭亨州苏丹2010年特赦因在酒吧饮酒而遭判罚鞭刑的女模特儿案件为例,指出彭亨州应了解苏丹当年特赦的精神和意义,继续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阻止保守宗教思想入侵。 邹宇晖强调,希盟政府是代表我国开明改革路线的政治阵线,有责任秉持多元世俗主义的原则,切莫让马来西亚迷失在宗教律法治国的狂热中,然而执政彭亨州的国阵政府更责无旁贷,应当拒绝此类保守极端言论和行为。 “彭亨州政府应该了解到,捍卫多元价值的重要性,这才是州内各族子民和谐共处,互相尊重的基石,一味迎合保守宗教势力,只会摧毁多元精神,让社会倒退。” 同时,随着我国将要签署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UNCAT),国家就应该要研究逐步废除鞭刑,而不是变本加厉地以性取向为罪名公开鞭笞羞辱当事人,完全违反联合国公约的精神。 “世俗主义是马来西亚立国之本,想要以各种手法让神权制度取代世俗制度,无疑与我国的多元价值背道而驰,最后将会撕裂我国社会,让国家失去宽厚包容的魅力,还会与国际社会脱节。一旦如此,我国政治制度失去凝聚各族的能力,最终沦为一个失败的国家。”

彭强制爪夷文附招牌政策 邹宇晖入禀高庭司法挑战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20年7月30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正式入禀关丹高庭,申请司法审核,挑战彭州政府强制广告牌附上爪夷文政策的合法性。 彭亨州政府是于今年一月一日开始,指定所有商家,无论新旧招牌都必须附上爪夷文,指南中还要求爪夷文体积必须大过或与马来文罗马字母一样大。 邹宇晖强调,彭州政府及彭亨各地县市议会不能强制人民尤其是商家、非政府组织、党团,在广告招牌上植入爪夷字,这已剥夺人民自由选择的权利,毕竟每个商家、非政府组织和党团的受众群体不同,有些商家的顾客群是不会阅读爪夷文的非马来人如烧腊店、神料店,它为何一定要置放爪夷文字在招牌? 至于要选择推广爪夷文的商家,那它大可自行选择植入爪夷文在招牌,没有人会反对,但这应该是一个自由的选择权利,而不是强制性的政策。因此,州政府若要推广爪夷文的应用,应该是以鼓励的形式,而不是强制的形式。 “如今就连活动布条都需要植入爪夷文才能批准悬挂,而爪夷文又需经过特别审核,加重了商家和党团的时间、金钱和行政成本,这是一项不合理的要求。” 邹宇晖指出,其位于都赖州选区的双溪兰新村服务中心于今年1月9日收到劳勿县议会以广告招牌没有植入爪夷文而开出传票,他就决定通过司法挑战捍卫权益,以坚持在广告招牌上自由选择是否要植入爪夷文的立场。 邹宇晖昨日(2020年7月29日)通过由民主行动党彭州署理主席玛诺卡仁、乔纳森及张嘉恩组成的律师团,在关丹高庭提呈入禀书,要求检讨彭州政府及劳勿县议会执行强制广告招牌植入爪夷文政策。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及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也出席陪同。 玛诺卡仁表示,人民有权利针对本身权益受损的不公平政策提出反对,通过司法管道要求审核,更重要是此司法审核结果,将可能成为将影响全彭甚至全国各州属在未来推行爪夷文强制植入广告牌的标杆。 彭亨州行动党秘书兼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表示,彭州行动党全力支持邹宇晖入禀法庭司法挑战此不公政策,他强调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委会去年11月6日已议决强烈反对此政策,因为此政策不但不符合彭州多元社会的精神面貌,更会进一步加重商家负担。 “更甚得是各县市议会执行此政策标准不一,有时嫌爪夷文字太小不批,有时又允许只是商业性质(category)放爪夷文,让人民产生混淆。因此,最好的做法是,不再强制商店和党团广告牌、布条植入爪夷文,让我们自己自由选择。” 此案是在2012年法庭程序第53条款下提出司法审核,申请修改声明,劳勿县议会列为第一答辩人,彭亨州政府为第二答辩人,主审法官拿督再纳阿兹曼说,由于此案没有先例,高庭需时研判文件,将于下月27日宣布是否接纳起诉人入禀申请,让高庭受理此案件。 劳勿县议会发出传单,要求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服务中心的招牌必须附上爪夷文字。

公平施政才能促进团结 邹宇晖:宏愿学校必将蚕食华小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8月29日发表的声明: 针对首相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概念,以促进各源流学校各族学生间的团结与和谐,民主行动党彭亨州宣传秘书兼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首相和新政府应该认知到,要真正达到全民团结的目的,前提是必须要有公平的施政,否则一切都是空中楼阁。 “宏愿学校美其名是为了让各族学生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互相融合,然而它必然改变目前各源流学校多元并存的现状,最终达致统一各源流学校的“最终目标”,以马来语作为主要教学媒介,最后华小将荡然无存。” 邹宇晖指出,最后华小必须以宏愿学校的利益为大前提,服从宏愿学校的决定,而在国小依然是政府优先着重的学校来看,所有母语学校的基本合法权利,将会逐渐被宏愿学校蚕食,最后华小和淡小将走向变质,1962年华文中学改制事件就是最好的借鉴。 “企图把多元教育纳入宏愿学校麾下的想法,不止会消灭当前多元文化的空间,最终也无法达致种族团结的目标,因为多源流教育并非是造成我国种族分歧的根源,反而是我国重要的教育资产,充份体现我国多元民族与文化的色彩。” 教育的目的不是团结 教育的首要目的不是为了团结,而是通过自己最熟悉的语言来学习知识,成人成才,把教育当成“团结”的目的,最后只是本末倒置,扭曲教育的理念。 “没有公平平等的施政,各族孩子在同一屋檐下生活学习根本没有意义,试想想,在小学一起成长的友族孩子,长大后将因为肤色原因而获得优先进入大学预科班或玛拉大学的机会,所有的融合都在那一瞬间被偏差和歧视的政策粉碎,谈何团结呢?” 邹宇晖表示,要增进各源流学校学生的融合,应积极推展1986年教育部与董教总双方同意的《学生交融团结计划》,拨款予各源流小学联办各类活动,让各校学生更多机会自由交往,促进友善、谅解,而非念兹在兹,要将各源流学校同化。 邹宇晖促请新政府打消任何想要实行宏愿学校的念头,应该以多元教育体系为荣,并逐渐制度化增建、制度化拨款予各源流学校,真正弘扬新马来西亚的多元精神,让各族存异求同,共存共荣。

不曾在内阁反对莱纳斯 马华民政没有资格批评行动党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8月21日发表的声明: 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指出,马华和民政党日前相继批评民主行动党没有能力关闭莱纳斯是一种当家不当权的表现,实则是为了掩盖自己过去做政府时的无能。 “充满争议性的莱纳斯稀土厂为何会进入马来西亚设厂,马华和民政党当时还是联邦政府的内阁一员,就是因为他们默许,所以才让莱纳斯稀土厂成功立足在关丹,并囤积放射性废料至今。” 民主行动党从在野时期就一直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的存在,即使在执政联邦后,也没有因为做了政府而停止反对,虽然最终没有让内阁立刻终止莱纳斯的运作,但行动党立场始终如一,并且极力促成政府设定更严苛的营运条例,来规范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问题。 “相比起马华和民政,以前在内阁不止默许莱纳斯设厂,还为其辩护,并且还欺骗人民莱纳斯稀土厂的废料会运出国外,才导致今天的残局诞生,马华和民政还有什么颜面来争取选民的支持?” 邹宇晖表示,希盟作为一个四党联合执政的政府,针对不同决策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事,但最重要是四党都能清楚表明自己的立场,并通过斡旋来取得共识,完全不存在当家不当权的情况,就如拨款予独中一样,也是在希盟四党通过「希望宣言」达成的共识下发出,因此这跟国阵时代,巫统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的霸权作风截然不同,马华和民政党没有资格批评行动党。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 新政府应弃种族政策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反对首相马哈迪日前发表的“华人富有论”,认为马哈迪此观点是很狭隘及充满种族性的,因为不是每个华人都富有,而且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新政府的任务不是强调哪个族群占有最多财富,而是告诉人民政府将会以什么公共政策改善整体贫富悬殊现象,提升国家人均收入。这些扶贫与发展政策,应该是色盲的,不具种族色彩的,因为每个族群都有穷人。” 邹宇晖认为,若只专注与扶助马来族群,这将重蹈覆辙,走回国阵的老路,公然用制度歧视其他族群,不利多元社会。 “无论是希盟政府还是在野党,都必须脱离种族视野来看待国家经济政策。诸如种族固打制的政策,是各族团结及经济自由发展的绊脚石,必须废除并以不看肤色的扶贫政策来取代。” 邹宇晖主张,我国的经济问题不是某个族群比较贫穷,而是缺乏公平的经济政策,以及前朝留下盘根纠结的朋党贪腐体系,造成我国逐渐失去竞争力,外资裹足不前,国家经济蛋糕萎靡,人均收入停滞不前,才会让整个社会的经济萎靡不振。 除此之外,邹宇晖批评巫统作为在野党,并没有吸取教训,反而还继续煽动种族情绪的方式捞取政治资本,他指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认为马来人因受到歧视及缺乏平等机会而落后非马来人的言论,是非常野蛮且不负责任的谬论,因为前朝的扶贫,政策一直都以照顾马来人为先,一直以来也都无法从根本改善马来社会里中下阶层的经济能力,因此阿末扎希的言论言论根本无法成立。 邹宇晖表示,新政府的责任是纠正前朝经济政策上的偏差,放弃肤色至上的保护政策,改以不分肤色的扶弱政策,才能振兴国家经济,也能公平照顾低下阶层。

聘请谙中文者乃商业考量 邹宇晖促赛沙迪停止种族言论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9年2月19日所发表的文告: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批评青体部长赛沙迪所发表的“征聘上不应强制须谙华语”是愚昧和充满种族主义的,必须马上给予纠正。 邹宇晖指出,赛沙迪不应把企业应聘中的语言条件直接等同为种族歧视,因为大多企业是出于商业考量考量,即它们业务中需要使用到中文,才做出如此设定,这是技能要求,与要求谙英文一样,而非肤色限制,何来歧视? “赛沙迪认为仅有驻马的中国企业才需使用中文,这是一种井底之蛙的看法,因为马来西亚是中港台以外拥有最健全的华文教育系统,栽培了许多中文人才,中文也是我国其中一个重要的商业语言,加上近年来中国崛起,本地公司与中资来往更频繁,私人企业招聘会中文者有何不妥?” 邹宇晖也强烈反对赛沙迪欲对付在征聘中列入中文条件的公司,因为这将剥夺私人企业的商业利益,根本与设立固打制没有区别,这将让国家越走越单元,越走越倒退。 “面对巫裔生不暗华语不被聘请的问题,身为青体部长的赛沙迪应该告诉学生尽可能掌握多语,提升自身的市场竞争力,而不是事事带着有色眼光诉诸种族主义,不自觉的把自己当成巫统2.0领袖,背叛各族人民509大选对他的支持。

尊重多元之余也传达准确资讯 政府部门发多语文告应被鼓励

  财政部长林冠英发出中文文告,遭到“国阵之友”攻击,指林冠英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的地位。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表示,这个指控是充满种族主义的,因为林冠英发出的不止是中文文告,还包括英文和马来文文告,如何会被冠上不尊重马来文作为国语地位的罪名呢? “这种抹黑也是巫统过去数十年惯用的伎俩,然而事实证明并非如此,可见巫统没有从第14届大选败选中吸取教训。” 邹宇晖认为,部长提供中文翻译稿给中文媒体,将能更准确把官方新闻与数据传达予国内外中文媒体,省却各中文报自行翻译的工作,也减少各中文报各自翻译后出现的内容落差。 “马来西亚本来就是一个多族群和多语社会,发布多语文告展示了新政府对马来西亚多元语言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因为中文乃国内三大语言之一,而马来西亚的中文媒体规模更是继中港台大中华地区之外,最为完整的,政府部门发出中文文告有利于媒体与政府之间的资讯互通。” 邹宇晖强调,财政部发出中文文告不代表没有发出国文文告,亲巫统的“国阵之友”尝试制造林冠英用中文文告“取代”国文文告”的印象,是子虚乌有的,也是一项恶毒的污蔑。 “各政府部门应该响应林冠英的呼吁,即除了财政部,其他部门也应给予更多使用华语的空间,官员须适应和习惯部长除了国语及英语外,使用华语或其他母语,这样将更能促进民情下情上达,打造一个包容多元的社会,展现马来西亚在这区域因多元之美而产生的竞争优势。”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于2018年6月25日发表的声明: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于2019年8月16日发表的声明: 失望内阁更新准证,彭火箭反莱纳斯立场坚定 民主行动党彭亨州七名州议员今日发出联合声明,清楚表明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继续运作,并对内阁给予六个月更新准证感到失望。 7名州议员认为,内阁应该对人民反对莱纳斯运动的意见从善如流,在莱纳斯没有遵守2012年把辐射废料运出国外的协议后,即使马来西亚受制于《巴塞尔公约》,无法把辐射废料运出国,但最低限度也应该做到不再更新莱纳斯运作的准证。 7名州议员认为,虽然莱纳斯只获得半年时长的准证跟新,而内阁也提出比前朝政府更严苛的三大条件,包括必须建造一个永久废料储存设施(PDF),但这个决定显然无法解除人民的担忧。 “莱纳斯过去8年已经在其厂方的临时产流物储存设施囤积超过58万吨的放射性废料,且暴露于洪水自然灾害威胁的风险,单是这一点,就足以否决莱纳斯要求更新准证的要求。” 7名州议员指出,《希望宣言》的第39个承诺即“平衡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列明: “我们将重新检讨所有关于环境管理和保护的法律和规范,以制定准确的管理制度,切合充满挑战的现代社会。我们将执行严格的规范,以确保马来西亚不会成为来自其他国家的企业财团的废料垃圾场。” 7名州议员质问政府,既然已经雄心壮志把所有洋垃圾运回出国,为何却要把最具威胁的稀土辐射废料留在国内,这个决定已经伤透所有过去8年以来一直站在前线反对稀土厂的社运分子,而且他们还是坚定的希盟支持者,衷心期盼改朝换代后,莱纳斯就能被关闭,但如今却事与愿违。 7名州议员也表达对文冬区国会议员黄德的支持,因为黄德这一路走来都是反莱纳斯的先锋,即使如今当上国会议员,也依然善用其后座议员的身份,在国会内外,为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而斗争。 “我们要求内阁,重新检讨这项违背人民意愿,以及损害大众利益的决定,并秉持这《希望宣言》里第39条的精神,关闭莱纳斯稀土厂,迈向新马来西亚欲打造绿色家园的目标。” 联署人: 美律区州议员李政贤、吉打里区州议员雪芙拉、沙拜区州议员卡玛吉、都赖区州议员邹宇晖、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文德甲区州议员胡智云、直凉区州议员梁耀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