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马华勿自欺欺人、为巫伊护航,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针对马华公会对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声明,社青团做出回应,驳斥马华谬论。 巫伊在野合作违背宪法中民主多元精神 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在文告中指出,马华第一点对于914集会声明,宣称只要巫伊在野合作符合宪法精神和中庸价值则会认同。社青三子指出,首先马华必须回应的是,巫统和伊斯兰党这两个政党究竟从何体现了中庸价值和宪法精神? 从巫统高举马来剑,到505后怒骂华人不满足;再到伊党从左右逢源,到强化回教刑事法、追求单元的宗教社会。请问巫统和伊党两者目前的策略和一贯论述究竟是煽动族群神经线为主还是以中庸开明路线? 再者,如果要谈在野合作,追溯到后509巫伊宣称合作,挑起种族宗教课题来炒作种族宗教情绪,种种策略企图通过以极端右翼路线稳住基本盘。社青三子促马华解释,从最近巫伊合作爆发的拒绝反歧视公约示威、再到反罗马公约示威、及近日的爆发出的由巫伊倡导杯葛非土著产品运动,或纳吉在面子书上制造出的土著被边缘化、是受害者的论述等等,请问巫伊以上的合作哪一种串联、运动、策略、动员或是论述是符合宪法中多元、中庸精神和原则?那么,马华却还是否支持这种在野合作? 马华一味苟同无法扭转时局,惟施压巫统方是杜绝种族宗教政治的出路 第二点,马华在文告中也提及巫伊合作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社青三子质问马华,即便巫伊合作是当今客观事实,所以这能说明了什么?难道因为巫伊合作目前是事实,所以就应该支持与认同?按照马华的逻辑,难道纳吉贪污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对他表示支持与认同?难道希盟是执政党是客观事实,所以马华就应该什么都不做,完全表示支持即可? 社青团指出,由此可见,对于客观事实,必要的举动是应该采取的,而非佛系坐视不理、无动于衷、隔岸观火。放眼马来西亚当今政治光谱,过去巫统通过种族威权来制造捍卫穆斯林地位的形象来让马来人只能紧抱巫统,如今下野后巫统伊党制造恐慌以煽动穆斯林的恐惧,企图使马来西亚走向双极社会的发展,通过挑起种族宗教文化矛盾,争取保守巫裔选民的支持,却加剧社会分裂。社青团质疑,为何马华至今依站在巫统伊党保守右翼一边,发表声明支持助长种族宗教政治的萌芽,而非站在相对多元开明的中间路线以遏止保守势力的反扑?如果马华意识到巫伊合作是客观事实,马华作为国阵的成员党更应该施压巫统别再走极端种族宗教路线,遏止保守势力抬头,杜绝族群矛盾成为选票便利。 社青三子也指出,马华提及巫统签署914协议已经与马华及国大党会谈,所以是尊重共识、多元和宪法精神。社青三子强调,马华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党国不分,把党和国家两个不同的概念混为一谈。国阵的原则并不代表国家的原则,国阵成员党的共识并不代表国民的共识,国阵成员党之间即便 “民主”,也不代表国阵的路线等同是民主全民路线。 所以,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的共识,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是符合我国多元普世价值;第二,巫统与伊党合作得到马华和国大党认可,并不等同于巫伊合作有了多元色彩;第三,巫伊合作得到国阵成员党的认同,并不等同于巫伊提倡的种族宗教论述符合宪法多元、民主、平等精神。马华把国阵自身的立场等同于国家宪法的立场企图混淆视听,实则是无稽之谈。 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无法彰显中庸 第三点,马华声称巫伊914穆斯林团结集会是中庸的。社青团质问,马华是否可以说明914穆斯林团结集会的中庸精神体现在哪里?从集会者都身穿象征某宗教服饰再到由巫统伊党为首号召,中庸的精神从何彰显?再者,巫统和伊党要究竟将穆斯林团结集会面向全民以体现中庸?倘若集会发言者依旧保持过去一贯的极端右翼路线论述,那么马华的声明是否只是毫无意义的声明? 结语 社青三子即梁誉升、郑传毅和吴家良重申,509政治海啸之后,各别政党不得不重新检视过去的论述、策略是否符合当今事宜。马华过去因为议席包袱向巫统低头,却为何在变天后依旧承担这个负担?马华无视马来西政治局势与政党转替后的方向,一味向巫统示忠,追随其步伐根本无法稳定其作为在野党的势力,也将导致大马民主转型陷入真空。 社青三子强调,马来西亚是多元族群、宗教、语言、文化的社会,政局扭转后,由于威权体制的遗绪、保守权贵的反扑、族群宗教的分歧,要抑制的是极端右翼路线的政党刻意扭曲煽动而导致不协调,但马华一味妥协或向既有的分裂低头从来不是最有效的对话,更无法壮大公民社会的成型。 巫统和伊党联手后,成功制造出马来人是被边缘化的受害心理,无动于衷并无法遏止这股势力继续抬头,相反只会任由让族群政治、宗教神权成为民主巩固失败的关键。社青团表示,对于保守势力的反扑,应该以更高、更远的格局来面对,革除过去的遗瘤,重建公民文化,走向务实、中庸、多元、开明,不提出是似而非的论述来混淆视听是唯一的出路。

支持“纳吉盗贼统治” 倪可敏狠批马华没资格谈诚信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今日狠批马华支持纳吉的“盗贼统治”,根本就没有资格谈诚信! 也是安顺国会议员的倪可敏今天通过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驳斥马华署理总会长马汉顺时指出,从四年前一马公司爆发500亿丑闻到前首相纳吉私人戶口收到26亿巨款时,马汉顺及马华上下都是不分是非黑白支持纳吉的盗贼统冶,如今马汉顺却批评行动党不具诚信,对于一个助纣为虐的人,其颠覆是非的态度实在令人齿冷。 郑传毅指出,马华当年否决华文独立大学、搞合作社害到华社许多人家破人亡、巴生自贸区又闹出百亿贪腐丑闻,甚至一马公司丑闻还一直为纳吉护航,对于如此无耻政党,马华如今还想信口雌黄、其混水摸鱼的表现实在令人看不下去。 挑战马华要纳吉出示大学文凭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一直挑起假学位课题,可是对于前首相纳吉是否拥有英国诺丁汉大学毕业证书却始终装咙作哑、噤若寒蝉,这种双面人政客才是名符其实的双重标准。 郑传毅也挑战马华即刻要求纳吉出示他的大学毕业证书与成绩单,而非拿所谓的荣誉学位来混淆视听。 大众银行受委经济理事会成员 郑传毅指出,马汉顺公开指责希盟政府没有委任私人界代表进入国家经济行动理事会,可是摆在眼前的事实是大众银行副主席丹斯里郑亚历正是该理事会的成员,事实证明马汉顺一再睁眼说瞎话,侮辱人民智慧,已经沦落到诚信破产的地步。 要求反贪会调查马华 郑传毅指出,马华前总会长丹斯里蔡细历曾经公开承认马华曾经收到纳吉派发的1600万,这笔钱是否来自一马公司,马华至今始终噤若寒蝉,是否此地无银三百两已经是呼之欲出。他说,社青团已经向反贪会投报,因此行动党将要求反贪会调查马华以为人民讨回公道。 郑传毅今天在安顺陪同倪可敏探访不幸患上癌症的蔡素宝女士后向媒体发表声明驳斥马华。今天是倪可敏亲自发起的“关爱民众、感恩过年”运动的第30站,倪可敏及服务团队在慰问蔡素宝时也献上一千令吉红包并祝她早日康复。出席今天活动的领袖包括倪可敏机要秘书吴家良市议员,市议员郑泳江及安顺社青团团长林建龙等。 (图):倪可敏亲自移交千元红包予蔡素宝并祝福她早日康复。左起吴家良、郑传毅、郑泳江与林建龙等。

感谢张念群副部长顶住压力 让华教拨款创大马历史新高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高级机要秘书郑传毅于 2019年2月11日发表文告: 日前,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出席双溪大年培智华小迁校动土礼仪式的脸书po文,遭到种族极端留言攻击。 链接:https://www.facebook.com/552890381416295/posts/2215566605148656?sfns=mo 郑传毅表示,华文小学遷校和增建2千万拨款,独中1千2百万发展拨款,国民型华中1千5百万,三所民办大专学府6百万特别拨款,都是史无前例的华文教育拨款。 “这已经触动政敌和种族极端份子的神经,进而遭受有组织网上留言攻击,企图塑造新政府偏帮华校的假象。” 新政府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公平对待各源流教育,减轻多年来华社的负担,让华教事务能够无后顾之忧。但是,偏见并非一天可以打破,民族平等的道路还很漫长,极需要华社成为新政府改革的后盾。 也是社青团政教主任郑传毅,高度赞扬张念群副部长沉住压力,行走在刀锋上,坚持帮各源流学校增取最大的权益。除了拨款,教育方针和政策的改革也积极在进行中,其中包括废除小一到小三考试、废除大专生参政禁令等,都是教育改革的一大步。 郑传毅代表后廊区州议员倪可敏出席新板新民华小新春晚会,太平新板新民华小今年可说是双喜临门,建竣2年却迟迟未获住用证的行政楼,在国会下议院副议长倪可敏的协助下,终获住用证,不但今年新学年可启用,而且还获教育部拨款22万令吉,作为添购桌椅等设备用途。 图为郑传毅接领陈翠云校长颁发水果篮,并宣布捐赠一千元作为晚会活动经费!    

魏家祥应该要求纳吉尽快归还一马剩余资金 郑传毅:财物可资助3万拉大生免费升学

根据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局总监拿督斯里阿马星6月27日的汇报,纳吉家搜出的财物市值总值约12亿令吉,如果以拉大会计系学生四万令吉学费计算,仅是纳吉家第一轮搜出的财物,就可资助3万名拉大生免费升学! 纳吉不须猫哭老鼠假慈悲 纳吉早前在面子书撰文,指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今日拜访他时,抱怨拉大学院明年的行政拨款被取消。 然而,纳吉在任相位十年中多次爆出用一马发展基金的款项资助两次选举,马华也是受益单位之一。但是期间华社和华教的拨款和待遇并没有提升,而独中特别拨款也必须要等到希盟上台后才史上首次获得拨款。 “他们利用人民的血汗钱巩固打压政敌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拉大,现在大选落败才来猫哭老鼠?” “为什么魏家祥见到纳吉没有帮人民追讨1MDB的款项?” 拉大不应该成为马华的救生圈 过去拉大曾爆发校方强制6000名学生穿红衣迎接纳吉的指令,也爆出校方的黄衣禁令,学校的部分活动也变成了马华领袖的官方政治秀。种种的党教不分的行径已经让拉大学术自由陷入低潮,学生、老师和校友都因此蒙羞。 拉大学院校友会总会已经伸出橄榄枝接管拉大,林冠英财长也宣布了“拉大政教分离,即刻恢复拨款”的承诺。 马华其实趁应该放下对教育机构的掌控,迎合人民对新马来西亚的追求,还教育工作者和大学生一个自由的空间。 马华应该趁机洗心革面 记得当年,马华总会长翁诗杰曾经揭露时任教育部三万变三千的事件,当时他通过媒体喊话,不满维修学校的拨款没有悉数做为学校用途,当局在维修工程的招标sub了又sub,来到学校的工程只得三千。 还有拉曼大学管理层被怀疑维护自己党员租户利益,而拒绝管有缘捐出三千万建免费学生宿舍。 马华在教育方面的信誉已经破产,如果还恶性的绑架拉大延长自己的政治生命,只会是得不偿失。 国会下议院副议长高级机要秘书暨民主行动党全国社青团政教主任郑传毅2018年12月14日发表文告:

Follow us

0FansLike
66,831FollowersFollow
13,800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