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巴士载民众去接种疫苗 不如增设更多接种中心缩短距离

交通部长魏家祥的免费疫苗巴士计划,仅是个不切实际的面子工程! 魏家祥日前宣布,亚依淡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及实马廊州议员服务中心将于6月6日至30日,为需要到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的民众提供免费巴士载送服务。乍听之下是美事一桩,然而细思之下,在新常态的如今推行此计划是否合理实在应该打个大问号。 简单来说,撇开巴士的密闭空间有可能造成人为群聚,恐引发新的感染群不谈,一天有多少民众选择搭乘巴士前往接种?覆盖区域有多广? 贵为交通部长,魏家祥掌管着全国民众‘衣食住行’,生活四大要素之一的‘行’,若确实有心为民众解忧,部长的职权其实能够让他更好的为民服务。 考虑到新常态下对社交距离的要求以及全国德士及私召车行业收入骤减的事实,交通部长大人可曾想过将免费载送计划拓展至全国各地,由政府津贴德士与私召车业者,为有需要载送的民众提供服务,解决全国民众的问题又能为德士与私召车业者赚取收入,何乐而不为? 交通部长应该以全国民众为服务对象,而不仅仅是将受惠对象局限于自己选区内,热衷于让贴着自己头像的巴士在选区内穿街走巷,而非实实在在地为民服务。 近期在沿海航运政策(Cabotage Policy)上的误判以及行管令3.0开始至今仍无法有效处理运输业者的问题已让我国运输业受损。若魏家祥继续以狭隘的思维领导交通部,我国交通业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与前景实在让人担忧。 然而回到接种问题,其实民众要的其实不是免费服务把他们载去离家遥远的疫苗接种中心,而是更渴望政府设立临近邻里的疫苗接种中心省却舟车劳累的奔波。开设更多临近邻里的疫苗接种中心,才能实实在在地协助民众省却舟车劳顿的过程,同时也方便民众配合接种的预约而做好生活与工作上的安排。 希望官大人别只是在坐在冷气办公室想政策,多贴近民众了解大家的困难之处才找得到真正的解决方案。 郑凯聪 柔佛士乃区州议员

贸工部确认信有待解决 郑凯聪吁当局暂缓执法

民主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1年6月3日发表文告: 士乃州议员郑凯聪呼吁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尚未解决确认信之前,执法单位暂缓执法。 在全国大封锁的第三天,仍然有许多商家还未能够进入冠病智能管理系统(CIMS 3.0)而取得批准信营业,郑凯聪在这呼吁有关执法单位,让17个允许营业的制造业与厂家,在遵守SOP的同时,给予能够继续运作。 自从首相慕尤丁宣布全国大封锁以来,各行各业再度陷入能否营业的恐慌之中,显然国盟政府并没有从MCO 1.0到3.0之间吸取任何经验,部门之间无限U转而且姗姗来迟的申请程序,让许多行业无所适从。 郑凯聪指出,在未取得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批准信之前,执法单位应该允许那些雇主为雇员提供确认信件者,而不该故意刁难。除却被允许营业的范围,执法单位应该专注取缔不被允许运作的领域,像是酒吧,按摩中心等。 他接着呼吁,地方政府管辖的邻里商店以及咖啡店,只要依照市议会通令就可以营业,而不需要另外申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批准信,因为地方政府已经有这些商家的营业执照,若是违法,执法相对容易。 最后,他也希望民众能够呆在家不出门,减少接触就是减少感染的机会,现在政府没办法帮助国人,我们只能自救。

吁政府重新检讨应考生需返校决定 郑凯聪:至少让学生返校前做检测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1月21日发表文告:  针对玛拉理科初级学院(MRSM)发生返校复课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考生确诊新冠肺炎而需隔离的事件表示遗憾及关切,同时呼吁教育部与高等教育部重新检讨返校生无需经过检测的决定,以避免即将应考的学生们曝露在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之中。  据媒体报道,4名返回玛拉理科初级学院复课的应届寄宿生于20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校方是在其中一名学生出现不适症状后进行检测并确认,同时也测出其他3位同学也同样被感染。   确诊的同学们已被送至医院进行治疗,同时校方也将144名学生进行隔离观察,但愿确诊同学们能早日康复,也希望不再有新的确诊病例出现。   面对疫情我们不能心存侥幸,让病毒有有机可乘,大家也不愿看到有更多的学生不幸染疫。   因此,我强烈呼吁教育部重新检讨中五中六学生需返校上课的决定,或至少让学生们返校前进行新冠肺炎拭子检测,确认无染疫才允许返校上课,特别是来自或是身在疫情红区的学生。   虽然,此举可能加重前线人员的负担,但若学校成为疫情爆发的缺口,导致病患暴增,将对国家的医疗体系和经济造成更大的冲击。预防胜于治疗,希望教育部能及早做出相应措施,以避免悲剧发生。  

会所地契到期30年未更新 郑凯聪促马华归还政府保留地

民主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10月4日发表文告: 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促请士乃马华支会立即归还政府保留地并向全体士乃居民道歉。 感谢士乃马华支会在土地课题被揭露了一个月之后才由执委暨前任支会副主席黄思雄先生召开记者会做出回应。经由报章引述他的解释以及他所出示的文件,可以确认一个事实,即受争议的地段自1989年地契到期后并未更新,而如今是属于政府保留地段,而非如士乃马华公会支会所宣称的是由他们拥有该地段的土地持有权。 于此同时,为了让这一切的答案能更有公信力,同时有必要厘清这事情背后所谓的“人为因素”,我们认为有必要通过公权力单位介入调查,为此士乃区州议员办公室也正在草拟向反贪污委员会举报此次事件所需要的文件与资料,同时我们也吁请知情人士或是受影响的民众挺身而出,与我们一同向反贪污委员会或者警方报案,要求彻查来龙去脉,同时捍卫自身社区的权益。 虽然如今土地所有权的真相已经水落石出,其属于政府保留地的事实更是间接打脸了士乃马华公会支会主席黄送财先生宣称拥有地契的说辞,然而从公众利益的角度出发,更让人深思的则是既然并非土地的合法拥有者,士乃马华公会支会是以什么理由或身份,分租该地段并从中收取租金收入?值得强调的是此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而是由该地段的租户们亲口所揭露。我们期待士乃马华公会支会也能对此做出说明。 我们对士乃马华公会为何选择由执委暨前任支会副主席黄思雄先生而非由现任主席黄送财先生召开记者会背后的原因不愿多做联想,也不想揣测这些年以来所收到租金的分配与去向等属于该支会的内部课题。在这个土地拥有权的课题上,我们的诉求很明确,那就是请将属于政府的土地归还予政府,以让该地段能进行惠及全民的公共建设,而非沦为某单位与组织的敛财工具,同时也希望涉及的人士能还士乃人一个道歉。

占政府地29年每月收租8千 郑凯聪促马华出示会所地契

柔佛士乃新村神龛拆迁事件牵扯出土地纠紛及持有权问题,士乃州议员郑凯聪指出,经他向柔州土地局查证,马华士乃支会会所现址为政府保留地,会所出租单位土地也并非该支会所有。 他促请该支会出示土地拥有权证明,否则应将土地用途还给政府,作为公共用途。郑凯聪今天在士乃州议员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指出,之前发生神定遭拆迁事件后,马华士乃支会对外声称该上地属于该支会所有,并宣告事件告一段落,但他日前到柔州土地局查证时,发现该地段属于政府保留地。 质疑如何私有化 根据土地局提供的资料,该支会现有会所处在政府作为道路的保留地上,而该会所旁出租给商家经营生意的土地也属于作为酒店的商业用途地,不明白为何该支会会对外声称有关土地属他们所有,更不理解该支会还能出租赚取每月高达8000令吉的租金。 他表示,该支会声称所拥有的土地位于士乃新村士乃1路,占地约1英亩,过去数十年来政府一直面对土地不足向题,甚至古来许多政府单位都无法拥有理想地段作为行政及公众用途。 “试问马华如何能利用政党利益将政府保留地“私有化”,甚至扩充成为私人商业场所赚钱?他促请知情人士挺身而出做出举报,将土地回归公众用途。

希盟惠民政策遭政变腰斩 柔州华教拨款恐胎死腹中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8月25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柔佛州政府在2020年州预算案中计划拨款350万令吉予华社,用作福利、企业以及教育用途,然而这笔款项却因为政变而胎死腹中,至今仍不知所踪。 2019年,柔州希望联盟总共拨款218万3千令吉予华教各级学校,显示希盟政府不仅重视母语教育,也认同华教在培养人才方面,对国家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其中,全柔华小获得114万3千令吉拨款,全柔9所独中也获得54万令吉拨款,南方大学学院也获得50万令吉拨款。此外,希盟也完成让全柔独中都豁免土地税,如今柔佛州内所有独中每年只需缴付象征式1令吉土地税。 过去,国阵执政时期,柔佛虽被视为堡垒区,但独中拨款从未出现在国阵州财政预算案里,如今国盟执政是否将重蹈覆辙,承袭国阵时代的施政偏差,继续边缘化华教发展? 我促请柔州团结、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行政议员张发虎以及柔佛州务大臣顾问拿督郑修强,向州政府及州务大臣争取恢复发放华教拨款,以延续希盟的惠民政策,避免母语教育的权益断送在国盟政府的手上。

郑凯聪:国盟政府需重罚凯鲁丁阿曼 以维护防疫机制

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强力谴责国盟政府种植与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阿曼未遵守返国后需进行防疫隔离的规定,同时对国盟政府针对小市民执行严刑峻法高额罚款,而对部长犯错却轻描淡写从轻又从"亲"发落的双重标准表示失望。 众说周知,在新冠肺炎疫情依旧在全球肆虐的今天,我国相对平稳的疫情是全民与前线防疫人员们一同经历了行动限制令期间,做出了许多生活上与经济上的牺牲所换来的。但是这一切绝不是铁板一块及理所当然的,任何人不负责任的行为都将威胁到这得之不易的平稳。扁担饭业者未遵守隔离防疫而造成北马新感染区的案例依然记忆犹新,部长这不将隔离防疫条例当一回事的行为绝对是对接下来的全民抗疫最不良的示范。 部长不以身作则严格遵守防疫隔离条例,反而明知故犯未进行隔离,还在东窗事发被揭发之后大言不惭地企图通过提出许多含糊其辞的解释,如土耳其属于绿区,他已进行新冠肺炎检测并显示阴性,自己成功进入国家皇宫所以并无染疫等说辞来粉饰自己的行为,足见他并未对自己的错误行为感到内疚,而仅是为了保住官职而丢出来的公关说辞,冥顽不灵又欠缺诚意的同时也官威处处。 值得强调的是,是否已进行检测与有没有遵守隔离条例是两码子的事!根据标准防疫措施,依照测试的结果,检测结果阳性就送医院治疗,若是阴性则送往隔离所进行隔离。以柔佛州为例,许多从新加坡回返国门的国民在关卡也进行了新冠肺炎拭子检测(Swab test)并显示阴性,但是他们依旧被送往隔离所进行14天的强制隔离,以确保没有处于潜伏期的患者被错误放行,造成更大的感染。这其中不乏因为家中有亲人病重或去世而必须赶回国的国民,因无法顺利申请到从隔离所短暂出行的准许而错失了与亲人见最后一面的遗憾,对比部长还能若无其事还在这段期间为大大小小的活动主持开幕,到国会参与国会议事,甚至前往了国家皇宫觐见元首,活脱脱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最佳演示,同时也威胁到了民众、国会立法体系甚至皇室的健康安全。 同时国盟政府在惩罚上的双重标准更是为这个防疫体系做了最坏的范例,甚至可谓失责。对比之前诸多被发现未遵守防疫隔离条例而被罚款的案例,如六月份一男子违反隔离令并拆除腕带,被罚监禁2个月或罚款RM5000,八月份妇女因隔离期间外出进餐被罚款RM8000同时坐牢一天等,如今国盟政府种植与原产业部长大人则是罚款RM1000, 这对比明显且不对称的惩罚标准着实让人难以信服,更对慕尤丁政权所提出的清廉政府一次打上一个大问号,比照爱尔兰农业部长卡利里因违反该国的聚集令,被揭发后引咎辞职并无特权可言,不禁让人有感特权体系是否又死灰复燃。 若部长犯下如此严重的不当行为仅是罚款RM1000, 那么面对超过RM2000或更高隔离费的返国民众,是否会有样学样甘冒RM1000的罚款,选择不遵守隔离令而罚款了事,更是为防疫工作添加了许多隐患。为了全体国民的健康以及防疫的需求着想,我呼吁国盟政府对此事件应该一视同仁,对身为部长的当事人予以重罚以收惩戒之效,以凸显防疫工作人人有责,而绝非仅以RM1000罚金就匆匆了事,否则国盟政府对于如此的防疫失当也难辞其咎。

许多人因失业被迫回国 郑凯聪促政府豁免国民隔离费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吁请政府体恤防疫期间从国外返回国门的国人的困境,豁免因失业或被裁退而返国国民的隔离费用,同时以更严厉的惩罚,惩治那些罔顾公众健康,隔离期间私自外出的被隔离者。 国盟政府与7月24日宣布新政策,即所有从外国返国的国人需要到隔离中心接受强制隔离,费用由政府与被隔离者以56:44的比例分担,作为抗疫的重要一步,隔离的措施必须予以肯定。 然而自该条例落实之后,办公室收到不少被隔离者尤其是自新加坡因被裁员或失业或是求学中的学子发来讯息寻求协助,他们依然被索取每日RM150,14天下来总计约RM2100的隔离费用,这还不包括RM60的拭子测试费用以及RM31的验血费用。 若被隔离者经济情况允许,乐意支付费用则是大幸,但许多返国者都是生计受影响或是未能经济独立者,这个时候再需要他们承担这两千多零吉的费用,无异于对他们的困境雪上加霜。 因此,我强烈建议国盟政府体恤民瘼,能针对返国的被裁退或是低收入家庭隔离者提供经济支援,豁免他们的隔离费用。 与此同时,我也强力督促国盟政府以更严厉的刑罚,严惩那些被隔离期间私自外出的被隔离者,有者甚至已经导致社区感染的发生。 根据「1988年预防与控制传染病法」,这类行为若是定罪初犯可被施以不超过两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违规者也可被罚不超过RM1000的罚款。 然而,近期多起被公众揭发的被隔离者私自外出事件,显示该刑罚的阻吓效果有限,而对于因私自外出进而造成他人感染的病例,违规者更应该被施以严惩,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避免这段时间以来的防疫努力,不因这些人的行为而功亏一篑。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

仓促公布学生无搭乘校车无需付费 学生巴士业者与家长两难徒增民怨

民主行动党柔佛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与2020年5月10日发表文告: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对日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日常汇报会仅口头仓促公布学生无搭乘校车无需付费的做法表示关切,同时敦促与该决定有直接关系的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表态该部门是否认同该决定? 然而除了一纸公文或是一声官令,更为重要的是交通部有没有准备与该宣布相应的辅助措施来协助校车业者度过困境,好让家长与巴士业者能参考遵从以避免不必要的摩擦。 根据资料,国内校车业者每天载送约150万名学生,所涉及的家庭超过了50万户家庭。在还未具体列明细节就做出相关公布的做法无疑为这50万户家庭的家长带来了更多的疑惑,如不付费解除限制令后还有没有校车服务,该付多少费用才算合理,多人孩童搭车的话该如何计算等等,同时也会让校车业者所面对的情况雪上加霜。 我们理解很多家长也正在面临财务压力,尤其是限制令期间无法工作收入减少甚至已被裁员,将心比心地说校车业者也同样面对着跟车员工资,车辆保险与执照费用,更有甚者还需要偿还新巴士的贷款款项。因而在没有详细讨论具体执行方式与援助措施的情况下就公布此决定无疑将切断巴士业者的财政收入,同时引发业者与家长的摩擦进而徒增民怨。 在这类牵涉到多方的课题上,完整的细节以及可靠的参考资料绝对不是仅通过记者会口头发布就能搞清楚的。因此我们强力督促交通部长正视这个潜在的课题并给予合适的解决方案,以起到该部门在交通课题上的督导作用。

郑凯聪: 柔佛州行政团队荒诞至极

民主行动党柔佛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4月5日发表文告: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对柔佛州政府以星期天(3/5)是劳动节补假为由,而将本该召开讨论柔佛是否跟进联邦政府放宽限制令(PKPB)的州行政议会推迟到星期一(4/5),也就是放宽限制令将开始执行的同一天的决定感到失望,同时对柔新任大臣拿督哈斯尼以及其属下的行政议员团队带领柔州走出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接下来的经济冲击的领导与决策能力深表怀疑。 随着上个星期五中央政府宣布即将与星期一(4/5)放宽限制令, 允许大多数企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复工之后,在疫情与经济压力双重冲击的全柔子民各阶层不论是企业雇主或是打工老百姓都引颈期盼着等待州政府接下来针对这个宣布所做出的跟进。 然而两天过去了,在诸多州政府如槟城、雪兰莪州、森美兰、吉打、彭亨、沙巴砂捞越州政府宣布不跟进这项宣布之后,柔佛子民们更是引颈期盼着来自州政府的一纸通令,到底柔佛州政府是否跟进?到底星期一大家能不能复工? 然而,所接到的却是州政府行政团队因为补假而没开会的消息!要知道前线公务员以及抗疫人员们可是没日没夜地为防疫工作尽心尽力,深怕自己成为防疫的破口。反观州行政议会以补假为由而不召开会议,两者比较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撇开之前宣布的善行援助金(Bantuan Ihsan)诸多诟病还未解决,在安排在新工作而有意回国的马国公民事务上又乏善可陈,救援物资的派发也出现安排不当这些“政绩”不说,在这个牵动着柔佛州内经济命脉的大课题上依然看不到柔佛州政府行政团的任何积极与果断决策,反而是拖泥带水以补假为理由延迟州行政会议,真可谓是后知后觉而又荒唐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