吁政府重新检讨应考生需返校决定 郑凯聪:至少让学生返校前做检测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1月21日发表文告:  针对玛拉理科初级学院(MRSM)发生返校复课的马来西亚教育文凭(SPM)考生确诊新冠肺炎而需隔离的事件表示遗憾及关切,同时呼吁教育部与高等教育部重新检讨返校生无需经过检测的决定,以避免即将应考的学生们曝露在感染新冠肺炎的风险之中。  据媒体报道,4名返回玛拉理科初级学院复课的应届寄宿生于20日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校方是在其中一名学生出现不适症状后进行检测并确认,同时也测出其他3位同学也同样被感染。   确诊的同学们已被送至医院进行治疗,同时校方也将144名学生进行隔离观察,但愿确诊同学们能早日康复,也希望不再有新的确诊病例出现。   面对疫情我们不能心存侥幸,让病毒有有机可乘,大家也不愿看到有更多的学生不幸染疫。   因此,我强烈呼吁教育部重新检讨中五中六学生需返校上课的决定,或至少让学生们返校前进行新冠肺炎拭子检测,确认无染疫才允许返校上课,特别是来自或是身在疫情红区的学生。   虽然,此举可能加重前线人员的负担,但若学校成为疫情爆发的缺口,导致病患暴增,将对国家的医疗体系和经济造成更大的冲击。预防胜于治疗,希望教育部能及早做出相应措施,以避免悲剧发生。  

希盟惠民政策遭政变腰斩 柔州华教拨款恐胎死腹中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8月25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柔佛州政府在2020年州预算案中计划拨款350万令吉予华社,用作福利、企业以及教育用途,然而这笔款项却因为政变而胎死腹中,至今仍不知所踪。 2019年,柔州希望联盟总共拨款218万3千令吉予华教各级学校,显示希盟政府不仅重视母语教育,也认同华教在培养人才方面,对国家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其中,全柔华小获得114万3千令吉拨款,全柔9所独中也获得54万令吉拨款,南方大学学院也获得50万令吉拨款。此外,希盟也完成让全柔独中都豁免土地税,如今柔佛州内所有独中每年只需缴付象征式1令吉土地税。 过去,国阵执政时期,柔佛虽被视为堡垒区,但独中拨款从未出现在国阵州财政预算案里,如今国盟执政是否将重蹈覆辙,承袭国阵时代的施政偏差,继续边缘化华教发展? 我促请柔州团结、国内贸易及消费事务行政议员张发虎以及柔佛州务大臣顾问拿督郑修强,向州政府及州务大臣争取恢复发放华教拨款,以延续希盟的惠民政策,避免母语教育的权益断送在国盟政府的手上。

不贪婪恋权 不卖国自保 郑凯聪:坚持就是胜利

柔佛州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2月27日发表文告: 面对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政局动荡,除了是一场对希盟尚存的三个成员党之间的默契考验,也凸显了在改革这条路上希盟其实面对着来自蠢蠢欲动的政敌甚至是联盟内部的种种挑战。 改革之路更绝不是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509投下选票,改朝换代后一切就会自动地变好并一帆风顺。但为了让国家更美好的明天,我们心里虽然清楚改革之路异常艰辛,但带着选民的寄托我们依然选择了初心不改,披荆前行。 面对权力的诱惑,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民主行动党上下绝非贪图权利,而是立志奉献家国,不分种族、宗教和地域地造福全民,为全民谋福祉。面对流言蜚语我们可以选择低头不语,默默努力;但在大是大非之前我们绝对昂首挺胸,捍卫创党原则以及民主的珍贵。 对于引起这场乱局的始作俑者,不论他们多么努力地自圆其说,他们的行为已经背叛了选民当初的委托这点是不容置疑的。 回想509时选民是如何因为拒绝国阵而寄托于希望联盟,而当初这群打着希望联盟旗号获得人民委托的人士,如今却因为对权力的追逐而妄图带着人民的委托夺权与对手组成联合政府,我们严厉谴责这种亵渎民主精神,绑架人民委托的行为,更相信历史更将会为它留下注解。 虽然我们可能正在我国民主历史上黑暗的一刻,但请大家坚信黑暗的结束也就代表着光明的降临。肮脏的不是政治本身,而是妄图通过操纵为自身牟利的政客。 无论政局如何改变,也不论在朝或在野,民主行动党依然坚信,从政的理念应该是光明磊落地为下一代打造一个更美好的国度。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仓促公布学生无搭乘校车无需付费 学生巴士业者与家长两难徒增民怨

民主行动党柔佛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与2020年5月10日发表文告: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对日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日常汇报会仅口头仓促公布学生无搭乘校车无需付费的做法表示关切,同时敦促与该决定有直接关系的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表态该部门是否认同该决定? 然而除了一纸公文或是一声官令,更为重要的是交通部有没有准备与该宣布相应的辅助措施来协助校车业者度过困境,好让家长与巴士业者能参考遵从以避免不必要的摩擦。 根据资料,国内校车业者每天载送约150万名学生,所涉及的家庭超过了50万户家庭。在还未具体列明细节就做出相关公布的做法无疑为这50万户家庭的家长带来了更多的疑惑,如不付费解除限制令后还有没有校车服务,该付多少费用才算合理,多人孩童搭车的话该如何计算等等,同时也会让校车业者所面对的情况雪上加霜。 我们理解很多家长也正在面临财务压力,尤其是限制令期间无法工作收入减少甚至已被裁员,将心比心地说校车业者也同样面对着跟车员工资,车辆保险与执照费用,更有甚者还需要偿还新巴士的贷款款项。因而在没有详细讨论具体执行方式与援助措施的情况下就公布此决定无疑将切断巴士业者的财政收入,同时引发业者与家长的摩擦进而徒增民怨。 在这类牵涉到多方的课题上,完整的细节以及可靠的参考资料绝对不是仅通过记者会口头发布就能搞清楚的。因此我们强力督促交通部长正视这个潜在的课题并给予合适的解决方案,以起到该部门在交通课题上的督导作用。

国家安全理事会遗忘的一群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于3月24日发表文告: 当慕尤丁宣布从3月18-31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后,我国人民在经济低靡的情况下必定雪上加霜。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古来希望联盟,决定在古来区成立一个关怀小组帮助面对断粮及有需要人士,就这样"古来希望联盟关怀小队"成立了。 3月20日我们开始派发援助品给古来区需要帮助的家庭,非常感恩同时有善心人士金钱资助和捐赠我们物资,让我们的工作事半功倍, 更谢谢那些给我们精神上支持和打气的朋友们。 经过连续几天派发物资后,我发现这突如其来的行动管制令影响了全民,特别是乡区的老人家。那些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孩子们必须赶在行动管制令前进入新加坡,被逼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得返家,让家里的年迈父母顿时失去了依靠。 还有多数兼职领日薪的单亲父母和散工们,平时也没有多余的收入供储蓄,也正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正所谓民不聊生。 我敦促政府在这非常时期立刻动用所有政府机构如国家福利部,慈善基金会等等来帮助人民特别是极度贫穷家庭度过难关,使需要被照顾的群体都得到援助。 同时我们也呼吁民众共同忍耐,尽量待在家里,一起应对将来更艰辛的挑战。

占政府地29年每月收租8千 郑凯聪促马华出示会所地契

柔佛士乃新村神龛拆迁事件牵扯出土地纠紛及持有权问题,士乃州议员郑凯聪指出,经他向柔州土地局查证,马华士乃支会会所现址为政府保留地,会所出租单位土地也并非该支会所有。 他促请该支会出示土地拥有权证明,否则应将土地用途还给政府,作为公共用途。郑凯聪今天在士乃州议员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指出,之前发生神定遭拆迁事件后,马华士乃支会对外声称该上地属于该支会所有,并宣告事件告一段落,但他日前到柔州土地局查证时,发现该地段属于政府保留地。 质疑如何私有化 根据土地局提供的资料,该支会现有会所处在政府作为道路的保留地上,而该会所旁出租给商家经营生意的土地也属于作为酒店的商业用途地,不明白为何该支会会对外声称有关土地属他们所有,更不理解该支会还能出租赚取每月高达8000令吉的租金。 他表示,该支会声称所拥有的土地位于士乃新村士乃1路,占地约1英亩,过去数十年来政府一直面对土地不足向题,甚至古来许多政府单位都无法拥有理想地段作为行政及公众用途。 “试问马华如何能利用政党利益将政府保留地“私有化”,甚至扩充成为私人商业场所赚钱?他促请知情人士挺身而出做出举报,将土地回归公众用途。

贸工部确认信有待解决 郑凯聪吁当局暂缓执法

民主行动党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1年6月3日发表文告: 士乃州议员郑凯聪呼吁在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尚未解决确认信之前,执法单位暂缓执法。 在全国大封锁的第三天,仍然有许多商家还未能够进入冠病智能管理系统(CIMS 3.0)而取得批准信营业,郑凯聪在这呼吁有关执法单位,让17个允许营业的制造业与厂家,在遵守SOP的同时,给予能够继续运作。 自从首相慕尤丁宣布全国大封锁以来,各行各业再度陷入能否营业的恐慌之中,显然国盟政府并没有从MCO 1.0到3.0之间吸取任何经验,部门之间无限U转而且姗姗来迟的申请程序,让许多行业无所适从。 郑凯聪指出,在未取得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批准信之前,执法单位应该允许那些雇主为雇员提供确认信件者,而不该故意刁难。除却被允许营业的范围,执法单位应该专注取缔不被允许运作的领域,像是酒吧,按摩中心等。 他接着呼吁,地方政府管辖的邻里商店以及咖啡店,只要依照市议会通令就可以营业,而不需要另外申请国际贸易及工业部的批准信,因为地方政府已经有这些商家的营业执照,若是违法,执法相对容易。 最后,他也希望民众能够呆在家不出门,减少接触就是减少感染的机会,现在政府没办法帮助国人,我们只能自救。

许多人因失业被迫回国 郑凯聪促政府豁免国民隔离费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吁请政府体恤防疫期间从国外返回国门的国人的困境,豁免因失业或被裁退而返国国民的隔离费用,同时以更严厉的惩罚,惩治那些罔顾公众健康,隔离期间私自外出的被隔离者。 国盟政府与7月24日宣布新政策,即所有从外国返国的国人需要到隔离中心接受强制隔离,费用由政府与被隔离者以56:44的比例分担,作为抗疫的重要一步,隔离的措施必须予以肯定。 然而自该条例落实之后,办公室收到不少被隔离者尤其是自新加坡因被裁员或失业或是求学中的学子发来讯息寻求协助,他们依然被索取每日RM150,14天下来总计约RM2100的隔离费用,这还不包括RM60的拭子测试费用以及RM31的验血费用。 若被隔离者经济情况允许,乐意支付费用则是大幸,但许多返国者都是生计受影响或是未能经济独立者,这个时候再需要他们承担这两千多零吉的费用,无异于对他们的困境雪上加霜。 因此,我强烈建议国盟政府体恤民瘼,能针对返国的被裁退或是低收入家庭隔离者提供经济支援,豁免他们的隔离费用。 与此同时,我也强力督促国盟政府以更严厉的刑罚,严惩那些被隔离期间私自外出的被隔离者,有者甚至已经导致社区感染的发生。 根据「1988年预防与控制传染病法」,这类行为若是定罪初犯可被施以不超过两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违规者也可被罚不超过RM1000的罚款。 然而,近期多起被公众揭发的被隔离者私自外出事件,显示该刑罚的阻吓效果有限,而对于因私自外出进而造成他人感染的病例,违规者更应该被施以严惩,以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避免这段时间以来的防疫努力,不因这些人的行为而功亏一篑。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

用巴士载民众去接种疫苗 不如增设更多接种中心缩短距离

交通部长魏家祥的免费疫苗巴士计划,仅是个不切实际的面子工程! 魏家祥日前宣布,亚依淡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及实马廊州议员服务中心将于6月6日至30日,为需要到疫苗接种中心接种疫苗的民众提供免费巴士载送服务。乍听之下是美事一桩,然而细思之下,在新常态的如今推行此计划是否合理实在应该打个大问号。 简单来说,撇开巴士的密闭空间有可能造成人为群聚,恐引发新的感染群不谈,一天有多少民众选择搭乘巴士前往接种?覆盖区域有多广? 贵为交通部长,魏家祥掌管着全国民众‘衣食住行’,生活四大要素之一的‘行’,若确实有心为民众解忧,部长的职权其实能够让他更好的为民服务。 考虑到新常态下对社交距离的要求以及全国德士及私召车行业收入骤减的事实,交通部长大人可曾想过将免费载送计划拓展至全国各地,由政府津贴德士与私召车业者,为有需要载送的民众提供服务,解决全国民众的问题又能为德士与私召车业者赚取收入,何乐而不为? 交通部长应该以全国民众为服务对象,而不仅仅是将受惠对象局限于自己选区内,热衷于让贴着自己头像的巴士在选区内穿街走巷,而非实实在在地为民服务。 近期在沿海航运政策(Cabotage Policy)上的误判以及行管令3.0开始至今仍无法有效处理运输业者的问题已让我国运输业受损。若魏家祥继续以狭隘的思维领导交通部,我国交通业接下来的发展方向与前景实在让人担忧。 然而回到接种问题,其实民众要的其实不是免费服务把他们载去离家遥远的疫苗接种中心,而是更渴望政府设立临近邻里的疫苗接种中心省却舟车劳累的奔波。开设更多临近邻里的疫苗接种中心,才能实实在在地协助民众省却舟车劳顿的过程,同时也方便民众配合接种的预约而做好生活与工作上的安排。 希望官大人别只是在坐在冷气办公室想政策,多贴近民众了解大家的困难之处才找得到真正的解决方案。 郑凯聪 柔佛士乃区州议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