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理想带入群众 让古来老街恢复生命力

在马来西亚有很多新村,面对着城市化发展,小镇人口老化的问题,原本朝气蓬勃的新村只剩下老人和小孩;在地的经济活动、文化和乡亲渐渐消失。 柔佛州的古来新村也面对同样的问题,至于要如何让新村和老街避免走向没落,注入新的活力和朝气,民主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指出,他们一直在进行着老街复新计划。 他说:之前“沙威艺起来”,就是一个实验社区。古来老街可以算是沙威之后的第二个文艺发展项目。古来老街和沙威不同的地方是这里的人口结构。华人新村旁就是马来甘榜,所以从策划到执行必须要有友族同胞的参与。” 自2014年,沙威配合国庆日举办了第一届的“沙威艺起来”活动后,这个活动就一直举办至2018年,连续办了5届。 过程有惊喜 郑凯聪表示,在古来老街复新计划和筹办活动时,一路走来都常常有惊喜。 “只要坚持信念和固执的相信,就会处处行得通,无往不利。” 古来一共有10个新村,其中3个在大街即是士乃老街、古来和沙威。 他认为,“沙威艺起来”的活动经历了5年也相当成熟,所以团队打算将精力和人力拓展至其他的老街和社区。 “每个社区营造都会面对问题,其中就是资金和人力,很多时候很难说服大众把时间和金钱投入进去,而要在不同社区找到有一样想法和理念的人是最大的挑战。” 古来老街复新计划和举办活动的经费极大,至于经费的来源,郑凯聪说,这个项目一开始就得到商家赞助解决了一半的开销,剩下的还在筹募当中。 至于老街商业化的隐忧,郑凯聪表示 ,“一旦展开肯定会有人在当中看见商机,我们的初衷不是在搞商业也不愿看见它变成商业化,但是它将如何发展我们无法定论。” 让青年人从古来出发 本月26日 (星期六)在古来依斯迈老街将有一场“我们的平台”音乐节。 有兴趣的可浏览相关的脸书专业 https://www.facebook.com/pentaskitaevent/ 这次的音乐节是老街复新计划的首炮,是由民主行动党士乃区议员社区中心联合6个各族非政府组织举办。他们安排了各个种族同台演出,有特殊孩子乐团、马来知名歌星、华乐团和在地华人歌手等等。 郑凯聪特别推荐的演出是特殊孩子表演, “他们的表演绝不逊色于专业表演。”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表演单位都是道地的古来人。 “我们发现不少的知名音乐人来自古来,包括戴佩妮,音乐会的主题定为“我们的平台”,目的是希望在地人也有自己的表演平台,特别是提供青年人平台。” 目前,古来依斯迈老街后巷已经完成18幅壁画,而这次古来老街的壁画,主办单位号召了10位不同种族的画家参与。  

仓促公布学生无搭乘校车无需付费 学生巴士业者与家长两难徒增民怨

民主行动党柔佛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与2020年5月10日发表文告: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对日前国防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国家安全理事会日常汇报会仅口头仓促公布学生无搭乘校车无需付费的做法表示关切,同时敦促与该决定有直接关系的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表态该部门是否认同该决定? 然而除了一纸公文或是一声官令,更为重要的是交通部有没有准备与该宣布相应的辅助措施来协助校车业者度过困境,好让家长与巴士业者能参考遵从以避免不必要的摩擦。 根据资料,国内校车业者每天载送约150万名学生,所涉及的家庭超过了50万户家庭。在还未具体列明细节就做出相关公布的做法无疑为这50万户家庭的家长带来了更多的疑惑,如不付费解除限制令后还有没有校车服务,该付多少费用才算合理,多人孩童搭车的话该如何计算等等,同时也会让校车业者所面对的情况雪上加霜。 我们理解很多家长也正在面临财务压力,尤其是限制令期间无法工作收入减少甚至已被裁员,将心比心地说校车业者也同样面对着跟车员工资,车辆保险与执照费用,更有甚者还需要偿还新巴士的贷款款项。因而在没有详细讨论具体执行方式与援助措施的情况下就公布此决定无疑将切断巴士业者的财政收入,同时引发业者与家长的摩擦进而徒增民怨。 在这类牵涉到多方的课题上,完整的细节以及可靠的参考资料绝对不是仅通过记者会口头发布就能搞清楚的。因此我们强力督促交通部长正视这个潜在的课题并给予合适的解决方案,以起到该部门在交通课题上的督导作用。

不贪婪恋权 不卖国自保 郑凯聪:坚持就是胜利

柔佛州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2月27日发表文告: 面对着这场突如其来的政局动荡,除了是一场对希盟尚存的三个成员党之间的默契考验,也凸显了在改革这条路上希盟其实面对着来自蠢蠢欲动的政敌甚至是联盟内部的种种挑战。 改革之路更绝不是一些人所想象的那样509投下选票,改朝换代后一切就会自动地变好并一帆风顺。但为了让国家更美好的明天,我们心里虽然清楚改革之路异常艰辛,但带着选民的寄托我们依然选择了初心不改,披荆前行。 面对权力的诱惑,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民主行动党上下绝非贪图权利,而是立志奉献家国,不分种族、宗教和地域地造福全民,为全民谋福祉。面对流言蜚语我们可以选择低头不语,默默努力;但在大是大非之前我们绝对昂首挺胸,捍卫创党原则以及民主的珍贵。 对于引起这场乱局的始作俑者,不论他们多么努力地自圆其说,他们的行为已经背叛了选民当初的委托这点是不容置疑的。 回想509时选民是如何因为拒绝国阵而寄托于希望联盟,而当初这群打着希望联盟旗号获得人民委托的人士,如今却因为对权力的追逐而妄图带着人民的委托夺权与对手组成联合政府,我们严厉谴责这种亵渎民主精神,绑架人民委托的行为,更相信历史更将会为它留下注解。 虽然我们可能正在我国民主历史上黑暗的一刻,但请大家坚信黑暗的结束也就代表着光明的降临。肮脏的不是政治本身,而是妄图通过操纵为自身牟利的政客。 无论政局如何改变,也不论在朝或在野,民主行动党依然坚信,从政的理念应该是光明磊落地为下一代打造一个更美好的国度。

郑凯聪: 柔佛州行政团队荒诞至极

民主行动党柔佛士乃州议员郑凯聪于2020年4月5日发表文告: 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对柔佛州政府以星期天(3/5)是劳动节补假为由,而将本该召开讨论柔佛是否跟进联邦政府放宽限制令(PKPB)的州行政议会推迟到星期一(4/5),也就是放宽限制令将开始执行的同一天的决定感到失望,同时对柔新任大臣拿督哈斯尼以及其属下的行政议员团队带领柔州走出新冠肺炎疫情以及接下来的经济冲击的领导与决策能力深表怀疑。 随着上个星期五中央政府宣布即将与星期一(4/5)放宽限制令, 允许大多数企业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复工之后,在疫情与经济压力双重冲击的全柔子民各阶层不论是企业雇主或是打工老百姓都引颈期盼着等待州政府接下来针对这个宣布所做出的跟进。 然而两天过去了,在诸多州政府如槟城、雪兰莪州、森美兰、吉打、彭亨、沙巴砂捞越州政府宣布不跟进这项宣布之后,柔佛子民们更是引颈期盼着来自州政府的一纸通令,到底柔佛州政府是否跟进?到底星期一大家能不能复工? 然而,所接到的却是州政府行政团队因为补假而没开会的消息!要知道前线公务员以及抗疫人员们可是没日没夜地为防疫工作尽心尽力,深怕自己成为防疫的破口。反观州行政议会以补假为由而不召开会议,两者比较简直是天大的讽刺。 撇开之前宣布的善行援助金(Bantuan Ihsan)诸多诟病还未解决,在安排在新工作而有意回国的马国公民事务上又乏善可陈,救援物资的派发也出现安排不当这些“政绩”不说,在这个牵动着柔佛州内经济命脉的大课题上依然看不到柔佛州政府行政团的任何积极与果断决策,反而是拖泥带水以补假为理由延迟州行政会议,真可谓是后知后觉而又荒唐至极。

行动管令延长 柔州行政议员却还在潜水

全国行动限制令被将会被延长14天至2020年4月14日。我理解到这是对阻断Covid-19新冠病毒感染链,进而阻止它继续扩散重要的一步,以人民的健康福祉为考量,我支持有关决定。 然而,我也想质问政府,也就是由国民联盟中央政府以及柔佛州政府提出几个重要的问题,希望能他们能提供完整而详细的答案。 实际上这些问题都应该在限制令被延长公布之前,有详尽地探讨并做出相对的规划与准备。这些问题只涵盖了两个最基本的层面,那就是人民的日常生活与福利问题。 我意识到除了几个由州务大臣所公布的讲稿式文告以外,整体而言州政府尤其是尊贵的行政议员们并无对新冠肺炎对经济的冲击,提出任何有效的应对措施。 首先是生活,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市场上食物供应与价格的稳定? 同时,一个星期已经过去了,面对市场上口罩与消毒剂短缺的问题,政府又采取了哪些措施? 交通部长信誓旦旦地承诺的1000万个口罩供应中,有多少个又会给分配到柔佛州呢? 更别提州内越堤族,州政府又打算如何协助他们获得通关许可? 第二是福利,柔佛州政府将采取什么措施,以确保州内弱势群体维持基本生活? 我十分感谢州政府给予每个州选区的20千援助金,但是它却远远不足,更别提现在限制令又被延长了多14天,出现僧多粥少的情况。对此,隶属地方政府的爱心关怀基金会以及社会福利是否能够接手,以更好的资源来确保这些群体的生活得到照料?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但是若是政府有效率,并负责任地进行规划与处理,将有助于减轻民众的生活负担。 鄭凱聰  

国家安全理事会遗忘的一群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士乃区州议员郑凯聪于3月24日发表文告: 当慕尤丁宣布从3月18-31日实施行动管制令后,我国人民在经济低靡的情况下必定雪上加霜。在没有资源的情况下古来希望联盟,决定在古来区成立一个关怀小组帮助面对断粮及有需要人士,就这样"古来希望联盟关怀小队"成立了。 3月20日我们开始派发援助品给古来区需要帮助的家庭,非常感恩同时有善心人士金钱资助和捐赠我们物资,让我们的工作事半功倍, 更谢谢那些给我们精神上支持和打气的朋友们。 经过连续几天派发物资后,我发现这突如其来的行动管制令影响了全民,特别是乡区的老人家。那些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孩子们必须赶在行动管制令前进入新加坡,被逼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得返家,让家里的年迈父母顿时失去了依靠。 还有多数兼职领日薪的单亲父母和散工们,平时也没有多余的收入供储蓄,也正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正所谓民不聊生。 我敦促政府在这非常时期立刻动用所有政府机构如国家福利部,慈善基金会等等来帮助人民特别是极度贫穷家庭度过难关,使需要被照顾的群体都得到援助。 同时我们也呼吁民众共同忍耐,尽量待在家里,一起应对将来更艰辛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