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州政府迟迟不公布SOP 为执法人员和民众带来困扰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1年1月14日发表文告 甲州行动管制令已经进入第二天,但甲州政府至今(2021年1月14日中午1点)仍未公布SOP,另不少执法单位和人民感到混淆。 我国首相早在2021年1月11日下午公布,甲州在2021年1月13日凌晨开始实施行动管制令(MCO),而国防部长Ismail Sabri也在1月12日下午公布了相关SOP。州政府理应在行动管制令正式实施前便公布相关的SOP,以让民众和商家能做好充分的准备。 根据媒体报导【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south/2021/01/12/386315】,甲州首长在实施MCO的前夕,对媒体发表将在当天召开安全理事会,探讨各领域的SOP,并预计在当天傍晚公布。然而,至今(2021年1月14日中午1点),无论是甲州四个地方政府的官方网站及面子书专页,或者州政府及首长的面子书专页,都仍未有相关的公布。这不但为民众和执法单位带来困扰,也严重影响甲州政府的形象。 过去的10个月,每当国家安全理事会(MKN)公布最新的SOP和其他相关公布时,州政府和地方政府都会针对其管辖的领域内作出进一步的SOP公布。曾有不少州属及地方政府在MKN公布了SOP后进行探讨,再根据州内情况自行对SOP进行调整。所以,小贩、商家、巴刹业者等在地方政府管辖范围下的业者,都需要以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公布的指南为准。 其中一个例子是巴生市议会禁止早市营业。根据媒体报导【https://www.orientaldaily.com.my/news/central/2021/01/13/386568】,巴生市议会鉴于“落实行管令太紧迫,加上国家安委会禁夜市,因此,巴生市议会考虑到疫情严重,故禁早市营业”。 我的办公室自国防部长Ismail Sabri于2021年1月12日下午公布了管制令的SOP后便接到不少民众询问。我们根据了MKN的指南向询问者解释后,也会提醒还需要等州政府和地方政府作出相关公布。只是没想到,州政府在这方面并未表现出积极的态度。 甲州政府和中央政府都是由国盟执政,相信并不存在着沟通上的问题。中央政府在执行行动管制令和其相关SOP时,可以提早与州政府及相关地方政府沟通,以便在第一时间为民众提供最准确的SOP指南。

独中及三院零拨款 郭子毅抨国盟搞政治牺牲教育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2月23日发表文告: 《国盟政府在拉曼大学与独中及三院拨款事宜立场态度不一》 针对财政部在国会下议院书面回答,将不发出任何拨款给予独中和新纪元学院、南方大学及韩江传媒大学学院,我感到遗憾,因为这让我国教育拨款制度好不容易向前跨出了一小步后,又后退一大步。 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我国各源流学校皆获得拨款。值得一提的是,希望联盟执政后的第一份财政预算案(2019财政预算案),便纳入了前所未有的独中拨款,数额更是在2020年财政预算案里增加。 在教育拨款中,希望联盟展现了对各源流教育一视同仁的立场,以不分种族与背景的态度培育下一代国家领导人。 国盟政府如今取消独中及三院的拨款,完全体现了国盟政府在教育体系中的‘边缘化’态度,这对拥有多元社会及多源流教育的马来西亚是一种极为倒退的举动。 更令人不解的是,国盟政府在拉曼大学拨款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基于政教分离的原则,希望联盟执政时期,决定把拉曼大学的拨款,不再转入由国盟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公会领袖及成员担任信托人(board of trustee)的拉曼大学学院(拉曼)教育基金会,而是拨入由拉曼大学校友组成的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TAA)所成立的基金会,以保证不受政治干预,真正造福学生及学校。 国盟成员党之一的马华公会,除了强烈抗议上述的拨款方式,到全国各地举办“为拉曼筹款”活动,更是以“拉曼是为家境清寒的华裔生提供接受高水平教育机会的学院”等言论,大打种族政治牌,企图分散及蒙蔽国人对政教分离议题的关注。 就在国盟政府于2020年3月初夺权成功后,马华公会总会长魏家祥更是在5月份透过脸书直播,指“拉曼大学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并宣布财政部将把拨款重新拨入拉曼大学学院(拉曼)教育基金会,而不是校友会的基金会。 国盟政府在拉曼大学拨款事宜上的积极态度,与日前所宣布的独中及三院的零拨款,显得突兀和截然不同。 我促请国盟政府,响应希望联盟对各源流教育体系一视同仁的立场,别把教育当政治箭靶,让我国教育开倒车,以致不少潜在的国家未来栋梁成了活生生的政治牺牲品。

郭子毅挑战马华向国盟政府 争取承认统考恢复独中拨款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2月13日发表文告: 《甲州希望联盟承认统考立场不容置疑 | 马华在混淆视听,并且企图掩盖马华在争取统考生及独中权益的失败》 甲州马华马青团长李翰霖指甲州希望联盟承认统考是政治骗局 (见链接),是在混淆视听,并且企图掩盖马华在争取统考生及独中权益的失败。 在刚结束的州议会,巫统议员在问答环节中,质问州政府是否会支持或撤回希望联盟承认统考的决定,其实是想借机挑起马来社会对独中的敏感度,捞取政治资本。 而在教育行政议员Noor Effandi的回答中,他也清楚地指出,录取公务员相关事宜是属于大马公共服务局(Jabatan Perkhidmatan Awam Malaysia 或 JPA)的权力,属于中央政府管辖范围内,超出州政府的权限。所以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独中特别统考委员会成立并与教育部配合研究统考一事。 只可惜,国盟政府执政后,独中特别统考委员会被解散。 Noor Effandi行政议员指出,甲州希望联盟政府不曾把承认统考事宜带入州行政议会,其实是在混淆视听,令未了解中央权限和州政府权限的民众误解甲州希望联盟政府。不难看出,Noor Effandi是在配合巫统州议员在统考问题攻击希望联盟,并推卸自己身为希望联盟及国盟政府的教育行政议员的责任。 甲州希望联盟在2018年6月份委任统考毕业生出任甲州政府机构执行董事,并且在时任首席部长出席培风中学校庆时宣布州政府承认统考的立场,证明甲州希望联盟承认统考的立场是不容置疑的。 随后,甲州希望联盟在州议会上就承认统考面对巫统议员围剿时,时任首席部长阿德里更是第一个站起来为承认统考的立场辩护。Noor Effandi也曾在脸书贴文,支持承认统考。 甲州希望联盟除了坚守承认统考立场,也在2018年时宣布将制度化拨款给独中,每年拨款不少于30万令吉给甲州培风中学。除此之外,甲州希望联盟政府也豁免了培风中学延长校地地契约270万令吉的费用,只是象征式收取1000令吉的费用,而该1000令吉费用更是由Noor Effandi行政议员缴付。 承认统考事宜,甲州希望联盟立场由始至终都一样,而时任首席部长阿德里更是在州议会中遭受巫统议员围剿时坚守立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Noor Effandi在州议会中如此回答(指不曾带入行政会议),只是在混淆视听和捞取政治资本,攻击希望联盟。 只有马华自以为捡到枪,可以攻击希望联盟,并掩盖马华在争取统考生及独中权益的失败。 我挑战马华公开要求国盟政府承认统考,并争取恢复已经被国盟取消了的独中制度化拨款。 郭子毅

官联公司管理不妥却想上市 郭子毅:甲州政府自欺欺人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2月10日发表文告: “若甲州政府不愿意为政府子公司内影响州政府声誉的案件采取行动和作出交代,对GLC设下的KPI将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以下为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在甲州2021年财政预算案12月10日辩论摘要: 在昨天的甲州2021年财政预算案致词中,首席部长宣布将为甲州的州政府机构及子公司(以下简称为”GLC”)设下以下KPI: 每年增加20%盈利。 在国内和国外寻找合作伙伴,并在5年内至少有3个合作计划。 所有GLC每年把总值2%的收入上缴给州政府。 在5至10年内在马来西亚Bursa Malaysia交易板上市。 我认为以上KPI,特别是第1和第4,是不切实际和不公平的,同时也不适合执行在所有的GLC身上。然而,我原则上认同州政府为甲州政府机构及GLC设下KPI。 如果州政府的目标之一是要让州政府的GLC在5至10年内上市,除了只看表面的盈利多寡,州政府也需要注重GLC的透明、廉洁、及管理信用(Management integrity)。 其中一项需要州政府解释的是在今年5月左右被各媒体报导的“涉及滥权甲政府子公司2高层,前朝停职,国盟复他们职”一事。文中所指的甲政府子公司是马六甲资讯工艺控股公司(MICTH)。(见链接) 必须强调的是,该案件涉及至少130万令吉的公款,严重影响甲州政府的声誉。 其中一位涉案的员工,在内部调查结果中,被指涉及”严重过失“ (Serious misconduct)。在国盟政府上台后重新委任已经被停职的两位员工,明显违背了管理信用和廉洁的原则。该事件被报导至今,甲州政府并未作出任何正面回应。 若甲州政府不愿意为政府子公司内影响州政府声誉的案件采取行动和作出交代,对GLC设下的KPI将只是自欺欺人的说法。

郭子毅:应一视同仁 沙巴助选部长级人物也該隔离

马六甲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10月3日发表文告: 我认同卫生部总监Tan Sri Datuk Seri Dr. Noor Hisham 的建议,既所有从沙巴飞往西马的人民都需要进行14天的隔离期。 日前,我国Covid19的确诊病例突然大幅度增加,除了现有的感染群(如:吉打州),部分原因是沙巴当地爆发的感染群所导致。目前,已确定有不少和沙巴州感染群有关的确诊病例是来自助选团这个群体。 马六甲巫统州议员Amiruddin Yusop也是其中一个在沙巴助选回来的确诊病例。由于在进行了第一次Covid19筛检后被告知呈阴性,该议员已如常上班及走动,以致在被告知确诊后,导致整个州政府大厦(Seri Negeri)需要被关闭。 在Amiruddin的案件中,卫生局固然需要为错误报告付起一定的责任。然而,我呼吁所有曾到沙巴助选的政党人士及助选团,即使第一次的筛检报告中呈阴性,也都自我隔离14天。 全球已发生不少案例,确诊病患是在第二或第三次检测中才测到阳性。若只根据第一次筛检报告(平均3天出炉)就结束居家隔离期,难免令人觉得过于草率。 我自9月28日从沙巴山打根返回西马后,便与一同助选的团队在一家民宿中进行居家隔离,并且决定在卫生局告知我们的检测报告呈阴性后,继续隔离至满14天,以防万一。据我了解,许多曾到沙巴助选的政党人士,都自发性地进行居家隔离。 然而,令我十分不解的是,许多部长级的人物,包括首相本身,在沙巴助选后回来西马,仍照常进行公务及出席活动,并无进行居家隔离,这是一项极不负责任的行为。针对防疫措施及标准作业程序,国盟政府的双重标准立场似乎显而易见,而最明显的证明就是回教党部长Khairuddin在国外回国后并无进行居家隔离,并在被揭发后捐出薪金草草了事。 病毒传染不分平民还是部长。若因为部长级人物不进行14天隔离,而导致病毒传染的话,谁能够负起这项责任? 在我国经济被疫情重创后,目前许多企业和人民都还未完全从经济窘境中恢复过来。若我们要我国尽快从这困境中走出,我们需要所有的人民及政治人物自觉地采取防范措施。

同时优化3/4G及推出5G,只需延续希望联盟政策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于2020年7月6日发表文告(此文告是根据星洲日報题为《赛富丁:搁置推出5G,先优化3G 4G基设》之报导做出回应。相关报道请点 链接 ):   根据该文中报导,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富丁指出 “我们目前正在检讨国内的网络基础设施,这也是为什么我搁置了5G的推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会停止推出(5G),而是我们想要先做好准备,以便能更好的落实“。 我欢迎赛富丁部长认真看待3G 4G的基础设施,但若以这作为搁置5G的理由,是直接展现了国盟政府的不足之处。   在电子科技逐渐发达的年代,许多行业都正在讨论踏上数码化的脚步。然而,在我国,许多地区仍面对网速偏低的问题。这直接地影响了许多兴起中行业的发展,当中包括电子商务(e-commerce)和工业数码化(Industrial Digitalisation)。   在希望联盟执政时期,通讯及多媒体部(KKMM)在2019年间推出的大马光纤及连接计划(National Fiberisation and Connectivity Plan, 以下简称为NFCP),就是我国高速宽频网路(High Speed Broadband,以下简称HSBB)覆盖率及网速的方案。   在NFCP中的规划中,主要分为数个专注点,包括提升HSBB覆盖率、全面提升网速、及让网络价格变得可负担,确保各阶层人民都能够上网。根据原定计划,我国98%的人口稠密的地区(Populated area)将在5年内(2019-2023),获得网速和网路覆盖率的提升。   同在2019年由希望联盟政府推介的5G,加入了世界数个科技先进国的脚步,开始规划5G,同时也让人民见证了5G的可发展性。   要发展3/4/5G,我国的网路覆盖率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当中,光纤的覆盖率也决定了3/4/5G的基础设施是否完善。而NFCP正好就为光纤和网路覆盖率带来了很好的规划及解决方案。   优化3G 4G及发展5G并不重叠,短期内的受惠群体也不一样。赛富丁只需延续希望联盟的NFCP便可以做得到同时优化3G 、4G和发展5G。   国盟部长应该设法做得比希望联盟好,不然就至少做得和希望联盟一样好。 若国盟政府部长说需要搁置5G,先检讨3G 4G的基础设施,这简直就是在倒退,让人无法接受。   郭子毅 马六甲爱极乐州议员 马六甲前通讯、多媒体、NGO、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

希盟应该身先士卒,破除隔阂思想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暨爱极乐州议员于2019年9月7日发表文告: 希望联盟应该身先士卒,破除隔阂思想 在过去的6天,我被攻击并被标记为“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 - 几乎过去所有对行动党的不负责任的标签都被套在了我的身上。 这些攻击源于我在2019年9月1日针对土团党甲州行政议员Mohd Rafiq Naizamohideen当天在他脸书上贴上与争议性回教传教人士Dr Zakir Naik的宗教膜拜活动海报,并公开邀请民众参与一事,做出公开质疑所致。 在我9月1日的文告,我强调“州政府所有部门和人士都应该遵守首席部长Adly Zahari日前以马六甲州人民和谐为由而禁止Zakir Naik来甲州演讲的用意和精神,不应该招待他。”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重申,我不曾质疑Zakir Naik 到访马六甲的权力,更不曾否认Zakir Naik到宗教场所膜拜的权力,因为禁令只是禁止他演讲。 针对Rafiq公开邀请民众与Zakir Naik出席膜拜活动,我感到遗憾。即使Rafiq之后回应这不是政府或政党活动,只是Masjid Cina Melaka的活动(他是Pengerusi Masjid Cina),这举动显示了和首席部长及州政府的立场对立,也不遵守该禁令的精神和用意。这也显示了Rafiq作为一名土团党兼希望联盟的议员,在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里缺乏敏感度。 Zakir Naik是一名具有争议性的人物,这是无需置疑的。甲州首席部长早前对Zakir Naik发出禁令时,不是一项容易的决定,因为在穆斯林社群里,Zakir Naik拥有一定的受欢迎程度。但即使艰难,首席部长也做出正确的决定,而这项决定是应该被所有甲州希望联盟议员尊重和遵守的。 最让人发指的是Rafiq于9月6日刊登的文告(Malaysiakini版本被Rafiq分享至脸书)中所提及“我不曾听过任何穆斯林领袖质疑别的宗教场所的宗教活动”。这更显示了Rafiq不了解他与Zakir Naik的活动对马来西亚社会和谐带来的影响,而这样的论点,只会加剧种族之间的隔阂,因为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事情,都是马来西亚人的生活一部分。作为领袖,不该以“你是华人,别碰我们马来人的事情”角度思考,更不能认为影响种族和谐的课题是单一种族宗教的课题,因为它牵系着马来西亚社会的和谐发展。这样的“隔阂思想”,对马来西亚是一颗危险的种子。 倘若今天我是一名马来人,或穆斯林,或不是来自民主行动党,我是否还会被标签成“种族主义者”,“偏激主义者”,“反马来人”和“反回教”?在现有的隔阂思想框架下,很难说。 希望联盟需要身先士卒,主动破除这些隔阂思想,才能够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多元繁荣的方向。 郭子毅 马六甲州通讯、多媒体、非政府组织、青年及体育行政议员暨爱极乐州议员

伊党反对多源流教育 郭子毅:思想开倒车

马六甲州行政议员郭子毅于2019年6月22日针对伊党妇女组副主席Salamiah Md Nor 莎拉米亚呼吁政府停办母语教育发表文告: 郭子毅炮轰伊党妇女组副主席Salamiah Md Nor 莎拉米亚在伊斯兰党代表大会上呼吁政府停办母语教育,并且不愿意看到华文成为马来西亚的第二语言的言论,并直言这简直是开倒车的思想。 马来西亚的多元一直以来是马来西亚国人的骄傲,而马来西亚的政治也正走向全民政治。伊党妇女组副主席莎拉米亚的一番话证明伊党继续违背人民的意愿,并且对团结国民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马来西亚宪法已经阐明,各族拥有学习母语的权力,而华小也是受到宪法的保障及发展。如果伊党不同意,大可在下一届大选列入竞选宣言,以寻求选民的支持。 除此之外,郭子毅也挑战巫统代主席莫哈末哈山及马华总会长魏家祥博士除了发表切割言论,也应该表态拒绝和伊党有任何形式的合作,以实际行动反对伊党妇女组副主席莎拉米亚的停办母语教育言论。 在新马来西亚的大方向下,郭子毅呼吁,任何一方都应该秉着国家利益大于个人利益之上,停止制造对立,一同为国家美好的未来做出努力。

新人实现理念 甲州突破局限

助年轻人圆购屋梦 能拥有自己的房屋是每一位青年的梦想,可是却有很多青年负担不起房子。甲州房屋计划是甲州政府推出的众多房屋计划之一,为的就是帮助年轻人拥有自己的房子。 马六甲青年房屋计划的特点是,符合资格的青年可以以低于市场价格10%的价格购买指定房屋。这等于不需要付头期,只需还每个月的贷款(假设贷款总额是屋价的90%) 。 规划这项计划时,我们其实除了专注于让青年以更好的优惠价格购买房子之外,也有考虑几个因素。当中包括:如何能在众多马六甲希望联盟州政府推出的房屋政策中确保不重叠、如何能帮助到真正需要帮助的年轻人、及如何要减少对房屋市场的负面冲击等。 让每家每户可享用高速宽频 通讯建设和发展也是我在509上任通讯行政议员后做出很多努力的一块。在马六甲,除了有全国性的“为什么我家没有Unifi”的问题之外,也有着手机讯号差的问题。连贵为马六甲行政中心的爱极乐选区,都有数个地区是手机讯号极差的。 要解决“为什么我家没有Unifi”这课题,简短来说,整个市场操作模式需要改革。我和通讯及多媒体部长哥宾星配合,在马六甲野新推出了一个实验性计划(pilot project),让TNB试着运用崭新的方式来安装光纤,以解决多年来安装费昂贵,导致市场活动停滞不前的局面。该计划的结果是乐观的。我们只花了2个月半,就在当地一千一百家用户安装了光纤的设施。这项崭新的安装光纤方式,将改变整个光纤市场,朝马来西亚成为高科技和高网速国家的目标踏进一大步。 至于马六甲的手机讯号,则要从2005年,国阵政府垄断了通讯建设,把建设权全交给一家州子公司所拥有开始说起。垄断后,本来可在通讯建设发展扮演领导的角色的州政府,却任由通讯建设荒废。从数据上看来,2015年至2017年在马六甲有超过100个地区需要提升手机讯号,国阵平均每年只提升30个。我接管通讯部门后,成立了特别行动小组来重组内部程序,也把建设工程开放,让更多业者参与。经过数项努力,我们在2018年5月至12月(8个月)里,就提升了55个地方的收讯。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更有效地传达电讯塔的资讯给居民,我也和Malaysia Nuclear Agency合作,把马六甲成为全国第一个电讯塔上贴有QR Code的州属。 509后的媒体自由 媒体自由。我担任通讯行政议员后,第一次拜访马六甲RTM总部时,当时和所有员工办了一个对话会。当时其中一个问题是:“请问新政府对我们的操作方向有什么打算?”。我当时以为是一个普通的问题,也就作出无关痛痒的回答。在第二个员工发问类似的问题时,我才意识到他们是针对媒体自由的问题而发问。在509前,像RTM的主流媒体,很多新闻是需要经过某方设计、过滤和筛选的。有时候如果一不小心没把新闻处理好,对某方带来困扰,调职或恐吓就变成了这些员工的命运。 509后的政府对媒体自由有绝对的尊重。而我也和通讯部门以及马六甲州的媒体工作者就媒体自由的课题做过交流。 在社交媒体已成为我们眼球的精神粮食的年代,我们接收资讯的速度与容量也大幅度提升。而这些也对传统媒体行业带来越来越大的挑战。在每个人都可以当记者,每个人都是媒体的年代,人们对资讯准确性和可靠性的要求应该越来越高。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却是很多读者对资讯的准确性与可靠性相对放松。一则WhatsApp短信,即使是具争议性的假新闻,会参考媒体网页求证的读者也渐渐在减少中。这让媒体工作者的挑战加倍。要如何提升媒体的公信力,教育读者以提升读者对资讯的准确性和可靠性的要求,将会是所有媒体工作者的一大功课。 积极参与国家建设 我想改变的,是人民在国家建设的参与度与角色。从我个人观察,不难感受得出有大部分人民的既定印象就是“发展国家是政府的责任”,“孩子成绩是老师的责任”或“照顾环境整洁是议员的工作”。从参与性政治的角度来看,当越多人民觉得建设和发展是“其他人”的责任的话,我们可能会渐渐看到一个在指责谩骂声中寸步难行的马来西亚。我当初决定全职在行动党服务,是因为我觉得国家需要有更多的人民参与改革和建设。我当老大林吉祥的政治秘书时,也有办了几场青年对话会,为的是唤醒青年对国家社稷的责任心和热诚。这可能和我在大学时参与圆桌讨论会和学生会有点关系吧。我相信,很多对国家建设有想法的年轻人,可能就在等待一个可以让他踏出第一步的一番话。 担当不怕压力大 压力是肯定有的,但不是因为我的年龄,而是因为我们走在创造新马来西亚的最前端。马六甲和很多州属一样,是马来西亚独立以来第一次换政府。有许多制度和体系上的问题,是当反对党的时候无法看得到的。我们单单谈改革,就可能需要个三四年才能确保这个体系能有效地操作。在308,雪兰莪和槟城换政府时也经历了一样的难处和过程。而509的不同是,人民心里想着新马来西亚,投下了勇敢的一票,换来了一个新政府,自然地对新马来西亚和新政府的期望是很高的,所以改革更是刻不容缓。 政治实现理念 政治不算一份工作,也不能是一种事业;政治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把思想和理念实现的一个平台。在政治里需要有坚定的理念和理性,走的每一步都需要是能够对得起自己的理念,而不是为了获取多数人的掌声。年轻人是许多领域的改革先锋,在政治更是开拓新景象的希望。如果参与政治,需了解并坚守党的理念,并抱持着永远都需要学习的心态,为社会做出贡献。 用3个词形容自己 平凡,乐观,固执。

郭子毅回应马华:挑战与我辩论通讯建设课题

感谢甲州马华主席林万锋在马六甲华堂青年团主办的全民政坛上提及我的名字。 该活动的甲州执政党代表是林秀凌行政议员,得悉万锋提及我的名字,有点”受宠若惊“。 不出我所料,万锋挑起的,正是甲州的通讯课题。 我虽没在现场,但我猜想万锋应该是质疑我为何知道行动党以前反对过国阵政府起电讯塔,而在我当上了通讯行政议员后却大谈通讯市场改革,还承诺说要在2019年起100座电讯塔。 在我回应之前,我先要做一点点小小声明: 我在上星期,针对甲州负责通讯建设的子公司Melaka ICT Holdings Sdn Bhd (MICTH) 内部数个问题向反贪会和警方报案,以肃立甲州政府透明及廉政的形象。我也在记者会上坦承,警方和反贪局的介入,将严重影响MICTH的内部操作,所以100座电讯塔的目标可能会受影响,但我宁愿承担该风险,也要厘清州政府部门或子公司任何不透明及有疑点的不道德作业。 回到万锋的质疑,我其实在今年的一月已经以文告方式回应过。当时我的回应对象是马华甲州马青团长李翰霖。全文请点击此链接 https://bit.ly/2EVSH8p 该回应的大纲是: ~甲州政府自2005年垄断了通讯建设,却扮演不好市场领导者的角色,让马六甲成为了电话网路及覆盖率最差的其中一个州属,甲州多个地方,不但手机不能好好上网,打电话也受影响。 ~甲州市民每年对通讯建设的需求量大概是100座电讯塔,但在2015至2017年间,平均每年只建了30座。 ~如果马华要怪行动党阻碍电讯塔的建设,假设行动党一个月成功阻止到1座电讯塔建设,一年阻止12座,加上成功建了的30座,也才区区42座。剩下的58座电讯塔怎么没建出来呢? ~行动党反对电讯塔大多基于居民担心健康问题,是在替人民发声,为国阵的不闻不问打抱不平。我当了通讯行政议员,办了不少与居民的对话会,也把甲州成为全国第一个用QR Code让居民查询电讯塔辐射等资料的州属,我更加说过只要发现任何电讯塔在健康或建筑标准上违规,甲州政府会毫不犹豫地拆除。马华或国阵政府是否有过这样的行动和立场? 有在关注我脸书和新闻的,都会看到我常在谈通讯市场改革。通讯建设当然包括电讯塔和光纤。事实是,甲州的通讯建设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是荒废了十多年。 至于为什么会荒废了十多年,我倒是还没有机会好好问问国阵。 这样吧,我建议让马华任何一位领袖和我来一场辩论,主题就谈通讯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