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毅:马华兄弟阋墙一幕的三大疑问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3月18日发表文告: 王乃志和古乃光之间的纠纷,感觉已经到了僵持不下的地步。据报导,马华数名中央领袖也已放话,对于涉及参与声援古乃光集会的基层领袖和党员,马华不排除采取纪律行动。 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马华安排王乃志上阵亚罗牙也(Alor Gajah)国会选区的决定,是否真如王乃志所说,是“确保马华获得最大胜利的最佳阵容”? 如果根据马华的排阵方法,王乃志攻打亚罗牙也国会选区,古乃光则弃国攻州上阵马接州议席,似乎不符合马华赋予亚罗牙也国席的美誉 ——马华全马最安全的选区。亚罗牙也选区由于选民结构和地理形势,在过去的大选让失去华裔选民支持的马华在该选区依赖马来选票安全过关。 王乃志身为首相亲信,又是马华自1969年唯一拿下马六甲市区国席的候选人,如今却被委派上阵马华最安全选区,马华是否应该向当地基层解释何谓“最佳阵容”? 来届大选是国阵和马华最严峻的挑战。马华总会长廖中莱的文冬国席、马华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的亚依淡国席,马华总秘书黄家泉的丹绒马林国席,都很有可能在来届大选失守。 对于王乃志和古乃光之间的兄弟阋墙一幕,我有3大疑问: 1)让身为首相政治秘书的王乃志上阵马华最安全的亚罗牙也选区,是否是因为首相对马华在来届大选的成绩没有信心,而设法保住自己亲信,让其成为马华的接班人? 2)马华是否因为不敢违背首相的意愿,而盲从首相意旨,即使受到当地基层的反弹,也执意牺牲掉古乃光? 3)如果古乃光或其基层领袖不同意马华的排阵方式,为什么不直接向首相反映?难道他们认为向马华中央施压,马华中央会违逆首相的意旨吗?

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两线制的三大要素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于2018年3月1日在柔佛Segamat, Kampung Abdullah 新春团拜之演讲内容: 下一届全国大选在数周内就会举行,而这一次大选是有史以来最关键的选举之一。马来西亚人民将做的决定,是足以影响马来西亚未来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的一个决定,因为这一次选举是可以促成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政党轮替,第一次实践两线制。 在很多人民用选票来决定谁当政府的民主国家里,政党轮替是常事。但是在过去的61年里,民主的马来西亚却不曾见证政党轮替。 2013年全国第13届大选,约52%的选民把票投给了当时的反对党阵营,却因不公平的选举制度和选区划分,国阵仍夺下近60%的国会议席(133 / 222) ,以47%支持率继续当政府。 人民要换政府不只是因为国阵在无法当个负责任的政府和妥善管理国家,而是因为人民渴望为马来西亚民主实践两线制。人民对国家种种问题怨声四起已有一段时间,但国阵多位领袖,包括首相本人却不曾正视人民的心声。就连迫在眉睫的经济问题也一样,国阵政府为了脱罪,不断用精心筛选的数据来反驳人民,企图把经济困境隐藏并冰封起来。如果没有两线制,如果人民不能以选票的力量反映自己的心声,如果人民不满政府但政府却不怕被换掉,我们不会看到精益求精的政府,只会看到自满和怠慢的执政党。 放眼即将来临的第14届全国大选,以下三大要素可以助马来西亚实践两线制: 网路时代所创的理性思考空间 过去的10至15年里,全球资讯是以一个崭新的方式传到每个人的手里。Social media 社交媒体在很多人生活里已成为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和其他通讯软体如Whatsapp、 WeChat 和LINE已经彻底地改变了人们传达和讨论资讯的方式。 如果我们往回看,伴随着社交媒体和通讯软件时代崛起的就是2008年的政治海啸。在马来西亚,国阵政府控制着许多媒体,包括电视台、报纸、甚至是广播电台,所以网路时代的到来就帮马来西亚的资讯自由度转了一个大弯。如果没有网路时代的崛起,许多如1MDB或FGV的经济丑闻都会很容易被掩盖。人们可能也会相信首相纳吉和许多部长说我们的经济成长良好,人民生活素质顶呱呱。 在人人平等的资讯平台里,尽管国阵政府可以以”假新闻“手段来尝试掩饰贪污丑闻和种种败笔,但是纸包不住火,真相始终会大白。 希望联盟化理想成行动 政府的理念应该是以民为本。任何对自己执政理念认真的政营,最基本的责任就是为人民面对的问题提出解决方案。 希望联盟在选举中胜出,拿下布城当政府,只是改革的第一步。希望联盟当了政府后的首要任务,就是结束贪污腐败的政权,推行良好的惠民政策,带领马来西亚走上正轨。眼前就有许多经济难题是必须在足够的政治意愿下在能解决的,当中就包括人民的经济能力,生活费高涨,房屋价格飙升,青年失业率等等。希望联盟把很多执政理念都编入了政纲里,并会在短期内作总宣布。 希望联盟在2018年1月7日,也就是全国大选未来临的数个月前,就能公布正副首相人选,也把国会选区的议席分配完成,这是很好的进度,也让该联盟整合脚步,有充裕时间备战。希望联盟成功地化理想为行动,准备和人民一起改变马来西亚。 选民的情绪 这是三大要素中最重要的一个。 很多人都对当下政治制度感到失望和愤怒,很多人都盼望能看到改变。没有人会感谢一个把人民经济问题加剧却用种种说辞来要求人民感谢国阵所作所为的政府;没有人会感谢一个在全世界都在耻笑马来西亚为“盗贼统治的国家”时却无动于衷,官官相护的政府;没有人会感谢国阵政府剥夺正常民主制度和人民以选票来改变社会的权力。 我和你们一样,也感到愤怒,也感到失望。也就是为什么我今天和你们站在这里,确保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把握好这一次的机会,为马来西亚开创一个好的未来。 只有换了政府,马来西亚才会看到第一次的两线制。你准备好了吗?

郭子毅:迟迟对纳兹里开声,张盛闻马后炮!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3月1日发表文告 张盛闻是否在以马后炮姿态为自己政治生命加分? 如果我们要标榜自己是个包容、惜才和懂得尊重的社会,任何针对郭鹤年的辱骂就等于是针对所有马来西亚人的辱骂。郭鹤年对马来西亚经济的付出都是有目共睹的,而对任何为国家贡献过的人,我们本应抱持着感恩和尊重的态度。对郭鹤年的侮辱,不但让马来西亚人对巫统政治的低俗大开眼界,也为马华和巫统之间的微妙关系打开了幕帘。 郭鹤年是一位有分量和极大影响力的人物,特别是在华裔的心中更是有着极高的地位。在巫统领袖无理及过分地辱骂郭鹤年时,只要是理性的人,站出来维护郭鹤年和斥责辱骂者都是理所当然的。 除了反对党领袖,我们看到马华第一个指责Nazri的是Dato Seri黄家泉,但是最后却被Nazri一同辱骂。廖中莱则是依照马华一贯的标准操作程序 (SOP),对外说他已经向首相反映,要求首相介入处理,仿佛这就是一个声称代表华社的政党之首的最大权力范围。 更讽刺的是张盛闻迟来的行动,以颇为强烈的语言要求Nazri 道歉。 我有两个疑问: 1) 为什么张盛闻在这么多天后才跳出来指责Nazri对郭鹤年的辱骂和指责? 2) 张盛闻在首相纳吉对那些对郭鹤年的辱骂和指责表明立场后,才要求Nazri道歉,是否是以马后炮姿态为自己加分? 张盛闻此举应该是在为自己危殆的政治生命做最后一搏。只是,马后炮行为好像不会帮助到他什么。

郭子毅:纳吉从来不正视人民经济问题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2月26日发表文告: 藜麦在这几天成为了网上搜索和讨论次数最多的一词。这要感谢首相纳吉透露了自己平时饮食习惯是吃藜麦来代替白饭。 我国很多人民对此感到非常遗憾和愤怒,原因不只是针对他们对首相的饮食习惯或消费能力感到不满,而是对纳吉和国阵政府从来不正视人民经济问题的一种抗议。 首相和国阵政府一直以来,都特意筛选数据来掩饰我们国家所面对的经济问题。这仿佛表示国阵政府永远都不会为自己的管理不足所引发的经济难题负责,或加以解决。 这几年来许多人民都频频在网上宣泄自己面对的经济困难,但这些民怨去到了国阵政府就石沉大海,从不会听到任何部长对我国经济问题发表任何建设性的方案。反之,人民常听到的,就是首相纳吉和部长们很讽刺地告诉大家我国经济良好,人民都丰衣足食。 大家其实都还记得首相纳吉对2017年的5.9%GDP成长率沾沾自喜,还不断引用该数据来驳斥人民对经济的忧虑;大家也记得首相纳吉说印度的GST税率是28%,所以马来西亚人民不应该对GST诸多意见;大家也都记得首相纳吉说很多人还出国旅行是国家经济良好的征兆;大家更记得不久前首相对青年说要会分辨经济困难和生活习惯的选择,如减少到一餐消费要RM800的日本餐厅用餐,可以到一餐大约RM8的嘛嘛档消费。 在国阵政府对振兴经济、提供就业率、妥善分配财富、加强人民消费能力、提升社会财富以摆脱像BRIM和其他援助金的短暂经济措施,或带领马来西亚走向经济强国的长远计划,国阵始终都回答不了人民。 在首相纳吉领导下的国阵政府,对人民的困难都在坐视不理,视而不见。 这就是为什么人民听到首相纳吉以藜麦来取代白饭时,大多都表示不满。不满的原因不是因为藜麦比白饭贵23倍,而是人民不明白为什么人民和国家的经济问题对首相和国阵来说无关痛痒。

单源流学校可以促进种族团结?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政治秘书郭子毅于2018年2月22日发表文告: 教育和种族和谐之间的联系,应该是存在于教育的内容,而不是形态 对于单源流/多源流学校的辩论,在马来西亚教育和政治史上已经上演了很多年。在该议题的讨论中,永远都围绕着种族团结与和谐问题。许多反对多源流学校的,都在主张说因为我们的孩子在多源流学校所学习的语言不同,在种族之间的沟通上会出现隔膜,从而导致种族团结问题。在马来西亚,多数华裔都把孩子送去华小受教育也是不争的事实。 把学校错误解读成种族和谐的问题根源和解决方案,是不难理解的。在日常生活里,大家也会不难发现语言其实在我们的社交圈子影响很大。大家也应该观察得到,虽然各族之间日常沟通是没问题,但很多人除了自己的母语之外的语言都没办法说得很流利。 但是,若要谈种族和谐,我们就必需谨慎地把社交圈子和种族和谐分开来谈。国家里种族要和谐,国人就必需有包容,团结的精神和意愿,以及深入了解团结与和谐的意义及重要性。而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绝对不是局限于国人所用的语言。 许多国家也面对着种族团结的问题。他们的种族和谐问题也是因为单源流/多源流学校吗?他们有语言隔阂或沟通问题吗?反思后,我们反而会开始问:马来西亚的种族和谐问题,真的是学校源流所引发或能解决的吗? 教育和种族和谐之间的联系,应该是存在于教育的内容,而不是形态。 我们的教科内容是否有着重于孩子的思维能力?我们的教育制度是否注重公民和社会意识?我们的教育系统是否有让孩子有更清晰的判断能力,开放的思想,和包容的性格?这一些都是我们要谈教育和种族和谐时该思考的部分。 教育的含义远远超越那几本课本和作业簿。教育最大的意义是培训及培养国家下一代的人格和思维能力。如果要用教育角度来谈论种族和谐,我们便不能对目前大多青年和大学生对社会和国家议题冷感的景象避而不见,因为这些现象都是我国教育制度下的产物,也是种族和谐的一大关键。 各源流学校都是由政府管辖,教科内容也是由政府控制。如果真的要从教育下手,政府就有责任检讨和规划我们孩子的教育方针。 让所有孩子在同一屋檐下相处的单源流学校真的是促进种族团结的方法吗?我们大家不是都已经生活在名为“马来西亚”的屋檐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