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特别会议沦部长演讲会 国盟违抗元首谕令羞辱民主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17-6-21(星期六)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抨击,国盟政府将本月26日至8月2日的国会特别会议,做成国盟部长的“演讲会”,是违抗了国家元首的谕令及对国会体制的羞辱! 她说,所有国会议员及人民皆对国盟政府的做法感到非常不满,因国盟政府“千呼万唤”之下而召开的国会特别会议,竟只是让国盟部长进行汇报,而没有列入国会议员针对政策、动议及法案等进行辩论和投票的议程。 “国盟政府将国会特别会议‘做成’如同部长汇报会一般的“演讲会”,是公然违抗国家元首的指令,因元首的旨意是要真正的国会会议,在8月1日前召开。“ 她也指,上述做法也羞辱了国会民主议程。 她说,她在担任国会议员长达21年来,她不曾出席过任何国会会议(包括国会特别会议)是不允许国会议员提呈动议及辩论的。 她指出,根据她所获得来自国会下议院秘书发出的信函,该国会特别会议只是让部长针对当下的情况给予解释及看​​法;区区这样的部长“演讲会”,却要全国国会议员从各地前来,这根本就是在浪费资源与时间。 “根据国会下议院秘书尼占迈丁于7月15日发给国会议员的信函,国会特别会议议程包括对今年1月11日紧急状态的汇报;及霹雳宜力国会选区及沙巴布加雅州议席选区颁布紧急状态(2020年12月12日)的汇报。此外,也有各部长针对国家复苏计划、疫苖接种计划、紧急状态和各个经济振兴配套的解说及汇报会。” 她指出,国会议员的责任并不是到国会会议听取部长的汇报或演讲,反之国会议员是由人民选出来,将人民的声音及困境,和针对政府的施政问题,带入国会辩论。 “我国国会已停摆超过7个月,我们必需针对这些对国家及人民至关重要的事情进行讨论,而这也是国家元首召见国会上下议院议长后发出指示的旨意。” 郭素沁  

当局需对症下药应对国人精神压力 ⁠郭素沁促开放辅导服务和休闲公园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请政府,让辅导中心、辅导员,与涉及辅导相关计划的人士;及社区公园在封锁期间开放运作,以便让面对精神压力的国人,可以向上述单位求助,或到公园运动及伸展肢体,舒缓精神压力,以便应对国内日渐高企的自杀数据。 她指出,卫生总监丹斯里诺希山和警方日前宣布,指国内的自杀案件,自去年第一轮的行动管制令到目前为止,出现剧增的情况,让全国人民都感到震惊。 “武吉阿曼刑事调查局总监拿督斯里阿都加里尔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自杀案件为631宗,比起2019年的609宗有所增加。2021年首3个月,警方接获336宗自杀投报;而柔佛在2019和2020是最多自杀者的州属,共101宗;在今年的1月至5月,则是雪兰莪发生最多自杀案,一共117宗。” 今年首5个月,全国一共发生了468宗自杀案,在不到半年时间,自杀案总数就占了去年全年的74%,平均一天有3人自杀。” 她说,妇女援助组织(WAO)也指,在疫情期间,长时间的封锁之下,家暴案件至今达紧急的水平,甚至犹如“大流行中的大流行”般在蔓延;而让人更加担忧的是,家暴受害者往往在急需要辅导或庇护等援助时,都面对求助无门的困境。 “随着有关自杀案数据的宣布,欣慰的是可以看到许多私人公司、非政府组织、及一些个人,都非常踊跃及自动自发参与各种救济贫困家庭的活动;可是,无论政府、人民代议士和私人界投入多少资源协助济贫,都无法减少社会人士所面对的精神压力与创伤及自杀率,因当局必需对症下药,针对精神健康问题寻找解决方案。” 她说,根据美国国家生物技术信息中心(NCBI)针对在5个先进国对年长的自杀念头与自杀行为的调查, 肢体活动对减少年长群体自杀念头与行为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特别是长期没有肢体活动的男女,他们寻死的机率相对来说更高。(来源: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570999/) 此外,她再举例,《儿科基础学报》(Foundation Acta Paediatrica)在 2019 年发表的另一篇文章“低体力活动和久坐行为与青少年的自杀有关:来自 52 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证据”中,也证实了“低体力活动可能是导致自杀的风险更高”,其中少年的寻死念头和行为,多于少女,因疑,在资源匮乏的环境中,应将提倡积极的生活方式,预防自杀。(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1709627/) 她认为,当政府在全国落实各阶段的封锁,以应对严峻的新冠疫情时,必需同样关注国人患上精神疾病及自杀案件频传的情况。 “应对的策略包括批准更多辅导中心、辅导员等相关人士,在确保遵守加强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下操作,因为许多这些中心与服务,因未被列为‘需要服务’而被逼关闭或禁止运作。” 她说,此外,政府应该参考各项国际性的研究,在封锁期间允许国人在严守SOP的前提下,到公园等开放式园地运动,以便释放精神压力。

人民饥饿贫困不能再等 郭素沁促首相加速拨款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请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加速“保护人民与经济复苏援助配套“(PEMULIH)下,人民关怀援助金(BPR)及朝野国会议员“食物篮计划”(Bantuan Bakul Makanan)的拨款,以便可以尽快给予生活受影响人民的协助。 她说,由于疫情持续严峻,死亡与确诊病例都高踞不下,令到许多国人的生活已因一再延长的大封锁,而大受影响, 她说,慕尤丁于6月28日宣布“保护人民与经济复苏配套(PEMULIH)”中,包括为人民关怀援助金(BPR)加码,同时也拨出30万令吉给每一位国会议员,包括在野党,以推动“食物篮计划”(Bantuan Bakul Makanan),向受影响的群体实施食品篮子援助。 “上述宣布过后至今毫无下文,造成国会议员的服务中心至今无法为人民提供任何协助,包括500令吉的援助金还未开放申请,而30万令吉也未拨出。” 她说,当局设定在復苏计划下,由第一阶段进入第二阶段的指标包括每日确诊病例需在4000宗以下,才能进一步开放,如此一来已对许多小商小贩生计造成严重的打击,而且低收入群体的困境更已达到紧急的水平,政府不应该再拖延任何的援助计划,反之是即刻採取行动。 “根据过往经验,政府的各种拨款,包括援助金往往需要逾一个月才能处理人民的申请,及拨给国会议员的款项也需耗费较长的时间。” 她再次重申,人民面对的贫困与饥饿已不能够再等待多一天了,因此政府需要立即兑现“保护人民与经济复苏援助配套“(PEMULIH)的各项措施,拯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人民。

郭素沁欢迎马华支持中医复业 促魏家祥将人民意愿传达内阁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1-6-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随着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也跟随民间意愿,要求政府与国家安全理事会(MKN)批准传统与辅助医药服务包括中医服务,在行管令期间营业;一直支持中医复业的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马华总会长兼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应该即刻将此意愿传达到内阁,并要求国家安全理事会发出开放该领域的指令。 “虽然马华如今出声已略嫌后知后觉,但是总好过不知不觉,因此希望马华的内阁成员,发挥其影响力,向政府传达民意,舒缓民怨。” 她说,传统与辅助医药服务在6月1日的全国大封锁后,因未被列入“必需服务”行列而被逼停止营业,至今已是第三周,不只是业者们苟延残喘,苦苦支撑,更甚的是长期以来依靠传统与辅助医药,包括中医的病患,面对求医无门,病情加重的困境。 “就如从一开始便一直强调,要求政府学习中国的抗疫的成就,即将中药纳入治疗冠病的程序中,特别是让轻症者,包括一、二,甚至第三级的病患选择性是否要使用中药控制及舒缓病情。” 她说,上述的建议也适用在居家隔离,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减少轻症者恶化的机率,也能分担医疗体系的压力,让医护人员更加专注治疗重症者。 她指出,无奈的是政府在不愿接受相关意见,也将中医及中药拒于门外。 “随着马华总秘书拿督张盛闻最新发布的文告表示,传统与辅助医药服务包括中医服务,在行管令期间理应获准营业,以确保仰赖传统医药服务的人民​​的治疗和保健不受影响,我希望魏家祥终于可以苏醒,传达民间的意愿。”

人民投诉买不到补贴食用油 郭素沁促贸消部检讨和追查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19-6-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要求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针对食用油价格合理化计划(COSS)进行全面性检讨,包括追查政府每月补贴6000万包1公斤塑料袋包装食用油的去向。 她指出,在上述价格合理化计划下,政府会在原棕油价每吨达到2250令吉时给予补贴,以便确保市面上的袋装食用油,维持在2令吉50仙,以便协助低收入家庭,特别是B40群体。 她说,如果以我国人口3500万人(3200万本地人口及300万外劳)来计算,每一人应该每月可以用每公斤2令吉50仙的价格,购获1.7公斤的补贴食用油。 她也指出,大马棕油局总监阿末巴维斯昨天已强调,1公斤装塑料袋包装食用油的品质达标,且并非循环使用的回收油;也重申认为补贴袋装食油品质低劣,是错误观念,并解释因为其价钱由政府补贴及控制,因此比市面上的瓶装油便宜。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每人每年只需要吸取20公斤食用油,或每月1.66公斤,这意味着每个人口(包括外劳)获得1.7公斤食用油补贴,理应是足够的。” 她因此质疑,目前传出许多B40群体投诉无法在超市或杂货店等地购得补贴食用油,而被逼购买2公斤以上没有补贴的食用油,是如何会发生的。 “如果贸消部不针对现有的食用油价格合理化计划(COSS)进行全面性检讨,找出问题的主因,就算再次推出新的食用油价格合理化计划,也将无法解决问题;最终还是会继续浪费国家的钱,却也还是无法协助B40群体。”

食用油涨价加重负担 郭素沁建议原棕油出口税补贴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政府向原棕油(CPO)征收的出口税及暴利税来补贴2公斤以上食用油,同时应制定食用油补贴新政策。 她说,在延长行动限制令3.0后,许多家庭和个人陷入赤贫,当食用油价格飙升时,人们的生计受到影响,变得困难,随着食用油的价格上涨,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之一。 “从上个月以来,由于原棕油价格上涨到4200令吉以上,5公斤的食用油价格比2年前上涨有超过10令吉之多,我国棕油是贡献政府最大行业,除了各层面征税外,政府向每吨原棕油征收16令吉的税款。” “当棕油每公吨在2250令吉时,政府也征收出口税,当价格超过每公吨2500令吉时,政府就征收暴利税。” 她今日在文告中指出,估计2021年,政府将征收到10亿令吉的出口税。 她指出,今年原棕油价格普遍超过每公吨3450令吉,让政府可以征收8%的出口税,根据大马棕油局(MPOB)网站显示的出口量和月平均价格数据,今年1月至5月,我国关税局征收到5亿6481万6356令吉。 “如果原棕油价格持续保持高位,那么全年可以征收超过10亿令吉的原棕油出口税。估计政府可以征收10亿令吉的暴利税。” 根据种植及原产业部长凯鲁丁在今年5月8日指出,政府预计在今年首季收取2亿9800万令吉的暴利税。 大马棕油局总监阿末巴维斯表明,今年原棕油的暴利税可以达到10亿令吉。 郭素沁建议政府可以将原棕油的出口税和暴利税来补贴本地食用油。 她说,政府在原棕油每公吨超过2300令吉时,一直在补贴食用油,当时补贴经限于1公斤的包装食用油,而不是2公斤和5公斤瓶装食用油。 她指出,5公斤瓶装食用油价格从2019年每瓶介于20令吉至23令吉上涨至30令吉至32令吉70仙,此涨价幅度引起消费者不满,因为带给家庭开销压力。 根据媒体在6月10日报道指出,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说,政府每月供应6 万吨,或每年72万吨补贴食用油,相当于每月 6000 万包袋装或每年 7亿2000万包袋装食用油,供全国各阶层的大马人使用。 “这个数量是以每人每月 1.8公斤计算,或每人每年 22 公斤的消费率计算。” 郭素沁认为,政府是时候制定新政策,在原棕油价格上涨到每公吨3500令吉时,即可以给予食用油生产商补贴,政府及可以控制通货膨胀也可以制定食用油顶价。 “马来西亚是世界第二大棕油出口国,此行业为政府贡献数十亿令吉的税收,因此政府应将税收补贴给本地食用油生产商。” 郭素沁

中医及传统医药不属必需服务 郭素沁抨击政府抗疫固步自封

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14-6-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认为,政府在目前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高踞不下的情况,却仍固步自封,拒绝採纳中医作为辅助治疗为抗疫一部分的做法,是不明智的。 她说,不但如此,政府甚至拒绝把中医及其他传统和辅助医药,纳入全国大封锁期间必需服务(Essential Service),令到中医无法在这期间营运以便协助有需要的群体,更是进一步显露出政府的冥顽不灵。 “有些病患不愿接受相关的治疗,他们可以自由选择;但是,政府必需照顾对中医有信心的病患,特别是病情及症状较轻微的第一、二级病患,他们多被指示居家隔离,而政府医院也无法提供任何药物给他们。” 她质疑,在这种情况下,为何政府要阻止他们向中医求助?中医可以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替病患诊断并提供中药,加速他们他的康復及舒缓不适;更重要是,一旦发现这些求助的病患情况严重,中医也可以及时劝告他们紧急向医院求助。 “如果涉及配药等事情,中医可以通过快递服务送上门(一些中医师在封锁前也已开始了这样的做法),这些都可行的方案,但是政府野蛮地一次性拒绝让中医与相关领域营运。” 她说,政府应该一视同仁对待所有病患,当政府没有能力应付所有病患,就应该让有能力的单位给予辅助。 她也强调,重点是一旦获营连,相关的中医单位都需遵守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包括在诊治非冠病病患时,需先测量体温、如有身体接触时需要有完整的个人防护装备,和定时消毒等。 她重申,中国抗疫的成就是当今世界数一数二等级的,而中国也引用多项中药与医疗方式,混合西医作为主流治疗与对抗新冠;为何大马却要拒绝,甚至阻止没有办法获得政府医院治疗的病患,求助于中医?

大马橡胶局2黄金地段低价脱售? 郭素沁促内阁交待、反贪会彻查

民主行动党兼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8-5-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促请种植及原产业部长拿督凯鲁丁解释,有关凯鲁丁本身被指控涉嫌发出取消马来西亚橡胶局(MRB)的产业销售展延指令,并涉及不合理脱售两段该局位于吉隆坡黄金地带,即安邦路的地段及产业。 她指出,她被在社交媒体流传,指她在担任原产业部长时对马来西亚橡胶局(MRB)所发出的“产业销售及发展的展延指令”已被取消而感到吃惊。 “有关流传的公函是来自种植及原产业部及部长办公室,指示马来西亚橡胶局(MRB)总监Dato’ Dr Zairosani Mohd Nor取消上述的产业销售及发展的展延指令,以便该局可以重新进行产业交易。” 她说,有关的指令被指示取消,是为进行两项交易,即: 1) 以每平方呎 70仙(市价为2令吉50仙)的价钱,出售安邦路Lot 20013 (old lot no: 76) 的地段,予与伊斯兰党有关联的基金会,Al-Noor Foundation。 2) 以每平方呎RM1,032.92 (市价估计RM1,500 至 RM 1,800)出售安邦路一段8.8英亩的遗产地,予一家名为Eurowhite Sdn Bhd.的私人公司。 她指出,如果上述文件和指控属实,身为部长的凯鲁丁有责任向人民交待及解释,为何他会指示相关的交易,而且是以比市价低的价钱所进行。 “我在离开原产业部前,时任马来西亚橡胶局(MRB)主席Datuk Sankara Nair向我汇报,指该局当时拥有15亿令吉的储备现金,而且当时其财政状况是非常健全的。” 她说,当时她也指示Datuk Sankara...

郭素沁促首相介入扣留所命案 赛沙迪履行议员责任不应被查

民主行动党全国副秘书长兼士布爹区国会议员郭素沁于22-5-2021在吉隆坡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要求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介入两名在扣留所死亡的扣留犯,即甘纳巴迪及西华巴兰案件;并劝告警方停止对民主联盟党(MUDA)创办人兼麻坡区国会议员赛沙迪针而对他无理的骚扰,将其手机退还! 她说,警方及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针对赛沙迪就上述案件的看法,采取激进且过分的手法处理,甚至充公其手机,是非常不合理的。 “当我获知警方与该委员会将会登入赛沙迪的私人Instagram帐户,以便进行调查,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 她不解赛沙迪身为一名国会议员,针对甘纳巴迪的案件发表看法有什么违法,反之警方应该针对各项被提出疑问与指责作出回应,而不是对一名国会议员展开调查。 她也促请通讯和多媒体部长拿督赛夫丁阿都拉站出来,向人民表明是否由他所发出指示予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对赛沙迪展开调查。 “人民都要知道,身为前内政部长的慕尤丁,是否正视成立警察投诉及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课题,因上述提及两人,即慕尤丁与赛夫丁都曾是身为希盟的内阁部长,当时落实IPCMC,也是属于希盟的内阁议程之一。” 她说,更重要是,赛沙迪的言论,都是与当初希盟内阁的方向与意愿是同调的。 “慕尤丁及国盟的内阁成员及国会议员,请不要再对频频发生的扣留犯在警方扣留所内毙命的事件噤声及视之不见,反之站出来表明要求当局为甘纳巴迪及西华巴兰的,调查至水落石出,还死者及家人一个公道。”

郭素沁建议师训与警察训练课程 应概括性别敏感和人权培训

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指出,针对17岁的女生艾因揭露男老师在体育课时发表“不要强奸18岁以下”的言论感到关注,同时也为全国副警察总长拿督斯里阿克里沙尼对此案的反应,感到遗憾。 她说,当各界对于17岁的女生艾因勇敢揭露校园性骚扰事件的做法给予喝采时,我们也应该关注目前仍普遍存在的社会通病,即男性沙文主义及性别歧视等课题,特别是在公共服务领域人士的思维,也应该被正视。 “全国副警察总长及相关老师的表现,都显示了他们对相关课题的不敏感,也无视其重要性。” 她指出,过去一直以来,在野人民代议士都一直促请政府在执法单位的训练课程中加入尊重人权、反对性别歧视及反贪的课程,而如今此事件的发生,也再一次提醒内政部和教育部,认真重新考虑上述的建议。 “而让人非常遗憾的是,无论是内政部长或教育部长至今仍对此事件噤若寒蝉;这些部长如果要证明他们是‘关心民生’的政府,他们更应该坐言起行,发言谴责上述的行为,支持女生的做法。” 17岁的女生艾因是在日前利用抖音拍摄视频,揭露男老师在体育课时,公然发表“男生们,如果要强奸人,不要强奸18岁以下的,强奸18岁以上的”言论。 该名女孩在视频中,全程以英语分享上体育课时的不愉快经历,并指老师在体育课时开了很多玩笑,开始时很正经,但后来的笑话内容却越来越奇怪及色情,包括提及性虐待及性骚扰等。 她也指该名老师在发表男生如果要强奸人,应强奸18岁以上的言论时,在场的女生都感到受骚扰,男生则在狂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