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青的敢怒敢言只是假装 从来没有真实抗议和争取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副团长兼柔佛州柔佛再也区州议员廖彩彤于2018年3月2日发出的文告: 马华青年团今日(3月2日)早上在马华大厦前,针对日前旅游及文化部部长纳兹里批评郭鹤年和马华一事,要求纳兹里向郭鹤年、华社和马华道歉,如果不道歉就要辞职下台。 如果马青真心要求纳兹里道歉,我建议可到巫统总部外头抗议,或者到纳兹里的办公室前示威,以显示早前马青总团长张盛闻对于马青的形容,即“对於任何不公不正的事情要勇敢发声,都要继续成为党內的急先锋”(《东方日报》网站中2018年2月20日的新闻),是十分正确与真实的。 不然,马青对纳兹里的示威抗议,就只是个装腔作势的举动,而不是真心地要求纳兹里向郭鹤年、华社和马华道歉。 对于马华马青的如此装腔作势的行为,根本谈不上任何的敢怒敢言,许多人已经是司空见惯。我对于马青其装腔作势,不敢怒也不敢言的作为仍然感到愤怒,例如针对马来西亚的年轻人就业问题上。 由于马来西亚经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并且至今无法通过企业转型等摆脱这一困境,结果导致许多年轻人不得不往外寻找与自己专长相符的工作。此外,加上马来西亚是个低收入但高支出的国家,因此许多年轻人为了更高收入,而不得不离开家乡到外地工作。 这种事情,在柔南地区特别明显。许多年轻人到新加坡工作,除了是因为新币与马币兑换率高而能获得优渥薪水外,更是因为许多年轻人无法在马来西亚找到一份与专长符合的工作,必须到外地才能获得一份与专长相符的工作。更为悲惨的是,由于收入不高,使得一些青年在经济上必须仰赖父母的救济,不然无法维持生活。 这些事情都不见马青真的敢怒敢言,公开向首相纳吉要求解决马来西亚经济以及青年就业问题,让当今的年轻人不但能够有一份与自己所长相符的工作,也能体面地活着。 至今为止,马青对于当今我国经济利益分配不均的现象不但没有敢怒敢言,反之还不断地为纳吉的经济政策背书,更是看不到马来西亚华人的经济贫富不均的现象是最为严重的。马青的敢怒敢言,完全只是自己的口号,而不是真实的作为。 如果马青真的敢怒敢言,又怎么只会在自家进行这种装腔作势的示威,而不是直接到巫统总部或纳兹里办公室示威?如果马青真的如此敢怒敢言,又怎么看着许多华族和其他异族青年在经济上陷入困境,却不曾出声? 马青嘴上说自己敢怒敢言,但其实在面对纳兹里时完全无可奈何。我呼吁大家,在下届大选中不必再支持马华与马青,而是支持希盟,让希盟重振马来西亚。

林冠英:马华不应该为巫统针对郭鹤年的攻击漂白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18年3月4日在吉隆坡发表声明: 马华公会不应该试图为巫统针对郭鹤年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攻击进行漂白,把它降级变成纳兹里个人的攻击性行动,事实上这是巫统做为一个政党倾巢而出的所做所为。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应该聪明一点,不要制造那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谎话。廖中莱说行动党不能代表全体华社。让我提醒廖中莱,行动党立志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不论是马来半岛还是沙巴、砂劳越的马来西亚人,不分种族、宗教。我想请问,80%的华裔选民在2013年全国大选中拒绝了马华,廖中莱还说马华公会代表全体华社,是否成立? 廖中莱也说行动党或我本身没有针对巫统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对大马富商郭鹤年的无视人身攻击责骂纳兹里,他一错再错。行动党领袖曾经骂过巫统及其领袖,包括拿督斯里纳兹里。我最近一次在2018年3月2日发表的声明,即马华公会在2018年3月3日庆祝建党60年前一天。 但是,国阵媒体并没有刊登我于3月2日发表的声明。当廖中来自己的媒体没有刊登我的声明时,他却反过来指责我没有谴责巫统。行动党绝不会让马华得逞,他们企图为巫统针对郭鹤年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攻击进行漂白,把它降级变成纳兹里个人的攻击性行动,事实上这是巫统做为一个政党倾巢而出的所做所为。 让我重申,民主行动党不只要谴责巫统部长拿督斯里纳兹里,还要同时谴责整个巫统制造假新闻、诬赖及恶毒地攻击大马商界典范郭鹤年。马华不应急着为巫统漂白他们对郭鹤年进行的极端种族主义攻击,企图将这项攻击行动指向只有纳兹里一人的行为,实情是巫统整个政党正在倾全力羞辱郭鹤年。 不只纳兹里一人,巫统领袖尚包括巫统副部长塔祖丁拉曼、巫统部长东姑安南、纳兹里及阿莎丽娜皆以人身攻击群起围攻郭鹤年。甚至是首相自己也插一脚训斥郭鹤年。 巫统是最忘恩负义的,因为获得郭鹤年捐款受益的就是巫统。反过来他们竟然还毫无根据的攻击不曾获捐的行动党获得郭鹤年的捐款。郭鹤年白纸黑字在其去年12月推出的自转中承认他曾捐献巫统及马华,在此截取自其英文版自传第260页如下: “自1957年独立以来,我常常被要求捐款给执政成员党即巫统与马华。我很愿意、开心且大方地捐款给他们。” 郭老对巫统的“愿意、开心及大方”,最终换回来的不是感激之情,反而是霸凌与憎恨。对于巫统制造假新闻无的放矢,并群起攻击郭老,甚至放话要取消郭老这位大马标志性企业家的公民权,马来西亚人,特别是华人社群感到无比的生气,这笔帐必定不会轻易忘却。 攻击郭老的已不是巫统高层而已,连州级领袖如巫统柔州甘拔士区州议员东姑布特拉哈伦也加入阵容,他攻击马华,指马华“种族主义”,理由是马华捍卫郭鹤年。人家都已经如此鄙视马华了,为何马华还要留在国阵,浪费时间来和巫统合作? 如果马华是一个有原则的政党,捍卫真相和公义,马华应该谴责巫统,制造假新闻、还对郭鹤年与行动党进行种族攻击。第二,他们应该与巫统决裂,退出国阵,以抗议巫统拒绝拒绝撤回假新闻,并为自己的种族性言论道歉。 这就是马华极不老实的狡辩,攻击郭鹤年的可是一众巫统最高领袖呀!很明显,马华与民政就是不敢退出国阵,因为在他们来说,权位重于原则、错重于对、欺凌重于公平竞争。 林冠英

马华的懦夫行径 不敢到巫统总部示威抗议纳兹里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于2018年3月3日发表的文告 *马华为掩饰被纳兹里奚落的尴尬,而硬把行动党拖下水,是懦夫的行径* 民主行动党吉打里区州议员李政贤批评马华领袖不晓得如何面对旅游部长纳兹里的奚落,硬把行动党拖下水,同时也不敢到巫统总部示威抗议纳兹里,是懦夫的行为。 他表示,表示马华一批党员今天竟然在自己的总部外抗议巫统的纳兹里,证明了本身的无能。 他说,纳兹里作为巫统的旅游部长,要抗议必须到巫统大厦或是旅游部,为何却选择在自己的总部楼下拉布条抗议?实在莫名其妙。 另外,他炮轰廖中莱指林冠英及陆兆福没反对纳兹里的言论根本就是在颠倒是非,试图将责任推给行动党以掩饰马华的无能。 他表示,他对马华各级领袖不断的指责行动党不敢谴责纳兹里这类不实的言论深表遗憾,因为在郭鹤年遭巫统有部署的攻击后,行动党领袖是第一时间发文告严厉谴责的,谴责的对象当然包括口出狂言的纳兹里。

攻击大马首富郭鹤年 巫统将自食其果

民主行动党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赖君万于28/2/2018 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赖君万警告巫统,勿在后纳吉时代,也就是全国大选倒数不及100天,举行大选之际,借故颠倒是非,鞭挞大马首富郭鹤年来玩火自焚。 他警告首相纳吉,停止一切巫统极端的政治文化,立刻要旅游部长纳兹里闭嘴,收回纳兹里的狗咬论,同时向郭鹤年道歉。 他指出,视乎纳吉与巫统在希望联盟四党大团结之下,宣布候任首相与副首相人选之后,基本上纳吉已经政治瘫痪之中,陷入四面楚歌与兵荒马乱。 纳吉对大选举棋不定,不知所措,看来失去政治方向感。 纳吉,纳兹里与巫统知道本身是郭鹤年捐款的受惠者,为何还要颠倒是非,抛出震撼弹? 我怀疑巫统的做法,除了玩火,也是具备隐议程,主要是在警告其他人士,勿在大选资助希望联盟,否则将被对付或鞭挞。 巫统与纳兹里挑起郭鹤年资助政党的事件,是适得其反的。这事件反而激发全国更大支持希盟,反对国阵继续执政的政治海啸。

Follow us

0FansLike
66,233FollowersFollow
13,178SubscribersSubscribe

Lates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