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支付近10万被告知断保 陈国彬促小心保险代理欺诈

日前砂行动党再一次接获了涉及保险代理人欺诈的投诉。 砂行动党实淡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陈国彬表示,根据投诉,相关代理人在收取了投诉人的现金保费付款后,并未及时为其缴交,从而取消导致她的原有保单断保。自多年前以来已支付了近10万令吉现金,而投诉人直到最近致电保险公司询问才发现,自己的保险在很数年前就已经断保。在投诉人向保险公司进一步了解后,更揭露了该代理人更是向保险公司提交了伪造文件,以她的名义签发了的不少的不知名保单。 陈国彬指出,保险业的欺诈案在马来西亚日益引起关注。这不是古晋遇到的第一宗涉及保险代理人挪用保险费的案件。这些保险代理人的不负责行为对业界也造成了长远的影响,导致许多人都不信任所谓的保险业务员。在被保险代理人欺诈的情况下,客户突然发现,即使他们一直在缴纳保费,但相关保单并未能有效为客户提供保障。这问题应被认真对待,应竭尽所能将此事上报给有关当局和所涉保险公司。 鉴于越来越多的保险代理人挪用保费,他促请民众在缴交保费时尽可能不要向保险代理人使用现金支付。民众可以选择在线付款方式直接向保险公司支付保费,也可以在公司服务中心通过柜台付款。大部分人寿保险和医疗保险的付款可以通过银行自动扣款方式或其信用卡和借记卡来完成。 如果民众是依靠其代理人进行付款的,那么他呼吁公众应该向代理人索取收据,以及不时致电保险公司以检查其保险仍然有效,以确保代理人及时付款。通过过往经验得知,公众是可以直接致电保险公司询问相关保单,且无需通过代理人。 同时也是砂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的他强调,若顾客被告知他们不能或无法直接联系公司,那么顾客就应马上产生警惕,并向相关保险公司反映,以寻求建议。因为这个代理人或许就带有欺诈动机。公众不应向这些流氓代理人妥协或低头,因为一再的拖鞋将助长这些保险界流氓代理人的欺诈风气。

GPS 露出真面目 陈国彬:背叛民意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遗憾砂政盟(GPS)选择了向极端主义的巫统以及伊斯兰党低头而不愿意与希盟合作,他也形容砂政盟这样的选择是背叛了民意。 陈国彬表示,极端的巫统可以连同伊斯兰党以及希盟叛将携手再次执政中央,砂政盟难辞其咎,就因为砂政盟背叛民意,才会让极端主义的政党联盟得逞,翻盘成功。 “虽然希盟后来获得的过半的国会议席,但是依然不能执政,原因就是因为砂政盟早就已经支持慕尤丁任相,才会导致整个政局变得诡异。” 也是前实旦宾国会议员的陈国彬也说,从这件事情看来,砂政盟一直都是愿意跟着巫统当跟班,而这次砂政盟支持慕尤丁当首相也应证了之前巫统的言论并非虚言,当时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说到,只要巫统再度执政,砂政盟将会重新回到巫统身边。 “可惜的是,就算砂行动党愿意放下成见与砂政盟合作,但是砂政盟却依然跟随着巫统以及伊斯兰党,支持盗贼治理国家。” 他也提到,如果不是希盟执政了中央,砂拉越几十年来所面对的残破学校问题根本就不会浮出水面,而希盟在这个知悉这个问题之后,教育部就即刻的进行处理。让人感到不解的是,砂政盟为何要选择一个种族极端的政党联盟而不是选择以民为本的希盟。 不仅如此,陈国彬也对于砂政盟只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支持巫伊联盟的政府感到遗憾,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在最有利的情况下并没有以砂拉越人的利益为出发点,甚至在慕尤丁宣誓任相后才向人民表示说砂政盟先支持了新政府再来谈砂拉越的权益,这根本就是只顾自身利益的佐证。 陈国彬提醒,砂政盟在二度出卖砂拉越拒绝国会修宪砂沙复邦动议之后,现在又为了自身利益支持巫伊联盟而否决希盟再度出卖民意,砂拉越人应该看清楚砂政盟的真面目,他也相信砂拉越都是有智慧的选民,在来届州选狠狠教训砂政盟,让他们知道人民才是老板。 11 Comments

若非 GPS从中作梗 砂沙早已恢复地位

GPS也是当时的砂国阵是继1976年后,再次谱写了砂拉越历史。唯一不同的是,GPS这次不是将砂拉越地位贬低成为13州之一,而是放弃投票支持砂拉越还原在MA63下与西马半岛的平等地位。 砂拉越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指出,国会此次修宪是我国自1976年以来第一次提呈修宪法案,以恢复砂拉越、沙巴与西马半岛作为平等伙伴的地位。 陈国彬表示,尽管希盟在国会没有达到三分之二的席位,但希盟毅然决心修宪,是执政党前所未有的做法。这也意味,希盟在国会提呈修宪是出于善意,旨在归还属于沙巴和砂拉越的权益,最重要是还原与加强砂沙在联邦的平等伙伴关系。 眼见砂拉越复邦在望,希盟本来只差10票支持就可以顺利通过,但却因为GPS临阵放弃投票,导致修宪流产、胎死腹中。 陈国彬说,就连沙巴全体国会议员,包括沙巴反对党的国会议员,除了1名巫统议员外,大家都全面力挺修宪恢复砂沙在MA63的原本地位。遗憾的是,就因为GPS如此不负责任的放弃投票,让宪法没能闯关成功,让砂沙子民大失所望。 “如果没有GPS从中搞砸,砂拉越人和沙巴人在今早醒来后,就会发现砂沙今非昔比,在联邦享有更高的尊严与地位。 陈国彬也说,首相敦马哈迪在修宪总结时也清楚强调,表示马来西亚是由西马半岛、沙巴与砂拉越所组成,这意味沙巴和砂拉越将不再是13州之一,甚至还会在相关特别委员会上继续探讨归还砂沙的权益和主权。 也为前实旦宾国会议员的陈国彬指出,希盟明知在国会的执政党议员不到三分之二人数,但希盟政府仍真诚的开启还原砂沙地位第一步骤,甚至期望修宪可以获得来自砂沙国会反对党的支持以通过法案,此情形是前朝国阵时代不会发生的事。 惟,GPS最终还是将政党利益置于砂拉越人利益之上,促使修宪法案在无法得到三分之二支持下被驳回,让砂拉越继续沦为在1976年时被贬低成为13州之一的地位。 陈国彬补充,希盟提呈修宪法案二读时,已将修宪措辞完整还原在MA63的最初版本,但可悲是,这一次又再度因为GPS(当时的砂国阵)让砂拉越和沙巴继续保持在13州之一的地位。  

高教部最后一刻变更计划 学生陷困境或增财务负担

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于2020年10月4日发出的文告: 随着疫情递增,全国人民无时无刻在关注着我国的抗疫工程。 就近日连接爆发的新冠疫情,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今日发文告表示,马来西亚高教部务必采取果断行动,以避免学生进一步陷入困境。他们将需要时间进行规划。在如此空前的危机中,这可能会进一步增加他们的财务负担,尤其是在最后一刻变更原定计划时。 他说,新冠疫情不会在短期内消失,至少到今年年底不会,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因此,高教部需要做出长期的规划,直到今年年底或明年第一季度。高教部需考虑所有高等教育机构在线开展教学,包括相关的行政管理活动,将其限制在校园内的基本活动,以符合卫生部在跨州限制所带来的未知数中,遏制第二波浪潮的努力。高教部的决策性决定将消除学生和大学行政管理部门所将面临的所有不确定性和潜在的困难,尤其是在本地大学,此类决定可与卫生部的决策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他指出,早在今年五月,许多私立大学就已经做出了迅速的应对,决定所有课程都可以完全在线完成。校园内活动仅限于研究活动,而优先级仅给予需要进入实验室或使用专业设备的高学位研究学生。这样在人数上是可管理的,且具有适当的调度,使其在遵守与新冠肺炎相关的作业程序和预防措施时不再是问题。如此迅速的应对无疑会帮助各方,尤其是对学生和讲师而言,在等待全球危机变得可控的当儿制定计划。 “新冠肺炎肆虐已经改变了教育过往的教育模式,甚至使其持续性存在。在线教育,会议工具,项目管理工具等的使用和可用性已大大增加。即使是最复杂的项目也可以远程执行。在现今抗疫时期中,许多人已经习惯了虚拟和远程完成工作,这是高中生适应新常态的趋势。一些研究甚至建议,在线学习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以更高信息量来有效传达。” 他强调,这趋势虽说是受肺炎肆虐所迫,但更大意义在于超越过往,并重新定义人们在不久的将来的办事模式。无论喜欢与否,我国需要让学生为被疫情肆虐后的世界做好准备。

希盟决心修宪恢复沙砂地位 陈国彬:GPS不支持还借机煽动

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强调,国会拟议的修宪法案,明确是将沙巴、砂拉越恢复到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时的最初状态,也没有偏离当时的形式,即将砂拉越和砂拉越(b)与西马半岛11个州(a)分开,这将为马来西亚联邦的形成带来了全新的意义。 陈国彬解释,国会拟议修宪绝对不能被解读成11+2=13个州,这是完全错误的诠释,修宪的真正用意是将西马半岛11个州组在同一组单位(a),和沙巴、砂拉越则组在(b)的单位,这形式就像在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形式是一致的。 他说,希盟新政府在国会拟议修宪是重要的第一步骤,这种情况在前朝国阵期间是不可能出现的。因此,此次修宪必须得以通过,好让它继续迈向下一步骤,以新的更高地位来争取及保护砂拉越的权益。 也是砂行动党委员的陈国彬表示,GPS当时在国阵内,与人联党一起通过支持1976年修宪,将砂拉越、沙巴地位贬低成为13个州之一。从那以后,他们变得沉默,也证明他们无法真正保护砂拉越过去44年的权益,只能跟随国阵老大共舞、剥削砂拉越权益。 可悲的是,即使国阵倒台,GPS仍还是循着国阵巫统在国会反对党领袖的优势,尽管希盟修宪是为了恢复砂沙地位而修正,以使砂沙恢复在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的原本地,但GPS还是回避对修宪的支持。 砂政府的GPS,尤其是人联党更应该对恢复砂拉越权益方面作出表态,把握修宪机会弥补先辈的过错。人联党在去年GE14全国大选大唱争取恢复砂拉越地位,如今时机到了却不支持修宪。 GPS显然是借机利用砂拉越人的情绪,确保继续稳固他们的砂拉越政权。 “在GE14全国大选时,纳吉当时虽然受到金钱绯闻缠身,但他们(GPS)却盛赞纳吉是开国以来最好的首相。要知道,这些钱是足以提升砂拉越人的水平!” 他说,尚若希盟没有赢得大选组建新政府,砂拉越、沙巴至今仍是13个州之一,我国经济也会因为前朝挥霍过度实行多项上百亿令吉定价过高的大型项目而幅度下滑。 由阿邦佐领军的GPS不支持修宪,显示他们宁愿沙巴、砂拉越继续沦为13个州之一的地位。 陈国彬披露,GPS意识到他们处在绝境当中,为了能在来届选举生存他们唯有煽动砂拉越人的情绪,此做法与他们在GE14全国大选时为了求存保住政权是一样的。 “GPS不支持修宪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他们情愿将砂拉越地位保持在前朝国阵时代,即沦为13个州之一。” 陈国彬强调,这次修宪只有一个简单明了的决定,即不要重返国阵时代的13个州之一,所以通过修宪恢复在1963年参组马来西亚时的原本地位,来开启砂拉越、沙巴的新时代。 3 comments

砂政府忽悠砂人民57年 不透明执政恐浪费公帑

砂拉越行动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砂政盟(前砂国阵)忽悠了砂人民57年。他们剥夺反对党议员的选区拨款,也破坏了砂拉越人民的民主权益和声音,尤其是当反对党议员也被排除在行动委员会之外而又没有被选任公账会主席职位时( PAC),就凸显了砂政府并非是一个健康,进步的民主体制所遵循的做法。 他说,在希盟执政时期,公账会主席一职是由反对派人选所担任,以便更好地制衡政府行政权力,有效地使人民拥有知情权,并仔细观察当今政府如何花纳税人的钱。 “一个良好而廉洁的政府是经得起严格的审查和批评的。” 当今的砂政府应该向全砂人民说明砂拉越人的钱到底是如何被使用的来改善砂拉越人的生活。没有透明度和制衡,砂拉越将面临浪费的风险。57年来的不透明,间中所浪费的金钱都可用于让砂拉越飞速的发展。令人遗憾的是,在砂政盟政府执政了57年后的砂拉越,砂拉越人完全不晓得砂政府如何使用砂拉越的庞大资金,来充作砂拉越的发展。 他指出,就在不久前的砂州议会中发生的情况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议长否决了反对党对砂拉越政府机构DBOS和PETROS涉及数十亿令吉资金的运作细节提出质疑议程。 他补充,只有认真实践民主治理,问责和制衡后,砂拉越才能实现进步和迅速发展。一个健康的民主体制是能够公平地对待其公民不受歧视,合理使用税款。这样的政府才能妥善使用纳税人的钱飞速发展一个州或国家。如今砂拉越所体现的是一种伪民主体系。当今政府基本上具有“绝对权力”;直接任命参议员,没有地方议会选举,也可任命市长。这些受任命的官员往往都是随着政府的曲调起舞。 反观,反对党的席位在城市发展中被杯葛了,不被重视。这是对砂拉越人来说一个很大的耻辱。这与砂拉越人所需要的开明政府正好相反。砂拉越人民不应为他们应有的民主权利而受到差别待遇。 “纵观世界一流发展的国家中,市长都是由人民选举产生的,而不是由政府直接任命的。” 一个市长作为三权分立中的执法单位的一部分,全市政局的唯一总负责人,他应该是中立的,以确保市政局的透明度和问责制。显然这是符合每个选区人民的利益。砂拉越人自己可以通过投票选择自己认为最能为他们服务的人,而不是一个被用作政治工具的市长。很多时候,市长与市政局就是面向民众的第一层负责人。这促使他们对其管辖范围内的人民必须具备更高的透明度和问责制度。 希盟当政时期曾经尝试恢复地方选举,但基于维护自己的政权和政治寿命,当时砂政盟并不支持。 他强调,如今霹雳州新政府州务大臣与反对派之间签署的信任与供应协议(CSA)标志着霹雳州改革的新里程碑。 砂政盟政府应借鉴并放弃不合时宜的政治治理手段,向霹雳州政府看齐,特别是在给所有选区分配均等拨款,而不是继续用“惩罚”的方式对待支持反对党的砂拉越人民。协同时遴选反对党议员担任砂公账会主席。这是双线制衡制度的开始,是大部分砂人民都想要且并且可以为之自豪的民主真理。

全国冠病每日激增四位数 陈国彬促砂政府取消跨年

砂行动党前实淡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促请砂拉越政府认真考虑延后或取消在砂拉越团结体育场举行的千人新年除夕大型倒数活动。 他表示,虽然主办方表示将实行严格的标准操作程序,但是,这活动在疫情仍在肆虐的前提下受到了民众的热烈关注。 当前疫情,几乎每天都有突破2000病例的潜质,比其刚落实行管令时期,病例的数量就翻倍递增。从单天三位数的病例到如今单日可破2000大关的病例, 目前仍有逾20,000宗活跃病例,而行管令期间最高值时的病例为2600。 全马累积新冠肺炎病例总数达108,000例,并且还在迅速上升中。出于经济方面的考量,大马已经没有能力再一次严厉执行行管令。由此可见,这仍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刻,而组织大型聚会等活动更是显得不恰当与不明智的。 他指出,就在刚过去的圣诞节,其他州的部长基于对新冠肺炎的重视甚至劝告公众不要以惯常的方式上门拜访以庆祝圣诞节和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但就在这个时刻砂政府高调告诉民众,砂拉越正筹备千人倒数的除夕夜,这与整个大势是背道而驰的。许多贵宾都受邀请参加这项活动,当中包括获得豁免筛子检验的政要。这当中的一些人可能在不久前才到过巴生雪隆地等红区,而如今都入境了砂拉越。即便在活动期间制定了严格的标准作业程序,都无法说明这1000名与会的人员在活动期间或在主要场馆之外有过怎么样的交际。仅仅是1000人这数量已经足够惊人。全体动员和工人如何准备有1000名包括贵宾与政要参与的这项大型活动?这些免筛子检验的政要贵宾或表演嘉宾共有多少人?单是遵循1米个人距离的标准作业程序就不是一项简单任务。 日前,砂拉越新增了四项输入型新病例。考虑到病毒的传播速度可能呈指数级增长,就像沙巴和半岛一样,这本身就足以令人担忧。不能仅仅因为砂拉越是个位数就沾沾自喜。如今89%病例都倾向于无症状或微症状病例,没有人能够排除尚未发现的感染者。 关注疫情的当儿,陈国彬不忘提醒砂拉越政府,目前疫情又出现新变种,全球都正在与新型病毒作斗争。沙巴就是这种情况,D614G型病毒打开了新一轮疫情大潮,而其传播速度更是原有病毒的10倍。新冠病毒在不断变异,砂拉越应避免打开新型病毒在砂拉越立足的大门。这风险实在太大。 他强调,一直在不懈地照顾我们的前线人员是值得赞赏的。我们不应让这些为确保民众的安全与健康而竭尽全力的前线人员的付出付诸流水。与其邀请他们参加这种大型活动,如让他们好好休息和给予津贴作为实际奖励。这是在这种艰难时刻感谢他们并减轻他们负担的最好方法。

人民符合资格但不获特别援助金 陈国彬吁请砂政府跟进

针对砂政府因为管制令而推行的“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配套,许多符合资格的砂拉越人民都没有获得。对此,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国彬吁请砂政府跟进此事,让那些因为管制令而失去收入的砂拉越人民可以尽快得到援助。 陈国彬表示,他近期接获许多人民向他投诉,表示没有收到砂政府推行的“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甚至一些获得联邦的生活援助金(Bantuan Sara Hidup)的砂拉越子民也在查询了之后发现他们的名字没有记录在“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的网页上,令许多人感到困惑。 “根据砂州秘书处在2020年4月2日所发表的文告当中,表明砂政府将依据内陆税收局给予的B40群体名单发放砂拉越特别援助金,因此人民无需作出申请。但是,却有许多人民向行动党投诉没有收到援助金。” 除了家庭以及单身的援助金之外,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也说,有许多小贩也向行动党表示至今没有收到小贩援助金,尤其是申请了执照并长年在菜市场经营生意的小贩;而许多民众在提出上诉之后也没有任何下文,让人民愤怒的是,他们除了上网查看之外就没有了任何的管道去了解他们的申请到底有没有成功。 有鉴于此,陈国彬对于砂政府这种不完善的感到遗憾,并呼吁砂政府在制定一个政策之前必须要有一个完善的方案,同时也要有应对突发事件的政策。 “我们认同砂政府发放“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以解决砂人民因为管制令而造成的经济问题,但政府必须要时刻向人民更新进度,因为在这个管制令的非常时期,援助金对一些砂拉越人民来说很重要,就算砂政府来不及发放也必须要让人民了解情况,以让人民可以提前规划而不是一等再等。” 对此,陈国彬呼吁砂州政府必须加快“我亲爱的砂拉越”特别援助金的发放,同时向人民更新发放的进度,这样才不会增加人民的烦恼,不仅要花时间去寻找答案,还会制造许多不必要的民怨。  

陈国彬严厉谴责纳吉支持者 漠视疫情危机在高庭外集会

随着前首相纳吉SRC的判罚,数以千计的“Bossku”支持者在无视新冠肺炎时期所定下的作业程序在吉隆坡高庭外聚集,许多支持者在无社交距离以及未佩戴口罩的情况下聚首,恐怕将会引发出新的新冠肺炎感染源。 有鉴于此,砂行动党青草路支部筹备主席陈国彬今日发表文告严厉谴责纳吉支持者漠视新冠肺炎冲击的危机。 陈国彬表示,在这非常时期,他担心这类集会就好比是为全马人民安置了不知几时会爆发的新感染源。然而引起这集会的无非就是人联党党魁沈桂贤曾经歌功颂德为“历来最好首相”纳吉的世纪审判。 他说,日前指责行动党“草菅人命”的人联党,是否应该在纳吉支持者违反新冠肺炎操作程序的情况下出来作出谴责? “对于民众的在高庭外的集会,身为卫生总监诺希山也深感无力。前线人员在拼了命的抗疫,而为了一个世纪盗贼再给疫情添加不稳定因素就好比在自己后门添了把火。人联党应该在这个关键时刻站出来给予严厉谴责,以便让人民看到他们是中立的,在谴责行动党“草菅人命”的同时也抨击纳吉支持者违反新冠疫情的操作程序。” 也是前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陈国彬担忧,医护人员辛辛苦苦的为人民抗疫了数个月,在疫情尚且未能断根的时候如果再增加新的感染源的话,那么对于前线医护人员来说是不公平的。对此,陈国彬再度呼吁马来西亚国民在外出时必须穿戴口罩,同时多喝水以及勤洗手,这样做不仅可以防止新冠肺炎的传染,也可以让前线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减轻。

疫情加剧教育不平等 B40学生失上网课机会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促州政府照顾B40家庭的学生福利。 他表示,如果政府仍未采取针对性的措施解决这一群体学生无法上网课的问题,那么他们将在学术上掉队,无法跟上来自一个更好家庭的同龄人。 新冠疫情加剧了教育不平等,特别是学龄前,小学和中学阶段的学生。那些来自相对富裕的家庭,具备电脑,电子设备和无限互联网。而来自社会和经济弱势群体B40 的学生,因家庭经济不允许而失去了上网课的机会。 在线课程对父母和孩子来说意味着更陡峭的学习曲线。家长都需要学习如何掌握在线教学工具,更不用说确保孩子正确上课所需的时间和精力。这对B40群体的家长而言无疑是奢侈的。 他说,一堂最低素质要求的Zoom或谷歌课堂,需要每小时大约1.08GB的数据使用量,而更高画质的每小时需要1.6GB的数据使用量。通过共享屏幕功能进行演示的老师必须具更高画质。这将消耗掉Penjana计划下政府提供的所有每天免费1GB数据流量。平均每天3个小时或上三节课,每一个学生每天至少需要3.24GB的数据使用量。 B40群体中的许多学生连上网课的工具都不具备。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家长的智能手机只有最低配置,根本不适合用以上网课。即便如此,许多人仍需工作,因此他们的孩子在家长上班时就没有任何工具得以使用。即使学生想稍后再播放录制的课程,但鉴于Penjana的免费1GB数据也仅在每天上午8点至下午6点之间提供,这对大多数B40组的在职父母来说都是一个挑战。对于那些拥有超过一个孩子的家庭,这更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联邦政府应重新考虑Penjana的免费数据计划,并将每位学生每天的数据限制提高到至少5GB。重要的政府门户网站还应设包括访问教育资料的权限,并授予用户无限的访问权限。” 破屋偏逢连夜雨,对于许多父母来说,在疫情袭击之后,有的人不仅丢了饭碗更连三餐都难温饱。即便砂政府推出的BKSS 5.0也没能解决B40的迫切需求,陈国彬如是说。 他表示,州政府应立即介入解决这种短期需求,因为需求是真实的和原本早就应该具备的基本生活条件。他吁请州政府速改善全砂的免费互联网计划。甚至可与现有电信公司合作,以便无限制地访问Zoom,Microsoft Team和Google Meet等教育机构经常使用的在线平台。 “州政府应认真考虑采纳砂拉越行动党的建议,即通过合格电子钱包向民众至少3个月,每月RM200的现金。这不仅可以以加速推消费电子化,还可刺激到如今的经济。这是解决这些B40群体的迫切需要的最快方法。那些没有电子钱包的人可以选择标准的方式来接收这援助。”陈国彬强调,B40群体已肩负着够多的生活压力,州政府应该立即采取步骤减轻他们的负担。对如今需要上网课的家庭而言,可负担网络是迫在眉梢的问题。